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点名风波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么多?”叶芹显然意外,连忙摆手道,“不说了吗,五千就行了。我暑假打工赚了些,五千足够了。”

  “我还不了解你吗?”姜衿直接拉开她背包,将银行卡装进里面的夹层,没好气道,“以前学校里要交三十块,你每次在你妈那都只要十五,剩下十五还得自己挣。”

  “那不是怕她唠叨嘛。”叶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放心,我不唠叨你。”姜衿在她胳膊上拍了拍,“你不说了吗?你妈准备动手术了,我也就能给你这么多,不着急还,等你以后当了空姐了,帮我多买几张飞机票就行。”

  “衿衿。”叶芹忍不住一把抱住她,声音里又带了哭腔。

  “行了行了,”姜衿笑着推推她,“肉麻兮兮的。”

  “嘿嘿,就知道你最好了。”叶芹站直了身子,一把勾住她胳膊,笑眯眯道,“走吧,看上什么,姐姐我都买给你。”

  “我去,咱还要不要一点脸了。”姜衿忍不住笑起来。

  “刚才得贵人相助,姐姐我现在算个小富婆了,手指缝里匀出来一点给你还是没一点问题的。”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哎呀,有没有一点幽默感啊。”叶芹没好气撞了她一下,“我说真的呢?暑假打工当真赚了些,买个东西给你,就当为上次的事情赔罪了。”

  “我不缺……”

  “别啊,”叶芹咬唇道,“我真的过意不去,你就让我送个安心吧。”

  “那行。”姜衿四下看了看,“一会买个防晒霜给我。”

  “就这?”

  “呐。”姜衿伸手指了指不远处一家西餐厅,“不然你请我吃大餐?”

  “没问题。”叶芹爽快地点了头。

  “……”姜衿无语地看了她一眼,“那个很贵的。”

  “有多贵?”叶芹贼兮兮道,“就请你吃一份最便宜的超值牛排,哈哈!”

  “好啊你!”

  姜衿一瞪眼,追着她跑进了手边的商场去。

  她这段时间买了不少衣服,两个人主要帮着叶芹看衣服。

  她个子高,身材也算窈窕,衣服很好选。

  很快,就看中一件略显飘逸的碎花吊带裙,美滋滋拿进试衣间去了。

  花蝴蝶一样飘出来。

  朝姜衿努努嘴道:“怎么样,好看吧?”

  “嗯,好看。”姜衿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和您闭月羞花的相貌非常搭配。”

  “我说你!”叶芹又气又乐,哭笑不得道,“正经点啊。”

  “字句发自肺腑。”

  “……”

  叶芹白了她一眼,转身飘进试衣间了。

  姜衿忍不住低头笑起来。

  “挂着吧,我再转转。”叶芹将裙子递给了导购员。

  挽了姜衿的胳膊,就往外面走。

  “怎么了这是?”

  “四百多呢?”叶芹抑郁地撇撇嘴,“我们还是去边上嘉惠里好了,一件裙子就五六十。”

  “到底不一样。”姜衿若有所思,“这不开学吗?买一件好裙子犒劳犒劳自己,也不算过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叶芹长叹一声,“你现在这身份不得不穿好的,我不一样,学费还得打工挣呢,能省一点是一点,穿什么都一样。”

  “我请你吃饭好了。”姜衿推推她,“瞧这长吁短叹的,一狠心就买了。”

  “不要,说好我请你。”叶芹脚步顿一下,“你上洗手间吗?”

  “不去。”

  “那等我一下,出来太着急了。”

  “去吧去吧。”姜衿没好气推推她。

  等她进去,忍不住转身,远远看着刚才那家店。

  她十七岁生日的时候,叶芹用四个周末的打工费,帮着她买了一只垂涎已久的毛绒玩具,当时她也是如此,说了一句,“买这些干嘛?太奢侈了,有没有都一样。”

  “切,你怎么不说自己看见的时候,那眼睛都发光了,就差脑门上刻一句我想要。”

  叶芹刚才也是这样的。

  就差脑门上刻一句“我想要”了。

  一件漂亮的连衣裙,哪个正值花季的女孩不想要呢?

