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签售会上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姜晴笑着道:“好的,妈妈。”

  楚玉英也笑起来。

  两个人就出国旅游的事情讨论了好半天。

  晚饭间。

  姜晴笑着将事情告诉了姜煜。

  姜煜点点头,赞同道:“想去就去,这些事情自己决定就好。”

  “嗯。”姜晴不经意瞥了姜衿一眼,低头笑了笑,故作关切地询问道:“开学有两个月了吧,你在学校一切还顺利吗?小说要再版,又要搞签售,又要准备筹拍电视剧,我实在太忙了,都没时间过去看看你。”

  “还好。”姜衿点点头,不欲多言。

  姜煜抬眸看她一眼,也跟着道:“大学算个小社会,见到的事情慢慢多了,遇到的人也多。很多孩子进了大学跟解放了似的,其实不应该,还得好好学习,明白吗?”

  “我知道。”姜衿看着他笑一下,抿唇道,“我在学校还好,导员和同学们都挺照顾我。最近也很忙,又要熟悉班务,还得准备迎新晚会那些杂事,所以也就很少回来。”

  “迎新晚会?”姜晴声音略微提高一些,不可思议道,“你不会报名表演了吧?唱歌还是跳舞呀?这几年各学院迎新晚会那些节目根本没法看,尤其你们新传院,舞蹈小品都挺大胆的,去年还被网友批了呢?说是弄得跟夜店小姐似的。”

  “晴晴!”

  “姐!”

  姜煜和姜皓同时喊了她一声。

  姜晴最近舒心惯了,在家里恢复了过去千金小姐的尊荣。

  根本不把姜衿放在眼里。

  处事作风有了变化,说话都直接许多。

  被姜煜和姜皓突然喊一声,才意识到自己过头了些。

  歉意地笑了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突然想到了去年那些照片而已。”

  她抬眸看了眼姜煜,反问道:“爸,您不也知道吗?就去年我们学校新传院那舞蹈表演,女生们跳电臀舞那个,被批的特别惨,在网上引起了轰动的。”

  “吃饭。”姜煜哪里还有好心情,不悦地看了她一眼。

  转念一想,又觉得她刚好提醒了自己。

  抬眸朝姜衿道:“爱好舞蹈是好事,也得有点选择性。你现在这年龄学起来也晚了,跳舞也就算个生活调味剂,课余有时间倒可以发展一下其他爱好,将来找工作、发展事业、人际交往,都会加分。”

  “嗯。”姜衿一脸古怪地看着他,疑惑道,“我没说喜欢舞蹈啊,爸你忘了?交际舞都是好不容易学会的。”

  “……”姜煜愣了一下。

  姜衿没好气地看了姜晴一眼,埋怨道:“姐,你不知道能不能别瞎猜啊!”

  姜晴脸色微变,反问道:“没跳舞啊,那就是唱歌了?”

  姜衿放下筷子,一本正经道:“没跳舞,也没唱歌,我忙碌,是因为我是班长。”

  “班长?”

  餐桌上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她。

  姜晴迟疑道:“正班长还是副班长啊?”

  “正班长。”

  “呵呵,很少听说女生当正班长。”

  “听的少,那是你孤陋寡闻,不代表就没有。”姜衿微微挑着眉,朝姜煜解释道,“可能是辅导员和同学觉得我军训时候表现比较好吧。教官推荐我当军训优秀学员了,也就正好被选了班长。”

  “这样啊。”姜煜爽朗地笑出声,“这是好事,你这孩子怎么也不早说。”

  “就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姜衿谦逊一笑。

  “有了成绩不骄傲,不错。”姜煜毫不掩饰地夸赞了起来。

  姜衿依旧笑着,又道:“我都是成年人了,您不用为我担心的。课余爱好也有,艾伦在指点我学摄影呢。”

  “哪个艾伦?”姜煜愣一下。

  “就平春姑姑的儿子呀。”姜衿看着他,“上次我们去晏家的时候认识的。他年龄不大,可在这方面造诣很高的,一直要教我拍照片,我就答应了。对了,他还送了我一个单反相机。”

  姜衿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着话。

  楚玉英却着急了起来,问话道:“你是说晏平春带回来那个儿子?追着要教你学摄影?”

