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一起睡吗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姜衿悸动不已。

  神色呆滞地往回走,还能感受到他薄唇的温度。

  车子离开的声音又突然惊动了她。

  和前两次一样,她慢慢回过头去,只看见夜晚空无一人的林荫道。

  晏少卿每次等她转身才离开,却从来没发现,其实,最后离开的那个人总是她。

  爱情大抵就是这样。

  谁心里的眷恋多一些,离开的就晚一些。

  太安静了。

  眼前路灯下的道路实在太安静了。

  姜衿深呼吸了一下,笑着摇摇头,摒弃杂念,往宿舍里走去。

  还没到,手机就响了。

  童桐?

  她没接,直接挂了电话,很快回宿舍。

  ——

  宿舍里静悄悄。

  眼见她回来,童桐明显舒了一口气,笑笑道:“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打电话有事?”

  “嗯,刚才隔壁宿舍过来通知了,明天早上六点整检查内务,这不怕你晚上不回来吗?专门打个电话告诉你。”

  “这样。”姜衿笑了笑,语调轻松道,“谢了。”

  抬步往自己位子上走。

  神色一愣。

  楚婧宜脸上有一个巴掌印。

  她一扭头,这才发现李敏和王绫都不在。

  打架了?

  姜衿回头看童桐一眼,抬抬下巴,用目光征询道。

  “打起来了。”

  童桐看着她,没出声,用口型比了一句。

  姜衿想想也知道原因是什么,没多问,瞥了一眼阳台上抽烟的孟佳妩,直接拿了毛巾和牙刷去洗漱。

  熄了灯以后,王绫和李敏才回来。

  细细碎碎的声音落到耳边,原本刚有了睡意,姜衿又给清醒了。

  宿舍里寂静非常。

  远远的虫鸣声都从楼下传来了。

  楚婧宜似乎是嗓子不舒服,突然咳嗽了好几声。

  姜衿嗓子也不舒服,半晌,才反应过来是烟味,孟佳妩抽烟了。

  她没关阳台门,楚婧宜肯定不敢吭声。

  晚上有风,烟味全飘进宿舍了。

  姜衿伸手在眉头上揉了揉,不小心又碰到肿起的那个包,实在抑郁,突然出声道:“孟佳妩,以后能不能别在宿舍抽烟了?”

  “碍着你了?”孟佳妩语调张扬。

  “你说呢?!”姜衿索性坐起来,朝着她的方向道,“你自己抽烟没人有意见,关键你不能总让我们闻二手烟啊,这时间长了影响健康。”

  “好笑了。”孟佳妩也坐起来,冷笑道,“你的健康和我有什么关系?!”

  “……”

  姜衿一噎,第一次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孟佳妩拉了被子重新躺下了。

  她却有点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

  折腾到大半夜才渐渐睡去。

  ——

  翌日,清晨。

  六点整。

  阎寒领着人开始检查女生内务。

  到了姜衿她们宿舍,却已经是七点零五分了。

  “教官好!”

  眼见几人进来,六个人齐刷刷站起身,异口同声地问候了一句。

  “嗯。”

  阎寒在最前面,神色寡淡地应了一声,边走边看。

  他身形高大,进了门,整个宿舍好像都因此显得逼仄狭窄了,更何况身后还带着两个教官。

  几个人都没说话,辅导员张磊又突然进了门。

  也穿着迷彩,罕见地板着一张脸。

  “你们?”阎寒很快地走了一遍,目光落在姜衿身上,突然冷笑道,“谁说说?昨晚怎么回事?”

  “啊?”六个人都不同程度地愣了。

  阎寒冷哼一声,很明显,心思根本不在她们的内务上。

  “昨晚在宿舍打架的都有谁?”张磊看上去没有他那么严厉,但脸色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脚步飞快地在宿舍踱了两遍,目光落在最前面的李敏身上。

  一众人回过神来,没人吭声了。

  “一路过来,不止一个宿舍同学在投诉你们。”眼见李敏不吭声,张磊一转身,又在宿舍里走起来,痛心疾首,边走边道,“诶,我就不明白了。这才开学没几天,能有多少矛盾,要闹到打架这一步,姜衿你说,昨晚到底怎么回事?你可是班长,我问你,模范带头作用哪去了?”

