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爱入正轨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男生紧张得额头都冒汗了。

  孟佳妩轻轻一笑,用肩膀蹭蹭他,小声撒娇道:“好嘛,教教我写你名字。”

  “这……”

  男生看着她近在咫尺一张脸,一张脸涨得通红,忙不迭往边上江卓宁跟前靠了靠。

  “让开!”

  江卓宁突然站起身来。

  “班长,我……”男生猛地抽了手,仰头看着他,结结巴巴一句话尚未说完,江卓宁已经从他身后挤过去,一脸冷意看着孟佳妩,沉声道,“让开,我出去。”

  “我不!”孟佳妩挑眉一笑,趾高气昂。

  江卓宁忍耐地看她一眼,突然抬脚踩了她椅子边,一步踩在后排学生桌面上,稳稳当当落地。

  直接往出走。

  姜衿都被他吓了一跳,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唏嘘惊叹声。

  “江卓宁!”

  讲台上的老师也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是他,没好气喊了一声。

  江卓宁身高腿长,走得快,没两步到他跟前,解释道:“扰乱您课堂实在抱歉,我出去透透气。”

  他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入云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各方面表现都非常突出,算是校级风云人物,眼下虽说开学也就几个月,上课的本院老师也自然认得他。

  当然也晓得他和孟佳妩剪不断理还乱的那些牵扯。

  目光随意地扫一眼,也知道他此刻为何要出去透气了。

  “行了,去吧。”

  对待好学生,老师总是宽容的,大手一挥解放了他。

  江卓宁点点头,直接转身出门。

  身后惊叹声一片。

  上课老师刚要继续,后面孟佳妩又直接起身,没给他打招呼,追了出去。

  满教室欢呼声更大了。

  “安静安静!”

  上课老师没好气喊两声,直接拿了考勤表,在孟佳妩的名字后面打了大大一个叉。

  真是的!

  教学十几年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为所欲为的学生。

  最好期末挂个满堂红!

  老师拧着眉再抬眸,就看到讲桌边立着的姜衿了。

  姜衿有点无奈地看着他,开口道:“我是七班班长姜衿,不太放心孟佳妩,能跟出去看看吗?”

  老师也认得她。

  直接道:“去吧去吧,别让她闹出什么事来。”

  “谢谢老师。”

  姜衿点点头,也出去了。

  ——

  江卓宁有点气急了。

  他觉得自己今天可算又长见识了。

  孟佳妩再次刷新他底线。

  这世上,怎么就有那么一点脸面也不要的女生呢?!

  还手把手教写字?

  简直了!

  到底能不能要点脸!

  他神色冷淡烦闷,一路气急败坏地往出走,刚下了几节台阶,就听到身后孟佳妩脆亮一声,“江卓宁!”

  江卓宁脚步没停,走得更快了。

  孟佳妩穿着短款小皮靴,蹬蹬蹬快跑几步,在楼道拐角一把扯住他。

  “放手!”

  江卓宁头都大了,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甩手就要走。

  “我不放!”

  孟佳妩直接张开双臂拦住他,“你好好地不上课,跑什么跑啊!”

  “我愿意。”江卓宁愤愤冷笑,“要你管!”

  “我是你女朋友啊,我不管你谁管你!”孟佳妩说得理所当然。

  江卓宁简直被她气乐了,鄙夷道:“女朋友?我没有你这么寡廉鲜耻的女朋友!”

  “寡廉鲜耻?”孟佳妩蹙眉回味一下他的词,神色定定地看着他,突然笑了,眯着眼睛问,“吃醋了啊?”

  “……”江卓宁喘口气看她,简直能晕过去。

  他也从来没见过这样自以为是、惯常听不懂人话的女生。

  江卓宁懒得说话,低下头,狠狠掰开她扯着自己的一只手。

  手还没掰开,孟佳妩突然整个人跳起来,修长灵巧的双腿一夹,缠上他的腰,两只胳膊则第一时间抱住他脖子,猴子一样地挂在了他身上。

  江卓宁反应过来,怒气从脚底板往上冒。

  伸手就去抠她两只手。

  孟佳妩抱着她脖子,又在身后,他动作艰难,根本扯不开。

  还得仰起头才能和她说话。

  简直疯了。

  江卓宁怒道:“孟佳妩!你给我下来!”

  “不下。”孟佳妩偏爱看他抓狂的样子,反正楼道上课时间也没人,索性直接甩甩腿,将两只小皮靴蹬了下去。

  皮靴在地上发出沉闷声响,顺着台阶掉下去了。

  “孟!”

