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情敌较量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宋铭神色微愣,笑道:“您这是……”

  “那丫头看上去好像谈恋爱了。”姜煜扯动唇角说了句,话锋一转又道,“少卿的确优秀,可在我看来他们并不合适。晏家情况复杂,衿衿这样的性格嫁过去,指定要受委屈的。”

  宋铭就不一样了。

  爷爷是退下来的老政委,在政界人脉很广,也有影响力。

  父母都是翻译官,伉俪情深,也都有好性格。

  宋铭是独生子,跟着他好几年了,为人处事稳妥周全,又十分随和、彬彬有礼,与之交相往来的无不交口称赞。

  是一个能在任何场合下,都让人如沐春风的年轻人。

  和晏少卿那种还不一样。

  晏少卿出身太好,无论是晏家还是顾家,根基都太稳,他的优越感与生俱来。

  哪怕他已经足够优秀,哪怕他稍稍施展笑意,都能让人觉得受宠若惊,哪怕他眼下,已经对衿衿上了心,那又如何?

  他的骄傲贵气融入骨血,是与生俱来的,别说同龄人,就是许多上了年纪的人,见到他也都下意识客客气气,更何况自己那才二十岁的女儿呢?

  爱上他,就注定追逐他。

  晏少卿也许能护她周全,可女人的一生,不是只要周全就可以了。

  更重要的,是呵护。

  从一个丈夫的角色来看,宋铭比晏少卿好太多了。

  瞧瞧姜衿刚才和他说话的神色,活泼狡黠,那才是一个女孩该有的样子。

  而不是对上晏少卿的时候,那样小心迁就。

  她心思重,学校里那些毛头小子估计也瞧不上眼,介绍一个像宋铭这样的给她,既能照顾疼惜她,又能不着痕迹地逗她开心,最主要的,嫁过去基本上没有婆媳矛盾。

  宋铭父母常年在外,偶尔回来一次,怎么也会将他这女儿当成宝贝宠着的。

  姜煜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行,看向宋铭的目光也就不怎么掩饰了,含着探询。

  宋铭看着他轻笑一声,接话道:“我看您也是爱女心切,这丫头不也才刚过二十吗?才大一呢。谈婚论嫁着实早了些,谈个恋爱也没什么。小女孩嘛,谈着谈着指不定也就烦了。”

  “你是不知道……”姜煜简直没法说了,突然叹了一声。

  “您是怕衿衿受委屈?”宋铭若有所思。

  “不然呢?”姜煜看他一眼,沉声道,“总归他们这感情我是不怎么看好,也不同意。小宋你……”

  姜煜停顿一下,“你觉得我们衿衿怎么样?”

  “……”宋铭略微想一下,忍不住笑笑道,“小刺猬似的,身上带着一股劲。”

  小刺猬?

  姜煜哪里想到他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词,看着他的眼神就有点古怪了。

  “您要是愿意让我去追她,”宋铭一笑,索性也直接将话挑明了,“我就试试。”

  “因为我?”姜煜不知怎的又介意了。

  “倒也不是。”宋铭笑了笑,直言不讳,“我挺喜欢衿衿的。”

  姜煜有点意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宋铭眉眼间含着笑意,“可我不保证一定就能成。您也看见了,这丫头对晏三少的喜爱不是一星半点。”

  “这我知道。”姜煜点点头,如释重负地笑了笑。

  宋铭弯着眼睛不再说话了。

  姜煜多看他一眼,扭头进了病房。

  姜晴还趴在床上哭,声音都哑了,眼见他进来,连忙叫了一声,“爸。”

  “别叫我爸。”姜煜看见她都觉得头疼,冷声道,“我没有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儿,事已至此你好自为之吧。出了院也别回想着回姜家,我差人在外面租好了房子给你,你和李阿姨一起住,直到生了孩子身体恢复为止。至于这孩子……”

  “孩子是程宇的,爸你相信我,真是他的。”姜晴忙不迭哭求。

  “是谁的都不重要。”姜煜沉声道,“孩子无辜,我也不至于迁怒到孩子身上。出生以后程宇不养,我养,剩下的事以后你出狱了再说。”

  “爸,”姜晴急的从床上扑下来,跪倒在他腿边大哭道,“您真的就这么狠心啊,怎么狠心让我坐牢?求您了,您别这样行吗?我好歹叫了您十几年的爸,您帮帮我,帮帮我。”

  “小李。”姜煜蹙眉看了眼边上的护工,沉声道,“扶她上床去,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是,先生。”护工阿姨连忙上前。

  姜煜看着她泪痕满布一张脸,无奈地叹了一声,又道:“办案人员下午过来,你先配合着录一下口供……”

  “爸!”