  姜衿抬眸看张磊一眼,“报告,我不太清楚。”

  “不清楚?”张磊气笑了,“不清楚额头上这伤怎么回事?来,说说说说!”

  几个教官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姜衿面无表情道:“宿舍门上磕了一下。”

  “呦,”张磊没好气看她一眼,“真是巧啊!”

  “噗!”

  一个教官被他阴阳怪气的模样给逗笑了。

  阎寒转身瞪了他一眼,再抬眸,目光从六个人脸上齐齐扫过。

  他的目光总是极具压迫性。

  宿舍里几个人正紧张,就听到他突然扬声发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有没有人能告诉我?!”

  还是没人说话。

  “很好!”阎寒明显气急了,压抑着怒气,抬手朝姜衿指过去,“你,带着你们宿舍这几个,操场跑圈去。没有我的允许今天就别停!反了天了,治不了你们!”

  呃……

  马上到早饭时间了?

  姜衿抬眸,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看什么,还不整队?!”阎寒气势十足。

  “是!”姜衿无奈应声。

  阎寒没好气看她一眼,一甩手,扭头走了。

  几个教官连忙跟上。

  辅导员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几人一眼,一转身,二话不说,也走了。

  姜衿面无表情地到了最前面,举手道:“集合!”

  “真跑啊?”王绫嘀咕了一声。

  姜衿抿唇看她一眼,懒得说话,带队往出走。

  到了楼下才发现——

  下雨了。

  事实上,昨天傍晚已经开始吹风了。

  蒙蒙细雨应该是后半夜开始,眼下,地湿了一层。

  倒霉悲催的。

  姜衿的心情实在糟糕透顶,扭头站定,直接发话道:“跑步——走!”

  五个人慢吞吞跑了起来。

  没几步,孟佳妩就嘟囔了一句,“真他妈够够的!”

  “闭嘴!”姜衿头也不回斥了一声。

  “你冲我发什么火?”孟佳妩没好气看着她,“我也是躺枪的那一个行不行?”

  “一人犯错,集体受罚。”姜衿没有回头,冷淡的声音好像冰凉的雨水,反问道,“教官先前说过的,忘了吗?”

  “……”孟佳妩说不出话来了。

  六个人都沉默了下来,步伐一致地跑到了操场去。

  整个连的女生都在宿舍检查内务,男生却没有,淋着小雨正跑圈。

  眼见她们进来,自然诧异。

  这诧异在看清六人以后就很快变成了骚动。

  毕竟——

  六个人里面,一半都是学院新生里面的风云人物。

  这还下着雨呢?

  连长可真是不会怜香惜玉。

  啧啧!

  ——

  被惩罚的滋味肯定不好。

  尤其还是作为典型,当着全院男生的面被惩罚。

  刚进了操场,王绫整个人都不好了。

  楚婧宜和她差不多。

  李敏和童桐素来心宽,也都有点难为情,别提多沮丧了。

  再加上还下雨。

  头发衣服一会都得湿透了。

  可偏偏——

  看一看姜衿面无表情的侧脸,她们几人竟是一时没有说话的勇气了。

  昨晚闹起来的时候她不在,是正儿八经被拖累的那一个。

  她都没吭声,其他人怎么好意思吭声呢?

  只得沉默了下来。

  姜衿却没有沉默,领着五个人上了跑道,目不斜视,清脆响亮的声音便直接响了起来,“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她的音色原本就好,清脆干净,很响亮,要不然也不可能第一天整队之后就被阎寒注意到了。

  此刻突兀响起,自然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了。

  谁见过这样的女孩呢?

