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爱的本能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江卓宁大脑一片空白。

  身子僵直,定定地看着空荡荡的窗口。

  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猛地转身过去,挥开人群,脚步飞快地往楼下跑。

  姜衿比他早一步,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到达了教学楼一楼室外。

  草坪上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

  姜衿很快跑过去,江卓宁却放慢了脚步。

  听到周围学生的议论声。

  “自杀也别选这地方啊,大白天真是吓死人了。”

  “看上去还挺漂亮的,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真是的。”

  “幸好先掉到柏树上了,不然最少得瘫痪啊。”

  “可不是,命真大。”

  一句句说话声灌入耳中,好一会,江卓宁才捕捉到讯息,思绪慢慢回来,他好似经历过大喜大悲一般,心里非同一般的平和寂静,毫无波澜。

  再走两步,他一手拨开人群,站到了孟佳妩身前。

  孟佳妩平躺在草坪上,脸上、胳膊上、脚踝上,都有划伤。

  波浪卷的长发披散着,海藻般铺了一地。

  身上的长衬衫被划破了好几处,紧身背心显露出来,裹着她高耸的胸,纤细的腰,有一种凌乱而残酷的美感。

  这女人……

  江卓宁第一次审视她的长相,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居高临下。

  她像一个从高处摔落的娃娃,美丽、疯狂、眼眸轻佻,即便破败,唇角仍旧高高翘起,像灵异小说里有恃无恐的妖精。

  他像君王,一句话,便能决定她的生与死。

  同时——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江卓宁久久没说话,心里波澜起伏,面上极冷,不动声色。

  孟佳妩定定地看他一眼,勾唇笑了,一字一句,慢慢道:“跳下来没死,你就答应我。江卓宁,这是你自己说的话。”

  人群顿时骚动起来。

  看看地上的孟佳妩,又看看卓尔不群的江卓宁。

  心里都隐隐有了猜测,能将两人对号入座。

  江卓宁从小骄傲惯了,是脸皮极薄的人,此刻接受众人的指指点点,竟是有些麻木。

  孟佳妩却显得漫不经心。

  一只手突然握紧身边姜衿的手腕,命令道:“班长,送我去医院。”

  话音落地,头一歪晕了过去。

  周围一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姜衿也是。

  很快反应了过来,掏出手机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江卓宁也没走,平素不染尘埃的形象也不要了,书本往草坪上一扔,直接坐上去。

  沉默着不说话。

  面无表情,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

  救护车很快到了。

  跟来的医生护士将孟佳妩抬上车。

  姜衿和江卓宁自然跟着。

  很快到了医院。

  孟佳妩被推进急救室检查,姜衿和江卓宁便坐在外面等着。

  半晌,姜衿侧头看一眼,声音低低询问道:“那个,你还好吧?”

  江卓宁自跑下楼之后便一言不发,全程面无表情地到了医院,整个人看上去和平时不太一样,她有点担心,于情于理也应当安慰一两句。

  “我没事。”江卓宁没看她,低声道,“劳烦你了。”

  “应该的。”姜衿笑了笑,摊手道,“既是舍长,又是班长,总不能眼看她出事。”

  “嗯。”江卓宁声音淡淡。

  听上去就有满腹心事。

  姜衿想想也觉得无可奈何,沉吟了一小下,又道:“孟佳妩这人处事上的确有问题,可看上去当真挺爱你的。”

  “爱?”江卓宁嗤笑一声,“你觉得她爱我?”

  “是啊。”

  “什么是爱?”江卓宁定定地看着她,“姜衿,不要扭曲侮辱爱。”

  “……”姜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她对我不是爱。”江卓宁看见她脸色微变,歉意地笑了一下,继续道,“占有欲而已。因为得不到,就想得到。我越疏远,她越靠近。就是这样而已。得到了不一定能在一起多长时间,得不到却偏偏能耗费心神地玩着追逐的游戏。美名其曰,因为爱情。实际上不就是那点不甘心的自私心理作祟吗?”

