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皇后之十三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2.21晚七点替换~~

  王氏如今对这门亲事满意的不能再满意,她又只何涵一个儿子,准备聘礼时自然精心的很。哪怕只是小户之家,也能看出诚意了,何况,何涵功夫不赖,还亲自去芙蓉山上逮了两只大雁。

  因活雁难寻,时人多有用木雁代替,单这一样,就不一样了。王氏同何老娘、沈氏道,“这孩子实诚,他与朝云观的道长也熟,在朝云观住了五天,逮了一对大雁。”

  王氏这聘礼准备的颇有诚意,何老娘瞧着聘礼不赖,心下也欢喜,她不打算要三姑娘这聘礼,何涵家送多少来,界时让三姑娘一并算成嫁妆都带了去,也是三姑娘的体面。关键,王氏这聘礼备的好,可见很给她老人家面子。何老娘笑,“我就稀罕实诚孩子。你屋里要收拾好了,跟我来说一声,我叫人量了尺寸,得开始打家俱了。”自来家俱是女方出的。

  王氏自然笑应。

  两家过了定亲书函,这亲事就算正经式定下了,便又商量着成亲的日子。何涵家就他一个儿子,自然盼着他早些成亲,繁衍子嗣。

  何恭与何念商量了,还是定在何涵过了十六岁生日之后,因何恭看书上说,男子十六,精水始固。太早成亲,于男女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事。何念觉着何恭是个有学问的人,且,他虽盼着儿子早些成亲,儿子的身子当然也很要紧,何念再去投吉日,两家将成亲的日子定在明年腊月。

  虽然离成亲的日子还有一年半,亲事能定下来,何涵也喜的了不得。

  经过一段时日的锻炼,他如今一见三姑娘便面红耳赤结巴嘴的毛病好些了,另得了一种叫“胳膊肘往外拐”的病,只要是瞧见好东西就想给三姑娘送去。

  因这个,何涵没少挨大妹何培培姑娘的白眼外加讽刺。

  何涵虽然一见三姑娘便如同得了蒙古病一般,有些语无伦次,逻辑混乱,但他也开了窍的,很有些热恋少年的小心思,什么邀挡箭牌何子衿族妹去爬山啊逛庙啊啥的。何子衿是他族妹,小时候何涵常带着何子衿一道玩儿的,俩人熟的很。就这样,何子衿也给何涵频频的邀约闹的哭笑不得。何子衿对何涵道,“以后少请我去这儿去那儿,没空。”

  何涵深觉子衿妹妹不记旧情,道,“小时候天天跟我屁股后边儿喊‘涵哥哥涵哥哥’,我有一块儿糖都分你半块儿,这会儿正有求于你,怎地翻脸不认人了?”

  何子衿感叹,“累啊。”

  何涵半点儿不觉着累,道,“你再觉着累跟我说,我背着你走还不成。”其实,他更想背三姑娘,只是这话没胆子说出口,而且,三姑娘也不会说累。

  何子衿笑,“你也别总约我,一个月有上一两回就行了,要总出去,也不大好。”民风日渐开放,早不是当初贤姑太太守望门寡的时候了,定了亲的小儿女,便略有亲近些,家里大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何涵应了,又拿出给三姑娘买的绢花托何子衿带给三姑娘,当然,何子衿这帮着递东西的也有贿赂,何涵给三姑娘的是一对桃花绢花儿,何子衿也得了一支海棠。

  何子衿与三姑娘每次受何涵之邀出去,阿念都要跟着一并去的,美其名曰他得保护两位姐姐。阿念一去,何冽也要去。因为不能耽搁男孩子们的功课,故此,何涵都得在阿念何冽十日一歇时请三姑娘出去逛逛。

  好在,三姑娘何子衿都心眼儿好,哪怕一道出去,也不会令何涵太多花销。时常做些点心带着,何涵背着便可。

  因何涵总陪着隔壁家孩子玩儿,何培培同学很是不爽,她也要跟着她哥一道。

  可何培培要跟,丽丽就没人看了,于是,何涵还得拖家带口的带着两个妹妹,然后三姑娘这边有何子衿阿念何冽三个电灯炮相陪,一大群人一并出去玩儿。

  虽然离何涵想像中的约会差的远,何涵是个知足长乐的人,也很满意了。

  何涵最喜欢拖家带口的去朝云观,他与朝云观的道长只差个师徒名分,同朝云观的大小道士以师兄弟相称,熟的很,拖家带口的去了,一则在观里安稳,二则让小家伙们自去玩耍,他与三姑娘能悄悄的说几句话。哪怕那几句话只限于:

  “累不累?”