  分明是来受罚的,反而一点没有懊丧之气,小身板挺得直直的,口号还喊得这么响,断音干脆利落,却带着女孩子独有的节奏韵律,好像雨中拔节而生的小翠竹。

  尤其——

  她第一声喊得太突兀,五个人的队伍根本没人应。

  她的口号,划破了清晨雨幕中的宁静,很快,又直接湮没了。

  太搞笑了。

  谁见过这么逗人的女孩呢?

  四个排跑步的男生中有人忍不住嗤笑起来。

  教官不在,都是学生领队带着他们在跑步,根本肆无忌惮。

  有的人路过她们边上,还故意唏嘘着打起了口哨。

  江卓宁都阻止不了。

  有点心疼,又有点难堪,看一眼姜衿,领着他们的队伍快步跑远了。

  姜衿她们自然又落在了后面。

  王绫尤其郁闷,嘀咕道:“我们就六个人,喊什么口号啊这是,太搞笑了啊!”

  姜衿没看她。

  事实上,她跑在五个人边上,谁也没看。

  双手握拳收在身侧,保持着均匀的步伐,继续道:“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还是没人跟她喊。

  姜衿也不在意,兀自喊着口号,转弯的时候,又一次大声道:“三连九排、女中英杰。只拿第一、不要第二!”

  声音依旧很响亮,依旧没有人跟她。

  五个人齐齐沉默着,好像约好了似的,没办法吭声。

  姜衿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她带着队伍,声音响亮地喊着口号,却好像一个笑话一样,无人应和。

  这感觉这样特别,和她每一次领队的感觉都不同。

  细雨迎面扑来,拍打在她脸上,冰凉冷淡,好像能浇灭她所有的愤恨、怨气、怒火,以及,骄傲。

  没人听从指挥。

  因为她威慑力不够。

  权势不够。

  经验不够。

  地位不够。

  很多很多地方都不够。

  如果说新闻传播学院是一个森林,阎寒是老虎,号令百兽,她就是那只有些小聪明,好运气的小狐狸。

  倚仗他的时候,才能狐假虎威,获得一丁点的尊重。

  原来是这样。

  她和所有人处在同样的水平地位上,所以根本没有人信服她、畏惧她。

  姜衿边跑边想,也不知道跑了多少米,想了多少事,沉默了一小会,就在所有人以为她绝对不会再喊的时候,她清晰响亮的声音又一次在操场上响起来了。

  “三连九排、女中英杰,只拿第一,不要第二。”

  很短的十几个字,是阎寒那个狂人给她们定下的,此刻由她喊起来,好像第一次有了生命力。

  口号都活了。

  跟着她跑的几个人左右为难,仍旧沉默着。

  外圈跑着的几个男生队伍却再一次大篇幅地骚动起来。

  有人喟叹道:“我去,这哪来的姑娘啊,这么倔!咱学院哪个男生拿下她,我管他叫大哥!”

  男生们哈哈大笑,唏嘘着又跑远了。

  却没有了先前的轻视打趣,隐隐地,有点从心里看好她。

  姜衿却明显心无旁骛。

  目不斜视地跑着步,又一次声音清脆道,“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五个人的队伍里,除了王绫,其他四个人突然出声,不约而同地跟着她喊了起来,好像助威。

  姜衿比她们都快一步,忍不住就笑了。

  一边跑,一边又声音响亮地继续喊起了口号。

  这下不是一个人了。

  剩下五个人都跟着她一起喊,声音虽然和四十个人的男生队伍没法比,却自有一种动人又令人唏嘘的魔力。

  阎寒冷着脸一路到了操场,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那身形纤瘦的小姑娘,领着五个人的队伍,像一道流畅优美的弧线,跑过了环形跑道的拐弯处,整齐、利落、速度略快,迎着风雨,无所畏惧,带着让人震颤的蓬勃鲜活的生命力。

  这才多久?

  发生了什么事?

  这平素最难管教的几个姑娘,这么听话了?

