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师徒见面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姜衿神色一愣,怔怔地看她一眼。

  姜晴站直了身子,噙着笑,胸有成竹地等着她开口。

  要知道——

  叶芹是她唯一的朋友嘛,姜衿又一向是个认死理的主,怎么着也会帮她讨回公道的。

  自己灵机一动说出这件事可真是太对了。

  只要姜衿撤诉,她就平安无事,孩子要不要都无所谓,最主要的,看着她和云若岚狗咬狗,别提多畅快了。

  呵呵。

  姜晴笃定地想着,看向姜衿的目光越发淡然自若了。

  姜衿有点气闷。

  那种憋着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的感觉又上来。

  她看着姜晴得意洋洋的脸。

  就是她收买人想要轮j凌辱自己,眼下却根本不知悔改,妄想用另外一个同样的秘密,来获取她自己的逍遥自在吗?

  这些人,到底都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了。

  姜衿咬咬牙,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攥紧了些,轻轻地舒一口气,反问道:“什么证据?云若岚好像和你关系一般,做下那样的事会向你报备,开什么玩笑呢?”

  一副明显不相信的样子。

  姜晴一愣,神色诧异道:“你不信?”

  “很明显啊。”姜衿耸耸肩朝她一笑,分外轻松。

  姜晴按着胸口呼吸了一下,态度反而好一些,略微想想,压低声音道:“我虽然和云若岚关系不怎么样,可是和清绮关系一向不错呢。她那么信任我,有什么事情不都得和我说吗?”

  “哦?”姜衿沉默了下来。

  “我有聊天截图,要不要看你。”姜晴抛出硬邦邦一句话,试图在气势上压倒她。

  姜衿低头略微想一下,淡声反问道:“条件呢?我撤诉?”

  “不应该吗?”

  “你觉得应该吗?”姜衿淡笑道,“如果当时事成,我现在还能站在这和你说话吗?”

  “可你这不好好的?!”姜晴气急败坏,“姜衿,你不要得理不饶人。你现在伤到一个手指头了吗?被开除的是我!”

  她声音猛地提高一度,咬牙切齿。

  姜衿深呼吸一下,又道:“我不想和你讲道理,就算讲,你也根本不可能明白。云若岚的事谢谢你告诉我,她的确该受到惩罚,可你凭什么认为,和她做下同样事情的你,就可以逍遥法外呢?!就因为叶芹死了,而我活着吗?可笑,我活着是运气好,如果没有这么一点运气,我可能比她还可怜,我凭什么放过你!”

  “你!”姜晴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姜衿目光澄澈地看着她,神色坚决,很明显,根本没什么转圜余地。

  “你就不想为她讨个公道?”姜晴不信。

  “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帮她讨回公道。”姜衿转身欲走。

  “姜衿你给我站住!”姜晴一把扯住她手腕,神色定定地审视着她,半晌,突然笑起来,讥诮道,“我明白了,因为晏少卿吧?”

  “放手!”

  “恼羞成怒?”姜晴神色了然,“看来被我说中了,你还当真为了男人连朋友也不要了。这可真不是我认识的姜衿了哈。怎么,担心进不了晏家的门,也对,你要是对上云若岚了,怎么可能嫁进晏家去。不说其他,就晏家这脸面都被你给丢光了,晏平阳和晏老爷子怎么可能容得下你……”

  “放手!”姜衿懒得和她说话。

  “你以后还睡得着吗?”姜晴在她耳边继续道,“自己唯一的朋友是被云若岚害死的呀,晏少卿怎么也得叫她一声妈呢。就连你,以后进了晏家门,不还得叫她一声妈么?还有晏平阳,听说你下跪逼他给你那个早死的妈道歉了,就为了解除婚约。啧啧,你怎么就好意思再进晏家门,这么打自己脸呢?不疼吗?”

  “姜晴!”姜衿目光如火地盯着她,“我疼不疼是我的事,倒是你,眼下到这种程度了不关心关心自己,这么关心我干嘛?不觉得本末倒置吗?我进不进晏家又怎么样?我愿意进就进,不愿意进就不进,那是我的事。倒是你,眼下连姜家大门都进不了,好意思在这编排我。”

  “你!”

