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为她做主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赶来的几个保安也有点尴尬。

  边上——

  眼看情形不对,一个男人踉跄着爬起来就想跑。

  晏少卿直接侧踢出一脚。

  正中男人腿弯,男人“啊”一声惨叫,彻底跪倒在地,抱着腿哀嚎起来。

  晏少卿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张磊,淡淡发话道:“这件事怎么处置,学校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张磊还没从他精准狠辣的那个动作里回过神来,一时间有点紧张了,讪笑道:“这是当然。姜衿在学校里表现非常优秀,又是班干部,遇到这种事我也痛心疾首,一定好好处置,您是?”

  晏少卿看上去太年轻了,一副家长口气,难不成是……哥哥?

  张磊仔细打量他两眼,心里咯噔一声。

  开学不久,每个学生的个人信息他也稍微留意了一下。

  姜衿的父亲那一行赫然是两个字:姜煜。

  姜煜是谁啊?

  那是云京市市长,为人儒雅可亲,一向颇得市民爱戴。

  他几次想开口问问姜衿,最后都作罢了。

  毕竟——

  姜衿没说,显然也没想着因为自己的家庭在班上搞什么特殊化,他也就索性当做不知道。

  可眼下看见这人,却直接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学校这一块没几个路灯,他也就能借着月光和保安手里的手电筒亮光隐约看清楚晏少卿,只觉得贵不可言。

  清俊挺拔、修长优雅、沉稳冷厉。

  这样的年轻男人,气质相貌都分外出挑,自然有不俗家室。

  张磊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

  客客气气地看着晏少卿,等着他开口。

  晏少卿的确开口了。

  神色清冷淡漠,语调微沉道:“我是她男朋友。”

  “啊!”

  张磊没忍住诧异出声,再反应过来,整个人的脸色都非常古怪精彩了。

  男朋友?

  既然是男朋友,怎么就让他有一种面对学生家长的压力?

  男朋友看见辅导员不都该客客气气的吗?

  这人一句“我是她男朋友,”听起来分明好像“我是她爸”一样,简直理直气壮得过分了。

  张磊心情非常复杂。

  半晌,回过神来笑着道:“这……这位……”

  “我姓晏,河清海晏的晏。”

  “哦,晏先生。”张磊往后退一步,让他抱着姜衿从草丛里走出来,赔笑道,“您放心,这件事学校一定会严肃处理。我的意思咱们先去办公室,姜衿同学的情况也得先检查一下,呀,这会医务室老师已经下班了。江卓宁……”

  他话音未落,晏少卿已经淡声道:“不必找医生了,我就是医生。”

  “那真是太好了。”张磊说话间扭头朝几个保安道,“带着那三个,先去我办公室。”

  晏少卿住了步子,扭头看他一眼,“不用了。”

  “诶?”

  “直接带我去保卫科。”

  “这,”张磊神色变了变,紧走两步在他边上,回话道,“眼下快九点了,保卫科领导都下班了。您放心,这事情我一定上报,让校方严肃处理。”

  张磊说着话,伸手在自己额头按了按,有点焦灼。

  晏少卿又住了步子,神色冷淡地看他一眼,“您是辅导员?”

  “是,我是新传院辅导员。”张磊以为好歹说服了他,连忙应了一声。

  “辅导员不行。”晏少卿看他一眼,重新迈开步子,边走边道,“我要见院系主任、保卫科科长、教导处主任,一小时之内。”

  “……”张磊狠狠愣一下,欲哭无泪,“眼下这时间,领导们的确下班了。”

  “那就请校长。”晏少卿语带薄怒,“汪校长出了名的爱护学生,不会连这点时间都没有。”

  “哎!”张磊听着他说话,简直快哭了,忙不迭道,“校长他日理万机,这事情我们还是别惊动他了……”

  “不惊动?”晏少卿猛地又住了步子,声音冷硬,“学校里出现这么恶劣的刑事案件,我不惊动他惊动谁,别说下班,就是睡着了,他今天也该从被窝里爬起来。”