  “明白吗?!”

  姜煜厉声一喝,姜晴吓得颤抖一下,哽咽着应了。

  “那就先这样。”姜煜扭头出去,朝等着的宋铭道,“走吧。”

  宋铭一点头,紧跟上去。

  病房内——

  姜晴耳听着两人的脚步声慢慢远去,绝望地靠在了床头。

  突然什么都没了。

  就连程宇,也甩手离去了。

  她该怎么办?

  天呐,谁能帮帮她,她该怎么办?

  从来没有这么惊慌无助过。

  她该怎么办?

  姜晴六神无主地想着,只觉得脑袋快要爆炸了。

  不行啊,要冷静。

  对。

  她得冷静下来,好好想。

  她还有一年时间,很长的,可以做很多事。

  她是市长千金,怎么能这样轻易地就被扫地出门呢?

  必须得再回姜家去。

  姜煜眼下在气头上,可只要时间,再大的怒气也都会消散。

  还有楚玉英,她那么贪婪那么势利,既要打牌又要美容,没有钱怎么行?

  她需要自己!

  楚玉英还需要她。

  她本来也不喜欢姜衿,更容易原谅自己了。

  还有姜皓。

  那么心软,就从他开始,他肯定会原谅自己的。

  还有程宇。

  自己还怀着他的孩子呢?

  他不是心狠的人,多求求肯定会管用。

  退一万步讲,自己还有姜家养女的身份,这身份已经十几年,姜煜想抹杀也抹杀不掉的。

  他们无义,就别怪她无情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逼急了她,她就将家里的丑闻闹得人尽皆知。

  没错!

  她要报复,报复!

  姜晴痛苦地想着,晏清绮那些话突然浮现在眼前了。

  她是在QQ上聊天的时候无意透露了云若岚的事情,因为自己的妈妈打电话派人轮J女生而觉得可怕,那些聊天记录自己还保存着呢!

  那可算是天大的把柄了。

  一旦捅出去,云若岚肯定就玩完了。

  她得求着自己。

  再说了,云若岚那么讨厌憎恶姜衿,怎么可能任由她嫁给晏少卿?

  只要她知道晏少卿和姜衿在一起,肯定会想办法阻止的。

  她们是一条战线的。

  只要云若岚动手了,哪里还有她什么事?

  她只要边上看着就行。

  哈哈。

  姜晴激动地想着,畅快不已,差点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边上的护工看着她脸色变了又变,眼睛里散发出狂热而愤恨的光,都觉得一股冷意从脊背往上爬。

  姜晴自然察觉。

  扭头看她一眼,淡声道:“去给我找医生,伤口痒。”

  她刚才流了太多泪,脸上的纱布都湿了。

  “那你先好好休息。”

  护工说完话,迟疑着离开了。

  姜晴一只手抚着胸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枕头下摸出了手机。

  找了晏清绮号码。

  拨通,笑着唤了声,“清绮?”

  “姜晴姐。”

  “上课着吗?我有没有打扰到你。”姜晴想着时间,先问了一句。

  “没有呢,前三节没课。”

  “哦。”姜晴声音有点闷。

  “你打电话有事吗?”晏清绮听着她比以往话少许多,好奇道。

  “也就……”姜晴停顿了好一会,话锋一转道,“你哥和姜衿在一起的事情,你知道吗?”

  “我哥?”晏清绮惊讶不已,紧紧蹙眉。

  “是啊,我昨天意外知道的,你哥陪着姜衿回了一趟家。”

  “怎么会啊?”晏清绮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愤愤不平道,“她不是主动解除婚约了吗?怎么这么不要脸,又找上我哥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不想问问你。”姜晴说着话,面上浮现了一丝冷笑。

  “我不知道啊。”晏清绮懊恼道,“我周末还回家了呢,也没有听人说起呢。太可恶了,她怎么这样?说一套做一套,简直太不要脸了。”

  “哎。”姜晴叹息一声。

  “姜晴姐。”晏清绮倏然住嘴,小心翼翼道,“你别伤心啊。”

