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阎寒归来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宋铭很早就到了。

  不经意间看到了晏少卿,索性也就坐在车里没下来。

  当然看到三个人纠缠的事情。

  此刻脸上却带着温若春风的笑意,开口道:“还正想着怎么找你呢,停了车就看见你。”

  “找我?”姜衿愣一下。

  “嗯,”宋铭点头道,“买了个手机给你送过来。”

  “我爸又麻烦你了啊?”姜衿有点不好意思,顺手接过了他递到跟前的手提袋。

  乔远和宋铭有过几面之缘,自然也晓得他是姜市长的助理,垂眸看一眼手机,没说话,也就没再提起自己送手机的事情。

  “你好。”宋铭朝着他伸手过去。

  “嗯。”乔远有点抑郁,伸手和他握了一下。

  当着他的面,也不好意思强迫姜衿了。

  宋铭却似乎对两人之间的纠葛一无所知,笑看姜衿一眼,随口道:“我这一上午忙得还没吃饭呢。挺饿,你这收了手机不得意思意思,请一顿饭再回去?”

  “哦。”姜衿看看他,又看看乔远,半晌,咬唇道,“那你们吃了饭再走,想吃什么?”

  “听听你预备请我们吃什么。”宋铭笑笑。

  乔远看他一眼,只觉无比诧异。

  他和姜衿这些年关系一直紧张,好像从未有过这样松弛的时候。

  这人才认识姜衿几天?

  随意到这种地步?!

  乔远狭长的凤眸眯了眯,若有所思。

  耳边传来姜衿一声,“那家餐厅怎么样?味道还挺好的,嗯……那个,主要我负担得起。”

  宋铭看着她微微窘迫的神色,笑着问乔远,“你呢?”

  “我随便。”乔远垂眸看姜衿一眼。

  别说请吃饭,这丫头请他喝口水,哪怕是自来水,他也能乐上好几天。

  “那就它了。”

  宋铭做了决定,眼睛略弯,做了个“请”的手势。

  乔远和他一左一右,让姜衿和小婉清走在最里面,四个人一起去往餐厅吃饭。

  小婉清个子低,走得自然慢了。

  姜衿牵着她的手,没一会,两个人就稍稍落后了。

  “衿衿姐姐。”眼见她回头好几次,小婉清声音软软地唤了声。

  “诶?”姜衿垂眸看她。

  “你是不是生我们的气了啊。”小丫头仰着头,大而通透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一脸认真。

  “没有。”姜衿勉强一笑。

  “可你就是生气了。”小丫头撅撅嘴,若有所思,“每次小舅舅来找你,你看上去都生气呢。为什么呀,小舅舅很喜欢你的,你生气他也生气,他生气就不和我玩了,我也生气,大家都生气,多不好。”

  “……”姜衿被她老长一段话说愣了,无言以对。

  “你喜欢刚才那个叔叔嘛。”孟婉清眼见她不吭声,颇为纠结地咬了一下拳头,郁闷道,“可是刚才那个叔叔看上去很凶啊,一来就发脾气,朝小舅舅瞪眼,还凶你!这么凶,为什么还要喜欢他?”

  “这个,”许是因为她神色间充满稚气,姜衿一时间竟有点轻松了,略微笑一下,耐心道,“大人的事情你不懂。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才不是呢。”孟婉清正色道,“我知道小舅舅想娶你当小舅妈!”

  姜衿看一眼前面的乔远,脸都黑了。

  “可是你不想给我当小舅妈。”孟婉清又道。

  姜衿牵着她的手,这下有点哭笑不得了。

  “你不想给我当小舅妈,可是小舅舅真得很想让你给我当小舅妈,怕你不理他,每次还要把我带来,还每次都教我说一大堆给他帮忙的话,可是我觉得都没什么用。”孟婉清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声音里带着些孩子气的无奈。

  “嗯。”姜衿牵着她走得慢了些,“我喜欢刚才那个叔叔。”

  “女孩子都喜欢叔叔吗?”孟婉清好奇道,“我也喜欢叔叔,不喜欢和那些小屁孩玩。”

  “……”姜衿一愣,无语道,“那不一样。”

  “唔。”孟婉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突然道,“衿衿姐姐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什么?”

