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东宫之十四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2.3中午十二点准时替换~~~

  沈素来何家送年礼,何老娘面儿上还是挺欢喜的,只是难免私下叮嘱沈素几句,譬如,“我也是倚老卖老了,阿素别嫌弃。”

  沈素还琢磨着,这老太太是怎么了,嘴上仍道,“伯母要话只管说。”

  何老娘说的便是沈念的事,她知道沈素是举人老爷了,身份不比从前,怕沈素要脸面,连余嬷嬷也支使了出去,何老娘方道,“阿念那孩子呀,别提多懂事了,我活了这把年纪,比阿念再懂事的都不多。我看得出来呀,那孩子心里念着你呢。”为了后面要说的事,何老娘张嘴就编了一套话出来。

  说到沈念,沈素不禁微微叹了口气。何老娘只以为沈素心下对私生子沈念歉疚,心道,你歉疚就好办了。何老娘便继续道,“俗话说的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亲父子哪,是谁都比不了的。伯母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咱们不是外人,我这把年纪,什么没见过。阿念养在我家,我待他亲孙子一般。这你只管放心。”因为得了一百两抚养费,何老娘对沈念算是毫无芥蒂了。

  沈素连忙道谢,心说,怎么人人都以为沈念是他亲儿子呀?便是沈江两家对外极力否认,长水村的村民也一致默认沈素是有了私生子,闹的沈素颇是哭笑不得。好在他这人素来心宽,并不放在心上,只是,他要不要跟这老太太解释一二哪。不待沈素开口解释,何老娘便道,“阿素啊,念书上你是一把好手,只是这父子亲缘上的事,你可不如我这活了五十几年的人呐。”

  何老娘道,“都说生恩不及养恩,为何这般说?你生了孩子,孩子跟你有血亲,这自是亲的,可别忘了血亲还不如守亲呢。总要多在一处,父子才能亲近。不是伯母我说你,你把孩子往我这儿一放,好几个月不露面,这可不好,叫孩子怎么想呢?刚没了娘,爹又不要他了。唉,阿素啊,你这爹做的,可不成呀。总不能只当阿玄阿绛是亲的,阿念呀,始终是你的骨血,人心是偏的,可你也不能忒厚此薄彼呀。”

  沈素就给何老娘这呀啊呀的,呀出了一身的冷汗。他都不能信说出这一套话的人是他姐的前.刁钻.婆婆,沈素知道好歹,哪怕何老娘的确误会了,他依旧道,“是我想的不周全了,还多亏伯母提醒我呢。”

  何老娘点点头,道,“还有一事,我还要与你商议。”

  沈素很是恭敬,“伯母尽管吩咐。”看来什么人都有优点哪,非但何老娘如今待他姐好了许多,便是这脾气,也通情达理起来。

  “还是阿念的事。他现在还小,可也得考虑一下他的将来,是学门手艺还是怎么着,得有个安身立命的本领。”说到这个,何老娘十分自傲,她道,“三丫头你知道的吧?来时啥都不会,粗粗笨笨的一个,现在给我一调理,已经被薛千针薛师傅收为弟子啦。不是我说大话,三丫头一入薛师傅门下,一辈子的饭碗就有了保障。如今阿念这个,你有没有一个打算?你到底是他亲爹,他以后是种地,是行商,是念书,还是学门手艺,你想过没有?”

  沈素一时哑口,他还真没想过。沈素道,“阿念现在还小吧?”

  何老娘一撇嘴,“小?明年就六岁了,小什么?你要是没个主意,就赶紧回家想一个出来,别个拖拖拉拉、磨磨唧唧的耽搁了孩子!孩子可是一转眼就长大,你以为长大就没事了?娶媳妇说亲,生儿育女,哪样不是事儿?也就你们这些男人,只以为养孩子是给口饭吃的事,呸!不是我说你,阿素,以往看你也不是这样的人,怎么就能做下这等糊涂事来着!”何老娘说着说着便跑了题,她也不管沈素是举人还是啥了,直接就把肚子里存了好久的话说出来了,“你媳妇我虽见的不多,可她也来过好几回的,一看就是个好的。你爹你娘更不必说,出了名的老实人,你说说你,家里虽指望着你出息,可没指望着你往这上头出息呀。怎么好的不学,偏跟外头那些傻蛋们学。男人有本事,去搏功名去求富贵,难不成外头多弄几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就是本事了?糊涂!”

  “如今事已做下,阿念这个,你也不能把他塞回娘胎里去了,只得这么着罢。你跟你媳妇好生过吧,只是有一样,你跟阿念的娘是不对,可这事跟阿念没甚相关。你把他送到我这儿来,你是他老子呢,你得给他想条出路,你要想不出来,就听我的,大些时候送他到子衿她娘的酱菜铺子里做学徒也罢,以后总是条路子。还有,这孩子以后成亲娶媳妇,你不能袖手旁观,该置房舍出聘礼的,这可是你的责任。”何老娘想的长远呀,她当即便把所有事与沈素说了。将沈念养大,一百两是足够了。界时沈念大些,或是送沈念去酱菜铺子,或是送沈念去学门手艺,便也用不着何家的银钱了,说不得还能挣几个。到了该娶媳妇的时候,有他亲爹,如今先知会沈素一声,何家待沈念也算有情义了。

  说句老实话,沈素还真没何老娘想的长远,连沈念成亲生子的事都想到了。沈素正色道,“如今阿念年纪尚小,资质贤愚未辩,我还是想得妥当了再来跟伯母商量,如何?”