  姜衿越走越近,朝着导购员笑笑道:“刚才那件裙子,帮我装起来。”

  “好的。”

  导购笑着应了,又按着她要求,换了个塑料手提袋。

  姜衿付了钱,将裙子塞到背包里。

  叶芹等得有点着急了,眼见她出现,忙不迭道:“一出来就不见你人了。”

  “随便转了转。”

  “走吧,咱们还是逛嘉惠自在些。”

  叶芹不由分说地挽了她胳膊,从扶梯下楼,去旁边便宜点的嘉惠街道买东西。

  最终——

  她买了t恤、短裤、衬衫、帆布鞋,还是没买裙子。

  有时候就这样,已经见过更好的,质量差一点的,想将就,都觉得勉强了,再难入眼。

  叶芹忍不住叹气。

  姜衿闷笑一声,推推她,“别叹气了。你那件裙子在我包里呢,叫声姐姐我就赏给你怎么样?”

  “啊!”叶芹反应过来,笑闹着推她一把,“你小我整整一岁多,要点脸。”

  “近墨者黑。”

  “你才是墨!”

  叶芹一向说不过她,抢了她背包,哈哈笑着往吃饭的地方跑了。

  姜衿气喘吁吁追上,上了楼梯才停下步子定定神,往她坐下的位子去。

  刚落座,神色一愣。

  斜前方正用餐的赵玉成朝她挥挥手。

  姜衿觉得恶心。

  赵玉成和姜晴的事情她可没忘,无论真相如何,她反正不想和这人扯上关系了。

  姜衿看一眼叶芹,低声道:“我去洗个手。”

  “嗯。”叶芹正看菜单,头也没抬。

  姜衿起身往洗手间而去,只想着刚才赵玉成快结账了,索性连动作都慢吞吞,只希望出去他已经走人了。

  免得影响食欲。

  偏偏,天不如人愿。

  她洗完手出来,一抬眼就看到赵玉成。

  一只手撑着墙,似乎等得有点不耐烦,看见她,似笑非笑。

  “姜小姐故意躲着我?”

  “你是不是太自恋了?”姜衿神色冷淡。

  “没有吗?”赵玉成笑得意味深长,“我还以为你看见我心虚呢?”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姜衿越过他,直接往座位走。

  “诶?”赵玉成一把拦住她,哂笑道,“你都不觉得应该感谢我吗?”

  “感谢你?”

  “可不是?”赵玉成勾着唇角,“如果不是我,你怎么能独享生日宴会呢?是吧?还有你给你姐姐下药的事情,我可一点都没有告诉别人,这么够意思,当不起一声感谢?”

  “神经病。”

  “呵呵。”赵玉成乐了,“你这是恼羞成怒?”

  姜衿也不走了,神色定定地看着他,“你未免想得太多了?我给姜晴下药,我为什么要给她下药!”

  “那我管不着。”赵玉成懒得想。

  “不是我。”姜衿深吸一口气,耐心道,“那样卑鄙的事我还不屑做,至于你,爱信不信,拿这件事邀功?对不起,您还真是找错人了。”

  “嘴巴真毒。”赵玉成哼一声,俯身凑到她耳边,“不过我喜欢。”

  两人距离非常近。

  赵玉成的鼻尖差点就贴上她柔嫩的肌肤。

  女孩特有的清香窜到他鼻尖。

  让人心猿意马。

  姜衿抿着唇,就在他越凑越近的那一瞬,一手抓紧他胳膊,猛一抬腿,膝盖直接送了出去。

  “啊!”

  赵玉成发出杀猪般一声惨叫,捂着裆部,顺墙倒了。

  刚出洗手间的两个男人被吓了一跳。

  “感觉怎么样?”姜衿居高临下地看着赵玉成,微微俯身,翘着唇角,“还喜欢吗?”

  “你!”

