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皇后之十八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江伯爵是帝都实权人物,她四十好几才成亲,而且,成亲的对象又是这么的,呃,与众不同。故而,江伯爵的大婚礼,那简直不是一般的热闹。

  连唐相都去吃了杯喜酒方告辞的。

  昭明帝与谢皇后都赐了贺礼。

  极有意思的是,贺礼昭明帝是让柳扶风去送的,还与柳扶风道,“当年江伯爵得怀孕症那事儿,咱们虽想偏了,可如今看,他们还真是有缘分。”

  柳扶风心说,当初他就觉着冯飞羽对江行云与众不同,不说别个,都那会儿了,谁逮到敌方将领不是一刀杀了啊,冯飞羽不一样,他只是打晕了江行云劫为人质,后来南安侯把江行云救了回来。柳扶风道,“兴许那会儿冯将军就对江伯爵有意了。”

  昭明帝感慨,“这也难怪,江伯爵风姿,的确仰慕都众多。”李九江不还光棍光着的么。

  柳扶风过去颁了赏赐,也算见识到帝都这场最奇异的大婚礼了,冯飞羽刚来帝都,不知是没宅子还是跟江行云商量好的要入赘。反正是把江行云从伯爵府接出去,从朱雀街绕道玄武街,吹吹打打热热闹闹的绕一大圈再送回伯爵府,洞房也设在伯爵府。

  反正吧,江伯爵有权有势的,也没人敢当她面儿说这事儿,大家不过背地里笑一回罢了。三皇子就道,“唉哟,我江姨真霸气!”把冯飞羽给娶回家了。

  江伯爵这大婚礼就够气派了,不料满月礼更胜一筹,不为别个,江伯爵爱子满月礼时,昭明帝就给这小子赐婚了,以五皇子嫡长女下嫁。还顺道给五皇子的嫡长女封了个嘉纯郡主,并给孙女婿赐名冯烈。昭明帝如此恩典,冯飞羽江行云夫妻二人进宫谢恩后回府,冯飞羽道,“看来,在帝都呆不了多长时间了。”昭明帝如此厚赐,除了他与江行云的大婚象征了靖江降臣彻底归顺之外,另外就是,昭明帝定是要启用他的。这些,夫妻二人也都商量过。再者,先时昭明帝就问过他重建海军之事,冯飞羽早有心理准备。

  江行云道,“陛下早便有意重建海军,朝廷有银子,也能招募人手,所缺者,唯合适的海军将领。如今阿烈也满月了,便是去南面儿,倒也未为不可。“

  夫妻俩都有这种心理准备,待江行云进宫提及此事时,谢莫如道,“眼下也入冬了,待明年开春暖和些再去,不然这么冷,阿烈还小呢。”

  江行云倒无所谓,于是,夫妻二人跟着帝后去了汤泉宫过冬,当然,他们夫妻不住汤泉宫,但如江行云这等重臣,在汤泉宫附近皆有赐宅的。

  冯飞羽不是个很喜交际的人,除了致仕的靖江降将林老将军,他与前死对头柳扶风倒是很能说到一处来。

  倒是没过多少日子,宁致远携重礼来朝,言谈间对帝后颇多诚挚谢意,将重礼献上之后,便迎妙安回四海国与段四海团聚了。

  转眼又是一年,昭明五年,帝都春闱。

  春闱尚未开始,西宁关八百里加急递来战报,西蛮掠边,战事紧张,请求朝廷增援。

  昭明帝立刻召内阁议事,昭明帝的内阁效率极高,当天昭明帝就决定派女婿忠勇伯过去支援西宁战事。端宁公主抱着孩子很是担心,却也说不出不叫丈夫去的话来,只得急忙给丈夫收拾东西。

  忠勇伯尚未离开帝都,又有八百里加急战报送至,西宁关大败,西宁大将军战死,西宁关被蛮人攻破……昭明帝要不是经过战事的皇帝,怕当真就要懵了。

  昭明帝立刻命忠勇伯驰援西宁关,一应物资随后,倘有不协,允忠勇伯当地征用军备粮草。忠勇伯率大军去了,谢皇后宽慰丈夫道,“陛下暂且宽心,除了西宁守军,晋中尚在晋王驻守。”

  昭明帝面上不掩担忧,既担忧西宁战事,亦担忧晋王,道,“大哥自当差就是掌管兵部,这会儿,也只有盼着大哥能支撑到忠勇伯过去了。”