  姜衿若有所思,还是没说话。

  江卓宁侧过头看她,一本正经道:“你爱过吗?我觉得你心里的爱情肯定不是她这样的。”

  的确不是。

  姜衿抿抿唇,在心里说了一句。

  她的爱情,是不舍得晏少卿为难委屈分毫,她的爱情,必须干净、完整、忠诚、以灵魂和生命为契,是付出和奉献,不是索取和占有,是设身处地为他着想,而不是事事以自己为先。

  姜衿回过神来,征询道:“那……你会和她在一起吗?”

  毕竟,他当着那么多人,说出了那样一句话。

  江卓宁移开了视线,淡淡道:“会。”

  他是信守诺言的人,这是自小形成的修养和性情。

  正因为会,他才这么生气。

  一想到自己要和这样不可理喻的女生在一起,一想到她会成为自己名义上的恋人,他就觉得难以忍受。

  他其实年轻气盛。

  这一刻,也根本不曾想到——

  里面躺着的那女孩,最终会成为他心头一颗朱砂痣。

  他遭遇的,是一场注定伤筋动骨的爱情。

  ——

  孟佳妩在医院躺了十一天。

  跳楼的事情在学校里引起轩然大波,被校方记过警告一次。

  如愿以偿地有了江卓宁女朋友的身份。

  张扬秉性因此稍稍收敛,和姜衿的相处中,也没了以前冷嘲热讽、剑拔弩张的尖锐气氛。

  姜衿明显地感觉到——

  她们两人之间,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类似于互相欣赏。

  孟佳妩欣赏她什么地方,她并不太清楚,她欣赏孟佳妩的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的确,那是江卓宁所谓的占有欲和自私。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欣赏。

  只因为她在爱情里,实在顾虑颇多,谨小慎微。

  此刻——

  抬手将电脑装进包里,她一边整理东西,一边胡思乱想,丝毫不曾注意到,宿舍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下课的几人走了进来。

  已经到了星期五下午,最后一节是选修课,她翘了半节回来收拾东西。

  毕竟,晏少卿在楼下等着呢。

  “婧宜,晚上吃点什么,我请你好了。就当感谢你介绍兼职给我。”耳边王绫的说话声突然传来,又客气又亲热,姜衿的思绪都被突然打断了。

  楚婧宜成了国民校花,军训完就找了不错的兼职,半只脚踩进了模特圈,摇身一变,成了王绫巴结的对象。

  眼下——

  很明显,有点成效了。

  姜衿听着她说话的腔调,都有点难以忍受。

  正蹙眉,就听到楚婧宜淡笑着开口道:“没事。不用客气,也就一句话的事情。”

  “对你是一句话的事情,对我可是雪中送炭了。”王绫继续笑道,“你听说隔壁宿舍几个人找兼职被骗钱的事情了吧?现在这社会骗子这么多,找一份体面风光又酬劳丰厚的兼职根本不容易。我花钱又厉害,生活费根本不够用。这份兼职对我来说太重要的,你放心,我肯定好好表现,不会给你丢脸的。”

  “嗯。”楚婧宜淡淡应了一声,再没后话。

  王绫乐滋滋地去隔壁宿舍串门了。

  李敏和童桐在各自位置上收拾东西。

  姜衿站起身,下意识侧头看了楚婧宜一眼。

  已经到了十月下旬,她还穿着一件长及脚踝的裸色长裙,优雅矜持,上面外搭了一件深色系的针织衫,显露出几分温柔平和来,长及腰际的长发垂坠在一侧,乌黑柔亮,十分惹人。

  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她的视线,根本不曾回头。

  全神贯注地对着桌上的镜子,一笔一笔,极为细致地描画着眉毛。

  姜衿越来越看不透她。

  索性转身,和前面两人淡笑着打了招呼,出了宿舍。

  ——

  晏少卿等在宿舍楼下稍远处的林荫道。

  一直看着外后视镜。

  很快就看见了她,推开车门下车,站在外面迎接她。

  姜衿一愣,提着电脑包快跑几步,直接张开双臂扑进他怀里,仰头笑着道:“晏哥哥。”

