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邀请签售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午饭后。

  姜煜陪着老爷子坐了一小会,起身告辞。

  姜衿还想着先前的事情,在餐桌上又和云若岚你来我往拌了几句嘴,心情不佳,紧跟着姜煜走在前面。

  姜皓微微落后。

  看看她,又看看左前方的晏少卿,有点抑郁。

  中午他观察了好一会,这两人一句话都不曾说,看上去冷淡得紧。

  让他有点负罪感。

  姜皓快走了两步,到了晏少卿边上,小声道:“晏哥哥?”

  “嗯?”晏少卿侧头看他一眼,神色很淡。

  “上次的事情,”姜皓有点紧张,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别扭请求道,“就上次在医院的那件事,你没有告诉我姐姐吧?”

  晏少卿审视着他。

  “我是说姜衿,”姜皓看向姜衿的方向,抿唇道,“你没告诉她吧。”

  “你觉着呢?”晏少卿轻嗤一声,对上他期待忐忑的视线,声音缓一些,“没有。”

  “那就好。”姜皓倏然庆幸,继续嘀咕,“上次是我犯浑了,晏哥哥听过就忘了吧。那些都不是我心里话,其实我姐她没有那么糟糕,她人还是很好的。”

  “嗯。”晏少卿点点头,情绪寡淡。

  每每对上他,姜皓都觉得有压力,却到底记着正事,硬着头皮又道:“那你们的婚事,真……真的作废了吗?”

  “……”晏少卿静了一秒,“眼下是这样。”

  “你不喜欢我姐姐吗?”姜皓犹不死心。

  又懊恼又焦虑。

  他听楚玉英和姜晴念叨了许多次,自然知道晏少卿是人中翘楚。

  京城贵公子很多,如他这般家室、学识、人品都超级顶尖的却是极少,姜衿错过他,该有多可惜啊,应当很难再遇到比他还要优秀的男人了吧。

  “……”

  晏少卿罕见地沉默了。

  话未出口,前面传来一声,“姜皓,走了。”

  他一抬眼,对上姜衿玉白的一张脸。

  姜皓抿抿唇,也不要答案了,连忙跟了上去。

  ——

  姜衿有点难受。

  一路上都安安静静,一言不发。

  快到家门口,突然扭头朝着边上的姜皓道:“你能别瞎操心吗?”

  “什么?”姜皓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她应当是先前听见自己问晏少卿了,连忙道,“我还不是为你考虑?”

  “不需要。”姜衿冷声道,“我不是促销商品,需要打了折再往别人怀里送。”

  “有那么夸张吗?”姜皓被她的话刺了一下,不悦道,“我没说你是促销商品啊!你们本来就有婚约,问问怎么了?晏哥哥各方面条件那么好,挑剔些也是正常的。”

  “所以呢?”姜衿声音越发冷了,“他能看上我就是我的福气是吗?连带着你都得小心翼翼去试探?”

  “我也没说什么啊!”姜皓委屈地拧着眉,“你干嘛把我们说的那么卑微!”

  “不卑微吗?”姜衿声音微扬,一出口,自己先愣了一下。

  是啊!

  是她那可恶的自尊心在作祟。

  是她自己觉得卑微了。

  可是怎么办?

  想到他,面对他,她总会不自觉卑微。

  别的男生当面打趣调侃,他平静如常,自己的弟弟小心试探,他沉默不语。

  她早该明白的不是吗?

  他的那些呵护关心,只是良好的家教和性情使然,并非因为爱情。

  而她呢?

  不断地在他面前出丑,还一时激动差点表白。

  真是傻子一样。

  好可笑。

  姜衿粉白的唇抿得紧紧的,看着姜皓,神色变了又变,半晌,一扭头,快步进屋,直接往自己房间而去。

  她走得又急又快,不一会就消失在楼梯口。

  姜皓郁闷极了。

  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低头往里走,撞上恰好出来的姜晴。

  “怎么了这是?”姜晴一脸关心地看着他,试探道,“又和姜衿吵架了?”

