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冷面阎王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平心而论——

  她们分到的这个教官其实挺帅。

  身材高大健壮,看上去就非常有劲,却并不给人虎背熊腰的感觉,整体恰到好处,正是一位铁骨铮铮的汉子,满足每个小姑娘对华夏军人的所有想象。

  他一张脸是健康的小麦色,棱角分明,从眉骨到下颌,每一寸都好像刀锋刻出。

  凌厉、沉着、显露锋芒。

  好像一柄闪着寒光的剑,尚未完全出鞘,已经让人畏惧。

  冷面阎王。

  姜衿下意识想到这四个字,觉得送给他当绰号再合适不过了。

  此刻——

  阎王一张锐利面孔上没有丝毫情绪,目光淡淡地从她脸上划过,迎接了她的审视,转身朝不远处的树荫下走了过去。

  “队长。”

  眼见他走近,正休息的一个教官连忙弯腰,拿了瓶水扔过去。

  云京大学是全国最好的文科高校,每年军训教官都是以正规军军官为主,饶是如此,去年在新传院仍是出了点事,有教官和艺术专业女生闹了丑闻。

  上面极为重视,今年索性派了他们特别分队过来。

  这不大材小用嘛。

  也难怪他们队长到了以后就冷着脸。

  递水的教官心里叹了一声。

  冷着脸的阎王拧开瓶子,一仰头,喉结耸动,很快,一瓶水成了半瓶水。

  他缓一口气,重新拧上瓶盖,扔在脚下。

  “队长。”

  眼见他休息仍旧站得笔挺如松,递水的教官上前一步,打哈哈道:“都是娇滴滴的小女生嘛,你那么认真做什么?指望她们上战场打仗啊。”

  “呵。”阎王看他一眼,没好气嗤一声,并不多言。

  “嘿嘿,”边上另一位教官小声道,“话说,队长那一排,美女最多。”

  “上面让你过来看美女的?”

  “……”

  说话的教官噎一下,朝着另一位耸耸肩。

  ——

  十分钟很快到了。

  短促有力的一声哨响,九排所有女生齐刷刷站了起来。

  “自我介绍一下,”训练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冷脸的男人总算正常些,沉声开口道,“阎寒。阎罗的阎,寒冷的寒。在接下来的二十八天里担任你们的军训教官,你们可以称呼我……阎教官。”

  队伍里一众女生看着他,无人吭声。

  一个多小时而已,所有人已经敏感地感觉到,这阎罗王比其他教官都严厉霸道。

  倒霉悲催的。

  正是此刻所有人的心灵写照。

  “接下来强调几点规矩,”阎寒目光环视一周,慢条斯理道,“第一,军训期间,任何人没有辅导员签字的假条,不得迟到早退;第二,军训期间,早晚一律穿整套迷彩服,上午和下午上身只穿迷彩短袖即可;第三,军训期间,训练场上不允许手机出现,首饰也不行,最好别化妆,流汗花掉了很吓人……”

  “噗!”有女生没忍住喷笑了。

  “很好笑吗?”阎寒扭头看过去,“出列,军姿半小时。”

  喷笑的女生垂头丧气去了边上受罚。

  阎寒收回目光,继续道:“我讲话的时候不许笑、不许插话、不许交头接耳,任何事必须先报告,我点头,方可行,明白吗?”

  “明白。”四十个女生喊声震天。

  “很好。”阎寒的目光晃了一圈,“接下来我们继续站军姿。”

  呃,又站?

  女生们简直敢怒不敢言。

  按口令重新散开,规规矩矩再一次站好。

  “站稳了,”阎寒眉梢微挑,边走边道,“军姿是军训最基本的一项,站好军姿再说其他,不迟。”

  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的女生们仍是敢怒不敢言。

  阎寒一排排往过走。

  “双腿并拢,膝盖别打弯,双手自然下垂伸直,手指并拢,拇指尖贴于食指第二节,中指贴裤缝。”

  “往哪看呢?抬头,下颌微收,两眼平视前方。”

  “一会把头发绑起来。”

  “腰挺直。”

  “我很可怕吗?哆嗦什么!”