  江卓宁简直快疯了,一个名字还没吼出来,孟佳妩一低头,直接咬上了他的唇。

  又被强吻。

  江卓宁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他的心情了。

  一偏头,避开她的吻。

  孟佳妩吻空了,正想发火,突然又一笑,也不吻他的唇了,温热的舌尖落在他脸颊鼻梁上,从脸颊鼻梁又滑到他脖颈上,甚至,挑拨逗弄着他脖子上那个伤口,临了,嘴唇又移到他眼睛上面去。

  江卓宁狼狈不已。

  又觉得悸动。

  愤怒、窘迫、羞耻……

  等等等等,许多感觉第一时间涌上来,差点逼疯他。

  偏偏,还有点享受。

  “抱紧我。”孟佳妩咬着他耳朵,突然出声要求了一句。

  江卓宁一愣,条件反射地托住了她。

  她整个人的重量都在自己怀里,圆翘的弧度就在自己手中,江卓宁觉得自己手心着了火。

  刚要撒手,孟佳妩又道:“别放手。”

  “你下来。”江卓宁无奈道,“当我怕了你了,下来。”

  “不要。”孟佳妩的嘴唇移到他唇角,梦呓般轻声开口道,“别生气好不好?别生气了,全都是我的错,可这还不是因为你嘛?谁让你那样对我的。”

  “我怎么对你了?”江卓宁反问。

  “反正你就是对我不好。”孟佳妩紧紧搂着他脖子,撒娇道,“你对我不好我才惹你生气的。别气了别气了……”

  她说着话,不知怎地就吻上了他的唇。

  江卓宁一张口,她灵巧的舌尖就滑了进去,紧紧缠住他。

  江卓宁整个人都僵了。

  抱着她,只觉得可笑,又是愤怒无奈羞耻,偏偏,还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

  许是因为她刚才说话的口吻实在太温柔低微了。

  带着点乞求讨好,和平时那个蛮不讲理的她实在大相径庭。

  江卓宁走神了。

  一走神,不知怎地就开始回吻她,渐渐地,漂亮明净若清泉的眸子都眯了起来,慢慢闭上。

  正是下午,一点点暖黄的夕阳从拐角处的窗户漏了进来。

  两个人姿势古怪,亲吻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寂静又缠绵。

  姜衿怔怔地看了几眼,背过身去,靠在了冰冷坚硬的墙壁上。

  半晌,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爱情这件事,总是这么奇怪,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转个弯,就步入正轨了。

  ——

  姜衿若有所思,也没什么心思去教室了。

  顺着教室外的过道,慢慢地往前走,很快到了尽头。

  手边就是洗手间。

  她想进去洗个脸清醒一下。

  隔间里却传来非常清晰的说话声,让她意外地愣神在原地了。

  是晏清绮。

  晏清绮是文学院大一新生,想来这节课和她们恰好在同栋教学楼里上了。

  此刻在隔间里打电话。

  好久不见,姜衿也没兴趣听她打电话,洗脸的想法都没了。

  转身就走。

  却听见她说,“没成啊。你不是说那个楚乔就和他一起上班吗?怎么可能连三句话都没说上?……姜衿和他在一起没多久嘛,他也没给爷爷说啊,肯定也没多少感情,……反正不能让他娶姜衿,爷爷那么着急,你再多介绍几个女人让他去相亲不就好了嘛!”

  里面那个“他”,很明显是晏少卿了。

  姜衿心口一窒,站在原地,脸色突然就极其难看了。

  顾启云说晏少卿在相亲。

  晏少卿说他没相亲。

  晏清绮又说他在相亲。

  那么,她到底该相信哪一个?

  顾启云风流随意,可说话的时候并不知道她和晏少卿在交往。

  晏清绮和她不对盘,可此刻也不晓得她就在外面。

  晏哥哥……

  姜衿一双唇紧抿着,心里愤怒不已。

  又愤怒又压抑。

  憋着一团火,简直想摧毁一切。

  一转身,快步往外走。

  孟佳妩和江卓宁不知道如何了,她不想碰见,选了另外一个楼梯口下楼。

  已是深秋。

  一下楼清冷的风就扑面而来了。

  夕阳暖黄,却好像没什么温度,她觉得冷。

  一定是太冷了。

  牙齿都磕磕绊绊地打架了。

  她从口袋里掏了手机出来,没翻通讯录,直接拨了晏少卿的号码。

  纤细的手指越攥越紧,最终还是没能打过去。

  她不敢。

  就是这么没出息。

  心里有疑惑了,也不敢求证。

  她其实相信晏少卿的人品,非常非常相信,可她觉得,自己还是想要一个温柔的解释。

  可眼下这种情况,晏少卿可能解释给她听吗?

