第332章 夺嫡之三七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1.16晚七点替换

  第二天早上,何子衿跟着沈素去爬了山。

  沈素是很重诺言的,捉黄鳝的事由沈瑞代劳了,虽然沈瑞也很愿意代劳带着何子衿爬山的事,沈素还是亲自带着外甥女去爬山。沈素还背了个竹篓,把儿子装竹篓里带着一并去。何子衿见还有小小背篓,她也臭美的背了一个。

  村里人都起的早,沈素他们这也是头一拨,路上还遇着沈素的老丈人江财主。江财主家里有百多亩田,平常多是雇佣佃户,加上江财主有些年岁,早不下田了。因为家境不错,江财主还有些养生意识,其表现就在,老头儿只要天气好,都会早起去山上遛达遛达。

  翁婿二人见面,都挺欢喜,尤其沈素前年中了秀才,江财主自认眼光一流,给闺女寻了个秀才女婿。何况沈素为人活泛,种田的本事虽不如寻常村里汉子,但他认识的人多,做经纪是一把好手,田中出产都能卖得好价,这一二年,沈家的家业也是越发兴旺了。

  身为老丈人,自然看上进女婿顺眼。

  江财主见着何子衿便问,“这是你姐姐家的丫头吧,昨儿我听说了,生得可真好。”

  何子衿打招呼,“江爷爷好。”

  江财主拈着花白胡须,笑,“好,好。”指着身边的小小少年,“这是我孙子,江仁。”

  江仁比何子衿长两岁,还是孩童,原本被早早从床上叫起来陪祖父爬山的他有些恹恹的没啥精神。但,这一切都是没见到漂亮娃娃时!如今,江仁已迫不及待了,他蹿到何子衿跟前,很是打量了何子衿一回,直率万分的道,“昨儿我听阿福说,姑丈家来了客人,还说你长得像画上画的一样,我都不信。你可比画上画的好看多了。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何,叫何子衿。”

  “我叫江仁。”江仁自我介绍。

  何子衿笑,“江爷爷刚才都说了呀。”

  “是吗?”江仁摸摸后脑勺说,“何家妹妹,我比你高,我替你背竹篓吧,你背着多累啊。”

  “不行,我自己背,我跟舅舅一人一个。”这是意境啊,到山上来,背个小竹篓,多有意境啊。

  江仁除了刚开始跟沈素沈玄父子打声招呼外,眼里就再没别人了,直接就围在何子衿身边呱啦呱啦的说起话来。

  沈素在前头与老丈人说着话,一面留意江仁与外甥女,想着江仁这小子,幼时是个三字经,长大了怎地口齿这般伶俐,以往也没见他有这许多话,这一见了漂亮女孩子,这话就没个完了。

  沈素:臭小子~莫不成这么早就知道慕少艾了~

  江仁无师自通的客串导游,他喋喋不休的与何子衿介绍,“这会儿山上有许多树叶子都掉光了,也有许多树还是绿的,只是天儿有些冷,许多人就懒怠上山了。其实走一会儿路就不觉着冷了。我家有山地,只是一小块儿,这么走不顺路,等一会儿妹妹去我家吃饭,吃完饭,我带妹妹去我家山地逛逛。”

  沈素听的好笑,道,“阿仁,你今天不上学了。”

  江仁的确是不想去上学了,他道,“子衿妹妹好容易来一回,我得尽一尽那啥……”想半天想不起来,何子衿笑,“地主之宜。”

  “对对对,地主之宜!地主之宜!”江仁不理他姑丈了,继续跟何子衿说话,“妹妹,你念过书吗?好有学问哪!”

  何子衿笑,“念过一点。”

  “怪不得,妹妹就是传说中的才女啊。”江仁拍何子衿马屁,问,“妹妹念过什么书?”

  “千字文,诗经,论语。江哥哥,你念书念到哪儿了?”

