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姜晴崩溃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没一会,两个人到了公寓。

  折腾了一整晚,姜衿连一件衣服也没换。

  晏少卿主动取了自己一件衬衣,让她先去洗个澡。

  时间还不到八点半。

  他也没休息,在主卧里洗了澡,换过衣服,按照日常程序开始刷牙了。

  进行到一半,自镜子里看见了姜衿的脸。

  小丫头单穿一件他的白衬衣,顶着蓬乱柔软的湿发,倚着门框,睁着湿漉漉一双眸子,安静地看着他。

  “怎么了?”

  晏少卿漱了口,转身看她,柔声发问。

  姜衿伸手在自己的短发上抓了一把,神色间带着一点孩子气的烦躁,闷声道:“我不想穿那条裤子了,可是你这里没有我的衣服,好纠结啊。”

  “……”晏少卿微愣,移开视线,低笑道:“没事。你擦干头发去睡觉,我一会让人送衣服过来给你。”

  “谁啊?”

  “这你就别管了,快去睡。”

  晏少卿转过身,对着镜子开始剃须了。

  姜衿第一次见男人做这种事,突然就好奇了,开口道:“我帮你吧!”

  “嗯?”

  “我觉得剃胡须看上去很好玩啊。”姜衿仰头笑道,“我来给你帮忙怎么样?”

  “……”晏少卿有点无语,“睡觉去。”

  “不瞌睡啊。”姜衿一只手扣着他皮带撒娇道,“我帮你好吧,我第一次见男人做这种事。”

  “这有什么好玩的。”

  晏少卿简直被她打败了,哭笑不得。

  “就让我给你帮忙嘛。”姜衿扣着他皮带又扯两下,不依不饶。

  晏少卿被她扯着,也没办法动手,半晌,无奈道,“行了行了,你来弄。”

  “嗯。”

  姜衿乐了,忙不迭接了剃须刀,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看两眼。

  晏少卿下巴一侧涂了点剃须膏,自己拿了凳子顺势坐下,嘱咐道:“就这一块,行吗?”

  他作息规律,面部清洁每天做。

  其实原本已经很干净,也是一晚上没睡,下意识做些事情回回神。

  晏少卿抬手在下巴那一块指了指。

  “唔。”姜衿盯着一小块的剃须膏,蹙眉道:“你涂了这个东西,根本什么也看不见啊。”

  “……”

  晏少卿竟无言以对,伸手道:“还是我来吧。”

  “我可以的。”

  姜衿连忙保证,低头凑过去,大睁着眼睛,微微张着口,帮着他剃胡茬。

  很专注。

  只是两个人距离太近了。

  她拿着剃须刀刚凑上去一小会就意识到,抬眸看晏少卿一眼,突然就停了动作。

  剃须刀在晏少卿下巴上割了一道。

  很快出了血。

  姜衿“啊”一声轻呼,忙不迭拿着剃须刀站直了。

  晏少卿也起身,对着镜子,将下巴上的剃须膏给洗干净了。

  转身看了姜衿一眼。

  下巴上还带着一道伤,依旧流血。

  “我……那个……”姜衿看着他无奈神色,有点尴尬了,又结巴又懊恼,“我不是故意的啊。”

  “嗯,有意的。”

  晏少卿伸手要了剃须刀,没好气看她一眼,倒根本没生气。

  姜衿搓搓手,“医药箱在哪?流血了得贴个创可贴呢。”

  “不用。”

  晏少卿话音未落,姜衿一扭头,直接去客厅找了。

  晏少卿也没管她,自己清理了一下,穿上西装外套出了卧室。

  姜衿找了个创可贴等着他。

  眼见他出来,连忙跑过去,支吾道:“找到创可贴了,给你贴一下吧。”

  “说了不用。”

  “还流血呢!”姜衿话音落地,直接撕开创可贴,踮脚凑近他。

  晏少卿也没办法,只好俯身,任由她给自己下巴上端端正正地贴了个创可贴。

  “好了。”

  姜衿话音落地,在他略显冰凉的下巴上落了一个吻。

  晏少卿微愣,看着她低笑一声,还有点不舍,叮咛道:“你先睡一会。等下我让人送衣服上来,下班了再带你去吃饭,嗯……现在饿不饿?”

