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是我的人 求首订么么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二天正巧是周末。

  因为和姜煜说好去晏家的缘故,姜衿起了个大早。

  九点钟。

  两人准备出发。

  坐在沙发上的姜皓却突然开口道:“爸,我也一起去吧。”

  “你作业写完了?”

  姜皓明天开学,这几天正专心致志补作业,更何况,他可一向不怎么喜欢走亲访友,尤其是见长辈。

  “完了完了。”姜皓说话间站起身来,咧开一个非常古怪的笑容,“你不是说晏爷爷前段时间生病了吗?我也好久没去看望过了,跟你们一起去。”

  话音落地,他小心地看了眼姜衿。

  上次她在晏家受了委屈,这次去还指不定怎么样呢。

  自己跟着,必要的时候,总能或多或少帮到她一点,免得晏家人以为她好欺负。

  哼哼。

  姜皓心里盘算着,更是打定主意要跟去,侧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姜煜。

  “那行,”姜煜点点头,抬步往出走,还不忘边走边叮咛,“你平时随意惯了,去了可别给我丢人,见到老爷子记得问好,晏伯伯那些也是,知道吗?”

  “哎呀爸,”姜皓不悦地嘀咕道,“我是那么没礼貌的人吗?”

  “哼。”姜煜一个字回答他。

  姜皓突然想起他整个暑假的表现,欲哭无泪,倏然闭嘴了。

  ——

  十点多。

  三个人到了晏家。

  晏老爷子知道姜衿要来,和上次一样,早早等在大厅外面。

  “晏爷爷。”

  “晏爷爷好!”

  姜衿和姜皓率先唤一声,姜皓声音尤其大。

  “衿丫头来了。”晏老爷子看上去精神还好,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在姜衿肩膀上拍了拍,神色有些激动,甚至带着点刻意的讨好,很明显还在因为上次的事情自责内疚。

  “嗯,”姜衿有些心酸,轻声道,“您身体好些了吗?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傻孩子说什么呢,”晏老爷子摆手笑了笑,睨了眼边上赔笑的云若岚,安慰她,“过去的事情就算了,我们不说了。”

  姜衿抿唇笑着点点头。

  “半年没见皓皓了,个子蹿得真快!”

  晏老爷子又看向站在她身侧的姜皓,喟叹着转身往屋里走。

  云若岚伸手去扶他,却被他没好气地甩开了,边上另一个中年女人快步跟上。

  扶着晏老爷子往里走。

  姜衿这才注意到刚才站在稍远处的女人。

  她看上去应该上了五十岁,身形偏高,穿着平底鞋也有一米七,浓眉大眼,相貌不若一般上流社会贵夫人那样精心描绘,没有丝毫养尊处优的痕迹。

  整张脸,大抵也只有乌黑工整的眉毛日日修剪。

  却很美。

  美丽这个词其实不适合形容中年女人的,可却是姜衿的直观感受。

  女人肤色微褐,鼻梁两侧还有几点雀斑,不化妆,却显得健康自然,落落大方,侧着头和老爷子说了句什么,露齿一笑,眼角的皱纹里好像都蓄满爽朗的阳光,不显老态,反而让人觉得年轻活力。

  她穿着简单的米色棉布中袖,下面配了深棕色一条宽腿裤,曲线凹凸,走起路英姿飒爽。

  不精致,却自有闲适气度。

  自然不可能是佣人,晏家亲戚吧?

  姜衿这样想着,却突然发现身侧的姜煜一动不动,神色微愣。

  看着那女人的方向。

  “爸?”

  已经迈步的姜皓也发现了,回过头唤了他一声。

  “哦。”

  姜煜如梦初醒,看着眼前一双儿女,笑笑道:“进吧。”

  “扶着晏爷爷那女人,”姜衿走在他边上,探询道,“您认识?”

  “那是少卿的姑姑,”姜煜淡声道,“你们叫姑姑也行。”

  “姑姑?”