  “没有。”姜皓看她一眼,没好气道,“你都不能盼人点好吗?就希望我们天天吵架才开心啊!”

  “我,”姜晴被噎一下,简直无语,郁闷道,“我就问问而已,你干嘛那么大火气?”

  “我没事。”眼见她委屈,姜皓心软了一分,也觉得自己实在有些过头了,讪讪道,“我上去整理东西了,明天开学呢,一会吃饭了叫我。”

  “好吧。”姜晴抿抿唇,把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

  姜衿在房间里待到了六点多。

  一直在阳台上。

  注视着稍远处的绿树红花,蓝天白云。

  心情慢慢平复下去。

  是她太着急了。

  晏少卿于她,就好像长在山巅的罂粟花,距离那样明显,想获得,需要很努力才行,不能着急,一旦着急了,那样深重的渴望,会将她整个人燃烧殆尽,甚至万劫不复。

  她知道,爱情总是不公平的。

  先动心的那一方,总是处于下方,患得患失。

  可即便如此,她仍旧想找准一个点,尽量骄傲自信,尽量自我支撑,尽量和他齐平。

  她想要成为足以匹配他的那个人。

  想要他的尊重、欣赏和心爱,不是如眼下这般,关心、怜惜、维护、照顾。

  爱情不该是这样的。

  姜衿重重呼吸了一下,转身回房间,对着镜子,用手指将自己嘴角拉扯了一个弧度。

  看着镜子里一脸委屈的女孩,突然笑了。

  这一笑,所有的委屈抑郁也倏然消失了,转身下楼。

  老远听见姜皓的欢呼声。

  “太棒了。”姜皓比她下楼早,早已经在餐厅,此刻坐在椅子上,看着姜晴笑道,“谢谢姐姐,我真是太高兴了,你都不知道,我一直都特别好奇他长什么样啊?”

  他正说话,一侧头看见姜衿,脸上的笑意突然淡了些,看上去有些尴尬。

  很奇怪。

  当着姜衿的面,和姜晴说笑,他有一种负罪感。

  姜衿却不以为意,挑眉道:“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眼见她搭话,姜皓突然就松了一口气,一脸期待道:“你知道‘今朝有酒’吗?”

  “……”姜衿端着水杯愣一下。

  姜皓以为她不知道,有点遗憾又有点自豪,喜滋滋道:“是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作家哈,你不知道也正常,他文风诡异多变,作品又少,男孩子看的比较多。”

  “这几年都转战女频了。”姜晴插话道。

  “那个不重要。”姜皓忙不迭又道,“主要他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姐姐邀请他一起举办签售会了……”

  “噗!”姜衿一口水喷到了餐桌上。

  幸好眼前没什么碗碟,她连忙扯了张纸巾胡乱地擦了擦。

  下意识看了姜晴一眼。

  姜皓说的姐姐当然不可能是她,自然是姜晴。

  只是——

  姜晴邀请她一起举办签售会?

  什么鬼!

  她怎么一点消息也不知道?!

  姜衿胡思乱想着,弯腰将纸巾扔进了垃圾筒。

  侧头瞟她一眼,姜晴的唇角忍不住勾了勾,心情非常好。

  姜皓小时候就比较好动,喜欢拿着塑料玩具舞刀弄棒的,前些年迷上了武侠小说和网游,对“今朝有酒”最为喜爱推崇,她当然一清二楚。

  小说再版,她十月底有一场签售会。

  也是和编辑闲聊的时候,得知今朝有酒要出版第一本短篇小说合集。

  她心念一动,就说起了邀请“今朝有酒”和她一起签售的想法。

  自然是为了拉拢姜皓。

  这几日姜皓明显偏向姜衿了,她当然不能忍。

  因而,纵然尚未得到今朝有酒的回音,事情尚未确定,她也迫不及待地告诉了姜皓。

  眼下当然很满意。

  听见她要举办签售会,姜衿意外吃惊成这样,心里还指不定怎样羡慕嫉妒恨呢!

