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也很想你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如胶似漆地痴缠了一会。

  程宇开了车,带着面色酡红的她,前往了学校不远处一家主题酒店。

  这样的体验,姜晴是第一次。

  觉得刺激。

  好像此刻开始,她就彻底放飞了自己,获得了向往已久的某种自由,因为渴望,一双眼眸都比平时明亮许多,妩媚而多情,以至于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

  她素来优雅矜持,一向都是客气淡然的模样。

  眼下这样子,程宇都觉得意外,意外过后又觉得喜悦。

  毕竟——

  姜晴这样无声的邀请是为了他,可见她是如自己所说的那般,真心实意地爱着他的。

  还有什么,能比一个心爱女子的主动,更能令男人骄傲呢?

  程宇情难自制,在电梯里就紧紧地拥吻了她。

  很快,两个人就进了房间。

  程宇想去开灯。

  姜晴低唤一声,缠上去亲吻他下巴。

  所有压抑的渴望尽数爆发了,程宇一把将她推靠在墙上,从脸颊开始往下亲吻。

  气息灼热,室内的温度都因此,慢慢上升了。

  姜晴沉浸在他的亲吻里,感受着他的激动、火热、温柔,还有怜惜,那是和赵玉成做完全不同的一种感觉。

  那一次是自己的第一次。

  受了药物作用,她半清醒半迷糊。

  车后座就那么大空间,她越是抗拒,赵玉成越兴奋暴躁。

  他有一点施虐倾向。

  整个过程里,她除了痛还是痛,毫无快感。

  也因此,她才会那般气恼愤恨。

  可眼下——

  姜晴还未多想,大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发出了一声变了调子的轻吟。

  程宇的动作停了一秒,紧接着,突然狂热起来,勾了她内衣扔到地毯上,两个人在床上滚作一团。

  正要进入主题,恼人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是姜晴的。

  这声音突然将两人惊醒,姜晴有点窘迫,喘着气柔声道:“我去接电话。”

  程宇不做声,亲吻着她的小腹。

  姜晴忍不住扭两下,又觉得自己放得太开,一只手勾了床下的手提包,一看来电,愣了。

  是芳草萋萋。

  她顾虑颇多,原本不想接。

  不知怎的,又觉得这场景非常刺激。

  接通了。

  “姜晴?”芳草萋萋的声音一响起,她的身子突然就软了半截。

  程宇吻出了声音。

  姜晴只觉得喉咙都痛了,努力压抑着躁动,柔声道:“怎么了芳草,有事吗?”

  她故意叫出名字,也是想看看程宇的反应。

  程宇的动作停了一小下,一只手撑在床上往上移,含着她耳垂。

  “也没什么事,就烦的不行。”芳草萋萋并未察觉出她的异样,抱怨道,“上次我给程宇吐一身,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得要死,之后根本不肯接我电话,怎么办?”

  “嗯……”

  “怎么了你,”芳草萋萋听到她突然柔媚含糊的一声长音,狠狠愣一下,迟疑道,“你,你在干嘛啊?”

  姜晴被程宇封了嘴唇,说不出话来。

  打啵的声音准确无误地传进了芳草萋萋的耳中。

  这下,她彻底明白了。

  却没有挂电话。

  姜晴在她心里一向是矜持高傲的,眼下,是交了男朋友了?

  “没干嘛,”姜晴趁着间隙连忙开口,“这会有点不方便,我先挂了啊,明天打电话给你。”

  不等芳草萋萋再说话,她赶紧挂了电话。

  面色潮红地看着程宇。

  半晌,不说话,只用力抱紧了他的腰。

  程宇反身将她压在身下。

  姜晴小声道:“上次对不起。我也很为难,芳草萋萋在我家受了委屈,那种情况,我没办法和她争,哪怕心里都嫉妒难受死了,也只能让你送她回去。”

  “没生你气。”

