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英雄救美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下午两点。

  签售会到了尾声。

  姜衿坐了好几个小时没活动,浑身都疼。

  低头又签了一本书,再抬眸,看到来人愣了一下。

  姜皓去而复返。

  垂眸看着她,唇角牵出一个笑容来。

  “怎么又回来了?”姜衿小声嘀咕了一句。

  姜皓直接将书页摊开放在她眼前,一脸真诚道:“我是你的粉丝,喜欢你好几年了。”

  姜衿有点不自在,低头签了名。

  抿唇递了过去。

  再一看,他后面已经没人再排队了。

  偌大的一块地方,仅剩姐弟两人,一坐一站,面面相觑。

  姜皓在她的视线里接了书。

  没走。

  仍旧站在原地。

  姜衿从椅子上起身,绕开长桌走到他跟前去,伸手碰碰他胳膊,小声道:“别生气了呀。”

  “就生气。”

  “……”

  姜衿看着他孩子气的脸色,倏然笑了。

  姜皓没好气地看她一眼,突然放下书,直接将她抱起来抡了一圈。

  哇哇大叫道:“姐!你真是太棒了!”

  姜衿猝不及防,差点被吓死,过程中尖叫了一声,晕乎乎再落地,直接在他胸膛上砸了一拳。

  “嘿嘿。”姜皓捂着胸口笑起来,俊俏的眉眼间蓄满喜悦。

  他回来好一会了。

  一直坐在外面等着,眼看那些读者排着队进来,又一个个出去。

  愤怒抑郁的心情突然就没了。

  姜衿没说又怎么样?

  她性格本来就不好呀,浑身是刺,古里古怪的。

  回家这几个月,无论有什么事情都是默默忍耐消化,好事坏事,都很少主动说起。

  他早就知道的。

  姜衿就是这么一个别扭鬼。

  不想说就没说,他不过晚点知道而已。

  有什么呀。

  再说了——

  他是今朝有酒啊!

  不是今天有酒、明天有酒、后天有酒,而是今朝有酒!

  是他喜欢崇拜的那个人。

  是偶像!

  他原本以为他最少三十多岁,就像姜晴说的那样,胡子拉碴一大叔。

  可是他想错了。

  他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孩,那么美丽那么秀气,那么聪慧那么优秀,最重要的,她不是别人,是姜衿。

  自己的姐姐,姜衿!

  多棒啊!

  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棒的事情吗?

  他喜欢崇拜的那个人是他的血缘至亲,可以和他朝夕相处,别说签名了,拍照合影留念什么的,通通so、easy啊!

  他干嘛和自己过不去,没事找别扭,有病吗?

  没多久,他就彻底地说服自己了。

  在一帮同学面前把姜衿大夸特夸了一顿,心满意足。

  开心得不得了。

  一颗心还扑通扑通跳着,简直想绕着外面广场蹦几圈去。

  姜皓神色定定地看着姜衿。

  一直傻笑。

  姜衿受不了他,却也觉得高兴,抿着唇,转身就往外面走。

  姜皓突然又从后面抱紧她,边蹦边道:“啊!我姐姐就是今朝有酒q朝有酒是我姐姐,真是太棒了!”

  他声音很大,收拾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笑起来。

  商场楼上也有好些人忍不住垂眸看。

  姜衿被他抱着晃,脑袋都疼了,哭笑不得道:“停停停!你先放开我!”

  姜皓这才放开她,绕着她转了两圈。

  站在她眼前。

  突然伸手,恶趣味地将她头发揉成鸡窝一样乱。

  姜衿气急败坏,石化了。

  ——

  顾启云在二楼。

  远远就看见这样一幕。

  愣了一下,头也不回道:“底下那姑娘,是姜衿吧?”

  “是姜秀。”赵钦笑着道,“我也是刚才看见,没想到她就是今朝有酒。”

  “什么酒?”

