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阎寒误会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孟佳妩和云昊进了会所。

  一路往里走,驾轻就熟地到了包厢。

  “云少来了。”

  嘈杂音乐里,有人笑着站起身来打招呼,临了,那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孟佳妩勾唇一笑,媚态横生。

  边上云昊揽着她纤腰的手臂紧了紧,明显愉悦,俯身凑近,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就陪哥哥两小时。”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两个人耳语过后,云昊拥着她到了最中间的大沙发上去。

  其余人分散坐在边上,形成簇拥之势。

  云家是京城六大豪门之一,传到这一代人丁却单薄,年轻的公子哥里,为人所知的,只有云昊和堂弟云明两人,眼下执掌大权的家主云峰是两人的大伯父,上星期病倒入院刚被曝光。

  云明远在海外求学,能接替的自然只有眼前这一位。

  一众人心知肚明,巴结起来也不留余地。

  有人举杯而笑,“来来来,敬云少一杯,等明儿他接手了云家,这样的机会可就没多少了。”

  “可不是,举起来举起来。”

  嬉笑打趣声四起,那酒杯便齐齐举到了云昊的跟前。

  云昊长臂揽着孟佳妩,手里的酒杯就刚好凑到她嘴边,他微微低头看她,勾着唇笑。

  孟佳妩也笑,将缓缓抬起来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好!”

  “不愧是云少带来的女伴嘛。”

  几个男人兴高采烈地叫嚣着,目光更若有似无地在孟佳妩身上扫过。

  她穿着紧身包臀裙,外面裹了一件深蓝色长大衣,一张脸妩媚动人,眼角眉梢都是风流韵致。

  堪称尤物。

  很容易让人着迷。

  揽着她,云昊有点蠢蠢欲动了。

  他也是风流惯了的人,和孟佳妩认识时间久了,在一起玩得开,也就好上了。

  好了没多久,自然而然觉得腻,又分开。

  眼下突然又见到,也不知是习惯,还是其他原因,又想要了。

  这样想着,他又忍不住看了孟佳妩一眼。

  敏感地察觉到——

  孟佳妩今天的妆容比以往淡了许多,低眉顺眼的,竟有了点乖女孩的感觉。

  有趣哈。

  云昊掐掐她的腰,抬着下巴道:“拿杯酒过来。”

  孟佳妩笑一下,酒杯递到他唇边,预备像刚才他喂她那样,喂他喝。

  云昊却偏头看她,目光落在她唇上。

  孟佳妩一愣。

  “用嘴喂呀,咱们以前怎么玩的,忘了?”云昊说得理所当然。

  “云哥哥,我……”

  云昊往沙发上靠一些,看着她笑而不语。

  孟佳妩端着酒杯看他,半晌,将里面半杯酒送到了自己口中。

  没喝,含着。

  倾身凑过去,覆上了云昊的唇。

  将略带辛辣的酒,慢慢地送到了他口中。

  酒完了,云昊那一点蠢蠢欲动的心思也倏然爆发了,拥着她,摁在沙发上热吻一通。

  孟佳妩避无可避,索性也没避,大大方方地和他接吻。

  微微眩晕中看见江卓宁冷寂的侧脸。

  眼睛一闭。

  放松了自己状态。

  云昊见她配合,自然也高兴,并未过多要求。

  等最后所有人散去,懒散地靠在沙发上吸烟,仍旧拥着她。

  孟佳妩掏手机看一眼时间,笑笑道:“两个半小时了。”

  “怎么,出来玩还掐表计时啊。”

  “也不是,我下午要去学校的。”孟佳妩解释道。

  “哈。今天真是新鲜了,我还以为你考学就给你们家老头子看呢,这是准备当三好学生了。”云昊好像听到什么天方夜谭一般,促狭地笑了一声。

  孟佳妩没说话。

  两个人安静了半晌,她又道:“照片给我。”

  云昊扭过头,伸手捏了她下巴,建议道:“再睡一次怎么样?”

  “还是算了吧。”

  “怎么上个学性子都变了,”云昊挑眉审视着她,“你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脚踩两只船的事情嘛,以为哥哥不知道?”