  他神色一愣,站在了操场的大台阶上,目光久久地落在姜衿的身上。

  她身上的迷彩都湿了。

  翠绿深绿很鲜活,映着她素净一张脸,浓墨重彩。

  口号很响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响亮,带着一股子绝不服输的劲。

  跑起来动作十分标准,几乎无可挑剔了。

  真棒!

  丫头片子够给他长脸的,就像他阎寒带出来的人。

  满腔怒意就这样慢慢地下去,阎寒望着那六个女孩一闪而过的身影,素来冷峻的面容上,甚至绽开了一抹笑容。

  走两步跳下台阶去。

  他看着几个姑娘的背影,掏出哨子,吹了起来。

  “嘟!”

  响亮的一声哨响落在耳边,姜衿远远看见他,还有些意外,领着队伍到了他跟前。

  六个人的衣服全都打湿了。

  阎寒没说话,双手背后,踱着步,绕着几人走了两圈。

  沉声道:“感觉怎么样?”

  没有人回答。

  “怎么?”他挑眉嗤笑一声,反问道,“还没跑够?”

  “报告!”姜衿清脆的声音响起,“够了!”

  阎寒垂眸看她一眼,眼眸里笑意差点溢出来,虎着脸道:“解散!”

  六个人骤然舒了一口气。

  眼看早餐时间还足够,庆幸不已地往饭堂方向去了。

  ——

  吃完饭,天色依旧阴沉。

  雨却渐渐停了。

  整个连的所有人依旧在操场训练。

  十点以后,天上的阴云慢慢散了去,放晴了。

  太阳又出来,炙热明亮,暖洋洋地映在每个人身上,就好像早上没有下雨似的。

  姜衿的衣服都在身上捂干了。

  实在无奈,站着军姿,心里思量着什么时候洗衣服合适。

  阎寒去别的队伍找茬了。

  她站着站着,身后一众女生的轻呼声又渐渐传来。

  “看上去好像找人呢?”

  “真帅啊,摩托车也帅,还带一小孩!”

  “孩子跟洋娃娃似的啊!”

  “哈哈。”

  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戳中了女孩子的萌点,队伍里罕见地出现了许多嬉笑低语声,十分轻松。

  姜衿还想着洗衣服的事情,侧头随意地瞥了一眼。

  突然就愣了。

  视线里出现的人赫然是乔远。

  他不知怎么回事,把自个的机车都骑进了操场,停在了围栏边上。

  穿着黑t恤牛仔裤,手里玩着一个墨镜,东张西望地,远远看上去都是一副混不正经的散漫样,招摇极了。

  还有一个小丫头在他腿边。

  个子和他长腿差不多高,白t恤配着碎花紧身裤,两只小手抱着一个小头盔,正蹦着和他说话。

  孟婉清?

  乔远怎么把她给带来了?

  姜衿想起他骑车的速度都惊魂未定,简直无法想象他带着小丫头上路的情景。

  乔晞都不担心吗?

  真是的。

  回过神来,她没好气地叹了一声,侧过头不想看了。

  只想着一会赶紧给他打个电话。

  两个人在其他任何地方见面都好,操场上还是算了,太扎眼了。

  结果——

  天不遂人愿。

  解散之后,她还没走到放东西的地方,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姜衿姐姐,我和小舅舅来找你啦!”

  “呃!”正巧走在她身边的孟佳妩都吓了一跳。

  抬眸过去,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被乔远抱在怀里的小丫头。

  孟庆五十多岁才有了她,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飞了,不知道要怎么疼爱才好。

  那样的孟家,也就只有她,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好像一只自由的小鸟。

  她竟然都嫉妒不起来。

  孟佳妩眼眸暗淡一些,撞了撞身侧的姜衿,“找你呢。”

  姜衿一脸无奈,还没抬步过去。

  乔远怀里的小丫头又拖着长音喊了一句,“姜衿姐姐,我和小舅舅来找你啦!”

  得!

