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太皇太后之三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有时候,谢太皇太后的许多做法很令人费解,譬如,明明已将曹太后压制的抬不起头了,突然又允曹太后宣僧尼入宫,然后,曹太后得出一个昭阳宫不利太后的结论,说自己先时发昏完全是风水不好克了她。

  总之,曹太后拿出这个结论,也算给自己先时的怨望啊,不孝啊,之类没脸的事找了个合适的理由。

  谢太皇太后就坐在慈恩宫,任曹太后把这事儿办成了。

  总之,多少人想不通呢。

  多少人想不通,谢太皇太后也不会去加以解释,楚王病危,想请世子回藩地侍疾的折子递上来,内阁研究之后,与谢太皇太后商量,楚王不大好,非但要让世子去侍疾,以尽人子孝义,朝廷最好也派两个御医过去,以示朝廷恩典。

  谢太皇太后道,“夏青城已在楚王那里了。”夏青城要离开帝都,谢太皇太后就让他去了楚王那里。

  内阁此方知谢太皇太后此番安排,韦相道,“娘娘慈恩。”

  谢太皇太后召楚王世子进宫,楚王世子也是有儿子的人了,说来,他也是谢太皇太后看着长大的,一直都是喊谢太皇太后五婶来着,谢太皇太后道,“你带着家小,立刻回封地去侍疾。”

  楚王世子知父亲身子不大好,也极是惊慌,谢太皇太后道,“有夏青城在,想来,一时还撑的住。只是……哎,你路上也不要太赶,带着孩子们,一道回去。”

  楚王世子眼圈儿都红了,谢太皇太后的意思很明白,让他带一大家子回去,也是一家子团聚,可一想到老父病重,楚王世子就说不出的焦心,也顾不得说别的,给太皇太后行一礼,就赶紧回去收拾去了。

  楚王世子一回藩地,倒没听闻楚王的病情再恶化,倒是晋王齐王先后送来了晋王生母赵氏,与齐王王太后谢氏王过身的消息,这两位均是仁宗朝的贵妃,后来升了皇贵太妃,二人一去,两王均要扶陵来帝都,将生母安葬在妃子园的。

  两位太皇皇贵太妃一去,紧接着柳扶风的祖母王老夫人也过逝了。

  这三位老太太,赵谢二人都是八十几高龄了,已是喜丧,但,都不及王老夫人,王老夫人活到了一百,说来王老夫人这死法也颇是令人惊奇,今年是王老夫人百岁高龄,这位老夫人不论年纪还是阅历,都不是寻常人能比的。想当初平国侯府还是平国公府时,王老夫人娘家卫国公府王家被前英国公府灭门,老平国公惧怕英国公势大,硬将已生育嫡长子的发妻休弃出门,王老夫人出了平国公府,然后,艰苦的熬过了那段岁月,熬到前英国公府被辅圣公主灭门,太宗皇帝亲政,给卫国公府平反。卫国公府恢复名誉后,后人已经没有了,就剩下王老夫人一人。而彼时老平国公已忘恩负义的娶了继室虞氏,但,卫国公府平反了,老平国公无法,只得再接回原配夫人王氏,然后,降继室虞氏为二房。自此,平国公府就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嫡庶相争。

  王老夫人当真是个能干人,她被接回平国公府后,因她娘家冤枉,朝廷多有抚慰,王老夫人先为儿子夺得平国公世子之位。可惜儿子才干之平庸,简直是阖帝都无人不知。儿子不行,王老夫人就开始培养孙子柳扶风。这位老夫人命运之坎坷,因老平国公偏心妾室,柳扶风少时被人算计,不幸伤了脚,自此落下残疾。就这般,王老夫人也没放弃对孙子的培养。而后,柳扶风果然在三十岁那年得遇即将就藩的彼时还只是藩王的仁宗皇帝。在仁宗皇帝手下,柳扶风过人的军事天分完全得以展现,太宗年间,最有名的闽地之战与江南之战,都是柳扶风为统帅。柳扶风因战功得封一等靖南公爵。