  顾启云素来对么兴趣。

  “今朝有酒,”赵钦笑着解释道,“是笔名。在圈子里小有名气,写武侠”

  “武侠?!”顾启云一愣,明显震惊了。

  “是啊,武侠,而且写年头了,简直不可思议。”赵钦略微想想,忍不滋续道,“先前还觉得这姜秀就一孩子呢,争强好斗的。”

  “哦?”顾启云微微眯了眼,饶有趣味地笑起来。

  转个身,直接拿手机给晏少卿打电话了。

  电话还没拨通呢,目光就被不远处一个姑娘吸引了去。

  那姑娘穿一件高腰碎花连衣裙,背身站着看衣服,他只能瞧见一个高挑窈窕的背影,却觉得有点心痒。

  目光落在她乌黑柔顺的长发上。

  她长发及腰,披散着,非常有垂坠感,简直可以去拍洗发水广告了。

  顾启云的目光顺着她摆动的头发下移,便注意到她笔直修长两条腿,裹在黑丝袜里,越发显得匀称优美了。

  真漂亮!

  只一个背影,都漂亮到他想骂脏话了。

  顾启云将手机重新装了回去。

  赵钦跟了他好几年,自然注意到他此刻的反常。

  平心而论——

  自个这老板其实算不上滥情。

  却也是云京能排上号的花花公子

  京能排上号的花花公子了。

  名声在外,主要是因为挑。

  无论是出入商业酒会,还是平时一些私人性质的聚会,公司旗下各种剪彩活动,能和他搭伴而行的女人,那无一例外,相貌身段都得第一流。

  在此之外,他更总结出顾启云两个明显的偏好。

  自个这boss选女人,第一看头发,必须干净柔顺,第二看腿型,必须修长匀称。

  娱乐记者都打趣了。

  没有世界名模级的美腿和飘逸到可以拍广告的秀发,搭上顾总那几乎等于痴人说梦。

  眼下不远处这女孩,单看背影,这两项可是非常符合。

  “老板?”赵钦试探性唤了一句。

  顾启云没说话,走两步,到了那女孩身边去。

  楚婧宜选了两件秋款连衣裙。

  价位高到让她肉痛。

  可没办法,哪怕这两件裙子花掉了她兼职以来所有收入,她也必须买。

  钱财嘛,身外之物而已。

  没了可以再挣。

  有压力才有动力。

  她一直以来维持的完美形象,不能有丝毫纰漏。

  楚婧宜一只手捏着裙子,正暗暗想着,耳边突然传来格外甜美的一声,“顾总好。”

  她下意识抬眸看过去。

  对上顾启云微微含笑的目光。

  神色一愣。

  “喜欢吗?”顾启云垂眸看一眼她手中的裙子,很明显和她搭话。

  楚婧宜神色定定地看着他,半晌回过神来,冷淡道:“这位先生,我们好像不认识。”

  “说了话不就认识了?”顾启云微微挑着眉,饶有趣味。

  楚婧宜看他一眼,好像对这种突兀的搭讪感觉到不可思议,忍耐着没说话,朝导购秀道:“麻烦带我去服务台。”

  “这……”导购秀尴尬地看了顾启云一眼,笑着道,“这边请。”

  楚婧宜拿着票据去结账了。

  再回来——

  顾启云已经离开了。

  服务生装裙子的时候,她微微抿着唇,笑容依旧得体而浅淡。

  心里却抑郁到难以言表。

  刚才导购员带她去付账,一路上只字未言。

  可这不代表她不晓得顾启云的身份。

  事实上——

  从拿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一天,商业杂志上时常出现的云京贵胄她都心中有数。

  顾启云,她自然也知道。

  顾氏商业集团眼下的掌权人,身家丰厚自不必说,相貌俊逸更是堪比偶像明星,年近三十仍旧未婚,因秉性**,和云京另外三位豪门公子并称为“云京四少,”他在首位。

  能和她主动搭讪自然是对她有点兴趣了。

  可——

  想到顾启云以往爆出的那几个女朋友,楚婧宜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言行非常正确。

  昙花一现的荣**不难得。

  尤其她眼下有了名气,上位的机会本来就多。

  自降身价这种事,决不能干。

  她楚婧宜想要的荣华富贵,不是转瞬即逝,而是长长久久。

  这样想着,楚婧宜微微浮躁的那颗心彻底平静了。

  一只手拎着购物袋,优雅矜持地走出了导购员的视线。

  乘观光扶梯下楼。

  意外地——

  刚走到旋转门外,又看到顾启云。

  他和刚才那个年轻男人一起,站在车边和姜衿说话。

  好像熟识。

  几句话之后——

  他甚至亲自拉开后座门,让姜衿和一个年龄较小的秀气男生坐了进去。

  动作非常优雅热情。

  很快,刚才那个年轻男人去开车,他上了副驾驶。

  黑色玛莎拉蒂倒出车位,融入车水马龙的城市街道之中。

  楚婧宜握着袋子的一只手紧了紧。

  忍不住蹙眉沉思起来。

  姜衿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难不成真的是……市长千金?