  姜衿突然反应过来,姜煜说的应当是晏平春了。

  她在依云首府的时候,听到李婶提到不少晏家的人际关系,老爷子膝下有一个女儿——晏平春。

  晏平春比晏平阳大两岁,比姜煜大一岁,早些年,老爷子给这唯一的女儿和姜煜定下婚约,可长大的晏平春留学期间和m国一个摄影师私定终身,惹了老爷子大怒,从此定居国外,鲜少回来。

  老爷子耿耿于怀,直到姜煜也结婚,有了她,先前的婚约又落在她和晏少卿身上。

  所以说——

  她和姜煜有过感情纠葛?

  姜衿胡思乱想着,几人已经到了沙发跟前。

  “坐,”老爷子笑着朝姜煜道,“你和平春二十多年没见了吧?别说你,哎,我前两天见到都差点认不出了,一走二十年,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你说她这没心没肺的性子随了谁?”

  “平春姐从小受不得拘束。”姜煜神色自若地笑了笑。

  “您看阿煜多了解我。”晏平春将佣人切好的果盘搁到几人跟前,朝姜煜笑着道,“我这才回来两天,他这快念叨一百遍了,耳朵都疼了。”

  她说话竹筒倒豆子一般,爽朗利落,很快。

  话音刚落,不等姜煜开口,又露出大大的笑容,欣喜道:“这是你两个孩子吧?眨眼都这么大了,一个比一个好看。”

  “晏姑姑好。”

  姜衿和姜皓齐齐唤了一声。

  “真乖!”晏平春顺手在姜皓头上揉一把,“有十八了没?上高中?”

  “过了生日十七,明天上高三。”姜皓被她亲昵随性的动作弄得有点不自在,说话间脸都红了。

  “念书肯定不错了。”

  晏平春笑着说一句,又看一眼姜衿,柔声道:“听说衿衿和清绮一样,过几天都去云京大学报到了。”

  “对了,清绮呢?”

  她这话提醒了老爷子,老爷子侧头朝云若岚发问。

  “让李姐去叫了,就来。”云若岚连忙笑着应一声,不动声色地剜了晏平春一眼。

  晏家家大业大,老爷子膝下也就两子一女,眼下老大晏平川已经因病去世,两个儿子一人从军,一人从政,工作非常忙碌,一年到头都回不了几次家,眼看着晏家里里外外也就晏平阳一人做主了。

  这野了半辈子的大姑子突然回来。

  回来不说,还带了一个嘴上抹了蜜似的小儿子。

  想干嘛?

  等着老爷子两脚一蹬分家产吗?

  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云若岚抑郁地想着,完全忽视了晏平春刚死了丈夫的事实。

  她是晏老爷子唯一的女儿,少年张扬好动,性子不若晏家人的沉稳持重,而是活泼热情,好像一团怎么也燃不尽的火焰。

  是为了爱情和梦想不顾一切的那种人。

  惹恼忤逆了老爷子,原本算不上后悔,这些年跟着丈夫环游世界,各种新奇的体验时常牵绊着她的心,以至于,一直想着探索、追求、捕捉美、享受肆意畅快的生活。

  直到那个眼眸如海的丈夫突然发生意外事故。

  他为了拍摄心爱的日出美景,一时激动踩空,从云端的悬崖边跌了下去,尸骨无存。

  她抑郁不振几个月,突然想到了老爷子。

  她算不上孝顺,可在外奔波几十年,从未如此般,想要落叶归根。

  这才带了小儿子回国。

  自觉坦荡,竟是也根本未曾想到云若岚计较纠结的那些事。

  因而——

  对云若岚飞刀一样的眼神,全然无视。

  其他人却并非如此。

  姜煜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若有所思,只想着找时间提点她一两句。

  时至今日,他仍是下意识护着她担心她。

  姜衿心思敏感,自然也察觉到云若岚极力掩饰的敌意,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兀自低头。

  “爷爷。”晏清绮带着点小心的声音响起。

  众人收回心神。

  “嗯,”老爷子看她一眼,不咸不淡地嗯一声,也没让她坐,转头笑着开口问姜衿,“上次你生日,我让你晏伯母领着这丫头专程去姜家道歉了,你可有原谅她们?”