  “我没事。”姜晴宽慰她一声,沉吟道,“我就觉得事情有点奇怪,她分明说解除婚约的,两个人又突然在一起了,还根本没有告诉家里,会不会……”

  姜晴欲言又止,晏清绮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不在焉地又说了两句,挂了电话。

  姜晴握着手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直到屏幕突然一瞬间暗下去。

  她一只手隔着被子放在肚子上,冷笑起来。

  ——

  下午四点。

  晏少卿送姜衿回了学校。

  正是上课时间,校园里很安静。

  姜衿走了好一会到宿舍,才觉得困,爬上床睡了一觉。

  迷迷糊糊中——

  觉得有人敲着自己的床。

  一扭头看见孟佳妩。

  “什么时候回来的?”孟佳妩踮着脚尖看看她,发问道。

  “几点了?”

  “六点半。”孟佳妩掏了手机看一眼,笑笑道,“起来起来,我和江卓宁请你吃饭。”

  “请我?”姜衿忍不住笑一声,坐起来看着她,沉吟道,“还是我请你们吧。昨天要不是你们俩,我这会都不知道怎么样了,应该请你们的。”

  “客气什么啊,姑奶奶掏不起那两个钱,就当我给你压压惊。”孟佳妩没好气道。

  姜衿抿唇一笑,顺着扶梯下去,穿衣服。

  孟佳妩靠着床,上下打量她一眼,突然道:“穿个其他衣服吧,不许穿这个。”

  “怎么?”

  “漂亮啊。”孟佳妩撇撇嘴,“这裙子太显气质了,你还是穿个其他的,免得江卓宁一会看见你心猿意马的,我要吃醋!”

  “……”姜衿抑郁地看她一眼,翻白眼道,“好吧。”

  “呐呐呐,就这一件。”孟佳妩直接开了她柜子,扯了牛仔裤和厚卫衣出来,塞进她怀里。

  “毛病真多。”姜衿一边换衣服一边嘀咕。

  “谁让他心里有你呢。”孟佳妩抱着胳膊看她,一边看一边评鉴道,“你说你这身上也没有二两肉吧,他喜欢你什么,我还真是看不懂了。”

  姜衿懒得理她。

  穿好衣服,两个人一起下楼了。

  到了学院里男生宿舍楼下。

  仰头看一眼江卓宁他们宿舍,孟佳妩扯开嗓子直接喊,“江卓宁!江卓宁!江卓宁!”

  她不喜欢打电话发短信叫人。

  每每找江卓宁,都是跑到他们宿舍楼下一通喊。

  没几天——

  前后两栋楼的大部分学生都认识她了。

  提起孟佳妩,总是说,“新传一班江卓宁他女朋友啊!”

  提起江卓宁,也是说,“新传七班孟佳妩她男朋友啊!”

  有这样漂亮妩媚一个女朋友,男生们自然是羡慕江卓宁的,相应的,女生们纵然喜欢,却也根本没有一个人敢对江卓宁表白了。

  毕竟——

  孟佳妩追他不要命嘛,她那么厉害,脸皮薄的女孩怎么敢再打江卓宁的主意。

  江卓宁一开始因为孟佳妩苦恼不已。

  时间长了,却也发现——

  孟佳妩的强势替他扫荡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此刻——

  听着她标志性的喊声从楼下传来,他竟第一次心平气和了。

  起身关了灯,直接出宿舍。

  姜衿仰头看半天,也没见江卓宁出来,推推孟佳妩道:“是不是不在啊,你瞎喊什么?”

  “已经出来了。”孟佳妩朝她笑笑。

  “诶?”

  “你都没看见啊,他们宿舍灯灭了。”孟佳妩转身看着她,一本正经分析道,“这时候大伙都吃饭去了啊,肯定也就他一个人在宿舍,估计等我呢,你说我这驯养方式怎么样?”

  “什么?”姜衿一脸诧异。

  “不是有那么一种说法嘛,人是习惯的动物,习惯一旦养成了很难改啊。就像电视上饲养员喂猪一样,你每次喂它的时候得喊吧,噜噜噜……”

  孟佳妩兀自说着,完全没注意到姜衿脸色突然变了,得意洋洋,“这喊声就是一种信号。不就是驯养嘛。就像我叫江卓宁是一样的道理,时间长了,我不叫他他还不习惯呢,你说是不是这么一个理?”

