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太后之二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永福长公主离开凤仪宫时,脚底都是虚的,感觉不似踩在地上,倒似踩在棉花上一般。长泰长公主见状,也不能真叫永福长公主倒在凤仪宫外头,心下叹口气,扶住永福长公手的手臂。虽然她也挺生这个姐姐的气,话都不会说。这会儿先帝刚死,大行皇帝的灵就在昭德宫,谢皇后刚死了丈夫,心情怎么能好呢?倘她心性好时,随意些倒无妨,此刻,她正满心不痛快,还这般说话,怪道挨了谢皇后的排头呢。

  还有这位长姐,可真是,怎么啥话都敢说。

  那什么,看中今上母族无人,好拿拿,什么的,这话岂是能乱说的?

  永福长公主也是满嘴苦涩,与长泰长公主道,“长泰,我那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

  长泰长公主叹道,“这样的话,岂是能随便说的。阿姐,以后可是要留些心了。”先帝在时,谢皇后倒还好说话,今先帝一去,谢皇后锋芒毕露。她们这些帝室公主啊,父亲做皇帝时最是自在,待到兄弟做皇帝,也还有些体面,今眼瞅着都是侄子做皇帝了,就得收敛着做人了。

  永福长公主也是做祖母的人了,虽在谢皇后与长泰长公主面前失了颜面,她倒也不至于似少时那般立刻闹腾一场,事实上,这些年,永福长公主脸皮也增厚不少。反正女婿也是做不成天子的,闺女生了两儿一女,与女婿情分亦佳。永福长公主倒不大担心女儿女婿,她担心的是祖母后事,与长泰长公主道,“她死活不同意,难不成真叫皇祖母葬去妃子园?”

  长泰长公主也有些发愁此事,但面对谢皇后的强势,长泰长公主一时也无法。长泰长公主是个聪明人,她隐隐有些明白,谢皇后必在胡太皇贵太妃的身后事上来宣告自己权威的。失了先帝,谢皇后眼瞅着就要升谢太后了。但,做太后与做皇后是不一样的。尤其,新君并非谢皇后嫡亲的骨肉。此时,谢皇后就需要用胡太后贵太妃之事,让人们知晓她的权威。

  谢皇后既是要用此事立威,那么,想让谢皇后改主意,就不容易了。

  偏生又赶上永福长公主说话不谨,得罪了谢皇后,谢皇后发作了永福长公主,长泰长公主自然也不好再提胡太皇贵太妃之事了。

  两人也只得如实回复文康大长公主罢了,永福长公主颇是自责,道,“我就没留神说了几句。”

  文康大长公主亦是无奈,与这个侄女道,“永福啊,现下,不是你父皇当年在位的时候,你啊,得收收你这性子了。”

  谢皇后要照章办事,谁也没法子。

  毕竟,世祖皇后遗旨不允胡氏为太后,而太*祖皇后活着时也没留下遗言想胡氏与他合葬的。倘胡氏为太皇太后,身份名位皆正,与太*祖合葬是顺理成章,今都降成太皇贵太妃了,没听说哪个妃子无特别恩典能与帝王合葬的!就如同现下世间,侧室、妾、偏房、小老婆什么的,让你进祖坟就是抬举了,你还想跟男主人埋一坟头儿,有这么大脸?

  长泰长公主私下与丈夫提及此事,李宣想了想,道,“皇后这口气,憋了许多年,她今日,是一定要将这口气出了的。外祖母之事,尽心则罢了。好在,老人家活着时没受什么苦。”

  长泰长公主是如何都行了,她与胡氏情分本就一般,只是,长泰长公主道,“我看母亲那里,是极盼着太皇贵太妃能与太*祖皇帝合葬的。”

  李宣摇头,“这事成不了,皇后娘娘占了大义。”只得抽出时间亲去劝她娘一回,文康长公主却是不能甘心,自己亲娘,太宗皇帝生母,难不成,要与太*祖皇帝那些妃嫔们一道葬在妃子园!文康大长公主寻思着,还是得等诸藩王来帝都奔丧的时候,才好再提此事。

  来帝都的各藩王也都消息灵通,何况胡太皇贵太妃这样大的事呢。知道谢皇后眼下心情不好,大家都很有眼色的表示了自己的恭顺。并纷纷在灵前哭自己个儿的兄弟,那是哭的一个情真意切啊,先帝你死的太早了啊,你这一走,你那婆娘可是不得了了啊!