  这下还真成了全场焦点了。

  乔远总有这样的办法,不找她,也能将她从人群里逼出去。

  姜衿胡思乱想着,直接举手朝着他们的方向挥了挥。

  很快看见她,乔远勾唇一笑,将怀里的小丫头直接放地上,拍拍脑袋道:“大功告成了,一边玩去吧。”

  “啊?”小丫头瞪大眼睛看着他,完全不敢置信。

  自己就这样被嫌弃了?

  “啊什么?”乔远蹲下身捏捏她脸蛋,“那会教你的话还记着吗?”

  “记着呢。”小丫头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乖。”

  “小舅舅啊!”孟婉清眼珠子转了转,好奇道,“你是想让漂亮姐姐当我小舅妈么?”

  姜衿走到跟前就听到最后这么一句,没好气地喊了声,“乔远!”

  “哈哈!”乔远没所谓笑一笑,“又不是我说的。”

  姜衿一脸抑郁地走到他跟前去,无奈道:“你怎么来了啊?”

  “你说呢?”乔远正色看她一眼,站直了身子,认真道,“我要是不来你预备怎么办?就这么过去,再也不和我联系?”

  姜衿抿抿唇,不说话了。

  “给了你整整两天时间,一句问候都没有。”乔远叹着气看她,一本正经道,“你说说你这人,长了一颗石头心吗?好歹认识这么些年,是块石头也得有点感情吧。”

  “对不起。”姜衿的目光落在他鼻子上,“你没事吧?”

  “小舅舅这几天鼻子一直流血呢!”边上的小婉清突然瞪大了眼睛,一脸认真地仰头道,“医生伯伯说他鼻子都差点歪了!衿衿姐姐以后动手可得轻点哇,小舅舅鼻子歪了就不好看了。”

  “……”姜衿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蹲下身去,笑笑道,“婉清坐摩托车不害怕吗?跟着你舅舅就来了。”

  “才不害怕呢!”小婉清皱着鼻头道,“我是孟庆和乔晞的女儿,天不怕地不怕。”

  “……”姜衿竟无言以对。

  乔远显然被她逗乐,一俯身,就掐着她咯吱窝抱了起来。

  小丫头“吧唧”一声,一个吻印在他额头。

  乔远勾唇笑笑,二话不说,将她塞进了姜衿怀里,扬声道:“走,出去吃饭。”

  姜衿走在他边上,有点心不在焉。

  的确,这两天,她是刻意回避,没有联系乔远。

  眼下事情闹到这一步,晏少卿很明显对乔远存有成见。

  她没办法解释。

  更甚至,百口莫辩。

  她的感谢、愧疚、无奈,有关于乔远的这些情绪,她都根本没有办法告诉给晏少卿。

  二者择其一,只能舍掉分量不足的那一个。

  她已经做好打算了。

  偏偏乔远又再一次出现,还和以往都不一样,避重就轻。

  她的话,就没办法说出口了。

  哎!

  姜衿心里叹一声,索性也不去想这些烦心事,侧头看一眼乔远,发问道:“叶芹的下葬日期定了吗?”

  “就后天。”

  “哦。”

  “请假一天?”乔远看她一眼,“需要我到时候过来接你么?”

  “不用了。”姜衿勉强一笑,“我到时候自己过去。”

  “那也行。”乔远并未多言。

  伸手揣了钥匙,将自个小外甥女的小手牢牢握紧,微微垂着眸,心神百转。

  乔晞说得多。

  姜衿这样的性子,逼急了实在不好。

  ——

  两人吃了饭,乔远再没说什么话,骑车带着小婉清又走了。

  这根本不像他一贯作风。

  姜衿忙着军训,却无暇多想。

  很快——

  又一天匆匆而过。

  下午吃饭时间,她便在辅导员那里请了假。

  只等第二天直接过去。

  很意外的,一回到宿舍就看见晏少卿下午发了一条短信。

  很简短的一句话。

  “有手术,预计五个小时。晚上不过来找你了,明早八点钟过来接你,等我。”

  姜衿愣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知道叶芹明天下葬的事情。

  接她?

  是和她一起去的意思?

