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陷得太深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下午三点。

  姜衿和晏少卿到了市中心商业街区的电影院。

  正是星期五,售票大厅没几个人。

  姜衿仰着头看广告屏,纠结半天,朝着晏少卿发问道:“看怎么样?”

  “你喜欢就好。”晏少卿垂眸揉揉她头发,钱夹里拿了两张钞票朝着售票员递过去,淡声道,“三点二十分的,两张,选中间靠后点的座位。”

  “好的。”年轻的女售票员抬头看见他,神色愣一下,有点结巴道,“您好,需要办一张会员卡吗?”

  晏少卿从未在外面看过电影,闻言愣一下。

  侧头朝姜衿道:“会员卡要不要?”

  “你以后还能陪我来吗?”姜衿略想一下,反问。

  “嗯,有时间的话。”

  “那就办一张吧。”姜衿笑眯眯地看他一眼。

  晏少卿抬眸看一眼售票员递到跟前的办理说明,两张钞票放回钱夹去,拿了张银行卡递过去,“钻石vip。”

  “好的,您稍等。”

  售票员低下头去找登记单了。

  姜衿站着有点无聊,抬头看一眼时间,去边上的柜台买了可乐和爆米花。

  抱着往回走。

  乐颠颠地到了晏少卿跟前。

  垂眸看她一眼,晏少卿好像是无奈地舒了一口气。

  半晌——

  什么话也没说,接了一杯可乐,一只手环着她的肩膀检票进厅了。

  等到电影的片头曲响起来,两个人才突然发现,偌大的一个观影厅,根本没坐几个人。

  他们后面反正没人,很安静。

  姜衿转头回来,拿过一杯可乐喝起来,对上晏少卿有点错愕的神色。

  “你的在自己左手边。”晏少卿拿下她正喝着的可乐,放到自己右手边去,到底忍不住提醒道,“女孩子少喝碳酸饮料为好,对身体没什么好处。”

  “唔。”姜衿小声反驳道,“可爆米花和可乐是标配嘛。”

  “哦?”晏少卿扬扬眉。

  “知道了,”姜衿把可乐放回去,直接改口道,“下次不喝这个了。”

  “嗯。”晏少卿浅浅应一声,安静地看电影了。

  姜衿其实挺喜欢看电影,要不然当时也不会注意到广播电视编导这个专业,可眼下和晏少卿坐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她却是一丁点看电影的心思都没有。