  谢皇后道,“陕甘官员,不说别人,朱雁、不语都是经过战事的,他们有面对战事的经验,忠勇伯所率皆是骑兵,我想,他们支撑到忠勇伯兵马过去,当不是难事。”

  昭明帝颔首。

  他知道,这个时候,做皇帝的先得稳住了,却还是忍不住感叹一句,道,“现下就盼着西蛮那边儿可千万别出一个冯飞羽才好。”

  此时,晋王的情形绝对比昭明帝想像的还要严峻。

  晋王的确有兵马,再加上城中驻扎的守军,但加起来也不过一万三千人,城外的西蛮人有多少,五万不止。

  晋王从没打过仗,他也不大懂指挥的事,至于城中将领,三品昭勇将军已经战死,剩下两个五品的,不说他们自己,晋王也不放心他们。好在,诚如谢皇后所言,朱雁苏不语虽是文官出身,但二人皆经历过战事,朱雁打仗的本事也很平常,不平常的是苏不语与赵时雨,苏不语在南安州任职时,经过南安关之战,后来,江南之战波及南安,苏不语彼时亦有所经历,算是经验比较丰富。赵时雨却是个地道的文官,做官二十几年,都是在先帝身边当差,只离开过帝都城一回,就是往北靖关任钦差,送了回军用器械,除此之外,赵时雨没有半点武官经历,但送军备,其实也不算武官经历。可能是赵时雨天生就有这种天分,将军已经死了,晋王不通战事,晋王的责任是每天到城安抚城中百姓,莫令百姓慌乱。然后,如何守城,都是苏不语与赵时雨商量着安排的。朱雁发布命令,执行。

  他们根本没打算弃城逃跑,三人都不蠢,失土是死罪。宁可战死,还算个烈士呢,这弃城跑了,一家子也活不了。

  他们非但没跑,其实开始城外敌军没这许久,但,因城头打出晋王的旗帜,西蛮王一瞧,有个王爵在城中,不行,咱们得俘虏一个回去。于是,西蛮人忽啦啦都来了。

  晋王这个心里没底哟,私下与赵时雨道,“我是要与城共存亡的,世子远在帝都,我也不担心,大郎他们,但有万一,我都会令他们与我一道殉城。阿冉还小,到时,我写封遗折,你就带着阿冉同我的遗折逃出去,把遗折交给老五,让老五替我报仇。”阿冉是晋王的小孙子。

  赵时雨安慰道,“还没坏到这个地步。”

  晋王叹道,“十天了,咱们城里箭都用光了,士兵死伤近半数,还能再守多少时日?”

  “士兵死了,还可用城中青壮顶上。箭用光了,还有刀枪。殿下放心,起码还能再守一月。”赵时雨道,“攻城的不过蛮人,又不是冯飞羽。”当初冯飞羽攻破闽安城才叫精彩,据说后来追杀的尚不是皇帝的昭明帝屁滚尿流,遗言都出来了。

  当然,眼下,晋王的遗言也出来了。

  说来还真是一个爹的儿子,遇险很记得交待遗言。

  晋王守到第十五天的时候,忠勇伯的援兵到的,晋王等人站在城墙之人,亲眼看着忠勇伯所带军队如同一条怒吼的黑色巨龙,直冲西蛮中军。城外立刻变成一片血肉横飞的海洋,晋王感叹道,“都说忠勇之猛,三军无人能敌,倘不亲见,岂能信世间竟有这等猛将!”

  两个时辰之后,西蛮就开始退兵了。

  赵时雨立刻道,“殿下,当开城门,迎忠勇伯进城。”

  苏不语道,“殿下,还需准备忠勇伯所需粮草。”

  晋王感觉完全是死里逃生啊,晋王将筹备粮草之事交给朱雁,大笑着走向城墙,道,“本王要亲自迎忠勇伯进城。”

  忠勇伯倒是进城了,只是大军就在城外驻扎,晋王派出人手帮着收拾战场,这些狗娘养的西蛮人,久攻城而不破,在外抓了很多百姓砍了脑袋,再加上两军对战,死伤不少,很是需要清理一番。

  忠勇伯有甲胄在身,对晋王躬身行一礼。晋王摆摆手,亲自扶他,道,“我盼忠勇久矣。”又问,“陛下可好?”