  “不饿。”姜衿浅笑道。

  “那就下班了吃饭。”晏少卿揉揉她头发,换了鞋出门。

  很快出了小区。

  掏出手机找了顾启云的号码。

  直接拨通。

  还没说话,那边就顾启云戏谑的一声,“呦,今天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您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没上班啊?”

  “你在哪?”晏少卿完全无视他一长段打趣。

  “还能在哪,公司呗。”

  “嗯,”晏少卿停顿一下,淡声开口道,“姜衿在我们医院外面的盛世闲庭,我一会发详细地址给你,你让附近商场的售货员送几套当季女装过去给她。”

  “啊?!表哥你再说一遍!”

  “……”晏少卿反问道,“你没听清?”

  “听倒是听清了,这不是意外嘛。”顾启云笑着打趣道,“你这进展忒快了些。”

  “……”

  “要我说那姑娘细胳膊细腿的,你就算干点啥也悠着点啊,犯不着连衣服都扯了,多暴力啊。”

  “顾启云。”

  “诶?”

  “你想多了。”晏少卿话音落地,正想挂电话,突然又想到点什么,话锋一转道:“你昨天给姜衿说什么了?”

  “什么啊?!”

  “你说什么?”

  “哦哦。”顾启云突然反应过来,“也没说什么,就说你老相亲来着。嘿嘿,小丫头片子吃醋了吧,这不就增进感情了嘛。你说上哪找我这么好的表弟,我……”

  晏少卿不等他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伸手在眉心揉了揉。

  编了地址给顾启云发过去,重新装了手机。

  没走几步,手指又触到了下巴上,想着撕掉那个创可贴。

  剃须刀划了一道而已,也不算什么。

  这丫头执拗地弄了个创可贴,看上去当然古怪了。

  他手指按上去,正要撕掉,突然又想起小丫头刚才那个吻了。

  中午还要一起吃饭。

  她看见自己撕掉创可贴,会不会觉得不高兴?

  晏少卿罕见地纠结了一下,半晌也没舍得,索性不撕了,抬步往医院里去。

  刚到医院门口,带着袖章的大爷就笑呵呵道:“晏医生今天没开车啊……”

  话未说完,又一脸诧异道:“呦,你这下巴怎么了?”

  “没事,剃须刀划了一下。”

  晏少卿伸手摸了摸创可贴,淡笑着回答,没走两步,又遇上停了车一起上楼的楚乔,同样是刚打了招呼,就一脸诧异道:“你这下巴怎么了啊?”

  “剃须刀割了个小口。”

  晏少卿淡声说完,又下意识摸了摸创可贴。

  进了办公室。

  直到上午十一点,这句话不知道重复说了多少遍。

  以至于——

  姜衿来医院找他,一进科室楼道,就听到前面两个女护士边走边议论。

  “第一次见晏医生这么来医院。”

  “哎你说,他那么严谨的人,怎么可能让剃须刀割伤下巴呢。”

  “就是,能有多深一道口啊,还贴个创可贴。”

  “会不会是女朋友咬伤的?”

  “呸呸呸,胡说什么呢!”

  “听说有女朋友啊,他这么冷淡禁欲的人,女朋友必须热情似火啊!”

  “呀,你也太脑补了!”

  “你不补啊!想到他有女朋友心都碎了!”

  “……”

  两个护士推着车,很快走远了。

  姜衿落在后面,脸蛋都烫红了,下意识伸手摸了摸。

  觉得不自在。

  又垂眸看了看自个身上的秋款高腰长袖连衣裙,更不自在,再伸腿看看纯黑色打底袜,整个人越发不自在到了极点。

  她平时穿衣风格略休闲,最常穿衬衫和牛仔裤。

  可眼下——

  顾启云送来的衣服是明显的甜美公主风。

  紧身长袖,外翻的荷叶领,衬裙是浅粉色,外面一层繁复勾缠的白色花纹,胸部收得很紧,下摆形成自然褶皱,转一圈都好像能漾起波浪。

  配着黑色打底裤袜和圆头粗跟的小皮鞋,显得精致。

  就好像她特意打扮许久一样。

  姜衿胡思乱想着,突然就有点紧张了。

  好一会——

  磨蹭到晏少卿的办公室外。

  手机被当做证物收走了,她也没办法先打电话给晏少卿。

  眼看外面没有病患再等了,才握拳轻敲了两下门。

  “请进。”