  程宇其实有点生气,可眼下这种状况,再多的怨气也被她缠得一丝不剩了。

  姜晴从小养尊处优,身娇体软,尤其前凸后翘,让人爱不释手,比他以前那个女朋友滑嫩多了。

  最主要是温柔。

  平时说话已经很温柔了。

  上了床,竟是比平时还要温柔体贴几分。

  让人十分受用。

  程宇眯着眼睛看看她,半晌,突然探身按了灯。

  整个房间突然敞亮刺眼起来,姜晴一丝不挂,自然被吓了一跳。

  掀被子的一只手被程宇紧紧握住。

  “躲什么呢,我好好看看你。”程宇说情话的嗓音温柔极了,姜晴的那只手便慢慢松懈下来。

  很快,房间里响动越来越大。

  姜晴痛苦而欢愉的喘息声久久未停。

  ——

  这一夜之后。

  两人的关系自然正式确立了下来。

  很快进入热恋期。

  正如姜晴所料,程宇从物质、精神、生理,三方面全面满足她。

  以至于——

  活了二十二年,她第一次得了自由。

  一种身心全面解放,再不瞻前顾后,而是尽情地、肆无忌惮地享受着来自一个男人狂热温柔的爱。

  她就好像被禁锢了二十年的花儿,不再以姜家那个精致的花房为中心,而是将目光和花枝一点点探出去,享受到了阳光和雨露的滋润,整个人都鲜活亮丽起来。

  当然,也更加躁动、开放、外向。

  贪恋了鱼水之欢,在学校的日子屈指可数。

  热情洋溢地去参加各种聚会,享受着男人们垂涎追逐的目光。

  一切,似乎都往最好的地方发展。

  忘记了姜衿带来的阴影,她解放了身心,过上了以前从未想象过的,一种刺激而欢愉的生活。

  时间一日日过去。

  多半个月而已。

  她成了酒吧会所的常客,喜欢上了妩媚浓妆,穿着打扮也日益性感,散发出一股子让人着迷的女人味。

  与此同时——

  姜衿的军训生活也彻底结束。

  十月四日这一天,所有教官离开云京大学。

  是个艳阳天。

  秋高气爽,阳光灼亮。

  上午十一点,三连许多学生在宿舍楼下和教官做最后的道别。

  姜衿自然也在。

  她和九排几个女生买了一捧百合花,由她捧着,预备在阎寒上车前送给他。

  想着他要离开,还有点感伤。

  真令人意外!

  姜衿耸耸肩低头微笑了一下,再抬头,就看到和三连教官一起出来的阎寒。

  他仍旧一身迷彩,走在最前面。

  身姿高大笔挺,好像一座塔,又好像一杆枪。

  冷峻刚硬的面容上没了以往的严肃威视,显露出些许笑容和喟叹。

  身高腿长,他很快走到了姜衿面前。

  居高临下,垂眸看着她。

  第一次,没有主动开口说话,静静站着,带着点微笑,似乎就等着她开口。

  “终于要走了啊。”姜衿也看他,半晌,故作轻松地耸耸肩,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来。

  语气里有不舍,很淡。

  新闻传播学院三百多学生里,她是最受教官喜爱的女生。

  三连九排四十个女生里,她是最受阎寒看重的女生。

  军训优秀学生的名单已经报了上去,她在第一个,还没开学,就有了五个学分。

  如果说一开始对阎寒有抗拒、不服、敌视,那现在,所有种种负面情绪,早已经烟消云散。

  剩下的,唯有感激。

  感激他磨练训诫她,感激他二十八天严酷要求,感激他,让她有了更坚强的一颗心,也能很容易想通许多事。

  他是她上大学以来,认识的第一位老师。

  是教官。

  也是朋友。

  姜衿想着想着,脸上的笑容更重了。

  阎寒审视她良久,也爽朗地笑起来,喟叹道:“可不是,终于要走了。高兴得快要蹦起来了吧?也真是的,你以为我乐意带你们,我从来没带过你们这么差劲的兵。”