  “你就算不喜欢小舅舅,也可以对他稍微好一点嘛。不要看见他就好像很生气,小舅舅那么喜欢你,你还生气,他感觉到了心里肯定很难过啊,人心都是肉做的,他会疼的。”

  姜衿看着她,愣了好久,迟疑道:“他教你说的?”

  “唔。”孟婉清不吭声了。

  姜衿揉揉她头发,步子略微快一些,跟上前面两个人。

  孟婉清仰头看她一眼,半晌,闷声道:“最后那句话是妈妈教我说的。”

  “嗯?”

  “人心都是肉做的,他会疼。妈妈让我这么说呢。”孟婉清大人般叹了一口气,“大家都说妈妈很疼爱小舅舅。”

  “嗯。”姜衿应了一声,若有所思。

  她当然晓得乔晞非常疼爱乔远,乔家能有今天,和她的高嫁分不开。

  乔远能快速成长为眼下独当一面的样子,也是因为她。

  可——

  乔远应当是和她无话不谈的。

  作为一个姐姐,她应该对自己有懊恼和责备吧。

  想到这——

  姜衿忍不住抬眸看了眼乔远的背影。

  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他也就十六七岁,高瘦英气,眉眼张扬,就像眼下的姜皓。

  时间最能改变人了。

  他个子又长高了许多,肩膀也宽阔了许多,整个人看上去日渐沉稳英俊了,唯独对她那点心意,却一直没有变。

  怎么可能没有感动和歉疚,只是她一直刻意逃避而已。

  从认识开始,她就在一直逃避他。

  乔远是骄傲不羁的性子,她更是敏感尖锐,这些年不知道针锋相对过多少次。

  却也这么过来了。

  只是她从未想过和他在一起,她一直以来所想的,都是脱离东辛庄,离开他。

  最近更是好几次动了彻底绝交的念头。

  可就在刚才——

  晏少卿厉声问她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要从喉咙口蹦出来了,看着晏少卿,那么难受,竟有点忍不住想替乔远好好辩解辩解。

  他没有晏少卿想得那么坏。

  他没有像他可能想象的那样,在试图带着她堕落。

  他心地其实很好,这些年都一直照顾她,也一直关照赵霞。

  是恩人是朋友,不是流氓仇敌。

  他有时候暴躁、有时候无赖、很多时候气得她无话可说,可即便这样,他也比晏平阳、云若岚那样的人好上太多了,比楚玉英和姜晴那样的亲人也好上太多了。

  她已经亏欠他颇多。

  姜衿胡思乱想间,四个人已经到了餐厅。

  点完餐,宋铭看了姜衿一眼,问询道:“手机卡带着没?”

  “一直在包里呢。”

  “那刚好,拿出来我帮你装上。”宋铭弯着手指,在桌面轻敲了两下。

  姜衿将手机卡递给他。

  看一眼对面坐着的乔远,笑笑道:“你要喝啤酒吗?”

  乔远一愣,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了。

  话未出口,姜衿突然蹙了眉,揉着头发道:“你开着车,还是别喝酒了,就喝茶好了。安全第一。”

  “都听你的。”乔远眉眼间突然就蓄满温柔了。

  “给。”宋铭将手机递给姜衿,“先试试,看看有没有问题。”

  “嗯。”姜衿接过手机,“谢谢宋大哥。”

  “别客气。”宋铭淡淡一笑,目光落在对面的孟婉清脸上,弯弯眼睛道,“小美女多大了?”