  他已经在生气了,怎么可能面对自己这样的质问呢?

  她若执意,也许情况就更糟了。

  那可怎么办?

  姜衿一路往宿舍走,觉得六神无主,心乱如麻。

  不知不觉就到了宿舍外面。

  门没锁。

  她书本和包都在教室,其实也根本忘了带钥匙。

  不知道谁在宿舍里,正犹豫要不要进去,里面突然传来王绫咬牙切齿一声,“你是不是故意的?”

  姜衿按在门上的一只手又缩回去了。

  听见了楚婧宜用她惯常平和淡然的语调问,“你什么意思?”

  “我醉了你不知道吗?”王绫声音里带上哭腔,“你那么早就离开,任由我烂醉留在那里,被……被他们肆意玩弄,你……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是不是故意的?”

  “你说话之前过过脑子行吗?”楚婧宜有点恼,“我也喝得有点多,是被别人扶出去的。而且你先前不说了吗?王总很有魅力,我看你一直和他喝酒,以为你对他有意思呢。”

  “我对他有意思?!”王绫呵呵冷笑起来,声音悲凉而愤怒,“他都四十五了,我对他有意思!有魅力那是场面话,你听不出来吗?”

  “我没想那么多。”楚婧宜停顿一小下,“我还以为你有意上位呢。”

  “……”

  姜衿听了几句,只觉得头晕脑胀。

  转身又往楼下走。

  第一次发现学校这么小,竟然没有她容身之处。

  晏少卿、乔远、宋铭、阎寒……

  还有孟佳妩和江卓宁,楚婧宜和王绫,以及晏清绮。

  她这一天内好像接触了很多人,看到许多张脸,听到许多声音,还发现了好些秘密。

  那些脸多半是愤怒的,声音多半是扭曲的。

  她从来没觉得,人可以这么累。

  感觉起来要爆炸了。

  教室不想去,宿舍不能去,她也没有打电话和人诉苦说话的*,况且,也没有那个能说话的人。

  姜衿低着头胡乱地走。

  等到再抬眸,才发现自己到了军训的操场上。

  操场很空旷,有男生在打篮球,也有零星的人在跑步、散步、闲站着聊天。

  无所事事。

  这不过是再普通不过一个下午,夕阳的余晖洒遍操场,有人挥汗如雨,也有人,欲哭无泪。

  她一只手按着心口,长长地呼吸了一下,抬步到了看台台阶上。

  拾级而上。

  坐在了最高的那一层台阶上。

  眺望整个操场。

  突然间,就想起阎寒了。

  他拍拍裤子站起身,目视前方,用那种漫不经心的语调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很多事情多想几遍也就那样,你这块小生姜还是太嫩了。”

  是因为年龄吗?

  年龄大的人心也比较大,觉得许多事情都无所谓。

  晏哥哥也是如此吗?

  姜衿觉得自己可以想通的,可事实上,她怎么也想不通。

  她又想放弃晏少卿了。

  和上次一样,想要放弃他,远离他,永永远远的,再也不要见面,慢慢地忘了他。

  可是这样想着她就落泪了。

  这次和上次也不一样。

  她拥有过他,和他曾经亲密相拥、近在咫尺、额头相抵、唇齿纠缠,还亲密地睡在一个被子里。

  是不是因为拥有过,想放弃,就显得更加艰难了。

  她做不到。

  姜衿掏出手机,想看看两人拍的那一张照片,又发现相册空空如也。

  才想起——

  原来她换了新手机。

  两人唯一的那张合照,也就没有了。

  她无奈极了,握着手机望向远方,又想起上午那个震怒的晏少卿。

  许是因为上次有了先例,看见他铁青的脸,她第一时间就害怕了,不知如何面对。

  晏哥哥呢?

  他生气,是因为看见了乔远。

  她和乔远距离近,被他抱了一下。

  想到这,姜衿愣了。

  是啊,她听到晏少卿可能和别人相亲了都觉得痛不欲生,看见晏真真那些和他说话都觉得酸涩难言,介意他和别的女同事一起吃饭……

  可自己呢?