  姜晴翘翘唇角,眼见姜煜和楚玉英都到了,又笑着开口道:“瞧把你开心的,举办签售会不算什么大事。我今天已经得到确切消息,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本获准筹拍了,拍完了就会搬上电视,我是编剧之一。”

  “真的吗?”楚玉英愣一下,最先笑起来,“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够给人长脸的。”

  “可不,”姜煜也随即绽开笑容,“真不错,也算个意外之喜。你眼看着毕业,又是汉语言文学专业,这个成绩对未来发展很有好处。别骄傲,还得继续努力。”

  “我知道的,爸爸。”姜晴莞尔。

  姜皓小心地看了姜衿一眼,也朝姜晴笑了笑,“恭喜姐姐了,到时候记得带我去剧组玩。”

  “你就知道玩啊。”

  “嘿嘿。”姜皓挠挠头。

  “恭喜姐姐。”姜衿也不吝笑容,好奇道,“不知道是哪部小说呢?”

  “这,”姜晴笑笑道,“你应该没看过。”

  “总有个名字吧?”姜衿夹了一片乳瓜,低下头慢悠悠咀嚼着。

  “网络连载的时候叫了,电视剧也是这个名字。”

  “?”姜衿勾唇笑了笑,“我知道的,小说女主名叫宋华年是吧?我看过,剧情挺俗套的,好在后劲足,到了后面才有点味道。”

  “俗套?”姜晴脸上笑意淡下去,一脸不满。

  “不是吗?”姜衿暂时停了动作,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笑容无害,“被闺蜜撬了墙角的女主角夜里买醉,误打误撞上了男主角的床春风一度,意外怀孕勉强结婚,前几年女频网文不都这样开头么?”

  “你!”

  “不过这故事后面还不错,就宋华年复婚后那一块开始,虐得够味,让人印象深刻。”

  “是吗?”姜晴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攥紧了又松开,又攥紧,慢慢笑起来,“那会我才刚开始写,前面难免有些不足。”

  “也是,”姜衿点点头,“写着写着就摸出门道了。”

  “切,”姜晴的声音小小地笑一声,“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

  “还好。”姜衿并不理会她的鄙夷低笑,起身道,“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话音落地,转身上楼了。

  她身后——

  姜皓的有些抑郁地看了姜晴一眼,无奈道:“姜衿她脾气不好,你说话的时候好歹让让她。”

  “我让她?”姜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还要怎么让她?卷铺盖滚蛋行吗?姜皓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说什么了啊,她说我剧情俗套你都没听见吗?”

  “她心里不好受,说说而已,你干嘛当真!”

  “我心里还不好受呢,她有什么不好受的,你怎么这样?”姜晴忍不住委屈地哭起来。

  “……”姜皓低着头,说不出话了。

  姜煜意外地看他一眼,无奈道:“好了,吃饭。”

  “别哭了别哭了。”楚玉英也有点不高兴了,蹙眉道,“好好地吵什么吵?皓皓才多大,有必要和他置气。”

  “我也吃饱了,爸妈,你们慢用。”姜晴放下了筷子。

  快步上楼去。

  姜皓一愣,看看她的背影,半晌,扔了筷子追上去。

  ——

  姜晴的房间门虚掩着。

  呜呜的哭泣声传出来,好不委屈。

  姜皓在房门口站了半天,终归是红着脸推开门,走了进去。

  姜晴坐在地毯上,两只胳膊环抱,随意地趴在床边,埋头痛哭,压抑而委屈。

  “姐,”姜皓坐在床边,碰碰她胳膊,小声道,“别生气了哈,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

  姜晴不理他。

  姜皓又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吧。”