  “五岁。”

  “怎么都没有去幼儿园?”宋铭挑挑眉,笑眯眯和她讲话。

  “我都不去幼儿园的。”孟婉清一本正经道,“好多个家庭老师给我上课。”

  “看样子妈妈要把你培养成一个小天才。”

  “才没有呢。妈妈说我只要快快乐乐地长大就行了。”孟婉清反驳。

  宋铭牵动唇角笑一下,附和道:“没错,快乐最重要。你妈妈真是个哲学家。”

  “什么是哲学家?”孟婉清一脸好奇。

  “就是懂得许多道理。”

  “……”

  宋铭逗着她说话,十分和气又十分耐心,孟婉清的大眼睛眨巴半天,刚才那一点点因为乔远和姜衿而产生的沮丧委屈也一扫而光了。

  吃完饭,四个人的气氛已经极为轻松了。

  姜衿也觉得舒了一口气。

  眼见乔远抱着打盹的孟婉清先上车离开,朝着宋铭笑笑道:“谢谢你宋大哥。”

  “谢我什么?”宋铭一脸好奇。

  “我也不知道。”姜衿耸耸肩,直言不讳道,“就觉得应该谢谢你,好像帮我解围了。”

  宋铭低笑一声,垂眸看着她,一本正经道:“你这丫头就是心思太重了。有人喜欢是好事,说明你足够优秀。不要因为这个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伤人伤己,自寻烦恼。”

  “嗯。”姜衿笑着应一声。

  “宿舍楼距离这里远不远,要不要我送你进去?”宋铭略略一想,又问。

  “不用,谢了。”

  姜衿话音落地,朝他挥挥手,转身进校门。

  宋铭站在原地看着她走了一小会,手指勾了车钥匙,往停车的地方而去了。

  不远处——

  晏少卿坐在车里,去而复返。

  修长白皙的手指紧握着方向盘,看着宋铭开车离去。

  他开出了很远,少说也有二十分钟路程。

  又折了回来。

  停车想了一小会,正准备下车进学校找姜衿,就从外后视镜里看见了几人的身影。

  乔远抱着孟婉清,宋铭和姜衿,四个人,在校门口告别。

  大脑一片空白。

  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想些什么。

  好像什么也没想。

  薄唇却抿成了极为锐利一条线。

  握着方向盘的一只手极紧绷,因为克制怒火,隐隐有青筋暴跳。

  他想过姜衿的心情。

  对上他那样的疾言厉色,小丫头可能害怕委屈,可能失魂落魄,可能连午饭也不吃,流着眼泪回宿舍。

  想到这些,他就心疼了。

  因为心疼,即便已经离开了那么远,仍旧没办法再前进。

  掉个头就回来了。

  想着无论如何见了面再说。

  她前天才受了委屈,眼下连手机都没有,纵然气愤纵然恼怒,自己也不该在这当口发脾气。

  可是呢?

  他看到了一个笑意浅浅的姜衿。

  不但有乔远和孟婉清,还有那个宋铭。

  乔远和她一起长大,惯常搂搂抱抱,纠纠缠缠,他已是极度不满,宋铭呢,她对上宋铭从来都是眉眼含笑,好像和他说话,都是特别轻松愉悦的一件事。

  他是什么?!

  像一个家长一样的存在。

  姜衿怕他,每每和乔远在一起,看见他紧张又心虚,好像犯错被家长逮到的孩子。

  她拿自己当什么?

  仰慕崇拜畏惧的对象吗?

  需要供奉着遵从着跟随着,又盲目又胆怯。

  晏少卿第一次觉得自己挺糊涂。

  脑海里很多画面,很多思绪,纷杂错乱,一时之间,竟完全无法理清了。

  他从未有过感情经历。

  过往的二十多年,唯一想过的女孩就是姜衿,哪怕后来家逢巨变,年幼出国,他在繁忙的间隙里,也偶尔会想起那个小胳膊小腿,顺着床沿爬的小丫头。

  在他的想象里,小丫头长大了应该有一头浓密的头发,大而亮的眼睛,圆润的脸。

  可姜衿不是。

  头发那么软,依旧是小女孩那样的,眼睛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大,却清澈黑亮,总显得楚楚可怜,脸蛋也不圆润,小小的,和他巴掌一样大。