  “还好。”

  “渴不渴?”

  “还好。”

  “咱们在这里坐一坐吧?”

  “嗯。”

  就是说这样的话,何涵能与三姑娘说上半日。所以说,恋爱中人的大脑回路与寻常人绝对是不一样的。

  何涵三姑娘去约会了,何培培同学尽职尽责的看着她妹何丽丽,同时在肚子里腹诽她哥这见色忘妹的家伙,赏一赏朝云观的好景致,且有隔壁何.小明.子衿做的点心吃。

  何子衿三姑娘素来会做人的,因总是来朝云观,对了,这年头道观不收门票。可来的多了,虽没钱给朝云观布施,便常带些自家做的点心来孝敬朝云道长。一来二去的熟了,何子衿听说朝云观道士功夫好,想着能不能开开眼界。

  朝云道长吃人嘴短,便允了。

  何子衿看观中道士打拳,怎么看怎么觉着眼熟,不禁道,“道长,您观里这拳法,与我舅舅教我的很像呐。”他舅虽然现在是进士老爷了,正经的文科生,其实拳脚也会一些呢,说来是他舅少时同长水村的一位猎户学的,所以,以前他舅常到芙蓉山打猎的。后来,何子衿学来强身健体,每早都练一练。非但她会,阿念何冽都会,只有何恭沈氏何老娘练的是五禽戏。

  沈素自中了进士,算是碧水县知名人物。不过,在沈素未显名之前,朝云道长便与沈素相识的,朝云道长笑,“沈大人是与长水村江猎户学的功夫,我年轻时与江猎户有旧,你觉着眼熟也不为怪。沈大人少时与江猎户来山中打猎,有时赶上气侯不好,还要在我这里歇个一两晚的。”

  何子衿也知道这位江猎户,叹,“听我舅说,江猎户好武艺,可惜去的早。”

  朝云道长眼中有一种别样沧桑,让他平凡的面孔看起来有一些独特的魅力,他淡淡道,“人世轮回,天道循环,早与晚又有什么差别,都一样。”

  何子衿点头,“只要活的时候问心无愧,没辜负这一世,也就够了。”

  朝云道长笑一笑,“可见女施主是个认真的人。”

  何子衿眉眼弯弯,假假谦虚,“勉强算吧。”

  何子衿请朝云道长尝自家做的藤萝饼,朝云道长道,“正是藤萝花开的时候。”

  “是啊,藤萝花裹了鸡蛋面糊炸面鱼也好吃。煮粥时待煮到米花了花,摘一些藤萝花洗干净放进去,会有淡淡花香。”何子衿随口说了一系列有关藤萝花的美食。

  朝云道长捏一块藤萝饼放在嘴里细细品尝,微微点头,道,“这是千层糕的做法,想是一层面一层馅叠起来蒸,蒸好切块吃。”

  何子衿笑,“是。”

  朝云道长道,“这糕饼只放藤萝花、糖与脂油丁就单调了,我这里有去岁松子,一会儿你带些走,蒸时一并放进去调馅,把藤萝香松子香揉和到一块,那真是冷香绕舌,满口芳甜,乃时令佳品。”

  何子衿不想这位道长如此有品味,道,“待下次我按道长说的试一试。”何子衿又道,“我家里也有松子,不必道长破费的。”

  朝云道长笑,“好实诚的小姑娘,焉不知这叫有来有往。不然怎好总吃你的点心,倒叫老道欠下你偌大人情。”

  “只是一些家常糕点,道长不嫌弃就好,与铺子里卖的没法比。”何子衿笑,“再说,您与江猎户有旧,我舅是跟江猎户学的拳脚和打猎的本事,从因果上论,咱们似乎也有些缘法。道长不必客气。”

  朝云道长呷口茶,笑,“你跟沈大人很像。”

  何子衿笑,“甥舅之间,总有些像的。”

  山中景致空气都极好,一时,阿念与何冽拎着只大肥兔子过来了,道,“子衿姐姐,你看。”抱起来给何子衿看。

  何子衿笑,“你们逮的?”

