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皇后之三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2.11晚七点替换~~~~~~~~

  很快,阿念就知道,讨厌鬼可不只江仁一个。江仁是走叽呱路线的,嘴巴没个消停,天天围在他子衿姐姐身边叽叽呱呱的说话。阿念就已经很烦他了,不想还有一个,也很讨厌。与江仁的叽呱路线不同,沈玄是走卖萌兼拍马屁兼臭显摆路线的。

  沈玄主要是这样,“子衿姐姐,你这衣裳可真好看!”“子衿姐姐,你字写的真好!”“子衿姐姐,这是鹅毛笔啊,你教我用鹅毛笔写字行不行?”“子衿姐姐,我也会吹小笛子了,我吹给你听好不好?”

  阿念特想替他子衿姐姐回一句,“不好!!!”

  可惜,他子衿姐姐的反应是这样滴,“是吗?阿玄的衣裳也很好看哪。”“我字平平,倒是阿玄不是也学写字了吗?写几个给我看看。”“行啊,鹅毛笔好用的很,你喜欢到时我送你一套。”“嗯,你吹吧,我听着呢。”

  阿念深深觉着,他家子衿姐姐真的太善良,太没有防人之心了,竟然没有看出江仁&沈玄这对姑舅兄弟的猥琐用心来。

  老鬼感叹,“竞争力好大哦。看你胜算不大。”

  阿念于内心深处义正严辞的回了老鬼一句,“我可没想过那些事,我自知是配不上子衿姐姐的!可是,阿玄年纪小,资质难辩,也不大稳重,我看他是不如义父的。阿仁更不必说,讨厌鬼一个,看他长得那歪瓜劣枣相,更配不上子衿姐姐!子衿姐姐又不大,以后肯定有更出色的男子。”

  阿念小小年纪就早熟的很,已经开始为他家子衿姐姐的终身大事操心了。

  被阿念说不大稳重的沈玄正在教训弟弟沈绛道,“阿绛不准再喝水了,晚上总是撒尿。”不知什么毛病,就喜欢睡前喝水。

  沈绛捧着碗咕咚一口,道,“不喝水,渴死。不撒尿,憋死。”

  沈玄挽袖子,“我干脆现在就揍死你算了!”

  沈绛还是很怕他哥的,贫嘴后见他哥要冒火,忙把碗放下,不敢再喝水了,乖乖的脱衣裳睡觉。江氏摸摸小儿子的脸,笑,“怎地这么爱喝水?”

  沈绛钻被窝里道,“我哥说我上辈子是水缸。”

  江氏给小儿子逗乐,说大儿子,“不准胡说。”

  沈玄道,“子衿姐姐说明天做绿豆糕给我吃。”

  沈绛纠正他哥的说辞,“子衿姐姐明明说的是,做绿豆糕给我们吃,怎么就专成做给你吃了,哥,你可真会吹牛。”

  沈玄眼里露出“再不闭嘴就割舌头”的凶光来,沈绛吓的一缩脖子,钻他娘被窝去了,撒娇,“娘,我跟你睡。”

  江氏拍拍被窝里的小儿子,给儿子们打圆场,“好了,天晚了,睡吧。明儿个歇一天,后儿是好日子,咱们给你爹烧香去。”

  被阿念说相貌歪瓜劣枣的江仁则在挽镜自怜,江顺说儿子,“男子汉大丈夫,总照镜子像什么话?”

  江仁十分惆怅,“爹你哪里知道我的心哟。”

  江顺好气又好笑,“你有什么心?”

  江仁叹气,“子衿妹妹小时侯就很招人喜欢,如今越长越好看啦。”

  江顺笑,“这可真是废话,小时候长的好,大了自然更好。”

  江仁郁闷的放下镜子,跟他爹说心事,“我没子衿妹妹好看啦。”

  江顺:……

  江顺纠正儿子,“男子汉大丈夫,好看有什么用,不当吃不当穿的,最重要的是有本事。”再说,他儿子生得虎头虎脑,也是很不错滴~

  江仁愈发惆怅,不留神给了他爹一刀,“我念书还不如爹你呢,爹都考不上秀才,我更考不上。”

  江顺这屡试不第的青年秀才也顾不得儿子啥心情了,他哼一声,就听儿子捧着一颗火热的少年心,望月长叹,“真是愁死人哪。”

  江顺半点不同情儿子了,道,“愁死你算了!”