  第一次在晏家看到,他就心疼了。

  她裸露在外的胳膊小腿那样细,脖颈也是,好像用力一掐,就能折断。

  强装镇定,说话吃饭却都十分小心,很戒备。

  他觉得不舒服。

  那个满床爬来爬去,咯咯笑着的女孩,不该是这样的。

  她原本应该长成一个小太阳,暖暖的,而不是他眼中现在这样,纤弱堪怜,像一朵带刺的蔷薇花。

  他想着照顾她,也愿意照顾她,第一次用了心。

  却没想到这一路意外丛生。

  可即便如此——

  两人还是走到了一起,他感受到她的心意,也感受到自己的心动。

  可现在——

  他觉得那会不会是自己的错觉?

  他不曾谈过恋爱,可周围谈着恋爱的情侣,甚至步入婚姻的夫妻那样多。

  没有人是姜衿这样的。

  的确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是姜衿这样的。

  供奉依恋他,仰视倾慕他,甚至,畏惧害怕他。

  确定是爱吗?

  小丫头……

  晏少卿一只手紧握着方向盘,余光扫到副驾驶上的手机,倏然心痛,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因为一个人的盲目畏惧,心痛心慌,思绪错乱难平。

  姜衿是这样吧?

  和他在一起,痛苦大过愉悦,压力大过松弛,她没有在享乐,相反,一直在承受。

  瞧瞧刚才她的模样,他离开,她那么轻松。

  那才是一个大一女孩该有的样子。

  晏少卿伸手将颈间的领带松了松,却还是觉得紧,索性直接扯下来,扔到了副驾驶上面。

  顺带着,连衬衫最上面两颗纽扣都解开了。

  缓缓落下车窗,他倾身过去,拿了副驾驶的手机,直接扔到外面去。

  一个漂亮的抛物线,手机落进了路边的垃圾车。

  晏少卿神色定定地看了眼空空如也的外后视镜画面,扭过头,升起车窗,一踩油门,又走了。

  满脑子都是姜衿那丫头。

  她身上有许多让他想起来都无可奈何的小毛病。

  一言不合喜欢动手打架;不能给笑脸,给她一个笑脸,她能乐得再蹬鼻子上脸;高兴了就喜欢撒娇,每每撒娇还要皱着鼻子,显得一张脸又小又难看;不喜欢喝牛奶,吃菜也挑,净喜欢一些没营养的东西;尤其,还喜欢穿他衬衣……

  毛病那么多,他胡思乱想着,竟有点忍不住想笑了。

  还没笑出来,又想起她的眼泪,紧紧抿唇的样子,局促难安的样子。

  总归——

  满脑子都是她,挥之不去。

  下午不需要上班。

  他开着车毫无意识地进了市区,也不知道去哪,正开着,手机震动声拉回了他思绪。

  晏少卿定定神,戴了耳机,唤了声,“爷爷。”

  “少卿呀,你不说下午回来么?现在走哪了?”老爷子洪亮的声音传到耳边。

  晏少卿拿手机看一眼时间,这才想起说过了下午回大宅。

  笑笑道:“已经在路上了。”

  “路上?”老爷子语调微沉,忙道,“那你开车小心,也别着急,慢慢回来就好。”

  “知道。”

  晏少卿挂了电话。

  ——

  晏宅,大厅。

  老爷子挂了电话,看一眼沙发上端坐的楚乔,笑着问,“乔乔今年多大了?”

  “二十七。”楚乔笑意盈盈。

  “二十七呀,”晏老爷子略微想想,试探道,“生日呢?”