  赵玉成咽着口水,痛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赵公子喜欢被虐。”姜衿拍拍手直起身,惋惜道,“抱歉了,我一般不喜欢虐人。”

  话音落地,也不在乎边上目瞪口呆看戏的两个男人,扬长而去。

  “汗,现在这姑娘真彪悍!”

  看着她纤瘦的背影,一个男人咽了咽唾沫。

  另一个担忧地看了眼赵玉成,迟疑道:“要帮忙么?”

  “滚你妈的。”赵玉成大吼。

  “啧,蛋碎了也不冤枉。”年轻男人没好气哼一声,迈步走了。

  赵玉成神色一愣,差点气晕过去。

  姜衿的好心情也彻底没了。

  吃过饭,和叶芹分开,直接回了家。

  ——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

  八月六日这一天,云京大学新生开学了。

  姜衿起了个大早。

  拉着一杆小皮箱,独自去学校报到。

  她长得漂亮,新生接待处几个学长争着引领,一圈下来,倒也没跑冤枉路。

  十一点多,已经办好了入学手续。

  到了宿舍楼下。

  楼下有被褥、蚊帐等生活用品分门别类堆积着,也需要拿单据领取。

  姜衿略微想一下,先拉着皮箱上楼了。

  她在339宿舍。

  门扇虚掩着,宿舍里已经有人了。

  姜衿定定神,推门而入。

  是光线很好的六人间,每人一套床柜,二层是硬板床,床下是一整套的桌柜,统一漆成让人舒心的浅绿色,左边是隔开的空格,摆放东西,上面横栏一列书架,书架下是电脑桌,往右连着一个衣柜,再往下一个鞋柜。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人差不多刚够用。

  姜衿收回视线。

  背对她正扫地的一个女生转过身来,笑一下,问询道:“你就是孟佳妩吧?”

  “啊?”姜衿一愣,“不是。”

  “你不是我们宿舍的吗?”女生似乎有点糊涂,左右看了看,目光落在唯一空闲的桌面上,“就你一个人没来嘛。”

  她话音落地,正忙着整理东西的几个人也齐齐看向她。

  姜衿这才发现,每张床边角都贴着学号和姓名。

  六张床,也就左边中间的桌面空无一物。

  正是孟佳妩。

  “我是姜衿。”姜衿回过神来,笑了笑,左右看两眼,走到了最里面,孟佳妩边上靠窗的那张床,边角赫然贴着她的名字。

  姜衿的目光落在桌面崭新的洗脸盆上。

  柳眉微蹙,她端着洗脸盆移了地方。

  捎带着,将脚边的大红皮箱也推到了中间那张桌子跟前去。

  “那估计她放错地方了。”刚才说话的女孩吐吐舌头,笑着道,“我是童桐,姓是童年那个童,名是梧桐那个桐。”

  童桐脸蛋圆圆,笑起来带一个挺深的酒窝,穿着t恤背带裤,看上去很可爱。

  姜衿点头笑笑,“我是姜衿,生姜的姜,青青子衿的衿。”

  “姓姜?”童桐对面正铺床的女孩看下来,调侃道,“和咱们市长一个姓,你们是亲戚啊?”

  “很多人这么问。”姜衿耸肩笑笑,并不回答。

  “哈哈,我就八卦一下。”铺床的女孩算是几人中最胖的,爽朗道,“我是李敏,木子李,敏捷的敏,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大家多多关照。”

  她说话热情放松,宿舍里气氛都熟络起来。

  姜衿对面床的女孩转过身来,点点头,微笑道:“我是楚婧宜,女青婧,宜嗔宜喜的宜。”

  楚婧宜穿着坡跟凉鞋,高挑窈窕,一头披肩长发乌黑柔顺,飘逸得可以去拍洗发水广告,标准的鹅蛋脸,眉目清丽,是让人眼前一亮的那种优雅女神范女孩,偏生,说话间有一种矜持客气的味道,略显疏离,气场很足。

  很显然,这样的女孩天生要给同性带来压迫感。

  姜衿很敏感。

  自然察觉到宿舍里气氛凝滞了一瞬。

  楚婧宜旁边床位的女孩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是王绫,绫罗绸缎的绫,很高兴认识大家。”

  “姜衿、楚婧宜、王绫,你们这名字可真好听,”李敏手指点了一圈,最后落在童桐身上,笑着道,“就数我和童桐的名字最好记了。听说明天就开始军训了,晚上签了到,我们出去聚个餐怎么样?”