  顾启云对她那般热情,莫不是在追她?

  商政联姻?

  可——

  姜衿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楚婧宜百思不解。

  连带着,买了新裙子的喜悦也突然就烟消云散了。

  ——

  车子行驶了一会。

  很快,停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厦外。

  顾启云先下车,亲自拉开后座门,接了姜衿出来。

  绅士地笑着道:“这家私房菜味道不错,我经常光顾,带你们尝尝。”

  “嗯,谢谢顾先生。”

  顾启云是晏少卿的表弟,先前打过几次交道,姜衿对他印象不错,因而,刚才意**到,也就不怎么好意思推却他的盛情相邀,和姜皓一起来蹭午饭了。

  “顾先生?”顾启云微微一挑眉,啧啧道,“这称呼也太生分了一些,叫我启云吧,要不顾大哥也行。”

  晏少卿是个闷葫芦,和姜衿在一起的事情自然没有广而告之。

  顾启云并不知道。

  却一直觉得他们彼此有意,有心再撮合两人。

  自然得和姜衿拉近距离了。

  刚才在楼上就是突然想到这一遭,也就将自个的私事抛诸脑后,急匆匆下楼了。

  “那还是叫顾大哥好了。”姜衿神色古怪地笑了笑。

  顾启云这样子一看就不知道她和晏少卿的关系,她也不好意

  她也不好意思说,总不可能叫他启云吧?

  虽然按着他和晏少卿的关系,自己不该称呼大哥的。

  可——

  姜衿顿时有点凌乱了。

  跟着顾启云,心神百转地上了楼。

  先去洗手间。

  顾启云做主点了餐,眼见她还没出来,心念一起,给晏少卿打电话了。

  他和晏少卿相差一岁多。

  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后来晏少卿出了国,联系少了些。

  可兄弟的情分一直在。

  尤其他爷爷奶奶、老爸老妈,都非常心疼晏少卿。

  连带地,他这个当表弟的,都随了家里人,时刻关心留意着自个这位表哥。

  眼下晏少卿和姜衿的婚约吹了。

  整个顾家都为他的婚事上心,尤其老爷子,就差把云京的适龄淑女集合起来,画个图册送给晏少卿挑选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晏少卿才是他亲孙子呢。

  想到自个那厚此薄彼的爷爷,顾启云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正抑郁,电话接通了。

  晏少卿声音淡淡地唤了声,“启云?”

  自个这表哥就有这样的本事,无论何时何地,永远风轻云淡、不动声色,性子沉稳得和他们家顾老爷子有的一拼,也难怪那么得老爷子喜爱了。

  顾启云却打定主意要逗逗他,顺便探探他的心思。

  笑着道:“表哥你在哪呢?”

  “去外地开了个交流会,刚回来,眼下在机场,你有事?”

  “没事,就周末嘛,问候你一下。”顾启云随意地说着,突然话锋一转道,“对了,你猜我和谁在一起呢?”

  “不猜。”晏少卿言简意赅。

  “我去。”顾启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说,这有没有人说过你不会聊天啊?”

  “……”晏少卿愣一下,想起姜衿了,慢条斯理道,“有。”

  “啊?”顾启云哪里想到他突然给出这么一个答案,好奇不已道,“谁啊!能当着你的面说出这种话来?”

  晏少卿静了一秒,“你没事我挂了。”

  他想给姜衿打个电话,约出来吃个饭也行。

  “别介啊!”顾启云知道他是个说一不二的,急声道,“我和小美女衿衿在一起呢。”

  “谁?”

  “衿衿啊。”顾启云挪揄道,“就姜市长那女儿嘛,别说你忘了啊。”

  他当然知道是姜衿。

  他只是意外,姜衿什么时候和顾启云这么亲密了。

  晏少卿换了一只手拿电话。

  顾启云仍旧眉飞色舞道:“你肯定不知道吧。那丫头是个挺有名气的武侠,今天在我们公司旗下一个商场楼下搞签售会呢?正巧遇见,我就邀请一起吃个午饭了。”

  “她人呢?”晏少卿蹙眉道。

  “洗手间去了。”顾启云继续道,“我发现这丫头越长越漂亮了,这不寻思着打个电话给你嘛。你要是对人家姑娘没意思,我可就准备追了……”

  顾启云话音未落,晏少卿突然道:“你追一个试试!”