  他一路嚷嚷着到了姜衿面前,垂眸看她一眼,转身道:“姜衿出列。”

  “是。”

  姜衿再一次成了焦点。

  她和这阎罗王肯定上辈子结了仇。

  被腹诽的阎寒并未停步,继续了一会,目光落在另一位女生身上,沉声道:“你,出列。”

  “是。”

  女生抬步到了姜衿身侧。

  阎寒又走两步,总共叫了四位女生出列。

  所有人目光齐刷刷看了过去。

  “军姿站到这四位同学的程度,就算勉强合格,每个人好好回想一下动作要领,自我调整,再站二十分钟就可以吃饭了。”阎寒面无表情道。

  姜衿正觉得累,顿时不敢动了。

  按着他刚才说的动作要领,站了一个教科书般标准的军姿。

  ——

  短短二十分钟,好像一个世纪般漫长。

  八点十分,阎寒自口袋里掏了哨子,响亮的一声,将所有人解放了。

  其他教官不约而同开始整理队伍。

  姜衿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心里嘀咕——

  这冷面阎罗,是他们三连领导?

  “你们四个,入列。”阎寒装了哨子,发话道。

  “是。”

  四个人如释重负,转身回了队伍。

  “全体都有,稍息!”

  “立——正!”

  阎寒站定在姜衿面前,抬眸环视一周,右手比了个手势,发号施令,“全排注意,以姜衿为准,向中看——齐!”

  女生们这会又累又饿,速度极快。

  阎寒微微垂眸,看着一动不动的姜衿,“以后我说以你为准了,记得答到,同时左手握拳高举,大臂前伸与肩略平,小臂垂直举起,拳心向右,明白吗?”

  “报告。”姜衿脆声道。

  “讲。”

  “请示范一遍。”

  “噗!”有女生没忍住,又笑了。

  阎寒冷着脸看她一眼,抬左手做了一个标准动作,侧头道:“明白吗?”

  “明白。”

  阎寒放下胳膊。

  整完队,站到了纵队前面去。

  “全排注意,向右——转!”

  两个小时的训练初有成效,四十个女生齐刷刷转了过去。

  “稍息!”

  “立正!”

  “向右看——齐!”

  “向前——看!”

  又整一遍队伍,他看上去勉强满意了。

  抬眼扫了一下静悄悄的操场。

  最边上的教官朝他敬了一个礼,用响彻全场的洪亮声音道:“报告连长,三连一排,早餐前集合完毕,请指示。”

  阎寒身姿笔挺如枪,朝他回了一礼,“解散。”

  “是。”一排长收了动作,解散队伍去了。

  “妈呀,连长!”

  “好帅啊!”

  “这敬礼动作真特么帅!”

  “……”

  整个排女生们倏然震惊了,疲惫也忘了,花痴般窃窃私语。

  很快,其他九个排全部解散了。

  阎寒转过身来,黑着一张脸,慢慢道:“看来你们还是不觉得饿?”

  呃——

  女生们心里一片哀嚎。

  夸你帅都不行啊!

  “全体都有,再站十分钟。”阎寒面无表情。

  女生们:“!”

  再也没人敢说话了,整个队伍鸦雀无声。

  十分钟一分一秒地过去。

  阎寒侧头看一眼等着他的几个教官,又整了一遍队伍。

  “解散!”

  两个字,简直像天籁之音。

  女生们眼见他大跨步离开,又怒又怨、又爱又恨,心情十分复杂。

  分到一个又高又帅的教官固然好,可偏偏这教官是个辣手摧花的冷面阎王。

  滋味太酸爽了!

  ——

  整个人倏然放松,姜衿差点累瘫了。

  边上的童桐软趴趴靠在她肩上,叹息道:“妈呀,我们这教官太恐怖了!”