  “算是这么回事。”

  “哈哈。”楚玉英忍俊不禁,罕见挪揄道,“和妈妈说说,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那倒没有。”姜衿道,“他就是太爱拍照了,人又臭美,想找个徒弟吧。”

  “怎么可能?!”楚玉英一副根本不相信的样子,“找徒弟找谁不行啊,非得找你?十有*是喜欢上你了。要说他也是不错的,虽然比不上晏少卿吧,好歹也是晏老爷子的外孙……”

  “想什么呢你?”姜煜不悦地看了她一眼。

  姜衿在晏家受委屈的那一幕他还记忆犹新,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姜衿和晏家扯上关系了。

  晏老爷子的地位他自然心知肚明。

  晏家在云京的地位他也是一清二楚的。

  可即便如此——

  又能怎么样呢?

  他对亲生父亲的印象比较模糊,从小在晏家长过一段时间。

  晏老爷子等于他半个父亲。

  他才会一直顾及老爷子的意愿,甚至,将老爷子当成父亲一样尊敬,从不违逆。

  可眼下——

  他也想做一个好父亲。

  他希望自己的女儿从此以后不受委屈。

  晏少卿的事情在前面,婚约带给她的伤害那么深,他宁愿姜衿找一个知冷知热、一心照顾她的年轻人,也好过含着渴望嫁到晏家去。

  晏少卿那样的家室,说到底,他们还是高攀了。

  再添上晏平阳那样的公公,云若岚那样的婆婆,晏清绮那样的小姑子,他女儿能有好日子过吗?

  自个这老婆倒好!

  这才哪跟哪?

  又打上艾伦的主意了!

  西方人作风开放,艾伦看上去更是孩子心性,怎么可能迁就照顾姜衿?

  姜煜随意想想,心里对楚玉英成见更深了。

  楚玉英向来不敢和他唱反调。

  饭桌上挨了两记眼刀,顿时偃旗息鼓了。

  只——

  心里还在盘算着姜衿嫁给艾伦的可能性有多大。

  几个人各怀心事。

  餐桌上也就没人说话了。

  ——

  一天过去。

  很快到了星期日早上。

  姜衿提前订了闹钟,七点钟就穿戴洗漱好。

  下楼去。

  路过姜晴房间,被她突然叫住。

  “有事?”姜衿问。

  “是啊。”姜晴一只手撑着桌面,从椅子上站起身,弯唇道,“你也知道。我今天要举办签售会啊。读者那么多,当然要好好打扮一下了,用最好的形象示人。刚好你过来,帮我参考参考,穿哪件衣服比较好。”

  “……”姜衿忍不住低头一笑。

  “怎么?不愿意啊?”

  “怎么会?”姜衿道,“乐意效劳。”

  两个人进了衣帽间。

  姜晴推开衣柜,拿了三件秋款连衣裙出来,分别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

  朝姜衿道:“哪个好看?”

  “第二件。”

  “这个?”姜晴将第二件撞色连衣裙在自己身上比一下,烦恼道,“其实我觉得三件都挺好看的。”

  姜衿耐着性子没说话。

  “你知道我今天和谁一起签售吗?”姜晴突然又道,“就上次姜皓说的那个今朝有酒。专写武侠小说的,姜皓特别崇拜他,嚷着一会和我一起去呢?”

  “哦,他已经说过了。”

  “这几年出版市场不怎么景气了,尤其今朝有酒还一直专注武侠,也算个奇迹。姜皓喜欢他,能帮他见到今朝有酒我也非常高兴,估摸着到时候还能要求合影什么的,他肯定得乐疯了。”

  “希望吧。”姜衿语调淡淡。

  姜晴看着她,突然嗤笑一声,“怎么,心里不是个滋味?”

  “什么?”

