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亲手做的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你说什么?!”楚玉英一把扣住她手腕,厉声问。

  “是赵玉成,他强暴了我啊!”姜晴正说话,突然起身,飞快地朝着不远处的柜子撞了过去。

  “姐!”姜皓一把拉住她,额头青筋暴跳,“你别啊,别做傻事,我……我,爸妈肯定帮你讨个公道的!”

  “畜生,简直是畜生!”

  姜煜气得急火攻心,来来回回在大厅里走步。

  姜晴被姜皓劝住了,倒在地上,垂着头,哀哀戚戚地哭着,声音绝望无助。

  楚玉英也愣了。

  半晌,回过神来,反反复复道:“怎么敢?!就赵家那儿子,怎么敢?他怎么敢?!”

  “事已至此,”姜煜显然气糊涂了,扶着额头道,“交给警察处理吧。”

  “不行!”

  楚玉英和姜晴齐齐大喊一声。

  “不要,爸,不能报警,报警了我还怎么见人啊!”

  “就是,这种事不能报警,丢脸死了,”楚玉英气急败坏,“再……再说了,强奸案是最难定性的,赵家就那一个儿子,怎么可能轻易让儿子认罪,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吃亏的不还是我们!”

  “那你说怎么办!”姜煜怒道。

  “要不,要不,”楚玉英看了姜晴一眼,“私了行吗?宴会上难免喝酒,这事情又难说,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就让赵玉成娶了晴晴?”

  赵坤电器这两年发展势头猛,生意也涉及到了其他行业,算是商界新贵。

  董事长赵坤就赵玉成这么一个独子。

  以后产业自然全数继承。

  姜晴毕竟是养女,这些年有点名气不假,却到底有些底气不足。

  姜衿没回来,她可能勉强高嫁老派豪门。

  可眼下姜衿回来了,若是想联姻,最佳人选自然是姜衿。

  至于姜晴——

  已经没了清白,自然没什么机会嫁入家风严正的那几家了。

  赵家?

  楚玉英飞快地开始盘算姜晴嫁入赵家的利与弊。

  “我不要!”

  姜晴愣一下,在姜皓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摇摇欲坠地看着姜煜,流泪道:“让我嫁给强暴了我的人吗?那还不如杀了我,我不要,爸,妈,我不想就这样委曲求全地嫁给他。”

  “报警也不要,嫁人也不要,”楚玉英深吸一口气,看着她,“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

  “行了行了,别吵吵!”姜煜挥挥手,一脸责备地看着楚玉英,“你那什么主意?这时候说什么嫁人不嫁人的!不嫁!那种畜生嫁给他有好日子过吗?”

  话音落地,姜煜扭头朝姜晴道,“这么晚了,先上去休息,你不愿意告……不愿意那就依你,已经发生了也得想开点,寻死觅活的能有什么出息,吃亏的不还是你,让我想想,这事情不能这么算了。”

  “爸……”

  姜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委屈道:“谢谢爸为我做主。”

  “行了行了,上去休息。”姜煜挥手道。

  姜晴哽咽着,迈着摇摇欲坠的步子,被姜皓搀扶着上了楼。

  姜衿深呼吸一下,朝眉头紧蹙的姜煜道:“爸,您别太烦恼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姜煜看她一眼,沉声道,“你也去睡吧,以后也得引以为戒,眼下这社会乱了,交朋友得留心,和朋友出去玩也得多长几个心眼。”

  “我知道。”姜衿点点头。

  跟着上楼去。

  站在房间门口略微想了想,抬步到了姜晴门外。

  听到了哭哭啼啼的声音。

  抬手敲门。

  房间里——

  姜晴正伏在姜皓怀里哭,闻声连忙放开,说了一声,“进。”

  姜衿推门进去,看一眼站在边上,神色依旧愤怒的姜皓,直接道:“你回房吧,我们说两句话。”

  “你们?”姜皓迟疑。

  姜衿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慢慢道:“她这样当然得检查清洗,你一个男生,这么晚不回房合适吗?”

  姜皓一愣,神色古怪地看她一眼,“那我先走了。”

  姜衿点点头。

  眼看着姜皓离开,并且回了自己房间,她才重新进去,关了门,目光深深地看着姜晴。

  姜晴一脸愤怒地看着她。

  姜衿突然笑起来,玩味道:“莫非,这种时刻了,你还不忘记顺便勾引姜皓?”

  “你说什么呢!”姜晴站起身,气急败坏。

  “不疼吗?”姜衿抬抬下巴,目光落在她腿间,意味深长。

  姜晴一只手扣着梳妆台面,怒火几乎抑制不住,又见她突然转身,直接开了门出去。

  “啊啊啊!”

