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东宫之十三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六皇子夫妇亲自到访,谢莫如自然以礼相待,请二人坐了,命侍女奉茶。

  六皇子虽然面相有些老成了,人倒是较先时明白稳重许多,说起话来也十分妥帖,“以往兄弟年少,得罪了五嫂。我知五嫂不会与我一般见识,到底心下不安,特意来给五嫂赔礼。”说着起身一揖。

  谢莫如摆摆手,“六弟莫如此,一家子兄弟,不是外人,也不必外道。以前的事不必再提,好生过日子,不辜负君父也就是了。”觉着穆元帝教导子女上很有一手,不打不骂的,就叫六皇子学了个乖。本来就是,一国皇子,难道除了享受身份,就没有这身份的责任与义务了吗?

  六皇子应“是”,起码这趟苦头吃的,六皇子知道了些好歹,那李氏是何等样人,六皇子妃又是何等样人。至少,六皇子觉着,倘是六皇子妃与他一并落到那般境地,绝不会如李氏那般不堪。

  六皇子其实同谢莫如没啥话说,又问了回五皇子的病,也就告辞了。

  六皇子经此历练,简直脱胎换骨,以往不说奢侈吧,也是皇子气派十足的。现下珍惜大米与疏菜,对下人也和气许多,府中的事悉数交给六皇子妃处理,再去过宫中请安后,六皇子就在府里调养身体了。

  是的,调养身体。

  甭看做农活时也没啥,但人吧,一闲下来,反是要不舒坦。尤其六皇子当初由奢入俭难,现在由俭入奢也难,别个不说,饮食上就受不住。随便一道素炒青菜,六皇子都觉着太油腻,肠胃便不能适应。

  六皇子妃恨六皇子也是真恨,见六皇子被教训成这幅模样,颇觉解气,又是无奈,却也不能不理会。

  反正,日子就是这样,好过赖过,凑合着过吧。

  谢莫如这里安排着府里的一应事宜,小唐跑来求助,哭丧着脸道,“娘娘,我可实在没法子啦!您去瞧瞧我师祖吧,唉哟,他要去大理寺告我非法禁锢,我可要玩啦!”

  谢莫如笑,“北岭先生不过逗你罢了,不必当真。”

  “真的真的!师祖说真的!”小唐快急死了,啰嗦个没完,“我以后得考进士哪,现在可不能坏了名声啊。”

  谢莫如道,“你去把文休法师请来,让文休法师同北岭先生说一说佛法,北岭先生就静了。”

  小唐道,“娘娘得给我张帖子,不然,我空着手去,怕人家寺里不信。”

  谢莫如命人取了府里的帖子给小唐,小唐跑去接人。

  小唐将文休法师接去与北岭先生同住,没几日,江南便有战报传来:江南大败,吴国公战死,靖江王携大军已过鲁地,直奔帝都而来!

  此战报一到,举朝哗然。

  穆元帝尽管脸色十分难看,仍有条不紊的吩咐帝都进入备战状态,然后,召开内阁会议。

  与此同时,帝都城内内外外,只要能在内城安身的,都纷纷往内城奔来。

  翰林院掌院学士先跟朝廷说,城外廉租房的官员得在城内有个安置啊!

  其次是北岭先生,老头儿一听说靖江王打过来了,心下比徐学士还要急,但他消息慢些,故而动作也慢,北岭先生这会儿也不摆谱儿了,拉了小唐问,“闻道堂如何安排?”

  小唐傻眼片刻,他也不知道啊!不过,小唐还是有些小机伶的,道,“师祖你不要急,我去问问王妃,王妃早叫人把宅子收拾出来了,都是内城好地段儿的宅子,闻道堂里的秀才们安排一下是没问题的。”

  江北岭又不傻,想着谢王妃派小唐这么个欺师灭祖的劫持到内城,怕是有些个内部消息。这时候,江北岭也不摆架子了,叹道,“与谢王妃说,有劳她照顾了。”

  “没事儿,师祖你只管放心,不用外道,您想想,我跟王妃啥关系,我师傅跟王妃啥关系,咱们又不是外人。师祖你只管跟法师说说佛法,我这就去把师兄们接城里来。”小唐是个热心肠的人,问文休法师道,“大师,你寺里有没有什么安排,要是没安排,我干脆一并接小师傅们进城吧。城内总还安稳些。”