  老爷子话音一落,大厅里几人齐齐愣一下。

  姜衿意外地看着晏清绮。

  别说原谅,她可根本没听到这母女俩一句对不起。

  倒是好玩了。

  姜衿笑意盈盈地看向老爷子。

  “爸,看您说的,”云若岚突然截了她的话,带着点委屈宽慰道,“上次的事儿媳的确是一时鬼迷心窍了。要是早知道惹您病一场,怎么着也不会做下那样的事让您大怒不是?您的话哪里还敢违逆,当真是道歉了,难得衿衿是个懂事孩子,我们可都说那件事就此揭过了,您怎么又提起?可千万别生气了,身体要紧。”

  她长袖善舞,每个字都有言外之意。

  姜衿原本要讽刺的那些话,全部生生卡在了喉咙口。

  她可以轻松反驳云若岚的谎话。

  却——

  不能拿老爷子的身体开玩笑。

  老人家宽厚正直没错,可眼下已经九十有六了。

  如何能一而再再而三生气动怒,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动干戈。

  姜衿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攥了一下,话锋一转,笑起来,“是,原谅了,晏爷爷您别总惦记着,自己身体要紧。”

  云若岚和站着的晏清绮同时松了一口气。

  甚至——

  后者还咬着唇角睨了她一眼。

  姜衿心里那一团火又上来,不闪不避地和她对视。

  “清绮!”

  “姜小姐。”

  云若岚和边上的李婶同时说话了。

  对视的两人均是一愣。

  李婶已经笑着走到了姜衿边上,探询道:“怎么这果盘也没见动一下?是不是不喜欢?”

  话音落地她又看向老爷子,自责起来,“瞧瞧我这记性,连这丫头最喜欢的葡萄都忘了端上来,后面果园的葡萄这几天可长得特别好,我这就去摘点回来。”

  老爷子看一眼姜衿眼前的果盘,连忙道:“那快去。”

  李婶看了姜衿一眼。

  姜衿笑了笑,一脸新奇,“宅子后面还有果园吗?”

  “可不,”晏老爷子这下彻底高兴了,解释道,“还不小,各种水果都有,你要是好奇跟着李婶一块去。”

  “好呀。”姜衿适时起身。

  ——

  李婶在厨房里拿了果篮,带她出了大厅。

  松口气,朝着姜衿笑笑道:“估摸你在里面闷得慌,寻个由头让你出来透透气。这清绮和少瑄姐弟俩一个脾气,都是打小被惯坏了的,没必要置气。”

  李婶语调顿一下,“尤其没必要在老爷子面前置气不是,他这段时间身体不好,医生叮咛少动气。”

  “晏爷爷他?”

  姜衿想问点什么,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点头道:“我知道的。”

  “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李婶放松地笑了笑。

  姜衿跟着她,浅笑着沉默了。

  心情有点复杂。

  两人穿过花园,一路往宅子后面的果园而去。

  晏宅占地面积颇大,巍峨大气,庄严持重,主楼很高,是典型的中式传统风格,主楼之后也有好些楼宇花园,错落陈设,风格却不尽相同,带着明显的个人风格色彩,让人耳目一新。

  正是夏天,一路走过,花草树木葱葱郁郁,辛香浓烈。

  好一会才到了果园。

  “厨房用的瓜果蔬菜都是自产的,这后面地方大,也免得荒废,”李婶领着她往葡萄园走,一边走,一边笑道,“这一片桃树最多,老爷子喜欢,有时候还自己锄锄土呢。”

  她在晏家有了些年头,话里话外都是对老爷子的敬重关心。

  姜衿听在耳里,只笑着,并不曾插话。

  晏家人多,园丁佣人都显得非常尽心,葡萄园四面竖着高杆,整个被纱网笼着,一只鸟都飞不进去。

  所有葡萄也都套了纸袋。

  枝桠修剪整齐,一行行稀疏分明,好看得像景观树。

  李婶用长竿挑开一片纱网,率先进去。

  姜衿抬步跟上。

  葡萄裹在纸袋里,李婶拿剪刀剪开一道小口查看,成熟的才剪下放进果篮里。

  姜衿只站着有点不好意思,探身笑笑道:“果篮给我吧,我拿着。”

  “几串葡萄没多重,”李婶没所谓笑一声,还没忘了趁机教育她,“你这丫头还是太挑食了,难怪怎么也不长肉。其实这水果蔬菜都一样,各有各的营养,哪个都缺不得。”

  姜衿摸摸头发,有点不好意思,“也没有很挑。”

  “不挑,”李婶好笑地看她一眼,直起身来,学着她往日的声音道,“哦,我也不喜欢吃香蕉。”

  “啊呀。”姜衿被她细声细语的样子臊了个大红脸,不自觉就嗔怪着撒娇道,“您怎么还记着,我就是吃得少而已,也没说不吃!”