  “想不想我?”晏少卿揉揉她头发,低笑着发问。

  “想啊,”姜衿小鸡啄米一样地点点头,一本正经道,“想死你了都。为了早点见你,我还翘了半节课呢。嘿嘿。”

  “翘课?”晏少卿不赞同地看她一眼,“我不在乎多等几分钟,以后别这样了。”

  “没事啊,选修课,不上也不要紧的。”

  “那也不行。”

  “呃,哪有你这么古板的啊,你大学都没有翘过课吗?”姜衿小声嘀咕起来。

  “我从来就没有翘过课。”晏少卿一手拿了她电脑,另一只手在她额头上拍了一下,警告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听见了没有?”

  “好吧。”姜衿无奈地扁扁嘴。

  “乖。”晏少卿揽着她到了车右边,先将电脑包放进后座,又拉开车门,将她推了进去。

  顺带帮她系了安全带。

  起身的时候,还习惯性在她额头落了一个吻。

  两人相处的时间日益久了,他当然能体会到这丫头面对他的紧张和小心。

  很心疼。

  为了给她安全感,在很多细节上都留了心。

  包括打完电话等着她先挂,每次见面都拥抱一下,分别时都亲亲额头,工作的间隙发两条短信,睡觉前说一句晚安,约会的时候随时牵着她的手。

  他的温柔包容,姜衿当然慢慢感受到了。

  等他往出退的时候,突然又激动,凑过去亲吻他唇角。

  晏少卿直接伸手捂了她的嘴,眉眼含笑地看着她,无奈道:“这里不行。人来人往的,一会再给你亲。”

  姜衿眼眸亮亮地看着他,贪婪地舔了一下他手心。

  晏少卿眼睛里的笑意更深了,顺手在她腮帮子拧一下,关了车门。

  绕到了驾驶座。

  发动车子,很快离开。

  丝毫没注意到——

  不远处的冬青树旁,站着一位长发飘飘的美女。

  楚婧宜要去参加社团活动。

  想着林荫道人少,环境优美,眼下夕阳如火如荼,正适合自拍几张照片,便选了这么一条路。

  没想到刚好看见姜衿。

  自然看到了晏少卿,以及他的限量版宾利。

  原地愣了好久。

  她早就想到姜衿家世不俗,最起码和她相比,是天地云泥之别。

  也想象过她口中最帅最帅的男朋友。

  却没想过——

  会是眼下这样的一个男人。

  看一眼,就让她觉得,她的想象还是太过匮乏了。

  那男人完全超脱在她的生活圈子之外,就像这个社会上最得天独厚、养尊处优的那类人,举手投足都散发着优雅贵气,那贵气更好像一种天生的风骨,而不是她这种从头到脚的精雕细琢。

  晏少卿的优雅自若,让她觉得自惭形秽。

  楚婧宜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忍不住握紧了,紧紧咬着唇,一颗心都因为嫉妒而疼痛起来。

  这世界上的好,为什么被姜衿一人占尽了?

  不逊于她的美貌、所有老师和同学的偏爱、优越富裕的家境,以及,这样一个眉眼间蓄满温柔宠溺的优秀男朋友。

  反观她——

  一个轻浮放荡、作茧自缚的母亲,一个失手杀妻、堕入牢狱的父亲。

  是了。

  她没有所谓的当教授的爸爸,没有所谓的书香门第的出身,她有的,只是一对迫于亲缘压力,不得不收养她的养父母,也就是姑姑和姑父而已。

  时常受到他们不学无术的儿子骚扰,上高中以前,一个人睡在不到十平米的小阁楼里面。

  楚婧宜胡乱想想,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被边上的轻唤声吓了一大跳。

  王绫好奇地看她一眼,挑眉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没什么。”楚婧宜笑了笑。

  “没什么?”王绫狐疑道,“不会交了男朋友吧,站在这思春呢?”