  “下午有课,不奉陪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

  姜衿话音落地,直接拧上她手背。

  姜晴尖叫一声放开她,眼见她快步走出视线,重重地跺了一下脚。

  程宇到了她跟前,没好气道:“行了。已经这样了你还不知悔改?赶紧上楼收拾东西。晚上还得回去吃饭呢。”

  “我就是气不过。”

  “人心不足蛇吞象!”程宇看了她一眼,走到前面去。

  一脸郁闷。

  姜晴知道他家庭情况,不知怎么就拿着b超单去他家了,声泪俱下,说了自己因为怀孕被逐出家门的事情,获得他奶奶同情的同时,又得了为她做主的承诺。

  他年近三十,原本一直被催着结婚生子。

  尤其他奶奶,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他领个女朋友回家。

  姜晴的出现恰到好处。

  他纵然心有怨气,也没办法说出真相。

  老太太年纪大了,被气出个好歹来可就糟了。

  再者——

  他和姜晴的事情他心里有数,也是潜意识里相信孩子是他的。

  眼下只得走一步看一步,先照顾着姜晴,等她生了孩子再另作打算。

  程宇胡乱想想,忍不住叹息一声。

  姜晴看着心不在焉的他,再想想刚才姜衿的态度,简直气得牙痒痒,只觉得自己必须尽快回姜家了。

  心念一起,她落后一步,拨了个电话。

  直接发问道:“我委托的事情怎么样了?有进展吗?”

  她留院观察了几天,心里着急,委托了私家侦探跟踪着姜皓和楚玉英,只希望可以随时掌握他们的行踪,也方便她做出反应,尽快获得原谅回家。

  眼下两三天过去了,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姜晴语气算不上好。

  那边的男人却不急不缓,答话道:“准备晚上打电话通知你的。姜皓那边没什么情况,正常上学放学,就楚玉英这边有点情况,她在今天上午见了一个男人……”

  “男人?”姜晴诧异不已,压低声音道,“什么男人?”

  “嗯,一个长途货运司机,两个人单独待了三个小时之久。”

  “三小时?”姜晴险些轻呼出声,“在哪?”

  “就在她父母所在的小区。”

  “这样?”姜晴蹙起了眉头,觉得也没什么。

  楚玉英没工作,是全职家庭主妇,平时也就打牌、逛街、做美容三个爱好。

  因此她听到单独去见男人的消息才会觉得震惊。

  可如果就在她父母所在的小区就没什么意外了,指不定是多年未见的老邻居什么的。

  楚玉英和娘家关系不好,可以说恶劣,这么多年也就逢年过节走动走动,她也从来没有过给父母换房子之类的念头,老两口因此来姜家闹过一次,姜煜买了套三居室给老两口。

  可——

  眼下那套三居室其实是楚玉英弟弟一家在住,楚父和楚母还是住在他们以前的小区里。

  楚玉英偶尔回去,见到熟人多聊几句也不是没可能。

  姜晴蹙眉想着,突然一愣,发问道:“你刚才说,两个人单独待了三小时之久?”

  “没错,进了单元楼以后就关门了,窗帘也拉着,至于这做了什么,呵呵,我就不清楚了。”男人在电话里干笑了两声,意味深长。

  姜晴沉声道:“帮我再查查那男人,详细点。”

  “多一项工作,那价位可就得再商量商量了。”

  “让你查你就查。”姜晴没好气道,“该给的一分钱都不会少你。”

  “就喜欢姜小姐这样的爽快人。”

  姜晴呵呵冷笑,“有什么进展尽快告诉我,一分钟都不要耽误。”

  “明白明白。”

  姜晴挂了电话,紧紧抿了一下唇。

  在姜家这么多年,姜煜和楚玉英的关系她看得非常清楚。

  姜煜并不喜欢楚玉英,为人处事沉稳严谨,只是在尽一份为夫为父的责任而已。

  楚玉英看上去也不怎么深爱姜煜,和姜煜相比,她更爱钱,更爱脸面,更爱珠宝首饰,更爱享受。

  所以——

  这样的两个人,背景、学识、修养,各方面都有极大差距,到底是怎么结婚的?