  当着他的面被乔远拥抱拉扯。

  还不止一次。

  他那样高傲的人,肯定会觉得忍无可忍吧?

  才说出让她和乔远断绝往来的话。

  就像她一样。

  她也是希望晏少卿和所有女人都保持距离,尤其是那些对他存有想法的女人。

  只是她和乔远认识多年,又有点习惯他动不动抱一下的处事作风,反而忽视了这个动作原本是极其亲密的。

  她是晏哥哥的人,怎么能被别的男人拥抱呢?

  所以——

  他其实是应该生气的吧?

  姜衿在台阶上坐了许久,最后,慢慢地,就被自己说服了。

  她应该道歉的。

  无论如何,在这一点上,她的确应该给晏少卿道歉。

  她的错。

  想通这一点,天都已经黑了。

  她手里的电话也适时响了起来,是孟佳妩。

  找她吃晚饭。

  姜衿想了想,笑着说自己在学校门口吃过了,让孟佳妩和江卓宁一起去。

  两个人下午刚和好,而且还和以前都不一样,正是最如胶似漆的亲密时候,她不想去打扰,不想妨碍他们的亲密,也不希望孟佳妩顾忌着她的心情,不能随心所欲。

  她那样的人,爱情是肆意妄为,不像她,小心翼翼居多。

  姜衿挂了电话。

  略微想了想,站起身,给晏少卿打电话。

  一连三个,都是无法接通。

  她微愣,暂时不打电话道歉了。

  下了台阶,去跑步。

  一圈接一圈,她跑了整整五圈,两千米。

  大汗淋漓,开始慢步走。

  走着走着就仰头看天,越过昏黄一片,笼在操场上方的灯光,看见了几颗星斗。

  心里空旷又安静,她也不走了,躺在草坪上看天。

  过了许久,觉得冷,起身拍拍裤子往回走。

  ——

  九点半。

  姜衿到了宿舍。

  孟佳妩不在,楚婧宜和王绫也不在,宿舍里就李敏和童桐两人在上网。

  眼见她回来,笑着招呼了一声。

  姜衿报以一笑,收拾东西下楼洗了一个澡。

  再回去,又到了十点半。

  孟佳妩她们三人还是不在,她稍微收拾一下,爬上床睡觉了。

  睡得正昏沉,迷迷糊糊觉得肩膀痛。

  孟佳妩掐了她一小下。

  “几点了?”姜衿蹙眉问。

  “十二点。”孟佳妩在黑暗里抱着枕头看她,一脸懊恼道,“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呗。”

  “说什么?”

  “就……你觉得江卓宁喜欢我吗?”

  “……”姜衿揉着头发想了想,瓮声瓮气道,“你们不都在楼道接吻了么,以为我不知道啊,真是的,睡不着找他一起开房去。”

  “你以为我不想啊,”孟佳妩小声嘀咕道,“我就不敢说而已,怕他接受不了。”

  “你赢了。”姜衿竟无言以对。

  “咳咳。”孟佳妩这会才有些害臊了,话锋一转道,“你和晏少卿怎么了?”

  姜衿一愣,“没怎么。”

  “说不说!”孟佳妩又掐一下她肩膀,低声威胁。

  姜衿简直被她打败了,又睡得有些糊涂,闷声道:“他看见乔远抱了我一下,让我们断绝往来。”

  “噗,就这?”

  “嗯啊。”

  “这男人也太小气了吧。”孟佳妩愤愤不平道,“你这样的都不行,那我这样的是不是要浸猪笼沉塘了,什么年代了都已经,要求这么苛刻。”

  “其实也还好。”

  “还好?”孟佳妩又拧她一下,“活该你被欺负。”

  “疼死了。”姜衿肩膀往被子里缩了缩,没好气道,“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的。”

  “没动脚,我就动动手。”孟佳妩笑一声,小声嘀咕,“你用的什么沐浴露,为什么这么香?”

  “洗澡了,洗发水的味道吧。”

  “那也不对啊,你到底用的什么沐浴露,细皮嫩肉的,太滑了,我拧着上瘾!”

  “……”姜衿打一个哈欠,糊里糊涂道,“想不起来,你明天下床自己看,我瞌睡……孟佳妩!”

  姜衿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气急败坏。

  孟佳妩伸手扯扯她被子,“躺下躺下,激动什么啊,别人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你手往哪里摸呢!”