  几人已经走出了小树林。

  晏少卿整个人站在了暖黄的路灯下。

  张磊看清了他神色,为难半晌,半句话也不敢劝了。

  云京大学是国内最好的文科学府。

  这样的事情一旦曝光,无疑是极大的污点,整个学校的名誉都因此受损。

  姜衿的身份又——

  突然想到这一遭,张磊哪里还敢再犹豫,连忙掏出手机,到了边上去给院领导打电话。

  晏少卿站在路灯下,垂眸看了姜衿一眼。

  姜衿头发凌乱,上面还挂了几根松针,两边脸颊都红肿不堪,指印非常明显,脖子上也是,掐痕交错,此刻紧闭着双眼,睫毛轻颤,泪痕都尚未消退。

  更别提他外套下裹着的其他部位了。

  这丫头体质敏感,他平时握一下都不敢出大力。

  眼下却被几个小流氓这么欺负。

  晏少卿脸色阴沉,侧头看一眼被保安和江卓宁扣着双手的三个人,垂了眼帘。

  暂时没说话。

  只抱着姜衿的双臂微微收紧,衬衫里,肌肉紧绷。

  张磊连着打了几个电话,越发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回来时额头上都带了薄汗,越发客气道:“晏先生见谅。这事情是我想的过于简单了。我现在就带您去保卫科,先等等,校领导马上就到。”

  晏少卿垂眸看着他,脸色稍微缓和些,点了一下头。

  张磊松了一口气,连忙前面带路。

  几个保安扭着三个男人紧跟着,江卓宁和孟佳妩一左一右,防止几人耍花样逃跑。

  北方的秋天冷。

  到了夜里,校园里闲逛的学生自然少。

  一行人走得快,很快到了保卫科。

  张磊走在前面,让保安收拾了值班室里面,请了晏少卿进去。

  晏少卿弯腰把姜衿放在床上。

  自己坐在床边。

  一伸手,拿下了裹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

  从上往下,仔细查看。

  姜衿穿一件浅青色薄衬衣,几粒扣子都被扯得不见了踪影,破布一样挂在肩膀上,里面黑色的吊带背心皱皱巴巴,沾了土,再里面内衣还完好,没有松散。

  他舒了一口气,目光又往下。

  姜衿的牛仔裤皮带被解开,扣子在,拉链开了半截,她一只手还扣在那个地方。

  晏少卿伸手过去,握紧她那只手,一下一下地摩挲着她僵硬的手指,眼见她放松,才动手帮她拉好了拉链,扣上皮带。

  也没有弄醒她,侧身坐在床边陪着。

  保卫科外面——

  张磊来回踱步,心急如焚地等着校领导。

  边上江卓宁和孟佳妩并排站着,不好进去,也没法离开,都很安静。

  张磊一侧头就看见两人。

  住了步子。

  到了江卓宁跟前,上下打量着他,语调古怪道:“这次也算多亏了你们两个,要不是你们恰好进去约会,姜衿这事情可当真没法收场了。”

  江卓宁唇角抽动两下,没吭声。

  孟佳妩余光瞥了他一眼,闷声道:“导员您说什么呢?我们没约会,就恰好路过。”

  “路过?”张磊气乐了,“路过一下,江卓宁这嘴角都蹭了唇彩了。”

  当他眼瞎吗?

  这两人一场恋爱闹得满校风雨,眼下倒好玩了。

  江卓宁不吭声,一向最爱惹事的孟佳妩反倒开始遮掩了。

  张磊好整以暇地看着孟佳妩。

  孟佳妩罕见地忸怩了,偏头瞅了江卓宁一眼,支吾道:“那啥,他就是……”

  “你闭嘴。”江卓宁没好气斥了一声。

  孟佳妩愣一下,神色定定地看着他,突然抿唇不说话了。

  张磊意外极了,一扭头,进了保卫科。

  孟佳妩目送他进门,彻底放松下来,看了江卓宁一眼,突然踮脚凑近他耳朵,呵气如兰道:“你耳根子都红了。”

  “还不是因为你?!”

  “哦,”孟佳妩看着他,心情突然非常愉悦,打商量道,“那我以后接吻之前不涂唇彩了?”

  “随你的便。”江卓宁话音出口,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

  什么叫随她便?

  他什么时候同意和她接吻了?!

  简直了!

