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夺嫡之三八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1.17晚七点替换~~~~~~~~~~~~

  以往,江仁是很喜欢他沈素姑丈的。

  但,自从沈素姑丈只要他在沈家吃饭就要检查他功课起,沈素姑丈就成了江仁最讨厌的对象。

  怎么这样讨厌哪,不知道人家留下为是想跟子衿妹妹说话的么?

  江仁还是少年,心性纯直,他不乐意这会儿听姑丈补课,就直接说了,“姑丈,你能不能以后再查我功课,我要跟子衿妹妹说说话儿。”这孩子现在还不知道他姑丈是故意的。

  沈素面无表情,“子衿不喜欢念书比她差的小子。”

  江仁急忙问,“子衿妹妹说我念书差了吗?”

  沈素道,“你还等着被子衿说吗?要是我,若被女孩子说没学问,宁可不活了。”

  江仁,“那也不至于吧,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没学问就不活了,那咱村里人都不用活了。”他村里文盲占多数好不好。

  “你怎么这般没出息,你就不能跟好的比。你看子衿,论语都倒背如流了,你诗经还没学完。天天去跟人家说话,人家说的你听的懂吗?”沈素毫不留情的打击江仁。

  江仁,“听得懂。”

  “行了,子衿在教阿玄功课,你就跟我学吧。”

  江仁眼睛一亮,“姑丈,你教阿玄吧,我去跟子衿妹妹学。”再毒辣的姑丈也阻挡不了小小少年的慕艾之心哪~

  沈素脸一沉,双眸直视江仁的眼睛,一言不发。长辈的直视还是很有压力的,江仁不得不委屈求全,“那好吧。”他真的好羡慕沈玄表弟好不好~

  江仁被沈素一招制住,生活甭提多惨淡了。但,为了漂亮妹妹,江仁还是坚持一天三顿来蹭沈家,而且,尤其在最美好的早上登山时光,江仁简直希望这山路永无尽头才好。

  但,让江仁意想不到的是,在沈家吃过饭被补课就罢了,姑丈大人竟然登山时都要问他功课。江仁眼珠一转,主意来的也快,他道,“姑丈,爬山要专心啦,我要是一面回答姑丈的问题,一面爬山,很容易跌倒的。”

  沈素点点头,对在竹篓里的儿子道,“阿玄,给你表姐背背昨儿教你的千字文。”

  于是,整个山间除了鸟叫,就是沈玄扯着小奶音儿背千字文的声音啦,江仁想跟何子衿说句话都不成了,他简直要给沈玄烦死了。

  至此,沈玄升级为江仁最讨厌名单中的第二位,第一位是沈玄之爹沈素。

  待沈玄背累了,何子衿笑赞,“阿玄背的真好听。”拿起挂在竹篓边儿的葫芦喂沈玄喝水。沈玄咕咚咕咚喝两口,又要继续背,何子衿便道,“歇一歇,我教你新的。”

  何子衿念几句新的,沈玄跟着念。每当沈玄背一阵子,何子衿就喂他水喝。

  江仁趁沈玄歇着的时候道,“子衿妹妹,我也会背,来,我背给你听吧。”江仁就不背千字文这种小儿科了,他昂首挺胸,大声背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先要说一句,江仁背《关雎》,完全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这是诗经第一篇而已。他不过七岁,进学第二年,再天赋异秉也不可能懂男女之情。他背这个,是因为这首背的最熟。

  何子衿笑,鼓励鼓励,“背的真好。”

  江仁被他姑丈打击的不如以前有自信了,他道,“我不如子衿妹妹有学问。”

  何子衿笑,“这有什么,我念书的时间早,像阿玄这样大的时候就念书了,学的时间长,才比你快。等过几年我就比不上江哥哥了。”

  江仁深受鼓励,道,“只要子衿妹妹不嫌弃我没学问,我就放心了。”

  “不会的。”何子衿一笑,颊上两只小酒窝微现,江仁险被甜个跟头。

  江仁认真的说,“子衿妹妹,你长的可真好看。”

  何子衿觉着好笑,“你这么小,就知道好看难看了?”