  “八月初三,农历的。”

  “哦。”老爷子愣神想想,乐呵呵道,“比我们少卿小了半岁,少卿是二月初二的生日。”

  “我知道,”楚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放下,忍不住笑道,“您忘了?我刚才说过的,我也在四院脑外科上班,就和少卿在一起呢。”

  “可不是嘛,”老爷子愣一下,爽朗道,“看看我这记性,刚听过又忘了,人老咯,不中用了。”

  “怎么会?”楚乔看一眼边上的中年贵妇,抿唇道,“要不上路上听到妈妈说起了,我都不敢相信,您现在都九十六岁高寿了,当真是一丁点也看不出来。”

  老爷子哈哈一笑,声音爽朗。

  云若岚瞧着两人聊得愉快,和边上的中年妇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又吩咐佣人去准备水果茶点。

  她是歌唱家出身,楚乔的母亲也是,早些年两个人交情还不错。

  这些年往来少了点,但也一直联系。

  晏少卿和姜衿的婚约作废以后,老爷子生了一场病,再痊愈,身体状况有点不好了。

  主要记性不好,有时候前说后忘。

  却一直对晏少卿的婚事耿耿于怀,三天两头都要提起。

  她为了表现,自然得弥补。

  一直帮着晏少卿留意人选,看来看去,就意外地注意上楚乔了。

  其实也不算满意。

  主要因为楚家也在六大豪门之列,她并不乐意给晏少卿找这么背景雄厚的结婚对象。

  可耐不住老爷子和晏平阳的压力。

  晏平阳留意的几个都是中央领导人的孙女,她一个歌唱家出身的继母,想想也不好掌控,还不如眼下学医的楚乔呢。

  她的职业是她的优势,自己在晏老爷子跟前稍稍提一下,老爷子一想啊,觉得这姑娘聪慧有主意,又善良大方,主要职业相同,肯定和晏少卿有共同话题。

  也就有了见见面的心思。

  她其实早在几天前就开始安排了。

  昨天听了晏清绮的电话吓了一大跳,赶紧提上日程。

  无论如何,她是不会让姜衿进门的。

  姜衿那丫头浑身是刺,和她已经结了仇,更和晏清绮、晏少瑄打了架,娶进门还了得?

  晏少卿原本是个性子冷淡的,年初才回国,醉心工作,也从不过问集团里任何事,作为晏老爷子和晏平阳的心头宝,这态度简直让她求之不得,喜上眉梢。

  眼下因为姜衿的事情,他明显对自己颇有意见。

  关系出现问题肯定得修补,她怎么能容忍姜衿进门,那不是将矛盾扩大化吗?

  绝对不行。

  她也就装作不知道,根本没告诉给老爷子,直接邀请了楚乔来家里,先获得老爷子的认可和喜爱,一切都好说。

  老爷子年纪大了,晏少卿又是个孝顺的,常常以他的意愿为先。

  况且——

  眼下他也迟迟未曾说了姜衿的事给老爷子听,可见两人也才刚开始,阻止应该来得及。

  云若岚定神想想,松了一口气,亲自将茶点端出去。

  没一会——

  晏少卿就回来了。

  看上去还和以往不太一样。

  衬衫扣子解开了两粒,领带都……拿在手中?

  这对他来说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云若岚愣一下,笑着站起来道:“少卿回来了,老爷子这正念叨着你呢。”

  晏少卿没什么心情,朝她点点头,直接到老爷子跟前,俯身唤了声,“爷爷。”

  一侧头就发现还有人。

  对上楚乔含笑的脸,愣了一下,蹙眉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说话呢?”老爷子伸手拍一下他胳膊,没好气道,“乔乔是我请来做客的。”

  “……”晏少卿愣一下,很快明白点什么,淡声道,“嗯,那你们聊着,我回房休息。”

  “休息?”老爷子上下打量他一眼,流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纳闷道,“这大白天的,休息什么?乔乔第一次过来,你带她去各处转转,尽尽地主之谊。”

  “爷爷。”晏少卿烦躁不已,忍耐道,“我今天的确没什么心情,领着逛园子这事情,您找别人代劳一下。”

  “……”老爷子看着他紧紧拧眉。

  晏少卿扭头看一眼楚乔,目光又淡淡地落在楚乔母亲身上,点点头,直接扭头走了。

  “哎……”

  云若岚看着他的背影,都觉得尴尬不已。

  晏少卿一向极有风度,为人虽然冷淡疏离,却十分客气。

  如眼下这般直接冷脸走人的,可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怎么回事?!