  之后,老平国公宠信妾室,果然宠出祸事来,平国公被降平国伯。但,因柳扶风功高,柳家依旧是帝都一等一的显赫大族。

  而王老夫人,此等命运,此等才干,在她一百岁大寿上,谢太皇太后都亲笔提了个寿字给她。那一日,靖南公府门前车水马龙更是甭提,非但是柳扶风位高爵显,就是王老夫人此人,在帝都亦是极有人缘儿的。她一百大寿,能去的都去。

  这一百大寿刚过,第二日侍女去叫老夫人起床,老夫人已是过逝了。

  这完全是喜丧啊。

  活了整一百,这般无病无痛的去了,真正福气。

  王老夫人举行丧仪,除了让内务司按例赐下的奠仪奠银,谢莫如还额外赐了一千两丧银,让柳家用以治丧。柳扶风这就要守祖母孝,好在祖母孝并不长,也只九个月的时间。这兵部尚书就不必人接手了,让左侍郎暂代兵部尚书一职,待柳扶风出孝,就可继续做兵部尚书了。

  倒是曹太后很是心动了一回,她父亲原是正二品的江浙总督,这回朝正没实缺呢。曹太后同儿子暗示了一回,穆煊对外祖父的印象倒也不差,穆煊倒也愿意他外祖父来任兵部尚书,但看皇祖母与内阁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他也就没提。

  谢太皇太后却是看出他的心思,提点一句,“苏航官居几品?”

  苏航是苏太后的父亲,现居从三品太仆寺卿。

  有很多官员就是如此,在外头可能三品二品的看着高官,但,到帝都朝廷,没有这么些地方安置这些高的品阶的。如谢柏当初任工部尚书入阁的人,后守完母孝起复,朝中无六部空缺,他就得外任直隶总督。曹斌这个,曹太后刚洗白就想谋尚书位,他这心也太大了些。苏太后的父亲也不过从三品,不论内阁还是谢太皇太后,都不会让曹斌官居苏航之上的。

  有时,朝中就是这般微妙。

  穆煊细琢磨一二,道,“皇祖母,官位,不是有才有德者居之么?”

  “那你想一想,是曹斌适合兵部尚书一位,还是靖南公更适合?”

  这,这自然是不能比的。穆煊道,“这,这不是靖南公守孝么。再者,我以后,也是要娶柳氏的。”

  “皇帝,第一,靖南公不是柳氏的父亲,而是她的祖父。第二,靖南公守孝,只是祖母孝,九个月而已。靖南公是朝廷不可或缺的大将,曹斌不是,他只是一介寻常臣子罢了。重要性上你要学会掂量。”怎么收买人心都不懂了?谢太皇太后给柳扶风留着兵部尚书一位,既有私人交情的原因,也有收拢柳扶风之心的原因。柳扶风何等人物,眼下若是让曹斌取代柳扶风兵部尚书一职,将来如何安置柳扶风,这样的良臣良将,难不成要闲置?

  穆煊自己琢磨去了。

  倒还有一事,既已出国孝,穆煊便要改元,礼部拟了几个年号,穆煊择了元宁二字。从此,穆煊又可称元宁帝了。

  改元之后,赵谢二人进了妃子园安葬后,七月初,楚王长使来楚王薨逝的奏章。

  谢太皇太后叹道,“真是好人不长命。”楚王与仁宗皇帝相最,谢太皇太后与楚王关系亦是好的,今楚王一去,内阁就要忙着给楚王上谥号,还有楚王世子袭爵之事。

  谢太皇太后叹道,“仁宗皇帝时,时时与我说起楚王贤德之事。命世子平级袭亲王爵吧。”