  江仁不服气,“我可比你大两岁。再说,我又不瞎,怎不知好看难看啊?子衿妹妹就是我见过的第一好看之人。”

  何子衿笑,“江哥哥也好看。”

  江仁是个实诚小少年,他认真道,“还不如子衿妹妹,我得努力变得更好看才行。”

  何子衿的教育病发作,笑,“人光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得心眼儿好才行。如果是个坏人,多好看也没用。要是心眼儿好,哪怕长的不好看,做朋友也一样。”

  江仁点头,“我就是好人。”

  何子衿给江仁逗乐,笑出声来。

  沈素就想一脚把江仁踢到山下头去。

  故此,哪怕姑丈再毒辣,也敌不过牛皮糖滴。

  江仁叽叽喳喳的同何子衿说话,沈玄没人答理,不乐意了,他捏着粉嫩嫩的小拳头,鼓一鼓包子脸,大声道,“表姐,听我背书啦!”

  何子衿对沈玄这种小只最有兴趣,她撇开谈兴正浓的江仁,笑眯眯的看着江仁,笑,“好啊,阿玄背着,我听着呢。”

  沈玄再一次抢回自己的焦点地位,扯着嗓子背表姐教他的书。

  江仁就想直接把沈玄的嘴给缝上。

  故此,哪怕江牛皮糖再难缠,也敌不过沈小包子滴~

  沈素:儿子,干的好!

  小小少年们的友谊飞速发展,江仁平日里要上课,何子衿也认识了几个女孩子一道玩儿,尤其她外祖母家的隔壁邻居沈大家的两个闺女沈大丫、沈二丫。何子衿跟着她们去河边钓鱼。

  姐妹两个比何子衿大些,个子却与何子衿仿佛,沈大丫还得背着她弟弟沈大宝,沈二丫拿着简制的鱼竿,竹竿上系上棉绳挂个针弯成的鱼钩。何子衿手里的鱼竿也差不多是这样,沈家倒是有正经鱼竿,但何子衿太小,拿不动,沈素就现给她弄了个简单的拿着玩儿。

  河里的鱼都很小,挖了蚯蚓挂鱼钩,在秋风中吹的鼻涕都要下来了,才钓了三两条巴掌大的小鱼,沈二丫还说,“子衿运道旺,咱们钓这么多!”

  何子衿,“这么难钓啊。”

  “当然了。”沈二丫道,“谁闲了不愿意来弄些鱼吃,比总吃干巴巴的白菜萝卜有滋味儿多了。”

  何子衿道,“那都给你们吧,你们拿回去吃。”何子衿天生颗圣母心,看到特别穷的人总有些不好受,尤其沈大丫沈二丫,都一脸菜色瘦骨伶仃的,趴在沈大丫背上的沈大宝却是白嫩圆润。看到这姐弟几个,就会觉着何老娘为人还是不错滴。

  何子衿相让,沈二丫神秘一笑,对何子衿道,“拿回家我们可吃不上。你别说漏了嘴,我带你去吃鱼。”由于何子衿常给她们吃的,今天又要把鱼给她们,沈二丫也不想太亏待何子衿。

  沈大丫有些犹豫,“祖母知道,肯定不高兴的。”

  沈二丫道,“怕啥?不过是挨顿骂!不然鱼怎么能落到咱俩肚里!”

  沈大丫默默的用河边的草苇子串起这三条小鱼,沈二丫拿着钓竿,姐妹两个就带着何子衿去了自己的秘密基地。其实也不秘密,何子衿在这里遇到了江仁以及江仁的小伙伴儿们,一群小子拎着一兜子麻雀,正在拿着火镰升火。

  江仁一见何子衿就两眼发亮,高高兴兴迎过去,道,“子衿妹妹,你怎么来了。我去姑妈家找你,姑丈说你出来玩儿了。”还把子衿妹妹介绍给自己的小伙伴儿们,江仁与有荣蔫地,“怎么样!子衿妹妹好看吧!像不像画儿上的娃娃!”

  “好看!”

  “我觉着比画儿上的娃娃更好看!”

  “阿仁,这就是你姑丈姐姐家的丫头么?”