  “什么啊。”楚婧宜没好气瞪她一眼,小声道,“就好像看到姜衿她男朋友了,有点意外。”

  “姜衿他男朋友?!”王绫一直都好奇极了,夸张地反问一句,瞪大眼睛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很帅?是不是她说的全天下最帅最帅?!”

  “长得是不错。”楚婧宜微笑道,“就好像年龄有点大。”

  “啊?!”王绫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太激动,抬手捂住了自己嘴巴。

  半晌,一脸好奇道:“多大啊,有三十吗?”

  “隔得有点远,看的不是特别清楚,就高高大大的,开一辆宾利,还没……”

  她话未说完,王绫猛地掐住她胳膊,一脸惊叹道:“宾利?你确定你没看错啊?感情她男朋友是壕啊!”

  楚婧宜沉默着没说话。

  这态度越发让王绫浮想联翩,小心翼翼道:“年龄大,开好车,喂喂,你说姜衿她,不会那啥吧?”

  “什么?”楚婧宜一脸迷茫。

  “小三啊。”王绫若有所思道,“现在这有些大老板就喜欢特别清纯的学生妹嘛。就姜衿那一类啊,你看她平时穿衣打扮都不算特别奢侈,手机、电脑却都是好牌子,还带着那么一块价值连城的吊坠,偏偏神秘兮兮的,看都不舍得让人看一下,肯定有原因啊,指不定就是富豪送的呢!”

  王绫越说越来劲,好像猜测都瞬间成了真相。

  楚婧宜黑着脸看她一眼,“别胡说啊你。”

  “咳咳,我就随口说说。”王绫眼见她好像生气,连忙住了嘴。

  “我去参加社团活动了。”楚婧宜抬手看一下表,朝她说一句,握着手机离开了。

  王绫看着她的背影,没好气嗤一声。

  想到她刚才的那些话,却越发肯定了自己对姜衿的猜测,心里痒痒的,转身快步回了宿舍。

  ——

  这一切,姜衿当然一无所知。

  晏少卿带着她出了学校,去市区看了一个摄影展。

  出来的时候,城市里华灯初上。

  姜衿穿了一件薄衬衫,起风了,忍不住缩缩脖子,抱了一下胳膊。

  晏少卿脱了西装裹上她的肩,垂眸看着她,柔声笑道:“想吃什么?吃了饭再送你回去。”

  “晏哥哥。”姜衿扭头看着他,红着脸道,“可以明天回去吗?”

  “嗯?”

  “我想……嗯,我想去依云首府,和你待一晚上,行吗?”

  “不行。”晏少卿没怎么迟疑,直接开口拒绝了。

  这丫头是个贪心不足的,他退一步,她总得近一步,他退的越多了,她进的也就越狠。

  眼下说想去依云首府待一晚,到了那边,肯定就变成和他一起睡一晚,睡到一起之后,指不定又得撒着娇又要亲亲抱抱的,亲了抱了之后,他受罪的时候就来了。

  已经有好几次体验了,他必须掐灭这一点危险的小火苗。

  虽然他已经有了冲动和*。

  却不能肆意而为。

  这丫头太小了,看上去倔强固执,其实最是单纯不过。

  他根本不舍得。

  不舍得过早地要了她,不舍得仓促地要了她,更不舍得,在两个人眼下这种阶段,要了她。

  他想给她的第一次,是终身难忘的第一次。

  温暖、柔情、完美,让她身心愉悦,不留丝毫遗憾。

  因此——

  她种种可能突破底线的亲密要求,他都得狠心拒绝了。

  不出所料的,小不点一张脸瞬间垮下来。

  有点不敢置信,还有点可怜兮兮,看着他,扁着嘴,睁着水汪汪一双眼睛,半天不说话了。

  晏少卿就心软了。

  揉揉她头发,将她整个人揽到怀里去,低声哄道:“不去依云首府,嗯,我是预备带你去南山看日出呢?想去吗?”