  “那有什么问题呀。”童桐笑着应一声,目光又落在姜衿身上,犹豫半晌,唤了她一声。

  “怎么?”

  “就……孟佳妩嘛,她刚才来的时候好像带着保镖。”

  “啊!”其他人显然没见到,李敏夸张地大叫一声,反问道,“保镖?”

  “我也不确定。”童桐扫完地了,坐在椅子上迟疑道,“就看上去高高壮壮一个男人,穿着黑西装嘛,手腕上还有纹身,看上去挺厉害的,管她叫……对了,五小姐。”

  “五小姐?”李敏又是不可思议一声尖叫,神秘兮兮道,“不会是……那个孟家吧?”

  “哪个孟家?”王绫好奇道。

  “你们都不是本地人吗?”

  除了姜衿,其他三人齐齐摇头。

  “来来来,我给你们八卦一下,据说云京有六家顶级老派豪门,孟家就是其中之一啦,混黑的,算得上华夏北方第一黑道家族,当家的有n个老婆呢!孩子也有十几二十个,反正很多就是了。”

  “十几二十个?”童桐惊吓般瞪大了眼睛。

  “嘿嘿,我也不算特别清楚,就八卦嘛,据说是那样,你不也说了吗?孟佳妩被喊作五小姐,一般人谁家那么多孩子啊。”

  “可这,”王绫疑惑道,“n个老婆?都没人管吗?”

  “人家正牌老婆就一个呀,小三小四那么多,反正没结婚,爱怎么住就怎么住咯。”