  文休法师笑,“他们应当有天祈师兄照应。唐施主去吧,闻道堂多有些贫窘书生,还得施主多照看些。”

  “放心吧,我最喜欢跟有学问的人来往啦。”

  小唐先跑王府把谢莫如拿主意,他可是把大话说出去了,谢王妃笑,“城中的确有些宅院,我命人收拾出来了,既然你都把话许给北岭先生了,就用来安置闻道堂的人吧。”说着命侍女取出别院的图纸,与小唐看了,告诉他那些书生要如何安排。这个时候,就不要盼着一人一个小院了,一人一间房就是好的。

  谢王妃道,“把北岭先生亲近的弟子都安排在北岭先生住的别院去。”

  小唐点头,“记得了。”将图纸收回袖中,找了几个手下得用的,去接人了。

  这可是个大工程,你以为一呼即应,那些书生得就呼啦啦跟着小唐进城了?切,大工程!东西得收拾吧!书本得带着吧!还有些个人唧唧歪歪的抱怨朝廷的!你说把小唐火的,小唐也有法子,直接喊道,“五十人一组,五十人一组,满五十人,先挑宅子安置!”

  就有人说,“五十人住一间宅子?”

  小唐大声道,“甭不知好歹了!也不瞧瞧这是哪儿的宅子!王府的别院!不愿意住的,自己找地方住去!”手下人也跟着宣传,“先到先得啊!先到先挑内城好地段啊!”

  书呆子们立刻不磨菇了。

  还有机伶的,早清爽的收拾好包袱,在小唐指定的地方排队的。当然,也有稳重有威望的,帮着整肃队伍,清点人数。满五十人,小唐立刻发宅子图给手下,再从书生里选个头领,立刻开拔去内城。有几辆车帮着运东西,人是没车坐的,王府也没这些车马啊,全靠两条腿走!

  见先有队伍走的,余者也都加快速度,至天色将晚,总算把最后一批送往内城去。

  闻道堂离官员的安置房很近,就有官员家眷过去打听,小唐自己是不愁的,他住王府,又因他时常到进士堂听课,与附近官员很有些相熟的,小唐道,“放心吧,朝廷必有安排!大家不要担心!这两日必有信儿的!都把心搁肚子里!先收拾东西!待朝廷有了安排,立码就能走人!也省得耽搁,对不对!”

  小唐安抚人是一把好手,把这些个人安抚住,他方要去,就见沈素与几个翰林套着车马正往外赶,小唐与沈素是极熟的,过去打招呼。

  沈素自从办了举人补习班,身家便丰盈起来,他在城内是置了宅子的,地段儿也不错。只是,同僚里颇有些日子艰难的,沈素是个热心人,干脆请几个内城无宅的同僚一并住到他家里去,也有个照应,这是过来跟着拉东西呢。

  沈素听小唐说是来接闻道堂的书生们的,沈素叹,“闽王妃仁义,现下这般境况,闻道堂里的学子们,怕是一时顾不得他们。闽王妃能援手,再好不过。”

  二人说着话,一并回了内城。

  小唐还骑马去各处宅子里瞧了一回,过了晚饭时辰,方回王府复命。小唐道,“总算都安置了。这么些人,养着也是一笔不小开销哪。”他经过战事,不是说没钱养,太平年间,再加十倍,王府也养得起,但战事一起,别个不说,米价飞涨,关键是,有价无市啊。现下还不显,难处在后头呢。

  “这个不必担心,我早筹算着呢。”谢莫如问,“外城现下如何?”

