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皇后之一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2.9晚七点替换~~~~

  何冽还不知父母已经打算让他迁居隔间儿了,因家里来了表哥表弟,何冽这两日玩儿的有些疯,而且,更让何冽高兴的是,舅舅舅妈又把沈玄沈绛带来啦,他对沈绛冯羽这种小家伙没兴趣,他喜欢跟冯翼、沈玄、“沈念”这样的大孩子在一起玩儿。

  沈玄何冽年纪相仿,更加合拍,“沈念”这老鬼倒也有耐心陪着孩子们儿玩儿,唯冯翼,他现在中二期,最瞧不起小孩子的幼稚游戏啥的。相对的,他偏爱同子衿妹妹说说话儿聊聊天念念书,顺便展示一下自己不错的学识啥的。而且,冯翼在碧水县也有好朋友呀,何洛何涵他都认得的。

  于是,小的同小的玩儿,冯翼去找自己适龄的朋友玩儿,还去许先生的课堂做旁听生。沈素都赞他,“阿翼这般好学,以后必有出息。”

  冯姐夫:他儿子在碧水县的学习热情比在家强十倍不止呀~尤其每天回来还要对着子衿表妹把当天学到的东西给子衿表妹讲一遍,儿子你这可真是……

  冯翼十分谦虚,“我天资差些,唯勤能补拙。”

  沈素笑,“能说出这话,可见天资不差。”

  何恭心性实诚,笑,“你多跟弟弟们讲一讲学问才好,总跟你妹妹讲做甚,她又不用考功名。”

  冯翼心说,谁要给那一群傻小子讲学问哪。他道,“舅舅,阿冽他们年纪都小,讲也听不懂。子衿妹妹聪明,我一讲她就明白。”他同子衿妹妹才是知音哪。

  冯翼除了喜欢给子衿妹妹讲功课,他还喜欢陪子衿妹妹逛街,给子衿妹妹买花儿戴,买果子吃,对子衿妹妹比对他娘还周到。

  沈素这做舅舅的实在看不过眼,私下悄悄同自家姐姐道,“阿翼不会是对子衿有意思吧?”

  沈氏嗔,“说什么呢。他们才多大,阿翼早就同子衿投缘。”

  沈素嘀咕,“就凭咱子衿的相貌,哪个臭小子见了她都投缘。”

  沈氏气笑,“胡说八道。”

  沈素叮嘱他姐,“子衿再大些,你可得叫她留心,那些臭小子要是上赶着找她说话什么的,让她不必理会。也别太早给子衿定亲,总要选个合适的才成。”

  沈氏道,“别净说这些没影的事儿,子衿才八岁,还早的很。”

  “反正姐姐你可得心里有数。”沈素很为外甥女的终身大事着想,觉着冯翼平时瞧着不错,这仔细一看是个黑胖,还总喜欢跟他外甥女身边说笑讨好,委实令人不大喜欢。倒不是冯翼就真的不好,其实冯翼不论从年龄到家世到人品,现在瞧着都不错,起码配何子衿是一等一的人才。只是沈舅舅心里也有些自己的小想法,他如今已是举人了,虽居乡间,不若何家富庶,但门第委实不比何家差了,说来,他家里也有适龄的儿子哩。虽以往沈舅舅也说过要两个孩子投缘啥的,如今外甥女越发出挑,他儿子年纪小些呗,可没瞧出与子衿表姐不投缘的意思来。就像沈舅舅说的,男孩子鲜少有同他外甥女不投缘的。

  沈氏笑,“姐夫他们今年就去帝都了,以后为官为宦的,回来的日子就少了。你别瞎寻思,我再没有把子衿远嫁的心思。我就她这一个闺女,你看我大姑子,就嫁到芙蓉县,多么不方便,好几年回娘家一趟。就是我,说来近些,回娘家的次数也有限。子衿我早打算好了,以后她大了也就在碧水县给她寻婆家,不为别的,来往便宜。”冯家条件好,冯翼也不错,沈氏是个好强的人,哪怕如今闺女小,做亲娘的,心里也是有些打算的。闺女自身读书识字,相貌亦佳,何家不算富户,但也吃穿无忧,沈氏自然也想给闺女寻一门好亲。现成的,冯家好,就是沈家,沈玄比何子衿小两岁,也不算不般配。何况,弟弟沈素如今也是举人了。两家都好,但这亲事,自来是男方求娶,没有女方求嫁的。再者,丈夫至今只是个秀才,门第上比起冯沈两家便有些不如。而且,三家情分皆不错。但,越是如此,沈氏越不能表现出“高攀”的意思来。反正好女不愁嫁,她闺女摆在这儿,相貌性情都知道,若有意,自然是有意的。若无意,难不成世间就没别的好姻缘了?何况,孩子们还小呢。