  “哈哈,跟我这还嘴硬,要是少……”

  李婶随后的“卿”字还未出口,突然“啊”一声痛呼,果篮应声落地。

  姜衿一愣,她已经抱着胳膊蹲下身去。

  “李婶!”

  姜衿急忙唤一声,抬眼便看到稍远处把玩着弹弓的一个小男孩。

  男孩看上去也不算特别小,八、九岁的样子。

  上面穿一件撞色短袖,下面搭配着宽松些的牛仔短裤,伤了人也没有丝毫着急愧疚的样子,眼见她看,甚至还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中的弹弓,嚣张而挑衅。

  姜衿气急败坏,一垂眸,李婶捂着胳膊的手指间渗出血来。

  “流血了!”

  “没事没事。”李婶一把拉住姜衿的胳膊,吸气道,“我没事,少瑄这孩子调皮惯了。”

  “少瑄?”姜衿迟疑地看她一眼,“晏清绮的弟弟?”

  “可不是,”李婶一弯腰,将地上的果篮提起来,叹息着嘀咕道,“从小被二夫人宠着,嚣张惯了。先前在学校打伤了一个同学,放暑假被老爷子送军营管教了,昨天才回来。”

  “管教?”姜衿不可思议地冷笑道,“管教成这幅德行啊!”

  “小孩嘛,训得多了难免起点反作用。”

  “我拿吧。”姜衿从她手里提了果篮,目光落在里面破开的葡萄上,抿着唇往出走。

  晏少瑄不闪不避,依旧站在原地,好像专程等她。

  眼见她冷着脸走近,把玩着弹弓一脸倨傲道:“你就是姜衿?”

  “所以,”姜衿挑眉看着他,“你刚才是冲我?”

  “刚才没瞄准,不算,”晏少瑄说话间弯腰捡了一粒石子,绷紧了朝她,眯眼道,“这下再来尝尝小爷的厉害!”

  话音一落,石子直直飞了出去。

  伴随着李婶的惊呼声。

  “啪”一下打在了近处的葡萄叶上,穿透落地。

  姜衿重新站直了身子。

  目光定定地看着他,泛着凌厉的冷意。

  “你竟然敢躲?!”晏少瑄握着弹弓气急败坏吼一声,正要弯腰捡石子,突如其来一串葡萄砸在了他的脸上。

  葡萄熟得正好,紫红色外皮第一时间炸裂开,混合着汁液果肉,在他脸上砸了个稀巴烂。

  晏少瑄一下子懵了。

  他是晏家这一辈最小的孩子,别说云若岚,就是晏平阳,平时对他都疼宠有加。

  云若岚从小教着,他又是个有眼色的,平时在老爷子面前也懂得卖乖,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

  姜衿是个什么东西?

  敢打他!

  晏少瑄简直气疯了,直接扔了弹弓,冲过去朝姜衿就是一脚。

  姜衿比他更快,直接将他踩倒在地。

  两个人有十岁的年龄差,晏少瑄纵然是男孩,体力上也比不得姜衿,猝不及防,灰头土脸地趴在了地上,一边起身一边开骂。

  李婶目瞪口呆,一时竟没回过神来。

  “你竟然敢踩我,你算个什么东西……啊!”

  晏少瑄一句话未说完,又是一声尖叫。

  姜衿一脚踩在他腰上,把玩着刚才捡了的弹弓,弯腰捡了两粒石子。

  “你干嘛?”晏少瑄动弹不得,大惊。

  “你猜?”

  “你敢打我?”晏少瑄胡乱扭动两下,姜衿的鞋子带着跟,实在疼,他又不敢动了,骂骂咧咧道,“你动我一下试试?不要命了吗,我让爸妈要了你的命!我爷爷可是建国元帅!”