  可——

  事实上四院距离她们学校并不近,路况最好的时候也得一小时车程,她们学校距离陵园更远,开车过去得两个多小时了。

  他晚上还有手术呢?

  明天这样折腾,想一想就觉得很辛苦。

  姜衿抬手腕看了一眼表。

  九点半。

  她们学校到四院没有直达车,出租太贵,划算些的,一是公交转地铁,再转公交,二是公交转公交。

  前者速度快一些,可是麻烦。

  后者稍微慢一些,算起来至少也得一个半小时了。

  她十一点就能到四院。

  想到这,姜衿直接开始收拾东西了。

  给随后进门的童桐打了个招呼,背着包,直接往学校外面而去了。

  第一次。

  这是她第一次去四院找晏少卿。

  想起来就觉得激动。

  虽然挤公交又麻烦又辛苦,可她一丁点也不觉得累。

  一路上,看着窗外霓虹闪烁的城市夜景,只觉得这个城市的夜晚实在美丽辉煌极了。

  心怀期待的时候,目之所见的一切,都是那样漂亮美好。

  十一点十五分的时候,她到了四院门口。

  门诊大楼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大门口找值班保安问了问,她背着包直接往住院部而去。

  手术室在住院部最顶楼。

  已经这么晚了,住院部也是静悄悄一片。

  她乘电梯到了顶楼,找了半天,总算看到了一片明亮而温暖的光。

  一对年轻男女蹲在手术外。

  姜衿驻足略微想了想,抬步上前,轻声询问道:“请问你们是里面的病人家属吗?”

  “你是?”

  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女人警惕地站了起来。

  “我来找人的,”姜衿挠挠后颈,“那个,你们知道主刀医生是谁吗?”

  两个人狐疑地看着她,没吭声。

  “是晏医生吗?”姜衿有点无奈,硬着头皮又道,“晏……少卿。脑外科的。”

  “对对。”眼见她说得出名字,年轻男人放松警惕了,忐忑道,“说是脑外科数一数二的,教授级别的,可这年龄实在是……,哎,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啊。”

  “应该没问题,晏医生看上去非常可靠。”年轻女人小声添了一句。

  说完,两个人又忧心忡忡地看着手术室了。

  姜衿也看了一眼。

  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站到稍远点去等着了。

  她不担心。

  她对晏少卿非常有信心。

  在她心里,他当然无所不能。

  任何事放在他面前,应该都可以迎刃而解的才对。

  胡思乱想了一小会,她终于觉得有点累了,坐在了墙边的长椅上。

  早上起得早。

  军训一整天非常耗体力,她还在公交上摇晃了一个多小时。

  坐着坐着,她就有点瞌睡了。

  两个眼皮打架。

  “好了好了。”两个人激动起身的声音将她惊醒了。

  姜衿抬眸看了过去。

  手术室灯灭了,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出来,就被那对男女围着发问。

  “我女儿怎么样啊?”

  “情况怎么样?”

  晏少卿在几人最中间,还不曾开口,边上同样穿着白大褂的一个女医生已经笑着道:“手术很成功,孩子已经推清醒室了,你们不用担心。”

  年轻女人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伏在自己丈夫怀里突然哭起来。

  几人看一眼,同样松了一口气。

  再抬眼,意外地看见稍远处站着一个女孩。

  短发,柳眉杏目,一张脸小巧柔白,泛着月华般皎洁的光泽。

  漂亮而乖巧。

  晏少卿愣了一下。

  姜衿一双眼睛亮亮的,弯了一个弧度,看着他唤了声,“晏哥哥。”

  抬步到了跟前。

  “你怎么来了?”晏少卿侧头看了眼时间。

  十二点十分了。

  “你明天早上接我太麻烦了,我就过来找你了。”姜衿仰着头,非常乖巧,像一个等着表扬的小孩。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

  边上的楚乔突然笑着道:“晏医生,这是你妹妹吗?真漂亮。”

  “不是妹妹,”姜衿靠过去伸手环了晏少卿的腰,皱着鼻子嘀咕道,“我是他女朋友。”

  呃!

