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东宫之十二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2.1晚七点准时替换!

  何子衿郁闷了一回,沈念道,“子衿姐姐,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何子衿道,“念,思念,想念的意思。”

  沈念道,“子衿姐姐,你说,我娘走了,她会想念我吗?”

  何子衿心下一跳,她摸摸沈念的头,“肯定会的。”肯定会的吧?在前世那些岁月,她父母每次打电话都会说“好想好想宝贝呀”,可是,据说他们在法庭上互相推诿,没人愿意要她的抚养权。不,这并不是不爱,只是现实比爱更加重要。一个平凡的离过婚的男人或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在身边,重新组织家庭时便格外艰难,他们彼此没有太大的本事,不得不在爱与现实面前做出选择。

  沈念脸上的神色很是严肃,他道,“你说,要是我娘想念我,怎么会走呢?”

  沈念叹口气,“我娘说,她不会回来了。”

  不得不说,沈念有着天生严谨的逻辑,他自发下了注释,“我跟着子衿姐姐,比跟我娘在一起时开心。”

  何子衿笑,“那就好呀,不然,我怎么能认识阿念呢。”她曾偶尔听沈氏低语时说过“既如此,当初就不该生,生了不养,自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再没见过这样没心肝的!”这话,不会是说别人。

  沈念听了何子衿的话也笑了,道,“是!”

  如果沈氏说的是沈念的母亲,何子衿其实能理解这个女人,哪怕在她前世的年代,女人想独立抚养孩子都大不易,何况如今?只是,哪怕有前世的人生,何子衿自己两世都是女人,她始终认为,一个孩子对于男人与女人意义如何相同?男人尝将孩子视于自己骨血的延续,但其实,父系不过是精子的提供者,孩子自母体诞生。对于母亲,孩子是真正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要抛弃这样的骨中骨、肉中肉,这样的选择,对于沈念的母亲,对于一个将孩子抚养到五岁的母亲,肯定也是个艰难的选择吧?

  何.教育小能手.子衿给沈念小朋友做了些暖暖的心理建设。沈氏何恭小夫妻也在房里说些私房话,话说,沈氏与何子衿不愧是亲母女,何子衿好奇的事,沈氏也好奇来着,她一面打发儿子午睡,一面细声细语的同丈夫说话,“母亲同李大娘到底怎么了?这一二年,我总想着三丫头在李大娘手底下领活计做,逢年过节的也该过去探望,只是母亲总不准,我生怕惹母亲不悦,都是私下备些东西叫三丫头悄悄拿去的。可我想着,总不是什么解不开的烦难,不然母亲也不能带着三丫头去李大娘那里找活计做。要有能解,解开才好。”早她就想问了,只是,以往逢年过节都忙的不行,忙忙叨叨的便忘了。今日何子衿提起这话茬,沈氏便问了。

  何恭笑,“也没什么。”

  沈氏轻捶丈夫一记,“没什么你倒是说呢,还卖关子不成。”

  何恭一笑,“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反正我以前听母亲嘀咕过,说李大娘年轻时也喜欢父亲来着。”

  沈氏先是诧异,又是好笑,“都多少年了,母亲怎么还记在心上。”公公都过逝二十几年了呢。

  “这怎么呢。”女人的心事本就难猜,何况这位女士是自己亲娘,何恭笑,“先时就很好,三丫头毕竟在李大娘那里做活,逢年过节的该去看看,只是别当了娘的面儿。”取个事事周到的老婆,日子不要太舒坦,何恭再次得意自己的好眼光,握住妻子的手,笑,“咱爹虽去的早些,不过,打我记事起,爹娘再没红过脸的。”

  沈氏感叹,“实在难得。”婆婆那个脾气哟……

  小夫妻感情素来好,在丈夫面前,沈氏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她道,“我听母亲说起过,父亲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倒是母亲,心地再好不过,只是心直口快。想来父亲常让着母亲的?”这些年,婆媳关系愈发融洽,不过,沈氏凭良心说,能跟何老娘过起日子没红过一次脸的公公,当真不是凡人。