  姜衿压低声音躺下,用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的,一张脸滚烫,简直能被她气死。

  “我就测一下你多大罩杯。”孟佳妩漫不经心。

  “……”

  姜衿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又紧了紧被子。

  孟佳妩低笑一声,喟叹道:“有点小,不过手感真棒,软绵绵的,美死晏少卿了。”

  “闭嘴啊你!”姜衿忍无可忍了。

  “呃,你怎么和江卓宁一样啊,脸皮薄得像一张纸。”

  “不理你了。”姜衿闷哼一声。

  “喂!”孟佳妩又伸手过去,只摸到软蓬蓬一把头发。

  姜衿的发丝又细又软,她一摸,直接从她指缝里滑了出去,让她心肠都软了一大截。

  简直了!

  孟佳妩蹙眉想想,不可思议道:“你发质为什么这么好?”

  “你为什么这么兴奋!”姜衿裹着被子,欲哭无泪。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江卓宁的缘故。”孟佳妩若有所思笑一声,又发问道,“你不会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头发吧,我觉得你这头发就像四五岁小女孩的头发,轻轻软软的,还滑不留手。”

  “唔。”姜衿打了一个哈欠。

  “是不是没做过?”

  “没有。”姜衿恨不得捂住自己耳朵,闷声求饶道,“姑奶奶,睡觉行吗?”

  “我就觉得要美死晏少卿了。”

  “睡觉。”

  “哎我说,”孟佳妩又伸手抓她,没抓到,抓了一把被子在手里,也不在意,好奇道,“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姜衿不说话。

  “亲了吗?”孟佳妩又问。

  “亲了亲了。”姜衿简直被她烦死。

  “摸了吗?”

  “……”姜衿又不说话。

  “还没摸啊。”孟佳妩愣一下,“啧,姓晏的真是正人君子啊,那么大年龄还无欲无求?”

  “你能睡觉吗?”

  “我说真的,像他那么大年龄还没谈过的男人简直绝种了,你可得抓紧了,给他点甜头,保管他离不开你,天天缠着要……”

  姜衿没好气翻个白眼,闷声道:“你说的那是禽兽,不是他。”

  孟佳妩扑哧一声笑了。

  “快睡吧姑奶奶。”姜衿又打一哈欠,念叨起来。

  孟佳妩翻个身躺着,半晌,又翻身过来,耳听着姜衿的呼吸声,更睡不着了。

  索性摸出手机给江卓宁发短信。

  编了一条:“好想你。”

  手机很快震动起来,江卓宁回复,“你怎么还没睡?”

  “想你啊,睡不着。”

  一条短信都好像撒娇。

  江卓宁回了条,“快点睡,明早一起吃饭。”

  “不跑步吗?”孟佳妩问。

  “跑。”

  “那得先一起跑步,再一起吃饭。”

  江卓宁显然被她打败了,“不一直都这样么?”

  “不一样。”孟佳妩又翻一个身,抿着唇编写道,“以前你不情愿啊。现在你情愿了吧。你是男朋友,明天早上六点在我们宿舍楼下面等我,我会迟到十分钟。”

  “这是什么道理……”江卓宁发了一串省略号。

  “孟佳妩的道理。”

  “你意思你六点十分下楼?”

  “嗯啊,”孟佳妩理所当然回复,“我得尝尝被男朋友宠爱的感觉。”

  “……”

  孟佳妩索性坐起身,“省略号是什么意思?行不行啊你!”

  “知道了。”

  “好爱你。”孟佳妩发了个桃心过去。

  江卓宁回复,“晚安。”

  孟佳妩握着手机,将那一个“晚安”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

  有点喟叹有点甜蜜,还有点失望。

  她说爱,他却刻意地避开爱,只回复了“晚安”两个字。

  也就是还不够爱,或者不愿意承认爱的意思。

  孟佳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侧身躺下,将手机塞进了枕头下面。

  闭上眼睛,强迫入睡。

  ——

  翌日,清晨七点。

  孟佳妩跑完步,神清气爽地回了宿舍。

  她算是正式恋爱了,姜衿眼下的状态却有点像失恋,她自然不能让她一个人呆着,怎么着也得叫醒她紧跟着自己和江卓宁的脚步,分散注意力。

  “起床起床!”孟佳妩伸手在姜衿床头拍了拍。

  姜衿未醒。

  “懒猪啊,睡得这么沉。”孟佳妩蹙着眉,扯着她的被子又摇了两下。

  姜衿还是没醒。

  孟佳妩一愣,直接踩着她凳子趴在床边看。

  姜衿半张脸捂在被子里,面色酡红,好像喝了酒。

  “姜衿?”