  “我追……”

  顾启云愣一下,反问道:“诶,表哥啊,你这话什么意思?”

  电话里晏少卿静了两秒,沉声道:“她是我的人。”

  “这婚约不已经解除了么。”顾启云打着哈哈笑起来。

  “顾启云。”晏少卿连名带姓地叫他了。

  顾启云心里咯噔一声,紧接着,就听到他语调沉着地又来一句,“我们现在在交往,那丫头是我的人。”

  “交往?!”顾启云差点站起来。

  他座位斜对面,一直看着他的姜皓也差点站了起来。

  “对,交往。”晏少卿抬手腕看了一眼表,吩咐道:“我得先回家一趟,就不过来了,你吃完饭立刻送她回家。”

  “喂!”

  晏少卿已经挂了电话。

  顾启云郁闷不已,一抬眸,对上姜皓一双诧异的眸子。

  “顾大哥,你是在给晏哥哥打电话吗?”姜皓问。

  “这不挺明显?”顾启云耸耸肩,突然反应过来他也不知道,顿时笑起来,挑眉道,“你没听错,你姐姐在和他交往。”

  “……”姜皓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顾启云一只手捏着手机,在自己另一只手上拍呀拍,想想还觉得挺可乐,扭头看一眼赵钦,笑着道:“哎我说,姜衿这小丫头挺本事啊。不声不响就把我这表哥拿下了!”

  赵钦扑哧一笑,“要我说这有些姻缘天注定。三少和姜秀郎才女貌,挺般配的。”

  “话是没错。”

  顾启云正笑着,眼瞅着姜衿过来了。

  轻声咳了一嗓子,正色端坐着。

  服务生上了菜。

  姜衿才吃了没两口,就听到顾启云突然说,“衿衿呀,你对我那表哥,就晏少卿,有感情吗?”

  “啊?”姜衿看着他愣一下。

  古怪道:“顾大哥问这个做什么?”

  “不做什么。”顾启云笑着道,“这不最近瞧见他老相亲嘛。看见你突然想到,就随口问问。”

  “相亲?”姜衿脸色微变,停了筷子。

  边上的姜皓刚喝一口汤,差点被呛到,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对啊。大多是我妈,也就是他舅妈介绍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谈成的,你说他这已经

  说他这已经二十八了,还是那么个不温不火的性子,能不愁人么。”

  “哦。”姜衿显然心神不宁。

  姜皓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她脸色,又抬眸看了顾启云一眼。

  顾启云给了他一个眼神。

  姜皓只好闭嘴了。

  姜衿没说话,再吃什么都没味了。

  顾启云有意给自个表哥添点堵,直到送两人回了姜家,愣是没澄清。

  姜衿一路都没怎么说话。

  姜皓吃饱了昏昏欲睡。

  回到家,更是彻底将这个小插曲给忘了。

  ——

  没过一会,姜衿收拾东西去学校。

  六点多在导员办公室组织签到,完了便直接回宿舍。

  闷闷不乐。

  顾启云那几句话一直回荡在她耳边,以至于,她做什么都没劲。

  想打个电话给晏少卿吧。

  又迟迟不敢。

  主要怕。

  回到姜家见得多听得多了,她知道,联姻是这个圈子里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晏少卿也不反感的。

  要不然,为何一开始就答应了见姜晴一面呢?

  他除了顾及自己的心意之外,在选择伴侣这件事情上,还会一定程度地参考尊重家人的意见呢。

  为什么这样?

  哪怕不爱,也可以去见面,权衡?

  哪怕不爱,也可以去考虑两个人在一起的可能性。

  相亲了吗?

  应该去了吧?

  毕竟是舅妈介绍的,算得上长辈的一片好意了。

  那——

  和谁相亲呢?

  结果怎么样?

  这过程都做了什么事?

  有没有,哪怕一瞬间的欣赏和心动?