  “我还在念《诗经》呢,妹妹就是聪明,念的比我快。”江仁对何子衿道,“妹妹,你跟我一道去学堂吧。我们学堂是沈家爷爷,就你外祖父给我们上课,你也去听听,妹妹这样有学问,是我辈,我辈,那啥来着。”

  “楷模。”

  “对对对。”江仁小大人似的,“妹妹,你怎么总能猜到我想说的话。你就是那个,我的知音哪。伯牙子期那个。”

  何子衿抿嘴一笑,见地上有个掉落的松塔,捡起来放背篓里。

  小小少年一见小小少女是啥感觉,看江仁就知道了。他见何子衿指尖儿沾了土,就要拿帕子给何子衿擦,想自己素来不带帕子的,遂捻起袖子来给这位漂亮妹妹擦,不想他行动实在慢了些。何子衿自己拿小帕子擦了擦手,江仁只好放开袖子,问,“妹妹,你捡这个做甚,这里头又没有松子可以吃。”

  “等晒干了可以串起来玩儿啊。”

  江仁道,“我家山地里有许多,一会儿让阿福去摘一筐来送妹妹吧。”他还无师自通的学会送礼了。

  “那就没意思了,还是自己捡的有意思。”

  江仁不知道有现成的不要,非要自己捡有啥意思,但何子衿这样说了,他又很喜欢漂亮妹妹,立刻没啥节操的表示,“是啊,自己捡更有意思,我帮妹妹一起捡。”他就卖力的替何子衿捡起山路上的松塔来。

  山间有晚开的桂花,微风带来一阵阵的带着露水味的花香,好闻极了。何子衿道,“真好闻。”

  江仁抽抽鼻子才注意到花香,道,“这是桂花香,妹妹来的有些晚了,你要早些中秋那会儿来,整座山都是桂花香。现在这个是晚桂花,若再晚一些,也就没了。不过,山上还有茶花,这个是冬天都会开的。原本路边也有,结果不是被人挖了去,就是被人折了去,咱们沿着的这条路是没有了。只有山里面才有,妹妹是进不去了。不过,我家里也种了茶花,妹妹,你来我家里看花吧。”

  沈素真是服了江仁,这小子哪儿来的这自来熟的本事哪。

  何子衿问,“你家是什么样的茶花?”

  “也是从山上挖来的,我爹养的,有红的粉的白的,开的一团一团的,可好看了。妹妹来瞧瞧,你有喜欢的,我送你两盆。”他还懂得给漂亮妹妹送礼了。

  总之,江仁一见何子衿便如同被打通任督二脉,那个机伶,那个灵敏,就甭提了。

  江财主听着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说话,那叫一个身心舒泰。

  沈素瞧着江仁孔雀开屏一般的去讨他外甥女的喜欢,那叫一个不爽,头一遭看江仁小子这般讨嫌~

  爬了多久的山,江仁就说了多久的话。如他这个年纪的小小少年,其实不喜欢跟着祖父爬山的,多枯燥啊。但,由于今天认识了子衿妹妹,爬山的枯燥疲倦仿佛不翼而飞,因为捡了很多松塔,江仁早拿出小男子汉的气概来自告奋通的帮何子衿背松塔了,他下山的时候还扶着子衿妹妹,生怕子衿妹妹摔跤,哪怕不是故意的握到了子衿妹妹的手,江仁也觉着,好软好软哟。还有子衿妹妹,好香好香哦,比家里炖的大肉还要香哦。

  路上,江仁力邀子衿妹妹去他家吃饭,何子衿道,“舅妈已要在家里做了饭了,我就不去了。江哥哥跟我一道去吃饭吧,舅妈还常说起你呢。”

  江仁笑,“好啊!”他后知后觉的问祖父,“祖父,可以吧?”

  江财主心里也觉着孙子好笑,不过都是小小孩儿,也只是好笑罢了。女儿家不是外处,江财主哪里有不允的,笑,“去吧,你姑妈家不是外处。吃完饭来家里拿书本上学,这个可不能忘。”防止孙子逃学。

  江仁再补充一句,“我也想姑妈和阿玄了。”

  沈素黑着脸提醒这个外侄一句,“阿玄就在我背篓里。”

  江仁拍脑门儿,大呼小叫,“唉呀,我都只顾着跟妹妹说话,倒把阿玄忘了!”