  姜晴边走边想,第一次开始思索这个问题。

  ——

  姜衿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

  孟佳妩和江卓宁后面跟着,面面相觑。

  半晌,孟佳妩快步追了上去。

  还没走两步,自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孟佳妩看一眼姜衿的背影,索性也不追了,掏出手机。

  神色一愣。

  按了接听,走到边上去。

  电话里传来男人风流调笑的一声,“美女,周末约不约?”

  “以后别打电话给我了。”孟佳妩压低声音。

  “怎么?”男人诧异地扬声道,“你这意思咱们的关系结束了?怎么,这才多久就看不上哥哥了?”

  “结束了。”

  孟佳妩话音落地,直接挂了电话。

  原地站着,脸色还有点难看。

  “怎么了?”江卓宁到了近前,微微蹙眉,狐疑道,“谁的电话?”

  “以前一个朋友,找我借钱的。”孟佳妩耸耸肩笑笑,“行了,你回宿舍吧,我回去陪陪姜衿。”

  “那行。”江卓宁点点头。

  孟佳妩扯着他手臂,踮着脚吻了一下他唇角,轻声道:“我爱你。”

  江卓宁浅笑一下,没说话。

  孟佳妩也没恼,摆摆手,转身就朝着宿舍走去。

  舒了一口气。

  她以前很爱玩,而且名声在外,虽然才二十岁,交往过的男朋友两只手也根本数不过来,刚才打电话的那一位认识时间挺长了,前半年交往了三个月,没什么意思又分了手,后来偶尔出去又玩玩。

  眼下回想,却觉得都是麻烦。

  尤其是面对江卓宁,更觉得愧疚。

  他那样骄傲清冷的性子,眼下连一句爱也不情愿说出口,更何况她的那些过往呢。

  她其实算不上好女生,不干不净,私生活不清不楚。

  压力突然就来。

  孟佳妩正胡思乱想,手机铃音突然响起来。

  是微信。

  她低头点进去,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照片,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是她和刚才那男人的亲密床照。

  两个人在酒店,她单穿一件背心趴在床上,男人在上面压着她,两个人对着镜头自拍了一张嘟嘴接吻照。

  当时她在想什么来着?

  沟很深,看上去可当真足够诱惑的。

  孟佳妩伸手在眉头按了按,深呼吸了一下,有点慌了。

  一条信息蹦出来。

  【刚才看见这张照片,就想你了。怎么,是有了新欢就要抛弃旧爱了?哪家公子呀?难不成比哥哥技术还好?】

  这般露骨的腔调,她以前回复起来游刃有余。

  现在却觉得,手机都滚烫。

  孟佳妩低着头往楼里走,回复了一句。

  【我有男朋友了。是真得想和他好好交往,以前的事情不提了行吗?照片给我,要多少钱?你开个价,我尽量满足你。】

  【呵呵,你觉得哥哥缺钱?】

  【云哥哥当然不缺钱,那就当帮帮我,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给我照片。】

  手机好一会没有动静。

  孟佳妩蹙着眉,整理思绪。

  刚才打电话的男人姓云,单名一个昊字,是京城云家挺不学无术一个公子哥,两人交往的时候也有点快乐时光,按着交情,不至于太过分。

  她正想着,手机又响了。

  【你当真的?看上哪家公子了?】

  【嗯,照片给我。】

  【都好说,周末出来见一面,当面删,怎么样?】

  孟佳妩看着信息愣了良久,回了一个字。

  【好。】

  【周末见。】男人回复。

  孟佳妩看了两遍,挂了电话,推开宿舍门。

  一抬眸看到姜衿。

  姜衿坐在椅子上,神色淡淡,正等着电脑启动好。

  眼见她进来,笑笑道:“下午又没课?怎么不和江卓宁多待一会?”