  “看日出?”姜衿声音里带着点不敢置信的雀跃,反问。

  “嗯,看日出。”晏少卿松了一口气,“你刚才不说那几张拍日出的照片很好看吗?”

  “是很漂亮。”姜衿一下子高兴了,亲热地抱着他胳膊,声音软软道,“那我们就去看日出吧?我还没有看过日出呢。南山也根本没去过。”

  “好。”晏少卿含笑道,“先吃饭,想吃什么?”

  “肉包子行吗?”

  “换一个行吗?”

  “呃,”姜衿不好意思笑了笑,“那吃牛排怎么样?晏哥哥是不是喜欢吃这些?”

  “你喜欢吗?”晏少卿道。

  “你喜欢的我都喜欢。”姜衿眯着眼睛笑了笑。

  晏少卿微愣,神色定定地看她一眼,伸手在她嘴角拧了一小下,勾唇道:“嘴巴这么甜?你这甜言蜜语信口就来的本事怎么来的?”

  “嘿嘿。”姜衿傻笑一声,踮脚凑近他,小声道,“这是爱的本能啊,晏哥哥。”

  晏少卿心口一窒。

  紧紧地揽了她一下,垂眸道:“走吧,带你吃汤包。”

  姜衿一愣,心里蜜糖融化一般甜,跟他握着手,朝停车的地方去了。

  晏少卿将车子倒出停车位,眼见她无所事事,语调淡淡道:“后座里有个礼物送给你。”

  “啊?”姜衿一愣,连忙侧头看过去。

  伸胳膊过去,将座位上的硬塑料袋小心翼翼地拎到了怀里。

  看一眼,惊喜道:“单反相机呀。”

  “喜欢吗?”晏少卿侧头看她一眼。

  “恩恩。”姜衿点点头,一本正经道,“我最近正想买一个呢。感觉拍照还挺有趣的,想学。”

  “想学了我可以教你。”

  “不用的,你工作那么忙,我有不懂的地方问问艾伦就行了,他很专业呢。”

  晏少卿看她一眼,没说话。

  姜衿狐疑地看他一眼,有点摸不着头脑,半晌,声音小小道:“怎么了呀,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我的拍照技术,指点不了你?”晏少卿突然反问。

  呃……

  姜衿抿唇想想,脑海中灵光一现,突然忍不住笑起来,“晏哥哥,你是吃醋了嘛?”

  “没有。”晏少卿一本正经。

  “真没有?”姜衿抓着头发看他,“我觉得你就是吃醋了。”

  “那是错觉。”晏少卿言简意赅。

  死不承认。

  废话,他怎么可能吃表弟的醋呢?

  就艾伦那间歇性精神病的状态,哪点能和他相提并论呢?

  这一点信心还是必须有的。

  晏少卿端得很稳。

  姜衿看着他清雅如玉的侧脸,忍不住勾唇笑笑,心情愉悦,也不和他争辩,转过头去看窗外流光溢彩的夜景。

  ——

  九点刚过,两人吃完饭。

  超市里买了两瓶水,重新上路。

  将近十一点,晏少卿将车子停在了南山下的景区停车处。

  开车门,带了姜衿往下走。

  十月的夜晚已经有了凉意,山脚下尤其是,一阵凉风吹来,姜衿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晏少卿将臂弯里的外套帮她穿上,柔声道:“冷了?”

  “还好。”

  姜衿仰头看他一眼,只觉得他眉眼轮廓都无比动人,忍不住踮起脚尖,慢慢凑了上去,将柔软的唇贴了上去。

  晏少卿低笑着,在她唇角落了蜻蜓点水一个吻,眼见小丫头还执拗地踮着脚尖,一副渴望不已的模样,伸手在她头发上揉两下,低声道:“有人看着呢。等会再给你亲。”

  “那会在学校里你都这么说了。”姜衿扁扁嘴,委屈地看他一眼。

  “嗯。”晏少卿好笑地看着她,“一晚上长着呢。”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亲?”