  “别靠我,散架了都。”

  姜衿抬手推开她的头,有气无力。

  大清早起来跑一趟宿舍,回来又跑两千米,加上快一个小时的军姿训练,她特么招谁惹谁了啊。

  “走走走,赶紧吃饭吧。”王绫扯了扯边上的李敏,提醒道,“九点就得集合了,我们可就半个多小时早饭时间,都没时间回宿舍了已经,还在这嘀咕啊。”

  “妈呀!”

  李敏反应过来,快步走在了前面。

  刚开学,女生们基本上都是以宿舍为单位。

  童桐也算个吃货,走着走着就加快了脚步,和前面的李敏、王绫一起了。

  姜衿和楚婧宜稍微落后。

  因为昨天两件事,姜衿对楚婧宜这姑娘稍微有点了解。

  总体来说有点心计。

  看上去性子孤傲冷淡些,其实应该是挺自负的那类人。

  她并不打算怎么深交。

  宿舍其他四个人,王绫是个刀子嘴,有点虚荣爱嫉妒,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只眼下,已经很明显和李敏拉起了关系,李敏是整个宿舍相貌最普通,性子最爽快,身材最胖的。

  与此同时,李敏也是最八卦的那一个,比较大嘴巴。

  此外——

  童桐性子稍软弱,心思最简单。

  至于孟佳妩,想起她姜衿就没什么好心情。

  胡思乱想着,到底也饿了,很快,一众人就到了饭堂。

  “你吃什么?”楚婧宜侧头看了她一眼。

  她和孟佳妩不一样,素颜也非常好看,尤其一头长发,飘逸垂坠,十分惹人。

  刚才还作为没扎头发的典型,被冷面阎王专门强调了。

  姜衿伸手在眉头按了按,唇角牵出一个浅笑,开口道:“你带皮筋了吗?这头发一会得绑起来,别忘了。”

  “呃,不是你提醒我都忘了。”楚婧宜愣了一下,抬眸瞧见有的学生都吃完饭准备离开了,着急起来,迟疑道,“要不你先帮我买一下饭,我去旁边超市买个皮筋,我基本不扎头发的。”

  “行。”姜衿点点头,“你快去。”

  “不对,先说一下你吃什么?”

  “喝粥吧,”楚婧宜沉思道,“一碗八宝粥,然后,两个包子吧,随便什么馅,素的就行。”

  “成。”姜衿应下。

  她们排被教官多留了十分钟,时间很紧张。

  楚婧宜急匆匆走了。

  所幸——

  大多数学生已经吃上了早饭,各个窗口排队的人都不是很多。

  姜衿用纸巾擦了张桌子,脱下迷彩外套放在桌面占地方,拿着饭卡去排队了。

  避免麻烦,也就给她和楚婧宜买了一样的。

  一人一碗南瓜小米粥,两个包子。

  楚婧宜两个素的,她刚好相反,两个看上去还冒着热气的肉包。

  端到了地方,也没等楚婧宜,自己先吃上了。

  然后——

  她刚咬了一口包子,旁边桌子一前一后坐了两个人。

  “你到底想干嘛?”

  江卓宁简直无语了,已经端着餐盘换了三个地方,都没办法摆脱孟佳妩的骚扰。

  “做我男朋友。”

  孟佳妩见他不挪地方了,放心坐下,歪着头要求。

  昨天下午发生在篮球场的那一幕可谓轰动,这两人眼下在新生里都有了知名度,自然收获不少目光。

  连带着——

  坐在他们旁边的姜衿都被纳入众人视线。

  她低头咬着包子,侧脸白净无瑕,纵然穿着最普通的军训迷彩,仍旧漂亮清纯得令人屏息。

  距离孟佳妩不远。

  安安静静,和她的张狂高调形成明显对比。

  距离稍近些,有人突然拿起手机,对着她的侧脸“咔擦”拍了一张。

  姜衿猛地扭头看了过去。

  男生猝不及防,惊艳的表情还定格在脸上。

  姜衿看着他静了一秒,略微想一下,直接拿着包子起身过去。

  朝着男生伸出另一只手,弯唇道:“手机。”

  “我没想干嘛。”

  “那你自己删掉。”

  男生脸一红,低头删了她的照片。

  姜衿目不斜视,重新回了位子,继续和手上的包子作斗争。

  “哈,这姑娘哪个院的啊?”