  沈素:我们阿玄怎么会有这样的舅家表兄哟~

  江财主已忍不住笑出声来,沈素也笑了,何子衿眉眼弯弯,江仁脸皮还不算太厚,他脸微红,拉着何子衿的手道,“子衿妹妹,我是跟你说话太入神了,就忘了阿玄跟我们一道的。”

  沈素:臭小子,你这话该是跟我说才对的吧~

  何子衿笑,“我知道。”她不忍小小少年太尴尬,问他,“江哥哥喜欢吃什么?”

  “啥都喜欢。”江仁道,“我不挑食。尤其喜欢姑妈家的腊肉,啊,真是香的了不得。”

  何子衿道,“那有些来不及了,估计我们到家舅妈的饭就做好了。”

  江仁道,“没事没事,我中午来吃是一样的。妹妹来了,舅妈肯定拿出腊肉来给妹妹吃,我沾妹妹的光,跟着饱饱口福。”

  何子衿笑,“你这是把午饭都定下了。”

  “我喜欢跟妹妹说话,我要念书,上午下午都不能陪妹妹了,就中午傍晚过来,咱们一道玩儿。”这个年纪的少年,坦率的叫人喜欢。

  何子衿笑,“好啊,我也喜欢跟江哥哥一起玩儿。”

  江仁欢喜的笑出声,握着拳头,激动的像打摆子一样,大声道,“那可就说定了!”

  “好!”

  沈素请岳父去家中用饭,江财主笑,“你岳母在家等着我呢,让阿仁去吧,他与子衿丫头倒是投缘。年纪也差不多,是能说到一处去。”

  沈素先送了岳父一段,方带着孩子们回家,江氏见了江仁,笑,“你们这是路上遇着了。”

  沈素笑,“是呀,岳父每天都爬山的,难得阿仁早起,跟岳父一起。”

  江仁放下小竹篓,擦擦额角的汗,说,“姑妈,以后我天天陪祖父爬山,不然祖父一人多寂寞啊。”

  江氏自丈夫手里抱过儿子,笑,“阿仁越发懂事了。”打发他们去洗手,准备吃饭。

  因为有何子衿在,江仁饭都吃的格外香,吃过饭磨蹭好半天,见沈父都要出门了,江仁才跑回家拿书包去学堂,结果迟到被沈父打了三戒尺。中午放学来沈家后,江仁与何子衿悄声道,“沈家爷爷对我可严厉了,看把我手打的。”

  江氏听到这话说他,“你不老实学功课,这是轻的,等我什么时候跟你爹说,再打你一顿。”拿了清凉去肿的药膏来。

  江仁扁扁嘴,何子衿笑,“我给你上药吧。”

  江仁立刻眉开眼笑,肚子里表示:沈家爷爷,您真是大好人,谢谢您把我打肿,您再多打我两下吧!

  到晚上,私房话时间,江氏还笑与丈夫道,“阿仁跟子衿真是投缘,玩儿的也好,阿仁很有哥哥的样子,知道照顾子衿。”

  沈素感叹,“劲敌呀!”

  “啥?”

  沈素道,“你不知道,阿仁一见子衿,就跟得了蒙古症似的,那个话是没个完。你看,要不是舅兄来接他,我看他晚上都想住咱家了。”

  江氏直笑,“别胡说,阿仁不过比子衿大两岁罢了,他哪里懂这个。无非是见了漂亮的小姑娘,喜欢跟人家玩儿罢了。”

  “咱儿子话还没说溜,这可怎么敌得过花言巧语的阿仁哟。”沈素感慨两声,又道,“臭小子,这些年见了你我也没这样殷勤过啊!”

  江氏直笑,“小时候倒看不出阿仁有这份儿机伶来。”

  “有啥机伶的,臭小子一个,哼~”沈舅舅表示不屑!