  他一定是被这人给气疯了,眼下说话都不经过大脑了。

  江卓宁胡乱想想,余光瞅见她,头更疼了,面色冷淡地站得远了点。

  孟佳妩也不生气,兀自站着,哼起歌来。

  声音婉转,好像蕴含了无限柔情,还非常好听。

  江卓宁下意识就听了。

  十分意外,忍不住抬眸看了她一眼。

  孟佳妩哼的不算流行歌曲,而是很老一首情歌,。

  ——

  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

  女儿美不美

  女儿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富贵

  怕什么戒律清规

  只愿天长地久

  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

  小时候他们家楼下的阿姨特别喜欢,时常循环播放那首歌,听的次数多了,他连每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江卓宁看着她,微微恍神。

  不得不承认,孟佳妩算得上顶漂亮那种女生。

  美艳张扬,和姜衿截然不同。

  和他以往认识的任何一个女生,也是截然不同的。

  这样的女生,整个云京大学也没有第二个。

  事实上——

  他所有过往和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也不会再有第二个这样的女生了。

  只可惜——

  眼下,他还是下意识排斥抗拒她,孟佳妩那一点点的好,并不足以抹掉她带给他的烦恼和抑郁。

  江卓宁僵着脸收回视线。

  ——

  十点左右。

  新传院院长、校保卫科科长、教导主任都来了。

  前段时间,京郊航空旅游学院大一新生在校外被*的事情闹得很大,眼下差不多过去两个月,整个事件的影响力才算完全消退了下去。

  却整得那边学校领导够呛,家长和学生都对学校安全管理问题产生了怀疑。

  这次在云京大学校内,事件恶劣程度有增无减。

  事关学校声誉,他们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尤其——

  张磊电话里提到了姜衿的身份问题。

  可能是市长女儿。

  这还了得?!

  云京是华夏首都,能稳坐市长位子,更是不易。

  他们眼下这位姜市长就是个中翘首。

  行政处事一向低调沉稳,甚至说得上中庸,可眼下已经连任到第二届了。

  华夏政局这几年略微动荡些,县、市、省,各级领导调动都非常频繁,能安安稳稳度过五年一届任期的都极少,更别提稳妥连任了,简直算的上奇迹。

  姜市长就偏偏做到了。

  单凭这一点,也是个不容小觑的主。

  最起码说明他行得正,拎得清,于公于私都能权衡各方利益,也挑不出毛病。

  不作为,还能落一个儒雅亲和的好名声。

  可——

  看上去再亲和,平素再低调,私生活再隐秘,那也是市长啊。

  一个不高兴,就能影响了他们大好前途。

  几位领导一路上丝毫没耽误,也正像晏少卿要求的那样,一小时之内,齐齐到了。

  保卫处值班室很少这么热闹。

  几人穿着齐整,俱是西装革履,一进门,空间顿时都逼仄了。

  校长汪振国最后到,垂眸看一眼墙角蹲着的三个男人。

  保卫科科长连忙上前,小声报备道:“已经核实身份了,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校外三个小混混。”

  汪校长松一口气,沉声道:“出事的学生呢?情况怎么样?”

  “里面呢。”张磊平素也没那么多机会见到校长,此刻还有点紧张,伸手指了指值班室里面。

  汪校长上前一步,在玻璃窗外看了一眼。

  神色一愣。

  伸手在自己额头上按了按,转身道:“他怎么在里面?”

  “谁?”

  “床边那男人。”汪校长蹙眉看着张磊,话问出口,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云京大学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高级学府,校长的职位其实非比寻常,相当于副部级干部,汪振国出身书香世家,一向专心搞教育,为人也算亲和低调,没有架子,不怎么热络于人际交往,和政界官员基本没什么私交。

  却认得晏少卿。

  确切地说,他父亲和晏家老爷子有点交情往来。

  晏老爷子书房里悬挂的那幅字画正是出自他家老爷子之手。

  年初,他家老爷子脑梗塞住院,他时常过去,自然在医院里见过晏少卿几次。

  同时——

  他对晏家在各界的关系网有一点了解。

  不算深,却也知道在背后扶持姜煜的就是晏老爷子。

  这样一想——

  也就基本确定姜衿的身份了。

  相应的,对这次事情也越发重视了起来。

  张磊就站在他边上,眼见他脸色阴沉,微微疑惑,低声解释道:“咳,说是姜衿她男朋友。”

  “男朋友?”