  江仁:……

  沈念打发何冽睡下,自己却是失眠了,他琢磨着:依子衿姐姐这样的人才,凡夫俗子如何配得?何况子衿姐姐这样善良的人,就怕被花言巧语蒙蔽,说不得,他得多为子衿姐姐把把关啦~

  这年头不计划生育,孩子们多,说来沈何两家不过一家两个,还真不算多的。更何况,江仁还是独生子哩。再加上三丫头、阿念,三家凑在一处,七个孩子,也热闹的紧。

  何子衿早早起床,打完拳就去准备蒸绿豆糕的东西,待吃过早饭,她把绿豆糕蒸上,叫周婆子看着火侯,一时绿豆糕出锅,何子衿还装了一盘子叫翠儿给隔壁丽丽送去。

  不一会儿,何培培就带着她妹何丽丽来了,丽丽不过四岁,比最小的沈绛还小一岁,她粉儿喜欢子衿姐姐,老远就奶声奶气的喊人,“子衿姐姐,我娘叫我和我姐拿山核桃给你吃。”远亲不如近邻,这年头邻里关系大都不错,何况两家又是同族,平日城来往也亲密。

  何子衿过去抱起白白嫩嫩的丽丽,笑,“给你送去的绿豆糕,吃了没?”

  “吃了,很好吃。”丽丽抓着何子衿一缕头发,望着沈玄江仁几个,惊叹,“子衿姐姐,你家来了这么多亲戚哪。”

  何子衿笑,“是啊。”将江仁沈玄沈绛介绍给姐妹二人认识。丽丽同沈绛年纪相仿,俩人说起话来也很合拍,很快就一道玩儿去了。

  何培培年纪与何子衿一样大,只是生日小何子衿几个月,她与何子衿素来不大对眼的,放下核桃后还别扭着一张脸。

  三姑娘哄她,笑,“培培,吃果子吧?”

  何培培如今也大了,不是小时候,就是讨厌何子衿也会装个相了。何况,她娘叫她看着她妹哩。何培培礼貌的道谢,“三姐姐,我不吃,你们自己吃吧。”

  江仁已在旁对着他家子衿妹妹献殷勤,道,“子衿妹妹,我砸核桃给你吃。”

  何培培瞟江仁一眼,心说,这傻小子怎地这般讨厌嘴脸,还给何子衿砸核桃,何子衿难道没长手!真是太讨厌啦~越看越讨厌~

  江仁见何培培一直歪着个眼看他,就从给子衿妹妹砸的核桃里塞给这丫头一颗核桃,道,“别看啦,想吃就吃呗,是不是馋啦~刚三姐姐叫你吃你还不吃,装什么样呀~”

  何培培多要面子的小姑娘呀,顿时脸涨个通红,气的险将江仁塞给她的小核桃砸江仁脸上,怒,“你才馋呢!”马屁精!除了给何子衿剥核桃,还会干啥!死马屁精!讨人厌的马屁精!

  江仁看她清清秀秀的一小姑娘,虽然鼓着脸颊,也如同小青蛙一般,不由心下暗笑,道,“我馋我馋,麻烦这位妹妹把核桃还我吧!”

  何培培颇有些小蛮脾气,将头一抬,脆生生道,“美得你!给人的东西还往回要!我才不还!”

  江仁笑,“那你就吃吧。”又给了何培培几个,说她,“我知道你们小丫头家力道小,自己砸哪里砸得开,你们吃,我给你们砸。”

  何培培竟赏脸一笑,“我哥在家的话,都是我哥给我砸。”

  “哟,你还有哥哥呢。”

  “当然有啦,我哥比你还高比你还壮肯定也比你有学问。”何培培说起自家哥哥还是粉儿自豪的,如果他哥不要总拿何子衿当另一个妹妹就更好了。

  江仁暗笑,想终于碰到个傻丫头了。子衿妹妹漂亮又聪明,江仁在子衿妹妹面前一直没啥心理优势,如今遇着何培培这有啥说啥的实在丫头,江仁心里优越感犹然而生,就多送了何培培两个核桃吃,还自我介绍,“我姓江,单名一个仁字。瞧着你比我小,叫我哥哥就行了。”此家伙还无师自通泡妞术。