  忠勇伯铁灰色的重铠下是一张略显文弱细致的脸孔,他铠上血染斑斑,为这张秀气文弱的面孔增添了些许杀伐之气,忠勇伯正色道,“陛下接到西宁关战报,便立刻着臣驰援殿下,侥幸臣未曾来晚,殿下受惊了。”

  晋王请忠勇伯城里说话,一面道,“本王本就是晋地藩王,守土乃本王分内之责,谈何受惊?只是那狗娘养的西蛮人,今虽已撤退,可这一路,却是对我朝百姓烧杀劫抢无数啊!”

  赵时雨在外安排忠勇伯军队的补给之事,朱雁苏不语都一道去了藩王府说话,忠勇伯准备休息一晚,明早继续追击西蛮兵马。

  第二日,晋王亲率总督巡抚等人一路送走忠勇伯,晋王心说,怪道老五肯将爱女下嫁,这忠勇伯委实不世出的一员猛将啊!

  十天之后,便传来了西蛮人被追击退出西宁关的消息,忠勇伯还连杀两位西蛮部落的亲王,斩下头颅,送回帝都。昭明帝大悦,令忠勇伯接掌西宁大将军一职,收拢西宁关残兵,以后驻守在西宁关了。

  晋王得此消息亦十分喜悦,连赞昭明帝英明,道,“有忠勇伯在西宁关,本王也能睡个安生觉了。”

  赵时雨笑而不语。

  晋王私下央赵时雨,可不能把先时他交待遗言的事儿说出去。

  赵时雨道,“殿下危难之时视臣为托孤之人,臣岂是那等乱嚼舌根的。”

  晋王道,“那时,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晓得。”

  忠勇伯将西蛮人驱逐出西宁关,并连斩两位亲王,总算为朝廷夺回了一些颜面。

  昭明帝与谢皇后道,“这个忠勇啊,就是太实诚了。”将忠勇伯的秘折递给谢皇后,谢皇后接了细看,原来忠勇伯说,他斩杀的两个亲王都是在西蛮军中垫后的,他怀疑这俩人本就不是西蛮军中的重要人物,说不得是西蛮王抛出的炮灰,借咱们的手杀人云云。

  谁有这样的功劳还说自己杀的是炮灰啊!

  也就是忠勇伯了。

  谢皇后看过也笑了,道,“这也是忠勇的好处,许多人有一分功劳恨不能说成三分,忠勇是个踏实人,也不枉陛下看中于他。”

  昭明帝笑,“非但打仗好,对端宁也好。”

  “是啊。”谢莫如道,“我看端宁前些日子很是担心,今既让忠勇驻守西宁关,现下天气也暖和了,不如让端宁也过去,小夫妻二人,总要在一处才好。”

  昭明帝有些舍不得女儿,谢莫如与他道,“殿下想想,年轻的小夫妻,不在一处如何是好?”

  昭明帝叹道,“那就让端宁过去吧,当年谢驸马去西宁州任职,宜安姑姑也是随着一道去的。”

  谢莫如点点头。

  端宁公主也有些舍不得帝都,可心里一样牵挂丈夫,谢皇后问她可愿意去西宁关,端宁公主想想,道,“驸马一人在西宁关,我断然放心不下的。我就是舍不得父皇母后,还有母妃兄长六郎他们。”

  谢莫如温声道,“我们都在帝都,样样都好的。倒是你去了西宁关,经蛮人抢掠后,西宁关定难免萧条的,你自小在帝都长大,头一遭去,也莫要嫌弃。江山都是咱家的,这江山,地方大了,有的地方穷些,有的地方富些,也是不一样的。你既要去,就要有个心理准备,莫觉辛苦才好。”

  端宁公主道,“母亲放心吧,我又不是那等娇气之人。”

  谢莫如笑。

  最舍不得端宁公主的就是徐淑妃了,徐淑妃尽管舍不得,也知道不好拦着闺女呆在帝都的,不然,女婿一人在西宁关,徐淑妃也放心不下。

  只是连忙令宫人收拾些得用的东西,介时让闺女一并带去。

  端宁公主离开帝都前,二皇子还去她府上瞧了一回,看看有没有什么可帮忙的,端宁公主府里也要留人的,与二皇子道,“我安排了留下的管事嬷嬷,要是有什么事,我就让他们去你府上找你了。”

  二皇子与端宁公主一母同胞,见了见这端宁公主留守的人,将事应下了,道,“这次你去西宁关,总得有人护送。原本我想同父皇讨这差使的,不过,西宁关现下军事重建,与兵部相关的事务也多,父皇让三弟送你过去。”

  端宁公主已知此事,她道,“我去西宁关并没什么,与驸马在一处,尽管艰苦些,当初宜安公主去得,我自然也去得的,我只是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