  “你为什么总向着她?”姜晴没抬头,委屈道,“刚才的事情你都看见了,是她先挑衅我的,我就回了那么一句而已,也没说什么,你怎么就怪到我头上了。”

  “我没有怪你。”姜皓一脸为难道,“我就提醒提醒你。”

  “提醒什么?”姜晴抬头看他,泪眼斑斑。

  “就姜衿啊,”姜皓尽量放低声音,小心道,“她从小过着那样的日子,和你是不能比的。很多你有的,她都没有,你能享受到的,她都享受不到。你想想,这放在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很委屈呀,她本来是千金小姐,却过得那么辛苦。你小说出版是好事,拍电视也是好事,可她听见了肯定难受嘛,说话是有点不中听,你听过就算了,何必跟她计较呢。”

  姜晴愣神地看着他,似乎这才第一次认识了自己这位弟弟。

  姜皓性子单纯冲动,秉性善良,这些她当然知道,她只是诧异,什么时候,他这么帮着姜衿了。

  字字句句都为姜衿考虑。

  因为姜衿从小过得辛苦,所以说话可以不中听?夹枪带棒?

  以至于——

  她的高兴都不应该太过明显吗?

  哪有这样的道理!

  她走丢是她的事,又不是自己弄丢了她。

  自己却得为她的心情负责吗?

  谁为自己的心情负责!

  还有姜皓,从小得了自己多少关心照顾,眼下才几天,竟是话里话外偏帮着姜衿那个贱人!

  就因为血缘吗?

  可恶,简直可恶!

  姜晴恨得心都颤抖起来,嫉妒和愤怒烧着了她,她整个人似乎都被放在火堆上烤着,目光紧紧地盯着姜皓,却只能从里面看到一片澄澈干净。

  她以前喜欢这样的目光,现在却厌恶极了这样的目光。

  就好像——

  只有她一人痛苦着,陷在痛苦的泥沼里。

  “呵,呵呵。”姜晴突然笑起来,流下悲哀的泪水,“你为什么这么说?姜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变成这样了。是我的错吗?小说要出版,拍电视,是我的错吗?我高兴有错吗?因为我高兴,别人就可以随意地泼我冷水?都没问题是不是?就因为姜衿以前过得不好,我就得让着她,被她挑剔几句还得赔笑吗?你怎么这样?姜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姜皓苦恼极了,伸手在头发上胡乱地揉了两下。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姜晴重重喘息一下,哽咽道,“要不然你是觉得我脏?看不起我了,又和亲姐姐亲近起来了是吗?我醉成那样,酒店里一扔就行了,反而陪着姜衿去晏家?”

  “你去做什么?”姜晴猛地站起来,“怕她受委屈是吗?姜皓,回答我!”

  “不是你想得那样。”姜皓被她逼问得喘不过气来,“不是,不是你想得那样。我是怕她受委屈,你……你这不好好回来了吗?酒店里很安全,没事的。”

  “酒店很安全,晏家却有豺狼虎豹是不是,你得跟着保护!”

  “晏家……”

  姜皓愣一下,有点无力,坐在床边不说话了。

  可不正是有豺狼虎豹吗?

  他还记得云若岚和晏清绮的眼神,还有晏少瑄喷火的眸子,他们每个人看着姜衿,好像恨不得用目光撕碎她。

  晏爷爷倒是很好,可他已经那么老了,还能做主几年呢?

  晏少卿那么冷淡。

  姜衿已经失去他了,再没有晏家这样的靠山。

  她和姜晴还不一样。

  姜晴有那么多朋友,小说要出版,拍电视,她有大好的前途和未来。

  爸妈对她还是很好的。

  可她却永远不知道满足,从姜衿回家开始,她一直在争取,先前是晏家,晏少卿,如今是父母的宠爱看重,自己的偏向,从始至终,她一直在计较,在争取,试图打压姜衿。

  可姜衿呢?