  “嗯,真给你爷爷丢人。”姜衿拿着弹弓在手上敲两下,“道歉!说一句姐姐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今天就饶了你。”

  “我不!”

  “那就别怪我让你屁股开花!”

  姜衿话音落地,直接捏了石子,朝着晏少瑄屁股打过去。

  等来杀猪般一声惨叫。

  “混账!贱人!打小爷……啊!”晏少瑄骂骂咧咧一句话未说完,屁股上又挨了一下,痛意钻心,简直难以忍耐。

  他趴在地上呜呜地哭起来。

  “衿衿!”李婶彻底六神无主了,围着两人转圈,急声道,“快停下,别打了。二夫人疼他跟眼珠子似的,一会知道了可怎么了得!”

  “妈……妈!”

  晏少瑄哭嚎起来,一声大过一声。

  姜衿冷眼看着,扔了弹弓,脚下却不放松。

  ——

  晏少卿出来的时候,场面正僵持。

  晏少瑄好像砧板上一条鱼,被姜衿踩在脚下,哭闹喊叫,好不凄惨。

  反观姜衿——

  冷脸踩着她,一言不发,神色却明显不耐烦,抿着唇,好像正纠结下一步怎么办才好。

  晏少卿唇角上挑,勾了极清浅一个弧度。

  抬步走近。

  “晏哥哥?”姜衿很快看见他,连忙收了脚,抿唇往后退了一步。

  “不是出来摘葡萄?”晏少卿目光落在她绯红的面容上,清雅如墨的眉梢微挑,声音淡淡问。

  晏少瑄忙不迭站起身来,“哥,她欺负我!”

  “我没有。”姜衿反驳,完了又觉得不对,抿着唇不说话了。

  “就有,”晏少瑄顶着狼狈不堪一张脸朝向晏少卿,“你看看我的脸成什么样了!”

  “那是他活该。”姜衿忍不住又道。

  “我活该?”

  “不是吗?”

  “你!”

  两个人当着晏少卿的面,你一言我一语争执起来。

  李婶插不上话,只觉得姜衿憋红脸的模样实在好笑,看上去竟显得比晏少瑄还要着急。

  “行了!”晏少卿突然出声,打断了两人的争执,垂眸看一眼姜衿,又看看晏少瑄,拧眉道,“道歉!”

  “听见没有!”晏少瑄得意洋洋看向姜衿,“赶紧给小……给我道歉!”

  “我在说你。”晏少卿深黑的眸子紧紧盯着他,淡声道,“给姜姐姐道歉。”

  “我?!”晏少瑄差点跳起来,屁股疼,又忍不住龇牙咧嘴道,“哥你说什么啊!是她!她在欺负我!还用弹弓打我!”

  “她用弹弓打伤李婶胳膊了。”姜衿撇嘴。

  “我在打鸟,”晏少瑄忙道,“不长眼的鸟儿隔着纱网还想啄葡萄,我打鸟呢,不是故意打到李婶的。”

  “……”姜衿噎一下,“我也没怎么碰他。”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又辩论起来。

  姜衿脸蛋越发红了。

  李婶目瞪口呆。

  晏少卿索性不说话了,垂眸站着,好整以暇地看着两人。

  慢慢地,姜衿和晏少瑄先后住了嘴。

  齐齐看着他。

  不吭声了。

  姜衿懊恼不已,只觉得自己刚才实在鲁莽,尤其那副样子被他看见,不自在极了。

  晏少瑄和晏清绮一样,一向有些怕自个这哥哥。

  很识趣地闭紧了嘴巴。

  “说完了?”晏少卿抬抬下巴,睨着两人,明知故问。

  姜衿和晏少瑄对视一眼,都忍着没开口。

  “无论她有什么不对,来者是客,”晏少卿看向一脸愤慨的晏少瑄,语调平淡道,“你这又吵又闹的,还有没有一点礼貌了?军营待得不够,想再去?”