  孟佳妩又唤一声,伸手过去,摸摸她额头。

  好烫!

  非同一般的烫!

  她立在椅子上,倏然间紧张起来。

  扭头道:“李敏,你有温度计吗?”

  “没啊。”其他几个人也被她吵醒了,听着李敏晕乎乎答了一句。

  “姜衿怎么了?”童桐抱着被子坐了起来。

  “应该是发烧了,”孟佳妩说话间爬上床,蹙眉道,“可是也不对,发烧了也不能这么烫啊,这一晚上指定烧傻乎了都。”

  她一边说,一边扶着姜衿坐起来。

  姜衿闭着眼,脸蛋红得像苹果,竟是根本没有醒。

  不光是脸蛋,脖颈胳膊,前胸后背,整个人都滚烫,白嫩的肌肤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绯红色。

  孟佳妩定神看着她,觉得此刻的她呈现出一种妖异清纯的美,让人下意识得屏住呼吸不敢惊动她,心里又觉得怕,好像她突然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病,一眨眼就得没了。

  她甚至小心翼翼伸手过去,感觉了一下她的鼻息。

  倒是还有气。

  孟佳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叫了童桐从床上过来,两个人一起帮她穿衣服。

  穿好衣服,她又给江卓宁打电话,让他在楼下等着,她和童桐搀了姜衿下去。

  姜衿很轻。

  比一般女孩都轻上许多。

  两个人搀着她毫不费力,很快,就到了楼道口。

  江卓宁已经等在那,看见姜衿的样子,也狠狠愣一下。

  “发烧了?”他问孟佳妩。

  “应该是发烧了吧,可她发个烧也太厉害了。”孟佳妩说着话,又伸手摸摸姜衿额头,抑郁道,“怎么办?学校医务室还上班呢,要不上医院吧。”

  “先去外面诊所看看。”江卓宁说话间蹲下身,看她一眼,道,“你们扶着她趴到我背上来。”

  “哦哦。”孟佳妩和童桐忙不迭照办。

  江卓宁背着姜衿站起来,朝孟佳妩道:“走吧。”

  “我跟你们一起去吧。”童桐突然道。

  “不用了,”孟佳妩摆手笑笑,“她这么轻,我们两个就可以了,你快上去再睡一会。”

  童桐勉强一笑,“那好吧。”

  眼见孟佳妩伸手扶着姜衿,和江卓宁一起离去了。

  嘴唇颤抖着轻喘了一下。

  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也忍不住握紧,再握紧。

  半晌,扭头上楼。

  ——

  江卓宁背着姜衿走了两步,下意识回头看了眼。

  “怎么了?”孟佳妩问他。

  “没,就觉得她挺轻的,没什么重量。”江卓宁若有所思,话音里还有浅浅一丝怜惜。

  孟佳妩微愣,想起她昨晚指尖的触感。

  她也是女生,却的确是第一次摸到如姜衿般滑软细嫩的肌肤,私以为,用冰肌玉骨、软玉温香之类的词语来形容一下,都根本不为过。

  以前只觉得她白,现在却打心眼里觉得她美。

  虽然瘦,却自有一种秀丽倔强的蓬勃之气,眼下病了,又多了些纤纤弱质的风流气韵。

  好像一朵再脆弱不过的花,需要最温柔的手,捧在掌心呵护。

  还有点羡慕嫉妒恨。

  她看着江卓宁,瞪眼道:“怎么?你又心疼她了啊!”

  “说什么呢你!”江卓宁没好气地看她一眼,简直懒得多说一句。

  他的确心存怜惜,眼下脊背上的姜衿很容易让人想起林黛玉之类的女性形象,可那只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情绪,怎么孟佳妩说起来,就好像他存了什么龌龊心思一样。

  简直想太多。

  江卓宁下意识又看她一眼,从她娇艳的脸上看到一丝类似于委屈的神色。

  这……吃醋了?

  他一瞬间想到,还突然有点好笑。

  放缓声音道:“她都成这样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收一收。”

  “哼。”孟佳妩翻了个白眼给他。

  江卓宁笑而不语。

  孟佳妩很少见到他笑,神色一愣,也倏然高兴起来了。

  蹭着他肩膀,三个人一起往学校门口走。

  没一会,许是因为走起来颠簸,姜衿不舒服地哼唧了一声。

  “姜衿?”孟佳妩连忙凑过去唤她。

  姜衿一只手搭在江卓宁的脊背上,没有睁眼睛,突然委屈地唤了声,“晏哥哥。”

  有气无力的。

  江卓宁愣一下,道:“她说什么?”