  “这不种马么。”楚婧宜轻嗤一声。

  “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王绫看她一眼。

  楚婧宜淡淡一笑,扭头继续收拾东西。

  王绫抿着唇白她一眼,一扭头对上姜衿的视线,有点尴尬了。

  她长得眉清目秀,在她们高中算班花级别的,原本颇有些优越感,可进了宿舍门,才发现人外有人。

  楚婧宜个子高气质好,衬托之下,她难免沦为陪衬。

  下意识就嫉妒了。

  可眼下再对上姜衿,又生出些更复杂的心思。

  在她看来,姜衿的优势好像比楚婧宜更加明显,人也更耐看。

  楚婧宜穿了坡跟鞋足有一米七五,头发长及腰际,的确十分惹人注目,却属于只可远观的那种美女,女生缘肯定不好,男生缘也不见得就好。

  姜衿不一样。

  穿着平底鞋,大概在一米六五左右。

  短发是天然的浅褐色,看上去非常柔软,让人很想摸一摸。

  一张脸精致小巧,也就比巴掌大一些,柳眉弯弯,眼睛不大,却漆黑明亮,让人很容易产生好感。

  身形偏瘦,目测罩杯不到b。

  可这样更惹人怜惜,让男生产生保护欲。

  尤其她还白。

  俗话说一白遮千丑。

  任谁看见这样白白净净、纤柔美丽的女孩,都会喜欢的吧。

  就连她一个女生,竟然也嫉妒不起来。

  姜衿收敛锋芒的时候,看上去实在清纯乖巧、善良无害,让人没办法讨厌。

  王绫一时间走神了。

  宿舍门吱呀一声响,她被惊醒,下意识回头。

  呼吸一窒。

  进来的女孩穿着一条露肩连身裙,紧身款,豹纹图案,性感妩媚,美艳张扬,化了妆,红唇微嘟着,似乎天生就在勾引人,和姜衿完全两个极端。

  如果说楚婧宜像女神,适合束之高阁供养着。

  姜衿便像初恋,每个年轻男孩都忍不住疼惜怜爱她。

  孟佳妩便是情人了。

  她身材凹凸有致,简直让女人自惭形秽,气质张扬风骚,第一时间吸引男人垂涎目光,相貌更是妩媚妖娆,上挑的眼尾,丰润的红唇,都在无时无刻诱惑人。

  她带来的冲击太大,整个宿舍都安静了。

  孟佳妩似乎对自己造成的效果视若无睹,或者说,她已经习惯了别人惊艳追逐的目光。

  踩着高跟鞋,目不斜视地朝自己先前看好的位子去。

  站在了姜衿面前。

  身高的优势第一时间显露,她穿着高跟鞋,比姜衿高了差不多十公分。

  “这是我的床。”孟佳妩居高临下,直接道。

  “哦?”姜衿勾着唇角笑一下,走一步,纤细的手指落在床边角的贴纸上,慢慢道,“姜……衿,这是我的床。”

  “我不喜欢中间的位置,就占了你这张。”

  “巧了,我也不喜欢中间的位置。”姜衿扬眉看她一眼,不咸不淡回应道。

  “你这什么意思?”

  “这话该我问你。”姜衿冷笑。

  两人说话间整个宿舍都安静极了,其他人好像都不存在似的,凝神屏息。

  可不是?

  谁能想到孟佳妩作风这么奇葩,看上了不打招呼就要占下。

  那也得看别人愿意不愿意才行。

  偏偏——

  姜衿看着柔弱娇嫩,这一刻却气质陡变,话音凌厉,句句都带着刺,和她针锋相对,毫不相让。

  云京本地人都这么厉害吗?

  童桐怕两人打起来,为难地看了一眼对床的李敏。

  李敏莫可奈何地看她一眼,示意她别开口。

  她就是爱八卦而已。

  打架什么的,这辈子还没有过呢!

  “如果我非要这个位置呢?”孟佳妩似乎也没想到她这么难缠,美艳的眼眸眯了眯,不耐烦道。

  “那最好带上你们孟家的保镖,把我从这间宿舍扔出去。”

  “噗!”李敏没忍住,突然喷笑了。

  “你知道孟家?”孟佳妩脸色变了变,眸光犀利地审视着姜衿。

  “一点点,”姜衿耸着肩膀笑了笑,垂眸略微想一下,踮着脚尖往她肩膀处凑了凑,小声道,“也就知道你是二太太刘樱的女儿。”

  “你!”

  “姜衿,青青子衿的衿。”

  孟佳妩目光深深地看她一眼,半晌,也不知道想了什么,扭头朝自己位子走去。

  孟家内斗非常厉害,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其他人都伸长了脖子关注着。

  乔晞更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她带着弟弟乔远,参加姜市长亲生女儿生日宴会的事情,其他人自然知晓。

  所以——

  姜衿八成和乔远有牵扯。

  乔远和乔晞,她自然得罪不起。

  孟佳妩一脚踢在行李箱上,正抑郁,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需要我和你换地方吗?”

  她意外侧目,对上楚婧宜客气探询的目光。

  “我正巧不怎么喜欢吹风。”楚婧宜仿若不曾察觉她审视的目光,微笑着解释了一句。

  她有自己的思量。

  毕竟——

  她和姜衿床位相对,孟佳妩看上了姜衿的床位,求而不得,难保一会不向她发难,她不是姜衿,也并非云京当地人,吵架什么的,更不是孟佳妩的对手。

  不如先她一步提出,避免为难尴尬。

  “谢了,我不喜欢你那个位子。”孟佳妩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转过身去。

  楚婧宜的心思她当然明白。

  可笑了。

  想让就让,不想让别让,哪来那么多理由!

  不喜欢吹风?

  难不成她孟佳妩就喜欢吹风,得捡别人不要的位子么?

  楚婧宜微愣,很快回过神来,无所谓地笑了笑,也转身过去,沉默着收拾东西。

  闹了这一遭,宿舍里没人说话了。

  只不过——

  所有人又似乎重新认识了姜衿。

  孟佳妩一看就是个不好相处的,偏偏,姜衿最后一句话就让她偃旗息鼓了。

  她到底说了什么呢?