  何培培细细的揭去核桃仁上的细皮,笑,“那我叫你江哥哥吧。”

  “成!”江仁道,“做我妹妹,可是有很多好处的。”

  “有什么好处,不就是砸几个核桃么。我哥也会给我砸。”又强调了遍自己有哥的事儿。

  江仁道,“好处多了去。”放眼一望,沈绛正带着丽丽小朋友在秋千上玩儿呢,丽丽小朋友坐秋千上,沈绛在后头推人家荡秋千,卖力的很。

  江仁道,“咱们也去玩儿秋千,我推你,如何?”

  何培培道,“让他们小孩子玩儿吧。”她妹正在上头呢,何培培长妹妹七岁,很知道让着妹妹。

  江仁拉她,“没事儿,阿绛能有多少劲儿,他们玩儿会就累了。”

  何培培拍开江仁的手,板起脸,“不许拉拉扯扯。”她渐渐长大了,她娘早跟她说过,可不能叫臭小子占了便宜。

  “唉哟,我求你了妹妹,这叫拉扯呀。快点儿,你不过来,我可不推你了。”江仁对何培培可是非常放得开的。主要是,何培培只是个清秀小丫头,不似他子衿妹妹,生得太漂亮,因为要欣赏子衿妹妹的美貌,一见子衿妹妹,江仁同学的脑袋运转速度就有所下降。不过,对何培培,是没这种妨碍的。江仁在何培培同学面前很有智商优越感。

  何培培便跟着江仁去秋千那里玩儿了。

  丽丽还在秋千上坐着,她年纪还小,人也不重,奈何推她的沈绛不过堪堪大她一岁。沈绛是个实在娃,为了给丽丽妹妹推秋千,多苦多累也不说,硬咬着一口小奶牙累出一身汗来。江仁一挥手,令绛表弟退下,啧啧两声,“为了给人家推秋千,小命都不要了,别一会儿累厥了你。”

  丽丽是个很懂事的小姑娘,闻言也不在秋千上坐了,连忙跳下来,迈着小短腿跑过去扶着沈绛的小胳膊,小小五官露出个担忧模样,连声问,“绛哥哥,你很累了吗?怎么不跟我说呀。”她在秋千上坐着,也不知道沈绛哥哥快累的翻白眼儿了,从口袋里取出小帕子给沈绛哥哥擦脸。

  沈绛哥哥不愧小男子汉,小小年纪已深谙男子汉大丈夫要脸不要命的道理,依旧强撑,“不累不累,一会儿我还推你。”

  丽丽拉着沈绛哥哥汗浸浸的小手,说,“我不坐了,咱们去看子衿姐姐的花吧,子衿姐姐的花房里有好多好看的花,绛哥哥你看过没?”

  沈绛其实早见过了,他粉儿善解人意道,“没呢。”

  “来,我带绛哥哥去看。”两小便手拉手的去花房看花儿了。

  何培培望着她妹与沈绛手牵手的去了花房,手里的帕子抖啊抖的,她见沈绛一脑门子汗,原是要给沈绛去擦的,结果,根本没用着她……

  江仁笑,“要不,你给我擦擦算了。”

  何培培给他个白眼,揣回帕子,过去坐秋千上,道,“你还要不要推我啦~”

  “推,推。”江仁便推着何培培荡秋千,他口齿伶俐,特会逗小姑娘,说几个笑话就逗的何培培咯咯笑,江仁也挺乐呵。可他总觉着哪里不对来着,往回一瞅,江仁眼珠子险跳出来,他看到了什么——

  给子衿妹妹砸核桃的人换成了沈玄,阿念坐在另一畔悠悠然的吃子衿妹妹给他做的绿豆糕,三姑娘正慢慢的喝茶,四人还说着什么,一时有轻轻的笑声传来。

  那轻浅的笑声却仿佛一九天神雷霹醒了江仁,江仁心下暗骂:xxx的,老子这不是擅离阵地叫那两个死小子挖了墙角么!