  “那时候年龄小不懂事。”

  “哈,几天没见说话腔调都变了。”

  云昊一只手握着她手臂,一只手伸到自己身前,解西装纽扣了。

  孟佳妩伸手握着他解衣服的一只手,“真不行。”

  “照片不要了?”云昊似笑非笑。

  “我们先前说好了的。”

  “那哥哥有没有说过,我可从来不是什么君子。”云昊耸耸肩笑起来。

  孟佳妩陡然推开他,站起身来。

  抬步直接往门口走。

  云昊一愣,反应过来连忙起身去拦。

  孟佳妩已经拉开门往外走。

  “站住!”

  云昊站在包厢里流转的灯光下,唇角噙着笑,语带威胁道:“照片不想要了?”

  “云哥哥要给我吗?”孟佳妩侧身反问。

  “就一次。”

  “现在不行。”孟佳妩笑笑道,“我说了,我谈了男朋友。”

  “装什么贞洁玉女,刚才热吻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你拒绝?”云昊明显不耐烦了。

  “要是早知道你不当君子,我刚才就一杯酒泼你脸上了。”孟佳妩耸肩笑笑,“现在也晚了,就当没吻过。”

  “哈,还可以这样?”云昊看着她,审视半晌,迟疑道,“你男朋友不会是学生吗?啧啧,你以为你这样的,和一个好学生能好上几天?”

  “那是我的事。”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听过吗?”云昊正色道,“依我看你对那男生也就三分钟热度,何必搞这些守身如玉的假把戏?”

  “那还是我的事。”

  孟佳妩话音落地,转身欲走。

  云昊狠狠愣一下,一个箭步冲过去,将她推到在墙壁上。

  俯身就吻。

  孟佳妩抬手甩了他一个耳光。

  云昊一咬牙,满腔怒火都冒了出来。

  正准备拖着她进包厢,边上一个包厢门突然打开了。

  一群人涌了出来。

  看着他们的姿势状态,响起几声窃笑。

  云昊一只手还按着孟佳妩的肩膀,一只手捂着自己半边脸,一侧头也愣了。

  看着最前面高大笔挺的男人,讪笑道:“哥。”

  “嗯。”

  阎寒淡淡地应一声,目光扫过孟佳妩的脸,忽视她诧异的神色,一侧身,抬步欲走。

  边上一众人连忙跟上。

  云昊松了一口气。

  被她桎梏着的孟佳妩却突然开口道:“阎寒。”

  整个走廊都倏然寂静了。

  已经走了几步的阎寒停了步子,紧跟着他的一众人也旋即停了步子,一脸古怪地打量着孟佳妩,又看看阎寒。

  孟佳妩一把甩开云昊,小跑过去,直接挽了阎寒手臂,蹭着他撒娇,“你是不是生气了啊?我是专门过来找你的,就被你弟弟给拦了,不是故意和他牵牵扯扯,你看……”

  她伸手指向云昊的脸,振振有词道:“他想吻我,我都扇他一巴掌呢,你别生气啊。”

  “……”

  整个走廊里所有人都石化了。

  云昊脸色变了又变,目光落在阎寒面无表情的俊脸上,微带探询。

  阎寒也愣了。

  这意外还不比任何人少。

  偏偏他一张脸素来也没什么表情,也就显得高深莫测。

  半晌——

  他垂眸看了一眼挂在他胳膊上的孟佳妩,朝着边上众人道:“出去等我。”

  “是,阎总。”

  众人纵然满腹疑惑,也不多言,快步往出走。

  阎寒神色定定地看着孟佳妩。

  孟佳妩脑子高速运转着,猜测他的身份。

  云家家主云峰年近六十,离异,听说早年有一子,归了母亲抚养。

  莫非——

  她也抬眸,好奇地打量着阎寒。

  阎寒冷眼看着她,也明白了她想要自己解围。

  略微想想,朝着云昊道:“小妩是我的人,刚才那样的事情,我希望没有第二次。”

  他少年当兵,多年锻炼下来体魄强健,笔直站着都像一座铁塔。

  自有一股威严压迫之势。

  当然不是流连花丛的云昊能比的。

  云昊爱玩,其实也无意于家主之权,管理着偌大的家业,别说其他,光是集团旗下那些生意,都能让人忙到少活二十年。

  他可没有那么多闲时间。

  其实已经打定主意做个逍遥少爷,自然要避着阎寒的锋芒。

  云昊勾唇一笑,“误会,都是误会。要知道她是大哥的人,我是绝不会轻薄无礼的。”

  “那就好。”阎寒从孟佳妩怀里抽了自己手臂,转身欲走。

  “等等。”

  孟佳妩又一次扯住他,低声道:“你弟弟手里有我几张照片呢,都不好看,你让他给我删掉。”

  阎寒又看她一眼。

  孟佳妩神色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恳求。

  阎寒点点头,问云昊,“照片呢?”