  “……”姜衿看着他,竟有点无言以对。

  索性也不说了,将手里一捧百合递过去,“送给你,九排女生的心意。”

  “哦?”阎寒低头看着那一捧百合。

  淡淡的清香缭绕到鼻尖,让人微微觉得醉。

  一时间,他恍惚了。

  有点分不清,这清香,是来自这纯洁的花儿,还是来自眼前这美丽的小姑娘。

  不舍的情绪突如其来。

  他站直了身子看着姜衿,突然很想唤一声,“小生姜。”

  到底忍住了。

  笑着摆手道:“有规定,任何东西都不能收。”

  “啊?”姜衿诧异地睁大眼睛,“谁这么不通人情啊,定下这种硬邦邦的规矩。”

  阎寒脸色有点怪。

  一排长突然探过头来,嘿嘿笑道:“还有谁,就阎王爷定的呗。”

  “噗!”

  边上几个女生忍不住喷笑了。

  她们都没料到,教官们,竟然也知道她们私底下给阎寒起的外号。

  阎寒却没恼,摊手道:“我必须以身作则。”

  “啊!”

  女生们倏然不满了,嚷嚷道:“一束花而已嘛。”

  阎寒笑着摇摇头。

  姜衿的脸上浮现出一点遗憾之色。

  阎寒自然看到,突然觉得,这点遗憾,是那样的弥足珍贵。

  略略思考一下,他伸手过去,在花束的边角折下了小小的一朵,朝姜衿道:“意思意思,带走一朵好了。”

  姜衿笑起来,“嗯,一朵也行。”

  阎寒捏着花茎,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勾勾唇角道:“行了,都回去吧。”

  话音落地,转身朝接送的军车走去。

  “教官!”姜衿突然在身后唤了他一声。

  阎寒已经走到了车尾,听见她喊,慢慢地转过身来。

  “保重!”姜衿大声喊了一句,举起手中的一捧花朝着他摇了摇。

  阎寒捏紧了手中脆弱的花茎。

  深深看她一眼,没说话,远远地点了一下头。

  再转身,动作利落地上了车。

  坐到最里面去。

  姜衿目送着那辆车离开,不知怎的,眼睛有点发痒。

  她抬起头朝天边看过去。

  天高云远。

  一轮淡淡的弯月,却仍旧挂在天空,好像虚像。

  她突然想起不久前阎寒一脸正经的那句话,“小姑娘,水满则溢,月盈则亏,感情也是一样的道理,太多了,人往往无法承其重。”

  那是她在校门口和他生气的几天后,晚上拉歌的间隙,他远远看着夜色中的满月,突然说的一句话。

  好像一句劝告。

  她竟然毫无办法反驳。

  姜衿突然叹了一声,捧着花,转身和其他人一起回宿舍。

  ——

  十月四日是星期五。

  军训结束后,大一新生放假两天。

  四个星期的训练累到极致,晏少卿周六手术还排得满当当,姜衿也就没找他,在家里休息了一天,星期天又赶往学校。

  下午六点,学院所有人在辅导员办公室点名签到。

  之后,各班按时间举行了第一次班会。

  七班安排在八点半。

  到了时间,四十二个学生便集合到了三号教学楼一个空闲的教室里。

  辅导员张磊很快到了。

  抬眸环视了一周,上了讲台。

  拿出备忘录看了眼,轻咳一嗓子,慢条斯理道:“今天这班会主要一件事,咱们选一下班团干部。”

  他话音刚落,教室里免不了响起一阵窃窃低语。

  “安静了!”张磊拿起板擦拍一下,蹙眉道:“刚军训完就忘了规矩?我这还没说话呢,讨论个什么劲?”

  一开始就被训斥,学生们自然又安静了下来。

  张磊继续道:“经历了二十八天的军训,想必你们大家彼此之间也有了一定了解。我们的选举是不记名投票方式,等下每个人拿出一张纸,依次选出班长、副班长、团支书、学习委员、体育委员、生活委员、宣传委员、组织委员和文艺委员各一名,班团干部共计九名。每一个职位,得票最高者当选。都明白吗?”