  何恭笑,“岂止常让着,娘性子急,咱爹是个大磨蹭,子衿这个磨蹭劲儿就像咱爹。两人在一起,娘时常要冒火的,咱爹脾气好,娘一发火,爹就去外头买羊肉回来去厨下炖了,娘吃了炖羊肉就啥都好了。”

  沈氏:婆婆大人这不是馋羊肉了吧……

  就听丈夫一脸怀念道,“我跟姐姐小时候,就盼着娘发脾气,一发脾气,家里就有羊肉吃。尤其是爹亲自炖的羊肉哪,那个滋味儿现在都没人比的上。”

  沈氏:……这就是传说中的熊孩子么……

  夫妻不过私下说些私房话儿,不想何冽这小子躺床上没睡着,正听了个清楚。小孩子存不住事儿,下午就神秘兮兮的同他姐道,“姐,你知道不,李大娘喜欢咱祖父!”

  何子衿吓一跳,问,“你听谁说的,不会是胡乱编来的吧?”俄了个神哪,原来李大娘还是她奶的情敌哩~

  何冽见他姐不信,不乐道,“你自己去问爹爹,我听到爹爹同娘说的。”

  何子衿笑,“信啦信啦。告诉我就得了,别跟祖母去说,祖母会生气的。”

  何冽得意,“以后我再听到什么事,再跟姐姐说。”

  “乖~来,给你糖吃”小间谍就是这样培养滴~

  第二日一早,何子衿与三姑娘喝过及第粥,就听何老娘道,“去了用心考,早上叫周婆子买羊肉了,考好了,回来有炖羊肉吃。”

  沈念&何冽两个八哥齐声说吉利话讨喜,“考得上!考得上!”

  沈氏笑,“这就去吧。”

  何恭笑,“别担心,考不……”不待何恭把话说完,何老娘断然截了他,瞪儿子一眼,对何子衿三姑娘道,“赶紧着,趁这晦气话没出口!你们赶紧走!”

  两人便去了。

  何子衿同三姑娘嘀咕,“搞得我压力好大。”

  三姑娘倒是看得开,笑,“也不必有压力,便是考不上,我也知道前头该怎么走。妹妹才几岁,继续在陈姑祖母家念几年书也是好的。”

  何子衿由衷佩服,“三姐姐,我是薛师傅,我肯定要你。”

  三姑娘笑,“可惜没能早些与你学着念些书,不然,更有把握些。”

  “姐姐现在也没多大,念书什么时候都不迟,关键在有没有这个心。”

  两人说着话到了绣坊,相较于昨日的人山人海,这回的人少了许多,十中存一尚不到。何子衿粗粗算去,约摸只有二十人进了复试。

  昨日见到过的那位李绣娘对三姑娘道,“你妹妹大概是最小的了。”

  三姑娘笑,“我看也是。昨天我们试完就回家了,就只有咱们这几个复试么?”想一想昨日的盛况,三姑娘不知道原来第一试这般惨烈。

  李绣娘唏嘘,“兴而我今年只有十七,薛先生说想寻年纪小些的弟子,十八以上的都不要的。不过,也有针线不错的被大娘留下来在绣坊做活,说来也是条路子。”

  何子衿暗道这位李大娘精明,趁着招生考试来给自己招工。

  绣坊依旧是老时间开门,此次复试来的人不过二十余位,且并不是在一起试的,而且分开一个个进里面考试。何子衿排在三姑娘后面,前头复试的姑娘们不见出来,便轮到了三姑娘,待得片刻,依旧不见三姑娘回来,就有个翠衫姑娘出来喊何子衿的名号,何子衿进去,并不见前面复试诸人。只是一间屋,一张桌,一杯茶,一个人。