  “有门路的都到内城了,经过南郊时,那一片住的官员,多官小职微,有些实在没去处,等着朝廷安置呢。”小唐叹道,“看着也可怜。说来,我在内城也置了一处宅子,原是我爹叫我置的。我随殿下来了帝都,都是住王府,也没住过那宅子。干脆叫人收拾出来,娘娘你要有用,先拿去用。”

  谢莫如道,“要是你宅子里有什么贵重东西,都收拾了放到王府来,宅子先留着,总有用的时候。”

  四皇子妃过来寻谢莫如说话时还说起现下的事儿呢,道,“眼瞅着江南还不知道怎么着呢,又有人在朝上参我们殿下,说我们殿下当初不该把安置房建在外城,弄得许多官员无处安置。”四皇子妃一脸晦气,“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些朝臣,好也是他们,歹也是他们。反正有事全是别人的不是。”

  谢莫如道,“现下陛下忙帝都防御还忙不过来,怕是没空理这事。”

  “我是想着,要不要学一学五弟妹你,把城中别院腾出来,安置些官员。只是,这些官员不比闻道堂的学子们,大都单身一人,也好安置。官员们多是拖家带口的,我们府里也有几处宅院,又怕不够。”在谢莫如面前,四皇子妃也不藏着掖着的,道,“再者说,倘我一家做这事,怕也不好。我想着,能不能叫着大嫂、三嫂、五弟妹你、还有六弟妹,咱们几家商量商量。一则也能帮我们殿下解了围,省得再有人多嘴;二则咱们一起做此事,也不着眼。”

  谢莫如笑,“四嫂心里早有筹算,又来问我。”

  四皇子妃正色道,“你比我有经验,说来还多亏你提醒,我叫庄子上提前把今秋庄子上的粮食菜蔬交了上来,并未变现银两,现下可不心里有底么。就是这事儿,你也陪我去姑妈那里商量出个主意来。我是懒得听那些屁事不管只知道说风凉话的东西们胡咧咧了,有说风凉话的本事,把事儿办了才叫人佩服。偏又没本事,浑身上下就剩一张嘴了。”

  “世上这样的人多的很。罢了,不与他们计较,这事不好耽搁,咱们这就去姑妈府上。”

  这也是四皇子妃有事喜欢寻谢莫如商量的原因,谢莫如半点儿不磨唧,行事俐落,效率一流。

  四皇子妃邀谢莫如同乘一车,路上悄声道,“战报这般不好,也不知江南如何了?还有我父亲……”

  “南安侯那里,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了。”但对于五皇子,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了。

  谢莫如的担心的是五皇子,现下该到闽地了,还平安吗?战事顺利吗?

  文康长公主在皇室素有号召力,这事儿四皇子妃一人难办,有文康长公主出面,则好办的多。

  这种时候,也没人磨唧,再者,还有文康长公主格外的将谢莫如拎出来做了个牌坊,“老五媳妇主动安置闻道堂里那些学子的事儿就很好。咱们哪家都有几所暂且用不着的宅子,空着也是空着,能为朝廷解一忧难也是好的。”带着出了四套。

  余者皇子妃们自然也都有宅子献出来,其实说献也不对,只是暂时安置下官员。待朝廷胜了,宅子自然要还回去。倘战事不协……宅子不宅子的,先说性命吧!所以,这时候大公无私些,没有坏处。

  由文康长公主出面,把些无处安置的穷官儿们都安置了,穆元帝也松了口气。

  战事却不容乐观,靖江王自称百万大军北上清君侧,眼瞅着离帝都不远了。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西蛮送来八百里加急奏章,西蛮王兵犯西宁关!至于南安关,南面儿的消息久不通畅,不要说南安关是否平安,连太子的安危都不知晓呢。

  张长史等人都将家眷搬到王府住着,这也是谢莫如吩咐的,外头兵荒马乱的,长史又不是什么高官,便是在内城置有宅院也不是上等地段,倒不若都搬到王府来,也安全些。

  现下,府中上下皆指望着谢莫如呢,张长史有什么事也是过来同谢莫如商量,道,“战事委实不大好了,南大营退至外城,听说朝中有人奏请陛下暂避他处!”

  谢莫如冷笑,“避?避哪儿?西去有蛮人,南下倒省得靖江王再北上了,往东是海,难道叫陛下北上去北凉国过日子!这等扰乱君心之言,当立诛不赦!”

  张长史禁不住一个冷颤,轻声补充,“陛下勃然大怒,已将说此话的小御史杖毙。”

  谢莫如微微颌首,穆元帝还不算糊涂。

  张长史是知道五皇子去向的,道,“眼下,也唯有盼着殿下在南面儿能顺利些,回援帝都才好。”

  谢莫如沉默未语,半晌方道,“前人笔记上曾说,打仗有不同的方法。有一种战事,如同前番我们在闽地那般,短暂的战事,输赢好定。还有一种战事,不是论输赢,而是论成败。张长史知道先帝当年立国,围攻帝都多少时日,方打开朱雀大门么?”