  晏少卿抬手在她额头弹一下,“姑娘家不知道害臊!”

  “谁让你总一副清教徒的样子啊,”姜衿抱着他胳膊抱怨,“你都不主动,那我想亲你怎么办?”

  “嗯,听起来好像是我的错。”

  “本来就是你的错。”

  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发出颇为愉悦一声低笑。

  没说话,紧紧握着她的手,买了票,两个人迎着夜风进山了。

  进山口有颇具特色一块石头,姜衿刚路过,又住了步子,要求道:“晏哥哥,我们拍张照片吧。”

  “嗯?”

  晏少卿扭头一看,石头边正好有一对情侣在合影。

  小丫头看着人家,一脸艳羡。

  晏少卿牵着她的手走过去,笑着请求道:“你们好,麻烦帮我们合张影。”

  “好啊。”女生伸手接了相机。

  晏少卿领着姜衿站到石头边,笑着合影。

  女生按下快门,定格了两人依偎在一起的瞬间。

  这是两人第一次合影。

  姜衿非常满意,道谢之后,整个人都雀跃兴奋了许多。

  听着夜里潺潺的流水声,风吹树叶的响声,笑看着晏少卿,倒退着上山。

  没一会,又忍不住唱起了歌。

  声音轻快,像无拘无束一只鸟儿。

  南山在云京郊区,远近闻名,十月风光正好,夜里上山的人不在少数,刚开始都兴致高涨,十分兴奋。

  过了三点,笑闹声渐渐少了。

  姜衿也觉得累,走一会,都得歇上好一会。

  两个人走走停停,慢慢落在了一起上山的众人后面。

  山腰的道路也慢慢难走了。

  一米宽的台阶,立在黑暗里,姜衿仰头都看不到尽头,只觉得直上直下非常陡峭。

  晏少卿在下面护着她,她便握着两边的铁索,小心翼翼往上爬。

  快到头的时候,身后晏少卿的身影突然覆了上来。

  他站在低她两级的台阶上,握紧她抓着铁索的一只手,轻声道:“丫头,转过头来。”

  姜衿一只手换了地方,小心翼翼转过头。

  晏少卿便握紧了她两只手。

  四目相对,他深黑明亮的眸子在夜色里好像深不见底的潭水,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她,含笑柔声道:“准备好了吗?”

  “什么?”姜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晏少卿慢慢凑近,薄唇停在她唇角,低声道:“kiss。”

  姜衿一颗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只觉得他低低一声带着让她窒息的性感魅惑,单薄的脊背抵着晃荡的锁链,傻乎乎地看着他,完全说不出话来。

  晏少卿又笑,一个吻从她脖颈处开始了。

  他从来不曾亲吻过她脸颊以下,姜衿错愕地睁大眼睛看着他。

  整个人都轻微地战栗起来。

  她脖颈太敏感,晏少卿握着她的手,高大挺拔的身躯将她完全笼在身下,动作强势,略带凉意的薄唇却极尽温柔,带着一股子迁就讨好的缠绵。

  姜衿喘不过气来,低声喘息,唤了声,“晏哥哥。”

  声音绵软如水,上气不接下气,好像下一秒就会断气。

  晏少卿握紧她双手,唇舌终于流连到她唇边,低低道:“别害怕,交给我。”

  姜衿没办法出声了。

  晏少卿用舌尖描绘着她的唇形,一遍又一遍。

  姜衿口干舌燥。

  不知怎的,糊里糊涂就和他勾缠在一起。

  两个人吻出了声音。

  那声音融进半山腰呼呼的风声里,姜衿羞耻极了,紧紧地拽着冰冷坚硬的铁索,感觉到浑身电流乱窜,难以克制,又冷又热,她接受着冰火两重天的考验。

  她的晏哥哥,也有这么缠绵缱绻、极尽温柔的一面。

  感觉起来,好像一个失重的梦。

  不知道过去多久,晏少卿终于放过了她。

  姜衿下意识舔了舔唇,有点疼,她的嘴唇,都被晏少卿吻肿了。

  晏少卿依旧抓着她的手,就着皎洁的月光,端详她花瓣般绯红娇嫩的一张脸。

  半晌,低声道:“脸蛋红成这样,羞的?”