  声音太小,其他人都没有听见。

  难免好奇了。

  ——

  下午六点。

  迎来了大学生涯中第一次签到。

  孟佳妩不知去了哪,其他五个人一起去班级集合处。

  刚下宿舍楼,李敏就忍不住八卦起来,朝姜衿发问道:“你中午那会说什么呀?孟佳妩都吃瘪了。”

  “也没说什么,”姜衿随意笑笑,“就恰好知道她妈名字,她可能以为我对他们家很了解,就疑神疑鬼,暂时没和我为难了。”

  “这样?”李敏显然还有疑惑,被边上的王绫扯了一把。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王绫和她落后一步,嘀咕道,“指不定让人家为难呢。”

  “哦哦。”李敏一愣,后知后觉道了一声谢。

  王绫无奈地叹了一声。

  “怎么了?”李敏一向大大咧咧,好奇地看着她。

  “就觉得大学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嘛。”王绫耸肩道,“姜衿神神秘秘的,孟佳妩那么厉害,楚婧宜又看上去高傲不好接近的,也就你和童桐好点。”

  “这个?”李敏小声道,“也没那么夸张吧,就孟佳妩的确不怎么好相处。”

  她怎么没觉得姜衿和楚婧宜有问题。

  “你一看就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王绫笑着看她一眼,“也可能我这人太敏感了。”

  “还好。”李敏干笑一声,没再接话。

  很快,五个人慢吞吞走到了集合的地方。

  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分属新闻传播学院,整个学院九个班,统一在篮球场一侧的林荫道上集合点到。

  正值夏天,下午六点并不晚。

  阵阵凉风从人脸上拂过,送来些微凉意,驱散酷热。

  童桐是个自来熟,很依赖人,一直挽着姜衿的胳膊,到了地点,踮着脚东张西望。

  姜衿被她扯得晃了几下,疑惑道:“你找什么呢?”

  “江卓宁。”

  “啊?”

  “哦哦,你不认识,一个男生,嘿嘿,我就是为他报考云京大学的。”童桐圆圆的脸上泛出点红晕,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

  “哦。”姜衿点点头。

  她性子慢热,对别人的私生活也没什么探究的兴趣。

  “长得特别帅。”童桐还兀自找着,边找边道,“学习也特别好,我们市今年的文科状元呢。”

  “文科状元?”边上王绫插了一句嘴。

  “对呀,他报了新闻专业,我肯定考不上,另辟蹊径考了咱们专业。”

  “呃,真励志。”

  “那肯定嘛,我们……”童桐突然没声了。

  姜衿意外地看她一眼,眼见她神色呆滞,下意识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最先看到孟佳妩。

  她依旧是上午那个打扮,在略显青涩的一群大一新生里非常扎眼,正站在一个男生面前,姿态强势地递出一个高端品牌的手提服装袋。

  边上围聚的一众人全部侧目,指指点点。

  孟佳妩完全视若无睹,红唇勾了十分妩媚一个笑,开口道:“给。赔你的衬衫。”

  “我说了不需要。”男生冷淡道。

  正是江卓宁。

  他高瘦颀长,看上去足有一米八,相貌俊秀,气质清冷,是那种少女漫画里常出现的男主角形象,只穿着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在人群仍旧非常醒目,鹤立鸡群。

  有一种超脱同龄人的内敛帅气,气质上还有点接近于晏少卿,只明显更加稚嫩些。

  姜衿她们隔得稍远些,自然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可基本也猜到。

  甚至——

  看一眼童桐的脸色,她也能确定,那个定是江卓宁无疑。

  他有着让这个年纪女生喜欢的资本。

  怎么和孟佳妩扯上关系了?

  姜衿忍不住纳闷。

  与此同时——

  江卓宁无情的拒绝让周围响起一阵嘘声。

  有男生起哄了。

  “人家不要就算了嘛。”

  “美女美女,他不要给我,我要。”

  “就是就是,给我好了。”

  孟佳妩猛地扭头过去,目光凌厉地看了起哄的几个男生一眼,缓缓开口了。

  她声音突然拔高一度,人群又突然安静,姜衿都清清楚楚听见那一句夹杂着浓重鄙夷的,“你算个什么东西?!”