  哭完先帝,藩王们商量了一回,还是去祭了一回胡太皇贵太妃,虽谢皇后强势,可说句实在话,胡太皇贵太妃到底是太宗皇帝生母,他们的祖母,自小到大,如晋王齐王楚王,当年中不比悼太子在慈恩宫受宠,胡太皇贵太妃对孙辈也是极看重的。她偏心悼太子是真,但对其他孙辈也不是不好。今老太太去了,位份也降了,可也是长辈,他们不能碍着谢皇后就不去灵前磕个头。

  老一拨儿的藩王们集体去胡太皇贵太妃那里行了礼,至于,胡太皇贵太妃的身后事,什么样的规格,葬在哪里,他们是不打算管了的。

  文康大长公主得知此事,含泪道,“母亲总是没白疼他们一场。”更下定决心要将生母与太*祖合葬之事托给诸藩王。

  晋王则是感慨的同儿子道,“看到没,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要晋王说,他祖母当年对谢皇后那百般为难,也难怪谢皇后要翻旧账呢。

  难得晋王也会说出留一线的话来,说来,晋王来帝都前,赵时雨很是叮嘱了他一番,让他来帝都勿必要事事按着规矩来,最重要的是,不能得罪谢皇后。

  晋王还没到帝都呢,路上就知道的胡太皇贵太妃之事,他哪里还敢去得罪谢皇后。事实上,晋王都怀疑谢皇后是不是失心疯了。不然,哪里有这种丈夫一死,就立刻收拾太婆婆的理呢。晋王原本对于先帝登位,是有几分不服气的,今儿见了谢皇后手段,当真认为,还是他弟做皇帝好啊!

  去给胡太皇贵太妃灵前行过礼后,天时已晚,藩王藩王妃们先出宫安置,第二日方去凤仪宫给谢皇后请安,以往年轻时什么叔伯小婶子的男女大妨什么的,如今都老了,上了年纪,何况大家一处去,也就不忌讳了。

  谢皇后见了诸藩王,叹道,“十来年不见,不知你们可还好?”

  老一拨儿的藩王里以晋王为长,晋王眼睛仍微微带着些昨日的红肿,起身道,“臣等还好,就是没料到,陛下怎么就这么早去了呢。”说着就掉下泪来,晋王委实是有些伤心的,道,“先帝比我小五岁哩。我这一把没用的老骨头还活着,先帝竟去了。娘娘当早些召我们来,还能见先帝最后一面哪。”

  谢皇后摆摆手,示意晋王坐着说话便好,谢皇后道,“先帝病中,也惦记着诸位叔王伯王,常与我说起少时之事,说少时,晋王武功学的最好,齐王诗词是佳。楚王你还担心当年我与陛下成亲后,陛下挨我欺负,是不是?”

  这几位藩王与昭明帝年纪相当,少时念书几乎都是一道的,故而,情分也深。谢皇后这般提起来,藩王们想到少时之事仿佛就在眼前,他们几个都较昭明帝年长,反是昭明帝先去一步。想到当年兄弟一处念书较劲儿,似乎还是昨日之事,今却已物是人非,不禁纷纷落下泪来。

  还是楚王妃劝道,“陛下仁厚,亘古少见。娘娘悲痛之心,我等感同身受。只是,娘娘还需保重凤体,莫要伤感太过。不然,倒叫先帝记挂。”

  谢皇后道,“是啊,咱们都保重,先帝在九泉之下,看着咱们呢。”

  说完,谢皇后道,“听闻王爷王妃们昨日就到了,我近来身上不大好,人也见得少了。不知路上可还顺利?”