  有点紧张还有点兴奋,一直在吃爆米花。

  晏少卿目不斜视地看着电视,始终能听到她咀嚼的细微声响,不停歇,小老鼠似的。

  没几分钟,他就侧头看向了姜衿。

  姜衿正拿了一个爆米花举起来,就对上他突然转头的视线。

  鬼使神差地,手中的爆米花直接往他嘴里塞。

  晏少卿下意识含住。

  倏然愣了。

  他连姜衿纤细的手指,一起含到了嘴里。

  这——

  完全在姜衿意料之外。

  回过神来正想抽走,晏少卿突然用舌尖勾了一下她指尖。

  姜衿大睁着眼睛看他,只觉得一阵酥麻感直接从指尖窜到了她头顶,好像电流一样,又倏然流遍了她全身。

  手指就放在他嘴唇上,不敢动了。

  期期艾艾地低下头去,只觉得自个又得烧着了。

  幸好,晏少卿很快放开她手指。

  咀嚼着那一个爆米花。

  甜腻的味道充斥在口腔里,还有点不太舒服。

  他并不怎么喜欢吃甜食,尤其是爆米花这种糖分过高的东西。

  晏少卿拿起手边的可乐喝了一口。

  又觉得吸管上都是甜味。

  先前姜衿抱着爆米花进来,一路上小嘴就没带停的。

  坐下不久就喝了他饮料,这甜味自然就沾到了他的吸管上。

  晏少卿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可偏偏——

  鼻尖、口腔里都是爆米花那股子腻人的甜味,萦绕着他,根本没办法驱除。

  抬眸看一眼,都有点忘了先前电影里演什么了。

  颇觉无奈。

  影厅很安静,他目不斜视地继续看,很快,就出现了影片里第一个激情片段。

  女人光裸的一只脚顺着男人的裤腿往上撩,虽说没有过分露点的戏码,却已经极尽勾引诱惑之能事了。

  下意识地——

  他就用余光扫了姜衿一眼。

  小丫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没有吃爆米花,喉咙口却发出极轻极轻一声响动。

  好像吞咽口水的声音。

  真是——

  晏少卿又有点没办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了。

  “晏哥哥。”

  他正出神,姜衿小小软软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摸索他的手。

  晏少卿反手握住她手指,扣紧在手心里。

  刚一回头,喉结处突然传来极轻的一下战栗,好像羽毛拂过一般轻柔,却湿热。

  姜衿在小心翼翼地亲吻他,很快一下,又受惊般退了回去。

  神色尴尬地看着他。

  其实她就想亲一下晏少卿的脸颊而已,哪里能想到他突然转头,那轻轻一个吻就落在他喉结处了。

  她紧张兮兮地盯着晏少卿的喉结。

  黑暗里,那里明显耸动了一下。

  她微愣,又面红耳赤地对上他幽深如墨的眼眸。

  晏少卿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很快,那股子渴望终归战胜了理智,处于上风。

  他伸手过去,捏住了姜衿精巧细嫩的下巴。

  抬起来,送到了自己唇边。

  低下头长驱直入。

  ——

  姜衿靠在座椅上,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叶飘零的小舟,漫无目的地晃荡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

  波浪将她推到哪,她就到了哪。

  十分无助。

  一个吻而已,哪怕比前两次激烈些、时间长些,她也不该这般啊,一点出息都没有。

  委屈到想哭。

  她突然伸手抓紧了晏少卿的手臂,指尖紧扣。

  力道太大,晏少卿都被掐疼了,疑惑地看她一眼,很意外的,对上她泪光闪烁的一双眸子。

  哭了?

  晏少卿神色微愣。

  电影也不看了,转过身,一只手捧起了她的脸,小声道:“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姜衿只觉得狼狈,她爱着他,这样手足无措,不自控,连她自己都有点看不起自己了。

  “没什么?”

  晏少卿指腹在她脸蛋上摩挲了两下,沾染到湿湿的眼泪。

  也不说话了,将她的脸颊按向了自己的胸口。

  姜衿哽咽一下,脸微侧,埋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

  其实看不看电影都无所谓。

  或者说,和晏少卿在一起,她哪来的心思看电影啊。

  她根本看不进去。

  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是那样珍贵,她只想抓紧时间,和他谈情说爱。

  可——

  其实已经在谈了。

  只是她不满足而已。

  晏少卿激烈地吻她,在黑暗里吮吸她的唇舌。

  她心里疼。

  就好像,自己没有被他认真地温柔以待。

  她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而已,是自己过分敏感,期待渴慕过深的缘故。

  该怎么说呢?

  这样隐秘又难堪的感觉,她没有办法告诉他。

  即便被他这样地搂抱在怀,她仍旧是觉得不够的。

  晏少卿就好像那山顶峭壁上的罂粟,她没得到的时候,一心努力地朝着他的方向去,眼下得到了,却自然而然地上瘾了,时常产生幻觉,时常被渴望折磨,怎么样,都还是觉得不够,想要更多更多,甚至溺毙在里面。

  太可怕了。

  好像一种心魔。

  突然就复苏纠缠她。

  这种感觉,一定会很让他苦恼吧。

  晏少卿是平淡克制的那种人,不会和她一起燃烧的。

  姜衿懊丧极了。

  ——

  晚上九点多。

  晏少卿将她送到了学校门口。

  眼看着要开车直接进去,姜衿突然开口道:“不用了。晏哥哥,你就把我放在这里吧,我在马路那边买点东西。”