  楚王丧事还没办完,齐王又薨了,关键,齐王死前一点儿消息没有,待问过齐王府长史才知道,齐王这事儿也悬,就是早上起床下台阶时,不知怎地没站稳,一跤跌了下去,从此就没再醒来。

  齐王世子得了父亲过逝的消息已是进宫请旨回藩地奔丧了,谢太皇太后待他一如楚王世子,命他将家小都带回去。两王后世都是一个规格,但,世子龙爵就不一样了。楚王世子袭亲王爵,齐王世子只得郡王爵,封地啊其他方面的待遇都减制为郡王爵,再得一代,齐王此爵便不复存在了。

  这里也看出了朝廷对二王的差距与不同了,最令人费解就是谢太皇太后了,说来,齐王生母太皇皇贵太妃谢氏,这不是谢太皇太后嫡亲的姑妈呢,论起来,先齐王是谢太皇太后嫡亲的表兄,但,齐王系反是降品袭爵,不比楚王系体面了。

  谢柏知此事后也唯有一叹,当初姐姐与齐藩就藩前,曾请他过去齐王府说话,谢太皇皇贵太妃就曾与弟弟说起过一些旧事,包括谢莫如记恨谢太皇皇贵太妃曾推动当年谢莫如和亲之事,致魏国夫人自尽。当时谢太皇皇贵太妃就恳求弟弟,倘有一日,谢莫如要对齐王系下手,请弟弟必要出手保全齐王血脉。

  谢柏当时也是应了的,要是谢莫如想把齐五系斩尽杀绝什么的,谢柏肯定是要拦一拦的,但,正经降爵袭爵之事,谢莫如办得合情合礼,恪守规矩,就是谢柏想说,这也说不上话的。

  及至今日,谢莫如手段早已出神入化,她哪里要向齐王系出手,她守着礼法便可坐视齐王系衰败下去。

  楚王齐王先后过逝,便惹得远在晋地的晋王有些悲伤,晋王派了孙子过去两地奔丧,还与赵时雨道,“老三就是个书呆子,老四是个马屁精,就知道拍老五马屁。他们活着时,觉着他们不讨喜,突然都去了,我这心里,咋这么难过哩。”晋王说着,不禁泪水潸然。

  赵时雨只好劝他一劝,“人生百年,谁能不死。像臣,说不定哪一日一闭眼就再不能醒来呢。”

  晋王给赵时雨劝得更伤感了,晋王拉着赵时雨赵巡抚的手道,“时雨啊,你可不能先本王而去啊。那本王岂受得住,你再怎么也得拖到本王后头才行。”

  赵时雨一笑,反握住晋王的手,“好。”

  转眼,陕甘总督朱雁年老致仕,赵时雨升任陕甘总督位。

  朱雁带着铁氏回朝,二人亦皆老去,朱雁年纪较铁氏更长些,此人年轻时颇办过几件让谢太皇太后不喜的事,今致仕回朝,已成了个见谁都笑眯眯的小老头儿,朱雁笑道,“臣在陕甘,就听说了汉乔致仕的事儿,想着,臣也老了,回来享几年清福。”

  谢太皇太后道,“阖着你们是商量好的。”

  朱雁笑道,“倒不是商量好的,只是我们年岁都差不离,我们退了,也好让年轻人上去。”

  谢太皇太后道,“听说你家大郎已是举人了。”朱雁成亲晚,生孩子更晚,倒是孩子有出息,一如朱雁少时,念书上极有天分。

  说到儿子,朱雁与有荣焉,笑道,“看他倒是念书那块料。”

  谢太皇太后笑道,“念书上像你好,亲事上可别像你。”

  朱雁很会说些甜言蜜语,伸手拍拍妻子铁氏的手,笑道,“亲事上若像我得一贤妻,才是福分。”

  铁氏也是一传奇人物,此人曾为太宗皇帝第六子正妻,后改嫁做了朱雁正室。不是继室,而是正经元配,主要是朱雁曾是帝都黄金光棍榜上的知名人物来着。二人结合,便是写就一段好姻缘。