  “我举手之劳,就能帮着姜皓见到偶像,可你呢?”姜晴不以为意地笑一下,“还在为当了一个破班长沾沾自喜,不觉得咱们这差距有点大吗?”

  “你这样觉得?”姜衿反问。

  “学校里当个班长能怎么样?”反正在自己卧室,姜晴说话也懒得伪装了,肆无忌惮道,“你和我的差距不是一天两天能缩小的。你还没学会走呢?我已经顺顺利利开跑了。就像现在,小说出版、签售、拍影视,又有导演邀请我进娱乐圈拍戏,指不定明天摇身一变成当红明星了,你嫉妒都嫉妒不来,这是命。”

  “嗯,你说的还挺有道理。”姜衿点点头。

  “得,就选你说的这一件吧。”姜晴当着她的面,慢条斯理地开始换衣服了。

  和以往的矜持模样不一样。

  她好像完全把姜衿当成了空气。

  脱掉裙子,只穿着内衣内裤站在她面前,一边换,还一边不以为意地笑着道:“对了,你知道圈子里大伙怎么评价我吗?”

  “愿闻其详。”

  姜衿看着她,极有耐心。

  “天使脸蛋,魔鬼身材,言情小说界第一美女。”姜晴娇笑道,“所以说长得漂亮没什么稀罕,有能力也没什么稀罕,长得又漂亮,又有能力,才稀罕。就你这样的大学里一抓一大把,像我这样的,整个云京却也没几个。”

  “我怎么觉得你变了?”姜衿突然道。

  姜晴抬眸看着她。

  “脸皮厚了不少。”姜衿上下看她一眼,勾唇道,“尺度似乎也大了不少。”

  姜衿微微凑近,呵气如兰,“最近过得太滋润了点吧?”

  “你!”姜晴脸色倏然变了。

  姜衿笑看着她。

  “呵呵。”姜晴瞪她一眼,也突然笑起来,“没办法,最近追我的男人太多了。”

  “所以你就当公交车了。”

  “姜衿!”

  “恼羞成怒?”

  “你到底在得意什么?”姜晴彻底恼了,气急败坏道,“就你这样的,浑身上下见不到二两肉,上赶着倒贴也没男人搭理你!”

  “哈。”姜衿不可思议地笑一下,“我金贵着呢。为什么要上赶着倒贴?自古以来,只有廉价商品才打折促销。”

  “……”

  姜晴穿好了裙子,神色定定地看着她,半晌,深呼吸一口,慢条斯理道,“你也就会打打嘴仗。”

  姜衿笑一下,不反驳。

  从早上见面以后,她就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姜晴简直气爆了。

  贱人!

  她到底凭什么骄傲?

  不就当了个破班长吗?

  不就晏平春那儿子屁颠屁颠追两下吗?

  弄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

  尾巴要翘到天上去。

  姜衿气闷不已,下楼时仍旧呼吸不畅,脸色非常难看。

  “姐姐。”

  姜皓一声唤将她拉回现实。

  正要应声,姜皓两步跑到姜衿跟前去,笑着道:“你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啊?”

  “我不和你们一起走。”

  姜衿说的就是字面意思,姜皓却第一时间认为她不去。

  有点失望道:“不去呀,太可惜了,我还想多找几个人和我一起去呢?这是今朝有酒第一次露面啊,万一去的人少了肯定不好,哎。”

  “他实力在那摆着,你操的什么心。”姜晴撇着嘴说了一句,酸溜溜道,“我也签售呢?怎么也没见你帮我拉人。”

  “你又不是第一次呀。”姜皓一本正经,“今朝有酒是第一次,当然得找人撑场子了。”

  他又看一眼姜衿,一脸无奈道:“你要是真的不感兴趣就算了,反正我已经找下人了。”

  “啊?”

  “你当真的啊?!”