  汪校长诧异地反问一句,晏少卿拉开里面门出来了。

  第一眼看见他,问候道:“汪叔。”

  态度实在算不上热情。

  汪校长也不介意,笑着道:“这事情我已经大体清楚了,你放心,一定严肃处理,不会委屈了姜衿同学。”

  “嗯。”晏少卿站在一侧,淡淡应了一声,目光落在墙角的三个男人身上。

  保卫科科长递了一根烟给他。

  “抱歉,我不抽烟。”晏少卿抬左手挡了一下。

  面无表情站在原地,疏离冷淡,也不说话,一副就等着学校处理事情的样子。

  保卫科科长有点尴尬了。

  只觉得这年轻人实在不识趣。

  可——

  眼看校长都客气地回着话,又实在不敢表露丝毫不满。

  略微沉吟一下,再次开口道:“已经核实过了,这三个人都不是我们本校学生,外面的流氓混混,混进学校也实在可恶至极,你放心,校长已经说了严肃处理,等明天一早,我就将他们扭送派出所。”

  晏少卿看他一眼,微微蹙眉道:“明天一早?您这意思现在还没有报案?”

  “这……”保卫科科长勉强笑了一下。

  “呵。”晏少卿冷笑起来,“我觉得这事情非常清楚,比照规定,强奸未遂,情节严重、性质恶劣,最少也得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您这是在犹豫什么呢?”

  “您看这……”保卫科科长侧头看一眼教导主任,犹豫道,“这姜衿同学也没有受到太大伤害。您看这事情……那报了案到底对学校影响不好。”

  “没受到太大伤害?”晏少卿紧紧拧眉,“您觉得多大伤害才算大?强j既遂?还是受害人死亡?至于学校名誉问题……”

  晏少卿笑了一下,“很抱歉,那些不在我关心范围之内。”

  保卫科科长神色讪讪,又看一眼校长,不吭声了。

  “我时间有限。”晏少卿抬手腕看一眼表,又道,“留在这不是和你们商量处置策略的,是在等校方尽快给一个令我满意的处置结果。实在不行,这三人我会直接带走。”

  “您别激动,”教导处主任眼见校长不便发话,连忙道,“报警,我们立刻报警。就……这事情闹大了对姜衿同学的名誉也不好,希望您慎重些,我们协商低调处理,肯定也最大程度地让您满意了。”

  晏少卿看他一眼,点头道:“报警吧。”

  教导主任抬眸看一眼汪校长,给保卫科科长递了个眼色。

  后者忙不迭出去打电话了。

  晏少卿收回视线,抬步到了一侧角落。

  居高临下地立在了三人面前。

  伸脚出去,用鞋尖勾起了最边上一个男人下巴,迫使他仰起头来。

  他穿着锃亮的黑色皮鞋,尖端略硬,抵着男人的喉结,便令人极端不舒服。

  尤其一站一蹲,身高的极大差距已经非常令人耻辱。

  那个男人也就二十多岁,正是年轻气盛,如何能接受这般屈辱如蝼蚁般的姿态,眼眸里狠戾的亮光一闪而过,突然扯着他的腿扑了起来。

  晏少卿小腿一勾,提膝直接撞上他鼻梁,趁着男人“啊”一声抱头下蹲之际,斜踢出一脚正中他后脑勺,男人“咚”一声,晕头转向地跪趴在地上。

  一切只在几秒之间,众人回过神来——

  晏少卿用鞋尖将男人的侧脸翻了出来,毫不客气地踩了上去。

  以脚尖为圆心,在他脸上重重研磨了两下。

  俯身冷笑道:“还来吗?”

  “咳咳!”男人这下哪里还有一点侥幸心理,口鼻在他脚底艰难地呼吸着,喘气道,“不来了,大哥您脚下留情。”

  他也是好斗的人。

  可活了这么些人,还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打架的。

  收拾人就靠一条腿。

  从头到尾连拳头都根本不用一下。

  太他妈欺负人了。

  男人愤愤地想着,又听到晏少卿低低一句,“进去以后再求饶不迟。”

  他猛地抬头,就撞上晏少卿冷若幽潭一双深黑眸子。

  让他一颗心倏然提了起来。

  面露犹豫。

  这表情变化很快,晏少卿还是注意到了。

  神色微愣,垂眸仔细地打量他一眼,突然道:“你们认识里面那女孩?”

  “不,不认识不认识。”

  他脚下的男人没说话呢,身后两个突然就极力否认起来。

  “为什么盯上她?”

  “这……”

  三个男人目光闪躲了起来。

  有点怕了。

  他们就拿钱办事而已,眼下事情都办砸了,别说钱,这指不定就得进局子蹲个三年五载的。

  到底要怎么办?