  “手机里。”云昊直接拿出手机,笑笑道,“我这就删,一张也不留。”

  话音落地,当着孟佳妩的面,将几张照片全部删掉。

  孟佳妩松了一口气。

  勾唇说了句,“谢了”,紧跟着阎寒往出走。

  低声道:“谢谢教官。”

  “嗯。”阎寒道,“玩不起,这种地方就少来。”

  “知道。”

  孟佳妩没辩驳,相反的,语调非常轻松。

  阎寒声音极淡地哼了一声。

  孟佳妩侧头看他一眼,又道:“您是云家人啊?”

  “这不是很明显?”

  “是挺明显。”孟佳妩点点头,“我就是觉得还挺意外的。”

  阎寒勾勾唇,没回答。

  将她送到了会所门口去。

  孟佳妩抬眸看一眼边上等着他的一众人,又笑笑,“谢谢教官。”

  “去吧,早点回学校。”

  “嗯。”孟佳妩点点头,转身下台阶,刚走两步,身后的阎寒突然又叫住她。

  孟佳妩驻足扭头,“您还有事?”

  阎寒看着她,微微蹙眉,摆手道:“没事,你路上小心。”

  “我知道。”孟佳妩转身走了。

  阎寒站在旋转玻璃门外看着她,低头笑了笑,转身朝着等候的众人走了过去。

  他原本想问问姜衿,叫住了她,又犹豫了。

  索性也没问。

  反正总有机会再见面的。

  那个在他离开之后,总会突然在他脑海中冒出来的小丫头,既是如此这般地让他牵肠挂肚,他总得亲眼见了,才能确定她到底过得快乐不快乐。

  ——

  下午四点,姜衿和姜皓到了家。

  姜皓逛商场买了两件衣服,顺带着要求姜衿也买了两件薄款羽绒服。

  云京的冬天冷,指不定哪一天就降温了。

  他总觉得姜衿穿得薄。

  主要因为她瘦,多厚的衣服穿着,都会让人觉得应该还是冷。

  姜皓一只手提了五六个购物袋,空余的那只手便揽了姜衿的胳膊,邀宠道:“姐你看啊,你给我织一条围巾,我就用私房钱给你买了两件衣服,总结起来你还是赚着的。”

  “嗯,然后呢?”姜衿知道他肯定有后话,抿唇一笑。

  “所以呢。”姜皓放开她,提着袋子蹦到她跟前,倒退着走,边走边道:“这充分说明爱护弟弟是多么重要嘛。你以后对我好一点,再送东西多一些,我肯定更多地回报你嘛。”

  “哈哈。”姜衿一笑,并不答应他。

  姜皓审视她两眼,撇嘴道:“哈哈是个什么意思?答应不答应啊!”

  “知道了知道了。”姜衿没好气地推着他,“以后有什么事情都会记着你的。”

  “这还差……”

  姜皓后面两个字尚未出口,目光投向大厅,愣了。

  姜衿就走在他后面,差点撞在他身上,止步一看,也愣了。

  视线里——

  姜晴就坐在大厅沙发上,边上的楚玉英亲自洗了水果端出来,笑着和她说话。

  这画面太古怪,姜皓回过神来,下意识就看了姜衿一眼。

  姜衿没说话,抬步就往楼上走。

  “衿衿!”身侧的楚玉英突然开口叫住她。

  姜衿脚步一顿,扭头道:“妈。”

  姜皓也到了她跟前,蹙眉道:“妈,你怎么让她回家了啊。”

  “这是什么话?”楚玉英没好气地看他一眼,责备道,“晴晴好歹是你姐姐,朝夕相处十几年了,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就连话也不会说了。”

  “不是,你明知道她……”姜皓气闷,说不出话来。

  “知道你的意思。”楚玉英没好气看他一眼,站起身,到了姜衿身边,拉上她的手。

  姜衿一双手冰凉凉,被她柔软的手心暖了一下,没有抽走。

  楚玉英拍拍她手背,笑着道:“妈妈知道你因为姐姐的事情耿耿于怀,可眼下你还好端端站在这里呢,一点伤也没有。毕竟是一家人,什么事说开了也就过去了,别往心里去,啊。”