  她拥有的实在少得可怜。

  偏生还在连续不断地失去着。

  未婚夫、养母、以往那些朋友,每一样,都远离了她。

  未必没有他们的原因。

  如果不是他们一直排斥她,如果不是他们一直为难她,如果他们一开始就接纳喜欢她,陪伴支持她,她怎么可能在晏家受那样的委屈,她的养母,怎么可能想不开自杀呢?

  可她也没有喊痛叫屈,没有哭闹,没有无休止地愤恨抱怨。

  她能做到,姜晴为什么就做不到呢?

  姜皓想不明白,又觉得心痛,抱着头沉声唤,“姐。”

  他语气太正式,姜晴愣一下,出声应了。

  “不吵了好不好?”姜皓请求道,“你和姜衿讲和吧,一开始就是我们不对,我们欺负排挤她,让她一丁点没有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才会成现在这样的。她其实很善良的,你给……不,我们给她道个歉吧,以后和平相处,不行吗?”

  “道歉?”姜晴好像听见了天方夜谭。

  “对啊,道歉!”姜皓激动地站起来,“她一定会原谅我们的,现在就去好不好?”

  姜晴看着他眼睛里炙热的光,受惊般往后退了一步。

  她不认识姜皓了。

  不认识眼前这个一心一意为姜衿着想的姜皓了。

  怎么可能?

  她和姜衿怎么可能和平共处?

  是姜衿突然回来,将她原本光明辉煌的人生搅合成一团乱麻!

  如果没有她,自己已经是晏少卿的未婚妻了,建国元帅的孙媳妇,环宇集团总裁的儿媳妇!

  而不是现在这样——

  被赵玉成玷污了清白,在逼仄狭窄的车后座!

  婚约泡汤!

  爸妈日渐不喜,甚至,这个一向只爱她的弟弟,都要失去了。

  都是因为姜衿!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姜衿那个贱人!

  她到底给姜皓灌了什么迷汤,让他这么替她说话?!

  姜晴重重地呼吸了一下,却很快看明白了形势,也不哭了,苦笑道:“你觉得我现在能去吗?狼狈成这样,过去给她道歉?”

  姜皓这才注意到,她哭得眼妆都晕开了。

  “那……那今天就算了。”姜皓退了一步,讪讪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姜晴朝着他笑了笑,“其实你说得也有道理,亏得我比你大五岁,竟是钻了这样的牛角尖,我好好想想吧,行吗?”

  “当然行了。”姜皓激动地抱她一下,“我就知道姐姐最善解人意了。”

  因为善解人意,所以就可以委曲求全吗?

  姜晴心里冷笑一声。

  对姜皓最后的一丁点耐心也彻底消失了。

  这样的弟弟,与其说单纯,不如说愚蠢,愚蠢到无药可救。

  他对自己的未来能有什么帮助?

  姜衿想争取他?

  尽管拿去好了,她还不稀罕!

  她倒是想看看,这样愚蠢的弟弟,她要去有什么用!

  “我累了。”姜晴将他从怀里推出去,笑着道,“你明天还开学呢,快去睡吧。”

  “恩。”姜皓轻松地笑起来,“姐姐晚安。”

  “晚安。”姜晴勾了唇角,转过身去,眼看着他离开。

  ——

  姜皓脚步轻松地回房去。

  途经姜衿房间,听见了清晰的敲键盘声音。

  心里好奇,他下意识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探头看了一眼。

  姜衿回头看见他,条件反射地关了qq。

  “干嘛?”她起身问了一句,皱着眉,看上去有点凶巴巴。

  “就看看你在干什么呢?”

  “现在看完了,可以走了。”

  “不要,”姜皓自觉说服了姜晴,心情很好,索性在她房间里转悠起来,一边转,一边还对着她桌上的玻璃瓶评头论足,“你这什么啊?一瓶子纽扣?丑死了。”

  “比你好看。”姜衿将玻璃瓶收进抽屉,没好气看了他一眼。

  “比我好看?”姜皓不满地反问一声,猛地凑近她,一脸抑郁道,“你好好看看我这张脸,就比不过那么难看一个玻璃瓶?”