  晏少卿脚下的男人在他们三个里面还偏大一些,飞快地思索起来。

  脸上承受的痛苦越来越大了。

  晏少卿似乎将全部重量都加诸在那一只脚上,俯身紧盯着他,又道:“我就再问一次,为什么盯上她?”

  “我们……”

  “说实话!”

  晏少卿音调提高一度,踩着他脸颊的那只脚突然就到了脖颈上。

  坚硬的皮鞋尖似乎就抵在他喉咙口。

  他只需轻轻用力,就能将他颈下的皮肤穿透了。

  这阵势看在其他人眼里也着实有点惨。

  晏少卿身后一个男人连忙道:“我们是受人指使的,不是本意,真不是本意。”

  室内静了一秒。

  晏少卿收了动作,转身站直了。

  居高临下地睨着他。

  说话的男人先前挨了他几脚,想起来都痛,忙不迭道:“具体的我们也不清楚,好像是最近时常光顾我们酒吧的一位小姐,和我们李哥玩得很好。”

  “小姐?”室内几个人齐齐一愣。

  “好像叫什么晴来着,”男人蹙眉想想,突然道,“对了吗,姓姜的,和里面那位同学一个姓,我们李哥好像还打趣过,说是那小妞还和咱们市长一个……一个姓呢……”

  眼见室内几个人脸色大变,男人说话的声音都慢慢低了下去。

  晏少卿脸色也变了,眸光阴沉地审视着他。

  半晌没吭声。

  这事情可真是峰回路转了。

  学校里几个领导都愣了,面面相觑。

  好一会,教导主任小声朝汪校长道:“那个姜晴好像也是我们学校的,各方面都很优秀,还是个言情小说作家。”

  最主要的,那个的的确确也是姜市长的女儿呀。

  学校领导基本上都知道。

  后面这话他当然没有说出来,反正他不说,校长也一清二楚。

  汪校长沉思一小会,抬眸看向晏少卿,迟疑道:“牵扯到旁的人这事情就复杂了,尤其这人还是……”

  他停顿一小下,未说明,等着晏少卿反应。

  且不说里面这个姜衿和姜市长是什么关系,那个姜晴可的确是姜市长的女儿,晏少卿性子沉稳内敛,处事却一向果决独断,自然不是傻子,能明白他的意思。

  牵扯到市长家事,当然不是简单的社会闲散人员犯罪了。

  也不能就说他们学校安全管理方面有问题。

  这种蓄意收买他人在校内犯罪的,自然要直接去找罪魁祸首才恰当。

  教导主任等人都明显松了一口气。

  回过神来,齐齐看着晏少卿,等着他妥协私下处理。

  事情出乎意料,晏少卿好一会回过神来,目光往玻璃窗里面看了一眼,声音冷淡道:“教唆他人强j,同样以强j罪论处。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的强j未遂案件量刑一般也三年往上了。贵校的姜晴同学既已等同于犯罪嫌疑人,我希望警方调查取证后,给予她开除学籍处分。”

  “……”

  许是他的反应太出乎意料,室内几个人一时间诧异地说不出话来。

  面面相觑。

  彻底地安静了下来。

  晏少卿蹙眉回想了一下,抬眸朝汪校长道:“姜晴应该是文学院大四学生,汪叔,您觉得有没有必要通知一下学院辅导员,一会警方录完口供之后,我们一起去学校宿舍走一趟。”

  这意思,立刻马上就得要个结果出来?

  几个校领导互相对看一眼,脸色不能更难看了。

  汪校长正要说话,耳边传来怯怯一声,“晏哥哥。”

  姜衿醒了。

  不知什么时候立在门口,抿唇看着一众人。

  身上还披着晏少卿的黑色西装外套。

  脸肿着,有点狼狈。

  晏少卿距离她最远,快步走过去,伸手扶着她肩膀,俯身柔声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特别不舒服?”

  他先前替姜衿稍微检查了一下,确定她只是呼吸不畅暂时晕了过去,并无大碍。

  心疼怜惜,倒也没有刻意弄醒她。

  眼下却仍是有点不放心。

  姜衿看着他,神色怔怔地摇摇头。

  “先进去。”晏少卿扶着她的肩膀推进去,扭头朝众人道,“我的意见已经表述得非常清楚了,没有转圜余地。校方若能配合,我担保不会让事态扩大化。”

  汪校长实在无奈了,看着他点点头。

  “辛苦您等一下警方人员。”晏少卿脸色缓和了。

  “应该的。”事情既已应下,汪校长也没再犹豫迟疑了,直接表了态。

  晏少卿客气地点点头,侧身进了里面。

  姜衿没躺回去,站着看他,神色怔怔,有点呆。

  “怎么了这是?”晏少卿伸手在她额头上碰了碰,确定她没有发烧受凉,又摸摸她脸蛋,柔声道,“是不是疼?稍等一会,见过警方之后再处理一下伤。”

  “晏哥哥。”姜衿声音小小地唤了他一声。

  “嗯?”