  晏少卿清冽沉稳的声音传了出来。

  姜衿将门推开一道缝,探头进去看一眼。

  “你怎么来了?”晏少卿意外地问一句,抬手腕看一眼表,站起身,开始解白大褂纽扣了。

  “我反正也睡不着。”

  姜衿关了门,抬步而入,坐在边上的凳子上看他。

  “想吃什么?”晏少卿脱了衣服,去边上水龙头下洗手,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句。

  “随便。”

  “看来还不饿。”晏少卿烘干手,眉眼温和。

  姜衿眼巴巴看他半晌,眼见他从头到尾也没提到自己的裙子,就有点抑郁了,牵上他手指发问道:“晏哥哥,你都没觉得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么?”

  “嗯?”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一本正经道,“什么不一样?”

  “……”姜衿一扁嘴,不说话了。

  头顶传来晏少卿极为愉悦的一道低笑声,“你是说裙子?”

  姜衿仰起头看他。

  晏少卿一只手扣住她肩膀,拨着她转了一圈,揉着她头发道:“很漂亮。”

  “真的啊。”姜衿意兴阑珊了。

  感觉起来晏少卿就是在哄她玩啊,要不然为什么刚才没发现呢?

  “真的。”晏少卿笑了笑,俯下身来,捏着她下巴看两眼,戏谑道,“怎么,小不点委屈了?”

  “没有。”姜衿闷声道。

  “嗯?”

  “真没有……唔……”

  姜衿话音未落,晏少卿吻上了她的唇。

  不是第一次了,可却是第一次在这样挺正式的场合,还是在他办公室。

  姜衿有点激动。

  脸红心跳。

  下意识抓紧他胳膊,仰起头来,晕乎乎地回吻他。

  晏少卿都愣了。

  毕竟呢,两个人亲吻过好几次,姜衿的反应都还挺迟钝,整个人都僵硬紧张得不像话。

  这样快反应过来回吻他,还真是第一次。

  晏少卿原本只想浅尝辄止逗逗她,此刻却完全不由自主了,一只手扣紧她后腰,让她不得不仰起头来,更亲密地承受着他的吻。

  许是两个人都忘情了些,没听到外面传来的敲门声。

  晏真真看一眼一起等着的几个医生,笑着推门道:“少……”

  一个“卿”字还没出口,身后就响起一阵倒吸气的声音。

  夹杂着两声惊呼。

  她也愣了,看着站直了身子的晏少卿,以及,他怀里背影纤瘦的女孩儿。

  震惊不已。

  晏少卿在医院里名声挺大,许多年轻的女医生女护士都倾慕他。

  先前因为姜衿的事情,她和他闹了点不愉快,这段时间原本一直避着的,只希望这间隙能慢慢淡去。

  可——

  一来脑外科女医生楚乔的名声慢慢大了,二来,她无意中听说晏少卿有了女朋友。

  还怎么坐得住?

  今天是星期一,晏少卿上午坐诊。

  她眼看着快下班,急匆匆就过来了,想着邀请晏少卿吃个午饭,顺便道歉,揭过姜衿的事情,也试探一下那个谣言。

  谁知道,一来就在外面碰到楚乔等人了。

  也是准备叫晏少卿一起吃饭的。

  楚乔的身份她知道,看见她自然没什么好心情,就说自己和晏少卿约好了。

  所以——

  也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敲门没人应。

  脸上有点挂不住,直接笑容满面地伸手推门了。

  然后——

  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尴尬场面。

  晏少卿和一个女孩在办公室接吻,是他主动?

  这情况简直有点超出了晏真真的接受范围,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背对她的那女孩。

  女孩短发柔软,身形纤瘦,穿着一件秋款高腰连衣裙,浅红的底色从繁复的白色花纹间隙里露出来,束着单薄的肩、挺直的脊背,以及纤细到不盈一握的腰身,优雅高贵、亭亭玉立。

  谁啊?

  晏真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了姜衿绯红的一张脸。

  踉跄退了一步。

  扶着门框说不出话来。

  姜衿?

  怎么可能是她?

