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千金归来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姜衿自镜子里看着她的脸。

  很年轻,精心修剪的柳叶眉略弯,弧度柔和,春山含翠,衬托出下方一双杏眼越发动人,清澈黑亮,楚楚含情。

  鼻梁挺直小巧,像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唇微抿,浅粉莹润。

  她自小知道自己漂亮,可这是第一次,从这样干净透亮一方镜子里,这样认真地打量端详自己的容颜。

  原来,这本该是十九岁的自己,京城姜家大小姐。

  不是那个从小穿梭在泥泞小巷的姜衿,不是那个为了几块钱和男生大打出手的姜衿,也不是那个连睡觉也要担心老鼠窜上床的姜衿。

  本该是养尊处优的公主,就和眼下这房间一样,水晶灯、公主床、落地窗、复古雕花镜……

  处处都显露出典雅高贵。

  她看着镜子里的女孩,既熟悉又陌生,眼眶泛泪,唇角含笑。

  “失散十七年还能被找回,姜小姐真有福气,”姜家请来的造型师将一粒精巧的珍珠耳坠替她戴上,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出声叮咛道,“穿耳洞前面这段时间可能会觉得痒,不舒服的话千万别用汗手乱摸,会引发炎症。”

  “知道了。”姜衿的确不适应,以往的她,别说耳环,打耳洞的钱都不一定有。

  造型师看着她,心里无声地笑了一下,隐含讥诮。

  京城姜家大小姐姜晴,温柔娴静,多才多艺,谁人不知。虽是养女,可这些年养尊处优,熏陶出名门闺秀优雅气韵,不过二十一岁,尚且在国内最高学府念大三,已经是享誉文坛的新生代人气作家,引得上流社会各家夫人赞不绝口。

  反观这正儿八经的亲生骨血,也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长大,穿高跟鞋要人指导,别说化妆打扮,水乳霜都分不清。

  弄了半天,不认识英文……

  从头到脚美容保养好些天,说起来,也不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白瞎了一身好行头。

  造型师随意地想着,帮她打扮起来却也不敢怠慢,一串和耳坠相得益彰的珍珠项链,颗颗莹润小巧,衬得纤瘦锁骨都漂亮几分,无袖圆领的浅粉色及膝裙,曲线娇俏,腰部收紧,将略显瘦削的身体也包裹得亭亭玉立。

  配着一双五公分左右的银白色坡跟鞋,完美。

  啧!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真漂亮。”造型师笑着赞了一声,门外已经传来姜家佣人毕恭毕敬的问询声,“二小姐好了吗?”

  “好了。”姜衿看了眼镜子,应了一声,神色淡淡。

  脊背笔直地往出走。

  走廊上铺着浅米色柔软地毯,踩上去寂静无声,楼梯旋转而下,浅褐色扶手奢华精美,浮雕花纹,地面是光可鉴人的大理石抛光砖,色泽浅白,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投映进来,瓷砖泛着光,让人微微眩晕。

  姜衿抿唇思索,还是选择扶着扶手而下,鞋跟踩在台阶上发出清脆响声,便引得客厅里一众人齐齐侧目。

  她是齐耳碎发,做了造型,一边略长触及精巧下巴,一边略短,露出莹白耳朵,微微低着头走在倾泻而入的阳光里,显露出一种安静的美丽。

  看着她,姜煜松了一口气,毕竟要婚配晏家,这打扮不至于丢脸。

  楚玉英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神色,看了眼沙发上端坐着的大女儿姜晴,微微叹息。

  姜晴,名字取“雨过天晴”之意。

  虽是养女,她却倾注了全部心血,原本已经商定好,一月之后,由她和晏家三公子订婚。

  虽是顶替,可她温良娴静,晏家父母也是点了头的。

  端坐着的姜晴心绪涌动,有些无法呼吸,搁在腿面的一只手微微握紧,她看着姜衿,眼眶微微泛泪,却强忍着不出声,咬咬唇,低下头去。

  坐在她边上的姜皓余光瞥到,倏然爆发,站起身朝着楚玉英开口道:“分明说好由姐姐和晏哥哥订婚的,为什么非要换给一个外人!”

  “姜皓!”不等楚玉英开口回他,素来威严的姜煜厉喝一声,深深拧眉,“什么外人,那是你姐姐。”

  “我不认识她。”姜皓抑郁地抬眼一瞥,抿唇坐下。

  气恼不已。

  姜晴大他五岁,从小带他长大,他打心眼里喜欢尊敬她,什么亲生不亲生的,他总归很喜欢这个姐姐。

  姜皓郁闷地想着,又站起来,朝着走到眼前的姜衿开口道:“你都没见过晏哥哥,就非得嫁给他吗?你是不是故意的,要抢姐姐的心上人?”

  他只有十六岁,挺拔英气,一句话,气势十足。

  边上的姜晴紧张地扯了一下他胳膊,姜煜气急败坏,楚玉英抿抿唇,看看低头坐着的姜晴,半晌,没说话。

  “没有,”姜衿抬眸看他,浅浅笑了下,“不是我非得嫁给他,是我应该要嫁给他,不用抢。”

  “你!”姜皓气结。

  “行了!”姜煜垂眸看了眼横眉瞪眼的姜皓,厉声道,“还有没有规矩?!滚回房去!”