  江仁每天除了上学,就是找何子衿玩儿,天天驻扎在沈家,早上陪何子衿爬山,晚上不到天黑不回去。

  江仁在家与母亲张氏说,“娘,你不知道子衿妹妹多好看,我从没见过这样好看的妹妹。她人也好,知道我被沈家爷爷打了手板子,还给我上药来着。你看,我手好的多快呀。”说着伸出手掌给她娘看。

  张氏道,“那丫头我倒是见过两回,是生得不错。”

  “咱们整个村儿也没比子衿妹妹更好看的了。”江仁道,“她还念过书,很有学问,比我知道的都多。”

  江仁念叨了一通他的子衿妹妹,计划好明天再陪子衿妹妹爬山,就脱光光欢欢喜喜睡觉去了。

  儿子总是念叨“子衿妹妹”,张氏忍不住想去瞧瞧,与婆婆说话时都笑,“阿仁跟子衿投了缘,这些天总是他姑妈家吃饭,我看,就差要住下了。听阿仁说,何家那丫头生得比画儿都好看,家里正好有收拾好的榛子山栗子,孩子们爱吃这个,我拿些去给何家丫头。”

  江太太给儿媳妇说的也有些心动,乡下人没有城里那一套客气腔,何况一个村子住着,早熟的不能再熟,这又是去女婿家,抬抬脚也就去了。江太太放下剥了半袋子的花生,道,“咱们一道去,我也去瞅瞅。”

  张氏笑,“是,我服侍母亲。”

  两家离的不远,张氏背着一小篓榛子抱着一小篓栗子,与婆婆去了沈家。何子衿无事,正在教沈玄念书,甭看江氏教儿子教不会,何子衿就教的很不错。尤其千字文这押韵的,念起来朗朗上口。

  何子衿早倒背如流了,书都不用看,沈玄就当学唱歌了。

  张氏一进门就赞,“怪道阿仁说,这丫头有学问,看这千字文背的多熟啊。”她丈夫是屡试不第的读书人,念书多年,秀才也没中一个,好在家里有田地,家计是不愁的。到了儿子这里又是念书,成绩也不咋地,但这启蒙的《千字文》,张氏不知听过多少遍了,故此,一听就听得出来。

  何子衿听到有人说话,回身见是江太太张氏婆媳,笑着打招呼,一个叫“伯娘”,一个叫“江祖母”。

  张氏笑问,“丫头还认得我?”

  “去年来外祖母家的时候见过伯娘和江祖母的,我还记得。”何子衿又不真是小孩子,她记性素来好,自然是认得的。尤其这位江太太,据说在她舅与她舅妈成亲的那天见着女婿俊俏欢喜太过,直接笑歪了嘴,虽然后来被针灸好了,但大约是后遗症,笑的时候嘴还是有些歪。

  江太太与张氏都很高兴,遇到这样长的可爱,又很懂礼貌的孩子,谁不喜欢哪。

  今日太阳好,外头暖和,江氏正在院中做针线,沈母从窑里拿了几个苹果洗好了放桌上给孩子们吃,因沈玄年纪小,要切成小块压成苹果泥再给沈玄吃。见着江太太张氏婆媳来了,沈母放下苹果,起身相迎,“亲家怎么有空来坐坐。”

  江太太笑,“我听阿仁说子衿来了,过来瞧瞧,带了些孩子爱吃的零嘴儿,给子衿吃吧。”

  沈母笑,“上回亲家给的,还有许多呢。”

  江氏搬了椅子给母亲大嫂坐,张氏笑,“这是给子衿的,阿仁回家总是念叨‘子衿妹妹,子衿妹妹’的。这孩子生得越发好了,真是比画儿上的龙女都好看。”

  江氏笑,“我也这样说。”

  沈母倒出两盏茶来,笑的谦虚,“诶,就是寻常的孩子,略干净整齐些是有的,哪里有阿顺媳妇说的这般夸大。”江氏的兄长叫江顺,张氏也常被人称作阿顺媳妇。

  张氏接了茶,先递给婆婆,再接一盏道谢,笑,“子衿生得像她娘,比她娘更好看。当初,子衿她娘就是咱们长水村里出名的美人,我见过子衿她爹一回,也是个斯文人,子衿当然就生得好。”张氏自来是个爽快人,说起“子衿她爹”的相貌来只当寻常事。

  何子衿见有人来了,就不教沈玄念书了,她把沈母压的小半碗苹果泥端起来,让沈玄拿着勺子吃。

  沈玄是个很懂礼貌的小孩儿,先舀一勺给沈母,说,“祖母,吃!”