  正因为根本不曾想到她,她刚才才觉得这背影挺陌生。

  可眼下——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两家人已经闹到那种地步,这两人怎么又突然如此亲密了?

  传闻里——

  晏少卿那个女朋友,就是她?

  姜衿?

  晏真真根本无法接受这事实,迟迟不说话。

  晏少卿却明显不悦,微微蹙眉道:“怎么都不知道敲门?”

  “哈。”门外一个男医生回过神来,忍不住打趣道,“真真敲了门的,是你太投入了吧?都没听见,哈哈。”

  边上几个人都忍不住轻笑起来。

  楚乔也是,有点勉强。

  “这样?”晏少卿愣一下,垂眸看了姜衿一眼。

  小丫头一张脸绯红如血,湿漉漉的眸子里好像含了水波,满脸的羞意和窘迫藏都藏不住。

  晏少卿突然就心情愉悦了,伸手在她头发上揉两下,揽着她肩膀,噙笑道:“乖,和大家打声招呼。”

  “啊?”姜衿咬唇看他一眼,羞愤不已。

  半晌,转过头去,看着一众人,脸色绯红道:“你们好。”

  “你好你好!”

  科室里三个男医生忙不迭笑着招呼。

  打了招呼,那好奇的目光就齐齐落在姜衿的脸上了。

  只觉得不可思议。

  不说其他吧,就说眼前这晏真真和楚乔,都已经是医院里数一数二的美人了。

  优雅温婉、成熟练达,医院里多少男医生跟在后面追啊?!

  可晏少卿愣是看不上。

  就喜欢了看上去这么不谙世事一小女孩啊?

  这姑娘白嫩是白嫩,水灵也水灵,头发蓬松柔软,眉眼纤柔秀丽,小脸儿精致到没话说,看上去好像青嫩娇艳一朵粉白蔷薇花,可这——

  的确太小了哇。

  到底有没有成年呢?

  几个医生越想越好奇,眼睛盯着姜衿,就怎么也看不够了。

  年龄稍大的一个医生笑着开口道:“小姑娘专程过来找你,估计也没吃饭呢?咱们这么多人,索性就一起去,也好热热闹闹地吃个饭。”

  “对啊,一起吧。”

  “马路对面新开了家餐厅,听说味道不错。”

  几个人热情无比地邀请道。

  晏少卿垂眸看了姜衿一眼,柔声征询,“一起吃饭?”

  他性子出了名的冷淡,可倒也绝对谈不上不合群。

  平素里对待医院门口保卫科的保安都客客气气的,名声其实很好。

  同在一个科室,医生护士自然也了解他,吃饭的时候基本也都打声招呼,他愿意一起去了就去,不愿意一起去了,也根本没人因此而不高兴。

  此刻好不容易见到他女朋友,自然是比平时热情许多。

  晏少卿心里有数,其实没想着推拒。

  当着姜衿的面,驳了这么多人的脸面不太好,当着这些人,谈个恋爱藏着掖着更不好。

  姜衿看一眼他脸色,顿时了然,抿唇点点头。

  “走吧。”晏少卿淡笑着开口了。

  “走了走了。”

  “就去新开那一家,听说剁椒鱼头很不错。”

  “我就想要个糖醋小排。”

  “哈哈,一说起吃饭就鱼呀肉呀的。”

  几个医生连带着科室两个护士热热闹闹地走在前面,姜衿和晏少卿就落在了后面。

  抬眸看一眼前面晏真真的背影,姜衿心里还有点不是滋味,小声嘀咕道:“她经常来找你吃午饭吗?”

  “她?”晏少卿明知故问,“谁啊?”

  “就……晏真真啊。”姜衿抱紧他胳膊,一脸抑郁。

  “哦。”晏少卿垂眸看着她,半晌,没说话,反而低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姜衿气恼不已。

  “吃醋了?”

  “我!”姜衿一愣,鼓着腮帮子闷声道,“没有。”

  “没有?”晏少卿语调微扬。

  “唔!”姜衿支支吾吾一声,又忍不住道,“到底是不是经常一起吃饭啊?”

  “没有。”眼见她当真有点急了,晏少卿握紧她手指递到唇边亲了一下,耐心解释道,“我没有和女同事单独吃饭的爱好,觉得还满意吗?”

  “真的吗?”