  “爸!”姜皓脸色铁青。

  姜煜不再看他,目光转向姜衿,略微缓了一口气,温声道:“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别让晏老爷子久等了,他一直念叨着见你。”

  “嗯。”姜衿抿唇应了,抬步直接往门口走。

  她身后--

  姜煜瞪了姜皓一眼,面露警告。

  姜衿虽然丢了十七年,可毕竟是姜家长女,也不知道这姜皓怎么回事,以前还挺懂事,从姜衿第一天进家门,就一直冷嘲热讽,一声姐姐也不叫。

  说她土包子、没品、掉档次?

  姐姐过了十七年苦日子,做弟弟的就这样,真是混账,欠收拾!

  姜煜哼了一声,甩手出门。

  他后面,楚玉英瞪了姜皓一眼,连忙紧跟着出去。

  上了车--

  姜煜坐前面副驾驶,楚玉英和姜衿一起坐在后面,眼看这女儿从出门也不说话,楚玉英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略微想了想,勉强笑道:“衿衿,会不会觉得紧张?”

  “还好。”姜衿垂在身侧的纤细手指握了握,微微用力。

  她一生中最紧张的时候,应该已经过去了。

  是她前不久重回姜家那一天。

  那一天天色阴郁,细雨霏霏,她期待渴望着见到亲生父母,下了车,紧张到窒息,一路跟着司机进姜家大厅。

  时隔十七年,她亲生妈妈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哎,外面下雨着吧,站着别动,让小张拿双拖鞋给你。”

  小张是姜家的佣人。

  她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帆布鞋,鞋子是崭新的,只踩了些雨水,几乎没有,她就那样脚步生根地站在姜家富丽堂皇的大厅外,手足无措,一抬眼,对上客厅里面露抗拒的两个人。

  女生穿天蓝色及膝裙,紧紧抿唇,是取代她享受十七年生活的姜晴。

  男生穿宽大T恤衫,神色烦躁,是她从未见过的亲生弟弟姜皓。

  两人并肩而坐,像生活在城堡里的公主和小王子。

  她突兀地闯进了他们的世界……

  姜衿胡思乱想着,神色淡淡,只觉得,也许她其实不该归来,不该点头去晏家,答应姜煜要过去,只是因为憋着一口气而已。

  伤人伤己。

  她神色平静,楚玉英便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她弄丢了这个女儿,差点崩溃,是领养的姜晴治愈了她。

  姜晴大姜衿两岁,同一天生日,收养的时候已经四岁多。

  从小懂事乖巧。

  楚玉英在心里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漫长的沉默后,车子停在了晏家大宅外,满眼浓淡相间的绿色,让人心旷神怡。

  司机停了车,几人在晏家保镖的贴心引领下一路进去。

  姜衿是第一次来,没有东张西望,只余光瞥到两侧各种景观树木修剪得非常好看,喷泉很大,流泻迸溅,一眼看去,水面折射亮光。

  台阶长而直,仰头而视,视线尽头的宅子雄踞耸立,好似宫殿。

  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她微微低头,看着自己脚上五公分的坡跟鞋,沉默地上台阶,耳边传来楚玉英的低语声。

  她就捕捉到一句:“建于上世纪初期。”

  晏家是建国前就存在的名门望族,人丁兴旺,繁荣鼎盛百余年,每一代俱是英才辈出,眼下当家的晏老爷子年近百岁,是建国八大元帅之一,居功至伟不言而喻。

  姜衿一路想着,微微紧张,耳边传来一声:“到了。”

  她抬眼,穿着白色软绸上衣的一位老人急急迎了出来,一只手扣着她肩膀左右看了两眼,一脸慈爱道:“衿衿吧?”

  他眼眸极深邃,却温暖平和,已然历尽岁月沧桑。

  语调亲切热络,满含关心怜惜,竟让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晏老爷子。”

  “这是晏爷爷。”

  边上的姜煜和楚玉英连忙提醒她。

  “晏爷爷。”姜衿抿抿唇,眼睛微弯,轻轻唤了声。

  “好孩子。”晏老爷子伸手拍拍她单薄的肩膀,亲自带着她往客厅里去,边走边叹,“当年见你的时候才这么大,”他侧身用手比了短短一截距离,哈哈笑道,“一转眼都长这么高啦!”

  老爷子语调爽朗地说着话,姜衿在他边上,竟是觉得心头酸涩难言,低声道:“我能去下洗手间吗?”

  只觉得,再多听一句,眼泪都要溢出来。

  “这孩子!”边上的楚玉英尴尬地笑了笑,轻斥道。

  “没事没事,”晏老爷子看她一眼,连忙抬眼朝边上的佣人开口道,“带衿丫头去洗手间。”

  姜衿在佣人指引下一路过去,里面洗了一把脸,情绪稍微平静些。

  再出门,抬眼看见落地窗外葱郁花园。

  藤椅上靠着一个人。

  距离有些远,他侧着身子,她并不能看清他的脸,目光落到摇曳花枝掩映的洁白衣角上,却有点挪不开视线。

  白衬衫,她记忆里只有一个人穿过这样干净的衬衫。

  那人靠坐的姿势非常闲适,手腕微抬,捧着一本书,微微低头,原是在树荫下看书,捧着书的一只手非常好看,修长白皙,在阳光下微微透明,线条流畅得好像没有骨节,清隽雅致。

  让她想起武侠小说里拿飞刀的手。

  刀?

  姜衿突然想到,她定下娃娃亲的对象,晏家三公子,似乎是医生。

  是他吗?

  ------题外话------

  呼呼,新文来鸟,沿袭阿锦一贯宠文风,亲们记得加入书架么么哒。~\(≧▽≦)/~

  阿锦会继续加油的,感谢亲们一直陪伴。

  求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01:千金归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