  不必说,此人必是薛千针无议。

  薛千针约是三十上下的年纪,相貌清秀,要说格外漂亮也没有,但气质平和,握住素色茶盏的手比那茶盏还要细致三分。只是,薛师傅这样的刺绣大家,身上衣裙竟素静至极,不见半丝绣纹。

  何子衿行一礼,“师傅好。”

  薛千针笑,“坐,要不是阿李说,我都不知有这么小的孩子想随我学针线的。”

  何子衿笑,“昨儿来的面试考生中,还有比我更小的。只是,我运道好,能得薛师傅见一面。”

  薛千针见何子衿小小年纪已称得上落落大方了,微微颌首,“你叫子衿,想必名字出自《诗经》了。”

  何子衿笑,“是。”

  薛千针问,“《诗》三百,你最喜欢哪篇?”

  何子衿为难,“这就多了,说来有好多篇我都喜欢,开篇《关雎》就很好,《蒹葭》《采薇》《桃夭》《葛蕈》《击鼓》《木瓜》《氓》《静女》,还有别的许多都是越读越有味道。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子衿》这首吧,这是我爹爹给我取我名字。”

  不得不说这是个刷脸的年代哪,有张漂亮可爱的脸孔,再这样清脆坦率的说话,饶是薛千针也愿意多与她多几句的,笑,“看你就知道在家定是备受父母宠爱的,学绣活很苦,你知道么?”

  何子衿正色道,“自来要学得一技傍身便没有容易的,师傅放心,我都晓得。”

  薛千针道,“我年纪大了,想找个传人,你觉着,你行吗?”

  何子衿想了想,道,“孔夫子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但真正当儒学发扬光大的是两百年后的孟子。师傅,我要说自己肯定行,那就是吹牛了。”

  薛千针的面试,根本没考针线,和颜悦色的同何子衿说了几句话,还问何子衿平日里做哪些消谴,就让那翠衫丫环引着何子衿去旁的房间休息了。何子衿过去才知道,先时进来考试的三姑娘等人也都在这房间呢。何子衿忙问三姑娘,“姐姐,你过了没?”

  三姑娘摇头,“我也不知道。薛先生问我竹林七贤的典故,幸而妹妹你先前与我说过,不然我再答不上来的。”

  李绣娘一脸懊恼,“我只知这么个名儿,也没向人打听过这名儿的来历,薛师傅问我,我也不知要考这个的。”

  “是啊,咱们又没念过书,哪里知道这七仙不七仙的事呢,我倒是听说过八仙过海。”

  “我也是,我把八仙里去了一仙说的,也不知对不对。”

  大家便七嘴八舌的说起话来。

  当天并没公布录取名单,何子衿与三姑娘回家后,何老娘听说薛千针还没拿定主意,犹豫一二,一拍大腿对沈氏道,“去飘香居买两包点心,赶明儿我去瞅瞅你李大娘去。”九十九拜都拜了,就差这一哆嗦了。为了孩子们的钱途,哪怕是老情敌,该低头时也要低头呀~

  何子衿平日里常跟何老娘较劲,昨儿说让何老娘去走后门儿,这会儿知道何老娘与李大娘还有这段渊源,反不想何老娘去了。何子衿道,“祖母还不如把点心给我吃呢,祖母没见过薛师傅,李大娘在她面前也很客气。这次是薛师傅收徒,怕是李大娘也难做她的主。”

  “你知道个屁,当天不说录谁不录谁,这就是抻着咱们呢。要是人家全送,单你不送,肯定是不会录你的。”因为要去老情敌那里送礼,何老娘气儿不顺,说何子衿三姑娘,“都是赔钱货,钱一个还没挣来,先得填进些个去!”