  “当然。”晏少卿正色道,“以后别胡思乱想的,自寻苦恼。就像昨天顾启云说的那些,骗你的你就信了?是不是躲在宿舍哭鼻子了?”

  “没有。”姜衿都忘了顾启云的话,红着脸反驳。

  “没有最好,以后别信他的话。”晏少卿也不戳破她,叮咛了一句。

  “嗯。”姜衿笑了笑,觉得开心,脸颊在他胳膊上蹭了蹭。

  很快,一众人说说笑笑到了餐厅。

  选了个包间坐下。

  服务员拿了几个菜单进来,众人商量着点完菜,晏少卿侧头问姜衿,“喝什么?柠檬红茶行吗?”

  “可以。”姜衿笑了笑。

  “给你再要个小笼包?”

  “可以。”

  “点心呢?起司蛋糕怎么样?早上也没吃饭,要一块先吃着?”

  “可以。”

  姜衿一连说了三个可以,边说边点头,简直乖得不得了。

  边上坐着的几个医生忍不住就乐了,有人打趣道:“晏医生这打哪找了这么一块宝?”

  晏少卿低低一笑,“这丫头脸皮薄,可经不起打趣。”

  他说着话,垂在身侧的那只手却忍不住伸过去,握住了姜衿一只手,在手心里轻轻摩挲着。

  姜衿一颗心都忍不住砰砰跳起来。

  激动,又甜蜜。

  白皙小巧一张脸都因为羞窘而泛起一层绯红的光亮,越发显得她肌肤纤薄细嫩,带着点动人心魄的青涩美丽,最妙的是那一双眼睛,湿漉漉、亮晶晶,小鹿一样纯澈,看着晏少卿,倾慕爱恋都能溢出来似的。

  春心萌动的小女孩呀,果然最惹人疼。

  几个医生都上了年纪,看到她,都忍不住怜惜起来。

  姜衿起身去洗手间了。

  有人喟叹着朝晏少卿道:“小姑娘爱的深了,少卿你可得好好对人家。”

  “可不是,那眼睛里的情意藏都藏不住。这年头这么好的丫头可少见,必须好好疼着。”

  “就是就是。”一直没说话的一个女护士都跟着唏嘘道,“我看着都心疼呀,想起学生时代自己暗恋学长那种心情了,真是又酸又甜又苦,忒折磨人。”

  “晏医生您女朋友还是学生吧?”又一个年级小点的护士好奇道。

  “是学生,云京大学上大一呢。”

  晏少卿笑了笑,不知怎的,心里某一处,突然觉得疼了。

  包间里几个人自然未曾发现他异样,笑着说了几句“真不错”、“好孩子”之类的夸奖话。

  楚乔和晏真真全程都没有发言。

  事实上——

  她们又何时见过这样的晏少卿呢?

  他平素为人疏离,对女人尤其冷淡,要不然也不至于让医院里许多女医生护士又爱又恨了。

  他的好,在于他足够优秀又足够自律。

  可就这么一个从来连笑容都吝惜流露的男人,刚才是怎么对姜衿的?

  称呼是“丫头。”

  说话柔声带笑,还会微微侧头,俯就她身高。

  在办公室那样的地方亲吻她。

  每每说话都下意识揉揉她头发,甚至下意识逗她说话,将她一只手包在手心里爱怜摩挲,眉目间的温柔足以令任何女人溺毙其中了。

  不是心疼宠爱,又是什么呢?

  男人的目光放在了姜衿的身上,看到了她的痴缠爱恋。

  她们这般对晏少卿了解至深的女人,却能更深刻地明白,他动情了。

  如果不是动情,怎么可能那样呵护备至?

  如果不是动情,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不由自主的小动作。

  他为人讲究,最是反感别人有意无意的触碰,到了姜衿这里,已经完全反过来,主动去亲近触碰她了。

  这样的认识,实在太令她们意外了。

  尤其是晏真真。

  整顿饭,她都吃得索然无味。

  甚至都完全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

  上次在晏家还那样决绝的姜衿,这一次却展现出她从未见过的一面。

  晏少卿也是。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晏少卿。

  她甚至有一种感觉。

  从她所见到的的这一刻起,这两人已经分不开了。

  是她无论想什么办法,都无法分开,无法拆散的那样一种无力挫败感。

  怎么办?