  诸人自然都说好,谢皇后又问可去先帝灵前祭拜过了,接着话题一转,“王爷们也祭过胡太皇贵太妃了吧?”

  诸人皆是心下一沉,暗想,莫不是谢皇后要寻他们的不是。

  晋王不愧是先帝长兄诸王之首,他虽深知谢皇后厉害,且来前,赵时雨也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不能惹谢皇后。但,晋王身为太宗皇帝长子,也自有其性情所在,何况,他认为,祭太皇贵太妃之事没什么错。好在,晋王如今也颇讲究说话方法,人并未高声,而是先叹口气,方道,“哎,我们也是到了帝都方知晓太皇贵太妃之事,世祖皇后遗旨,自然是要遵守的。我们是想着,太皇贵太妃毕竟是父皇生母,咱们的皇祖母,老人家去了,于情于礼,都该去灵前行礼的。”

  说完,晋王心下虽有些不安,仍是看了谢皇后一眼。

  不想,谢皇后并未寻他不是,而是道,“是啊,我也这样说呢。胡太皇贵太妃虽非后位正宫,到底有辈份在,该去祭一祭的。重情义不是坏事,先帝就重情义,我也重情义。只是,情义重要,礼法更重要。咱们皇家,一向是天下表率。胡太皇贵太妃在世事,天下皆知,我是如何待她的。但,太皇贵太妃就是太皇贵太妃,并不是太皇太后,更非太*祖皇帝的皇后,身为侧室,如何能与太*祖皇帝同陵!倘今开此先例,难不成以后我死了,也要把先帝的妃嫔一道送进先帝的陵寝与先帝同葬不成?还有,几位皇嫂弟妹的,将来百年之后,与叔王伯王合葬的不是你们,而是侧室?天下有这样的理?”

  诸王能说什么?

  谢皇后这话拿到礼部说都是对的。

  于是,胡太皇贵太妃求与太*祖合葬之事,诸王尚未开口求情,就先给谢皇后噎了回去。

  文康大长公主知晓,也只得作罢。

  倒是晋王妃与晋王私下道,“皇后当真是为先帝伤心哪,看皇后鬓间都有了白发。”

  晋王道,“那是心眼儿多累的。”晋王此次来帝都,伤心昭明帝过逝是真,但,对谢皇后很有些意见也是真。不只是胡太皇贵太妃之事。胡太皇贵太妃那个,晋王倒觉着很好理解,毕竟,胡太皇贵太妃连带胡家,先前没少给谢皇后下绊子。谢皇后又不是圣人,今大权在握,给个没脸是情理之中。晋王不满的是,他母族赵家袭爵之事。原是国公府邸,便是降等袭爵,也当是侯爵府,就因谢皇后霸道,还有老五那耳朵根子软的,就因着赵家先前偷过谢皇后万梅宫的梅花儿,就把赵家弄了个五品将军爵。现下赵家在帝都都不敢出门儿了,觉着没脸!

  与晋王妃商量道,“你说,皇祖母这过逝了,咱们能接母亲去藩地不?”

  晋王妃道,“先时留下母妃们,是为了服侍太皇贵太妃,今太皇贵太妃已逝,也当让我们接母妃得享天伦了。”

  晋王哼一声,“应当的事多了,你不晓得,听说老五媳妇早就得了这世祖遗旨,她既得了,当初硬是不拿出来,不然,母妃早能与咱们一道就藩了。”晋王甭看性子粗,这话却是没差的。当初朝廷留下太妃,说是让太妃服侍婆婆太皇太后。要知道,只有太皇太后配太妃们服侍,倘是太皇贵太妃,本就是侧室,非正经婆婆,难道还能叫贵太妃们伺候。故而,晋王说到此事,颇是不满。

  晋王妃劝他,“都这会儿了,王爷再提旧事有什么意思。皇后也正是不痛快呢,你看,昨儿,大长公主刚托了王爷们,今儿皇后娘娘话里话外的,先堵了王爷们的嘴。皇后呀,一向是个心理有数的。咱们什么不满的话都不要说,能平平安安的把母妃接去藩地就好。不然,她再使个性子,可要如何是好?”