  姜衿和姜晴同时愣了。

  “当然了,我像开玩笑的嘛。”姜皓显然早就对姜晴说了什么,眼见姜衿一脸疑惑,得意地解释道,“哼哼。我在学校的影响力也不小呢。反正是周末,有一百多同学答应我要来呢。”

  “一百多!”姜晴震惊道,“他那一本合集三十多块,一百多套就是三千多块,姜皓你真舍得啊!”

  “死忠粉不就这样嘛。”姜皓一副本该如此的样子。

  “真是的。”姜晴彻底不平衡了,无语道,“怎么从来没见你花钱买过我一本书!”

  “你那些情呀爱呀的,男孩子没人喜欢嘛。”

  “那也该支持一下!”

  “好了好了,”姜皓不耐烦地推她道,“我们快走吧。我现在就想见到他。”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谈恋爱了!指不定胡子拉碴一大叔,真弄不明白你到底激动个什么劲!”

  “大叔就大叔!就算是大叔,那也是挺有内涵一大叔!”

  “说不定还是一娘炮!”

  “姐!”

  姜晴和姜皓你一言我一语,斗着嘴出门了。

  姜衿看着两人的背影,低头沉思着,心里还隐隐有些担心。

  她知道姜皓一向崇拜今朝有酒,可也没想到,已经崇拜喜爱到这种地步了。

  如果知道真相——

  会生气吗?

  毕竟自己一直将他瞒在鼓里。

  哎。

  ——

  胡思乱想着,姜衿也出门了。

  签售会的地点在市中心欣荣国际购物广场一楼。

  欣荣国际是顾氏旗下产业,商场入驻品牌全是国内外一线,档次非常高,正巧位于市中心黄金商业地段,到了周末,人流量自然非常大。

  姜衿还没到地方,出租车就堵得走不了了。

  乌龟一样,一步一步地往前挪。

  姜衿掏手机看一眼时间,有点着急了。

  电话突然响起。

  来电显示:上弦月。

  姜衿接通了电话,“喂”了一声。

  电话那段安静了一小下,一个年轻的男人仓促道:“不好意思,打错了。”

  很快挂断。

  姜衿莫名其妙看一眼手机,上弦月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一接通,客气笑道:“您好,没拨错。我找今朝有酒,麻烦了。”

  “……”姜衿愣一下,试探道,“上弦月?”

  那边又没声了。

  她伸手在额头按了按,开口道:“我就是今朝有酒。”

  “我……草!”

  上弦月憋了半天还是爆了一句粗口,反问道,“你是女人啊!”

  不对啊,这声音也未免太年轻了。

  他愣了一下,更大声道:“你是女生啊!”

  “不行吗?”姜衿道。

  “真行,太行了!”上弦月激动地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步,着急道,“小姑奶奶,您都快玩死我了,到哪了这会?”

  “快到了。”

  “赶紧的赶紧的,就等你了!”

  “五分钟。”

  姜衿说话间拿了零钱给司机递过去,直接下车了。

  跑步往签售地方去。

  ——

  上弦月拿着手机焦急等待。

  没一会,就看到远远跑来一个短发女孩。

  身高大约在一米六五,很瘦,一张脸沐浴在秋日柔和的阳光里,白皙到几乎透明,看上去干净又清纯,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惊艳的美丽。

  她上面穿一件浅青色中长款薄衬衣,下面配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牛仔裤,硬生生让人移不开视线。

  抬眸看他,一双杏眼乌黑清亮,带着点试探。

  很快,又低头打电话了。

  上弦月看着来电,半晌,愣是没回过神来。

  今朝有酒出道七年了。

  是七年。

  不是一两年,更不是一两个月!

  最开始写短篇,一直发表在男性读者居多的杂志上。

  想象中——

  年龄少说得有三十岁啊!

  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看上去根本不到二十的小姑娘?!

  逗他玩呢吧!

  上弦月握着手机石化了。

  目光却紧紧地盯着姜衿,直到姜衿握着电话走到了他面前,弯唇微笑了一下。

  “你是今朝有酒?”上弦月还是不敢置信。

  “你是上弦月?”姜衿的语气却笃定,看着他,又眉眼弯弯笑了起来。

  “卧槽!”