  哗——

  安静的人群又突然沸腾了。

  男生潮水般的嘘声和口哨声,夹杂着女生们的窃窃低语和惊叹声,让一片林荫道喧嚣如集市。

  都是大一新生而已,来自全国各地。

  谁能料想,第一天就能碰到这样嚣张跋扈的同学呢?

  江卓宁接受众人目光,更是烦不胜烦。

  垂眸看一眼不依不饶的孟佳妩,冷声道:“我收下。”

  孟佳妩倏然笑了。

  好像最美的罂粟花突然绽开,带着让人神魂颠倒的妖娆风度,媚态横生。

  边上刚才被骂的几个男生又呆了,只觉得得她一句骂都是荣幸,哪里还计较丢掉的面子呢。

  江卓宁却不为所动,骨节分明的一只手伸过去,接了纸袋。

  定定看着,童桐的眼眶都红了。

  姜衿心情都有点复杂,未曾想,下一瞬,江卓宁直接走两步,将纸袋扔进了停在路边收拾垃圾的小推车里,面无表情地站到了一边去。

  “噗!”

  人群里发出极轰动一阵喷笑声。

  孟佳妩妖娆的笑意就那样僵在唇角,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咬唇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赔给我的吗?”江卓宁神色淡淡,“既然已经是我的东西了,怎么处理就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他实在是烦透了死缠烂打的女生。

  也不知倒了什么霉,上午排队交费的时候被孟佳妩泼了一身饮料。

  一件衬衣而已。

  毁了就毁了,他并未放在心上。

  哪知下午就等来这么一出。

  起先是觉得孟佳妩买的衬衫实在昂贵,不愿意收。

  到了如今,却是无比厌烦了。

  脸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差,棱角俊秀一张脸都带着罕见的冰冷凉薄,锐利迫人,却有点让女生心痒难耐的迷人味道。

  其实有时候——

  女人和男人某些方面一样。

  得到了不见得珍惜,得不到却愈发渴望难耐。

  尤其孟佳妩这种女生。

  生在孟家,她母亲不算得宠,先前因为生了儿子被孟庆一时兴起接回孟家。

  后来有了她。

  她的那位哥哥却死了。

  为了更好的生活成长,她从小奋力争抢,喜欢的东西费尽心思也要到手,无论是玩偶,还是男人。

  她非常享受男欢女爱,喜欢被追逐仰望,十五岁就没了第一次,到眼下,更是云京上流社会出了名的交际花,那些夫人小姐私底下怎么说她一清二楚,却不在乎。

  说她是被男人玩的破烂货,可实际上,未尝不是她玩了男人。

  她欣赏的历史女性有两位,第一是武则天,以女子之力让天下臣服,第二是南北朝的山阴公主,无视封建权威礼教,广纳男宠三十余人。

  凭什么女人就得被男人玩弄呢?

  她孟佳妩偏要活出个精彩纷呈的肆意人生来。

  江卓宁相貌出挑,看上去疏离冷淡,非常有味道。

  她原本想玩玩而已。

  这一刻,于鼎沸人声中,看着他神色寡淡的侧脸,却着着实实地动了心思。

  平生第一次,有男人给她这种难堪。

  她想打压他、征服他,让他为她神魂颠倒,跪在床边亲吻她的脚趾。

  “江卓宁。”孟佳妩看着他,一字一顿地唤了一声,突然转过身去,朝着几百名新传院新生张扬一笑,挑衅般开口道,“都看清了。从今天开始,他是我孟佳妩的男人。”

  她话音刚落,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突然转身过去,一把扯了江卓宁t恤领口,在他唇上印了重重一个吻。

  这一切只在分秒之间,江卓宁回过神来都晚了。

  淡淡的口红印子留在他削薄的唇上。

  “要点脸行吗?”他家境优越,教养良好,从小到大都未曾见过这样厚颜无耻的女生,孟佳妩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让他罕见地震怒起来,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孟佳妩穿了高跟鞋,光裸的小腿直接蹭在水泥地面上,渗出血来。

  江卓宁一愣,伸手在唇上狠狠抹了一下,甩手走了。

  “呃,不点名了啊!”