  “嗯。”姜衿愣一下,旋即笑起来,“还真比不过。”

  她笑起来非常好看,柳眉弯弯,一双杏眼弯成弧度柔和的月牙儿,让人一颗心都跟着柔软起来。

  “姐姐。”姜皓突然唤了一声。

  姜衿愣了。

  姜皓一侧头,下巴顺势搭在她肩膀上,闷声道:“原谅我好不好?我知道先前对你不好,以后会当一个好弟弟的。”

  “好。”姜衿迟疑一秒,一只手绕过去,扣在他背上,同样闷声道,“我记着这句话了。”

  “那……过去的事情,以后都不提了好吗?”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姜衿轻笑。

  “一言为定。”姜皓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站直了身子看她,居高临下,索性伸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犹豫着安慰道,“我知道失去了晏哥哥你可能很难过。可这不还有我嘛,一个男人换一个男人,你也没什么大损失。”

  “去。”姜衿翻一个白眼,“你能和他比吗?”

  “别这么小看人啊。”姜皓倏然不满了,“你怎么不说他大我十岁啊,说不定我十年之后比他还强呢。”

  “年轻人有志气是好事。”姜衿故作正经点点头。

  “……”姜皓一噎,嘀咕道,“好像你自己不是年轻人。”

  “反正比你大。”姜衿哼了一声。

  姜皓定定地看她一眼,只觉得无比轻松。

  他是男生,心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却下意识亲近让他心情愉悦的事物,让他心情愉悦的人。

  以前是姜晴,如今——

  却是姜衿了。

  如今的姜晴好像怨妇,被嫉妒愤恨蒙蔽了双眼,不再善良可爱,显露出工于心计的一面,被他察觉,他自然觉得陌生又可怖,哪怕一直说服自己包容她,仍旧下意识远离和不赞同。

  姜衿却和她不一样。

  她像蒲草,柔韧又坚强,哪怕一时被狂风压弯了腰,一闪身,又能很快弹回去,招摇晃荡。

  生命力非常顽强。

  这样的劲头总是让人喜欢和欣赏的。

  姜皓不太明白自己这不由自主的心情,却深切地感觉到,他越来越喜欢姜衿了。

  先前那样吵,她也可以做到一笑泯恩仇。

  和姜晴的斤斤计较相比,这样的她,实在太让人感觉轻松了。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尤其——

  这个才是自己亲姐姐呀。

  姐姐就该是这样的,柔韧、倔强、包容、坦率。

  她也有缺点,脾气臭嘴巴毒,有时候得理不饶人,哆哆紧逼,可她这么真实这么聪慧,有咄咄逼人的时候,也有宽宏大量的时候,纵然也和姜晴敌对,却从不主动害人。

  一个心地纯善的姐姐,才能让他打心眼里接受和喜欢。

  姜皓忍不住笑起来。

  脸上有点烫,一低头,大咧咧地抱紧了姜衿。

  “犯什么病?!”姜衿太意外,没好气地将他往外推。

  姜皓越发收紧了手臂,嘀咕道:“我以后肯定不和你吵架了。”

  “知道了知道了。”

  “你怎么这么瘦?”姜皓猛地放开她,蹙眉道,“身上一点肉都没有,你……”

  他猛地想到什么,脸都红了,支吾道:“一点都不像个女人,你……你得多吃点,这样的身材没有男人会喜欢的。”

  “……”姜衿一愣。

  “滚滚滚滚滚!”