  云若岚看着他的背影,再看看老爷子气急败坏的模样,头疼不已,转身朝楚乔和楚乔母亲尴尬地笑了一下,圆场道:“估计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还第一次见他脸色这么难看。”

  楚乔也尴尬不已,侧头看一眼自己母亲,展颜笑了一下。

  抬眸看着晏少卿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专程赶来,话都没说上一句。

  心情自然也不怎么好。

  没一会——

  楚乔母亲寻了个理由,僵着脸带她离开了。

  云若岚送人出去,再折回去,看见老爷子的脸色,无奈笑道:“也不知道少卿今天怎么了?一点面子都不给人留,楚乔这姑娘的确挺不错的。”

  老爷子虎着脸,没说话。

  晏少卿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很少回来。

  可——

  从年初回来至今,还是第一次如此惹他生气,还当着外人的面。

  简直气死个人啊!

  云若岚自然晓得他气愤,小心翼翼道:“爸,许是他今天心情不好,您也别往心里去。人嘛,都有心情不佳的时候……”

  “人家姑娘都上门来见面了。”晏老爷子叹着气坐回在椅子上,看着她,突然又责备道,“都是你惹的事!要不是你们气急了衿衿那丫头,少卿至于现在还耽误着么,早该操持着订婚了!眼看着都二十八了,你看看他一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依我看他和衿衿那丫头原本不错的,小时候就笑着要娶呢!这下可好,再耽误到三十去,我都双脚一蹬归西了!”

  “爸!您说什么呢!”远远而来的晏平春没好气道。

  “就是就是,快别说这样的话呢,还等着您看我们少瑄娶媳妇呢!”云若岚连忙跟着安慰。

  “都是你!”老爷子伸手狠狠指了云若岚一下,气急败坏。

  “我的错我的错,您别生气。”云若岚苦着一张脸,低声下气地不停道歉。

  “感情的事情强求不得。”晏平春眼见他缓了一口气,劝慰道,“少卿那样的条件不愁找媳妇,您快将心放到肚子里,保重身体,将来抱小重孙才是正事。”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老爷子看她一眼,无奈叹气道,“这孩子,简直想急死我啊!”

  “要不这样?”云若岚灵机一动,突然道,“您今年的生日刚好在元月一日,我们借此机会给您热热闹闹办个寿宴可好,亲朋好友都请来,也算给少卿创造个和人见面的机会?”

  她话音落地,老爷子脸色越发阴沉了,看着她没说话。

  云若岚神色讪讪,迟疑道:“爸,我……我说错话了吗?”

  老爷子低调惯了,可眼下这不着急吗?

  弄个热热闹闹的寿宴有什么不好!

  “寿宴还是算了,”晏平春看她一眼,轻描淡写地笑了一下,朝老爷子建议道,“不如这样,眼看着到年底了,寻个由头,以平阳的名义牵头组织个慈善晚会,来人肯定也不少的,您方便好好瞧瞧。”

  “这个倒可行。”老爷子怒气明显下去一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慈善晚会?”云若岚还是有点没明白她怎么又惹老爷子动怒了,听到他消气,连忙附和道,“还是平春姐想得周到,那就慈善晚会吧……”

  “嗯。”老爷子哼了一声,“就这么定了,通知一下平阳,少卿这婚事可绝对不能再拖了。”

  “您放心。”云若岚连忙表态。

  老爷子叹口气,起身拄着拐杖回房了。

  顾湘去世近二十年,少卿这孩子简直快成他心病了。

  眼下好不容易回了国,偏偏对自己的这些事一点也不积极主动。

  年近三十连个恋爱都没谈过。

  这像话吗?

  还不如顾家那小子呢,三天两头换一个女人,哪里需要长辈跟着操心着急!