  “我感觉,好像一个梦。”姜衿凑过去,用脸颊蹭蹭他胸膛,小声道,“晏哥哥,我……”

  “嗯?”晏少卿语调微扬。

  “好爱你。”姜衿突然道,“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爱你,经常觉得现在这一切好像一个梦,是因为我太渴望你的缘故,梦醒了,你就会消失不见的。”

  “不会。”晏少卿修长的手指挤进她手指的间隙中,慢慢道,“不是梦,傻孩子,我们在一起。”

  “是永远吗?”姜衿含泪看着他。

  晏少卿凑过去吻掉她泪水,柔声道:“嗯,是永远。”

  姜衿定定地看着他,慢慢地,秀气的眉眼弯出了一个柔和动人的弧度,笑了。

  晏少卿也笑起来。

  底下有了手电筒的亮光。

  两个人转过身去,又继续往上爬。

  越到山顶,温度越发低了。

  晏少卿身体素质非常好,只穿一件衬衫,也不觉得冷。

  姜衿却不行,又冷又饿。

  晏少卿在边上的商店里租了件大衣给她裹上,自己穿了外套,四下看了看,柔声道:“要不要吃点东西?”

  “你吃吗?”

  晏少卿其实不饿,看着她脸色,话锋一转道:“吃一点。”

  “吃什么啊?”姜衿抬眸看了看,咬唇道,“只有泡面和鸡蛋是热的。”

  “泡面得少吃。”晏少卿略微思量一下,沉吟道,“要一杯泡面吧,两个鸡蛋,再给你要一杯热奶茶,怎么样?”

  “嗯。”姜衿乖巧地点点头。

  她正巧站在灯光下,晏少卿这才注意到她的唇。

  被他吻肿了。

  娇嫩欲滴,饱满诱人。

  看上去就吸引人亲吻怜惜。

  他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了紧,没有再看,抬步到商店老板跟前,开口道:“打扰了。给我们一杯泡面,鲜虾鱼板味,两个茶叶蛋,一杯热奶茶,一瓶热水。”

  老板利落地取了东西,“30块。”

  晏少卿掏了钱,朝姜衿抬抬下巴示意,两个人到了边上一个空位坐下来。

  十一点多开始爬山,眼下过去整整五小时。

  先前喝了纯净水还有点不舒服,一口奶茶下肚,姜衿满足不已。

  泡面和茶叶蛋也都十分美味了。

  晏少卿没怎么吃,端坐在凳子上,一直垂眸看着她。

  姜衿被盯得不好意思了。

  一低头看见自己身上色彩暗沉的棉大衣。

  有点窘迫地抓着头发,嘀咕道:“我这样子,是不是又傻又土啊?”

  哪里像晏少卿。

  他没时间换衣服,爬山还西装革履,穿着皮鞋,五个多小时过去,气息都非常平稳。

  体面到随时可以参加商业酒会。

  再看她?