  姜皓还没回过神来,被她直接推搡了出去。

  门扇“啪”一声关上了。

  “哎!”他没好气地唤一声,郁闷地摸着鼻子离开了。

  房间里——

  姜衿气了个半死。

  来回走两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

  脸上一红,抿着唇又走进衣帽间。

  小心地将身上的宽松t恤掀上去,看着镜子里纤细苗条、眉清目秀的女生。

  罩杯……a。

  姜衿你神经病!

  莫名其妙地,她骂了自己一句,又将t恤连忙放下去。

  转身出去,一把扑进柔软的被子里。

  整张脸都滚烫地要烧着了。

  姜皓的话有点提醒她。

  难道,她真的……不像个女人吗?

  不就胸部小了点吗?

  晏少卿呢,有没有将她当成女人看,还是说……

  姜衿突然想到她那句“我远房侄女”,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一定是这样,她看上这么瘦小,晏少卿都不好意思把她放在平辈介绍了。

  真是的!

  真是的真是的!

  啊!

  人家都根本没有将她当女人,她还满脑子情呀爱呀的,脑子被驴踢了吧。

  姜衿烦躁极了。

  翻来覆去,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突然“啊”了一声。

  她还正和上弦月说话呢?

  心念及此,姜衿连忙起身,也不去管被她揉成一团的被子,坐到电脑前重新开了qq。

  今朝有酒——

  【还在吗?刚才突然断网了。】

  上弦月——

  【就说你怎么突然消失了。刚才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我意思这算一个好事,多个人脉多条路。雨过天青这两年人气不错,签售会不愁没人。】

  今朝有酒——

  【嗯,我知道。】

  “雨过天青”正是姜晴的笔名,谐音“雨过天晴。”

  她在自己的微博上说过,这名字有父母的期望和美好寓意在里面。

  所以——

  自己是阴霾雨雾。

  她是晴天希望。

  姜衿呵呵笑一声,有点走神。

  上弦月——

  【你是觉得和女生一起会尴尬?】

  上弦月一直以为姜衿是男人,话少,自然是那种腼腆沉默型男人了,可能还不善交际。

  他虽然出道早,名气也不小,可毕竟神秘惯了,从未出席过任何活动,姜晴眼下人气正盛,两人一起举办签售会,难免会让人往蹭人气这方面想。

  其实,也着实有点这个意思。

  说句俗气的,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遛才知道。

  人气什么的,也得靠市场来检验。

  网络作家如日中天的今天,只走实体的那些作家,很多事还真挺难说。

  尤其“今朝有酒”这样的,几个月也就一篇文,还是短篇。

  再者——

  上弦月眼见她半天不说话,又忍不住想到其他方面。

  比如长相太丑?

  气质太土,对不起观众?

  见光死?

  会不会是看上去邋遢猥琐一大叔?

  那样的话,还是慎重一点好!

  毕竟——

  现在这社会是个看脸的社会。

  尤其姜晴相貌好,才女光环,再添上美丽加分,微博上时不时晒个自拍卖个萌,人气聚拢得非常快。

  上弦月正犹豫,对话框里弹出新消息。

  今朝有酒——

  上弦月——

  【十月底上市不成问题。】

  今朝有酒——

  【那就行,确定了日期你提前告诉我。】

  上弦月——

  【好的。】

  他看过姜衿每一篇小说,对她的实力还是非常认可的,眼下纵然有了点犹豫顾虑,可眼见姜衿爽快应下了,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又发了【微笑】表情。

  今朝有酒——

  【替我谢谢雨过天青。】

  上弦月——

  【这个你放心,那位美女非常好说话。憨笑。】

  姜衿微微愣神,半晌,迟疑着敲了一句话。

  今朝有酒——

  【月,你是男性?】

  上弦月——

  【……呃,这……有什么问题吗?】

  姜衿也愣了。

  她只是突然觉得上弦月的说话风格也挺男性化,简短明了,表情符号也算少,没想到,当真是男人。

  今朝有酒——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安。】

  上弦月——

  【挥手。】

  姜衿多看了两秒,关了对话框。

  坐在电脑跟前发呆。

  她当然知道上弦月在考虑什么,她其实也有点其他顾虑。

  比如说——

  到时候姜晴那边人满为患,她这边却寥寥无几。

  那就尴尬了。

  虽然说两个人一起举办签售会,可也就时间、地点一致,宣传的时候捆绑互动而已。

  签名售书才是见真章的环节。

  她虽然出道时间早,可这几年,实体杂志毕竟在走下坡路,万一真的没人来买书,她可怎么办才好?