  “呃。”姜衿看着她,忍不住扑哧一声,捂着嘴憋笑去了。

  孟佳妩觉得不对,脸色微变,迟疑地转过身去。

  江卓宁一张脸简直气青了。

  扭头就往宿舍走。

  “哎哎哎!”孟佳妩快跑几步拦住他,苦着脸道,“我就打个比方啊!打个比方打个比方,别生气啊!”

  江卓宁看她一眼,咬牙道:“你这什么比方?!”

  “是有那么一点点不文雅,”孟佳妩苦着脸摇摇他胳膊,轻声哄道,“可是你也别转身就走啊,太不给我面子了。姜衿还在这呢。我说吃个饭给她压压惊的。”

  江卓宁定定看她一眼,半晌,无奈道:“走吧。”

  “我就知道你最心软了。”

  孟佳妩倏然乐了,抱着他胳膊朝姜衿道:“走了走了,出发。”

  江卓宁一只胳膊被她抱得紧紧的,不自在极了,只走了两步,忍无可忍道:“你撒手。”

  “诶?”

  “放开我胳膊。”

  “为什么,不放!”孟佳妩一脸不悦。

  “人来人往的,像什么样子。”江卓宁垂眸瞥她一眼,耳根都红了。

  孟佳妩重重又搂紧他一下,突然意识到点什么。

  她穿了挺薄一件外套。

  就这样抱着他的胳膊,来来回回蹭到胸。

  这人……羞的?

  孟佳妩抬头看了一眼。

  突然就笑了,直接放开他手臂。

  江卓宁这才觉得解放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伸手在自己胳膊上拍了拍,好像上面沾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目光却是根本不敢往孟佳妩那边瞟,只觉得心烦意乱。

  很多话突然浮现在耳边。

  大多都是刚开学那几天,宿舍男生讨论孟佳妩身材的闲话。

  什么前凸后翘、胸大、看上去挺骚……

  他胡乱想想,心里竟慢慢地浮现出一种十分陌生的情绪,又愤怒又烦躁,还有点,蠢蠢欲动。

  江卓宁,想什么呢?!

  他微微闭了眼睛,猛地又睁开,摒弃杂念。

  这些心理变化只在分秒之间,孟佳妩当然不曾察觉。

  她喜欢缠人。

  此刻两只手抱着姜衿的胳膊,有点小兴奋,勾着眼睛,饶有兴味地看着往来学生。

  目光在一个女生手上落了良久,突然道:“咱们也买点毛线吧!”

  “什么?”姜衿柳眉微蹙。

  “毛线啊。”孟佳妩饶有兴味道,“今天上选修课的时候就有两个女生在教室后面织围巾呢!看上去还挺好玩,我们也买点毛线学学呗。”

  “呐。”她看着江卓宁,“我就织两条,一条红色的给我,黑色的给他……”

  她正说话,直接询问道:“江卓宁,你觉得怎么样?”

  “……”江卓宁愣一下,无语道,“就你也会织围巾啊?”

  “不会可以学呀。”孟佳妩用胳膊肘撞撞他,“我织条黑色的给你,怎么样?”

  “不要。”

  “要不要?”

  “说了不用,我不戴围巾。”江卓宁垂眸看她一眼。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织一条黑色的给你。”孟佳妩一锤定音。

  江卓宁:“……”

  “哈哈。”姜衿忍不住笑一声,打趣道,“哪有你这样强买强卖的!”

  “我就喜欢强迫人。”孟佳妩笑一声,眯着眼睛看看江卓宁,改口道,“不对,我就喜欢强迫他!”

  “什么毛病啊这是!”姜衿更乐了。

  听着她笑,江卓宁心里有点抑郁,却也没有更多不悦情绪。

  孟佳妩实在太缠人了。

  眼下他睁眼闭眼心里想着的都是她。

  相比之下——

  一开始对姜衿的怜惜心疼就慢慢淡了下去。

  江卓宁胡思乱想着。

  没一会,三人就到了学校门口。

  孟佳妩撺掇着姜衿一起去精品店里选购毛线了。

  江卓宁先进餐馆等着。

  也就十来分钟,孟佳妩和姜衿一人提一个手提袋进来。

  孟佳妩选了好些红色和黑色的毛线,姜衿则选了一大堆白色和黑色的。

  数量很多,大袋子放在凳子上十分显眼。

  江卓宁多看了一眼姜衿的,不解道:“你买的好像有些太多了。”

  “嘿嘿。”姜衿抿唇轻笑两下,伸手抓抓头发道,“我不会啊,边学边织,肯定得多买点了。”

  “她就是承认自己笨。”孟佳妩喝了一口水,笑眯眯道,“像我这么聪明,肯定属于那种一学就会的。”

  “……”江卓宁看她一眼,“你怎么这么不害臊?”