  张长史对这些史实还是清楚的,不假思索道,“说是有大半年的时间。”

  “七个月零十八天。”谢莫如道,“前朝末年,兵颓将微,这帝都城,还能守七个月零十八天。如今我朝如何?”

  谢莫如缓声道,“自先帝打入这帝都城,几十年了,帝都城一直太太平平,这些人,怕是早忘了战时时光。所以,听到靖江北上,西宁不宁,便怕了,坐不住了!但要依我说,还远远未到危难之时!”

  此刻,昭德殿内。

  苏相也在说,“西宁之事,陛下不必太过担忧,西宁关二十万大军,川陕亦有驻军十万!便是靖江,他何来百万之兵,整个江浙二地的人口加起来,怕也不过百万。何况,靖江于闽地损兵五万有余,于南安侯手上损兵也将将五万,如今十万人下去。今靖江手中能有二十万兵马便顶了天!帝都为国之根本,绝不可弃!”

  “只要守住帝都,近可调晋豫兵马,远可令两广相援!如今靖江气势正盛,守住帝都,便可挫靖江气势,使其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靖江势竭之时,便是朝廷反败为胜的时机!故此,臣请陛下恩准,全城备战!死守帝都!”

  “准!”穆元帝沉声道,“朕再说一遍,朕宁可与将士们战死,也绝不会离开帝都半步!”

  诸臣俯首。

  穆元帝是要死守帝都的,当然,对于帝都的防守,君臣早安排了一套完整的计划。

  不过,苏相道,“臣还有一人,想荐予陛下。”

  “苏相只管说。”满朝文武,但关键时倚重的永远是有限几人。

  “要论守城,在座诸人都不如一人。昔日先帝何等武功,最后入主帝都城时,被阻帝都城外大半年。当初前朝人心尽失,城中不过将士五万,便可挡先帝百万大军。”当然,这里的百万大军也是虚夸了。苏相道,“当年,为前朝制定守城方略的人就是江北岭。”

  穆元帝皱眉,“江北岭一直不肯身侍我朝!”

  苏相道,“臣愿亲自去相请北岭先生!”

  穆元帝摒退其他人,方与苏相道,“江北岭现在在老五的别院里住着,可惜老五不在帝都,不然,他与江北岭最好,当能说得上话。不过,这次闽王妃安置了江北岭闻道堂的那些徒子徒孙,你去见江北岭前,先去闽王府走一趟……”顿一顿,穆元帝继续道,“听一听闽王妃的意思。”

  “是。”苏相本身也有这个意思,只是,闽王妃的脾性一向不好把握,但为了江山社稷,苏相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的。

  苏相觉着是老穆家列祖列宗保佑,他到闽王府简直没有受到任何刁难,谢莫如听苏相说明来意,只是一笑道,“我与不语为莫逆之交,也认得苏巡抚,苏相亲自上门,我自然要给苏相这个面子。小唐,你随苏相走一趟吧。”

  苏相其实是想请谢莫如走一趟的,毕竟,江北岭可不是寻常人,小唐的身份,苏相只担心不够。不过,苏相亦是稳妥人,他深知谢莫如性情,只道,“多谢娘娘指点。”便同小唐去了江北岭别院。

  谢莫如的别院,这以前是辅圣公主的遗产,就可想而知是什么规格了。

  苏相见到江北岭,两人都这把年岁,也没什么需要拐弯抹角的,苏相直言来意,江北岭久未说话。苏相倒是有的是耐心,倒把小唐等急了,小唐道,“唉哟,我说师祖,您老还犹豫什么?这能帮就帮啊!我来前,娘娘让我跟你求个情面呢?可我想着,这还用求吗?我与师祖啥关系,我师傅与您啥关系,我们娘娘与您啥关系呢?哪里说得上求字,是不是?”

  是不是?

  江北岭老眼微眯,瞥向小唐:可不是么?不知不觉,竟入人家毂中!

  哎,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48章 东宫之十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