  “总共要写九个人啊!”有学生诧异道,“可眼下也才开学么。能弃权吗?”

  “可以弃权,也可以单个名额弃权,”张磊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九个名称,边写边道,“每个人先写九个数字,和班团干部职位一一对称,哪个职位弃权不选,下面打个叉就行。”

  底下一片安静。

  “还有别的问题吗?”张磊问。

  “没有。”

  “那好,每人拿张纸。”

  张磊发了话,教室里学生互相看两眼,一个两个低头找起纸笔来。

  姜衿坐在过道左侧第二排,握着笔纠结了一小会,在正班长的位置写了杨阳,副班长的位置写了自己,学习委员写了楚婧宜,宣传委员写了李敏。

  坐着又考虑了小会,慎重地填完了其他几个。

  松了一口气。

  “姜衿!”张磊突然道。

  姜衿抬眸看了过去。

  “你收一下左边这些,”张磊又看杨阳一眼,“杨阳收一下过道右侧的。”

  姜衿应声而起。

  从最后一排开始收纸条。

  和杨阳收好的一起,放在讲台上。

  还没下去,张磊又道:“一个读一个写,现在就统计个结果出来。”

  “我写吧。”杨阳朝着姜衿笑一笑,小声道,“省的粉笔灰脏了你的手。”

  姜衿愣一下,没拒绝,笑着点点头。

  将所有纸条拿在手上,站在讲台一侧,一个个开始念。

  “正班长,姜衿,副班长,杨阳,团支书,楚婧宜……”

  “正班长,姜衿,学习委员,楚婧宜。”

  “正班长,姜衿,副班长,杨阳。”

  接连念了三个,正班长都是自己,姜衿难免有点意外。

  摊开了第四张纸。

  她有点印象,这张纸是楚婧宜所写。

  “学习委员,楚婧宜。”

  姜衿面色如常,声音清亮地念了出来,心情却有点复杂。

  正如她所念,楚婧宜写的纸条上,其他八个序号下全部打了叉,唯有学习委员下面,端端正正地写了自己名字。

  还真挺出乎意料。

  姜衿又看一眼,展开了下一张纸。

  字迹她认识,是王绫。

  “正班长,姜衿,副班长,杨阳,团支书,王绫,学习委员,童桐,……,生活委员,李敏……”

  也有点出乎意料。

  姜衿心情更复杂了。

  摊开纸张按顺序念着,很快所剩无几。

  最后一张是孟佳妩写的。

  她坐在右侧最末尾,是刚才杨阳收的纸条。

  “正班长,姜衿。”

  姜衿念完这仅有的五个字,又愣了。

  下意识抬眸朝着孟佳妩的方向看了过去。

  孟佳妩抱胳膊趴在桌上睡觉,波浪卷的长发披散了一桌面。

  姜衿捏着她写的纸条,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杨阳已经统计好了最终结果。

  “正班长,姜衿,36票,副班长,杨阳,26票,……,学习委员,楚婧宜,21票,……,文艺委员,孟佳妩,21票。”

  姜衿反复看了两遍。

  才发现自己看的并没错。

  她在正班长职位上有36票,副班长职位上有5票。

  也就是说——

  除了楚婧宜弃权的那一个,其他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选了她当班长?

  “姜衿四十一票啊,天呐。”

  “估计就她自己没选自己吧。”

  “我选了她当正班长,不怎么了解杨阳。”

  “我也是。”

  几道说话声落在耳边,姜衿正出神,张磊已经上了讲台。

  转身看黑板,笑了笑,“姜衿这是众望所归啊。”

  教室里响起了啪啪啪一阵自发的掌声,姜衿一张脸微微泛红,回了座位。

  张磊按照票数公布了班团委名单,最后一个念到孟佳妩。

  孟佳妩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蹙眉道:“我不行。”

  张磊愣一下,一本正经询问:“会跳舞吗?”