  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能活几天,心心念念想着的,不就希望他尽快稳定下来,娶个好媳妇,最好再生个大胖重孙。

  多正常不过的事情!

  少卿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开窍呢?

  老爷子重重叹了一声,觉得自己都快着急到嘴角生疮了。

  ——

  姜衿下午满课。

  前三节选修在阶梯教室,整个学院多半以上学生一起上。

  她心情不佳,孟佳妩也心情不佳,两个人到的迟了些,一声不吭地往教室最后边走。

  还没到看好的位置上,孟佳妩突然扯了她一把,低声道:“不去后面了,我们就坐那,两个空位。”

  姜衿抬眸一看,都觉得头大。

  那一行全是男生,江卓宁正好在中间偏左的位置。

  “就这了。”

  孟佳妩扯着她直接坐下,朝边上的男生露出个娇媚笑容。

  男生是江卓宁舍友,看见她都觉得怕,下意识往里面让了让。

  孟佳妩放了书本在桌上,再没动作。

  姜衿也松了一口气,放了书本纸笔,坐着发呆了。

  晏少卿那样离开,她做什么的心情都没了。

  虽然有宋铭出现,陪着吃了饭之后好一些,可眼下他们一离开,那些沉闷还是会漫上来,占满她的心。

  她暂时没联系晏少卿。

  不是不想,只是心乱如麻,她不敢。

  两个人不说话还好。

  万一说话了,她继续要求自己和乔远绝交怎么办?

  有点做不到。

  或者说,她不能毫无道理地答应下这件事。

  她可以和他保持距离,可却不敢保证能像晏少卿说的那般,绝不往来。

  其实那也不是她能决定的。

  可晏少卿呢?

  他要求了肯定会坚持,她不答应还不定会怎么样,也许直接说出些什么让她承受不住的话。

  所以——

  她实在不敢主动联系他。

  就保持着眼下这样子,先等等。

  也许没几天他气消了,也就不拿这当一回事了。

  姜衿轻叹一声,正恍惚,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惊醒了她。

  姜衿取了手机低头看一眼。

  陌生手机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来,“在做什么?”

  啊?

  姜衿一头雾水。

  看半天,觉得是不是有人发错了,屏幕上又蹦出来一条,“我是阎寒。”

  教官?

  姜衿意外不已,还觉得有点突如其来的喜悦,低头回复道:“在上选修课。”

  “最近怎么样?”阎寒又问。

  “还好。”

  “嗯,还好?看样子不怎么好了,有心事?”

  姜衿看着一句话愣一下,半晌,回复道:“没有。”

  没有?

  阎寒穿一身笔挺西装,身姿端正地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这简短的两个字,心情突然就不怎么好了,暂时没回复,收了手机,问边上开车的中年男人,“他怎么样了?”

  “刚出急救室,进去之前就喊着见您呢,这可算是等到了。”男人喟叹般看他一眼。

  阎寒冷笑了一声,靠进座位里。

  阴阳怪气的,中年男人也不介意,又道:“过去的事情过去就行了,这么多年了,董事长也不好受,一直念着您和夫人,这不根本没让那女人进门吗?眼下身子骨不行了,也就心心念念等着您,您一会见了面,好歹给他个笑脸……”

  阎寒转头看着窗外,根本不搭话。

  中年男人无奈叹一声,继续晓之以情,“您这些年在军中的成绩董事长一直都关注着,自豪得不得了,总说不愧是他云峰的儿子,依我看转业就很好,集团这么大家业,您不接手,可就真的后继无人了。”

  “我不是为了他。”阎寒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

  “哈哈。”中年男人笑一声,“不管怎么说,父子还是父子,这关系可怎么也否认不了的,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

  阎寒又沉默了。

  冷着脸不看他,面无表情。

  中年男人眼见他脸色实在难看,也不说话了,安心开车。

  阎寒坐了一会,实在无聊,还有点不太习惯身上这一身行头,索性脱了西装外套,扔到后座去。

  又将衬衫扣子解开最上面两粒。

  袖口的也解开。

  开车的男人见他如此,就要伸手开暖风。

  阎寒瞥他一眼,制止道:“不用,我不冷。”

  “当兵的就是不一样。”中年男人笑一声,也就由着他去了。

  阎寒收回视线,重新掏了手机出来。

  看着对话框里几条短信。

  【在上选修课。】

  【还好。】

  【没有。】

  还好,就是不怎么好的意思。

  没有,是……拒绝交流?