  小伙伴儿们七嘴八舌的说话,对子衿妹妹的美貌有了公认的认知,那就是:真好看呀。

  美貌的力量已经初初显现,那就是:当江仁说,“子衿妹妹,你跟我们一起吃烤麻雀吧。可好吃了。”竟无人反对。而,沈二丫表示也想吃麻雀时,江仁直接送沈二丫个白眼。

  何子衿默默:毛也没拔,膛也没开,亦无油盐,这能好吃么?

  见何子衿没说话,小伙伴儿们以为她不好意思,纷纷劝她,“对啊,子衿妹妹,一道吃吧。”

  何子衿问,“这个怎么吃啊?”

  “等我们升起火来,在火里烤,特好吃。”

  何子衿不得不教他们一种“叫花鸡”的吃法,这样起码是没毛的呀~沈二丫没讨到麻烦,满脸晦气,却是竖着耳朵听了何子衿说的法子,对姐姐道,“咱们的鱼也这样做吧,跟他们一起烤。借光,省得咱们再自己去捡柴了。”江仁还不乐意叫沈二丫借光,还是何子衿劝了劝,江仁才答应了。

  总之,吃了一顿说不上好吃也说不上难吃的野炊,何子衿的“朋友圈”扩大一倍不止呀。

  待诸小把弄来的东西吃光光,天也有些晚了,大家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江仁替何子衿拿着鱼竿,负责送何子衿回家,沈二丫吐槽他,“江仁,我家跟沈大叔家就是隔壁,我们跟子衿一道出来的,当然一道回去,你跟着凑什么趣。”

  江仁这个“以貌取人”的家伙,对沈二丫翻个白眼,道,“你管我,我去我姑妈家,不行啊!”

  “行行。就是求你别说的那么好听,还送子衿妹妹,子衿妹妹用你送吗?我们是死人吗?”沈二丫小小年纪已能看出日后的泼辣来。

  江仁“切”一声,“你是不是嫌我没让你吃麻雀啊!”

  即使被说中心事,沈二丫也是决不会认滴,她往地上“呸”一口,不屑道,“我可稀罕那破鸟!”

  两人吵吵一路,及至到家了,江仁还叮嘱何子衿,“子衿妹妹,你以后少跟沈二丫玩儿,那臭丫头可厉害了。她会欺负你的!”

  何子衿笑眯眯,“二丫姐挺好的呀。”

  江仁先把鱼竿给姑丈,急呼呼的跟何子衿说,“你不知道她多厉害!听我的准没错!”

  沈素轻抽江仁后脑勺一记,“怎么又走到一处去了?”

  江仁道,“我们烤麻雀时碰到子衿妹妹和大丫二丫烤鱼,我没叫子衿妹妹吃鱼,怕她卡着,给她吃的烤麻雀。”

  “嗯,懂事了。”沈素表扬江仁一句,这小子放学来找何子衿,何子衿已经出去玩儿了,江仁走的时候颇是垂头丧气,不想倒走到一起玩儿了这半日。

  隔壁传来训骂声,何子衿侧耳去听,江仁道,“是二丫祖母骂她们呢,嫌她们自己把钓的鱼吃掉了。”

  何子衿再一次觉着:何老娘还是很不错滴!

  何子衿在长水村乐不思蜀了,何老娘在家数着日子,三五天后又三五天,也不见沈素把她孙女给送回来。虽然何子衿在家时,何老娘对这丫头片子意见挺多,但这乍不在了,何老娘还有些惦记。

  等不到沈素送还何子衿,何老娘跟儿子念叨,“这阿素也真是的,当初可是说就住三五天的,这都半个月了,怎地还不见回来!”

  何恭笑,“头一次在外家长住,岳父岳母定舍不得子衿。”

  何老娘嘟囔一句,“咱家又不是没人,这么总在外家住着像怎么回事?赶紧的,明儿你去你恒大哥家借车,把丫头接回来。天儿也越来越冷,她带的衣裳够穿么?乡下地方,不如咱们屋子暖和,小孩儿家家的不禁冻,别再冻坏了。”

  何恭笑,“看娘说的,每年腊月我去,岳父家屋子暖和的很。”