  这姑娘有没有二十岁?

  晏少卿交了这么小小一个女朋友?

  楚乔,连带着剩下一个实习男医生都一脸诧异,狐疑地看着两人。

  好像在判断姜衿是不是开玩笑。

  晏少卿也愣了一小下,回过神来,一只手揉着姜衿的头发,笑着朝两人道:“嗯,小丫头不懂事,让你们见笑了。”

  “唔。”姜衿仰头看他一眼,似乎对他揉头发的动作有点抗拒。

  晏少卿牵了她的手,低声哄道:“好了,等我换衣服,很快。”

  “嗯啊。”姜衿连忙放开了他。

  被他牵着手,率先离开了。

  还不忘回头和两个医生笑着说了句再见。

  “哈,真想不到啊。一直以为晏教授单身呢?也是,他这样的条件怎么可能单身呢?这下护士办那几个要伤心死了。”眼看着两人走远些,留下的男医生啧啧叹了两声。

  感叹完,又若有所思道:“这姑娘除了年龄小点,其他地方还和晏教授挺匹配的……”

  他话未说完,楚乔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直接离开了。

  太震惊了,实在是太震惊了。

  她根本没听说晏少卿交了女朋友啊?

  还是这么小一女孩。

  瞧瞧那小身板,到底有没有十八岁都难说呢!

  晏少卿还叫她……小丫头?

  眉眼含笑的,宠溺亲近都不避人,哪里有平时冰冷淡漠的样子。

  楚乔简直有点无法接受。

  ——

  晏少卿很快换了衣服。

  再出来——

  姜衿乖乖等在原地,捂着嘴打哈欠。

  他无奈地叹了一声,上前牵了她的手,略带责备道:“这么晚跑过来,都不知道有多危险?”

  “啊?”姜衿仰着头看看他,反驳道,“不危险。我是二十岁,又不是十二岁。”

  “以后不许了。”晏少卿抬手在她额头上拍了一下,“听见了吗?”

  “啊?”姜衿又愣一下,“那我以后想找你怎么办?”

  “我过去找你。”

  “不行的。”姜衿抱了他手臂,边走边道,“总让你这么来回跑,很辛苦的。”

  “还好。”晏少卿垂眸瞥她一眼。

  “可是我心疼呢。”姜衿有些无奈地鼓了腮帮子,“我不忍心。”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晏少卿抽了手臂,转而揽上她的肩,声音越发柔和道:“那以后不要晚上过来了,明白吗?下次再过来我该生气了。”

  “嗯,”姜衿咬咬唇,蹙眉道,“几点算晚上?”

  “七点以后。”晏少卿一本正经。

  姜衿有点无语了,没答应,半晌也不说话。

  “听见了没?”晏少卿抬手拧了一下她的脸。

  姜衿“唔”一声,眼泪差点掉出来,委屈道:“好疼的啊。”

  “……”

  晏少卿下意识收了手,停了步子,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微微俯身,一看愣了。

  白嫩的脸上还当真多了一指红痕。

  他捏的?

  饶是对她的体质心中有数,这一刻的他,也颇觉无奈。

  这丫头,当真好像纸糊的。

  戳不得碰不得。

  “也没有很疼。”眼见他清俊的两道眉拧紧了,姜衿又连忙说了一句,踮着脚尖摸上他眉毛,一本正经道,“晏哥哥还是别蹙眉了,你生气的样子不是一点点可怕。”

  可怕?

  晏少卿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

  “也不是可怕,”眼见他神色微变,姜衿简直恨不得咬掉她的舌头,改口道,“就生气的时候人挺害怕的。”

  “还记着那天的事?”晏少卿突然问。

  姜衿沉默着不吭声了。

  晏少卿伸手摸摸她的脸,半晌,神色认真道:“那天忘了说,对不起。很伤心吗?”