  端宁公主道,“咱们是同胞兄妹,与大哥三哥六弟他们都是一道长大的。小时候都好,只是长大了,各人心事便多了起来。我知哥你没那个心,只是我这就要走了,这一去,不知何年才能回来,心里不放心,再叮嘱你一回罢了。”

  二皇子胖胖的脸上露出圆润的笑意,道,“这我能不知道。这事儿啊,谁急也没用,都得看父皇母后的。”

  端宁公主点点头。

  兄妹二人很是说了一回私房话,及至天晚,二皇子方告辞了。

  待得端宁公主离帝都,诸皇子皆有礼物所相赠,帝后所赐,更是丰厚。由此,端宁公主便由三皇子护送着去了西宁关,与驸马团聚。

  端宁公主一走,江行云冯飞羽奉旨南下重建海军,择日离开帝都。

  八月初,西蛮派出使臣,送来和顺长公主被新王册为王妃的消息,同时请求重开两国榷场,昭明帝断然拒绝。就是西蛮使臣想拜见西蛮公主,昭明帝亦未应允,只是冷冷的命鸿胪寺将人送离帝都罢了。

  重阳节时,北凉则派出使臣,要求东穆谴返北凉国谋杀先王的谋逆之人,先北凉王长子。

  昭明帝直接说了,未闻王太子有谋逆之举,你们北凉先王将王太子托付于朕的。

  一时间,东穆与北凉、西蛮邦交紧张。

  战事重启在昭明六年春,这一次西蛮发兵西宁关,北凉兵发北靖关。好在忠勇伯与纪将军都十分争气,将人牢牢挡在关外不说,战事上还颇有斩获。

  这一年,昭明帝过的颇是扬眉吐气。

  再加上当初冯飞羽江行云带回的海外使臣,见识到东穆繁华之后,也开展了与东穆的海上贸易。海上贸易繁华,朝廷税银增长很是喜人。昭明帝对于欧阳镜十分欣赏,在欧阳镜来帝都述职时,对其大加赞赏,笑道,“先时让你去江南,朕是不放心的,如今看你身子不错,正好夏大夫在帝都,一会儿让夏大夫帮你诊一诊。”这样有用的人才,可不能早死啊。欧阳镜资质极佳,学识亦好,就是因身体虚弱,欧阳家都不能放心他参加秋闱春闱。当年谢皇后将欧阳镜举荐给昭明帝,昭明帝担心的就是欧阳镜的身体。今再见欧阳镜,觉着欧阳镜的气色倒比先时强了许多。

  欧阳镜谢过陛下赐医,与昭明帝细禀靖江、闽地二港之事。

  昭明帝欣赏谁,一向是对谁进行全方位的关心,见欧阳镜尚未成亲,昭明帝难免问上一问,欧阳镜道,“臣这个身子,只怕耽搁了人家姑娘。”

  “哪里,有夏神医在,欧阳你只管安心。”昭明帝道,“上苍将欧阳你赐给了朕,又将夏神医赐给了朕,就是为了给你医治身体,好使你青史留名。”

  欧阳镜连连谦虚,然后,昭明帝把寿宜长公主介绍给了欧阳镜。

  欧阳镜不是李九江,他心里没有心仪之人,欧阳镜是政客,他心下瞬间盘算了一回尚主的政治利益。前朝时,驸马不准干政,故而先帝时尚主,大家还有此担心来着,但,第一个尚主的谢驸马一样被先帝重用,后来大家就安心的娶公主了。无他,娶了公主,与皇室的联系立刻紧密三分。

  而且,公主们并没有什么恶名传出,就是尚主的驸马们,如禁卫大将军李宣,忠勇伯等人,皆仕途顺遂。

  欧阳镜极聪明的人,道,“只怕,臣出身卑微,配不上公主。”心下已是愿了。

  昭明帝如何听不出来,笑道,“朕看你好,方与你提的。只是一样,你也知道,先时寿宜长公主尚秦家,秦驸马很有些不妥当,后他出了家,朕看在他祖父的面子上不与他计较罢了。你若尚主,必要好生待朕的五妹才好。”

  欧阳镜连忙表白忠心道,“得陛下看中尚长公主,实是臣此生不敢想的福气,焉敢对公主不敬?”