  故此,沈氏颇得悠然。

  沈素劝她,“说这个还早,咱娘那会儿也料不到姐姐你就嫁给姐夫呢。”

  沈氏一笑,“这也是。”

  听到外头有琴笛之声时断时续,姐弟两个透窗一看,声音是从花房传来的。

  沈素其实挺想去瞧瞧的,碍于长辈的面子,他就没去。不过,他没去晚上该知道的也知道了。他儿子沈玄夹个块小酥肉就说话了,“爹,你听到子衿姐姐弹琴了不?阿翼哥非要吹笛子给子衿姐姐伴奏,吹的难听的要命,还非要吹!给他吹的,我出去嘘嘘了两趟!”

  江氏说儿子,“正吃饭呢,你老实些。”

  小孩子还不懂饭桌上的忌讳,何况三家都非大户,食不言的规矩也不大讲究。何冽给沈玄表兄补充道,“舅妈,是真的,我尿了三泡,阿羽没留意他,还给尿裤子了。我给阿绛拿棉花堵了耳朵,他才好歹没尿裤子。”

  冯翼正要面子的中二期,听到几个小鬼这样说他,气的,“还不是你们在一旁捣乱,我才没吹好。”

  何冽道,“分明你自己不会吹还非要吹,现在又怪我们。”

  冯翼哼一声,“果然跟你们这种小屎娃子说不到成块儿啊,子衿妹妹,以后咱们自己练自己的,不理这些不懂欣赏的家伙。”子衿妹妹就没尿!肯定是这些家伙自己水喝多了,这会儿都赖他头上!

  沈玄像他爹,他人也大何冽一些,嘴巴伶俐,道,“阿翼哥,甭管你什么时候吹,晚上可千万别吹了。你要吹一晚上,我们得尿一晚上,要是不留神把姑丈家的房子冲垮就不好了。”

  大人们强憋着才能不笑出声来,冯姐夫&何恭&沈素三人齐板了脸,沉声道,“都闭嘴吃饭!”这才得以消消停停的吃一餐饭。

  晚上,各找各妈各告各状,沈玄跟他娘道,“阿翼哥好讨厌,总要他跟子衿姐姐玩儿。”

  冯翼大些了,倒不跟他娘告状了,他就是拿出自己心爱的小笛子,在屋里吹啊吹的吹个不停,一会儿就吹的他弟撒了两泡尿,等他再吹,他老子都不好了,不得不提醒儿子,“明儿再吹吧,早些睡,你弟弟困了,别吵着他。”

  冯翼道,“爹,不指望着你给我助阵,也别扯后腿呀。我得赶紧把笛子练好,到时我跟子衿妹妹两个一人吹笛一人弹琴,多好呀。”

  “好吗?”

  “好。”

  “好在哪?”

  冯翼也说不上来好在哪儿,他索性道,“反正就是好,这么一院子的傻小子,我就跟子衿妹妹合得来。”说完,他就又断断续续的练起了他的小笛子来,直把他爹吹的腿间一紧。

  冯爹:娘的,老子也要去茅厕了!临去方便前,恶狠狠的警告这没眼力的长子,“你不睡别人还要睡!一大家子人,不许吹了!”说完,急去方便了。

  冯翼放下笛子,长叹一声:想我知音果然只有子衿妹妹一个呀。

  冯翼魔笛之威力广大,别说他爹受不了,“沈念”这等老鬼也受不了这威力,他夹着两条小短腿往茅厕跑,何子衿在茅厕外等他。

  “沈念”头都大了,道,“我求你,你赶紧回屋吧。”就以前他也没让侍女服侍过方便问题哪。

  何子衿坚持,“阿念都要我等他的。”

  “沈念”头痛的嘘嘘完,心下闪过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欢喜,暗自嘀咕一句,“以后肯定嫁不出去。”提裤子走人。

  两人一前一后回屋,洗漱后,何子衿照例把日记对着“沈念”声情并荗的读了一遍,如今沈念身上的淤青已经好了,不必何子衿再给他上药了。何子衿啾他一下,摸一把肥PP,便睡了。

  躺在床间,“沈念”问,“你不想知道我以前的事吗?”