  “咱们没课,他有课呢。”孟佳妩也笑笑,没和她聊了,爬**去,眼见童桐坐在床上织围巾,愣一下,兴致勃勃道,“你也织呢?正好教教我,我先织条围巾给江卓宁。”

  “我也才刚学会,练练手。”童桐笑着说了一句。

  “教我肯定足够了。”孟佳妩看一眼她已经织好的半截,让姜衿在柜子里拿了毛线给她。

  跟着童桐一起织围巾了。

  童桐织一条深灰色的,很明显不适合女生戴。

  孟佳妩蹙眉想一会,好奇道:“你这给哪个男生织围巾呢?”

  “哦,”童桐愣一下,窘迫地笑着道,“社团里一个学长,你不认识。买了好多毛线非让我帮他织一条。”

  “交男朋友了啊?”孟佳妩促狭笑笑。

  “也没有,就他平时挺照顾我的,反正在宿舍待着也无聊,我就答应了。”

  “这样?”孟佳妩点点头,凑到她跟前,“我看看你这怎么织的?”

  “就这样……”

  “哦哦,看上去不怎么难。我这黑色还挺好看的,嘿嘿,可惜好像和江卓宁平时穿衣服的颜色不搭,搭一件白色羽绒服应该特别好看,我圣诞节买一件送他得了。”

  “嗯啊,你送的他肯定喜欢。”

  “……”

  两人的说话声不时传到下面,姜衿不自觉蹙了眉。

  只觉得孟佳妩太没心没肺了。

  童桐毕竟喜欢了江卓宁四年,两个人一开学还因为他在宿舍里闹过矛盾,怎么就这么口不择言呢。

  正想发个短信提醒她一下,qq上好几个头像闪动起来。

  扰了她思绪。

  听着两人也不说话了,姜衿开始处理对话框消息。

  上弦月发了好几条,也就说了一下小说合集销售情况,夸了她,顺带着问她最近有没有新作品,建议她紧随潮流,写幻想类武侠灵异长篇小说。

  姜衿仔细看完,说了句写了会联系他。

  她写小说纯粹是兴趣,有灵感才会动笔,没灵感就坚决不动。

  没有想过朝着专职作家的方向发展。

  自然从不强迫自己。

  最近事情太多,她正处于没什么灵感的阶段,自然不会贸贸然答应下上弦月的建议。

  姜衿关了两人的对话框,继续浏览。

  最后留了姜皓的。

  姜皓在网上联系她好几次,见她没回复,很委屈,要求见面。

  姜衿伸手在眉心按了按,回复了一句。

  【我最近比较忙,没怎么看qq消息,不是故意不理你。】

  正是中午放学时间。

  姜皓的消息很快发过来。

  今朝醉——

  【呜呜。我等的心都碎了啊!师父你手机号码给我!】

  今朝有酒——

  【抱歉抱歉!摸摸头,别委屈了哈。】

  这是姜衿第一次在聊天中如此温和,姜皓那边静了一小会,连着发了好几个【害羞】的表情。

  姜衿忍不住笑起来。

  今朝醉——

  【师父你知道吗?今朝有酒是我姐姐诶,嘿嘿,就是我先前说的那个亲姐姐,她好棒好棒的,好爱她!】

  今朝有酒——

  【她肯定也爱你。】

  今朝醉——

  【那必须呀!血缘关系在那摆着呢!】

  今朝有酒——

  【谁先前说人家讨厌鬼来着?】

  今朝醉——

  【原谅我年少轻狂不懂事。】

  姜衿嗤笑一声,没好气地打趣了几句,准备下线,对话框里又蹦出一句。

  今朝醉——

  【师父啊,我真的很想见你啊,咱们就见见吧,这简直成我一块心病了。你看我这么爱你吧,不见面合适吗?呜呜!】

  今朝有酒——

  【我是见光死。】

  今朝醉——

  【师傅什么样我都爱,见面见面,求见面啊,我知道你也是云京的。】

  姜衿一愣神,半晌没回复。

  姜皓在对话框里卖萌撒娇半小时之后,姜衿实在被缠得没办法,答应了周末见一面。

  姜皓自然是雀跃不已。

  发了一连串表情动图,下线了。

  姜衿看着电脑屏幕,也忍不住笑了笑,关了qq。

  坐在椅子上发呆。

  也就不到一分钟,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刚才她和姜皓互相留了手机号码,约好了周末联系。