  沈母心都要化了,笑着摸摸宝贝孙子的头,“祖母不吃,阿玄吃吧。

  然后,沈玄让遍了在场所有人,也不知他小小人是谁教的,颇是惹人笑。何子衿捧着苹果让张氏和江太太,江太太江氏怕凉,张氏没啥客气的,拿了一个吃,沈母不吃,何子衿自己挑了一个小的。沈母给她个大的,说,“这个好。”

  何子衿倒不是存啥孔融让梨的心思,只是,这年头真不比她曾经生活的年代。这个年代,物资太有限,浪费就是作孽。何子衿道,“大的我吃不了。”

  沈母切一半给她,笑,“剩下这半个我吃。”

  都是亲戚,说起话来也亲热。张氏还问何子衿念过什么书,听何子衿说诗经都会背了,很是惊讶,直道,“果然是秀才公家的姑娘,念书就是厉害。”

  一时沈玄吃好苹果泥,拉着何子衿跟他一道骑竹马,何子衿道,“歇一歇再玩儿。”

  沈玄又道,“我要拉屎。”

  何子衿道,“你可真是,刚吃就拉。”

  江氏笑着一指院里的叶子掉光的柿子树,“去树下拉吧。”

  沈玄拉何子衿的手,“表姐跟我一起。”

  何子衿,“我还吃苹果呢。”

  “我跟你一起。”江氏放下针线,笑,“你表姐在这儿,又跑不了。”

  沈玄很有些执拗小脾气,一径道,“表姐陪我。”

  何子衿只好放下苹果,“舅妈你坐着吧,我跟他去。”

  沈玄裤子也不会脱,还是何子衿给他脱了,拍了沈玄的肥屁股一下,沈玄蹲在柿子树下吭吭哧哧的嗯大号,一时嗯好,沈玄又撅起肥屁屁给何子衿找了个好差使,“表姐给我擦。”

  何子衿:……

  给沈玄擦过屁屁,又带着沈玄洗了手,何子衿回去继续吃苹果听大人们说话。小孩子其实最敏感,觉着何表姐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沈玄立刻扯着嗓子背起何表姐教自己的千字文来着,虽然他只会背六句,也足够他娘惊喜了。江氏几乎感天谢地,双手合什,“阿弥佗佛,竟学会背书了。”

  沈玄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将这六句背了一遍又一遍,无限次重复循环。江氏就盼着儿子是颗读书种子才好,连忙道,“子衿,再多教你表弟几句。你看,你一教他就学的会。”

  何子衿就这样成了学玄的启蒙小先生。

  江氏本就很喜欢何子衿,见她这样能干,竟教会了儿子念书,江氏更是变着花样的给何子衿做好吃的。

  说实话,何老娘一直觉着沈家家境寒微,虽沈家确不如何家田地多,但离寒微也有段距离。譬如,何子衿初进沈家厨房时就给那挂了一房顶的腊肉吓了一跳,还是沈氏说,“你外祖父在村子里教蒙学,有钱的给几个,没钱的就送些东西。腊肉有一些是人家送的。还有咱自家宰猪腌的,这几年,你外祖父外祖母年纪大了,家里养的猪,你舅舅就不让卖了,自家杀了吃肉。这半边是家养的猪,这里的是野猪肉,山上打来的。这里的是羊肉,子衿挑一块儿,咱们中午吃。”何子衿觉着最美好的工作就是每顿饭往房梁上去挑肉来吃。

  当天中午就留了张氏与江太太在家吃饭,到中午放学,江仁直接与沈父回了沈家,见着母亲祖母极是高兴。江氏一看,娘家人就差大哥与父亲了,直接让江仁回家跑一趟,把大哥父亲叫来,两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

  待江仁再去缠着跟何子衿玩儿时,沈素已打到了克制江仁的法子,他一幅长辈关爱晚辈的表情,“阿仁功课念到哪儿了,跟姑丈说说,我听说你昨天考的不大好啊。”沈素直接开启补课模式,只要江仁一来,沈素就给他补课。

  江仁吐血:姑丈!好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32章 夺嫡之三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