  何子衿没理他,“沈念”又道,“以后的事,想知道么?”

  何子衿继续不说话,“沈念”感叹,“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下科秋闱春闱的题目我也知道呢。”何恭不是一直考不上举人么?沈素不是要准备下科春闱么?

  何子衿翻个身,渐渐睡去。

  三家人聚在一起热闹几日,冯姐夫便要带着妻儿回家了,临行前自有一番依依难舍,尤其何老娘,再三拉着闺女的手叮嘱,“去了帝都,要能捎信儿就捎个信儿回来,我也放心了。”

  何氏笑着宽慰母亲,“娘只管放心,帝都也不是头一遭去了。”

  何老娘道,“把孩子看好,伺候好姑父。”又对冯姐夫道,“路上宁可慢些,别急着赶路,孩子都小呢。”

  夫妻两个皆应了。沈素送了些土仪给冯姐夫,陈家亦有礼物送上,郎舅三人又说了些话,冯姐夫携妻儿上车,起程回家。待冯姐夫走了,沈素也带着孩子们告辞了,何老娘道,“不来一个都不来,一走全都走了。”

  沈素素来会哄人,“您老不嫌弃,赶明儿我把家搬来。”

  何老娘笑,“那感情好。”

  沈素也要回去了,打扰这几日,家中爹娘肯定惦记。何老娘叮嘱他,“好生做文章,记得你姐夫跟你说的话。”其实她也不晓得冯姐夫同沈素说了些啥,但自家女婿是进士,有见识是一定的。

  沈氏早备好了给爹娘的东西,沈玄沈绛十分舍不得何子衿何冽还有“沈念”,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久的话,沈素想如今天短,怕耽搁了,许诺下下月还带着孩子们过来,此方驾车走了。

  待送走沈素一家,剩下的便是陈志兄弟了。

  冯姐夫一来碧水县,拜访的人不断,陈姑妈带着几个孙子孙女的来了两三趟,还叫陈志天天来请教功课。今日冯家人辞别,陈志也带着兄弟们来送一送,一并送走沈素一家,陈志同弟弟陈行陈远到何老娘屋里说话。

  何老娘乐呵呵地,“都好好念书,以后考功名。”以往连个秀才亲戚都少见,如今女婿是进士,小舅爷是举人,亲戚出息了,何老娘也欢喜的紧。

  兄弟三个皆应了,他们倒是有心陪何老娘说话,奈何代沟太大,实在没啥能说到成块儿的。不一时,陈志就带着弟弟们告辞了。

  陈远这几日倒是与何子衿熟了,出去时见何子衿在院里拿着绣棚与三姑娘学绣花,笑道,“子衿妹妹,有空去我家里玩儿。”

  何子衿笑,“好。”与三姑娘一并起身相送。

  陈志忙道,“两位妹妹忙吧,我们又不是不认得路,自己出去就成。”

  三姑娘与何子衿依旧将人送到门口。

  陈远回家还跟他娘陈三奶奶道,“我看子衿妹妹挺好的呀,待人可和气了,说话也好听,怎么大妞姐跟她合不来啊。”以前这位表叔家的表妹都是来陈家念书的,后听说跟大妞姐有了矛盾,才不来了。

  陈三奶奶拿着小银刀削苹果,听了这话笑,“大妞那个脾气,你大伯娘都给她气得一个死,谁能跟她合得来?”