  “会。”

  “唱歌呢?”

  “也会。”

  “长得漂亮,能歌善舞,有什么不行的?我这人怕麻烦,就你了。”张磊一锤定音。

  孟佳妩神色微微错愕。

  半晌,再没反驳,沉默坐下。

  ——

  九点多班会结束。

  十点左右,姜衿等人回到宿舍。

  一进门,李敏就忍不住喟叹道:“这可真是个看脸的社会啊,咱们宿舍三个大美女都当选班干部了!真棒!”

  “恭喜恭喜。”王绫语调有些酸溜溜。

  童桐的目光直接落在姜衿身上,疑惑道:“姜衿,是你没选自己吗?其实大家都觉得你当班长最合适了。没什么可谦虚的,嘿嘿。”

  “没,”姜衿朝她一笑,“我选了自己当副班长。”

  “啊,那是谁啊,脑子被驴踢了吧,不选你选了谁啊?”童桐扁扁嘴。

  姜衿不自觉看了楚婧宜一眼。

  后者一脸淡然,坐在椅子上喝水,听到童桐的话,眉头都没有蹙一下。

  反倒是已经上床的孟佳妩突然悠悠开口道:“不是有一个人就选了楚婧宜当学委吗?没准是她的疯狂暗恋者,满脑子只有她一个人的倩影。”

  这意思,直指某一个男生了。

  楚婧宜依旧没做声,端了洗脸盆,去水房洗漱了。

  眼下她我行我素,比开学以后多了一点冷傲,少了点隐忍,在网上一炮而红之后,军训的时候都招来了好几个广告商,渐渐地,连王绫都不敢惹她了。

  姜衿目送她出了宿舍。

  童桐愣了好一会,突然又道:“孟佳妩,你也选了姜衿当正班长啊?”

  想想啊。

  正班长职位投票弃权的不是孟佳妩,那她肯定给姜衿投了一票。

  童桐问完后,察觉到室内突然安静了许多。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自己多嘴了。

  孟佳妩和姜衿向来水火不容,自己问这问题,不明显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孟佳妩的反应却有点出人意料。

  她探头下来,波浪卷的长发尽数披散,灯光下,一张脸白皙很多,美艳极了,像神色慵懒一只妖,漫不经心开口道:“是啊,班长大人,恭喜你了。”

  姜衿定定地看她一眼,“谢谢。”

  孟佳妩嗤笑一声,重新回去躺着了。

  王绫和李敏、童桐面面相觑。

  姜衿却有点思绪烦乱,洗漱完躺上床,仍旧睡不着。

  “学习委员,楚婧宜。”

  “正班长,姜衿。”

  这样两个选择,简直颠覆了她对两个女生的印象。

  楚婧宜高傲冷淡,有点心机,她一直心里有数,可自认为和她并无矛盾。

  尤其——

  在王绫和孟佳妩几次刁难于她的时候,自己还主动帮她。

  可她却显然对自己很有成见。

  而孟佳妩呢?

  一向和自己反着来,却只认可了自己一个人当班干部。

  太奇怪了。

  前者让她觉得心思沉着可怕,后者却让她有点哭笑不得了。

  姜衿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手机短信突然来了。

  内容:艾伦说你在和他学摄影?

  来自晏哥哥。

  姜衿握着手机,愣了一小下,回复道:“也没有。就有时候和他讨论一下漂亮照片。”

  “军训完了?”晏少卿转移了话题。

  “完了。”

  “周末休息了两天?怎么也没有给我打电话?”

  姜衿抿抿唇,慢慢回复,“听你说周六好几个手术,我就没有打扰你。”

  事实上——

  自从阎寒说了那样的话,她一直在克制着自己对晏少卿的感情。

  可却不是害怕自己陷得太深,而是担心自己给晏少卿太大压力,造成他的困扰。

  胡思乱想着,姜衿突然就忍不住了。

  四五天没见面,她实在想他,眼下看见短信,这思念排山倒海就来了。

  像毒瘾,折磨摧毁着她的意志。

  最终——

  姜衿还是没忍住。

  穿着睡衣下床,踩了拖鞋,去阳台上给晏少卿打电话了。

  “衿衿?”