  “也没有啦。”姜衿抬手又抱住他胳膊,边蹭边道,“就是一点点委屈而已。”

  晏少卿笑了笑。

  说话间两人走到停车的地方,刚解了锁,他又犹豫了。

  垂眸看着在他胳膊上蹭来蹭去的小丫头,探询道:“累不累?要不咱们就住在外面公寓里?你上次去过的。”

  “嗯,”姜衿抿着唇沉吟一下,眯着眼睛发问,“你呢?有没有很累?”

  “还好。”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还是回大别墅好了。”

  依云首府里有两个人好些回忆了,很久没去,她十分想念。

  “也好。”晏少卿开了副驾驶的门,将她推进去,系好安全带,自己才绕到另一边去。

  ——

  凌晨一点多。

  两个人总算到了家。

  四下都静悄悄的,只有虫鸣声不知从何处传来。

  晏少卿牵着姜衿一只手,过了几道长长的走廊,停在了她住过的那个房间外面。

  伸手摸摸她头发,笑着叮咛道:“早点睡。”

  “唔,”姜衿漆黑的眼珠子转了转,看着他歪头道,“能一起吗?”

  “……”晏少卿一时愣了。

  姜衿两只手握着他修长的一只手,胡乱地搓着,小孩子一样恋恋不舍地撒娇道:“反正你的床那么大嘛,睡两个人不成问题。”

  她眼睛里有亮光,却赤诚明净。

  晏少卿一时了然。

  她说的一起,就是一起睡觉的意思,没有其他。

  “行吗?”姜衿又声音小小地问了一句。

  她觉得这样的她有点不像她,没有顾忌和迟疑,靠近他,就像飞蛾扑火。

  可是她无法自控。

  她没有过这样无法自控的时候,可眼下,每每对上晏少卿,许多话总比想法快一步,直接蹦出来。

  她对他的感情,好像火山爆发。

  沉寂了很久很久之后,一旦被惊动,滚烫的岩浆便倏然迸裂了。

  太热烈,连她自己都觉得痛。

  和他在一起,四肢百骸总是既愉悦又痛苦,心脏也是,跳动频率不受她掌控,有时候突然停一拍,好像下一秒就要窒息了。

  原来这就是爱情的感觉。

  谈恋爱原来是这个样子了,让人痴傻癫狂,欲生欲死。

  快乐到极致,也难受到极致。

  姜衿太紧张了。

  一句话问出来她其实又觉得难堪,可说出去的话好像泼出去的水。

  她没有反悔的余地,两只手握着晏少卿略带冰凉的一只手,滚烫的心脏差点跳到嗓子眼,低着头不敢开口,也不敢说话,她清楚的知道,一旦再开口,颤抖的声音肯定泄露她的无措和紧张。

  已经够紧张得了,不能再紧张了。

  再紧张下去,她得看不起她自己了。

  其实只在分秒之间而已,她却觉得已经有一个世纪般漫长。

  她等着晏少卿开口,好像濒临生死的囚徒,在等待法官给出一个宣判来。

  “嗯,”晏少卿被她抓着手,并未察觉她内心激荡澎湃,略略笑一下,好声好语地哄劝道,“你先去洗漱,完了过来和我睡。”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哒。

  最近这两天留言暂时不回复了,阿锦没时间上网。

  事实上,婚期确定以后,我一直忙着文,所有事都是家人代劳,昨天才第一次回家。刚到家,爷爷看见我就哭了,爸爸说,他以为是别人结婚呢。

  很难受,这感觉难以形容。

  但是在家里办完酒席,我还是走了,因为住在外面,回去没带电脑,牵挂着码字,不然结婚那天都保证不了万更了,就剩不到两万字存稿。

  多余的也不说了,每天万更就是阿锦脑力和体力的极限,自己喜爱选择的,怎么付出都不过分。

  就是本月底这两天暂时没时间上后台,留言暂不回复,今早阿锦也已经设置了明天的更新,知道肯定有很多可爱的姑娘会祝福我,提前感谢大家,群么么。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79:一起睡吗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79:一起睡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