  晋王长叹,“你说老五怎么就娶了这么个难缠的。”叹了又叹,晋王忽地心生灵犀,一拍手道,“待得闲,请白云仙长过来,问一问紫姑也就晓得了!”

  晋王妃对于丈夫这种,一遇难事便问鬼神的性子,也是无语了。

  趁着来了帝都,晋王妃除了哭陵,与几个妯娌有空便去凤仪宫坐坐,安慰皇后,拉一拉感情啥的。晋王妃也见了自己的娘家人,老永定侯就一句话,“不要忤逆皇后。”

  晋王妃也问过儿子了,儿子在帝都这些年,不论先帝还是皇后,对她儿子都极亲切的。至于让丈夫嘀咕的胡太皇贵太妃与赵家的事,晋王妃才没放在心上呢。要晋王妃说,两家都是因果报应。

  藩王们来了,端宁公主也赶回了帝都,端宁公主哭的才是真正惨。这死的是她亲爹啊,她爹就她一个闺女,对她那是宠爱的了不得。可是,她死临去前,她竟然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端宁公主直接在灵前哭昏了过去。

  哭一回,心里又担心嫡母,还得去凤仪宫看望嫡母,见嫡母两鬓添了白发,端宁公主眼中的泪水再一次滚落,掩面泣道,“父皇与母后好了一辈子,母后还得保重自身,父皇在下面才放心呢。”

  谢皇后心下发酸,眼中却是无泪,命宫人捧来温水,服侍着端宁公主洗过脸,谢皇后方问,“你路上可还好?”

  端宁公主道,“都好。就是……”想到父亲过逝,端宁公主道,“父皇临终,怎么没叫女儿回来呢?”

  “陛下久病,令太子理政,当时天下皆知陛下龙体有恙,倘唤你回来,怕是要落入有心人眼里的。”谢皇后叹道,“你父皇,留了不少东西给你呢。”

  端宁公主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昭明帝是个令所有人都不禁心生怀念的皇帝,他宽厚,仁慈,自律,关心百姓,对臣下亦不刻薄,他在位时,大家可能觉着,这个帝王很寻常,不够有威仪,不够有气派,还有些惧内。但,当他真正离开时,大家方明白,这个仁慈的君王已经离去,再不回来。

  哭过,怀念过。

  面对着新继位的新君,诸人的心思也慢慢活络起来。

  是,谢皇后咱们是不敢惹,也惹不起。但,据咱们所知,新君的生母恭昭容凌氏,可还活着呢。那啥,先帝遗旨怎么说着来着?

  先帝遗旨就说了两件事儿,第一件,他大行之后,着太子继位。第二件,就是带着恭昭容一道去地府的事儿了。那啥,新君,您这可不能只应第一件,不应第二件啊。

  大家都等着参加恭昭容的丧仪呢,一道出了殡,省了外诰命再哭一回了。

  就恭昭容凌氏要殉葬的事,不要说那些各怀心思的藩王大臣们,诸多与谢皇后有旧怨的,也都等着看这热闹呢!

  譬如,刚被夺了爵了胡家,就等着这热闹下酒呢。

  他家,非但是胡太皇贵太妃的娘家,一样也是太宗皇帝继妻先胡皇后的娘家,胡太皇贵太妃不能做太*祖皇帝正室了,但,自先胡皇后那里来论,这承恩公爵,胡家为何就不能承继了?

  皆因谢皇后强势,胡家不得不辞爵罢了!

  今儿个,他们胡家就要看看,谢皇后如何让恭昭容殉葬!