  “是……姜晴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晏少卿避重就轻。

  “你……”姜衿微微蹙着眉,好似有点困扰,迟疑道,“你报警了?还要让学校开除她?”

  “这些都是最根本的。”晏少卿以为她心软想求情,声音淡淡。

  “可是,”姜衿伸手揉了揉有点疼的脑袋,抿唇道,“先前你不是都答应和她见面了吗?你就这样……这样做,不会觉得不忍心之类的吗?”

  “那又如何?”晏少卿扶着她肩膀坐下,看着她脸色,安抚道,“别胡思乱想了,我没什么不忍心。觉得不舒服了就先躺着,其他事交给我。”

  “……”姜衿看他良久,小声道,“我想靠在你怀里。”

  晏少卿睨她一眼,忍不住低低笑一声。

  弯腰坐在床边,抬手在自己腿面轻拍了一下,柔声道:“过来吧。”

  姜衿站起身,窝到了他的怀里去。

  也不说话,非常乖。

  事实上——

  她的确有点被吓到了。

  可能是安逸的日子过得太久了吧,她忘了先前姜晴欲毁她清白那件事。

  眼下再发生一次,还是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想起来都让她觉得脊背发凉。

  尤其——

  差一点,那些人都可能得手了。

  如果不是孟佳妩和江卓宁也进了小树林。

  如果不是她的手机突然响,他们两人折回来。

  如果没有晏少卿。

  那么——

  很可能她现在已经被折辱践踏了。

  多狠啊!

  姜衿胡乱想想,忍不住往晏少卿怀里缩了一下,小声道:“你见到我那两个同学了吗?”

  “还在外面。”晏少卿淡声道。

  “……”姜衿一愣,抬起他手腕看了眼时间,诧异道,“都快十一点了。”

  “一会警察来……”

  他话音未落,外面传来几句洪亮的说话声。

  说警察,警察就到了。

  晏少卿替姜衿裹了裹外套,带她出去。

  ——

  将近十二点,警察完成了取证工作。

  采了孟佳妩、江卓宁和张磊的证词,顺带在其他人口中了解了一下情况。

  预备先带三个男人回派出所了。

  汪校长看一眼面色冷淡的晏少卿,走到边上和一个警察声音低低地说了几句话。

  警察明显愣一下,抬眸看了姜衿一眼。

  有点头疼了。

  到了晏少卿跟前,好言商量道:“这事情我们大致了解清楚了,证据也十分充足,您放心,一定妥善处理。只眼下时间晚了,去找那个李哥需要时间,姜晴同学也不在学校……我的意思是,带这三个人先回去,确定口供无误后,再对嫌疑人申请刑拘,您觉得怎么样?”

  “是啊是啊,”赶来的文学院辅导员也连忙表态道,“姜晴她们已经大四了,不在学校很正常。眼下也的确是没在宿舍,她表现还一向挺好的……”

  “她在校表现如何我不关心。”晏少卿直接打断辅导员说话,朝汪校长道,“这件事我的态度不会变,案件尘埃落定后,校方必须给予她开除学籍处分。”

  “当然,这个当然。”汪校长直接表态,“这样的学生我们校方绝不姑息。”

  晏少卿看了几个警察一眼,点点头,“那今天先到这,我留个电话,案件进展情况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没问题,您放心,放心。”警察大半夜出动也是不容易,忙不迭道。

  想到这受害人和嫌疑人都有特殊身份,简直头都大了。

  主动存了晏少卿的电话。

  ——

  目送警察带人离去。

  学校几个领导也算松了一口气。

  张磊亲自送孟佳妩和江卓宁回宿舍了。

  汪校长和剩下几人看一眼晏少卿,试探道:“这都过了十二点了,姜衿同学……”

  姜衿看了校长一眼,抱着晏少卿的胳膊不说话。

  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淡声道:“她受了惊吓,需要请假两天休息养伤。我先送她回家。”

  回姜家?