  心念一起,她留了小胖的。

  事实上——

  这个qq号码连同她的游戏号码,一开始都是小胖帮着她申请的,也因此,刚才姜皓要求见面,她就突然留了小胖的手机号码。

  原因其实很简单。

  她想结束和姜皓在网上的这种关系了。

  可同时——

  她并不希望姜皓知道她就是网络上的今朝有酒。

  在她进了姜家以后,姜皓在两人对话时抱怨咒骂了好些次。

  眼下见了面,他要如何自处?

  他那么单纯的性子,肯定会觉得愧疚、自责、难堪,也许还有愤怒和怨恨。

  这和她的作者身份揭晓还不一样。

  两个人这样的聊天,她在暗,姜皓在明,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她一直冷眼看笑话的感觉。

  姜皓像小丑。

  如果可以,她宁愿撒个善意的谎,保留着他的自尊和秘密。

  更何况——

  两人还谈到了挺私密的话题。

  姜皓要是知道他平时那啥的第一次在和她交流,还指不定怎么样抓狂呢。

  姜衿随意想想,还觉得有点好笑。

  给小胖拨了电话。

  那边很快传来乐呵呵的一声,“小衿姐?”

  “小胖,”姜衿轻声唤了一句,笑着道,“我有个事情想拜托你一下。”

  “你说,别说一件,一百件都行。”

  “呃,”姜衿笑笑道,“没有一百件,就一件,你还记得你以前给了我一个游戏账号吗?还有qq号,我在游戏上认识了一个徒弟,你替我和他见个面……”

  “你不想见面啊,那干嘛答应他?”小胖不解。

  “我知道他是我亲弟弟,前段时间才知道,他要见面我拒绝不了,你就见一次就行,以后也不用怎么联系。”

  “啊,亲弟弟,好巧啊!”小胖惊叹一声,话锋一转道,“可是我不认识他啊,也不知道你们平时聊什么,穿帮了怎么办?”

  “不会。也就一开始聊聊游戏,后来……”

  姜衿略一停顿,继续道,“后来就聊了聊今朝有酒,也就是我写的那几篇小说,你不是也看过一点吗?随便聊聊就行,到时候我应该没什么事,陪他一起去,不至于让你穿帮。”

  “那行,没问题。”小胖爽快地应了下来。

  随便聊了几句,挂断电话。

  边上的乔远停了步子,面带探询地看着他。

  小胖连忙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乔远上下打量他一眼,蹙眉道:“怎么她有事就喜欢找你帮忙?”

  “嘿嘿,可能是因为那个游戏账号是我给的。”

  “你给的?”乔远一愣,稍微回忆了一下,踢他一脚,“你那些账号不都我给的吗?”

  “可不是嘛。”

  “周末见面?她和她弟弟一起来?”乔远若有所思。

  “是啊,这不是怕穿帮么?”

  “嗯。”乔远朝他伸手过去,“把你手机给我,你重新办张卡,就用我给你那个新手机。”

  “啊?”

  “怎么,”乔远没好气道,“有了新手机留着不用等下蛋啊?”