  “反正你去把丫头给我接回来!”何老娘也不再讲原因,直接给儿子下通牒。

  何恭笑,“好。”知道他娘这是想他闺女了。其实,何恭也挺想的。自何子衿出生,从没离家这么久过。

  何恭回房与妻子说了接闺女的事,沈氏道,“我这两日也正在琢磨这事,想着阿素也该送子衿回来了。”

  何恭笑,“还是我去接丫头吧,等阿素,还不知要什么时候。”

  沈氏笑,“这也好,学里还有功课呢,我也不想子衿耽搁太久。我备了些东西,你一并给父亲母亲带去。”

  何恭素来体贴妻子,道,“你干脆同我一道去,咱们起个早,一天打个来回没问题的。岳父岳母见着你,定高兴。”

  “那是再好不过。”沈氏极是欢喜,“只是要先跟母亲说一声,明天家里的事,我得先交待好了,还有阿冽,得托母亲照顾了。”

  夫妻两个一并去何老娘那里,何老娘倒是没啥意见,道,“早上把阿冽抱过来,你们早去早回,让小福子一并跟着,跟恭儿轮换着赶车,也轻松些。晚上令周婆子煮块酱缸里的牛肉,明早去早点摊子买些热腾腾的大饼,带在路上吃。”

  夫妻两个都应了。

  沈氏道,“我早上挤些奶出来放小碗里,要是阿冽醒了,给他用铜注子温一下就能喝。”何冽虽能吃些辅食,也还是要吃奶的。

  何老娘道,“成!就这么定了,你们两个一道去,勿必把丫头给我接回来。”又后知后觉的对沈氏说一句,“替我跟你爹你娘问好。”

  沈氏笑应“是”。

  夫妻两个天蒙蒙亮就起了,到长水村时不过辰正时分,何子衿正在院子里同沈玄玩儿翻花绳。没错!沈玄小朋友在何表姐的教导下,都会玩儿翻花绳这样的高端游戏了!

  见着何恭沈氏夫妻两个来了,何子衿跑过去一蹿,何恭这回没弯腰,他等着闺闺蹿上来时手托着闺女的屁股往上一送,就抱了闺女在怀。听到何子衿叫爹爹,何恭心里喜欢的不行,又跟岳母打招呼见礼。

  忽然见着女儿女婿,沈母高兴的了不得,“女婿来了。”

  沈素迎出来,沈氏埋怨他,“你可真是,接了子衿来就不送回去了。”

  沈素一幅无赖嘴脸,笑,“我要送回去,哪里得姐姐大驾亲临。”

  沈氏笑,“你这张嘴!”

  江氏笑,“姐姐,姐夫进屋说话吧。”她又去沏茶。

  一家子见面没有不高兴的,且何恭沈氏夫妻既来了,何子衿必要回家的。何子衿怪不舍的,再三跟她娘商量,“我再住两天再走吧。”

  沈氏铁面,“过年时再来,你耽搁了这些功课,回去真要考倒第一了。”她闺女虽聪明,也不是天才哪。

  何子衿没法子,只得跟她外祖母说,“外祖母,等过年时我再来看你。”

  沈母摸着外孙女的包包头,说闺女,“对孩子,得和软些。”

  沈氏笑,“娘你不知道这丫头多难缠。”

  沈母难得这般夸孩子,“子衿多招人疼哪,咱们村儿的孩子与子衿玩儿的都好。”

  一家子说说笑笑,唯江仁中午过来吃饭,听说子衿妹妹要走,那叫一个舍不得。江仁抱着子衿妹妹说,“子衿妹妹,能不走么?”又跟沈氏商量,“沈姑姑,再让子衿妹妹住几日吧,我舍不得妹妹。”

  沈氏笑,“等过年时,我再带她来,你们在一起玩儿。”

  江仁道,“要不,沈姑姑带我一道走吧。”

  沈氏笑,“好呀。”

  江氏先斥了江仁,“你又说胡话。”

  何子衿走时,江仁将自己养在家里视若宝贝的蝈蝈送给了何子衿,何子衿把自己从山上捡的石头里最好看的一块儿给了江仁。

  沈父叮嘱一句,“子衿这孩子有灵性,让她好生念书,别耽搁了。”沈父秀才出身,生性寡言,最喜欢的就是会念书的人,不论男女。他老人家早就考较过外孙女的功课,深觉外孙女聪明,远胜寻常孩子。(那是一定滴~)在惋惜过外孙女不是男儿身后,沈父仍是希望外孙女别浪费了自己的天资。故此,有一此一句。