  “说话也忒言简意赅了。”

  “挺好玩。”

  近处远处吃饭的有些男生忍不住八卦了。

  “新传院的妹子,早上在操场看见来着,被教官罚了跑圈呢!”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某学长忽然道。

  众人小声交流议论着,视线里又出现了长发飘飘的楚婧宜。

  “谢谢了。”楚婧宜坐到了姜衿对面。

  三个美女距离颇近,顿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以至于——

  远处用餐的一些教官都注意到。

  “难怪去年出事呢?这新传院美女的颜值绝对代表了云大女生的最高水准。”

  “啧,来校第二天就追男生了呢。”

  “瞧瞧,那头发都能拍广告了。”

  “短发的那个最耐看。”

  “队长,这三个都是你们排的。”

  阎寒不用抬头也知道是哪三个,直接低斥道:“吃饭!皮痒痒了!”

  议论戛然而止。

  阎寒对面的教官噗嗤笑起来,打趣道:“说两句也没什么,队长你绝对是话题终结者。”

  阎寒头也不抬,拿起手边一个包子,准确无误地塞进他嘴里。

  一片寂静后——

  教官们哄然大笑起来。

  ——

  姜衿和楚婧宜都不是多话的人。

  很快吃完饭。

  有了上午的前车之鉴,两个人在饭堂柜台各买了一瓶水,一边往军训地点走,一边动作很快地解了腰带,脱掉了迷彩外套搭在臂弯里。

  等到了地方,和九排其他女生放在一起。

  教官们远远出现在视线里。

  姜衿心里一咯噔,连忙举手道:“三连九排,全体集合。”

  其他排早已经整好队了,她们这个排却因为吃饭晚了些,还是一副乱样子。

  阎王爷看见还了得。

  女生们自然也有和她同样的担心,很快,按着上午的队形全部站好了。

  “稍息!”

  “立正!”

  “向右看——齐!”

  “向前——看!”

  姜衿依样画瓢地念了一遍,在阎寒走近前十多秒,站进了队伍里,迎接他的检阅。

  “全体都有,向左——转!”

  “稍息!”

  “立正!”

  “第一排——报数!”

  阎寒大教官面无表情地整了队,目光从众人身上缓缓移过。

  落在了姜衿身上。

  她在第一排中间位置,脸蛋白净漂亮,非常显眼。

  “全排注意,成体操队形散开。”

  “稍息!”

  阎寒移开视线,断音干脆地喊完口令,抬步到了她跟前,沉声道:“我上午说的第三条规矩,重复一遍。”

  “?”

  姜衿抬眸看他一眼,微愣,蹙眉回想道:“第三,军训期间,训练场上不允许手机出现,首饰也不行,最好别化妆……”

  她话说半截,突然顿住。

  阎寒目光落在她颈间,一只手伸了过去,手心朝上,停在她身侧。

  边上一众人纷纷侧目。

  姜衿的脖颈间带着一条手工编织的黑色细绳子,明显是吊坠。

  晏少卿送的吊坠,她忘了拿下来。

  姜衿后知后觉,没动,抬眸看了冷着脸的男人一眼。

  “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吗?”

  “报告,没有。”

  “拿下来。”

  “……”姜衿沉默了。

  半晌,纤柔细长的手指触上去,一只手攥着吊坠,取了下来。

  握在手心里。

  阎寒一只手还在她身侧平摊着,见她执拗,浓黑的长眉紧蹙着,“拿来。”

  “报告,不可以。”

  姜衿弄不明白他想做什么,直接拿过扔掉怎么办,声音僵硬。

  “姜衿!”