  何老娘拿定主意,第二日一大早,沈氏特意吩咐翠儿去飘香居买了第一炉蛋烘糕,包扎好了给何老娘拿去走礼。沈氏原想再备些红枣桂圆之类的补品,何老娘说不必,点名就要蛋烘糕。

  蛋烘糕到手,何老娘就带着三姑娘何子衿去了,还在路上同两个絮叨,“这为人处事,送礼也是免不了的,都机灵的学着些。”

  祖孙三个到时,绣坊刚开门,也是无巧不同书,正遇着李大娘来铺子里,李大娘见着何老娘没啥高兴的,她是真挺喜欢三姑娘与何子衿,三姑娘在她这里干了两年活了,这丫头非但手巧,做活也快,手脚俐落,长进极大的。再有何子衿虽是前日初见,这般好看伶俐的丫头,没人不喜欢。李大娘就得说何老娘这婆子命好,虽有些克夫,儿孙运上着实不赖。不得不承认,老天疼愚人哪。

  李大娘与何老娘既为情敌,年纪上便不会相差太多,瞧着却比何老娘年轻个十岁,头上一二恰到好处的金钗,身上一袭石青衫子月白裙,裙间绣了松针绿萝,精致异常,李大娘眉目带笑,“今儿出门遇着喜鹊喳喳叫,我就说要见贵人,可不就见着阿蒋你了。”何老娘娘家姓蒋。

  何老娘皮笑肉不笑,“是啊,巧的很呐。”

  三姑娘何子衿与李大娘见礼,李大娘一手一个拉她们进去,亲热的仿佛自己的亲孙女,又请何老娘坐了,命人上茶,笑道,“正好你们来了,还有件好消息同你们说呢。昨儿晚上阿薛才拿定的主意,三丫头要是愿意,阿薛想收你为徒。”

  三姑娘喜不自禁,她转头看向何子衿,问,“大娘,我妹妹呢?她年纪小,刚开始学针线,人比我要聪明的多。”

  何老娘听到说三姑娘中了,嘴已是咧了开来,这会儿忙又巴巴的望着李大娘,李大娘笑,“子衿丫头还小些,阿薛说,这事且不忙。她不是还在念书么,多念几年书再说吧,便是想学,过几年也无妨的。”

  何老娘道,“要是薛师傅肯收,就不叫丫头念书了。”

  李大娘笑笑,“多念几年书也没什么不好,像那竹林七贤图,阿蒋,你就不知是哪七贤吧?”

  何老娘一撇嘴,得意,“不就是七个有学问的人么。”

  “唉哟,不得了,阿蒋你学问见长哪。”

  何老娘轻哼一声,抬抬下巴,显摆孙女,“我是不比阿李你读书识字,不过,我家丫头是知道的,特意跟我说过,我也就知道了。”主要是她老人家非要拜七仙,何子衿就给她普及了下“竹林七贤”的故事。听说不是七个神仙,何老娘也就没去拜神仙的*啦。如今遇着李大娘,正显摆一二,很是出了一回风头。

  李大娘笑,“是啊,真难得,我一见子衿这般伶俐,都不能信她是阿蒋你的亲孙女,这孩子,倒像是我的亲孙女一般。”

  何老娘瞥李大娘一眼,“怎么不像?只要是见着这丫头的,哪个不说她眼睛眉毛都跟我一个模子脱出来的。丫头就是像我,念书有灵性!”在外头,何老娘是不介意通过直接夸赞何子衿来间接显示自己的优秀血脉滴~

  李大娘险没叫茶呛死,瞅一眼何子衿那双水灵灵的眼,再瞧一眼何老娘那双老眯眯眼,李大娘感叹,“咱们认识大半辈子,要说阿蒋,我啥都不服你,就是服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领。”

  何老娘知道三姑娘入选了,也挺高兴,便不计较李大娘的话了,她道,“你还要忙,我就先带着丫头们回去了。”起身要走。

  李大娘瞧着何老娘把刚刚拿来的点心包又拎到手里,笑问,“咦,莫非这不是给我带来的?”