  晏少卿唤了一声,低哑温柔,姜衿贪婪地听着,竟然忘了回答。

  自从两个人关系越发亲密,慢慢地,他连自己的姓也不叫了,每每开口,不是小不点就是衿衿,哪一个,她都听不够,有时候听着听着,都会突然发呆走神。

  晏少卿有点察觉了,声音略微高一些,又道:“怎么又发呆了?”

  “想你了。”姜衿抱着电话,立在夜晚的凉风里,声音软软道,“晏哥哥,我是不是很没出息,才几天没见,就觉得好想你。”

  “……”晏少卿静了一秒。

  低声道:“不是。”

  “什么?”姜衿一愣。

  “你不是没有出息。”晏少卿低沉的声线带着点罕见的温柔,慢慢道:“小不点,这是人之常情。”

  你想我,是人之常情,就像我想你,也是人之常情。

  晏少卿握着手机的一只手紧了紧,柔声道:“我也想你。”

  没见面的这几天,他第一次,品尝到想念一个人的那种感觉。

  一出手术室,会想起她那天环着自己的腰,宣誓主权一般扁嘴,“不是妹妹,我是他女朋友。”

  一回家,就会想起她迷迷糊糊睡着,往自己怀里撞。

  一吃饭,就会下意识想到她。

  吃了没?

  饿不饿?

  会不会喜欢这家菜品?

  下一次要不要带着她尝尝?

  甚至,工作的间隙也会不自觉想到很多方面。

  小巧纤细的手、柔软灼热的唇、小心翼翼的吻,以及眼神里,那样深重的渴望和信赖。

  原来——

  他的小不点,早已经长大了。

  晏少卿听着她的呼吸声,有一种难言的安慰,静了一小会,低笑着又道:“怎么?又傻了啊,半天不说话。”

  “晏……晏哥哥,”姜衿结巴着试探道,“你能再说一遍吗?我还想听。”

  “姜衿,我也想你。”晏少卿一本正经又说一句。

  心里突然有些难以言表的心疼怜惜,索性又道,“晏哥哥很想你。”

  电话里,姜衿突然哽咽了一声。

  哭了吗?

  晏少卿下意识沉默了。

  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来自心口的疼痛。

  想就在她身边,想抱抱那个傻丫头,亲亲她的脸颊和眼泪,安慰她突如其来的仓皇。

  自己何其有幸,得到这样真挚火热的一份爱。

  晏少卿心里忍不住喟叹,声音更是比平时温柔许多,隔着电话低声哄劝了好一会,到了最后,甚至破天荒地讲了两个大学时期听到的冷笑话,终于让姜衿破涕为笑了。

  听到她的笑声,晏少卿才算松了一口气。

  看一眼时间,柔声道:“很晚了,早点去睡。我一有时间就过去看你。”

  “嗯,晏哥哥晚安。”姜衿笑着道。

  “晚安。”晏少卿低笑着要求道,“亲一下再睡。”

  姜衿一愣,一张脸都红透了。

  支吾半晌,听到电话里晏少卿颇为愉悦的低笑声,对着电话“啵”了一下。

  “乖,去睡吧。”晏少卿声音含笑。

  姜衿握着手机,好半天,都没有挂断电话。

  晏少卿回味着她刚才那个吻,正巧也没有挂电话。

  半晌,不确定开口道:“怎么还没挂?”