  “你不一直都知道嘛。”孟佳妩瞪他一眼,细长的手指摩挲着杯壁,纠结了半天,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捏出一根给自己点上,低头吸了一口。

  江卓宁愣神地看着她,直接伸手过去。

  孟佳妩抬手挡他一下,小声道:“我就抽半根。”

  “灭掉。”江卓宁脸色冷了下去。

  “我不行。”孟佳妩拧眉道,“你刚才惹我生气了,我想抽。”

  “……”江卓宁面色僵硬,“再找理由?!”

  “好吧,”孟佳妩转过身去,“反正我就是想抽。”

  “孟佳妩!”

  江卓宁一只手绕到她身前,还没拿下烟,孟佳妩突然转身道:“你爱上我了吗?爱上了我就为你戒烟。”

  “……”江卓宁不说话了。

  孟佳妩突然嗤笑一声,低着头自顾自抽起来。

  江卓宁脸色铁青地看她一眼,又恐姜衿难堪,冷脸坐着不说话了。

  姜衿性子敏感。

  大抵也猜到孟佳妩生气的原因是江卓宁说了句,“你怎么这么不害臊?”

  觉得无奈,还有点尴尬,默默地吃了饭。

  三个人还没走到宿舍,她直接拿了孟佳妩的手提袋,先走一步。

  留了两个人独处。

  事实上——

  直到走到宿舍楼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江卓宁生着气,也没什么好脸色,直接就往宿舍楼里走。

  还没进去,身后孟佳妩就直接喊住他。

  江卓宁回头看她一眼,没说话,重新又扭头,抬步往宿舍楼里去。

  “江卓宁!”

  孟佳妩大喊一声,直接冲过去。

  扯着他手腕就往边上拽。

  楼门口人来人往,江卓宁倏然火冒三丈了,甩手道:“撒手!”

  “我不!”

  孟佳妩指甲扣进他肉里去,江卓宁无法,反手拖着她,快步去了一边角落里。

  孟佳妩还没站稳,直接吻上去。

  江卓宁偏头避开。

  她再吻,他再避,她再吻,他再避。

  两个人都憋着一口气,来回折腾了好几次。

  孟佳妩身高不及他,半晌,也没能如愿以偿地吻上他。

  一偏头,直接咬在他脖颈上。

  江卓宁闷哼一声,伸手将她往外推。

  孟佳妩一只胳膊勾着他肩膀,整个人好像挂在他身上,根本推不开。

  江卓宁索性不动了。

  站着由她咬。

  心里的怒意一层一层地往出冒。

  孟佳妩就有这样的本事,脾气说来就来,一言不合就得闹,自己闹还不算,还非得逼着别人和她一起闹。

  他怎么惹她不高兴了?

  他根本连一丁点的意识都没有。

  江卓宁冷脸站了许久。

  孟佳妩也在他身上挂了许久。

  也不知究竟有多久。

  她咬着他脖子,腥甜的血液味都充斥了口腔。

  孟佳妩松了口。

  站在他面前,伸手在自己嘴唇上狠狠抹了一下,扭头走了。

  江卓宁看着她的背影,说不上第几次有火无处发,半晌,将垂在身侧两只手握得咯嘣响。

  转身回了宿舍。

  孟佳妩下口实在狠,感觉起来脖子上一块肉都掉了。

  江卓宁冷着脸坐在椅子上,拿了抽屉里一块四方四正的镜子,小心查看起来。

  脖子上鲜血淋漓。

  他轻嘶一声,自镜子里看见自己冒汗的额头、铁青的脸。

  同宿舍一个男生拿着电话从阳台进来,一垂眸就看见他脖颈,怪叫道:“我的妈,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江卓宁抽了张纸巾按着伤口,纸巾很快染红了。

  他素来干净讲究,来校带着小型医药箱。

  可——

  上次姜衿磕破膝盖,他把碘酒和创可贴都给姜衿了。

  眼下自然没得用。

  江卓宁扔了带血的纸巾,又抽了一张捂上。

  宿舍里几个人自然都被惊动了。

  游戏也不玩了,踩着鞋就围在他边上,有人一脸迟疑道:“孟佳妩咬的吧?”