  “妈,”姜衿看看她,淡声道,“我知道你会原谅她的,没事,我不介意。”

  “妈妈就知道你最懂事了。”楚玉英松口气,笑笑又道,“那起诉的事情?你看你姐姐这儿还怀着孩子呢?咱们总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妈妈啊,你想想,那孩子得多难过。”

  “没妈的孩子是比较难过。”姜衿看着她,“可有时候有妈妈还不如没妈妈呢,谁知道孩子怎么想?我们还是别帮他做决定了。”

  楚玉英脸上的笑意倏然僵住。

  “起诉的事情我已经说过了,没有转圜余地。”姜衿抽了手,揣进口袋里。

  “这孩子,”楚玉英连忙拉住她,劝说道,“这件事你可千万别冲动。你姐姐在咱们家十几年了,圈子里小姐夫人都知道,这突然去监狱了算怎么回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大家都知道的,到时候说是你送姐姐进了监狱,你这名声还要不要了?”

  “呵。那妈妈可以告诉那些夫人小姐,我为什么送她去监狱。”

  “怎么好说歹说就是不听呢?”楚玉英有点急了。

  “您也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就是这么不知好歹的人。”姜衿话音落地,转身上楼。

  楚玉英看着她的背影,跺了一下脚。

  姜皓拿着购物袋的一只手忍不住攥紧些,愤愤道:“妈,你能不能别逼她啊!”

  “我怎么逼她了?”楚玉英没好气瞪他一眼,“你这胳膊朝哪拐呢?你姐姐对你不好啊,非要逼着她离开咱们家,她这还怀着身孕呢,离开家能去哪啊。”

  她话里的姐姐自然是姜晴了。

  姜皓抑郁嘀咕道:“爸爸不是已经说了吗?请了阿姨照顾她。”

  “哪家的阿姨能有亲人照顾得好?”楚玉英看一眼他手中的购物袋,指责道,“你看看你,买这么多东西都自己提着啊,傻不傻?你叫她一声姐姐,她都没长手吗?”

  “我自己要提的!”姜皓倏然怒了,愤愤道,“她多高我多高?而且她还那么瘦,哪里有劲?我提几件衣服怎么了?”

  “简直不明白你,猪油蒙了心吧。”

  “我看你才是……”

  姜皓语气一窒,烦躁道:“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一点道理也不讲。”

  话音落地,直接扭头上楼了。

  楚玉英看着他的背影,气急败坏道:“也不知被灌了什么迷药了!”

  发泄完了,回头看姜晴一眼。

  姜晴坐在沙发上,脸上笑意浅浅,却让她觉得心里毛毛的。

  楚玉英笑着到了她跟前,顺势坐在她边上,两只手握着她一只手,安慰道:“你放心。她起诉的事情都有我呢,等你爸晚上回来,我再好好给他说说,让他劝劝姜衿,你说这一个姑娘家怎么这么拧呢,脾气又硬又臭的,简直像茅坑里的石头。”

  “嗯,我自然是放心的。”姜晴笑了笑,连声妈也没有叫。

  楚玉英却丝毫没生气,看着她,小心翼翼道:“那妈妈的事情……”

  “只要姜衿能撤诉,您的事我自然会守口如瓶。”

  “这样啊?”楚玉英为难道,“那些照片,能不能先给妈妈?你放心,姜衿撤诉的事情我一定帮你达成,我好歹是她妈,反了她了,一点都不听话。”

  “我看她可从来没将你当成妈妈呢。”姜晴凉凉道。

  楚玉英干笑一声,“那照片……”

  “我说了,她撤诉了我自然给你。”姜晴懒得再应付她,直接起身道,“我困了,先回房睡觉。”

  “你!”