  何老娘道,“你快着些,孩子转眼就长大,可是耽搁不起的。”

  沈素忙道,“是。”

  沈素私下同他姐道,“以往我竟错看了你家老太太,怪道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话再不错的。”何老娘不算有见识,可的确算是有阅历了。

  沈氏道,“其实要我说,太太说的也不错,过两年送他到酱铺子里学些个做生意的本事,以后也是他谋生的本领。难不成你还真打算给他娶媳妇安家置业?你可别昏了头!阿玄阿绛才是你亲生的,傻蛋!”一不留神,把婆婆的口头禅说出来了。

  沈素道,“姐,话不是这么说。我看阿念真是极伶俐的孩子。”

  沈氏冷笑,“伶俐?他爹伶俐他娘伶俐,他怎么会不伶俐?你别给我犯傻了,咱家给他口吃的,将他养大,天大恩情,还要怎么着?难不成你还打算送他读书进学考功名?你疯了吧!念书要多少银子?你算过没有?难不成,自家儿子不顾去顾外人?不要说你大后年春闱的开销还没着落,就是现在略宽松些,你眼下就有两个儿子,以后难道就不生了?阿玄阿绛,哪个不要读书科举?这一笔花销你想过没?不是不叫你发善心,你若富可敌国,爱怎么发怎么发。如今你自己这拖家带口,上有老下有小的,倒拿这么个拖油瓶没个俐落了。你再没个算计,我就发卖了他!”

  沈素吓一跳,“姐,你——”

  “我怎么了?卖了他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有你这样的兄弟,来往也是干生气!”沈氏没给沈素什么好声色,“我替你养着这么个孽障,你就念佛去吧!你什么你!你自己才该想想清楚,成天自作聪明,自命风流,到头来不过是个傻蛋!净被人当冤大头耍了!你这样的去帝都春闱,我怎会放心,听说路上不管是碰瓷儿的还使诈骗钱的,不知有多少。”

  “姐,姐,我又不是傻瓜。”沈素忍不住辩一句,“就这一次,成不成。我肯定不再对别人发善心。”

  “只盼你真能明白。”沈氏叹,“我以往也自认不是个刻薄人,可自有了子衿就不同了。但凡我手里有的,我总是要给自己孩子的。你别嫌我说,你们男人如何懂女人的心思,孩子是女人怀胎十月生下的,其中辛苦,你们不知道。便是弟妹,你非大富大贵的家业,你自己有亲生的骨肉,你听我一句,养大他这无妨,我家里不缺这一口。再多的,你就别管了,你也管不起。”

  沈素听何老娘沈氏婆媳两个这一通说,心肠不是没有动摇,饶是日后沈素自己都说,若当初再年长几岁,他不一定会收养沈念。只是,当时年轻。年轻人,感情最为丰沛,亦最有侧隐之心。

  所以,命运的奇妙往往便发生在人的热血尚未冷却之际。

  沈素道,“我听姐姐的,且看日后吧,阿念还小呢。他这一二年,且不说到日后呢。”

  沈氏知这男人若是钻了牛角尖,尤其在情爱之事上,那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不说别人,当初丈夫对她便是如此,何老娘相中的是小陈氏,丈夫与她对了眼。丈夫够孝顺了吧,可那时凭何老娘要绝食上吊,丈夫都是心意不改。夫妻两个若能此相爱,自为幸事。可若是家中有妻室,而对另一个女人有此情义,当真是孽缘,更遑论这男人还没能到手,那简直就是男人心里一辈子再难放下的了!

  沈氏也不逼恳了弟弟,道,“你且安下心来功读吧。你这个性子,以往我十分放心,现在则十分不放心。”

  沈素淡然一笑,“兴许人一辈子都得有这样一回。”

  沈氏叹口气,“子衿待那小子好的很呢。”

  沈素笑,“子衿兴许像我。”

  “像你好,你是好人。可别像我,我是坏人。”沈氏道,“这种烂好心有什么用。阿冽阿玄,这才是她亲兄弟呢。”

  沈素笑,“这才是小孩子可爱的地方,人越大越无趣,就是如此了。”

  见他姐不肯开脸,沈素劝道,“要是子衿刻薄,你又该担心她性子不好了。现在这样多好,我就最喜欢子衿。”

  沈氏总结,“傻蛋都喜欢傻蛋。”

  沈素哈哈直笑。

  何子衿不承认自己是傻蛋,她只是喜欢孩子而已。沈玄沈绛一来,她便不去上学了,欢欢喜喜的在家带孩子。如今孩子多了,总算能满足何子衿开学前班的心愿啦。她把沈念沈玄何冽沈绛都叫到自己屋里去,叫他们排排坐,听她讲课。

  要是哪个不认真听,还要被何子衿拎出来扒了裤子打肥屁屁。当然,谁学的好,就会被何子衿往脸上啾啾亲两口。

  何子衿瞧着一排又胖又白的圆包子,心说,这就是我的理想人生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49章 东宫之十四》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