  她都十分介意。

  要是以前也许胡乱想想,伤心一下就过去。

  可眼下和晏少卿确定了关系,只想想,都觉得无比嫉妒和痛苦。

  无论晏少卿和谁相亲,结果如何,她都是绝对绝对、绝对绝对无法忍受的!

  她对晏少卿的占有欲,已经到了连她都觉得可怕的地步。

  她那么爱他啊。

  姜衿十分沉默,抱着胳膊趴在桌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慢慢地,泪水都涌了出来,打湿了她的薄衬衣。

  孟佳妩一进来就看见她了。

  家里有事,她事先请了假,来得晚了些。

  眼见其他人都不在,快步走到姜衿跟前去,重重地在她背上拍了一下。

  姜衿太忘我,吓了一大跳。

  神色仓皇地站起来,扭头看她。

  一脸泪水。

  “你这是怎么了?”孟佳妩也吓了一跳,诧异道,“谁欺负你了啊。”

  被朋友关心的感觉太久没有了。

  姜衿看着她,突然就脆弱起来,泪水大颗地往下掉。

  “说话啊!”孟佳妩没好气地推了她一下,“哭什么哭?到底哪个欺负你了?!”

  “没人欺负我。”姜衿抬手抹了一把泪。

  “没人欺负你这哭什么呢,神经病啊。”孟佳妩取下包扔**,拽了自己椅子坐在她边上,蹙眉想了一嗅,突然道,“被晏少卿甩了啊?”

  “你才被甩了呢。”姜衿倏然怒了。

  孟佳妩愣一下,突然就温柔了,小声试探道:“真被甩了啊。”

  “没有。”姜衿猛地扭头过来,“没有没有没有!我说你能不能盼人点好啊,你才被甩了呢。”

  “一没被甩,二没被欺负,那你哭个什么劲?!”孟佳妩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起身将自己椅子踢了回去,大义凛然道,“算了。看在你这么伤心的份上,我就不去找江卓宁了,带你出去吃饭,怎么样?”

  姜衿皱着鼻子看她一眼,“不媳。”

  “去你的啊。”孟佳妩简直被她气死了,上下打量她一眼,“我说你这脾气到底随了谁啊,这么难伺候,快赶上我祖宗了。”

  “你还伺候过你祖宗啊。”

  “……”孟佳妩被她噎了一下,咬牙道,“到底要不要我陪?”

  姜衿正想说话,口袋里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是晏少卿。

  她给晏少卿设置了单独的手机铃音。

  姜衿瓮声瓮气地“喂”了一声。

  晏少卿一愣,若有所思道:“你这……感冒了?”

  “嗯,一点点。”

  “人在哪呢?”晏少卿又问。

  “学校。”

  “那刚好。”晏少卿笑笑道,“我来你们这附近办点事,现在就在你们学校门口呢。”

  姜衿“哦”了一声。

  没下文了。

  晏少卿握着电话,敏感地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根本不像姜衿的性子啊。

  知道他过来,她总会兴奋激动的,迫不及待地就想出去见他才对。

  “怎么了?”晏少卿收回思绪,耐心询问道,“你状态不太对,遇到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姜衿依旧低落。

  晏少卿紧紧地蹙了眉,两个人都沉默了半晌,他突然道:“是不是顾启云那家伙在你跟前说了什么话?”

  姜衿又不吭声了。

  果然。

  晏少卿没好气地攥攥手,柔声道:“我就在校门口,你现在出来,有什么事我们见面说。”

  “嗯。”姜衿蚊子哼哼似的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

  孟佳妩正

  孟佳妩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姜衿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嘀咕道:“我先出去了。”

  孟佳妩突然叹了一声,睨着她,慢条斯理道:“要是江卓宁对我有这么一半好,我都知足了。”

  “那不一样。”

  “不都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嘛?”孟佳妩没好气地看着她,“你说是不是长成你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比较容易惹男人心疼啊?”