  “妈,”姜晴突然转过身看她,“我劝您还是别对我动什么歪门邪道的心思。照片都不是一份,其他的放在我朋友那里,我要是意外出点什么事,那,呵呵。”

  “你想什么呢。”楚玉英拍拍她肩膀道,“怀孕了就是喜欢胡思乱想,快点上去休息。”

  姜晴微微一笑,上楼了。

  楚玉英看着她的背影,简直恨得咬牙切齿。

  却莫可奈何。

  她当年顶替那女人要嫁给姜煜的时候,还是处。

  自然不行。

  怕露馅,结婚之前和从小一起长大的一个男生春风一度,毁了清白之身。

  原本已经时过境迁的。

  可偏偏年初回娘家的时候,意外又遇见。

  青梅竹马的男生也成了中年男人,跑长途货运,因为媳妇出轨离了婚,正是独身一人。

  大过年见到两个人都颇有喟叹,在一起多聊了几句。

  一来二去的,不知怎么就好上了。

  她和姜煜结婚这么多年,夫妻生活非常规律,早些年一周两次,后来一周一次,再后来姜煜步步高升,时间精力都有限,两个人亲热的次数自然更少了。

  尤其——

  姜煜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家里家外都独掌大权,夫妻关系上也是。

  规律、克制、按部就班……

  死水一样,一丁点的夫妻情趣都没有。

  哪里像正常男人?!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许多火热激情的画面,楚玉英脸上一热,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坐在沙发上吃苹果。

  缓缓心神。

  又想到姜晴手里那些足以毁掉她的照片,更觉得心乱如麻。

  没错,她的确贪图那男人带来的激情和刺激,可同时,她又绝对不能丢掉市长夫人的身份。

  能将错就错地跟了姜煜,算是她这辈子迄今为止最大的运气,说是一步登天毫不为过,她跟着姜煜,进入以前从未想象过的生活圈子,过上了以前从未想象过的养尊处优的日子。

  十指不沾阳春水,每天需要做的,也就是美容、打牌、逛街、看看孩子。

  姜煜也不在意。

  尤其——

  身为官场中人,又从小在这样的圈子里长大,他是难得的规矩之人。

  不养二奶小三,甚至连逢场作戏的花边新闻都没有。

  好像就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

  先前姜衿出生的时候他还喜爱的不得了,有一段时间醉心家里,后来丢了姜衿,再收养了姜晴,直到生了姜皓,他都没表露过太多兴奋和激动了。

  虽说让她有些小失落,和其他平素在一起的太太夫人相比,却明显幸福太多了。

  丈夫事业有成,从不拈花惹草。

  她儿女成双,尤其儿女还都十分争气,完全算得上人生赢家了。

  这样的好日子,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

  她决不允许。

  楚玉英胡乱想想,就觉得她必须阻止姜衿起诉,也不吃苹果了,就坐在沙发上,一心一意地等着姜衿。

  没一会——

  姜衿就从楼上下来了。

  外面驼色大衣敞开着,里面白色高领毛衣配着一条深色牛仔裤。

  她小小一张脸整个缩在毛衣高高竖起的领子里,眼睛都不抬一下,很明显,根本没有和她打招呼告别的打算。

  楚玉英坐在沙发上看她,突然就火冒三丈了。

  厉声道:“你给我站住!”

  姜衿神色一愣,迟疑了一下,停在原地了,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开口道:“我去学校了,六点半要点名的。”

  “别急,先前的事情咱们好好说说。”楚玉英起身到了她身边,拉着她手腕要去沙发边上坐。

  姜衿站在原地没动,声音僵硬道:“妈,我真的来不及了。”

  “今晚又不上课,不急于这一时。”

  姜衿挣开她的手,深吸一口气,淡声道:“如果你要说姜晴的事情,我的答案不会变。”

  “你真要丢光家里的脸面才开心?!”楚玉英的忍耐也到了极点,气急败坏。

  “还得要我说多少遍?不是我要丢光家里的脸面行吗?”姜衿一只手攥紧了背包带,一字一顿道,“要害人的是姜晴,要丢脸的也是姜晴,和我没有关系。她犯了法,自然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本该如此。”

  “告不告不就你一句话的事情?”

  “我告!”姜衿的声音猛地提高一度,“我为什么不告?!如果不是运气好,我现在什么处境你想过吗?就因为我没事,姜晴犯下的错事就可以一笔勾销吗?事情发生了,她甚至一句真心实意的道歉都没有!你是我妈,不是她妈,为什么不向着我说话,设身处地想想我的感受,有你这样当妈的吗?!”

  “我这样的妈妈怎么了?”楚玉英眼见她眼眶含泪,心烦得不得了,质问道,“你觉得我这样的妈妈不好?就想着你那个短命鬼妈妈是不是?真是什么人养什么人!你看看你这蛮不讲理的样子!”