  何冽乐的就不出话,阿念笑,“我跟阿冽看到南坡有很多春杜鹃,想着帮姐姐挖几棵带回家养。不想这傻兔子昏头昏脑的,咣唧撞树上了,原来守株待兔是真的呀。”

  何子衿笑,“正好给道长添菜。”

  朝云道长一幅得道模样,“无量寿佛,小道却之不恭了,还请几位小施主留用午饭。”

  何冽就跑去将兔子交到朝云观的厨房了。

  何子衿道谢应了,倒盏茶递给阿念,阿念两口喝光,道,“子衿姐姐,你要不要春杜鹃,南坡有好多呢。”

  何子衿又给他倒一盏,道,“杜鹃不比别的花,这花在松柏地里开的最好,就是移回家里也没在山里开的漂亮,让它在山里开吧。”

  阿念解了渴,细咂一口这茶,心道,“道长这茶可真好喝。”

  老鬼感叹,“朝云道长岂是茶好喝。”

  阿念,“你那辈子就认得朝云道长?”

  老鬼,“道长有恩于我。”他上辈子科举艰难,朝云道长资助过他呢。

  阿念,“看来这位道长人不错。”他就不反对子衿姐姐总带点心来给这老道吃啦~

  道观的伙食还不错,与家里比当然是差些,但自有一种山中菜蔬特有的清鲜味道。何子衿是个会过日子的,回家时还在山路两旁挖了好些青嫩的蕨菜、苦菜、荠菜、野葱啥的回去,阿念与他家子衿姐姐心有灵犀,给他家子衿姐姐做注释,“蕨菜炒腊肉,苦菜凉拌,荠菜包饺子,野葱做啥?”

  何子衿笑,“与水葱一起,烙牛油葱花饼。”

  何冽摸着肚子道,“给姐你这样一说,我又饿了。”

  阿念,“这刚吃过午饭,你还是忍着些吧。”

  何培培也挺馋的,只恨自己没带个包袱来,不然也挖些回家吃呢。何丽丽小姑娘实在,有啥说啥,直接说出了她姐的心声,“子衿姐姐、三姐姐,那下次我也带个篮子来挖。”

  何子衿与三姑娘相视一笑,三姑娘道,“本就是一起挖的,待回去咱们一家一半。”

  何丽丽苦恼,“我娘不会烙牛油葱花饼。”问她姐,“姐,咱家有牛油吗?”

  何培培有点儿觉着丢面子,郁闷,“没有。”

  三姑娘笑,“那也无妨,介时做好了给丽丽送些去是一样的。”

  何丽丽欢喜的道谢。

  何培培苦恼,嫂子还没进门儿,好像她妹就在未来嫂子面前落下个贪嘴的印象可咋办哟。不大好吧?于是,何培培一路苦恼的回了家。

  一会儿,翠儿被打发到隔壁送野菜。

  王氏交给闺女,“拿到厨下去叫李婆子晚上烧来吃吧,这时节,野菜也嫩的很,不难吃的。”

  何培培说她妹,“一点儿心计都没有,张嘴就跟人家要吃的,以后可不许不这样了。”

  何丽丽含着牛乳糖,奶声奶气,“三姐姐不是嫂子么,又不是外人。”

  王氏笑,“无妨的,又不是什么金贵东西,一些个野菜。行了,拿厨下去吧。”

  何培培嘟囔两句,便将野菜送厨房去了。

  三姑娘绣花是一把好手,厨艺上则不如何子衿了。何况,她绣花手要格外好生保养,最好少做粗活,厨下的事三姑娘也知道,只是做的不多。

  何子衿原想明日再烙牛油饼的,结果,到家这点儿功夫,何冽念叨三遍了,何子衿回家就把面和上了。何老娘与余嬷嬷絮叨,“哪家像咱家似的,牛油羊油大油样样俱全。丫头片子也是,往花草上用心便罢了,这个还能卖个钱。天天琢磨吃喝的性子也不知怎么来的,莫非上辈子是个厨子。”

  余嬷嬷笑,“我看太太也喜欢大姑娘弄的吃喝呢。”

  何老娘抱怨,“烙个饼都要用我那些油,能不好吃么?听听这名儿,牛油葱花饼,我这辈子还是头一遭听说,她娘也没这本事哪,不知她是打哪儿学来的?这亏得是咱家,不比富户吧,吃饭也不愁。若搁个穷人家,三顿饭能把人家吃穷。”

  余嬷嬷笑,“大姑娘看得书识得字,自是比常人有见识。要搁寻常丫头,想也想不出这些吃食花样呢。”

  何老娘一叹,“那人家可不就省下了么。”