  “这么晚了买什么?”晏少卿放慢速度,发问。

  “就……女孩用的东西。”姜衿小声道。

  晏少卿意外地审视她一眼,好像有点明白,点头道:“买完了早点回去。”

  “嗯。”姜衿点点头。

  解了安全带下去,站在路边,挥手和他道别。

  晏少卿开车离开了。

  她便久久地注视着那个方向,站成了一棵沉默的树。

  根本没发现——

  阎寒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不远处。

  眉头紧蹙。

  他是来学校外面买点东西,一出校门就看到这小丫头片子了。

  站在路边台阶上和人挥手告别。

  眼下那人开车离开好几分钟了都,她还是执拗地看着那个方向?

  依依不舍到这种程度?

  阎寒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沉声道:“姜衿!”

  姜衿好像被吓到一般,突然回过头来看他,神色张皇,脸蛋惨白惨白的,毫无血色。

  阎寒也愣了,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小。

  安静了一瞬间,难得笑了笑,略带歉疚道:“吓到了?”

  “还好。”姜衿舒了一口气,浅笑起来,“就是觉得太突然了。”

  “这不看你傻站着好一会了。”阎寒朝着晏少卿离开的方向抬抬下巴,“那么出神看什么呢?男朋友送你回来的?”

  还是一个开限量版宾利的男朋友……

  阎寒蹙着眉想想,突然想到了姜衿的翡翠豆荚。

  会不会?

  那东西就是这男朋友送的?

  出手那么阔绰。

  两人……

  他神色狐疑地看一眼姜衿,突然道:“你男朋友多大年龄?”

  姜衿愣了一秒,迟疑道:“二十八了吧。”

  嗯,还不算太大。

  阎寒竟莫名其妙地舒了一口气,想想还是觉得不妥,提醒道:“你们这个年龄的女孩最是容易受骗,和人交往留个心思才好。不要……嗯,过分投入。”

  他其实想说身心交付,话到嘴边觉得不合适。

  姜衿抿唇想着他的话,半晌,古怪道:“您这话什么意思?”

  “你男朋友身家不俗吧?生意场上的那些人,呵呵。”

  阎寒点到为止。

  姜衿一张脸突然冷了。

  半晌,回过神来,硬邦邦道:“他不是您想的那种人。”

  阎寒背光站在路灯下审视她,硬挺锐利的轮廓染了一层柔和的光,看上去像一尊极具压迫感的高大雕塑,忽而悠悠道:“小姑娘,你陷得太深了。”

  一句话,一语中的。

  姜衿脸色变得更难看了,看着他、无法反驳。

  时间似乎过去了许久。

  她的目光从阎寒脸上收回,冷淡道:“那些都是我的事。”

  话音落地,还觉得不够,又突然补充道:“还有,他不是生意场上的人,他是医生,救死扶伤的……医生。”

  最后两个字,她简直咬牙说出来的。

  神色僵硬,固执地捍卫着心里那个人,不容侵犯。

  阎寒看着她没说话。

  “教官再见。”

  姜衿声音利落地说一句,直接转身朝学校大门而去了。

  阎寒立在原地看着她有点气呼呼的背影,半晌,突然挑眉,淡淡地嗤笑了一声。

  医生?

  他怎么不晓得,哪个医生能有这么大手笔?

  不过——

  抬眸又看一眼姜衿离开的方向,阎寒突然有点莫名其妙的担心了。

  这丫头顶多二十吧?

  一段恋爱谈到这样浑然忘我的地步,也是少见。

  多半要受伤的。

  ——

  姜衿冷着脸往回走。

  想到阎寒那样几句话,还是不舒服。

  她陷得太深了?

  她就是陷得太深了,她心甘情愿,需要他指手画脚么?

  他凭什么猜测晏少卿!

  简直了,他以为他是谁啊?!

  呼!