  “才不要!”晏少瑄才九岁,想起每天被逼着早起跑步的日子简直煎熬,连忙反驳。

  “嗯,不想去就别惹事。”晏少卿状若随意地看了姜衿一眼,话锋一转道,“刚才的事情我就当没看见,你这灰头土脸的样子太失礼了,跟着李婶回去,好好洗洗。”

  “啊?!”晏少瑄瞪大了眼睛。

  他被葡萄摔一脸,又被弹弓打了好几下,屁股感觉开了花。

  自个这哥哥,三言两语就过去了。

  还处处指责他?!

  “怎么?”晏少卿眼看他不动,脸色阴沉一分,垂眸道,“李婶的胳膊都出了血,你是觉得我就此揭过太关照你了?”

  “我……”

  他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晏少瑄欲哭无泪。

  偏生李婶的胳膊当真流了血,隔着薄薄的衣料渗出来。

  刚才为了教训姜衿,他专门选了顶端尖尖一片石块,杀伤力自然大。

  可姜衿呢?

  她用好几块又小又扁的石子打了自己屁股,没见血,生疼生疼。

  肯定肿了。

  可他总不能脱了裤子给别人看啊!

  晏少瑄心里气愤交加,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咬着唇,气急败坏地走远了。

  李婶紧跟他而去。

  留下姜衿和晏少卿在原地。

  晏少卿看着她不说话,姜衿便越发局促难安了。

  也不吭声。

  良久,头顶传来无可奈何一声轻叹,她听见晏少卿悠悠道:“你说你,跟个孩子较什么劲?”

  像话么?

  简直让他颜面扫地。

  “他用弹弓打了李婶啊,原本想打我来着,太歹毒了,其心可诛。”姜衿没抬头,闷声道。

  “其心可诛?”晏少卿微愣,忍不住笑起来,“那也该想想后果,你是二十岁,不是十岁,大了他整整十一岁,打了架有理也成没理了。”

  “……”姜衿不吭声了。

  心里无比复杂,只觉得这人不定怎么想自己。

  每次打架都被他撞个正着。

  好郁闷。

  哎!

  “事已至此也别往心里去,”晏少卿一眼看穿她心思,伸手在她柔软的头发上揉两下,淡声道,“有我呢。”

  “嗯?”姜衿抬头看他。

  目光直直撞进他深黑的眼眸里去。

  有点痴了。

  只觉得,眼前人这张脸,怕是一辈子都会让她心动。

  她抿抿唇,又胡乱低下头去。

  不敢再看他。

  “让我看看手。”晏少卿和她相处过几天,自然细心地察觉到她属于敏感体质,肌肤尤其脆弱,说话间拉起她两只手腕垂眸检查了一番。

  姜衿抓了葡萄,又捡了石子,白嫩的指尖被葡萄汁染了色,又沾了土。

  指甲缝里都脏了。

  晏少卿忍不住蹙眉,一只手扣着她肩膀,又将她轻轻松松转了一圈。

  衣服倒是很干净,应该没伤着。

  他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我忘了带帕子,一会回去再洗手。”晏少卿只穿了衬衣长裤,只好这么叮咛了一句。

  姜衿“哦”一声,将两只手往身后缩了缩。

  “躲什么?”晏少卿简直被她气笑了,“手躲开它就干净了?”

  “不是说……眼不见,为净么。”

  姜衿瞧见他笑,自然知道他不曾生气,松一口气,又觉得心情突然变好,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

  “我也没嫌你脏。”

  晏少卿似乎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一只手牵了她的手,一只手提了地上的果篮,微俯着身子,迈步往葡萄园里去。

  姜衿自然知道他要摘葡萄。

  可是——

  目光落在他修长白皙的手上,整个人都有点僵硬。

  好像有细微的电流,在她全身走了一遍。

  这就是触电的感觉吗?