  “那一会我存一下联系人。”小胖将手机递了过去,无奈道。

  “嗯。”乔远哼哼一声,接了他手机。

  眼见姜衿的短信随后进来,直接保存了姜皓的手机号。

  揣进兜里。

  心情突然就非常愉悦了。

  想想呀——

  他以今朝有酒的身份和姜皓见了面,那为了保证不穿帮,肯定得时常和姜衿互通有无了。

  简直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啊。

  送枕头的这个,还是他想睡的那一个。

  乔远胡思乱想着,忍不住勾唇笑出声,心驰神往。

  事情朝着姜衿完全始料未及的方向发展了,她自然不知道。

  进了宿舍。

  重新坐在椅子上发呆了。

  想起了先前姜晴所说的那些话。

  她倒是不怀疑姜晴那些话的真实性,毕竟云若岚有动机。

  因为叶芹当场反水,她肯定受了晏老爷子好一通责难斥责,这股怨气怎么可能憋下去,以她那样的心性,是极有可能找人给叶芹点教训的。

  也许原本的吩咐里不一定就要叶芹的命,可却直接导致了叶芹死亡的结果。

  偏偏——

  眼下叶芹已经下葬,参与犯罪的三个男人也已经判刑入狱。

  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

  强j案原本就极难定性,就凭着几张截图,或者说几句根本不足以作为证据的口供,怎么可能影响到云若岚?

  更何况——

  姜晴不可能出庭作证,晏清绮也不可能承认截图。

  已经晚了。

  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思绪还有点乱。

  姜衿深呼吸了一下,索性也拿了毛线,爬上孟佳妩的床了。

  ——

  星期天很快到了。

  上午八点,姜衿用了早饭。

  坐在客厅里等姜皓。

  半个多小时过去,姜皓还是磨磨蹭蹭没下来。

  姜衿略微想想,看看时间,索性抬步上楼,去他房间找。

  姜皓正换衣服,眼见她进来,简直好像见到救星一样兴奋,急切道:“姐,你说我穿哪一件好啊?这个白色毛衣配打底衬衫怎么样?”

  “……”姜衿无语地看他一眼,面对着扔了一床的衣服道,“干嘛啊这是?又不是去相亲,你连早饭也不吃,就搁这试了一早上衣服?”

  “是啊。”姜皓一本正经点点头,“我不说了吗?我特别喜欢我这个师傅啊。”

  “那也不带这样的,太夸张了。”

  “我觉得一点也不夸张。”姜皓挑眉笑道,“不过他看见你肯定高兴,哈哈,他也喜欢看你的小说。”

  “但愿吧。”姜衿耸耸肩。

  “这件怎么样?”姜皓又拿出一件灰色毛衣,在自己身上比了比,等她给意见。

  “那就白色吧,也挺好看的。”

  “嗯,听你的。”姜皓话音落地,窜进衣帽间换衣服,还没换,又探头出来道,“你给我的围巾织好了吗?”

  她星期五回来,拿了买的那些毛线。

  房间里织围巾的时候被姜皓给发现了,以为织给他,高兴得不得了。

  姜衿索性也就没让他失望,说是原本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姜皓从昨天早上就开始问了。

  姜衿笑看他一眼,答话道:“没好呢?放心放心,等下午回来收个尾,就可以给你了。”

  “谢谢姐姐。”姜皓敬个礼,抱着毛衣进去换。

  很快出来。

  里面穿了一件浅蓝色衬衣,外面搭了一件米白色毛衣,下面配了黑色长裤,休闲鞋,非常干净帅气。

  “怎么样?”

  姜皓张开手臂,在她眼前转了一圈。

  “恩,帅得不得了。”姜衿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

  “有晏哥哥帅嘛?”姜皓挤眉弄眼问。

  “去你的,没有可比性。”

  “好啊你!”姜皓长臂一揽,圈了她胳膊,威胁道,“重新说,给个让小爷满意的答案。”

  “小爷?”姜衿反问一声,直接抬脚踩上他一只脚。

  姜皓鬼哭狼嚎地蹦起来。

  眼见她立在原地眉开眼笑,突然觉得脚尖也不疼了。

  他很心疼姜衿,尤其在所有是非曲直被揭露出来以后,每每看见姜衿,都恨不得把心捧出来给她,表明立场。

  能见到她笑,自然由衷地高兴。

  只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女孩,能比自己的姐姐长得还好看了。

  尤其她还是今朝有酒。

  吼吼!