  昭明帝做了一桩大媒,很是高兴。

  回头将此事与妻子说了,谢莫如听说欧阳镜的身体大有起色,对这桩亲事亦是看好。寿宜长公主这边,自然是谢莫如与她说了,寿宜长公主毕竟是嫁过一回的,其实,当年倘不是寿宜长公主坚持,秦醒不见得会出家。说来,寿宜长公主很有几分烈性,寿宜长公主知道此事既然昭明帝已定,是断然不能反悔的,她道,“皇兄看中的人,自不会委屈到我,我也没别的条件,我毕竟是皇兄的妹妹、先帝的亲女,长公主的身份,我对驸马,也不必他有多大出息,就是一样,既想尚主,必要与我一心一意的,我容不得那等三心二意之人。”

  谢莫如道,“陛下都与欧阳大人说过了。”

  寿宜长公主就没什么意见了。

  谢莫如向来是做事就要做到十分的,与昭明帝商量了,再托了长泰长公主,在长泰长公主府,安排欧阳镜与寿宜长公主见了一面。具体见面情形不知如何,但寿宜长公主进宫来面色是极好的。

  于是,昭明六年的冬天,帝都又多了一桩喜事。

  欧阳镜在帝都与寿宜长公主完婚后,二人就带着孩子去了江南。

  走前,寿宜长公主特意到凤仪宫谢了谢皇后一回,说她原是死了心单过的,都是皇兄皇嫂想着她,如今她方又过上了好日子。

  昭明帝也很高兴,这做媒的人,可不就是愿意看着夫妻相处融洽么。今寿宜长公主终身有靠,昭明帝觉着,自己这皇兄做的很是衬职。

  寿宜长公主随欧阳镜下江南后,昭明帝问谢皇后,“六郎媳妇还没消息么?”

  谢皇后道,“还没有呢。”

  六皇子大婚后,昭明帝并未令其出宫开府,也没有给六皇子什么具体差使,就是让六皇子跟在自己身边学着做事,昭明帝对六皇子倒也没什么不满,就是这成亲一年多了,还没消息,穆元帝急啊。

  谢皇后道,“当初三郎与他媳妇也是成亲两年多才有的喜信。”

  穆元帝意味深长道,“三郎我是不急的,只是六郎这里可不能这样拖着。”

  六皇子妃无孕之事,不要说穆元帝,六皇子与六皇子妃也急,连宫外的苏太太都跟着着急。待昭明七年,有御史上书,今诸皇子成年,请昭明帝分封诸子。

  这分封,不只是爵位藩地的分封,还有就是……

  昭明帝六位皇子,你总得择一位立太子吧。

  近年来,昭明帝龙威日盛,昭明帝没接这茬,只说皇子尚且年少,不急分封,把这事按下去了。六皇子妃却是受不住这样巨大的压力,她与六皇子成亲这几年,不要说皇室,就是平民百姓之家,对于后嗣也是极为看重的。丈夫这里明明是占着优势的,诸皇子中,唯有丈夫曾养育嫡母膝下,也唯有丈夫至今仍居宫内。她不能让后嗣之事拖累到丈夫的政治前程,六皇子妃与六皇子商量道,“嫡子庶子,不都是我的儿子么。我心里,是极盼孩子的。纵有侧妃,我仍是殿下的嫡妻。不论谁为我生下孩儿,我都高兴的。”

  六皇子也急儿子,还是道,“咱们再等等。”

  “不必再等了,若我当有,早晚会有,若是没有,这样耽搁着,我觉着,对不住殿下。”说着眼圈儿已是红了。

  六皇子揽她入怀,轻抚她脊背。

  纳侧妃的事,还是六皇子妃与谢皇后私下提的,谢皇后与昭明帝说了这事,昭明帝颔首,道,“六郎媳妇,还算懂事。”

  谢皇后瞥昭明帝一眼,似笑非笑道,“想来当年,先帝背后也是这样评价我的。”

  昭明帝连忙笑了,道,“这是哪里的话。”对妻子赔了无数好话,谢皇后一笑作罢。

  昭明帝亲为六皇子择了两位侧妃,一位是江浙曹巡抚之女曹氏,一位是扬州知府之女戚氏,这位戚氏,说来还是戚国公旁支。

  谢皇后委婉的安慰了苏氏几句,还召苏太太进宫来,让母女俩自去六皇子宫里说话,苏太太也不过拿些车辘轳话来宽慰女儿罢了,倒是安平郡王妃与苏氏道,“学着皇后娘娘,路便不会难走。”

  两位侧妃当年秋都有了身孕,帝后得知此事,均松了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PS:替换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74章 皇后之十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