  已经毫无形象可言了。

  姜衿叹口气,有点难以形容的懊丧。

  “瞎想什么呢?”晏少卿没好气地揉揉她头发。

  “那你一直看着我。”

  “这整个南山上,只有你是我的人,不看你,我看谁呢?”晏少卿审视着她,饶有趣味地问。

  话音暧昧,姜衿一张脸顿时臊红了。

  晏少卿修长的手指伸过来,捏捏她脸颊,没说话了。

  只心里有些喟叹。

  这丫头,脸皮这么薄,原本不经逗。

  他冷淡惯了,也从来没什么逗弄人的心思,可眼下,每每看见她,都忍不住逗逗她。

  看她脸红窘迫,心情便十分愉悦。

  晏少卿忍不住笑了笑,拿着水瓶子敲了一下她的头,催促道:“别发呆了,再不快点,一会看不见日出了。”

  “哦。”姜衿连忙低下头去,狼吞虎咽。

  很快吃了泡面。

  两个人一起又往东峰去。

  六点十分,终于到了。

  太阳还没出来,天色却已经蒙蒙亮。

  脚下是万丈深渊,周围云山雾绕,天际霞光晕染,目之所及,都美不胜收。

  姜衿侧头看一眼晏少卿,不由自主偎依了过去。

  晏少卿牵着她的手上了边上一块略高些的石头,让她抓着锁链扶着,自己则在她身后,紧紧地环抱着她。

  山顶晨风凛冽。

  姜衿柔软的头发被吹得凌乱不堪,晏少卿侧脸过去,用脸颊贴上她冰冷的脸颊,柔声问:“冷吗?”

  “不冷,你……”

  姜衿话说半截,突然停下。

  蔚然霞光映照而来,晏少卿抬眸远眺,视线尽头处,金黄的太阳跃出了深青色的天幕。

  极美。

  人群的欢呼声大喊声传来。

  晏少卿从后面环抱着姜衿,脸颊相贴,肌肤相亲,突然觉得感动。

  姜衿也没说话,听着年轻人激动地大喊着,“哦!太、阳、出、来、咯……”

  情难自已。

  她也扯开嗓子大声道:“晏哥哥,我、爱、你……”

  极为脆亮清晰的一声传向山谷,远远地、似乎重新飘回来。

  很多人都能听见。

  被她的声音吸引,朝着两人的方向看过去。

  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拥抱依偎在一起的年轻男女实在出挑,看上去好像上天精雕细琢的杰作。

  姜衿喊完了,扭过头,唇瓣蹭在了晏少卿的脸颊上,期待道:“晏哥哥,你要喊话吗?”

  在一起这么久,晏少卿没有说过爱。

  他和姜衿不一样,情绪一向克制,饶是这种情况,也喊不出来。

  “不用。”晏少卿摇摇头。

  姜衿笑着“嗯”一声,眼眸里一丝遗憾转瞬即逝。

  晏少卿封住了她的唇。

  一边深入,一边低低唤道:“小不点。”

  “唔。”姜衿没闭眼,意外地看到了边上两个人笑意满满的目光,瞬间红了脸。

  晏少卿慢慢放开她,揉揉她脸蛋,抓着她冰凉凉一只手,从自己的外套里伸进去,覆在心口位置,含笑道:“我跳动的心脏,感觉到了吗?”

  沉稳有力,速度略快。

  姜衿抿唇看着他,“嗯”了一声。

  “它从来不曾跳得这样快。”晏少卿在她耳边轻声道。

  温柔缠绵,像一句情话。

  他很少说这样的话,说起来,却温柔得不像话。

  晨光笼着他清俊的眉眼,姜衿神色痴缠地看着他,半晌,嘴唇颤动两下,没能说出什么话。

  太激动了。

  她只怕,一说话,自己飞快跳动的一颗心,会从口里蹦出来。

  晏少卿是远在峭壁上那朵罂粟花,她历经辛苦,眼下终于得到了。

  上了瘾。

  清醒地看着自己日渐沉沦。

  却也甘之如饴。

  为了他,别说痴傻癫狂,哪怕粉身碎骨。

  ------题外话------

  新年第二天,求月票不能停。

  月票榜每天的厮杀都灰常灰常激烈,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千万不要攒着呀,为咱们的榜单献上一份支持,么么哒,感谢感谢啦。

  早安,\(^o^)/~爱你们——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83:爱的本能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83:爱的本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