  说来,这也是开国时间短,大家干这事儿都没经验。就像昭明帝,临终前想着给自己媳妇把后头的路铺平,再加上昭明帝的确是看不上凌霄品性,故而,把凌霄殉葬之事,直接写到了遗旨里。

  事儿都写遗旨了,那么,这事儿便是再改不了了的。

  但,昭明帝就忘了自己死前,先把凌霄赐死。这样,赐死凌霄的名儿就是昭明帝担了,谁也说不出二话。结果,昭明帝没想到这茬。当然,那会儿昭明帝已近弥留,自己家江山、妻子、儿子还想不过来呢,哪里还能想到小小的凌霄呢。

  结果,昭明帝把事儿写遗旨里,却忘了最后一道手续。

  他死前没把凌霄带走,昭明帝一咽气,这凌霄位份虽不高,却是新君生母,眼下,谁敢提这事儿呢?就是最没眼色,最讨在嫌人御史都不会提。

  谁会提呢?

  总不能跟新君说,哎哟,你娘该死了啊!

  这不是新君他娘该死,这是自己找死的吧!

  这事儿没人提,好在新君也没忘记。

  新君非但没忘,他亦明白,这件没人提的事,大家都没忘!

  要说新君,当真是个仁厚人。这事儿他没让别人去干,就吩咐了自己的心腹内侍,道,“把东西给恭昭容送去吧,再问问她,有没有什么遗愿?”

  内侍颤啊颤的带着东西去了,宫里赐死向来是老三样,鹤顶红,匕首,白绫。

  内侍去的快,回来的也不慢,禀道,“陛下,恭娘娘想见陛下。”要搁别个人,赐死而不肯死的话,那么,内侍必定会送你一程的。但,凌霄身份特殊,她不肯自尽,这内侍也不敢相送,只得回来禀明帝王。

  穆梵轻轻一叹,抬脚去了凌霄宫中。

  因在先帝丧期内,宫里处处飘白,连树上花间都缀了白纱。说来,这还是穆梵人生中第一次来生母宫里,嫡母对妃嫔仁厚,故而,妃嫔的供奉都是份例内最好的,从不会克扣什么的。凌霄显然也没委屈自己,纵一应所用皆换了素色东西,宫里也颇是雅致。

  凌霄一身素白锦衣坐在居中的宝座之上,手畔几上放着内侍送来的三样东西。见穆梵来了,凌霄指了指自己一旁的坐位,道,“皇帝坐吧。”

  穆梵坐下,凌霄命宫人内侍退下,凌霄自己宫里的宫人内侍连忙退下了,穆梵身边的内侍自然要看穆梵的眼色,穆梵微微点头,内侍方躬身退至室外。

  既是凌霄请穆梵过来,她自然是要先开口的,她道,“先帝很讨厌我,其实,先帝对我们几个,都不大看得上。先帝放在心上的,始终是皇后娘娘。”

  “这有什么不对吗?母后本就是嫡妻。”就是穆梵自己,对正妻也比对侧室更加敬重。

  “不是不对,是非常对。”凌霄感慨道,“世间如先帝这样的男人,能有几个呢?如果不是皇后不能生育,先帝身边儿,大概根本不会有我们几个侧妃。我生下你后,就在想,我论出身,跟其他几位侧妃没的比,论眼缘,先帝最厌恶的就是我。你跟着我,能有什么前途呢?好在,皇后娘娘无子,她总要选一位庶子的。有谁比你更适合呢?我没有娘家,于几位侧妃之中,最是省事。我想,只要与你断了母子之情,皇后娘娘不会介意亲自抚养你的。”

  “你心中,肯定是恨我又怨我吧?但,你跟着我,最终也不过如其他几位皇子一般,做个小小藩王。只有跟着皇后娘娘,你才有这帝位。”凌霄看向穆梵紧绷的侧脸,“是地位权势重要,还是母子之情重要?皇帝,你说呢?”

  穆梵道,“这是你曾经做出的选择,我对此,从无选择的机会。”

  “那你现在有选择的机会,你要选择杀了你的生母吗?”

  凌霄问。

  穆梵能做皇帝,昭明帝当初能立他为太子,自然有他是在谢皇后膝下长大的缘故。但,穆梵自身的素质肯定也不差。不然,昭明帝也不会为了谢皇后就拿老穆家的江山开玩笑。穆梵少时给他启蒙的是谢皇后,后来进宫读书,代父镇藩时,他的先生是恭帝师,倘为凌霄这几话便有所动摇,今日做皇帝的就该换人了。

  穆梵纹丝不动,沉声道,“昭容知道胡太皇贵太妃之事么?世祖皇后遗旨,当时人们不知,今朕既知,一样要按世祖皇后的意思来办!要赐死昭容的,不是朕,是父皇!朕,不过是按先帝遗旨做事罢了!”