  汪校长狠狠愣一下。

  这意思,还是要立刻将事情捅到姜市长跟前去?

  事发突然,张磊又顾忌着姜衿的身份和学校名誉,几个领导也是想尽量将事情压下去,眼看晏少卿正好在,到现在也还没有惊动姜衿家长呢。

  这人!

  刚才答应下明天再继续处理事情,他还以为事情有点转机呢。

  怎么心肠就这么硬?!

  要知道——

  那个可能犯罪的,分明是姜衿的姐姐。

  一个姑娘家,各方面条件还非常优越,正是大好年华,去监狱里待个三年五载还了得?

  这些话,汪校长当然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看着晏少卿冷峻的侧脸,点头应和道:“应该的。”

  “嗯,那就先走一步了。”

  晏少卿伸手揽了姜衿,直接离开几人视线。

  半天没吭声的保卫科科长和教导处主任都有点心里发虚,齐齐看向校长,道:“汪校长,您看这事……”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尽量让他满意了。”

  “可……姜晴在校表现一向优异,学院预备保送本校研究生的……”文学院辅导员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蹙眉道,“怎么可能自毁前程做下这种事?”

  “你问我我问谁。”汪校长没好气看她一眼,“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能低调处理已经是最好。依我看这牢狱之灾姜晴也是避免不了,保送研究生的事情考虑其他同学吧。”

  “是。”辅导员只得应声。

  “时间晚了,都回去休息,这事情明天再看。”

  汪校长发了话,也懒得回家了,直接转身,去自己办公室休息。

  与此同时——

  晏少卿已经带着姜衿上了车。

  侧身替她系好安全带,就要发动。

  “晏哥哥,”姜衿看他一眼,询问道,“我们是回去依云首府吗?”

  “不,”晏少卿踩了油门,头也不回道,“去你家。”

  “现在?”

  已经十二点多了。

  “就现在。”晏少卿冷淡道,“不该让你爸妈看看,他们养了多本事一女儿吗?”

  “……”

  姜衿察觉到他压抑的怒气,不说话了。

  心里暖暖的。

  好像是第一次,出了事,不需要她自己为自己出头打算。

  她什么也不用做,甚至连一句话都不用说,就有人全盘接手,帮她处理得妥妥当当。

  还是这样光明磊落的方式。

  所有人都得看他脸色,以他的意见为先。

  而他,以她为先。

  这样的感觉,真是从未有过。

  姜衿看着车窗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也不说话了。

  就这样在他身边,哪怕她脸上还带着伤,都觉得无比安心。

  ——

  深秋的夜晚很安静。

  城市里依旧霓虹闪烁,路上却已经没几个人。

  车也少。

  凌晨两点,两个人到了姜家。

  晏少卿停车的时候就直接给姜煜打了电话,吵醒了他和楚玉英。

  等他和姜衿进去,姜煜和楚玉英已经下楼了。

  大厅显得空旷。

  灯光刺眼。

  抬眸瞧见晏少卿和姜衿一起进来,楚玉英的眼睛都直了。

  神色间喜悦大约惊讶。

  哪里还有什么睡意?

  也不去想这两人半夜回来是几个意思,笑着去泡茶了。

  姜煜面色如常,心里的一丝不悦也丝毫没有表现出来,邀请晏少卿在沙发上坐下了。

  抬眸看一眼姜衿,神色微愣,话锋一转道:“你这脸怎么伤着了?”

  “她在学校被欺负了。”晏少卿淡声道,“三个社会混混企图轮j她,不巧被两个学生给发现了。”

  “什么!”姜煜大惊。

  楚玉英端来的茶水还没放下,泼了一手。

  晏少卿抬眸看一眼两人,唇角划开极淡一抹冷笑,慢慢道:“姜叔叔教养的女儿,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姜煜脸色一沉,“少卿,你这话什么意思?”

  “姜晴呢?”晏少卿话锋一转。

  “晴晴在楼上睡觉呢。”楚玉英下意识开口。

  “哦?”晏少卿双腿交叠一下,看着姜煜,在他疑惑隐忍的目光下,淡笑讥诮道,“找人去凌辱自己的妹妹,她还能安稳入睡?也真是心宽。”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

  求月票,每天一求,打滚卖萌撒泼,各种求!

  亲爱的们有月票请一定投给阿锦么么,让晏哥哥的怒火来的更猛烈一点嘛!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88:为她做主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88:为她做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