  铁氏笑道,“大郎的亲事已是定了。”

  谢太皇太后听这事儿就觉好笑,想是朱家自朱雁先时死不成亲的事儿上得的教训,早早的把朱雁儿子的亲事定了下来。谢太皇太后问定的是哪个,听说是赵时雨的幼女。

  谢太皇太后道,“赵时雨也是能臣。”

  铁氏笑道,“当初都在陕甘为官,赵大人是巡抚,我家老爷是总督,一来二去的熟了,就定下了这桩亲事。”

  说一时话,谢太皇太后中午留膳,穆煊也过来了,因有穆煊在,朱雁铁氏颇觉体面。

  午膳后,二人恭敬告辞。

  穆煊向皇祖母请教齐楚两位先王丧礼之后,两位世子入朝袭爵之事,谢太皇太后道,“袭爵自有章程,这都是礼部的事,礼部会先递上折子来,到时皇帝细看看,倘有不懂的,只管问礼部尚书。这些都有礼部张罗,要紧的是,待两位世子入朝袭爵,他们都有了嫡长子,陛下别忘了封他们嫡长子为世子,然后,恩典令世子留帝都。”

  穆煊点头应了。

  皇室的事兜兜转转,倒是今年谢太皇太后的千秋时,晋王送了重礼,谢太皇太后看着就可乐,想是晋王看了齐王府降等袭爵之事,特意给她送重礼吧。

  想到晋王那个性子,谢太皇太后与晋王世子道,“你父王这是要贿赂我么?”

  晋王世子看谢太皇太后说话时是笑着的,也笑道,“父王特意来信交待侄儿,说他不能亲致为您贺寿,让侄儿好生孝敬您。都是父王一片诚心,再说,您老人家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谁要是给把您老人家贿赂了,我也得服他。”

  谢太皇太后一笑。

  给慈恩宫送重礼的,非晋王一家,不论是老一拨的藩王,还是秦王一拨年轻的藩王,都是寿礼不轻。至于臣子间,曹家给慈恩宫的礼尤为贵重,这也很好理解,曹家在过去的一年里可是把太皇太后得罪狠了。这送重礼,估计就是刷好感值了。

  唯李九江,仍是亲自画了幅画,放在自己的寿礼里一道奉了上去。

  小唐管着内务司这一摊子事儿,因着慈恩宫千秋,简直是忙的脚打后脑勺。

  臣下送多重的礼,谢太皇太后的千秋节一向就是三天,绝不会十天半个月的折腾。倒是谢太皇太后的千秋后,苏太后曹太后的新宫殿也修缮好了,两位太后移至亲宫,尤其曹太后,先时非要说昭阳宫不利太后,硬是搬到仁宗皇帝生母孝静皇后住过的淑仁宫去了。谢太皇太后也不会不允,只是淑仁宫闲置多年,曹太后倒也不嫌,命人收拾收拾,她便住了进去。

  今苏太后搬至慈恩宫以西的永寿宫,曹太后搬至慈恩宫以东的寿康宫。两位太后乔迁新宫,宫里难免又摆了一日酒水庆祝。

  苏曹二位太后的千秋均在腊月,因苏太后为母后皇太后,例上就比曹太后高一等的,故而,二位太后的千秋礼,内务司一点儿也没打折扣的按着两位太后不同的份例张罗的。曹太后因自己千秋寿辰不若苏太后千秋气派,心下很有些不快。

  转眼又是一年,元宁二年春,柳扶风出孝,起复为兵部尚书。

  元宁帝十五岁了。

  龙抬头那日,谢莫如去皇陵祭过了自己的母亲魏国夫人,也去看了看仁宗皇帝、康宗皇帝,之后便回了宫。温慧郡主进宫时,谢莫如笑道,“怎么没带阿悦进宫。”柳悦,便是元宁帝的未婚妻了。说来康宗皇帝也是一片爱子之心,临终时给儿子定了柳家孙女。柳扶风是东穆军神,只要柳家在,不怕元宁帝的帝位不稳。