  陈远年纪还小,心性也实诚,老实道,“就是觉着,大妞姐把子衿妹妹赶走,我们又去向冯家姑丈请教功课,怪不好意思的。”

  陈三奶奶将削皮的苹果递给儿子吃,笑,“你大哥都没不好意思,你不好意思个甚?行了,好生念你的书,别的事不必理。”

  三房母子两个不过一闲聊而已,陈大奶奶这当事人之母,每每有用到何家的时候,其实也挺后悔闺女把何子衿从课堂上赶走之事的。都是亲戚,不想在课堂上见到何子衿也可以采用柔和些的方式么,何必这样生硬急躁,瞧,亲戚也得罪了,自己也落不了好。尤其还得打交道呢,好在何家不是那等刻薄人家,又有陈姑妈的面子,凑凑合合的,反正面儿上也能过去。

  陈家如何想,何家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也没用,都是亲戚,看着两家老人的面子上,也不能怎么着。何况,何子衿在家里过的也挺乐呵。何家粗活不用她干,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手工,打个络子啊,做个小针线什么的。便是学绣花,有三姑娘这样尽职尽责的老师教着,何子衿进步也不慢,就是做活的速度比较慢。原本何老娘想何子衿去李大娘那里拿些手工回来做的,看她这速度,何老娘道,“你还是抄书挣钱吧。”

  何子衿抄书写字快,只是小小县城,便是抄书的活儿也没多少啊。何子衿还得时不时的抑制“沈念”的种种诱惑,“想发财不?我有发财的法子哟。”

  何子衿根本不理会他。

  “沈念”都得感叹,何子衿是他见过的最“无欲则刚”的人了。

  何子衿并不觉着自己是“无欲则刚”,“沈念”说的那些事,她心里如何不想知道,秋闱的题目,春闱的题目,知道这个,他爹他舅便能再向上一步。可是,承“沈念”这样的情,她就得感恩。感恩后必有交集,慢慢的,她是不是就会忘了小小的那样依恋她因为救她而不知去了哪里的阿念。

  所以,何子衿才不会理“沈念”。何子衿自有一套处事哲学,她对“沈念”道,“人这一辈子,福是注定的,祸也是注定的。该是我家的,终归会来。不该是我家的,勉强得到,也非福事。”

  “沈念”叹口气,“其实我就是沈念。”

  何子衿道,“你是你,阿念是阿念。”写完日记,何子衿又对着“沈念”读了起来。

  “沈念”觉着,何子衿绝对不是寻常人,不论他怎么解释他是沈念,何子衿依旧天天对着他念日记,而且,一念就是两年。这两年里,“沈念”年岁渐长,他主动要求与何子衿“分居”,正巧何冽也大了,便收拾了屋子,叫他两个睡在一处。“沈念”原就喜欢何冽,很肯照顾何冽。

  只是,就这样不住一处了,也没能阻止何子衿对着“沈念”天天念日记的决心。又是一年上元节,何子衿十一岁了,自从险被拐后,何子衿就再没去逛过灯市。她倒不怕再被拐,她是一去灯市就想到不知去向的阿念,心里怪不是滋味儿的。

  何子衿不去逛灯会,“沈念”何冽是要去的,两人还买了好几个灯笼回来,送了何子衿一只画着小猪崽的灯。何子衿瞧着喜欢便挂在屋里,“沈念”忽然道,“我看灯市上好些灯都写了字,这个没字,子衿姐姐,你在上面写几个字吧?”

  何子衿道,“写什么呢?”她正寻思着在灯上写啥,忽然一愣,继而瞪大眼睛瞧向“沈念”,一把将人抓到跟前,问,“你叫我什么?”

  “沈念”显然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摸摸自己的脸,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震惊的好一时说不出话,直待何子衿唤他,“阿念”,他方张张嘴,结结巴巴道,“我,我能说话了?”

  何子衿一把抱着阿念,眼圈儿微红。

  何子衿啥都没说,先抱着阿念的小脸儿一顿啾。

  阿念耳朵尖儿红的险冒烟,何子衿摸摸他火热的耳朵尖儿,欣慰,“果然是真的阿念,不是那老鬼骗我。”

  阿念脚尖使劲踩踩青地砖,瞅着地面半日,结巴的,“子,子,子,子,子衿姐姐,你要是再想试一下,也没事。”

  何子衿笑着抹一把眼角的泪,“不用试了,我知道肯定是。”

  阿念要求,“再试,试一下吧,比较有把握,是不是?”