  “我蛮不讲理?”姜衿气急反笑,“到底是谁蛮不讲理?是她找人要轮j我!轮j!你知道那对一个女孩意味着什么吗?可你呢,你做了什么?接她回家好吃好喝地供着?!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是非观念,还是说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她拿到……”

  姜衿话未说完,“啪”的一声脆响,楚玉英一个巴掌将她扇倒在地。

  大厅里经过了一瞬间的寂静,姜皓蹬蹬蹬跑下楼,大声道:“妈,你做什么呢!”

  楚玉英也愣了,看着自己通红的掌心,说不出话来。

  “姐!”姜皓扑通一声,半跪在姜衿身边,扶着她胳膊道,“你怎么样啊,没事吧?”

  姜衿一只手撑着地,整个人都因为愤怒剧烈地颤抖着。

  豆大的眼泪从眼眶里掉下来,一颗颗砸在坚硬光亮的大理石瓷砖上,溅开了,好像雨滴砸落。

  她大脑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空白,耳朵始终嗡嗡作响,根本听不见姜皓的说话声,仰起头,泪水满布的一张脸吓了姜皓一大跳,甚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姜衿皮肤白,楚玉英一巴掌下去,她半边脸连耳朵都红肿了起来。

  看上去触目惊心。

  “姐,姐!”姜皓摇着她胳膊,被她的样子吓得有些傻了。

  “我没事。”姜衿嘴唇颤抖地说一句,一只手握紧姜皓的手腕,借着他的力量站起身来。

  目光定定地等着楚玉英。

  半晌,一字一顿道:“您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去学校了。”

  楚玉英看着她,一只手仍在抖,说不出话来。

  姜衿低头背了包,就往门外去。

  “姐!”姜皓忙不迭跟着她,急声道,“你感觉怎么样啊,你别吓我,耳朵都肿了,我带你去医院,咱们去医院看看。”

  姜衿往前走,没搭理他。

  姜皓急的不得了,又跑到她左边去,焦急道:“啊,去医院吧,我带你去医院。”

  姜衿愣了愣,侧过头,十分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不去。”

  “你这样去什么学校啊!”姜皓简直快急哭了,跟着她边走边道,“当我求你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咱们去医院。”

  “我说了我不去!”姜衿猛地扭头过来,一脸怒意。

  姜皓被吓了一跳,仍是觉得不放心,也不敢说话了,跟着她出了门,又跟着上了出租车。

  两个人在车上也没说话。

  好一会才到云京大学门口,姜衿直接开车下去。

  姜皓给了钱,忙不迭追出去。

  拦着她道:“你这样肯定得看看啊,要是你生气不想看见我也行。给晏哥哥打电话吧,要不我给师父打电话,让他们谁带你去……”

  他话未说完,姜衿突然抬头道:“不许打,谁都不许找。”

  “那你这……”姜皓险些急哭了,眼泪在眼眶里转了两圈,硬生生憋了回去,猛地抱住她,哽咽道,“对不起啊,对不起姐姐,我替她向你道歉,别生气好吗?她就是这样的,肯定也不是故意打你的。”

  “和你没关系。”姜衿将他往外推。

  姜皓却更紧地抱着她,不撒手,喃喃道:“姐姐,我……”

  姜衿不说话了,反手抱紧他,过了好一会,压抑着声音,呜呜地哭了出来。

  两个人就立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口。

  阎寒将车子停在外面,正要抬步进去,免不了多看了一眼。

  神色一愣。

  这男生,不是姜衿她小男朋友吗?

  他定睛一看——

  自然发现他怀里那肩膀颤抖的女孩应该是姜衿了。

  阎寒倒退回一步,站定开口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姐。”

  姜皓对他有点印象,扶着姜衿的肩膀站直了。

  姐?

  阎寒一愣,突然明白了什么,忍不住就笑了一下。

  正笑着,看见姜衿肿起的一边脸,笑意就生生僵在了脸上。

  沉声道:“你这脸怎么了?”