  上弦月深吸一口气,原地来回走了好几圈,低声“卧槽”、“卧槽”了好几次,终于平复了心情,伸手指着姜衿,咬牙道:“你真是……玩死我了!”

  “这话怎么说?”已经到了地方,姜衿也不着急了,好整以暇地和他攀谈。

  上弦月比她想象中还年轻些。

  不到三十岁。

  身高目测一米七五左右,有点黑,眉眼很深,一说出露出两颗小虎牙,看上去阳光爽朗。

  和想象中还有点不一样。

  姜衿笑了笑。

  “快别笑了。”上弦月一见她笑就招架不住,边走边道,“一会签售的时候慢慢笑,啊,小妹妹,我保准你会一炮而红!”

  “借你吉言。”

  “甭借了。”上弦月直接道,“你的小粉丝已经来了上千人,借不借今天都会红!”

  “上千人?”姜衿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这几年出版市场不景气,签名售书这种活动,也就顶级大神能做起来。

  姜晴都是凭借小说拍电视的风头才有机会。

  一般来个几百人支持都算非常不错了。

  上千人什么概念?

  她们一个学院统共也才将近四百人而已。

  “可不,那还是我出来时候的人数。”上弦月面露喜色。

  他对今朝有酒的实力有信心,要不然也不会对签售的事情这么上心。

  可眼下这样的成绩还是挺出乎意料了。

  不过——

  他再侧头看一眼边上的姜衿,都觉得先前那些意外都算不得什么了。

  两人边走边说,往签售地点而去。

  ——

  姜晴已经坐在位子上。

  耳边不时传来工作人员维持秩序的声音,有点烦。

  忍不住看了眼边上不远处的空位。

  今朝有酒还没来。

  可是——

  抬眸看去,等着他签售的队伍已经足足是自己这边的三倍还多了。

  简直了。

  到底谁是主角?

  尤其让她难以忍受的是——

  那边队伍里大半都是男生,年龄都不大,以高中生和大学生为主,一个两个拿着书,安静地等着,毫无怨言,心无旁骛的样子简直好像在等女朋友。

  不就一个老男人吗?

  至于么!

  魅力这么大?!

  她穿了最漂亮一条裙子,化了那么漂亮的妆,精心打扮,竟然都没人注意到自己似的。

  都眼瞎吗?

  早知道鬼才提议和他一起签售!

  姜晴愤恨地想着,有点委屈,委屈完了,又动起了别的心思。

  今朝有酒帅不帅?

  男人嘛。

  可能是自己想象中猥琐的大叔,也可能是程宇那样的帅哥啊,没见面一切都是未知数。

  可无论是大叔还是帅哥,这次自己帮了他,也算一个人情,他怎么着也得好好表示表示,请吃饭、求电话什么的吧。

  她到时候怎么办?

  直接拒绝出一口怨气?

  亦或是——

  多个朋友多条路?

  程宇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不过他生气了也好,越生气越说明他在乎自己嘛!

  姜晴美滋滋地想着,丝毫没注意到,等着签名的几千个粉丝都骚动起来了。

  粉丝们骚动是因为上弦月。

  毕竟——

  今朝有酒从来不曾露面。

  许多粉丝也已经认定他长得对不起观众了,正因为真的喜欢他,又怕他的第一次签售现场没有人,粉丝们才毅然决然、并且鼓动许多同学朋友来进行人道主义援助了。

  可眼下看见本人了。

  觉得这人其实比自己想象中好看太多了。

  个子差不多一米七五,绝对不算矮嘛,身形偏瘦,看上去还很挺拔,也就黑了点。

  黑是男人本色嘛,黑一点也没什么。

  笑起来还有虎牙,阳光爽朗,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看上去就像邻居家的大哥哥一样。

  还是一个有内涵有思想的大哥哥。

  难怪了——

  找到这么漂亮清纯一个女朋友。

  粉丝们的目光落在姜衿身上,不住地感叹着。

  姜皓早已经瞪大了眼睛。

  看着姜衿从他眼前走过,眼珠子差点都瞪出来了。

  边上的哥们捶了他一下,嬉笑道:“看什么呢?那可是你偶像的女朋友,瞧你眼睛都瞪直了!”