  姜衿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夜里的凉风也不能驱散她的怒意,让她整个人都显得不好接近。

  姜皓见到她的时候,就是这样。

  姜衿穿着短袖、牛仔裤,白净俏丽的一张脸紧绷着,好像被谁偷了钱似的。

  还很出神。

  从他边上走过都根本没看见他。

  “姐。”

  姜皓连忙冲着她的背影叫了一声。

  姜衿没听见,继续走。

  姜皓无奈,只得提高声音大声道:“姜衿!”

  姜衿猛地住了步子,转过身来,看清是他喊了自己,一脸疑惑地愣在原地,发问道:“姜皓,你怎么来了?”

  “我们放假了啊,”姜皓耸着肩膀笑了笑,跑到她跟前,“我专程过来看你的。”

  “这么晚?”姜衿明显吃惊。

  “……”姜皓扁着嘴看她,嘟囔道:“我来的时候没有这么晚啊,我都在宿舍门口等你两个小时了。”

  “还没找错地方。”姜衿浅笑一下。

  “那当然啊,我又不傻,问问新传院新生宿舍楼就知道了!”

  “人看到了,回去吧。”

  “啊?”姜皓一脸诧异地看着她,没好气控诉道,“这世界上哪有你这么无情的姐姐啊?哼哼,看来你真的不知道今天是我生日了,亏我一个小寿星还专门跑过来看你!”

  “你生日?”姜衿的确毫不知情。

  眼看他一脸委屈地瞪着自己,有点心软了,“抱歉了啊,没有准备礼物给你。”

  “没有就没有啦,我也没怪你。”姜皓笑眯眯看她一眼,凑近道,“我给你准备礼物就好咯。”

  话音落地,他变戏法似的从后面拿出一个扁平的长条小盒子。

  直接打开。

  两根手指将里面一条铂金链子挑起来,在她眼前晃了晃,一脸期待道:“漂亮吧,这可是我女神戴过的同款项链。看见下面那个小苹果没有,上面刻着笑脸呢,是开心果。”

  “你女神?”姜衿的思维显然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姜晴。

  “对啊,我女神。国内网游第一美女呢,哎呀,说出来你也不知道,那个不是重点,主要是链子,喜欢吗?”

  姜衿伸手摸上了那个小苹果形状的吊坠,笑笑道:“喜欢。”

  “喜欢就好,来,我给你戴上。”姜皓说着话,直接将盒子塞进她手心,拿着链子转到她身后去了。

  低头将链子系到她脖颈上。

  自己又转到前面来,左右瞧两眼,得意道:“真漂亮,售货小姐都说我眼光棒嘛!”

  “嗯,主要模特漂亮。”姜衿啧啧两声,自己先笑起来。

  姜皓看着她的笑容,就有点开心得不知所措了。

  姜衿生日的时候,两人的关系是那样,他自然没有送礼物给她。

  这一条链子是用平日攒下的零用钱买的。

  对他来说是不小一笔支出。

  眼下看着姜衿发自内心的笑意,肉疼的感觉也没有了,浪费的那些时间也无所谓了,刚才等待中那种煎熬和委屈也一扫而光了。

  他很开心。

  却有点羞于表现,没好气地看了姜衿一眼,唏嘘道:“咦,你这脸皮比城墙还厚啊。”

  “哈哈。”姜衿拿着盒子戳他一下,也不上去了,笑着道:“一起走吧,我送你到学校门口,打个车回去。”

  “拿了东西就赶人啊。”姜皓郁闷了,嘀咕道,“中午到现在还没吃饭呢,你想饿死我吧。”

  “没吃饭?”姜衿一愣,扯了他胳膊就往外走,“那快点,我陪你吃个饭。”

  “这还差不多!”

  姜皓笑着赞一声,索性揽了她肩膀,心情愉快地往出走。

  他刚满十七岁,剑眉星目,挺俊英气,已经有了让女孩子爱慕的资本。

  揽着姜衿一路往出走,更是收获了不少目光。

  正开心得意,却突然听到边上传来沉着有力的一声,“姜衿!”