  她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

  直到在医院门口分别,晏真真都一直想着这个问题。

  面色僵硬地走了。

  姜衿看着她的背影,又看看离开的其他一众人,朝晏少卿道:“我们呢?不一起回医院吗?”

  “去住院部。”

  “诶?”姜衿疑惑地看他一眼。

  “姜晴在住院部。”

  晏少卿说着话,脚步却没停,直接牵着她的手往住院部而去了。

  ——

  住院部四楼。

  姜晴脸上裹了小片纱布,靠在床头休息。

  姜煜和姜皓都离开了,楚玉英来过,很快又走了,随后请了个护工过来照看她。

  做了检查以后,她打电话叫了程宇。

  眼下——

  程宇削了一个苹果递过去,语带关切道:“这一会感觉怎么样?”

  “还好。”姜晴接了苹果,刚准备张口,神色突然一愣,低下头不说话了。

  “怎么了?”

  “脸上有伤,我没办法吃的。”姜晴咬咬唇,将苹果给他递回去,也不说话,神色委屈,一只手隔了被子放在肚子上,无限愁闷地叹了一声。

  “要不?”程宇心疼地握了她一只手,建议道,“要不还是流掉?你早上做了手术,又用了药,这孩子生出来不一定健康……”

  “流掉?”姜晴不等他说完就哭出声来,委屈道,“你知道我为这个孩子受了多少罪?爸妈说我不知羞耻,在家里大闹一通,我摔倒在瓷片上,脸上都缝了好几针,被他们扔在医院都不管了。你让我流掉?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你别激动。”程宇连忙握紧她的手,解释道,“我这么说也考虑到你爸妈的原因了。他们生气成那样,怎么也算有头有脸的人,怎么可能让你怀着身孕就和我结婚?传出去太没脸了。眼下医学这么发达,人流手术对身体的伤害也很小,只要我好好照顾你,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总好过后面发现胎儿出问题,再流产的好,孩子越大,对你的伤害也越大。我这也是为你考虑,只要我们结婚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要孩子。”

  “你现在不想要?”姜晴不可思议地看着程宇。

  还有什么比这个突然意识到的现实更令她觉得震怒!

  她贵为市长千金,就算前面有了赵玉成的事情,嫁给程宇也是挺吃亏的。

  她前面还没想着就得嫁给他呢。

  程宇的父母都是高中教师,家里还有一个年近八十的奶奶,权势、背景、地位,哪样都没占。

  能挣钱怎么样!

  在云京这地方,能挣钱的男人多了去了!

  眼下——

  她未婚先孕给他生孩子,他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姜晴气得肩膀都剧烈地抖起来,一时间连她的处境都忘了,目光如火地盯着程宇。

  “不是我不想要,这不说了吗?为你考虑。”程宇一脸无奈道,“你这大学还没上完呢?不说自己要读研究生吗?生了孩子不得耽误一年多。尤其你年龄也不大,咱们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没必要非得生一个可能不健康的孩子。”

  他的话,突然就如一记耳光,扇醒姜晴了。

  学校上午已经打过电话了,还是学院领导亲自打的电话。

  她百分百要被开除的。

  姜煜也明确表示让她在外面养伤了,等同于逐出家门。

  她现在什么也没有,还可能坐牢。

  市长千金的身份,名校大学生的荣誉,甚至,一个未婚女孩最重要的脸面和清白。

  都没了。

  这些她原本苦心维持,最最看重的东西都没了。

  只有孩子。

  肚子里这个孩子才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必须抓紧程宇啊。

  姜晴这样想着,整个人都害怕地颤抖起来,说不出话,捂着嘴痛哭。

  “别哭别哭。”程宇顾及着她脸上的伤,连忙拿了纸巾过去,坐在床边安慰道,“你实在想要就先要上。出院了先去我那住,等我给家里说一声,咱们再结婚。”

  结婚?

  她不想和他结婚啊?!

  姜晴哭的越发凄惨了,却实在无可奈何,只得哭哭啼啼道:“我什么也没有了。都是姜衿!她知道我们交往的事情,放假回家看见我孕吐,就把事情捅到爸妈那去了,呜,你说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看见我舒服她就不舒服,看见我有了你就嫉妒欺负我,我……”

  她话未说完,病房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冷笑。

  晏少卿神色定定地看着她,“你怎么这么厚颜无耻?”