  “到。”

  “出列!”

  阎寒简直有点气急了。

  屁大点事,这姑娘怎么还突然拧巴上了。

  姜衿没看他,沉默着出了队伍。

  这动静甚至惊到了边上两个排,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她身上。

  阎寒面子有点挂不住,一俯身,直接从她手上拽走了吊坠。

  翠绿欲滴的翡翠,骤然袒露在明亮的阳光下,闪现出漂亮至极一道光芒来,炫耀人眼。

  最前面的女生们发出一阵抑制不住的惊叹声。

  阎寒也愣了。

  他出身并不普通,第一眼就晓得手上这东西价值不菲,形状饱满圆润,曲线流畅、毫无瑕疵不说,单是这一块绿到似乎能滴出水的翡翠,已经是老坑玻璃种之中的极品了。

  这姑娘什么背景,脖子上带着这么名贵的坠子?

  要知道,去年轰动全国的香江珠宝展上,一块同样大小的老坑玻璃种翡翠吊坠,拍出了1。2亿的全场最高价。

  阎寒骤然收紧了手心。

  居高临下地看着姜衿,沉声道:“入列。”

  姜衿抬眸看着他,漆黑明亮一双眸子眨也不眨,咬着唇,欲言又止。

  “解散了给你。”

  这样价值连城的东西他当然不可能随意处置了,阎寒淡声说了一句,算作解释。

  姜衿明显松了一口气,转身入列。

  周围许多女生看着她,都有点收不回视线。

  女人对珠宝首饰有天生的敏感度,尤其眼下讯息发达,刚才那一个翡翠吊坠翠绿透亮到不可思议,匆匆一瞥,极致的美丽也令人过目难忘,自然有着难以估量的价值了。

  姜衿的身份背景,越发让人觉得神秘难测,想要探究。

  闹成这样,阎寒都始料未及。

  抬手将翡翠吊坠收进口袋里,沉声咳了两嗓子,再次开口道:“下午开始,我不希望再看到违反规定的物品出现,项链、手链、戒指、耳钉,任何一样,都不允许。明白吗?”

  “明白。”四列女生齐齐应道。

  “很好。”阎寒站到了边上,“军姿半小时。”

  这句话简直像噩梦。

  女生们莫可奈何地看他一眼,规规矩矩地站起了军姿。

  ——

  刚开始军训,一上午除了站军姿这一项,也就学了齐步走、向左转、向右转,这样较为简单的三项。

  两个多小时一分一秒流逝而过,总算到了十一点半。

  姜衿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了。

  她肌肤敏感,纵然有晏少卿给的护肤品,还是有点难捱。

  脖子和胳膊晒着太阳,好像被细细密密的针尖扎着,汗水流下来,又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着,痒极了,偏偏连抓一下也不行,别提多难受了。

  “立——定!”洪亮利落一声男音突然传来。

  队伍里传来“啪”一下整齐的响声。

  “全体都有,向左——转!”阎寒声音冷硬。

  眼见女生们明显松一口气,一个两个脸蛋晒得红扑扑,汗水从额头上滚下来,也毫无怜惜,整了队,直接下令道:“向右——转,八百米,跑步——走!”

  女生们有气无力跑了起来。

  “立定!”

  他随后一声,让刚跑起来的队伍突然停下,女生们自然猝不及防。

  队形彻底乱了。

  “累吗?”阎寒从后往前走,声音里罕见地带了两分温柔。

  “好累啊!”

  “休息一下吧。”

  有两个女生下意识接了话。

  “出列!”

  阎寒一声咆哮,让所有人齐齐打了个激灵。

  刚才说话的两个女生咽了口唾沫,缩着脖子站了出去。

  “你们两个,军姿半小时!”

  阎寒冷声撂了话,又大跨步绕着圈子训话道:“累就认真点,什么时候我满意了,就可以休息!”