  许是那声音太严肃,他条件反射地放开了姜衿。

  姜衿也下意识侧头看去。

  是阎寒。

  应该是正巧从学校外面回来了,手上拎了一个装水果的塑料袋。

  拧着浓黑的眉,一脸阴沉地看着自己。

  表情有点古怪。

  “你们教官啊,看上去那么凶。”姜皓回过神来,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说话间阎寒就走到了两人跟前。

  狐疑地看了姜皓一眼,抬手把姜衿招呼到边上去,一脸严肃道:“这么晚了你跟着男生溜达什么呢?”

  “约会啊。”姜衿耸耸肩。

  “……”

  阎寒脸色更是阴沉了,看着她没说话。

  “教官您还有事吗?没事我们先走了。”姜衿歪头笑看他一眼。

  阎寒又挑眉看了姜皓一眼。

  巧了——

  小伙子也一脸不满戒备地看着他,好像就怕他欺负了这丫头似的。

  简直邪了门了。

  他怎么发现姜衿这姑娘太招小白脸喜欢了。

  眼下这一个,看上去可比江卓宁还要更稚嫩一些。

  等等!

  她刚才说约会?

  阎寒垂眸审视她一眼,“他是你男朋友?看上去没有二十八岁吧。”

  “不是那一个,”姜衿满不在乎笑起来,“这是另一个,第二个男朋友。我们还急着吃饭呢,教官再见。”

  姜衿话音落地,直接转头过去,一把挽了姜皓的胳膊,扯着他走了。

  阎寒看着两人亲热的背影,狠狠愣一下。

  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风中凌乱了。

  ——

  姜衿挽着姜皓离开他视线。

  心情不错。

  看到最后他瞬间铁青的脸色,才算出了刚才那口气。

  姜皓的心思却不在这,愣了半晌,突然迟疑道:“姜衿,你恋爱了啊?”

  “没。”

  “啊?那刚才教官为什么那样说?”

  “什么?”

  “问我是不是你男朋友啊?看上去没有二十八岁。”姜皓伸手在头发上挠了挠,“这意思,不就是说他知道你有一个二十八岁的男朋友吗?”

  “不是。”姜衿一本在正经道,“昨天在操场,一个男生向我表白来着,我随便扯了两句,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二十八岁,成熟稳重,比他强多了。”

  “……”姜皓竟有点无言以对。

  回过神来又道:“你谎话里那个人是晏哥哥吗?他好像就二十八了。你还没有忘记他?”

  “呃。”姜衿侧头看他一眼,话锋一转道,“想吃什么?”

  姜皓心思简单,藏不住什么秘密。

  她和晏少卿恋爱的事情,眼下还并不像被人所知。

  “江边烤鱼。”姜皓半天多没吃饭,听她提起自然被转移注意力,给了个很慎重的答案。

  “烧烤吗?”姜衿第一次听到这个名。

  “算是吧,”姜皓笑呵呵道,“那家店面在你们学校西门口,环境很好,你刚开学,不知道也很正常。”

  她不知道,他却知道。

  姜衿想想也猜到是姜晴的缘故。

  笑笑并不说话。

  姜皓似乎也想到姜晴了,有点沉默。

  很快,两个人到了他所说的那家特色烤鱼店。

  姜皓轻车熟路地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便让服务生拿了菜单过来,一边低头看,一边撇着嘴笑道,“我都买项链给你了,这顿饭你请。”

  “没说让你掏。”姜衿白了他一眼。

  很意外地,接收到不远处一道让她极不舒服的目光。

  一抬头,发现了斜对面的姜晴。

  应当也是刚来。

  她一只手扣着手包,用它抵着自己的裙子,正要侧身坐下。

  边上跟着一位高高瘦瘦的年轻男人,白皙俊朗,体贴地为他拉开了椅子。

  呵。

  真是巧啊。

  姜衿看着她意外又带着点恼意的眸子,低头笑笑,抬胳膊撞撞姜皓,小声道:“喂,你姐姐来了。”