  “叫男朋友呢,没叫你。”孟佳妩没好气道。

  “是那天那个男人?”

  “嗯哪,”孟佳妩答话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

  “他爷爷是晏云瀚。”

  “晏……”江卓宁愣一下,步子都停了,“建国元帅?”

  “你以为呢。”孟佳妩用肩膀撞撞他,“这下感觉到差距了吧。”

  江卓宁却意料之外地笑了一下,“他爷爷是他爷爷,建国元帅怎么样,也不是他啊。衡量一个人不该首先看他自己么?”

  “呵呵。”孟佳妩低低一笑,凉凉道,“他是国内最年轻的脑外科教授。”

  “……”江卓宁微愣,“那天就听见他说自己是医生了,你这么一说还挺意外的,晏云瀚的孙子当个医生。”

  “你刚才不说不要用家室来衡量吗?”孟佳妩偏头看他一眼,“这会又用家室来衡量了。不过他那个好像有原因,听说是当年他和母亲一起出车祸了,一死一伤,他出国疗养去了,年初才回来,就当医生了。”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江卓宁突然道。

  “道听途说的。”孟佳妩笑一笑,看着他,话锋一转道,“诶,我一直都不知道啊,你爸妈呢?做什么的?”

  “嗯,”江卓宁短暂地停顿了一下,“都是老师。”

  “老师?”孟佳妩愣一下,“就这样?教几年级哪一科啊?多说点,我好奇。”

  “卓娅,你知道吗?我妈是华南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民族舞专业教授,”江卓宁看看她,耐心道,“我爸和她一个学校,历史学院考古学教授,江志远,你要是看过华夏台节目可能知道他。”

  “我去!”孟佳妩倒吸一口气,瞪大眼睛道,“你妈……今年春晚献舞那个?还得了奖?我的天,我专业课考试的时候就考到这个文艺常识填空题了啊,就考她名字!我没填,出考场才知道答案了。”

  “……”江卓宁竟无言以对。

  孟佳妩绕着他郁闷地蹦了两下,又道:“你爸我也知道,还知道长相。我家老头子没事了看看那个节目,挺无聊的。各种人拿各种假古董上去,咚的一锤,砸没了就。”

  “……”江卓宁还是无言以对,扭头看一眼安静的姜衿。

  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学校门口,孟佳妩又伸手碰碰她额头,眉头蹙得更深了。

  江卓宁停下步子,抬眸环视一周,沉吟道:“要不去个近些的医院?外面诊所这会估计也没开门,主要我也不知道哪有。”

  孟佳妩叹一声,“那打个车吧。”

  话音落地她就到了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江卓宁坐了副驾驶,她扶着姜衿坐在后面座位上。

  姜衿还是没醒,脸蛋脖子越发烫起来,闭着眼睛,喃喃地唤了声,“晏哥哥,”眼泪突然就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人在病重意志总是比较消沉。

  尤其她眼下好像烧的糊里糊涂,也不知心里都在想什么。

  孟佳妩看着她,突然就有点生气了,朝着开车的司机道:“师傅,前面不拐弯了,直接送我们去四院。”

  “啊?”司机师傅和江卓宁同时愣一下。

  “那个很远的,少说也得一个小时。”司机回过神来。

  “一小时就一小时,给你钱还不行吗?”孟佳妩探头看他一眼,朝江卓宁道,“她这样子肯定得住院啊,反正得住院,还不如就去住晏少卿那里,他不管也得管。”

  “……”江卓宁看她一眼,伸手在额头按了按。

  懒得说话。

  孟佳妩是常有理啊,说风就是雨。

  他跟着辩驳几句也没什么意思,索性不发表意见。

  ——

  早上九点。

  出租车停在了四院门口。

  星期三,医院门口大清早已是人来人往。

  大厅里挂号的队伍都排了个长长的s型,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

  孟佳妩看一眼头就大了,直接拉着边上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问,“脑外科在哪?”

  “左手边上电梯,三楼西北方向b区。”医生飞快地答了一句。

  “谢谢。”

  孟佳妩道了谢,直接推着江卓宁胳膊往电梯那边走。

  很快,两个人到了脑外科。

  刚上班,上来的病患还不是很多,她也懒得找,扯住一个护士问,“晏少卿在哪个办公室?”