  女生们哑口无言。

  阎寒的目光落在姜衿身上,“班长出列。”

  姜衿出了队伍。

  “整队吧,整完了带她们跑。”阎寒道。

  姜衿在心里无声地叹了一声,整个人又彻底来劲了,转身朝队伍,大声道:“全体都有,向左——转!”

  “以童桐为准,向中看——齐。”

  “向右看——齐!”

  “向前——看!”

  “稍息!”

  “立正!”

  “向右——转!”

  “八百米,跑步——走!”

  女生们自然不敢再马虎,整整齐齐地跑起来了。

  姜衿在队伍最里边,领着队,却又因为太特殊,成了整个操场的焦点人物。

  本来嘛。

  这才军训第一个上午,教官和学生还处于最开始接触阶段,新传院男女生总共分了十个排,也没有一个学生领队。

  姜衿是第一个,还是从连长手下出来的。

  可见其特殊性。

  强将手下无弱兵,他们队长就是不一样,这才多大一会,就提溜出一个领队了。

  全操场的教官都忍不住唏嘘起来。

  连带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姜衿身上。

  小姑娘长得漂亮,水嫩、白净、笔挺、虽然纤瘦,却显得英姿飒爽。

  撑起门面不成问题。

  ——

  姜衿却累趴了。

  完全忘了,自己是怎么坚持到最后。

  整个人是麻木的。

  麻木地领跑,麻木地整队,到了最后,阎寒一声“解散”,她麻木地喊了口号,整个人差点倒下去。

  边上的童桐适时扶了她一把。

  “谢了。”姜衿抬眸看她一眼,有气无力。

  “没事吧,你的脸惨白惨白的。”童桐一脸关心。

  姜衿比她瘦多了,看上去风一吹都能倒,体质好像也一般,好几次她都瞅见,摇摇欲坠要倒下去似的。

  可偏偏——

  正常训练中,她一直显得精神抖擞,每一次都没倒,好像她看错了。

  “还好,”姜衿站直了身子,“就是又饿又累,想吃肉。”

  “哈……”

  童桐正想说什么话,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姜衿!”

  “到。”

  姜衿听见阎寒的声音,条件反射地站直了。

  “噗。”

  “哈哈。”

  不远处几个教官忍不住笑起来,打趣道:“瞧瞧,咱队长把人家姑娘吓成啥了!”

  阎寒一张俊脸顿时黑了。

  “过来。”他朝着姜衿挥挥手。

  姜衿小跑着到了他眼前,仰起头看他。

  “给。”阎寒将翡翠豆荚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她。

  姜衿连忙接过,攥紧在手心里。

  阎寒朝她走近一步,微微俯身,声音略低一个分贝,“这么贵重扎眼的东西,收好了。”

  “谢谢教官提醒。”姜衿点点头。

  “去吧。”阎寒大手一挥。

  姜衿微微抿唇,攥紧了吊坠,朝着边上等着她的几个人走过去。

  她对鉴定珠宝首饰不怎么在行。

  晏少卿送给她的,哪怕是泥捏的小东西,她也会分外珍惜。

  ——

  “给你了呀。”王绫眼见她回来,好奇道:“那会都没看清,是块翡翠吧,拿出来大家瞅瞅嘛。”

  “没什么好看的。”姜衿将吊坠揣进了裤兜里。

  心情有点复杂。

  想念晏少卿,又自责,还有一丁点迁怒阎寒。

  她讨厌*被窥探的感觉。

  从进入姜家的那一刻起,这种*被窥探、打听、揭发的感觉一直让她不爽。

  “哎呀你这人……”

  王绫似乎没想到她会直接拒绝,有点不悦。

  却莫可奈何。

  姜衿看上去没什么攻击性,可事实上,孟佳妩都惹不起她。

  她就更惹不起。

  偶尔说两句不怎么中听的话,却不敢过分。

  “饿死了都,我们吃什么呀。”童桐转移话题道,“也就两个小时,好紧张哦。吃了饭我还想洗澡,还想午睡,出了好多汗,感觉衣服都没法穿了。”