  “啊?”姜皓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看她一眼,顺着她的目光又看向了姜晴。

  神色一愣,有点尴尬了。

  当然不能视若无睹,站起身笑着叫了声,“姐姐。”

  姜晴也不能当做没看见了,站起身,朝边上的程宇笑笑道:“给你介绍一下,那是我弟弟,还有……妹妹。”

  程宇对她的妹妹没什么好感,难免多看了两眼。

  女生白而瘦,一只手玩着点菜的铅笔,唇角勾着一抹笑,正肆无忌惮地打量判断他。

  这真是……

  程宇没好气地移开了视线。

  看了眼站着的姜皓,笑笑道:“你好。”

  “……”姜皓不知道叫什么,半晌,憋出一句,“哥哥好。”

  程宇很明显十分受用。

  边上的姜晴看他一眼,适时站起来,一脸温柔道:“既然遇到了就一起吃吧。”

  她想彰显自己的温柔大度,自然等着看姜衿的反应。

  她们相看两相厌,姜衿那样子的性子,指不定要冷嘲热讽地说些什么呢?

  谁料——

  姜衿从善如流地站起来,笑眯眯道:“那就谢谢姐姐请客啦。”

  姜晴一愣,神色定定地盯着她。

  姜皓也一愣,他哪里能想到姜衿这么小气啊。

  转念一想,又觉得她可能是从小生活苦,节俭惯了,不常来这样的地方吃饭。

  还有点心疼呢。

  程宇也一愣,微微蹙了眉,却没说什么话,朝着姜皓笑了笑。

  四个人坐一桌吃饭。

  服务员拿了菜单下去,气氛就有点尴尬了。

  姜晴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口,抬眸朝姜皓道:“忘了点喝的东西,要一扎鲜榨西瓜汁?”

  “哦。”姜皓应了声,很快,扭头朝姜衿道,“西瓜汁喝吗?这里还有芒果汁、橙汁什么的,都挺好喝。”

  “我随意。”

  “服务员。”姜皓唤一声,主动起身过去,添了果汁。

  姜晴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握了一下,脸上却依旧维持着温柔可亲的笑意,继续道:“姐姐留的礼物看见了吗?暑假都已经选好了,还喜欢吗?”

  “恩恩,谢谢姐姐。”提到自己喜欢的礼物,姜皓看上去顿时轻松许多。

  两个人笑着说了几句话。

  姜衿慢悠悠放下茶杯,歪头看程宇一眼,笑着问姜晴,“这位……是姐姐的男朋友吧?”

  姜晴一愣,条件反射道:“不是。”

  她声音里带着点恼意,坐着的三个人都有点吃惊了。

  “他是我朋友。”姜晴抿抿唇,侧头看了程宇一眼,介绍道,“男频小说顶级大神呢。姜皓肯定知道吧,笔名我欲成佛……”

  她话音未落,姜衿突然愣一下,吃惊道:“我欲成佛?难道是写的那一个?”

  “……”姜晴愣了。

  回过神来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什么?他是写的那一个。你看小说吗?不知道不要……”

  “乱说”两个字尚未出口,边上突然传来一句,“是我。”

  程宇放下手里端了半天的茶杯,淡淡道。

  他是久居神坛的人,这两年人气如日中天,算得上国内男频网络小说第一人,平时也不怎么喜欢在公众面前露面,连个微博都没有,低调沉默。

  可也享受惯了读者狂热的追捧和夸赞。

  甚至有读者因为他回复了一条评论,太激动,一次性打赏了人民币上百万,震惊网文界。

  这样的成绩,他自然是骄傲的。

  再加上——

  他原本毕业于云京大学,骨子里有些文化人的清高冷傲。

  他爱姜晴,自以为深爱。

  可总有些东西,不容触碰贬低。

  而姜晴,却一直在挑战着他的底线,怎么可能毫无怨言。

  上一次送芳草萋萋回家,他的衣服连同车座都被吐得狼狈不堪,忍受不了那种味道,他扔了衣服洗了几次澡,到最后连车都换了辆新的。

  这一次呢?