  温慧郡主笑道,“以往是极喜欢来宫里的,自从先帝赐婚,小姑娘家,有些羞嗒嗒的,说是来宫里总有许多人偷眼瞧她,就不好意思了。”

  谢莫如一笑,“只管大大方方的进宫来,就是有人偷眼瞧她,也是想看看未来皇后什么模样相貌罢了。”

  温慧郡主笑道,“成。有娘娘这话,下次我可就带她来了,娘娘别嫌闹的慌就好。”

  “我就喜欢小姑娘活泼可爱的模样,这样方招人喜欢。”谢莫如道,“叫她来宫里住些日子,与嘉纯和大公主做个伴儿。”

  苏太后也乐意多看看柳氏女,这毕竟是她儿媳妇呢,笑,“几位公主年纪虽小,却正是喜欢跟姐姐一处玩儿的性子。”

  曹太后自然也凑趣说上几句,温慧郡主正经宗亲郡主,她要进宫,并不受初一十五那些约束,三宫都这般说,温慧郡主因闺女以后是要做皇后的,想着宫里规矩严谨些,到底也想闺女提前进宫能讨得三宫喜欢。尤其闺女,以后虽说是要做皇后的,但上头有慈恩宫的太婆婆谢太皇太后就不必说了,太婆婆之下,还有两个婆婆,一位是元嫡婆婆,一位是生母婆婆,这关系呀,以后定不是好处的。

  温慧郡主回家还同丈夫柳煜念叨了几句,柳煜在禁卫军当差,听了妻子的话,道,“这倒不妨,让咱们闺女把太皇太后服侍好了,也就是了。”

  温慧郡主小声道,“太皇太后这里,我倒不担心。只要孩子规矩上不错,她老人家再慈和不过的,就是我小时候,那会儿还没端宁大长公主,每次我过生辰,她给我的东西,都是最好的。太皇太后啊,喜欢女孩子。就是苏娘娘,咱家与苏家也是不错的。哎,我的是心的是曹娘娘,她那人什么性子,谁不知道呢。”

  柳煜道,“你想得也太远了,太皇太后康泰的很,眼下闺女进宫,也只是在慈恩宫住着,上有太皇太后与苏太后,曹太后要是明白,就不会在这会儿摆婆婆的谱。”

  温慧郡主道,“我得叮嘱闺女几句。”

  “让她心里有数就好,别露出来。”

  “我晓得。”闺女做皇后自是体面,可一想到,身份也意味着一国之母的责任,温慧郡主就不由自主的为闺女担心起来。

  柳悦是个活泼少女,聪明娇憨中带着少女的纯真,想也知道,如今柳家家风整肃,柳扶风给自己这支立的规矩,四十无子方可纳妾。

  柳悦亲娘是晋王嫡长子温慧郡主,父亲已袭平国伯一爵,她家里上有兄长下有弟弟,都是一母所出。她父亲也没乱七八糟的妾室什么的。这样的家庭,柳悦年纪不大,有些纯真气很自然。

  她明快活泼人也不笨,见到元宁帝时虽有些羞举止倒也大方,俩人在太皇太后这里用饭时,还能说上几句话。苏太后也乐见俩人能培养下感情,苏太后是嫡妻,自是盼着柳悦与元宁帝日后夫妻和睦的。谢太皇太后也让苏太后平日处理宫务时多带着柳悦,慢慢的教导着她些。苏太后更是乐不得,元宁帝毕竟不是她所出,能与儿媳妇融洽了,于她日后也没坏处。

  苏太后在自己亲娘进宫时都说,“我虽未曾为先帝诞下龙子,但进宫以来,颇得母后指教照顾,也是我的福了。”