  “不舍得。”姜衿道。

  两个人每次打电话,基本都是晏少卿最先挂断,也因此,从未发现她这般情况。

  姜衿偶尔觉得忧伤,却从未当着他说起过。

  晏少卿沉默了一小下,建议道:“一起数一二三,数完挂电话。”

  “嗯。”姜衿笑了笑。

  “一、二、三。”

  三声之后,姜衿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笑着挂了电话。

  手一摸,脸颊上濡湿一片。

  她确确实实地体会到了来自晏少卿缱绻的情意。

  也许没有她那样炙热疯狂,却已经让她十分意外了。

  很足够。

  她一颗心都熨帖滚烫,满足得想哭。

  姜衿握着手机,转身回了宿舍。

  想到刚才那个无比温柔的晏少卿,竟是有点不舍得放下手机了。

  抱着睡了一整晚。

  好像手机就是晏少卿。

  ——

  翌日,清晨五点多。

  姜衿习惯性睁开眼睛,有点睡不着了。

  翻身的间隙无意识朝孟佳妩那边瞥了一眼,却发现她床上根本没人。

  昨晚没回来?

  不对啊。

  姜衿糊里糊涂想着,有点晕。

  半晌,感觉不到任何睡意,索性轻手轻脚地下床了。

  洗漱完立在阳台上,看两眼深青色的天幕,有点想跑步了。

  她是个行动派。

  这样想着,便直接转身回了宿舍,拿了手机,出门往军训的操场方向而去。

  跑步的人不算多,各自为单位,沿着跑道绕圈。

  姜衿目光环视一周,意外地发现,孟佳妩就在不远处慢跑着,紧跟着前面一个高个男生。

  那男生?

  是江卓宁。

  她还没放弃啊?

  姜衿上了跑道,边跑边想,突然觉得孟佳妩这人还挺有毅力的。

  追个男生闹得满城风雨,无论被拒绝多少次,还是执拗而骄傲地贴上去。

  想着想着,她竟忍不住笑了笑。

  江卓宁一回头就看见了。

  愣神之后,冷着脸将孟佳妩的手臂从自己臂弯里抽了出去,烦躁道:“要点脸行吗?”

  “换句话行吗?”孟佳妩站直了身子,眯着眼睛,媚眼如丝地笑起来,“第一次吻你你就是这句话,后来几次还是这句话,眼下军训都完了,还是这句话,江同学,你是不是就只会这么一句重话啊?”

  江卓宁一噎,脸色都青了。

  两人正僵持,姜衿从边上跑了过去。

  速度适中,目不斜视。

  江卓宁忍不住看她一眼。

  孟佳妩收回目光,嗤笑道:“别看了。人家名花有主了。”

  这不是两个人第一次说到姜衿,却是孟佳妩第一次透露出她有男朋友的消息。

  江卓宁非常诧异。

  “意外了?”孟佳妩说话间跳着勾了他脖子,嘴唇贴着他脸颊道,“还是从了我吧,我长得没有她漂亮吗?还是说,我不比她身材好,嗯?”

  她说到最后,突然挺胸蹭了蹭江卓宁的胸膛。

  江卓宁回过神来,整个人差点爆炸了。

  一把推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半天,看着孟佳妩挑衅般的目光,声音低沉道:“真贱。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你这么自甘下贱的女生,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小姐么?不对,小姐都没你这么廉价,不要钱倒贴。”

  他第一次对一个女生说这么重的话,却毫不后悔。

  只觉得无比畅快。

  眼见孟佳妩唇角的笑意慢慢僵住,一甩手,直接离开了操场。

  孟佳妩一个人站在原地。

  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慢慢后退,毫无形象地坐在了操场最边上。

  点了一根烟,慢慢吸。

  姜衿慢跑了三圈,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

  一只手按着腰站在她边上,蹙眉道:“你能要点形象吗?”

  孟佳妩一根烟夹在细长的指间,仰头嗤笑一声,“关你什么事?”