  余嬷嬷笑,“如今咱家最得意的就是周婆子了,现在族里谁家办个酒席啥的,拿她当半个大厨,做的那几样菜就是大姑娘教她的那几样。”哪回都得二三十个钱的赏钱,虽不多,也是一笔小小收益,面子上也好看。如今周婆子就爱跟何子衿打交道,指望着何子衿有了兴致与她研究两道新菜啥的。

  主仆两个说会儿闲话,甭看何老娘这般抱怨,晚上吃的一点儿不比别人少,还说何子衿,“怎么只烙这几张,一人一角就没了。”

  何子衿道,“晚上吃得太油不好,祖母想吃,明儿一早我烙新的,配了米粥来吃,那味儿才好呢。”

  何老娘这才勉勉强强的不说什么了。

  何涵家也吃到了何子衿着人送去的牛油葱花饼,王氏都得感叹,“子衿跟咱们培培一样大,这手艺真是没的说。看这饼烙的,分层的,我烙半辈子饼,也没这手艺。”

  何丽丽道,“子衿姐姐做的点心也好吃呀,我跟子衿姐姐说了,待我大些,就去跟子衿姐姐学做点心。那我以后也学烙饼,给娘吃。”

  王氏笑,“好。”

  小女儿还小呢,王氏对长女道,“咱们两家不是外处,点心什么的,我看子衿做的不赖,你跟她学学,以后也是门儿手艺。”

  何培培捏着块儿牛油葱花饼,别别扭扭的应了。毕竟不是小时候了,何况她哥要娶三姑娘做媳妇,何培培虽有些别扭,也不是不知道理。

  何子衿素来是个周全性子,她家里条件有限,拿不出贵重东西,但相熟的人家也是要时常走动的。如同她娘喜欢到处送些酱菜,何子衿就喜欢往交情好的人家送些吃食啥的。

  像她烙这牛油葱花饼,其实烙的不少,除了自家吃的,切成盘送了何念家两张,再有贤姑太太、薛千针、李大娘那里分别切盘送了些。

  这三人虽没来三姑娘的及笄宴,却都着人送了东西的。

  何家不是富户,稀罕的东西没有,但日常何子衿做个点心啥的,也常送些去孝敬。这牛油葱花饼也做的少,便各家送了些。

  李大娘都与薛千针道,“阿蒋那个性子,竟养出这么两个机伶丫头,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咱们两个,却都后继无人,所以说,这世间许多事实在无道理可讲。”

  薛千针笑,“我有手艺,你有铺子,还怕后继无人。”到现在,两人便是什么都不干,后半辈子的吃喝也不愁的。有这底气,生活便格外恣意悠然了。

  两人既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交情亦不错,房子也置在一处,两套相邻的小院,中间墙上打通个月亮门儿,来往便宜。因皆是孤身一人,时常便在一道用饭,图个热闹。

  薛千针分了一双竹筷给李大娘,道,“我听说有一单大生意,叫你给推了。”

  李大娘倒了两盏梨花白,酒液芬芳清冽,递薛千针一盏,道,“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这生意来得蹊跷,不明白的财,再如何惹眼也不能去发。”

  薛千针道,“生意的事我不懂,你看着办。”

  李大娘问,“这事你听谁说的?”一个人,但凡在某个方面能称大家,必然痴迷于此的。如薛千针,素来只对绣技上心,于绣庄之事,并不多理。

  薛千针道,“阿圆说的。”她收了三个弟子,除了三姑娘、何琪,便是李桂圆了。李桂圆年纪比三姑娘、何琪都大些,听说她娘怀着她时就想吃桂圆,因家里穷,不要说桂圆,桂圆壳也见不到一个。待生下闺女,为了纪念当初对桂圆的渴望,就给闺女取了个桂圆的名儿。

  “吃饭吧。”李大娘微点头,岔开话题,“子衿虽没能跟你学绣活,厨艺倒是不错。”

  薛千针笑,“是。”心下也觉着何老娘上辈子兴许烧了高香,一家人如何,自细枝末节就能看出来。何子衿没能拜薛千针为师,何家就三姑娘同绣坊有些关系,三姑娘并不姓何,何家日常打点却从不会忘了薛千针李大娘这里,虽没什么值钱东西相赠。但小事多了,也令人心生熨帖。当然,这种熨帖的事,何老娘的秉性是做不出来的,何老娘人也不坏,不过,她不是这样的性子。自何家娶了沈氏,婆媳两个一刚一柔,倒是补了何老娘的不足。有其母则有其女,也不足为奇了。