  江仁悔的直想撞墙,再一推何培培力道就没控制住力道,何培培还是小姑娘,胆子也不大,一声尖叫,巴唧从秋千上摔了下来。江仁这会儿也不想撞墙了,连忙跑过去救何培培,何培培同学屁股着地,两手撑着地,摔的眼里泪光闪烁,直说江仁,“你干嘛!突然用这么大力气!”

  江仁赔笑,“没留意没留意!我不是瞧着妹妹喜欢荡高些么!吓着妹妹了吧。”忙将何培培自地上掺起来,问,“屁股疼不疼?”

  何培培的脸立刻羞成个猴屁股,恼羞成怒,“不疼!”疼死了有没有~死江仁这么一说,她又不好意思揉一揉。

  三姑娘何子衿瞧见何培培自秋千上掉下来,连忙过来看,何培培抹一把泪,也不理江仁了,道,“我家去了!”

  江仁是个机伶人,连忙道,“我送妹妹。”

  “我才不要你送!”

  “求你了,让我送吧。我好内疚的。”江仁可怜兮兮,他也没想到把人家姑娘摔下来呢。

  何培培哼一声,一瘸一拐往家走,江仁狗腿的跟在一畔,不停的给何培培赔礼道歉。何培培才肯理他,道,“以后你可不能用那么大劲儿推我了!”

  “再不会了再不会了。”江仁送何培培回家,还跟何培培的母亲王氏赔了一通不是,道,“培培摔着屁股了,大娘给她瞧瞧,一会儿我去买药给她送来。”

  何培培见江仁到处把自己摔了屁股的事儿拿出来说,气的了不得,大声道,“我才不要你的药!赶紧走赶紧走!”

  王氏说闺女,“这是怎么了,阿仁也不是故意的。”

  江仁挠头笑笑,“妹妹定是恼我呢。我推她推的力气大了,要不,她也摔不下来。”

  何培培简直要气死了,她道,“不准再说我摔着的事儿。”

  江仁忙道,“不说不说。”

  “我不要你买的药,也不许再跟别人说!”何培培同学最要面子的好不好!

  江仁再次保证,“绝对不说。”

  何培培屁股疼的很,想去屋里躺一躺,对江念道,“你先回去吧,等我消了气,你再来找我玩儿。”

  江仁又跟王氏赔了回不是,便回何家了。

  待下午,江仁买了化淤的药和两包桃花酥给培培送来,跟王氏道,“我听培培妹妹说她喜欢吃桃花酥。这药大娘收着,是在平安堂买的药,可好用了。”

  何培培的屁股是真的摔青了,王氏原本也有些生气,觉着这江家小子没个轻重把她闺女摔了。江仁这三番两次的上门儿道歉,到底只因小孩子玩耍,何况她闺女也没摔多重,王氏也不是没心胸的人,笑道,“没什么大碍,还拿果子来做甚。你自拿回去吃吧。”

  江仁坚持不肯,道,“我特意给妹妹买了,给妹妹吃的。”

  王氏便也不怪他了,临江仁告辞,还装了一小布袋的干红枣给江仁带去吃。

  江仁回去后,何子衿好生劝他,“放心吧,培培并不小气,她不会怪你的。”

  江仁道,“我没留心,力气也太大了。”

  何子衿道,“等明儿培培好了,你再叫她来一道玩儿,不就没事了。”要不是何培培与她不对付,何子衿肯定陪江仁一道去瞧瞧何培培的。

  江仁笑,“也是。等她好了,我轻轻的推她,就当给她赔礼道歉了。”

  沈玄跟着子衿姐姐的脚步来安慰江表兄,道,“阿仁哥放心吧,我看你跟培培姑娘很说的来,等她好了,你再给她说几句好的,她肯定不会放心上的。”

  阿念点头,“嗯,你们是挺合适的。”

  江仁:两个死小子的话里,是不是有啥歧义啊!

  孩子们玩儿了一日,第二天,何恭雇了两辆马车,三家人一道去庙里烧香拜佛搞封建迷信,不,保佑沈素春闱得中。

  如今非但春闱将至,一年一度的秀才试也快到了呢。芙蓉寺身为碧水县唯一之佛教场所,香火还是颇为旺盛的。而且,遇着的熟人真正不少。

  其间就有何洛的母亲孙氏,还是带着何洛一道去的。孙氏笑,“听说芙蓉寺的文殊菩萨最是灵验,阿洛今年秀才试下场,我带他来拜拜。”

  “可不是么,灵验的很。”何老娘立刻拿出切身经验说的活灵活现。

  何洛见过长辈后与何子衿说话,“你这是来给谁拜的?”