  “得。”姜衿耸耸肩,“那您自甘堕落吧,友情提醒一下,身后十米远有人在拍你。”

  话音落地,姜衿直接跑开了。

  好心被当了驴肝肺,呕得慌,她也懒得管孟佳妩会不会介意被拍了。

  直接去了饭堂。

  一个人要了早餐,吃过饭。

  再回宿舍,其他四个人也才刚起床。

  她无所事事地坐了一会,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和童桐几人直接去教室。

  上午五节课。

  前三节都是新闻学概论,七班和八班一起上,总共八十人。

  没有孟佳妩。

  姜衿下意识找寻了她两次,到最后都没瞧见。

  代课老师要求下课前点名,她也没犹豫,公事公办地将孟佳妩的名字报了上去。

  铃声一响,就和班上同学一起前往下一间教室。

  边上别的班几个女生快步走着。

  一边走还一边说着话。

  “简直了,没见过这么能闹的女生啊!”

  “你说江卓宁到底会不会答应她?”

  “谁知道呢?”

  “孟佳妩也是的,拿死威胁人,真不要脸!”

  最后一句话成功地引起了姜衿的注意,拦住其中一个发问道:“你说什么?孟佳妩和江卓宁怎么回事?”

  “不就女追男嘛。”

  “孟佳妩让江卓宁去阶梯教室了。”

  “我们班长也是够委屈的,第一天就没办法好好上课。”

  “赶紧走,去看看。”

  几个女生说话间又走了。

  姜衿和边上几个人对看一眼,又看看表,有点犹豫了。

  “我们也去看看吧,不说要寻死吗?”李敏最是八卦不过,直接开口建议。

  “第四节课马上开始了。”

  “还有十分钟呢,看一眼没什么!”

  王绫和童桐正说话,姜衿已经直接跟上了前面那几个女生。

  孟佳妩那人她有点看不明白。

  却隐隐觉得她不会说假话,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姜衿加快脚步了。

  到了才发现,阶梯教室已经聚了不少人。

  孟佳妩站在一扇敞亮的窗户边,一手扶着窗栏,居高临下地看着所有人。

  江卓宁自然来了,在人群最前面。

  眼见学生越聚越多,心里自然烦躁不已,冷声道:“早上的话我收回,你闹够了没?闹够了就下来。”

  他们在四楼,掉下去非死即伤。

  哪怕极为厌恶孟佳妩,他也不敢拿人命开玩笑。

  “收回吗?”孟佳妩看到门口进入的姜衿了,轻笑一声,朝着江卓宁努嘴道,“那说你爱我,你说了这个,我就下来。”

  江卓宁冷着脸看她。

  “不说吗?”孟佳妩又道,“你不说我就站这,直到你说为止。”

  “姜衿。”她突然抬眼朝人群最后面的姜衿喊话道,“今天开始,江卓宁要和我交往了。”

  “你闭嘴。”江卓宁脸色一变,回头看见抿着唇的姜衿。

  怒火丛生。

  冷淡地看一眼孟佳妩,彻底没了耐心,“你想站,那一直站着好了。我去上课了。”

  话音落地,转身欲走。

  “江卓宁,你要是不和我交往,我今天就从这里跳下去。”身后孟佳妩高声道。

  整个教室里学生都交头接耳低语起来。

  江卓宁更是烦不胜烦,头也没回,直接道:“要跳就跳,跳下去没死我就答应你!”

  “这是你说的!”孟佳妩声音张扬,“全教室同学都是我的证人。”

  她最后一个字落在耳边,江卓宁突然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猛一回头,孟佳妩一纵身,直接从窗口跳了下去,消失在明晃晃的天光里。

  满教室静了一秒,女生们恐慌的尖叫声将他包围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元旦快乐。么么。(* ̄3)(e ̄*)

  新的一年祝愿大家顺利安康、心想事成。

  阿锦才从大神码字里爬出来,⊙﹏⊙b,看到亲们的祝福啦,等会就上评论区和大家玩耍。

  这个月的主题,求月票么么。月初的票票特别珍贵,亲们有抽奖的月票,不要攒着,一定投给阿锦,~~,让阿锦努力挤进月票榜,就更有动力码字啦,么么哒。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82:也很想你【求月票】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82:也很想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