  姜皓兴奋地想了想,一大堆衣服衣服也没收。

  两人直接出门。

  拦了辆出租车,去往姜皓和今朝有酒约好见面的西餐厅。

  十一点半到,顺带吃午饭,免了可能出现相对无言的等等尴尬问题。

  见面地点还是姜皓提议的。

  想象了自个师傅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他做了万全准备,连现金都带得非常充足。

  万一师傅是个穷*丝怎么办?

  姜皓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胡思乱想。

  耳边突然传来姜衿一声,“喂,到了。”

  “啊?”

  “啊什么?”

  姜衿扯着他手腕将他拉下来,蹙眉道:“咱好歹十八岁了,有点出息成么?见个网友而已。”

  “那不是一般网友。”姜皓反驳一声,略微想想,叮咛道,“姐,咱们先约法三章。”

  “诶?”

  “一会见了我师父,无论发生什么事,别嘲笑、别轻视、别甩手走人,行么?”

  “……”姜衿愣一下,“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至于不?”

  “嘿嘿。”姜皓摸摸头,“这不是还没见过面嘛。而且他那人性子比较古怪,在网上都神出鬼没的,而且有时候说话语气也不好,一身毛病呢。”

  “呃。”姜衿愣愣神,“这样的人为什么是你师父?”

  “谁知道呢,可能人都比较欠虐,他越是冷淡我,我就越是想贴上去,感觉他很牛逼啊。”

  “现在的小孩都是这种心理?”姜衿抑郁地看他一眼。

  “谁是小孩?”姜皓没好气哼一声,手心放在她头顶,移到自己身上比了比,一副傲娇嘚瑟的样子。

  姜衿没好气推了他一把。

  姜皓哈哈笑着蹦到一边去,掏出手机打电话。

  姜衿也不听,随意地扫视了两眼。

  很快——

  姜皓收了手机,激动地扯了她一把,“走了走了,我师父来了,就在楼上呢。艾玛,声音太性感太迷人了。”

  姜衿:“……”

  小胖声音性感迷人吗?

  她为什么都根本从来没觉得。

  “走了走了。”

  姜皓没给她太多思考时间,一边拉着他往里走,一边激动道:“真的来了呢,我一直怕他不来呢,他那个人你不知道……”

  姜皓嘀嘀咕咕了一路。

  很明显——

  又激动又兴奋。

  姜衿笑了笑,倒是十分庆幸自己让小胖和他见面。

  正胡思乱想——

  姜皓脚步停顿了一下,拉着她往一个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姜衿抬眸一看,也愣了。

  乔远?

  为什么是他?

  脑海里的思绪还没理顺,姜皓已经到了乔远跟前,咧唇笑笑道:“你是今朝有酒吗?”

  “嗯?”乔远起身看他一眼。

  一个字,落在姜衿耳边好像疑问句,落在姜皓耳边却成了肯定句。

  “我是今朝醉,师傅你好。”姜皓直接伸手过去,很明显,还有些紧张。

  乔远看了姜衿一眼,垂眸和他握了一下。

  关系确定。

  姜皓落座,这才看到边上的姜衿还傻乎乎地站着,连忙扯了她坐下,介绍道:“这是我姐姐,非要跟着我来的。”

  “嗯。”乔远狭长的眼眸眯了眯,朝他露出个略带古怪的笑意,用那种惯常慵懒的语调答话道:“我们认识。没想到你是今朝醉的姐姐,真是巧了。”

  “啊?”姜皓诧异极了,侧头看了姜衿一眼。

  姜衿无奈笑笑,“我朋友,他叫乔远,我们认识好多年了。”

  “啊?”很明显,姜皓更诧异了。

  乔远低笑一声,懒洋洋道:“你这比想象中还小,嘿,以后别叫师傅了,怪不自在,叫远哥,要不叫四哥也行,我在家里排行老四。”

  “好啊,四……四哥。”姜皓回过神来,看着他,神色间还有点窘迫。

  他实在没想到——

  今朝有酒长得这么帅啊!

  嗷嗷!