  何子衿便又捧起阿念的脸,响亮的啾一下。

  阿念忍不住翘起唇角,脸红红的,脑袋里有人提醒,“这么小就会拐小姑娘了,我小时候可不这样。”

  “闭嘴。”阿念冷冷道。

  何子衿惊讶的望着阿念,阿念粉儿委屈的同子衿姐姐说,“我也不知道怎地,话也说不出来,可是能看到子衿姐姐。开始害怕的很,后来看子衿姐姐不怕鬼,我也就不怕了。你每天跟我说话,我也每天试着跟你说话,只是你一直听不到。也不知为何,突然又能说了。”身体里突然多了个人,或者,那并不是人。便是成年人恐怕都要吓死,何况沈念是个孩子。其实要最初始,他意识是混乱的,慢慢的才开始清醒,恢复逻辑。他看着“沈念”与何家每一个人都好,何家其他人都不知道那不是他,只有子衿姐姐知道,而且只有子衿姐姐坚持他还在。子衿姐姐每天对他说话,每天还啾他,只是那人太讨厌了,还嫌弃子衿姐姐的啾啾,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阿念气的要命。可是,依旧没人知道他的存在,但是支配他身体的那人也不知道。可是,他仍然每天跟子衿姐姐说话,就像子衿姐姐每天同他说话一样。阿念觉着,肯定是子衿姐姐感动了观世音菩萨,他才能再重新支配自己的身体,把老鬼赶走。

  只是,好像赶的不太彻底,老鬼,老鬼还在!!!

  何子衿悄声问他,“老鬼还在你身体里呢?”

  阿念脸梢微白,极力控制住不要害怕,点头,“嗯,像在脑袋里一样,又在说话了。”

  何子衿道,“不要理他。你就当咱家来个租房客一样就行。”

  阿念小小声问,“他会不会把我吃了?”

  “不会。他要有那本事,早把你吃了。你看,你不是又回来了。他奈何不了你,你才是自己身体的主人,牢记这一点就不用怕。”何子衿对这种一身住两人的情形比较陌生,不过,何子衿自己来历便有古怪,再加上早跟这老鬼相处了两年多,知道老鬼对自家无恶意,也能放心许多。

  何子衿说的笃定,阿念道,“他总是跟我说话。”

  何子衿骂,“以前就装不知道你一样,个死鬼!害我担心那么久!”

  “沈念”:真冤死,先前他真的没有感知到沈念好不好。这小鬼怎么突然又出现了?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两个,明明都是沈念的。

  “沈念”在阿念的意识里唧唧咕咕,阿念年纪小,再加上最信任子衿姐姐,虽然很讨厌老鬼,还是便向子衿姐姐说了说他现在的情形。何子衿不愧是穿来的,她对于“沈念”“阿念”之事别有见解,思量片刻,道,“说不得是平行空间紊乱造成的。”

  接着何子衿向“沈念”“阿念”做了平行空间的知识普及以及阐述,两人这古代脑子,不论是老的还是小的,都听的稀里糊涂。阿念还用意识与“沈念”沟通,“照子衿姐姐说的,你以前有没有遇到过子衿姐姐?”

  “沈念”,“没。”

  阿念对这支配他身体好几年的“沈念”没啥感情,道,“既然你不是这儿的,还是想法子回去吧,你不回去,该有人惦记你了。”

  “沈念”相当洒脱,“没事,我是死了才来了。以前是做鬼来着。”

  阿念:那岂不是回不去了。难道他要一辈子脑袋里住着个什么古怪地方的自己死后的老鬼?

  “沈念”一把年纪,甭看何子衿油盐不进,他还是相当能揣测阿念的心思的,他道,“其实,我也不是外人。”

  阿念怒,“那你也不是内人!”

  他一急,又把话嚷出去了。

  何子衿看他,阿念郁闷,“他还不肯走。”

  “沈念”在意识里回一句,“我也不知道怎么走,我要知道,早回去做鬼了。天天跟这丫头片子在一起,你知道我受了多少罪?”

  就这一句话,以后饶“沈念”絮叨啥,阿念整整一个月没跟理他。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56章 皇后之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