  “去你的,那是我姐!”姜皓伸手揉揉眼睛,大梦初醒。

  “你姐?”男生纳闷道,“那边那个不是你姐吗?”

  “那是我大姐。”姜皓看他一眼,神色复杂道,“这个是我二姐。”

  “你二姐是今朝有酒的女朋友啊?”男生古怪地看着他,“那你还整天嚷嚷着激动死了激动死了,你先前连自个姐夫都没见过啊!”

  “我……”姜皓正说话,倏然愣住。

  目光紧紧地盯着一处。

  姜衿看着姜晴笑了一下,侧身坐在了今朝有酒的位置上。

  “我去!”

  “艾玛!”

  “我的天!”

  “什么情况!”

  整个队伍的男生顿时都吓傻了般怪叫起来。

  姜晴也吓傻了。

  侧身看着两米间隔的姜衿,脸色变了又变,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怎么回事?

  她大脑一片空白,竟有点无法思考了。

  姜衿怎么来了?

  还坐在今朝有酒的位子上?

  难不成——

  姜衿是今朝有酒?

  怎么可能?!

  姜晴紧握双拳,猛地站了起来,双眼通红地瞪着姜衿。

  上弦月到了她边上,笑笑道:“有点意外是不?我都不敢相信,咱今朝有酒是个女孩啊,还是个漂亮成这样的美女,哈哈。”

  “她是今朝有酒?!”姜晴看了上弦月一眼,一句话,很艰难地从唇齿间挤了出来。

  “是啊,今朝有酒。”上弦月话音落地,侧头看了姜衿一眼。

  姜衿适时起身,看着她微笑了一下。

  纯善无害。

  可是——

  只有她!

  只有她能体会到那一双弯如新月的眼眸里,蕴含了多么深重的嘲讽和讥诮。

  只有她!

  只有她能看懂那样微微翘起的唇角,蕴含了多少轻蔑和鄙夷。

  原来如此。

  原来她就是今朝有酒。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是姜皓喜欢崇拜的人,是她为了拉拢姜皓,主动要一起签名售书的人,是那个出道七年,踪影神秘,实力强悍的今朝有酒!

  七年?

  姜衿她,竟然十三岁就出道写文了吗?

  比她还早。

  她分明知道一切,却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像看笑话一般,看着她自得意满,上蹿下跳。

  可恶,简直可恶!

  姜晴整个人都快烧着了,咬牙切齿,双拳攥得咯嘣响。

  浑身骨头都因为愤怒而疼痛起来。

  她从未体会过如此感觉。

  如此宛若灭顶般沉重的羞辱感从头到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简直比她被赵玉成强暴的那一次还要令人觉得耻辱。

  她没有任何防备。

  就这样,在自己最得意的领域,在她眼前,一败涂地了。

  姜晴喘息般呼吸了一口。

  唇角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勉强笑意,重新坐了回去。

  上弦月看着她,莫名其妙地,觉得松了一口气。

  姜衿也笑笑,重新坐了回去。

  站在最前面的读者都再一次骚动起来。

  甚至——

  姜晴这边的读者也骚动了起来。

  姜晴在微博上提到好几次她要和今朝有酒一起签售的消息,许多读者也都好奇地看了两篇今朝有酒的小说,喜欢的人不在少数。

  哪个少年人心中没有一个武侠梦呢?

  最开始记事起,电视上整天播放的,不就是武侠剧吗?