  被他牵着手,她忍不住心旌摇曳,四肢百骸都觉得悸动,亦步亦趋地紧跟着他,感觉自己像一颗糖,行走在阳光下,走着走着,慢慢地,就融化了。

  心软得一塌糊涂,她竟是有点想哭。

  她安静极了,一点声音都没有,晏少卿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小丫头仰着脸,微微抿唇,神色有点呆,肤色雪白,纤薄细嫩,在阳光下呈现出一种动人的绯红,好像汁液饱满的花瓣儿,轻轻揉捏一下,都能滴出水来。

  一直都知道这丫头漂亮,倒是第一次发现,她单凭一张脸都足以蛊惑人。

  晏少卿体温偏低,一双手四季都带着凉意,这会也有点烫了。

  主要姜衿的手指烫,滑滑嫩嫩的,捏在手里触感温热,软得不得了,攥着都不得劲。

  晏少卿下意识收紧了手指。

  脚步慢下来,低头问她,“是不是觉得热?”

  “还好。”姜衿低着头,耳朵都红了,小声道,“晏哥哥,我……”

  “嗯?”晏少卿语调微扬,嗓音温润,带着些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迁就。

  “我……”姜衿鼓足勇气抬头,对上他探询的目光,“喜欢你”那三个字又卡在了喉咙口。

  怎么说出口?

  鼓足勇气看着他,心里的怯懦就会涌上来。

  她没有那样的底气。

  没有足够的自信匹配他,没办法毫无顾忌地说出那句话,没办法告诉他。

  喜欢你,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了。

  “没事。”姜衿轻轻呼吸了一下,浅笑道,“我们少摘点葡萄就行了,晏爷爷他们,一会该等得着急了。”

  “好。”晏少卿松开她的手,提着果篮蹲下身去。

  他摘葡萄,姜衿就定定地看着他。

  他头发黑而短,皮肤比一般男人白皙些,却不显阴柔,有一种清冽迫人的味道。

  肩很宽,衬衣被撑得棱角笔挺,十分好看。

  衬衣下摆松松地扎在长裤里,显出腰部清隽劲瘦的轮廓,腿很长,半蹲着,也显得高,修长的手指扣着剪刀,只剪葡萄这样稀松寻常的动作,他做起来,都比一般人优雅。

  姜衿的目光又落在他手指上。

  晏少卿有一双天生适合拿手术刀的手,修长、白皙、优雅、灵活。

  线条流畅、指尖细长,指甲修剪得很短,干净整齐,看上去接近一件艺术品,令人赏心悦目。

  她忍不住又自惭形秽了,将自己脏兮兮的手指藏在身后去。

  “够吗?”晏少卿剪了四五串,侧头看了她一眼。

  “嗯,够了。”姜衿连忙笑笑,“再多都吃不完了。”

  “要不要带回去一些。”

  “不要。”姜衿背在身后两只手绞在一起,“不用带回去。”

  感觉她好像很能吃似的。

  “那回吧。”晏少卿站起身,一只手提着果篮,抬步走在前面,也没有再伸手牵她。

  平生第一次,他生出些旖旎心思。

  对象是这么一个小丫头。

  尤其——

  只是牵牵手而已,他竟然都有点喉咙发痒,难以自制。

  简直没法说了。

  晏少卿胡乱想两下,竟是觉得有点生气。

  也不知和谁生气,总归一张脸丁点表情也无,硬生生结了一层霜,看上去冷淡极了,浑身上下散发出旁人勿近的疏离气息。

  姜衿只觉得他突然走得快了,有点莫名其妙,忙不迭跟上。

  “诶!”

  一声男音传来,两人身侧的高大梧桐上,突然跳下一个人来。

  晏少卿硬生生止步,姜衿也被吓了一跳。

  “艾伦。”晏少卿抬眸看一眼身侧摇曳枝桠,无奈道,“怎么又上树?”

  “上面自在嘛。”男生看上去二十出头,金发碧眼,五官深邃精致,无辜地眨眨眼,挪揄道,“我刚才可什么都看见了。”

  “哦?”晏少卿笑了笑,不接话。

  “这位小姐,”艾伦从小在m国长大,虽说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作风却非常开放,一侧身转到了姜衿眼前,含笑道,“你是我表哥的女朋友吗?”

  “你,”姜衿很快联想到他是晏平春的儿子,看了晏少卿一眼,迟疑道,“不是。”

  “这么说,”艾伦唇角的笑意越发灿烂,“我可以追求你咯?”