  想到姜晴刚才直接否认他身份,程宇就有点气闷。

  两个人已经在交往,他是名正言顺的男朋友,有什么见不得人!

  再说了——

  姜晴说她妹妹歹毒狡猾,承认他身份,不正可以为她撑腰吗?

  还是说——

  姜晴打心眼里就不愿意承认他?

  这些也就算了,她竟然连自己的都不知道。

  那是他第一部作品,因为是古代武侠题材,成绩一般,却是他最在意、投入精力最多的一本书,而她所说的属于玄幻修仙类别,是他应运而生的代表作。

  最开始相识的时候,姜晴提到说看过他所有作品,结果就是这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么?

  他接下姜衿的话,负气的成分很多。

  姜衿却懒得管那些,更看也没看姜晴一眼。

  神色定定地审视着他,半晌,一双漆黑眼眸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喜悦之意。

  意外、惊讶、欣赏,种种情绪似乎都蕴藉在她如水的眼眸里,到最后慢慢淡去,归于平静。

  他听到姜衿轻叹一声,道:“挺好看的。我买了实体书,最起码看了三遍以上。我觉得它比你后面写的那些都好看多了。”

  程宇沉默了一小会,淡淡道:“我也觉得。”

  他文化底蕴不俗,是全情投入的作品,晦涩深沉些,却掺杂了许多他的人生思考。

  可那会刚毕业,来自周遭的社会压力不小,他几经权衡分析后,妥协转型,这才有了属于爽文升级流,一连载,就为他收获了无数粉丝。

  他写得很快,却再也没有创作时那种精雕细琢的劲头了。

  不知怎的,程宇突然间思绪万千。

  想交流。

  可——

  他下意识抬眸看了姜衿一眼。

  服务员不知什么时候上了菜,她已经低头吃饭了。

  坐得还算端正,吃饭的速度略快,很专注,享受了美食,好像对周围所有事都不怎么上心了。

  那是和一般女生不太一样的吃饭方式。

  最起码,和他时常注意到的姜晴不一样,她没有姜晴优雅。

  姜晴的言行举止一向非常优雅,吃饭当然是细嚼慢咽类型的,好像一个教科书般合格的淑女典范。

  他本来觉得挺好的,很欣赏她的做派,可眼下见到明显更为鲜活的姜衿,却意外地发现,他先前那些极深极深的成见,竟然在见到她这短短的一会工夫里,慢慢的消失了。

  程宇的思绪百转千回,再也不说话了,越发沉默。

  这异样,姜晴当然注意到。

  ——

  晚上十点半。

  四个人在学校门口分别了。

  姜衿坐车送姜皓去附近的地铁站,程宇送姜晴回宿舍。

  姜晴已经升了大四,在学校里待的时间原本所剩无几,同一级许多学生也找了机会去实习了。

  可她一向心高,不缺钱,又预备报考本校研究生继续深造,这段时间反而清闲了下来。

  宿舍楼下很安静。

  两人一路回来,都没有说上几句话。

  夜晚的凉风吹拂而来,程宇一侧头,道:“到了。”

  道别的话尚未说出,便愣了。

  他垂眸看着姜晴,姜晴眼眶里涌动的泪水便突然从脸颊滚落下来。

  “……”程宇心情复杂极了,柔声道,“对不起,我骗了你。”

  “什么?”