  苏夫人对谢太皇太后自然只有更感激的。

  曹太后不大喜欢柳悦,但要说讨厌,也谈不上。她就是不喜欢,这柳悦一进宫就围着太皇太后转,要不就是跟在苏太后身边,一点儿不知道讨好她这个婆婆,曹太后有些气闷。尤其当初柳扶风守孝,她是想自己父亲继兵部尚书一职的,谁晓得太皇太后宁可让左侍郎代尚书职,空也九个月,也要等柳扶风回来继续接掌兵部。曹太后就气闷,今见柳悦没眼力,就愈发不痛快了,与母亲曹夫人抱怨过几回,曹夫人也是真心心疼闺女,曹夫人想了想,道,“这事儿,娘娘可是得为以后想想。”然后,曹夫人带了自家孙女进宫。兴许是侄女随姑的缘故,这位曹姑娘生得,与曹太后年轻时很有几分肖似,芙蓉如面柳如眉那一款,曹太后一见就觉着亲近。

  曹太后干脆就留侄女在自己宫里住下了,她留人住下,宫里却是谢太皇太后做主的,曹太后得去慈恩宫跟谢太皇太后打报告,曹太后笑道,“自见了阿悦,我这心里也喜欢女孩子,想她一人在宫里,难免孤单。这是我娘家侄女,叫阿萱,正好跟阿悦做个伴儿,你们以后可一起玩耍。”

  谢太皇太后招了曹萱近前看了看,问她多大,听说也是十五及笄之年,谢太皇太后笑道,“倒是年纪也与阿悦一般大,你是四月生辰,比阿悦大两个月呢。”

  柳悦便给曹萱叫了声曹姐姐,谢太皇太后赏了曹萱一对翡翠镯子,和颜悦色道,“以后闲了,只管来我宫里找阿悦玩儿。”

  曹萱谢赏应了。

  苏太后回永寿宫休息,心腹宫人小澄不禁道,“娘娘,你说,曹娘娘把娘家侄女留在宫里,是什么意思呢?”

  苏太后笑笑,“能有什么意思,你都看出来了,宫里又有谁不晓得呢。”

  小澄道,“要我说,柳姑娘也太实在了,怎么就给曹姑娘叫姐姐呢?柳姑娘以后可是要做皇后的。”

  “你呀,现下两不相干,不叫姐姐叫什么?待以后,就是阿悦这般叫她,曹家姑娘怕也不敢接的。”苏太后极厌恶曹太后此举,你想让娘家侄女进宫,以后选秀大大方方进宫就是。这是什么意思!先把人忤宫里,莫不是怕阿悦先得了元宁帝的心!可曹氏也不想一想,阿悦原就是先帝赐婚,堂堂正正的正室!

  苏太后很看不上曹太后此举,但,她都这般厌恶了,就不知太皇太后如何想的呢。

  不论太皇太后如何想,太皇太后是不会让娘家侄孙女进宫住着就是了。

  温慧郡主因闺女在宫里,她时常进宫请安,在宫里见到了曹氏女后,温慧郡主当时面儿上虽没说什么,回家生了好大的气,直说曹太后居心不良。

  柳煜也不大痛快。

  柳家完全是没想着让闺女攀龙附凤什么的,是先帝遗旨赐婚,又是做皇后,柳家倒也没清高到不将后位放在眼里,柳家是极愿意的。只是,闺女这刚进宫,原本看着闺女时常跟在太皇太后与苏太后身边学着打理宫务什么的,温慧郡主是极高兴的,因为这是太皇太后和苏太后为闺女以后入主凤仪宫做准备了。可没想到,这才几日,曹太后就把娘家侄女也弄进宫去了。

  这曹太后的心思,不问已知啊!

  更让柳家不痛快的是,元宁帝似乎,也更喜欢曹家姑娘。

  而人心,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变大的。

  作者有话要说:PS:大家晚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86章 太皇太后之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