  “……”姜衿一愣,闷声道,“不可以。”

  “why?”艾伦惊讶极了,“我就喜欢你这么活泼可爱的女孩子。”

  “可我不喜欢你这么风流浪荡的男生。”姜衿蹙眉说一句,眼见晏少卿一直旁观,突然就有点不是滋味,说了句“我先回去了”,抬步离开。

  “哎!”艾伦看着她的背影,半晌回过神来。

  一脸郁闷。

  朝晏少卿扁嘴道:“国内的女孩都这么爱生气嘛?”

  “不全是。”晏少卿看着姜衿的背影,若有所思道,“也就她比较爱生气,脾气大。”

  “可不,”艾伦神秘兮兮道,“刚才扔葡萄那动作别提多利落了,看上去就像一颗小辣椒。”

  “所以你得离她远一点。”晏少卿气定神闲,边走边道。

  “不对呀!”艾伦快步跟上他,挠头道,“她刚才和你在一起看上去很乖巧!”

  “哦!”艾伦后知后觉,拖长音道,“她是不是喜欢你?”

  喜欢吗?

  晏少卿愣一下,浮想联翩。

  只觉得——

  姜衿应当是喜欢他的,可也仅仅谈得上喜欢而已。

  在他面前会紧张会局促,大多时候乖巧懂事,可同时,她能和其他男生拥抱跳舞,也能为了自尊撒手放弃他。

  这感情应当没有那么深,他无法确定。

  过往那么多年里,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女性,让他想到爱情。

  姜衿是第一个。

  他很慎重,同时又看得非常清楚。

  他对姜衿的感情怜惜心疼居多,有罕见的心动,却也一闪即逝,有陌生的*,却会让他产生罪恶感。

  他下意识将她放在妹妹般的位置上。

  至于姜衿呢?

  她那么小,有点倔强有点冲动,既自尊,又自卑,既骄傲,又决绝。

  她也许会心动,可她明白什么是婚姻吗?

  其实眼下两人这样的处境就很好。

  她有足够的时间长大,去适应市长千金的身份,适应这样一个圈子,上大学,开阔眼界,认识更多的朋友,学到更多的知识,慢慢地,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而不是被动地去接纳和融入,被动地争强好胜,被彼此的婚约所束缚。

  姜衿骨子里非常好斗。

  一开始来晏家,未必没有和姜晴一争高下,和姜家人置气的因素。

  回想起来,这让他无法忍受。

  罕见的,晏少卿又觉得不悦,脸色越发冷淡。

  艾伦紧跟着他,却根本未曾察觉,边走边道:“小辣椒看上去最多二十岁吧,其实不应该喜欢你嘛,表哥过了生日就二十八了,和她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是吗?”晏少卿回过神来,步子慢了下来,不咸不淡反问。

  “是啊!”艾伦若有所思点头,“你们这边不是有话说,三岁一个代沟!她和你这年龄,两道沟还多一些。尤其表哥你吧,一直这么严肃,我回来这几天都没见过你笑,这点真不好。”

  “……”晏少卿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回哪?”艾伦愣一下,后知后觉道,“m国?不回去了呀,你不知道吗?”

  “嗯。”晏少卿话锋一转,“以后别用那个称呼。”

  “什么?”

  “小辣椒。”晏少卿脸都黑了。

  “诶?”艾伦撇着嘴挠挠头,“这都不行啊?”

  “不行。”晏少卿住了步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开口道,“她是我的人,你能把自己的表嫂叫小辣椒吗?”

  “额……不能。”艾伦有点傻了。

  “这不结了。”晏少卿话音落地,抬步离开了。

  艾伦在原地,半天无法回神。

  刚才不是说……不是他女朋友吗?

  怎么又是他的人了?!

  华夏的人际关系好复杂哦。

  ------题外话------

  阿锦纠结了半天,还是发了一万,╮(╯▽╰)╭

  存稿君就三万,实在不敢任性,明天继续万更的。么么。

  说一哈上架后更新时间哦。

  书院的审核编辑是九点上班,一上架字数多了,有时候章节难免出问题,所以凌晨不更新了,因为不一定能保证。

  以后的更新时间在【上午九点十分】

  上午,九点十分哈!

  \(^o^)/~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70:是我的人【求首订么么】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70:是我的人 求首订么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