  “我没有看过你所有作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撒了谎,我……我……”她结巴好久,似乎有什么话难以启齿般,咬唇看着他,哽咽道,“我是因为喜欢你。程宇,其实,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你了。”

  “……”程宇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姜晴又道:“可是我自卑,你是大神啊。我和你有那么大的差距,我们成了朋友,我也不敢随意地向你表白,谁知道……谁知道……”

  她有点崩溃地痛苦一声,突然蹲下身去。

  “姜衿回来的太意外了。我根本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已经连清白都没有了。我配不上你啊。”

  “说什么傻话呢。”程宇心痛又自责,刚才对她的那一点冷淡转瞬间烟消云散了,俯身下去,一把拉着她的手腕站起身,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你哪里配不上我了,胡说什么呢。”

  “我没有姜衿漂亮,也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千金小姐,她那么厉害,刚才说几句话而已,你就冷淡我了。”

  程宇抱紧她,没说话。

  “我真的好害怕。怕她连你也抢走了。”姜晴语无伦次道,“爸妈和弟弟都全部向着她了。如果连你也向着她,程宇,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不会的。”程宇的声音带着罕见的坚决,捧起她脸颊,承诺道:“不会的。你怎么会一无所有?你有我。无论怎么样,我总是向着你的,明白吗?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说的。”

  “真的吗?”姜晴止了眼泪,一脸期待。

  “真的。”程宇点点头。

  姜晴一张脸上洋溢了幸福的微笑,抱紧他的腰,踮着脚,主动吻上他的唇。

  程宇身子僵硬了一小下,很快,回过神来,低头极尽温柔的吻着她。

  缠绵极了。

  却好像怎么还不够,很快,两个人牵手到了一个角落里。

  姜晴被他吻得心痒难耐,一只手抓紧他衬衣,很快,又滑了进去。

  程宇沉寂好久,被她一撩拨,就燃了。

  姜晴穿的薄,很快,感受到了他炙热的渴望。

  伏在他胸口低低地喘息着,语带试探道:“要不……程宇,我们去酒店吧。”

  程宇整个人都僵硬了。

  “你想要我吗?”姜晴还在继续,“我想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你,行吗?只是……只是……”

  她突然又哽咽,说不下去。

  程宇猛地抱紧她,哑着声音询问道:“你真的愿意吗?”

  “如果那个人是你,在哪里我都愿意的。”

  姜晴最后这一句话,彻底让程宇燃烧了起来。

  紧紧地抱着她,一条胳膊禁锢着她的腰,两个人在宿舍楼下,又是一阵忘情的拥吻。

  姜晴低低地说着婉转的情话,感受着他的手隔着裙子揉搓的力度,也有点彻底迷乱了,清晰地感受到她自己突如其来的渴望,也许这段时间压抑的太久,她需要一个渠道,来宣泄自己所有的情绪。

  原本并不情愿这么仓促地给程宇的。

  可——

  谁能想到他是连姜衿都崇拜喜爱的人呢?

  姜衿欣赏的男人,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她神魂颠倒,因为她一两句话就忘乎所以,这样的感觉,简直想起来就让人燃烧起熊熊斗志。

  是的!

  无论从物质的层面,还是精神的需求,亦或是生理的渴望上,她都必须抓紧程宇。

  姜晴胡思乱想着,彻底地放纵自己。

  沉浸在程宇的亲吻里。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

  到了今天,阿锦彻底没存稿了,开始裸更。

  但是这几天还是很忙的,要回门什么的,所以前几天的评论就不回复了,码字重要,谢谢所有亲的各种鼓励和打赏,阿锦会加油的,今天开始正常回复评论。

  再,一个很重要的事,明天进入2016年,全新的开始,希望有个好成绩。阿锦会全力以赴,也希望亲爱的们一如既往的支持阿锦,将手里的月票都投给阿锦,帮助阿锦挤进月票榜。

  月初的票票特别重要,已经有亲亲说到要看阿锦旧文了,感谢么么。希望元月一号订阅,然后把月票投给,阿锦的两篇完结文都是宠文,强烈推荐。当然,不愿意的也不勉强哈。

  一切都是为了咱们的走的更顺,月票榜是书院最好的榜单,求支持,么么哒。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81:陷得太深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81:陷得太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