  “晏……”

  姜晴怕了他,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程宇一扭头,也就看见门口立着的晏少卿和姜衿了。

  姜衿和他上一次见到的不一样,穿了极为淑女的小裙子,看上去美丽清纯极了。

  她是今朝有酒。

  那个他其实一直挺欣赏的今朝有酒。

  竟然是女孩。

  还是这么小一女孩。

  姜晴的事情,真可能是她吗?

  上次吃饭的事情他还有印象,觉得这姑娘虽然有锋芒,却该是个直接坦荡的人。

  程宇看着姜衿,不愠不恼,半晌没说话。

  目光里还带着点探究。

  那点探究已经让晏少卿不舒服了,目光冷厉地瞥了他一眼。

  程宇突然回神,开口道:“这位先生,您突然说这种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晏少卿冷笑一声,走近一步,立在病房里,居高临下地盯着姜晴,突然话锋一转道,“她肚子里的孩子确定是你的?”

  “……”程宇脸色都黑了,直接起身道,“你怎么说话呢?出去,我们这不欢迎你。”

  “看来是了。”晏少卿嗤笑一声,直接道,“我觉得有必要通知你,她现在有刑事案件在身,等同于犯罪嫌疑人。如若不出意外的话,近期就会获罪,生产之后得进监狱的。”

  “……你说什么?”

  “程宇你别听他的!”

  程宇和姜晴都第一时间震惊起来。

  “三番两次收买人诬陷迫害自己的妹妹,身为一个女孩,连教唆强j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事到临头还不知悔改,颠倒黑白肆意污蔑受害人,这种人,不够厚颜无耻吗?”晏少卿掷地有声。

  程宇不敢置信地看看她,再看看边上的姜衿,不知怎的,第一时间信了她的话。

  久久没回头,看姜晴一眼。

  好半天,才突然道:“教唆强j?你意思说晴晴?你怎么不问问自己身边这姑娘,她做过什么事?要不是她找人凌辱晴晴,毁了她清白?晴晴至于如此报复反击吗?”

  “我毁她清白?”姜衿突然笑一声,开口道,“大神,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毁她清白?”

  程宇狠狠愣一下。

  可不是,他从来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姜晴是养女,眼前这女孩才是真正的市长千金。

  真千金回了家,自然得了她原本应有的一切,她有什么立场去对付姜晴?

  她有着姜晴无法企及的优越感才对。

  反倒是——

  程宇迟疑着看了姜晴一眼。

  姜晴紧紧咬唇看着他,肩膀都在抖。

  “她和赵玉成的事情是她自食恶果而已,”姜衿在他身后继续道,“她给果汁里下药想要害我,我没喝,倒被她自己给喝了,怕事情败露,生日蛋糕都没切就和赵玉成离开了,连酒店都没去,说是就在车里发生关系了……”

  “姜衿!”

  姜晴突然厉声喊了一下她的名字。

  姜衿一句话已经说完了。

  程宇没动,看着姜晴,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笑话。

  刚才晏少卿那一句“孩子确定是你的”更好像一根刺,完全地左右了他的判断。

  当初他——

  怎么就会看上这么恶毒一女孩?

  还和她发生关系?

  想起来都觉得恶心不已。

  程宇看着她,目光很快就变了。

  “程宇!”姜晴实实在在被他的眼神吓着了,忙不迭辩解道,“你不要听他们胡说,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那么一回事。孩子就是你的,我根本没和别人发生关系。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说,除了赵玉成,我后面只和你一个人在一起过,孩子真的是你的,你要相信我啊。”

  “你为了逃避坐牢,所有非要生下这个孩子,是吗?”程宇突然问。

  “……”姜晴一愣,哭着摇头道,“不是不是,不是。”

  “为了逃避坐牢,哪怕生下一个可能不健康的孩子,也无所谓,是吗?”

  “不是。”姜晴泪如雨下。

  “我是什么?孩子是什么?”程宇勃然大怒道,“你利用玩弄的工具吗?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程宇,程宇……”姜晴扑过来作势要抓他,“你相信我,相信我好吗?我是被陷害的,他……”

  她用手指着晏少卿,抖抖索索道:“他是建国元帅的孙子,权势滔天的。是他,就是他帮着姜衿要害我!根本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你相信我,孩子就是你的,是你的!”