  “你才可怜兮兮。”姜衿没好气。

  “行了行了,擦把脸快去吧。”孟佳妩回到了自己位置上,拉开抽屉,找了唇彩出来,边抹边抱怨,“真是的。都耽误我去**江卓宁了。”

  “……”姜衿无语地看她一眼,出门了。

  眼睛有点肿,她在超市买了瓶冷藏的矿泉水,按着眼睛,往学校外面去。

  晏少卿又打过来一个电话。

  姜衿接通,小声唤了句,“晏哥哥。”

  哭过之后心情总是慢慢恢复了,她声音里带上一点依恋。

  晏少卿心情愉悦,柔声询问道:“到哪了?好一会也没见人。”

  他出差好几天,也就好几天没见到这小丫头,等待的时间分明和平时差不多,心里的焦急却只多不少,忍不住又打一个电话,声音里都带着笑。

  “已经到**坡了,我走的最近一条路,再有十多分钟吧。”姜衿道。

  “那好,一会见。”

  “一会见。”姜衿挂了电话。

  再抬眸,才突然发现周围有点太安静了。

  **坡是学生们给的称呼,顾名思义,就是学校情侣最爱来的一个小山丘。

  原本是某一历史名人衣冠冢所在地。

  学校为了纪念保护,专门留了大片面积出来,广植绿树。

  日积月累的,倒形成了一片极为茂密的小树林,方便了校内的年轻情侣们幽会见面。

  又是墓碑又是树林的,晚上还有点吓人。

  姜衿平时也很少走这条路,先前和晏少卿在校内逗留的时候,还开玩笑地说起了这个地方有过的闹鬼传闻,被晏少卿没好气地训了几句。

  想到鬼,姜衿突然就脊背发毛了。

  听到周围树影沙沙的声音,加快了脚步。

  不料——

  没走几步,边上就突然窜出来一个男人。

  姜衿吓了一大跳,“啊”一声惊呼后,定了定神。

  男人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看上去……不像学生。

  姜衿骤然警惕起来,后退道:“你是谁!”

  话音落地,又撞进后面一个男人怀里。

  “美女,来玩吧。”男人邪笑一声,突然一把抱紧了她。

  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突然起来,姜衿一脚踩在他脚上,侧身就往边上跑。

  树林里又钻出来一个人。

  三人围成一个圈,摸着下巴打量她,眼眸里闪着幽亮淫邪的光,像几天没吃饭的狼。

  姜衿还有什么不明白?

  缩着身子警惕地转着圈,伸手自口袋里掏手机。

  突然想到屏幕设置了密码锁。

  整个脸色都变了。

  紧紧地抿着唇,握着手机不说话了,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弯。

  她一个,男人三个。

  又是夜晚在这种地方,顺利逃开的几率太小了。

  怎么就贪图近一些,走了这条路。

  姜衿悔得肠子都青了。

  “还跑吗?”刚才被踩了一脚的男人冷哼一声,笑道,“忻娘长得不错,看上去还挺辣,哥哥喜欢。”

  “喜欢你妈b。”姜衿整张脸都烧着了,愤怒不已。

  “呦,嘴巴还挺厉害。”男人愣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三道笑声落在耳边,姜衿身子僵了僵。

  觉得恶心。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忍耐着不说话了。

  “别他妈浪费时间了。”其中一个男人话音落地,就朝着姜衿扑了过来。

  发出“啊”一声惨叫声。

  姜衿手里的手机砸在他左眼上,眼角顿时就流了血。

  “我草!”

  另外两个男人也大惊失色,眼见她作势要跑,直接扑上去抢了她手机。

  一个人从后面拦腰抱了,就往树林里拖。

  “放开我,救命!”姜衿挣脱不开,突然发出一声极尖利的喊声。

  另外一个男人一把捂了她的嘴。

  树林僻静处指不定有情侣呢,来了准坏事。

  这丫头片子够狠的。

  一个男人扭头看了眼那个眼睛受伤的,放下姜衿直接甩了一巴掌,咬牙道:“闭嘴,听到了没!你们这些大学生不最是在乎名声了吗?被人发现反正我们是无所谓的,就当花钱表演了。”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姜衿喘了一口气,勉强镇定下来,恶狠狠道,“欺负我你们就死定了。”

  “哈,就欺负你怎么了?”一个男人说话间就往她身上凑,姜衿突然抬脚,紧抿唇,直接踹了他下档。

  男人猝不及防,哀嚎一声,手捂着扑在她脚上。

  姜衿身子一扭就要起来。

  被最后一个男人直接扑倒在草丛里。

  一只手捂着她的嘴,一只腿压着她的腿,二号不说就开始扯裤子。

  姜衿这会才觉得怕了。

  双手抓上他的脸,激烈挣扎起来

  烈挣扎起来。

  “老实点。”男人怒火中烧,一巴掌又甩了过去。

  正要再说几句狠话,远处突然传来两道略显急促的脚步声。

  江卓宁看一眼四下张望的孟佳妩,没好气道:“人在哪呢?你故意的?大晚上骗我跑进来,要不要一点脸了。”