  “晏医生?”女护士多打量她一眼,迟疑地伸手指了一下。

  孟佳妩点点头,直接朝她指的那一间走过去。

  极为粗鲁地拍了两下门,还没等人应声,不耐烦地一把推开了。

  晏少卿蹙着眉转过身来。

  一只手还按在白大褂的扣子上,愣一下,抬眸就看见江卓宁背上的姜衿了。

  快走一步过去,直接道:“她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啊。”孟佳妩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愤愤道,“忧思成疾,就给病倒了,看样子都烧糊涂了。”

  晏少卿没理她,先把姜衿接到了自己怀里。

  低头碰碰她额头,抱着就直接出门去。

  “哎!”孟佳妩连忙跟上。

  晏少卿扭头看她一眼,淡声道:“交给我了,你们回去上课吧,很感谢,顺便帮她请个假。”

  “……”孟佳妩松了一口气,回了句,“知道。”

  没再追了。

  和江卓宁一起下楼去。

  ——

  大清早就开始折腾,也实在累得慌,两个人坐在门诊楼外的花坛边休息一下。

  孟佳妩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下意识摸了烟出来。

  捏了一根用嘴含住。

  拿了打火机刚要点,边上的江卓宁突然握住她手腕。

  “昨晚失眠了,我有点困,就抽一根。”孟佳妩看他一眼,不可避免地就想起刚发生的那件事,也没恼,好言好语地和他打着商量。

  江卓宁静静地看了她一眼。

  目光极深,澄澈清亮,孟佳妩一时间竟有点呆了。

  好像她当真在做什么极为堕落的事情,神色讪讪地含着烟,半晌,伸手拿了下来。

  朝着江卓宁笑了笑。

  江卓宁仍旧是没说话,低头看着她手里的那根烟,第一次,孟佳妩体会到了安静的力量,这样的江卓宁,还让她觉得有点怕。

  一时间又后悔了。

  她其实想给他留些好印象。

  却总是在他面前做出这种貌似很出格的事情。

  哎。

  孟佳妩没好气叹一声,正想着说几句话缓和一下气氛,江卓宁突然拿了她手里的烟,重新塞回她嘴里。

  “我不抽了。”孟佳妩连忙拿下烟,表决心。

  “抽吧。”江卓宁再次拿了烟,重新放在她嘴边,让她含着。

  他伸手将打火机拿在自己手中。

  指尖微动,看着火苗噌一声冒出,便递过去帮着孟佳妩点了烟,淡声道:“你这辈子最后一根,我帮你点。”

  烟点着了,孟佳妩看着他,就那样含着烟,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四目相对,她眼眶里竟慢慢蓄满了水光。

  孟佳妩低了头,沉默地抽烟。

  她从来不曾觉得,抽烟的过程如此煎熬,久到让她觉得怎么也抽不完。

  最后扔了烟头,竟是觉得千斤重担都卸下。

  门诊楼外人来人往,各个步履匆匆,走过她身侧,每张脸都忧思愁苦深重,孟佳妩站在那,看着依旧坐在花坛边的江卓宁,突然笑了,一字一顿道:“江卓宁,你真有本事。”

  不愧是她喜欢的人啊,一句话而已,她是那么心甘情愿地愿意就此戒了烟。

  江卓宁也看她,唇角牵了极浅一个弧度,起身道:“走吧,回学校。”

  他走在她身侧,主动牵了她的手。

  ------题外话------

  呼呼,阿锦真是太勤劳了,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果然卖萌打滚也是有效的,谢谢小天使们的月票呀,感谢么么哒。

  今天还是很肥,有一万一啦,更新的估计也早,现在是一点,阿锦不造半夜有人审核没,呼呼……

  晏哥哥把衿衿都抱走了,江卓宁也牵手孟佳妩了,酸中带甜咩,继续求票不能停,今天还看到有的亲说存到月底,阿锦要专门强调呀,现在月票给作者都没有奖励啦,纯粹就是个荣誉,所以肯定早点投比较好,随时投比较好,存到月底,当天就清零啦,对阿锦的榜单没有任何作用呢,是吧是吧?

  然后再说个,阿锦参加了作者访谈,亲们在左下角那个作者访谈就可以看见,(*^__^*)嘻嘻……感兴趣的亲可以看看,么么。爱你们!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93:爱入正轨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93:爱入正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