  边上同学只以为他被气糊涂了,连忙出声提醒了一句。

  江卓宁头也没回。

  围观的所有人目光又落在孟佳妩身上。

  她一只手撑地,眯着美眸看了眼江卓宁离去的方向,勾唇笑了笑。

  一扭头,朝边上最跟前一个男生伸出手去,“帅哥扶我一把。”

  男生条件反射地扶起她。

  眼见她起身,周围一众女生更是面面相觑。

  倍感压力。

  “七班,新传七班,过来这边签到!”一道洪亮的男音突然透过话筒传到耳边,人群推搡开来。

  姜衿她们正好在七班。

  男生女生正唏嘘感慨着,就瞅见孟佳妩站进了他们的队伍。

  三十出头的男辅导员都多看了她一眼。

  “童桐?”

  姜衿碰了碰边上一直发呆的童桐。

  后者如梦初醒般看了她一眼,突然扭头,朝着江卓宁离开的方向,跑了。

  “哎,那个女生!”帮着辅导员点名的男生大喊道。

  “她肚子不舒服。”姜衿举了右手,硬着头皮道,“……去卫生间了。”

  男生刚才就注意到她,对上她略带歉意的神色愣了愣,迟疑道:“她叫什么名字?”

  “童桐,姓是童年的童,名是梧桐的桐。”

  男生看了眼辅导员。

  辅导员的目光落在姜衿身上,挑眉道:“你叫什么名字?”

  “姜衿。”姜衿略一迟疑,“生姜的姜,青青子衿的衿。”

  “哦。”辅导员点点头,“当个代理班长吧,军训期间管一下女生那边的事。”

  姜衿:“……”

  “这样也行?”边上的王绫狠狠愣一下,小声嘀咕道。

  这辅导员未免太随意了!

  ——

  姜衿也很无语。

  点完名,被迫和刚才帮着点名的那个男生互换了手机号码。

  “杨阳,姓是杨树的杨,名是阳光的阳。”男生温声说完,看着她输入了自己的名字,略微想一下,又道,“要不也记一下辅导员的吧,难免会用上。”

  “唔。”

  “张磊,弓长张,三石磊。”

  “好了。”姜衿舒了一口气,一回头,发现宿舍几个人都已经离开了。

  童桐去找江卓宁了,孟佳妩独来独往,剩下的三个眼见她有事,也都先后走了。

  说好的聚餐呢?

  姜衿有点抑郁,叹了一口气。

  “七点了,”杨阳看她一眼,提议道,“要不出去吃点东西?我姐姐也是这所学校的,我来过几次,还算熟,校门口有几家餐馆很不错。”

  “不用了。”姜衿不欲过多交往,笑着道。

  “我们……”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姜衿拿起突然震动的手机,到了边上,直接“喂”了一声。

  晏少卿唤了她名字。

  “晏哥哥?”姜衿接电话挺着急,这会才反应过来是他,声音顿时低了一个分贝。

  “在学校?”晏少卿声音微微沙哑,询问了一句。

  “嗯。”

  “闲着吗?”他又问。

  “闲着呢,刚点完名。”姜衿答。

  “那你出来一下,我在你们学校正门口。”

  “啊……哦。”姜衿很快反应过来,答应完挂了电话。

  朝着杨阳歉意一笑,“我哥哥过来找我了,我先走一步。”

  “出去吗?”杨阳走两步跟上她,状若随意道,“那反正也顺路,一起走吧。”

  姜衿无话可说了。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哒。

  强调一下哈,每天更新时间,【早上九点十分。】

  然后,现在为了码字,阿锦是每天关在大神码字里,一款强迫码字软件,到了字数才能被放出来。所以评论区每天就晚上睡觉前才能看。昨天的回复了,前天的还没回复完,咳咳。阿锦慢慢来哈。

  \(^o^)/~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72:点名风波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72:点名风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