  何家吃了一回野菜晚餐,俱吃的心满意足。虽是野菜,但周婆子在何子衿的指导下,厨艺一日千里,野菜也能烹调的清香有味儿,何况正是鲜嫩的时候,乍然吃一餐野菜,都赞味儿好。

  用过饭,何老娘喝着茶,哼哼唧唧道,“也就是现在,吃喝不愁,平日里好东西吃多了,觉着野菜味儿好。我小时候闹饥荒闹兵祸,天天在山里挖野菜喝野菜汤,那会儿能吃顿白的就跟过年似的,哪里似现今这日子哟,想都不敢想,梦里也梦不见哪。”

  何子衿问,“祖母,你小时候还打过仗吗?”

  “这话就傻,太祖爷打下的天下,要不是太祖爷,哪里有如今这太平日子。”何老娘说起古来,“那会儿天天不是东边儿打西边儿,就是西边儿打东边儿,镇上哪里敢住人,粮食全给当兵的抢了,一家子躲山里头去。后来听说天下太平了,才回来过日子。”

  何老娘就说起当年躲山里活命的辛苦来,其实何老娘那会儿年纪也小,记得记不得的,反正说的有鼻子有眼,据何老娘说,她还在芙蓉山见到过腰粗的大白蛇,何子衿问,“不会是您记错了吧,白蛇不是青城山上的么?”白娘子祖籍便是青城山。

  “屁!我根本没去过青城山。”何老娘吹牛,两手比划道,“这么粗!当时把我吓得哟,一锄头下去就把那长虫给剁了脑袋,救了你祖父一命。”

  何老娘吹牛比较没边儿,何子衿十分有八卦之心,合掌一击,给她祖母捧场,赞,“祖母,原来你小时候就与祖父认识了啊?”

  “是啊!”何老娘喜滋滋的,“把那长虫抱回去,我还留他在我家喝了碗蛇羹。”

  总之老两口的情分起源于一场美救英雄的杀蛇奇遇,何老娘道,“打那儿就认识了,只是那会儿不知老东西是个短命鬼,唉,真是上辈子欠了老何家的,救老东西一条狗命还没还清……”

  何子衿哄她祖母,“我听说,祖父可是闻名乡里的美男子哩。”这是何子衿的推断,要不怎么据说绣坊李大娘也倾心她祖父呢。但又听说她祖父其实相貌只算中等,不过勉强也比何老娘强些的。

  何老娘心下其实挺美,一挥手还要做不在意的样子,“勉强就那样吧,瞧惯了一样的。”

  “可惜姑姑跟我爹都多像您老人家,也没遗传到祖父的美貌。”何子衿每每说两句实话都要被何老娘臭骂的,何老娘骂何子衿,“漂亮有个鸟用,能当吃还是能当喝!以貌取人,都是那啥,浅显,浅显的很!”

  何子衿纠正她老人家,“不是浅显,是浅薄。”

  何老娘没好气,“对!浅薄!个浅薄丫头!知道个甚!”

  何子衿陪何老娘说了会儿相声,天已尽黑,时人休息的早,何老娘就要打发儿孙各去歇息,陈大奶奶泪流满面的来了,一进屋便扑到何老娘怀里,抱着何老娘痛哭流涕,“舅妈!舅妈!”

  陈大奶奶这辈子头一遭与何老娘这般亲近,当然,是指肉体上。

  陈大奶奶抱着何老娘几要哭厥过去,何老娘其实挺讨厌陈大奶奶,说来话长,陈大妞那死丫头以前就欺负过她家丫头片子,何老娘虽然有事没事儿的也会骂自家丫头片子几句,但,那啥,自己骂行,要别人欺负何子衿一句半句的,她老人家可是极不乐意的。当然,这是以前的嫌隙,何老娘是不打算再计较的,但也不意味着她老人家记性差就能忘了。近期,陈大奶奶也没少得罪她老人家。上回陈大奶奶来说三姑娘坏话,明明自己儿子自己教不好,还敢到她这儿怨东怨西,自此,何老娘就看陈大奶奶特不顺眼了。连陈家也去的少了,三姑娘定亲也没请陈家人。

  倒不是何老娘与陈姑妈老姑嫂两个生了嫌隙,主要是有陈志这个脑子不拎清的小子,避避嫌也好。

  如今陈大奶奶钻她怀里大哭,何老娘还以为是陈姑妈不好了,脸色都变了,连忙问,“你娘怎么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68章 皇后之十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