  姜晴大喊着将桌面上所有东西一股脑推了下去,瘫坐在地毯上。

  悲痛欲绝。

  ——

  姜衿回了房间。

  用半小时洗了一个澡。

  再出来,时间显示23:00。

  收到的许多生日礼物堆在门边地毯上,她看了一眼,预备明天醒来再整理。

  先睡觉。

  手机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

  【休息了吗?】

  一句话,来自晏哥哥。

  【还没有。】

  姜衿回复。

  【方便的话出来一下,我在你家外面。】

  姜衿看着手机页面愣一下,反应过来,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

  晏少卿,说……他在外面。

  姜衿很快回复,【好。】

  重新穿了那条白裙子,手机都忘了拿,蹑手蹑脚地出了门。

  姜煜和楚玉英已经回了房间,她畅通无阻地通过大厅,快步走了一小会,便远远看见了晏少卿。

  八月底,夜晚。

  月光明亮而皎洁,微风徐徐,微醺,将植物花草的香气送到鼻尖,清凉馥郁。

  一抬头,夜空中星星点点。

  一侧耳,虫鸣声由远及近。

  很美。

  是那种让人宁愿此刻了无遗憾死去的清幽美景。

  晏少卿就站在这样美丽的夜景里,白衬衣黑西裤,清俊、修长、挺拔。

  轮廓朦胧雅致,姿态微带慵懒。

  很迷人。

  静静看着,会让她一颗心一沉再沉,直到,彻底溺毙在这样温柔风雅的夜晚里。

  姜衿放慢脚步,往他跟前走。

  晏少卿很快看见她,往她的方向走了两步。

  “晏哥哥。”

  姜衿开口唤人。

  “环城路上出了车祸,临下班送来好些病人,”晏少卿解释了一句,垂眸看着她,略微停顿一下,道,“抱歉了,没能到场为你过生日。”

  “没事,工作重要。”姜衿笑看他一眼,神色间毫无懊恼责备。

  月光很好。

  她面容细白,看上去比月光还皎洁。

  晏少卿突然想到顾启云发给他的那一张照片,有些失神。

  半晌,看着她浅浅笑一下,道:“生日快乐。”

  说话间——

  将一个四方四正的深棕色小盒子递到她眼前。

  “谢谢,”姜衿神色愣一下,仰头看他,轻声道,“给我的吗?”

  晏少卿唇角微挑,看了她一眼。

  姜衿发现自己问了一句蠢话,连忙伸手接过。

  拿在手里,觉得有些烫。

  “不打开看看吗?”

  “哦。”姜衿应一声,低着头,小心翼翼打开了盒子。

  一个翡翠吊坠,翠绿色,月光和景观路灯照耀着,能看得非常清楚,精致小巧,圆润,水头好,那绿意,似乎能从吊坠里滴出来,泛着清凌凌的光。

  吊坠配了一条黑色的手工编织细绳,绳子底端,距离吊坠不远处,两边各固定小小一颗浅色小珠,同样精美雅致。

  姜衿的目光最终落到吊坠上,微微迟疑道:“是……豌豆吗?”

  翠绿欲滴的吊坠形状十分可爱,好像剥开的豆荚,扁平略长的外皮略弯,盛着三粒饱满圆润的豆子,整体水灵通透,看上去精致到毫无瑕疵,比她小拇指还小了两圈呢。

  “嗯,是豆荚。”晏少卿点点头,挑了吊坠在指尖,微微俯身,一边帮她戴到脖颈上,一边浅笑着叮咛,“我亲手做的,别又典当抵押了。”

  “啊!”姜衿一愣,突然偏头看他,唇瓣印在了晏少卿带着点凉意的下巴上。

  她整个人顿时呆了。

  晏少卿也着实愣了一下。

  周遭的空气似乎突然间都不再流动。

  半晌,晏少卿继续帮她戴好吊坠,站直了身子。

  姜衿连忙低下头去。

  一张脸滚烫滚烫,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烧着了。

  “很晚了,回去吧。”晏少卿低沉清雅的声音突然传来,将她解放。

  姜衿“哦”了一声,结巴道:“晚……晏哥哥,晚安。”

  “晚安。”晏少卿点点头。

  姜衿有点喘不过气来,也不敢看他,只觉得胳膊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十分僵硬地往回走。

  晏少卿站在原地看她。

  小丫头可能是太紧张了,脊背挺得直直的,肩膀纹丝不动。

  还有——

  同手同脚了。

  他忍不住低头勾了唇角,抬手在自己下巴上碰了碰。

  她唇瓣温热柔软,呼吸暖暖柔柔的,似乎还留在他的皮肤上。

  ——

  姜衿一路回房。

  事实上,她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回房间的。

  只觉得脸蛋依旧烫。

  她神色木木地坐在梳妆台前面。

  看着镜子里一张脸,果然红得厉害,感觉都能滴出血来。

  姜衿伸手碰碰自己的脸,不自觉的,纤细白皙的手指就握住了脖颈间翠绿通透的吊坠,冰凉坚硬的触感让她一颗心慢慢地沉静了下来。

  “我亲手做的。”

  晏少卿的话又浮现在耳边。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哒,\(^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64:亲手做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