  简直超出他心理承受底线了。

  乔远穿了休闲款黑色西装,扣子没扣,露出里面质地柔软的灰色针织衫,衬着过分俊美一张脸,简直赛过电影明星了。

  尤其他虽已刻意收敛,举手投足间仍旧带着点散漫慵懒的劲。

  看在姜皓眼中,就分外迷人了。

  这师傅的颜值,比他还高啊,简直可以打一百二十分。

  看着他,姜皓还有点紧张。

  “四哥。”耳边一道憨憨的声音拉回他思绪。

  小胖到了几人跟前,看着姜衿愣了一小下,开口道:“小衿姐?”

  姜衿还有什么不明白,点点头,“嗯,真巧。”

  “嘿嘿。”

  小胖坐到了乔远里面去。

  姜皓却站起身来,笑笑道:“我也去个洗手间。”

  “去吧。”

  乔远一笑,他就乐颠颠离开了。

  剩下三个人。

  姜衿和乔远面面相觑。

  半晌,没好气道:“你这怎么回事啊?!”

  “帮忙啊,”乔远替她添了茶,“你这有事找人帮忙,越过我找小胖什么意思?不觉得我这样的,更像游网游高手么?”

  “……”姜衿叹一声,懒得理他。

  乔远笑一声,“你弟弟看上去还挺单纯的。”

  “我就希望你以后和他少往来一些。”姜衿没好气。

  突然地——

  就有点明白晏少卿看见她和乔远在一起的心情了。

  老实说,乔远身上的确有某种让人觉得危险又魅惑的气息。

  随着年岁渐长,他的相貌越发出挑,勾唇说话间,眉毛眼睛都显得活色生香,不说话的时候,又好像慵懒迷人的模特,哪怕坐着,那股子漫不经心的劲也是挺惑人的。

  姜衿胡乱想着,就见他勾唇一笑,“我觉得他还挺喜欢我的。”

  喜欢,能不喜欢吗?

  姜皓简直都喜欢死师父了。

  姜衿蹙眉想着,又突然觉得自己怎么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以后倒好,时时刻刻得担心乔远带坏她弟弟。

  她认真地看一眼乔远,一本正经道:“姜皓今年高三,非常关键。我也是觉得他总牵挂着不好才决定见一面的。这次以后就尽量少联系,不许影响他学习。”

  乔远了然地点点头,“我对他没心思。”

  姜衿:“……”

  这话怎么听起来就那么古怪呢?

  她心情郁闷极了,饭都没怎么吃好。

  饭桌气氛倒很好,姜皓兴致勃勃,和憨厚的小胖一直聊着各种游戏。

  乔远话少,倒也和姜皓想象里的师父完美契合。

  用餐了一个半小时。

  快一点的时候,四个人在餐厅楼下分了手。

  暂时没回家。

  姜皓扯着姜衿去间隔两条街的某一商场买衣服。

  两人刚上车,姜衿神色一愣,摇下车窗远远看了一眼。

  “怎么了?”姜皓不解。

  “没什么,走吧。”姜衿扭头说了一句,觉得自己想多了。

  怎么感觉——

  刚才被揽着进会所那女孩的背影,有点像孟佳妩。

  可转眼一想,出入那种地方,身材好的女孩也简直多了去了。

  许是自己看眼了。

  姜衿捂着嘴打个哈欠,将疑惑抛诸脑后。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哒。~\(≧▽≦)/~

  例行求票,手里攥着票票的妹纸们,别忘记投给阿锦呀,么么,另外,感谢打赏道具给阿锦的亲们,都有看到,爱你们么么哒,阿锦会加油。

  ——

  推荐一个朋友首推的现代文:溏芯【强婚之盛爱入骨】

  常言道: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虞瑶在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了徐谦,究竟是巧合?还是命运?

  徐谦这一生,势在必得的,除了功名利禄,就是虞瑶了。徐谦的爱之于虞瑶来说,即是蜜又是砒霜。

  简而言之,就是一位温柔姑娘被一只禽兽医生缠上的故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96:师徒见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