  “别提她。”

  “呃。”男生神色讪讪道,“这姑娘太暴力了,班长你医药箱呢,消消炎抹点药,这伤口肯定得包扎一下。”

  “不用。”江卓宁扭头看他一眼,“我没事。”

  “可这血都……”

  “我说了我没事!”

  江卓宁忍耐地看他一眼,缓声道:“行了,玩游戏去吧。”

  “……”

  几个男生面面相觑。

  正无可奈何,楼下突然传来声音清亮的一句,“江卓宁,江卓宁!”

  姜衿手机被警察带了去,白天又忘了买,跑下楼才想起,只得学着孟佳妩一样喊话了。

  眼见楼上不少男生探头出来,正郁闷,就瞧见江卓宁出来了。

  连忙举手道:“还你的东西。”

  “就下来。”

  江卓宁看着她应了一声,转身出了宿舍。

  没几分钟下了楼。

  姜衿拿着碘酒和创可贴跑到他跟前,摊手道:“上次你给的,我没怎么用。”

  “麻烦你跑一趟,谢了。”

  姜衿踮脚看他一眼,迟疑道:“严重吗?”

  “还好。”

  “孟佳妩脾气就那样,”姜衿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抓着头发道,“她其实心地不坏的,咬伤你也过意不去,一进宿舍都哭了。”

  “她会哭?”江卓宁冷嗤一声,“抽烟了吧?”

  “呃。”姜衿一愣,讪笑道,“你还挺了解她的。”

  “不了解。”江卓宁淡声道,“你帮我转告她,以后别来找我了,想跳楼就跳,命是她自己的。”

  “……”姜衿没话说了。

  江卓宁捂着脖子的一只手松开些,将一片带血的纸巾顺手扔了垃圾筐。

  姜衿这才看清他的伤,倒吸了一口气。

  孟佳妩下口太狠了。

  江卓宁的伤口,快赶上她当年咬乔远的那一口了。

  那个伤疤一直未退,到了最后,乔远刺了朵蔷薇在上面。

  姜衿突然想到,有点恍惚了。

  江卓宁古怪地看她一眼,试探道:“还有事吗?”

  “没事了。”姜衿回过神,笑笑道,“伤成那样,你回去记得消炎抹点药。”

  “嗯。”江卓宁点头道,“很晚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行。”姜衿笑了笑,转身走了。

  没几分钟,回了宿舍。

  孟佳妩没在里面,还在阳台上抽烟。

  姜衿想想都觉得头疼,推开门出去,直接伸手拿了烟摁灭在阳台上。

  孟佳妩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趴在栏杆上看夜色。

  “我说你是不是下嘴太狠了些?”姜衿没好气道。

  “我乐意。”孟佳妩脸色冷了一分。

  “那好吧,乐意分手是吧,得偿所愿了。”姜衿似笑非笑。

  “他说的?”

  “那倒没,就说让你以后别找他。”

  “那不是一个意思?”孟佳妩唇角抽动两下。

  “也是。”姜衿若有所思点点头,同样趴在栏杆上,蹙眉道,“我觉得你是不是精神状态有问题?”

  “你才精神状态有问题。”孟佳妩瞪了她一眼,突然道,“谁让她丢我人来着,还当着你的面。我抽根烟怎么了?犯得着一直冷着脸吗?就到楼下我吻他,他还一直躲来躲去的,我也是气急了,就咬了他一口。”

  “啧,真是挺狠一口。”姜衿笑了笑。

  “我!”孟佳妩定神看她一眼,半晌,无比烦躁道,“你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啊?!”

  “这个真不怎么会。”姜衿坦然。

  “……”孟佳妩噎了一下,伸手又在口袋里摸烟了。

  姜衿一把按住她的手,突然道:“其实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有的男人是的确不喜欢女人抽烟。不对,大多数男人都不怎么喜欢女人抽烟……”

  姜衿若有所思地说着话,突然又想起乔远了。

  晏少卿因为看见自己拿烟的动作那么生气,乔远又何尝不是,哪怕他自己从早到晚都在抽。

  可是遇到事情呢?