  要不要雇点水军撑场面?

  姜衿胡思乱想着,竟是有点后悔就那样答应上弦月了。

  可退一万步讲,让她放弃这个让姜晴震惊呕血的机会,她又不怎么愿意。

  真他妈烦!

  她心里忍不住爆粗口,又愣了。

  突然想到乔远。

  她骂人的本事是跟乔远学的,有耳濡目染的缘故,也有好几次被逼急了的缘故。

  眼下觉得有点不好。

  晏少卿肯定不喜欢,会不会觉得粗俗?

  可她为什么事事都要考虑他!

  姜衿觉得自己非常矛盾,一方面,她希望将最完美优雅的一面呈献给晏少卿,一方面,又希望他会喜欢最真实坦率的自己,简直天人交战。

  她郁闷地吐了一口气,再次扑到了床上。

  ——

  翌日,上午。

  姜皓开学了,大清早起来就去报到。

  其他人各忙各的,姜衿约了叶芹,十点钟赶到了市中心商业街。

  她也很快开学,需要置办点东西,叶芹也是,置办东西之外,因为学费不够的缘故,向她求助。

  上次的事情她并未忘记。

  依旧有点介意,可到底比不上两人的感情。

  叶芹是她唯一的朋友,学校里和她一起逃过课,放学了帮着赵霞摆过摊,两个人挤过一张床,最亲密的时候,电影院里喝一杯可乐,写作业饿了吃一碗泡面。

  让她绝交,她当真有些做不到。

  尤其她知道,叶芹的爸爸性子懦弱,妈妈好强,却有心脏病。

  她的确需要钱。

  可纵然如此,她最后还是拿出了那张卡。

  犹豫、迟疑、贪婪、邪念,这些所有让人背离本心的情绪,每个人总会产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

  叶芹性子软弱些,一时糊涂很正常。

  姜衿抿唇想着,缓缓舒了一口气,一抬眸,就看到街对面叶芹下了公交车,站在站台上朝她挥手。

  姜衿同样挥挥手。

  叶芹远远笑一下,下了站台,在人行道等绿灯。

  她比姜衿还要高,净高都有一米七,五官不算漂亮,却也端正秀气,报考了一所航空旅游方面的三本院校,每年学费接近一万元,大一刚开学,自然有杂七杂八一大堆其它费用。

  姜衿低头想着,等她到跟前,先将一张银行卡拿出来递过去。

  “装好了,里面一万整,密码你生日后六位。”姜衿看着她笑了笑,眼眸微弯。

  ------题外话------

  亲爱的们抱歉了。

  来的有点迟,其实七点就起来了,一直在看昨天的评论。【其实昨天都用手机看两遍了^_^】

  长评得奖结果和踩楼结果已经发布在公告卷了,亲们都可以去看看。

  留言回复奖励币币的事,今天可能拜托大管家帮着阿锦在后台奖励,然后,所有的评论阿锦已经看完咯,三百多条,满满都是爱,爱你们。

  但是因为时间太紧张,可能不能一一回复,阿锦今天会选择性回复的。

  首订成绩阿锦很满意,也看到亲爱的们一天就给阿锦送了一百多张月票,还有各种打赏,感动无以言表,o(n_n)o谢谢。

  再,昨天忘了说,上架后,评论区有个固定福利。

  所以亲们每天看了文文,可以和阿锦多多交流,\(^o^)/~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71:邀请签售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71:邀请签售》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