  江湖儿女、快意恩仇。

  白衣剑客、青衣书生、红衣妖女、墨袍隐者。

  那是一个足够色彩斑斓的梦,梦里的江湖,有烽火狼烟、更有塞北江南。

  他们想象中,勾勒出江湖的,至少是一位上了年龄,将一双深邃锐利的眼眸,隐藏在厚厚镜片下的中年男人。

  他可能其貌不扬,但应该睿智、深沉、阅历丰富。

  而不是眼下这样一个女孩。

  看上去和他们一般大,甚至可能还没有他们大。

  顶着一头柔软而蓬松的短发,弯唇一笑,眼睛里蓄满纯洁的亮光。

  干净到不染纤尘。

  美丽到令人屏息。

  太意外了。

  这情况,简直要超出他们的承受力了。

  最前面一个男孩呆呆地看着姜衿,半晌,好像傻了一般,不吭声,不表示。

  后面的读者已经着急了。

  姜衿伸手在桌面上敲了两下,仰头笑道:“同学,需要我给你招魂吗?”

  “哦,不,不用。”男生一说话就脸红了,支支吾吾道,“你……你真的是今朝有酒啊!”

  “如假包换。”姜衿依旧笑。

  “我特别喜欢你!”男生深呼吸一口,两只手将书本放上桌,掀开,仍旧紧张道,“请……请签名。”

  姜衿已经练了好几天,没犹豫,秀气清隽四个大字,一气呵成。

  “谢谢,谢谢啊!”男生拿了书,小心翼翼。

  “我谢你才对。”姜衿莞尔一笑。

  男生拿着书,站在原地,怎么也不舍得离开了。

  半晌,红着脸憋出一句,“能握个手吗?”

  姜衿微微错愕,看了他一眼,垂眸想了一小下,笑眯眯道:“这个不行。和你握了手,后面大家都要握手怎么办?不带这么占便宜的。”

  男生显然没想到会被拒绝,愣一下,又觉得她言之有理。

  红着脸下去了。

  后面排着队的读者一个个上前来。

  十分之六是男生。

  无一例外的,每个人看见她都有点愣神。

  说话客气礼貌,姿态小心翼翼的,要个签名,弄得跟第一次表白似的。

  姜衿始终挂着淡笑,泰然自若。

  边上的姜晴却如坐针毡。

  不用看,感知到的一切也让她无法忍受。

  以至于——

  给读者的签名,各个力透纸背。

  ——

  半个多小时过去。

  姜皓终于随着队伍到了最前面。

  姜衿老早就看见他,用力握了握笔,流露出一个温柔和气的微笑。

  “你真的是今朝有酒吗?”姜皓问。

  “是。”

  “今朝有酒。”姜皓看着她,喉头微微颤动,半晌,咬牙道,“姐,你瞒得我好惨。”

  他一句话出口眼睛都红了。

  姜衿有点难受,轻声道:“抱歉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姜皓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又问。

  “你也没问。”

  “我没问,你就不能说吗?啊!”姜皓激动地大喊一声,俊俏的一张脸都变了颜色,一扭头,突然走了。

  签名也没要。

  队伍里一众男生面面相觑,骚动不已。

  姜衿看着他的背影,抿着唇收回视线,重新笑起来,“下一个。”

  很快恢复了正常。

  姜晴忍不住侧头看她一眼。

  更恨得牙痒痒。

  她从小到大都宠着姜皓,百依百顺,从来不拒绝他任何请求。

  可眼下——

  姜皓和她离心离德。

  反观姜衿呢?

  她为姜皓做了什么?

  回来这么短短的几个月,姜皓就一心偏帮她了。

  眼下倒好!

  他担心偶像第一次签售会没人,给他找了一百多同学助威,到头来,却发现这偶像是自个亲姐姐。

  一直在欺骗他!

  姜皓那样心性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个冲击?!

  是个机会。

  她可以趁着这机会,赢回姜皓。

  姜晴这般想着,签售会一结束,就连忙站在队伍外给姜皓打电话了。

  姜衿却还在签名。

  身份已经公开,她的照片很快上了网。

  到了上午吃饭时间,慕名而来的读者更是越发多了起来。

  根本走不开。

  姜晴回头看一眼长长的队伍,又嫉妒又气氛,拨通了姜皓的电话。

  “姐。”

  姜皓失魂落魄地唤了一声。

  “你在哪呢?”