  晏少卿是一言不发直接动手,问也不问。

  乔远却是妥协又无奈,告诉她,“只能一根。”

  这——

  是不够爱的差别吗?

  就像江卓宁和孟佳妩一样。

  如果深爱的话,也许江卓宁就想知道孟佳妩为什么抽烟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己先因为她这种行为火冒三丈。

  足够深的感情,是毫无底线的包容么?

  姜衿突然有点糊涂,慢慢地、放开了她捂着孟佳妩的那只手。

  不说话了。

  孟佳妩取了烟就看到她神色恍惚,微愣,边点火边道:“你这是怎么……”

  后面的话还没出来,手机响了。

  她很快掏出来,看见号码愣了一下,喂一声,接通道:“你好,我是孟佳妩。”

  没说两句话,突然将电话递给姜衿,脸色古怪道:“乔远的。”

  “啊?”姜衿愣一下,疑惑不解,接过电话,道,“喂?”

  “你手机怎么回事?”乔远听见她声音就直接发问,“我从早上打到晚上都关机,以为你出事了呢。”

  “摔坏了,还没来得及买。”姜衿觉得云京这地方挺邪的,想什么来什么,还有些好笑,语气就比平时柔和了许多。

  “那也太不小心了。”乔远笑了笑,突然道,“我明天中午过来看你。”

  “诶?”

  “最近挺忙的,都没怎么在云京。昨天才从南边刚回来,想你了。”乔远语调突然温柔许多。

  姜衿张张口,半天没能说出话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许是怕她拒绝,乔远斩钉截铁道,“我过来就打这个电话,顺便带你吃饭。时间不早了,快睡吧。”

  “哎?”

  姜衿没来得及再说什么,电话里已经传来一阵嘟嘟的响声。

  乔远挂断了。

  姜衿握着手机出神。

  孟佳妩自她手里拿了手机装起来,凑近她脸庞审视两眼,突然道:“我说,乔远脖子上那一口,不会是你咬的吧?”

  “不是。”姜衿看她一眼。

  “哈哈,知道啊。”孟佳妩审视地看着她,“看来是了。要不然反应这么快!”

  姜衿扭头看着夜色,不说话。

  “啧啧,强暴不成反被咬?”孟佳妩突然乐了,打趣完,一脸叹息道,“这么看来他还是个情种啊,追了你这么多年都没放手,也没到手,啧啧,你也真是够绝的,铁石心肠,啧!”

  “我看你状态还不错。”姜衿上下打量她一眼,转身道,“我去睡了。”

  “诶……”

  孟佳妩话音未落,她都进了宿舍。

  拿了牙刷去水房了。

  洗漱完,也没管孟佳妩,直接爬上床去休息。

  下午睡了一小会,可昨晚累了一整晚,纵然有心事,也很快入睡。

  一夜无梦。

  ——

  翌日,中午。

  乔远不等她上午放学就来了。

  提前打了电话。

  姜衿一下课,背着包去学校门口找他。

  天气冷了,乔远没骑车,开了辆黑色越野停在路边。

  熄了火,他自己也没在车里,而是靠在车门上等着她,一边抽烟,一边就看着校门口的方向。

  姜衿远远地就看见了。

  下意识又将晏少卿和他放一起比较。

  晏少卿习惯坐在车里等她,是不是意味着,也没有像乔远这样,迫不及待想看见她,希望在她出现的第一秒就看见她呢?

  心情有点复杂,她突然又极度想念晏少卿了。

  想在一起,感受着他的心意,来摒弃自己这些神经质的胡思乱想。

  就这样,她到了乔远跟前。

  乔远也老早看见她,掐了烟站直了。

  伸手在她头顶比了一下,挑着眼尾笑道:“看上去好像长高了些。”

  “啊?”姜衿一愣,反驳道,“前年开始就不长个子了,肯定是你的错觉。”

  “是,我好长时间没见你了。”乔远说着话,突然倾身抱住她,侧头在她头发上狠狠吸了一口气。

  “撒手撒手!”姜衿没好气推开他。

  乔远自觉已经占了便宜,也不恼,很快放开她,勾唇笑道:“买了个东西送给你。”

  “我什么也不缺。”

  “谁说的。”乔远直接拉开了后座门。

  “衿衿姐姐好。”孟婉清捧着盒子举老高,笑嘻嘻道,“小舅舅送给你的礼物。”

  手机?