  “我真的听见了啊。”

  “那人呢?”江卓宁四下看了看,甩手道,“无聊。”

  “你别走,陪我再看看啊。”孟佳妩气急败坏。

  “要玩你自己玩,我没工夫陪你!”江卓宁冷淡地说了一句,大跨步就要离开。

  “江卓宁!”孟佳妩厉声一喊,等他扭头,整个人直接扑过去,坏笑着吻上他的唇。

  江卓宁猝不及防,被她一把推着,踉跄两步,直直靠到了一棵树干上。

  愤怒地正想发火,孟佳妩灵活的舌滑了进去,直接勾住了他的。

  这是第一次。

  两个人第一次发展到这种程度。

  又是在他没有丝毫防备的前提情况下。

  江卓宁简直气得要疯了。

  可——

  孟佳妩吻技非常高超,勾着他缠着他,像一团**灵活的火。

  他的舌尖都被烧着了。

  身子僵硬,两只手好像定住了一般,硬生生没有动作。

  “你也很喜欢,不是吗?”

  孟佳妩其实还有点怕他,快速地狠吻了两下,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退了出去,娇笑着反问。

  江卓宁一张脸黑得已经不能再黑了。

  半晌,一言不发,冷着脸推开她就往外面走。

  “哎!”

  孟佳妩连忙追上去。

  很快,两个人越走越远了。

  “妈的,真骚。”死命捂着姜衿嘴巴的男人往边上吐了一口,勾唇道,“老子这一身邪火都被她勾起来了。”

  “唔。”姜衿两只脚胡乱地蹭着地,发出极轻一声呜咽。

  她被捂得差点没气了。

  一直都抿着唇,艰难地保持着清醒。

  耳听着孟佳妩和江卓宁越来越远,又气又急,眼泪都流了出来。

  正委屈,一道尖锐的响声突然划破了寂静。

  是她的手机铃声。

  晏少卿等半天没见人,又打了一个电话。

  孟佳妩先前在宿舍听到这铃音,自然敏感,远远地就住了步子。

  猛推了江卓宁一把,咬牙道:“姜衿的手机。”

  转身飞快地重新进了树林。

  江卓宁很快也听清了。

  脸色一变,哪里还顾得上和孟佳妩生气,跟着她一道往树林里跑,没一会,两个人在草丛里找到了姜衿的手机。

  上面还沾着一点血。

  “就是姜衿的手机。”孟佳妩看一眼来电,直接接通,“喂”了一声。

  晏少卿一愣,“你是哪位?我找姜衿。”

  “姜衿出事了。”孟佳妩直接道,“手机落在了我们学校李恒墓边上的树林里。”

  晏少卿没说两句话,让她原地等着,直接挂了电话。

  孟佳妩深呼吸了一口,四下胡乱看着,有点六神无主了。

  江卓宁看见月光下她焦急的脸。

  有点意外。

  要是他没记错,这两人一向不对盘的。

  眼下这情况,她倒是一副担心得不得了的样子。

  也不像作假。

  江卓宁心里微微触动,别开脸冷静道:“你别紧张,她失踪应该没有多久,我们分头找找。”

  话音落地,自己又蹙了眉。

  直接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辅导员,沉着开口道:“……对,就在李恒墓这边树林里。我和七班的孟佳妩一起,正找她,麻烦您通知学校保卫处,赶紧派人过来。”

  江卓宁挂了电话。

  抬眸对上孟佳妩过分痴缠的目光。

  神色一愣。

  “你打电话的样子真帅。”孟佳妩突然道。

  “花痴。”江卓宁没好气嗤一声,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很快就有人来了,我们先分头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嗯。”孟佳妩点点头,也拿了自己手机,循着亮光找起来。

  手机上有血,事情自然非同小可。

  江卓宁蹙着眉,耐心地找寻着血迹。

  很快,就靠近几个男人藏身的地方了。

  “妈的,怎么办。”看一眼已经晕过去的姜衿,一个男人小声道。

  “先解决了这个小白脸。”为首的男人恶狠狠道。

  话音落地,一道亮光突然打在脸上。

  江卓宁声音冷冽道:“谁在那!”