  “天呐,你还想着洗澡!”李敏有些无语,边走边道,“得了吧,吃了饭赶紧睡一觉才好。”

  “晚上洗澡也来得及。”楚婧宜笑笑道,“中午就算了。时间很宝贵的。”

  “好吧,”童桐无语道,“那我们吃炒菜米饭吧,五个人呢。”

  “行。”李敏抬眸看了其他三人一眼,征询。

  “我无所谓。”

  “什么都行。”

  姜衿笑了笑,“我就想吃个回锅肉。”

  “唔,”李敏诧异地看她一眼,“你别告诉我你是怎么都吃不胖的那一种,太讨厌了。”

  姜衿笑而不语。

  ——

  五个人在学校门口一家川菜馆吃了饭。

  不到一点,回宿舍休息。

  下午接着训练,晚上没有拉歌,被变态的阎寒带着跑了两千米。

  一整天下来,骨头都散架了。

  孟佳妩和姜衿没有心情斗嘴了,童桐和楚婧宜也没有精力洗澡了,甚至,李敏嫌麻烦,连衣服都没脱,直接呼呼大睡一整晚,呼噜声非常响。

  第二天早上醒来,王绫就有意见了。

  一边抹防晒霜,一边抱怨道:“你怎么晚上睡觉还打呼噜啊!”

  “嘿嘿,太累了。”李敏性子爽朗,被提到这个也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要不然没脱衣服的缘故,没睡好其实。”

  “我也没睡好。”童桐打着哈欠添了一句。

  “睡一觉醒来浑身更疼了。”姜衿抑郁地添了一句,正系腰带,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屏幕上显示:小胖。

  “喂。”姜衿有点意外,一只手扣着腰带,拿了手机去阳台。

  “小衿姐。”小胖的声音带着点哭腔,“你在哪呢?”

  “学校呀,我们已经开学了。”

  电话里小胖重重哽咽了一声,粗声道:“你来东辛庄吧,叶芹死了。”

  “……”

  耳边“哄”一声,姜衿大脑一片空白。

  似乎是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小胖“哇”一声,在那边哭起来。

  “你说什么?”半晌,姜衿迟疑道。

  “叶芹死了,昨天半夜尸体就回来了,叶叔和阿姨都崩溃了,你快过来吧。”

  “乔……乔远呢?”

  “四哥有事去外地了,这几天不在。”

  “……”

  姜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她被学校外面几个小流氓轮j了。”

  小胖最后一句话回荡在耳边,姜衿神色木木地走进了宿舍。

  其他几人都已经收拾好,眼见她进来,童桐笑着招呼道:“就等你了,赶紧走吧。”

  “你们走吧,我不去了。”

  “啊?!”王绫夸张地喊了一句,“阎王爷会削了你的。”

  “你们先去。”

  姜衿没理她,朝其他三人说了句。

  “那……我们先走了。”眼见她神色淡得看不出一丝情绪,楚婧宜小声说了句。

  姜衿点点头,握着手机坐在了椅子上。

  仍是不敢置信。

  她端坐在椅子上,浑身上下绷得紧紧的,一动不动。

  唯一的朋友。

  那是她唯一的朋友。

  前几日还一起说说笑笑来着。

  回忆里的画面让她不堪忍受,姜衿一只手扣着桌面,重重地喘了一下。

  站起身,面无表情地开始脱衣服。

  迷彩一件件落地,她拉开衣柜,换上了短袖和浅色牛仔裤。

  有点不知道去哪?

  怎么走?

  该干嘛。

  她背着包,站在宿舍门口发呆了好一会,打电话给辅导员,先去了办公室。

  “怎么才第二天就请假?”男辅导员张磊三十出头,对她还有印象,上下看了眼她的衣服,蹙眉道。

  “我好朋友死了。”姜衿面无表情。

  张磊狠狠愣了一下。

  扯了手边一张纸,手指在桌面上敲两下,“写张假条。”

  “谢谢老师。”姜衿低着头写假条,好几次握不住笔,半晌才写好。

  “五天?”