  这丫头片子怎么回事,状态不太对劲。

  相处一个月,他也算是挺了解她了,性子外冷内热。

  到最后看着他的眼神里分明有敬重和谢意,怎么这才过去多久,态度就这么不招人喜欢呢?

  阎寒蹙眉想了想,半晌,又将手机重新装回去。

  与此同时——

  姜衿见他没有回复了,也将手机装了回去。

  关于晏少卿的那些事,她是一个字也不想和别人说起的。

  好的一方面还勉强愿意让人知道,不开心的,却只想拼命藏起来。

  “喂。”

  孟佳妩突然拿胳膊撞撞她。

  “嗯?”

  姜衿一抬眸,眼眶里的泪水差点掉出来。

  “姜衿!”

  讲台上抽查点名的老师又高声唤了句。

  “到。”

  姜衿举手示意一下,站起身来。

  老师多看她两眼,笑笑道:“不用起身,答到就行,坐下吧。”

  姜衿重新坐下。

  孟佳妩狐疑地看着她,“你怎么了?哭什么呢这是?”

  “没事。”

  “没事?”孟佳妩深深蹙眉道,“乔远惹你了?”

  “和他无关。”

  “那是……”孟佳妩迟疑一下,犹豫道,“不会是晏少卿吧?”

  “……”姜衿一愣,表情很快出卖了她。

  “真是他啊,他怎么你了,”孟佳妩没好气念叨半天,眼见她就是不说话,突然觉得气愤,咬牙道,“男人算个屁啊。”

  姜衿还是不说话。

  她讨了个没趣,扭头看一眼隔了一个位置坐着的江卓宁。

  江卓宁神色淡淡地看着前面,没什么表情,根本一个余光都没有给她。

  孟佳妩突然就火冒三丈了。

  凑近边上的男生,笑笑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啊。”男生坐在她和江卓宁中间,原本就觉得难受,此刻猛不丁听见她说话,正坐立不安了,结结巴巴道,“许辉。”

  “辉?”孟佳妩轻笑一声,翻翻他课本,若有所思道,“哦,是辉煌的这个辉啊!”

  “嗯……嗯。”男生紧张地看了江卓宁一眼,正是不知如何是好,边上的孟佳妩突然抱住他手臂,笑着道,“我觉得你名字很好听呀,可这个字我一直写不好看,你教我怎么样?”

  “啊?”

  孟佳妩用左手拿了他右手,覆在自己右手上,笑笑道:“就这样,手把手教我。”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

  ~~不开森啊,是不是因为阿锦昨天让亲们心塞了,小天使们牟着劲嫌弃阿锦啊……

  昨天月票涨好慢,就是平时涨速的一半,太忧伤了。

  心都碎了。

  真爱在哪里呢,阿锦的真爱小天使呢,求票啊,求安慰求抚摸,嘤嘤嘤……

  含泪吐血推荐一个盆友的现代宠文。

  堇颜【枕上暖婚】

  一纸婚约,婚期3年,有名无实的婚姻形同陌路。

  婚期尽头,步入职场,没想到boss居然是他……

  “抱歉,无意打扰,选择顾氏,是因为薪资够高。”

  男人修长的手指翻看着手中的简历,漫不经心的问道:“简染,你19岁的时候,为什么休学一年?”

  简染:“……”

  “我,我大一的时候……家里出现变故。”

  “是嘛?那你小腹上为什么会有一道疤。”

  “阑尾……”

  男人目光讳莫如深。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92:阎寒归来【求月票】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92:阎寒归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