  “广场喷泉这。”

  “那我过来找你。”姜晴话音落地,挂了电话。

  没一会,到了喷泉边上。

  姜皓坐在台阶上,手里捏着一本书,发呆。

  “皓皓。”姜晴到了他边上,关切地看着他,“你没事吧?”

  “没事。”

  “饿不饿?我先带你吃饭。”

  “不想吃。”

  姜皓原本想找个人说说话,好好地抱怨一通姜衿的事情,可眼下,看见姜晴,却什么也不想说了。

  无论怎么样,那是他和姜衿的事情。

  姜衿瞒他,可能有原因吧?

  他要当面问她,怎么能白白让别人看笑话。

  尤其是姜晴。

  她原本就巴不得自己和姜衿闹翻呢。

  姜皓罕见地警惕起来。

  丝毫没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对姜晴有了极深的戒备和成见。

  “好歹吃一点啊。”姜晴劝说道,“姐姐知道你因为姜衿的事情不高兴了。我也不高兴,被当成傻瓜一样地哄着团团转,谁高兴呢?可无论高兴不高兴,还得吃饭呀是不是?”

  “我不吃。”

  “别闹脾气。”姜晴道,“气大伤身。”

  “我没气,哎呀,你别管我了行不行?我自己一个人安静会,你去吃饭吧。”

  “难不成你还要等姜衿?”姜晴嗤笑道,“她刚才什么态度你没看见呀?她根本就不在乎,你爱怎么样怎么样,离开也好,难过也好,她都没放在心上,该干嘛还在干嘛。倒是你,辛辛苦苦找这么多同学来,这下好了,丢脸丢大了吧,回去还指不定被别人怎么笑话呢!”

  “那是我的事。”姜皓有点怒了。

  “你?!”姜晴被突然吼一下,顿时也委屈了,不敢置信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她!”

  “她是我姐,我当然护着她。”姜皓腾一声站起身来。

  “你姐,呵呵,你姐。”姜晴握着拳往后退了一步,“我呢,那我是什么?我对你这么好,你拿我当什么?良心都被狗吃了吗?1”

  “我没说你啊!”姜皓烦躁地揉揉头发,“你跟着起什么哄啊!”

  “姜皓!”

  “哎呀,真是被你烦死了。”姜皓没好气道,“能不能别整天跟着妄想啊。”

  他一扭头,拿着书,重新往签售的地方而去了。

  姜晴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重重喘了两下,一只手按着心口,坐到了不远处的长椅上。

  半晌,掏出手机翻着通讯录。

  咬着牙打电话。

  “你找那些人做什么?”电话里男人古怪地笑着,发问道。

  “帮我教训一个人。”姜晴咬牙切齿道,“具体怎么做你就别问了,帮我找三个人,酬劳不会少的。”

  “哈。谁把我们小美女惹成这样?”男人粗声一笑,应承道,“行,包在我身上,这就去联系,稍后给你打电话。”

  “年龄不要太大,”姜晴叮嘱道,“长相差点最好,粗俗一点。”

  “那都不是事。”男人粗声笑着挂断了电话。

  姜晴紧握着手机,看着签售会的方向,冷笑了起来。

  心里已经想象着姜衿被糟蹋的那一幕。

  她就不信了,亲身体验一下那种滋味,她还能得意的起来。

  去死吧,姜衿!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哒。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顺带着,再贴一下月票奖励活动。

  具体如下:每月投月票张数第一的亲,邮寄签名寄语笔记本和零食礼包,第二名和第三名,邮寄签名笔记本和棒棒糖,第四名到第十名奖励520小说币,依次为:、、>

  另外设置幸运奖一名:投票张数第十六的妹纸,邮寄神秘礼物一份。

  奖品很丰厚,亲们有月票了都别忘记阿锦呀,o(n_n)o哈哈~

  另,推荐一个朋友汐如玄月的文,首推中,求收藏么么。

  简介很长,就不贴了,现代宠文哈。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86:签售会上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86:签售会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