  “昭容,朕也想问你一句,是地位权势重要,还是活着重要?”穆梵逼视凌霄,眼中神色幽深难测,穆梵一字一句的道,“倘昭容知今日之下场,当初会不会遗弃于朕!还是说,昭容做惯这种生而不养之事!”

  凌霄的话,不能令穆梵半点儿动摇。同样,面对穆梵的质问,凌霄亦无半分愧疚之色,她认真的想了想穆梵的问题,摇摇头,“若再有一次选择,约摸还会如此吧。你或者觉着,我对不住你。但,于我而言,我更愿意你登上这至尊之位。”

  凌霄的话,令穆梵的眼神愈发冰冷,他冷冷道,“昭容有一句话错了,你虽遗弃我,却也不算对不住我。我虽未能从你这里得到母亲的疼爱,母后给我的,半点儿不少!我甚至庆幸,我是跟着母后长大。不是因为母后指引我走上帝位,而是因为,我从未听闻过‘为你好,我便遗弃你’这种话。我真是得庆幸,您为我好,遗弃了我。不然,若哪天你又觉着杀了我是为我好,说不得我就有死无生了。”

  凌霄轻声一叹,半晌无言,她的眼睛终于自穆梵身上移开,手指摩挲着宝座一畔光润的扶风,良久方道,“我出生蜀中一个小村子里,那地方,叫长水村,属于碧水县,离蜀中蓉城不远。我的父亲,是山中猎户。后来,到了出嫁的年纪,我嫁了同村的一个徐姓书生。他姓徐,单名一个祯字,后来,算命的说祯字不吉,便改名作徐宁。开始也是很好的,但,后来他中了举,就渐渐变了。我开始并未察觉,慢慢儿的总觉着身子不适,还开始嗜睡,我是偶然才发现,丫环在我的饭碗中下药的事。知道是因为什么吗?因为他看到我父亲死去后的遗物中有一个英国公府的令牌,他推断出,我父亲曾是先英国公府的侍卫。而当时,先英国公府因谋逆之罪被族诛。他生怕被我连累,故而谋害于我。他只是对我身边的蠢丫环表示出一些喜欢她想娶她却又不能娶的意思,那蠢丫环就开始在我饭中下药。彼时,我尚不知是那令牌的原因。我以为是徐宁变心要杀我,伤心之下,买了□□,原是要与他同归于尽的,不料他委实运道好,那蠢丫环为他尝羹汤,倒把自己毒死了。既是撕破脸,他倒是没敢将我如何,我离开之后,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凌霄的目光再一次回到穆梵的身上,她道,“皇帝,你说权势重要,还是性命重要?皇帝啊,你生于皇家,当比我更明白,有时,权势就是性命。”

  凌霄从容道,“我这一生,爱也爱过,恨也恨过,荣华富贵,都享用过。生有两子,皆非我养,一子为探花,一子为皇帝。我求仁得仁,无可遗憾。要说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唯徐宁当年负我之仇未报!”凌霄一双冷凝的双眸看向穆梵,道,“我要徐宁断子绝孙!”

  穆梵问,“江探花也……”

  凌霄朗声一笑,“他又不姓徐。”话毕,取过一盏鹤顶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鹤顶红乃宫中秘药,剧毒。

  那毒刚沾喉咙,凌霄立刻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素色前襟。穆梵面儿上闪过一丝不忍,凌霄却是望他一笑,拭去唇角血迹,勉力开口,“还有一憾事,惜最终未能打动皇帝,不得不短折而终,失太后尊荣!”

  穆梵心中那丝不忍顿时烟消云散,凌霄吐血而亡。

  昭明十年三月十五,恭昭容安氏,殉昭明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78章 太后之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