  姜衿一愣。

  “拿着呀,”乔远抱着拳,没好气看她一眼,“瞧瞧把我外甥女给累的。”

  “姐姐……”小丫头仰头拖长音撒娇了。

  姜衿实在不好意思,伸手将手机接过,拿在手中,仰头朝乔远道:“那我把钱给你。”

  “傻了啊!”乔远没好气地睨着她,“小爷我不缺那几个钱。”

  “无功不受禄,我……”

  “真受不了你,”乔远直接拉开副驾驶门,垂眸道,“上车上车,先吃了饭再说,一个手机有什么好忸怩的。”

  姜衿站在原地没动。

  正纠结,边上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突然发出“啪”的一声响。

  两人齐齐侧目,晏少卿从车里下来了。

  冷脸到了姜衿边上,看着她,面无表情道:“东西还回去。”

  “晏哥哥,我……”

  姜衿解释的话尚未出口,晏少卿脸色又冷淡许多,沉声道:“还回去。”

  姜衿条件反射伸了手,将手机往乔远手里塞。

  乔远不接,她手势一转,扔进副驾驶了。

  晏少卿拉着她的手腕就走。

  乔远铁青着一张脸,直接出手,拉住她另一只手腕。

  “放手!”晏少卿目光冷冽。

  “不放!”乔远越发收紧了动作,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姜衿,咬牙道,“你是不是有病?那么怕他做什么?我送个手机都不敢收,咱有点出息。”

  “你放开我。”姜衿脸色难看极了。

  “我不放。”乔远恼怒不已,话音未落,后座的孟婉清突然利落地跳下车,握拳捶打着晏少卿的腿,边捶边道,“约会也要讲先来后到的,叔叔你走开,放开衿衿姐姐。”

  晏少卿提着她肩膀放到一边去了。

  孟婉清一愣,瞪着眼睛怒不可遏道:“坏蛋,欺负小女孩的坏蛋!”

  话音落地又扑过去砸他腿。

  姜衿被两个人握着胳膊,心烦意乱,突然甩了手,还没俯身去抱孟婉清,晏少卿突然转身走了。

  她一愣,也不挡孟婉清了,连忙追上去。

  一把扯了晏少卿手腕。

  “以后还和他往来吗?”晏少卿当着乔远的面,直接问。

  “晏哥哥……”姜衿咬着唇唤他一声。

  “往来吗?回答我?!”

  姜衿被他克制的怒意吓了一跳,说不出话来。

  晏少卿从她怀里抽了手,抬步到了车边,直接进去,伸手将驾驶座的手机扔到副驾驶脚下,干脆利落地倒了车子,一发动,离开了。

  姜衿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车,咬紧了惨白的唇。

  乔远过来拉她。

  姜衿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低声道:“你走吧,以后别找我了。”

  “我!”乔远简直被她气死,脸色的咬肌飞快地颤动两下,恨声道,“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就喜欢受虐,姓晏的有什么好,你怎么就追着他不放!”

  “我就是有病!”姜衿没好气地仰起头瞪着他,“我有病行不行,我病得这么深你还三番两次找我,你是不是也有病!”

  “噗!”乔远忽而一愣,不正经地笑起来,“刚好,我们都有病,不正合适在一起么?”

  “神经病!”姜衿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走吧走吧,我带你吃饭。”乔远也不恼了,气走了晏少卿正好,多气几次不就成了么,这丫头怎么着不就得归自己了,啧!

  走得真好!

  “我不吃。”姜衿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乔远侧过头,给站着的孟婉清使了个眼色。

  孟婉清很快上前,摇着她手臂道:“衿衿姐姐和我们吃饭吧。小舅舅大早上就从被窝里把我拉出来了。家庭老师都没等,就跑来等你了。好久呢,我都饿了。”

  “我……”

  姜衿心里憋着一口气,正是为难不已。

  边上突然传来温若春风的一声,“姜衿。”

  “宋大哥。”姜衿一扭头,便看到已经近到眼前的宋铭了。

  ------题外话------

  呼呼,亲们早安么么哒。(~o~)~

  阿锦爬上来咯,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今天量也很足哒。

  嗷呜——<!--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91:情敌较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