  沈氏笑,“爹你放心吧,我会盯着叫她好生念书的。”

  江仁跟着沈家人送出老远,那叫一个依依不舍。

  沈素觉着江仁是个有情义的孩子,安慰他,“等你姑妈生个小妹妹,你跟妹妹一道玩儿,是一样的。”

  江仁望着子衿妹妹的车走远,大声道,“阿玄生得就不如子衿妹妹好看,姑妈就是生了小妹妹,有子衿妹妹漂亮吗?要是比不上子衿妹妹,我才不喜欢屎娃子呢。”

  江氏沈母听到这孩子话均哭笑不得。

  沈素,“我闺女可稀罕你!”

  江仁哼两声,拿大白眼翻他姑丈,并愤怒道,“都怪姑丈,总是问我功课,你就不能等子衿妹妹走了再问我功课吗?我有好些话没跟子衿妹妹说呢!哼哼!以的再不来你家!”跳起来揪一下姑妈怀里沈玄的胖脸,不待沈玄大哭出声,江仁气哄哄的跑了。

  沈素:混账小子!

  何子衿在车里就跟她娘亲亲热热的腻在了一起,沈氏抱了女儿在怀里,问她,“头一回离家这么久,想家不?”

  “想是有点儿想,可是,外祖父外祖母舅舅舅妈对我都好,我还认识了许多朋友,多住几天也无妨的。”何子衿乐不思蜀了。

  沈氏戳她额角,“小没良心的,我看你都要玩儿疯心了。”

  何子衿把脸在她娘怀里一拱,撒娇~沈氏便笑了,又问起闺女在外祖母家都玩儿什么了。

  何子衿那叫说的一个天花乱坠,虽然也就那些譬如“钓鱼、捉鸟、捕黄鳝、爬山”的事儿,但从何子衿嘴里说出来就格外生动有趣。小福子在外头听着,笑嘻嘻的跟何恭道,“大爷,咱们大姑娘这嘴真是绝了,快赶上茶楼的说书先生了。”

  何恭也在乐呵呵的听车里闺女说话,笑,“子衿打小就嘴巧。”

  因为有何子衿这么个巧嘴八哥,一路上竟不觉着枯燥,而且,何子衿吸取去她外祖母家时的教训,路上少少喝水,就没再出糗啦。

  待到了家,何子衿先跑去何老娘屋里去,因为在长水村很是长了见识,她现在觉着何老娘实在是个不错的人儿啦!

  何老娘正算着儿子到家的时辰,听到外头脚步声,脸上一喜,“丫头片子回来了!”起身就想去迎一下自家丫头片子。又一想,可不能叫丫头片子看出来老娘想她,连忙坐了回去,咳一声,端起手边儿的茶盅,装模作样,“谁在外头这么吵啊!”

  余嬷嬷险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何子衿正好进屋,听到何老娘这话,接了道,“是我呀!祖母,我回来啦!你想我呗!”

  何子衿是个热情的人,几步就跑到何老娘跟前,坐何老娘身边儿了。何老娘瞥何子衿一眼,心下点头:嗯,自家丫头片子还是没瘦的。嘴上却道,“想什么想什么,一个丫头片子,有什么好想的。”

  何子衿看何老娘极力抑制上扬的唇角,用两只小短手抱住何老娘的脖子,笑嘻嘻地,“我想祖母了!”

  何老娘此方笑了,拍一拍自家丫头的脊背,道,“想你还不回来!说好就去三五日的!这都多久了,小半个月!哼!你再这样以后不叫你出门了!亲戚家,略住个一两天是这么个意思,像你这样十天半月的住着,多讨人嫌。”

  何子衿笑,“外祖母一点儿不嫌我,她还想留我过年哩。”

  “那是客气腔,你别当真,傻丫头。”在何老娘心里,自家孩子就该养在自家,自家又不是养不起,哪儿能叫孩子总住外家呢?不是个事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33章 夺嫡之三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