  何子衿道,“我舅舅今科春闱。”

  何洛一拍脑门儿,笑,“这几个月念书都念傻了,沈大叔去年中秋后去的帝都。”又道,“放心吧,沈大叔一准儿没问题的。”

  何子衿笑,“你秀才试准备怎么样了?”

  何洛伸出一个巴掌,悄悄道,“五五之数,这次就是下场碰碰运气,哪怕下次再考,起码咱熟门熟路不是。”

  何子衿引用一句名言,“这叫,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

  何洛想了想,点头,“有理。”

  何洛正同何子衿说话,江仁溜哒过来,一拱手,也不知跟谁学的满嘴江湖气,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沈玄实在受不了他,奈何这还是他舅家表兄,沈玄道,“阿洛哥是子衿姐姐的族兄。”阿仁哥这是发什么神经哟。沈玄不知道的的是,他家阿仁哥的神经现在才开始发。江仁一听说与他家子衿妹妹是同族,立刻亲热的握住何洛的手,笑呵呵地自我介绍,“原来是阿洛哥啊,久仰大名,我听子衿妹妹说起过你哪。我叫江仁,你叫我阿仁就行了。”

  何洛温文尔雅的笑,“好。”

  江仁也不知是脑子里哪根筋搭牢,他扭头对三姑娘道,“三姐姐,这是阿洛哥,你认得不?”

  沈玄都想掩面而遁了,天哪,他竟然有这样的白痴表兄。早上梳头去他娘那里借桂花油把头发倒饬的跟狗舔过的暂且不提,怎么智商一出门就这么不够用啊。

  三姑娘明眸皓齿的一笑,“阿仁,我跟阿洛是一个县的,你说我们认不认得。”

  江仁尴尬的吐吐舌头,嘿嘿一笑,不用人劝,自己就释然了,“我就只顾得跟阿洛哥说话了,别的没顾上多想。”

  何洛对三姑娘微礼,道,“三妹妹。”两人同年,论生辰何洛大一些。

  三姑娘还礼,“你们来的早。”

  “我娘说要看看后山的杏花林,故而早些来。”何洛温声道,“我先过去服侍母亲了。”

  三姑娘颌首,“好。

  何子衿就负责把陈家四姐妹与陈志陈行陈远兄弟介绍给表兄弟们认识,孩子们也闹腾腾的说起话来。何子衿见陈二妞脸上喜气洋洋的,朝她眨眨眼,陈二妞过来说话,何子衿笑,“恭喜二伯娘了。”

  陈二妞自也欢喜,这年头,兄弟是女孩儿们在娘家的靠山哪,笑,“我娘也吓了一跳呢。说来,还得谢你娘。”当初那送何子衿的二十两的小琴总算没白送。

  “是二伯娘命中有子,命里有的,早晚都会来。”何子衿笑,“姑祖母带一大家子给二伯娘这一胎烧平安香,可见姑祖母对二伯娘这一胎的重视了。”

  陈二妞笑,“哪儿啊,我娘原不想动身的,是祖母说这不快秀才试了么,带着志大哥来烧香。还有大妞姐也要烧香的。“悄悄附于何子衿耳畔,小声道,“求姻缘。”

  何子衿掩唇浅笑,“大妞姐还要求姻缘,我听说你家门槛儿都要给媒婆们踩平了。”

  陈二妞只笑不语,她道,“我好些时日没去找你,三姐姐可真漂亮。”

  “你又不是头一遭见三姐姐,难不成才知道三姐姐好看。”何子衿笑,人长的俊,真不分穿什么衣裳戴什么首饰,真正的漂亮肯定是荆钗布衣不掩其国色天香。且,正是最好的年华,三姑娘只一身有些褪色的茜色的襦衣襦裙,发间也只一支新开的杏花,但她这样美丽,褪色的旧衣反衬的她愈发不同凡俗的美丽。此时此刻,不知多少人或明或暗的朝三姑娘看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58章 皇后之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