  张磊看着假条,微微蹙眉,思索道:“五天太多了,你这才刚开始军训,表现不错,有希望入选优秀军训学员的。一天吧,先给你一天假,下葬的时候再给一天。”

  姜衿看着他愣半晌,低声应了。

  重新写了张假条。

  张磊签了字,她抬步往军训操场去。

  ——

  三连九排女生们集合完毕。

  阎寒立在队伍最边上,一张冷脸黑如锅贴。

  远远地,童桐从宿舍方向跑来,在他面前站定,“报告教官,姜衿不在宿舍。”

  “入列!”

  “是。”

  童桐忧心忡忡地进了队伍。

  阎寒一张脸越发难看了,两道浓黑的长眉紧紧拧着,身侧突然传来清脆一声,“报告。”

  正是姜衿的声音。

  他扭头看去,登时怒了。

  这姑娘短袖长裤,面无表情,军装都没穿。

  反了天了是!

  阎寒咬牙切齿,正要咆哮,姜衿突然伸手,将手上的假条朝着他递了过去。

  “请假一天?”

  “是。”

  “什么情况?”阎寒看着假条上轻轻勾画、漫不经心的字迹,气不打一处来。

  “有点事。”姜衿仍是面无表情。

  阎寒居高临下,神色定定地看了她一会,握拳将手里的假条揉成了一团,冷声道:“很好,准了。”

  “谢谢教官。”

  姜衿好像没听见他语气里的怒意,转身走了。

  脊背挺得直直的,像一枝翠竹。

  阎寒将揉成一团的假条揣进口袋,转身,看一眼窃窃私语的一众女生,厉声道:“全体都有,向右——转,八百米,跑步——走!”

  ——

  姜衿出了校门,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车子走了不到十分钟,口袋里手机又响起来。

  “喂。”

  “小衿姐,”小胖声音急促道,“你走哪了?”

  “还得一小时才能到。”

  “那正好,别去东辛庄了,直接到四院吧,我在门口等你,叶芹她妈心脏病突发,刚被救护车拉走了。”电话里声音十分嘈杂。

  姜衿拧眉道:“你那边干什么呢?”

  “是记者,他妈的来了好多记者,”小胖气急败坏道,“……你上微博,看一下今天的微博热点就明白了,我这边说不清,先挂了,医院门口等你啊。”

  姜衿来不及说话,那边就是一阵忙音。

  她握着手机愣了愣,朝司机道:“师傅,直接去四院。”

  “行。”

  出租车司机应一声,她低头滑开手机,上了微博。

  一行行看过去,热点新闻里有一条“。”

  不知怎的——

  看见标题,她心里咯噔一下。

  直接点开了。

  很短的一条新闻。

  大意如下:

  适逢各大高校新生开学期间,某校大一新生叶某(女),晚上穿着吊带裙出校门,被校外几个社会闲散人员拖到僻静处,轮j致死。女生身份已证实,乃航空旅游专业大一新生。施暴的三个男人皆无业,学历最高为初中水平,目前已被警方刑拘。后续情况记者将持续关注。

  整段新闻没有配图片说明。

  姜衿视线下移,看到底下一众评论,狠狠愣了一下。

  “活该!”

  “谁让晚上穿吊带裙出去来着,活该!”

  “一猜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怎么没见轮j别人,女生八成有问题!”

  ------题外话------

  呼呼,早上瞄一眼群,才发现今天是24号啊,亲爱的们记得吃苹果哈。么么哒,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阿锦这几天一直锁在大神码字里码字,昨天才发现作者君的名字都好搞笑呀。

  什么“不码字不萌”、“存稿买宝马”、“向钱看向厚看”、“不码字掐咪咪”真的是笑死阿锦了,o(n_n)o哈哈~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74:冷面阎王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74:冷面阎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