  程宇用力地扯下她的手,冷声道:“晚了。你说什么都晚了。如果你执意要生下孩子,那就生吧,生下来做个亲子鉴定,是我程宇的,我自然会抚养他。”

  这意思,竟是不要她了?

  姜晴瞪大眼睛看着他,程宇烦不胜烦,一扭头朝门口去了。

  走得太急,直接撞上刚到门口的一个人。

  宋铭伸手揉揉鼻子,后退一步,笑笑道:“小心点。”

  “抱歉。”

  程宇脸色铁青,正要走,边上的姜煜突然叫住了他,发问道:“你是……程宇?”

  程宇看他一眼,“是。”

  姜煜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这急匆匆是准备走?”

  “对。”程宇很快反应过来他身份,直接道,“姜晴的事情我知道了。孩子的事我也知道。我承认,我们前面交往了一段时间,可是……”

  他停顿一秒,舒口气道:“您的女儿您自己清楚,谎话连篇没一句真的,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相信她。她要是执意生孩子,生下来做个亲子鉴定,无论健康与否,我都养,就这样!”

  程宇话音落地,直接甩手走了。

  病房里,姜晴崩溃的大哭声突然传来。

  姜煜扭头看一眼程宇的背影,脸都气青了。

  看一眼边上的宋铭,无奈道:“都是丑事。让你看笑话了。”

  “您放宽心。”宋铭避重就轻,宽慰一句。

  “嗯。”

  姜煜点点头,两人进了房间。

  对上晏少卿和姜衿。

  姜衿侧头看见两人,打招呼道:“爸爸,宋大哥。”

  “觉得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姜煜目光落在她身上,关心道。

  “我没事。”

  “嗯。”姜煜点点头,抬眸看晏少卿一眼。

  “姜叔。”

  “辛苦你了。”姜煜笑了笑,低头略微想想,邀请道,“去外面?这事情我们再说说。”

  晏少卿点点头。

  两个人抬步去了外面。

  姜衿自然晓得两人要交涉姜晴的事情,姜煜不想她听见,她也没往跟前凑,不想留在病房,索性也转身去了外面。

  趴着栏杆往下看。

  宋铭到了她边上,蹙眉道:“怎么也不嫌脏?”

  “啊?!”姜衿愣一下,连忙栏杆远一些,低头就瞧见自己袖子上蹭了灰尘。

  宋铭递了小小一方帕子给她,眼见她低头去擦拭,目光就恰好落在她细嫩白皙的脖颈上了。

  耳朵偏下的地方还带着点伤,好像被什么蹭破皮了。

  眉头一皱,询问道:“耳朵下面伤着了,怎么也不涂点药。”

  “没什么事。”姜衿怕晏少卿看见,原本一直用头发挡着的,这会没注意被他瞧见,下意识伸手碰了碰,笑笑道,“一点点小伤而已,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女孩子不都得爱惜一点自己?”宋铭无奈道,“小伤也得注意,消炎涂点药,肯定好的快一些。”

  “恩恩,你声音小点,别被晏哥哥听见了。”

  姜衿偏头瞧他一眼,眼见晏少卿和姜煜说完话,连忙伸手去拢头发。

  站直了,那道伤痕就被头发遮住了。

  这丫头!

  宋铭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

  姜衿皱着鼻子,给了他一个拜托拜托的可怜眼神。

  宋铭了然地点点头,示意明白。

  姜煜和晏少卿同时看到这一幕,神色都愣了一下,若有所思。

  没一会——

  眼见晏少卿和姜衿一起离开。

  姜煜略微想一下,突然开口道:“小宋,你觉得我们家衿衿怎么样?”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哒。(*^__^*)

  阿锦又爬上来求月票啦,咳咳,每天一求不能停,谁让榜单厮杀那么激烈呢。

  现在在第五,成绩阿锦特别满意啊,感谢所有的小天使们,希望大家和阿锦一起努力,保卫住咱们的菊花啊!么么哒么么哒!(* ̄3)(e ̄*)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90:姜晴崩溃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90:姜晴崩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