  “你爷爷!”男人怒骂一声,飞快地蹿出去,直接和他扭作一团。

  这动静自然惊动了孟佳妩。

  飞快地朝着两人的方向跑来了。

  江卓宁一侧身就看见又出来两个男人,简直被孟佳妩的举动气疯了,朝男人挥出一拳,厉声道:“孟佳妩,你给我出去!站外面等人。”

  “我不要。”孟佳妩话音落地,捡起边上一段枯枝,朝着到她跟前的男人胡乱地挥了过去。

  江卓宁一对三,别说一不小心挂了,脸上带点伤她也心疼啊。

  多可惜的。

  反正已经打电话叫人了,她跟着,能拖一会是一会。

  余光瞥见她一脸凶相。

  江卓宁觉得自己真是倒八辈子霉了。

  摊上这么一个人。

  脸上挨了一拳,到底不敢懈怠,和男人缠斗起来。

  他从嗅持锻炼,身体素质也不错,不远处躺着昏迷不醒的姜衿,边上又带着一个胡搅蛮缠的孟佳妩,自然不敢掉以轻心,下手非常狠。

  晏少卿最先赶到,老远就听见打斗痛呼声。

  快走几步进了树林,眼看着一个男人抽了孟佳妩手里的枯枝朝她扑过去。

  想也没想,直接上前飞起一脚,将男人踹出了几米远。

  孟佳妩顿时就呆了。

  这男人的战斗力,未免也太彪悍了一些。

  她还没回过神来,晏少卿又紧走两步,一手扣在正扑过来的男人头顶上,屈膝提腿,将他同样踹了出去。

  男人发出极其痛苦一声惨叫声。

  江卓宁和最后一个男人都停了下来。

  江卓宁脸上挂了彩,到底也舒了一口气。

  另外的男人明显回过神来,自己两个哥们也不管了,转身就要跑。

  晏少卿一脚踹在他脊背上。

  男人“啊”一声,直直朝前面飞了出去。

  晏少卿上前两步,一脚踩在他后脑勺上,重重研磨两下,男人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晏少卿这才停下。

  伸手将颈间的领带扯松了一些。

  目光搜寻一下,看见了不远处树丛后仰面躺着的姜衿。

  江卓宁连忙弯腰捡了自己手机。

  树林里有了亮光。

  晏少卿却走在他前面遮住了手机手电筒的那些亮光,边走边脱衣服,抬腿跨过几节枯枝,用西装外套裹了姜衿,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

  转身站直了,江卓宁便看清了他的脸。

  神色明显一愣。

  眼前只穿着衬衫西裤的男人比他还高些,非常挺拔清俊,此刻脸上带着克制的怒意,便显得冷峻迫人。

  下意识的,江卓宁手势低了些。

  避免手机的亮光照到他的脸。

  心情很复杂,有股子难以言喻的失落感。

  这个男人成熟沉稳,显露锋芒,便有股让他自惭形秽的果决气势。

  难怪了。

  新传院这么多男人,姜衿一个都不曾看上眼。

  目光都不曾为任何人停驻一秒。

  就连先前军训教官,明显对她偏爱的,也不曾让她流露出丝毫的孺慕之情。

  见过最好的,那些相对不错的,都会直接落了下乘。

  江卓宁心神百转,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孟佳妩去而复返,领着辅导员张磊和保卫处三四个保安,到了几人面前。

  看一眼地上躺着的三个男人,又看一眼晏少卿怀里的姜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开口道:“幸好没事。”

  “没事?”晏少卿比他高许多,垂眸睨着他,突然冷笑道,“学生在校园里遭受意外,差点受辱,这叫没事?云京大学号称国内最高学府,就是这样为学生的安全负责吗?”

  他神色非同一般的冷峻,面上含着讥诮,语调更是冷硬锐利,毫不客气地质问,非常给人压力。

  张磊愣一下,哑口无言了。

  ------题外话------

  来着大姨妈,勤劳的阿锦还是早上六点就起来码字了。

  这一章有33点哦,马上一万一千字,稍微迟了几分钟,还是值得表扬对不对。

  ,嗷呜!

  晏哥哥发怒了,后果灰常灰常地可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87:英雄救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