  何子衿实在做不出把带来的点心再带回去的事,拆何老娘的台,笑,“是祖母特意叫我娘一大早上去飘香居买的新出炉的蛋烘糕,说大娘您最喜欢的。”

  李大娘感叹,“阿蒋竟还记得我喜欢蛋烘糕呢。可见,我没白与她认识一场。”

  何老娘一看,死丫头实在嘴快,这点心怕是带不走了。她老人家脑子也不慢,当下将点心包拆开一包,一脸假假的情深意重,先递一块给李大娘,“尝尝吧,你不是最喜欢这味儿。”待李大娘接了,她老人家跟着毫不客气的分了两块给何子衿与三姑娘,道,“你们都尝尝,你李大娘最爱吃的。”然后,她老人家自己也拿了一块,也不提告辞的事啦,便就着茶水吃起蛋烘糕来。

  何子衿&三姑娘:……真的太丢脸了有没有……

  李大娘笑眯眯的瞅着何老娘:果然,阿蒋还是阿蒋哪。

  在李大娘那里把带去的蛋烘糕吃去一半,何老娘方带着三姑娘何子衿告辞,三姑娘何子衿颇觉有些对不住李大娘,哪儿有去送礼,自己倒把送去的礼物吃一半的道理呀。

  李大娘极是善解人意,笑,“我与阿蒋是半辈子的交情了,有空只管过来玩儿。”走时还非要把剩下的一包蛋烘糕给孩子们带上。看何老娘的架式是极想收下的,何子衿与三姑娘两个实在没有何老娘的脸皮,她们一边一个使劲儿架起何老娘就走,嘴里说,“待大娘哪日闲了,我们再过来请安。”强硬的把何老娘架走了。李大娘在后面一阵大笑,何老娘深觉没面子,骂,“死丫头,快把老娘放下!”

  两人一路把何老娘架出老远才松了手,何老娘骂,“两个死丫头片子,架着老娘做甚!”

  何子衿道,“快您老人家累呗。”

  何老娘哪里能不知小姑娘的心思,哼两声,“傻蛋!要那不值钱的脸面有甚用!蛋烘糕拿回去给你兄弟吃也好!”

  何子衿抚一抚袖子上压出的褶子,道,“我真是服您了,难道以后咱家就不跟李大娘打交道了。就是三姐姐,学出来照样得跟绣坊搞好关系。您倒好,对这一包蛋烘糕这般计较。行了,咱们回去吧,三姐姐中了,回家好生庆祝一番才好。”

  何老娘头一遭看三姑娘这般顺眼,也不计较没带走的蛋烘糕了,对三姑娘道,“你也算争气,熬出头了。好生学本事,这是你以后的依靠。”

  三姑娘重重的“嗯”了一声,想说什么感激的话,喉咙间却觉着发紧发涩,一时偏又说不出来。何子衿道,“对了,不如叫祖母出钱,咱们去芙蓉楼叫桌酒席家里吃。”

  何老娘给了何子衿屁股一下子,骂她,“就知道吃!吃!吃!除了吃还会干啥!平日里这般贪嘴,刚怎么不多吃两块儿蛋烘糕,考试也没考中,还有脸要吃要喝!不揍你就是好的!”

  甭管何老娘说啥,何子衿都是笑嘻嘻地,“我回家报喜去,叫三姐姐陪您老慢慢走吧。哼!就知道说我,我考不中,就是像祖母笨来着!”说毕就撒腿跑了,何老娘对三姑娘道,“再没见过这般没脸皮的,骂她一顿,她当没事儿人一样。”简直气死!

  三姑娘笑,“要妹妹哭天抹泪,您又该心疼了。”

  “切~我心疼她?我心疼她!丫头片子一个。”何老娘后知后觉,“对了,这拜师得带点儿东西去吧?也没问问阿李,到底带啥合适。”嘟囔一句,何老娘道,“回去问问你叔叔,他是有学问的人。”又嘀咕,“你妹妹考不中,就是你叔叔那乌鸦嘴给方的。”

  三姑娘听着何老娘唧咕一路,把三姑娘那喉间那点儿哽咽,全唧咕没了。三姑娘便笑眯眯的跟着何老娘回家去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47章 东宫之十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