  “没怎么。”

  “谁打的?”阎寒看着她,怒火倏然间就冒了出来。

  姜衿不吭声,朝姜皓开口道:“我没事,你回去吧。我一会买点消肿药膏就好了。”

  “姐。”

  姜皓看着她,只觉得自己还有千言万语想说,哪里舍得走。

  “真没事,走吧走吧。”姜衿朝他勉强笑了笑。

  姜皓被推着,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都忍不住紧紧握成拳,侧头看着她,就是不离开。

  “走吧。”

  阎寒朝他说一句,安抚道:“我带她去医院。”

  姜皓一愣,又看看姜衿。

  “担心什么,这点事我做的了主。”阎寒又道。

  话音落地,直接攥了姜衿胳膊,就朝着自己停车的方向而去。

  他力道大,姜衿根本挣不开,耳朵也的确疼,嗡嗡作响,根本什么声音都听不见,索性也就任由他拽着自己。

  阎寒将她放进副驾驶,朝姜皓摆摆手。

  姜皓松了一口气,红着眼,看着他发动车子离去。

  ——

  下午六点,医院里也已经下了班。

  阎寒没走远,就带着姜衿去了距离学校最近的一家医院。

  急诊科。

  好一会,医生才给姜衿检查完。

  开了乱七八糟一堆药。

  护士拿了药,带着她先去里面消炎上药。

  年龄大些的老医生看了阎寒一眼,没好气斥责道:“这么小一个姑娘,也亏你下得去手!”

  “不是我。”阎寒冷脸道。

  医生冷笑一声,“不是你?是人家姑娘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脸肿了,鼓膜穿孔,连耳骨都有损伤!”

  “……”阎寒脸色一变,没说话。

  “我看这耳朵悬了,先注意观察一个月吧,要是听不见,可能就右耳永久性失聪。”

  阎寒狠狠愣一下,“您这话什么意思?”

  “好意思问我?你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

  “我说了不是我!”

  “哼!”

  医生一个字结束了对话,一甩手走了。

  阎寒立在原地,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握拳,半晌,砰一声砸在手边的木桌上。

  桌子都轻微震颤了一下。

  他原地站着,也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愤怒,又或者两者都有,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和一众人见过面之后觉得无聊。

  眼看时间还早,就想着自己可以到学校看看姜衿这丫头到底怎么样了。

  哪知刚到校门口,就遇上这么一件事。

  简直了!

  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一刻的心情。

  只能等着。

  等姜衿出来,送她回学校。

  刚上车,就紧紧地拧着眉,冷声发问道:“你这脸到底怎么回事?谁打的?”

  “没谁。”

  姜衿脸色也不好,抱着塑料袋,给了他两个字。

  阎寒气不打一处来,“难不成是你那个男朋友?”

  “不是他。”姜衿直接反驳。

  神色太反感,反而让阎寒一愣,一瞬间说不出话来了。

  握紧了方向盘。

  姜衿抬眸看他一眼,语调缓和些,“真的不是他。你想多了,他很好的,不会对我动手。”

  阎寒没说话,对自己的猜测却又肯定了几分。

  这丫头片子到底交了个什么男朋友?

  供菩萨一样地供着他?

  医生能第一时间认定是他,可见那一巴掌定然是狠到极致。

  总不可能是她那个弟弟。

  阎寒冷脸想着,眼见姜衿脸色不好,索性不问了,直接将车开到了学校门口。

  姜衿推开车门就下去了。

  阎寒愣一下,紧跟着也从驾驶座出去,居高临下地立在她眼前,询问道:“晚饭吃了没?先带你吃个饭。”

  “不吃了,下午吃很晚。”姜衿抬眸看他一眼,缓口气道,“谢谢你了。我就不和你多少了,还得去导员那里补个到。”

  “你这脸?”阎寒一开口,又觉得不对,话锋一转道,“你这耳朵……”

  他其实怎么也说不出口。

  姜衿脸色微变,闷声道:“你刚才和医生说话我听见了。我隔几天就去医院检查一次。”

  “嗯。”阎寒了解她性子,也不觉得自己说两句话她就愿意听,点点头,道,“那你回吧,冬天夜里冷,回了宿舍就别怎么出来了。”

  “回了。”姜衿道了别,背着包,一只手拎着药,转身就往学校走。

  “姜衿。”

  阎寒看着她背影,突然又出声唤住了她。

  姜衿一愣,转过头来。

  阎寒走一步到她跟前,一脸认真道:“你那个男朋友,你和他在一起快乐吗?”

  “嗯。”姜衿仰头看着他,抿唇道,“他很好。”

  阎寒嗤笑了一声,“去吧。签了到早点回去休息。”

  姜衿没在说话,点点头又走了。

  阎寒还没走,就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离开。

  姜衿走了几步,伸手到耳边,将自己右边的头发全部拨了下去。

  ------题外话------

  哎,貌似不该用这么一章要月票。

  但是有妹纸说好凌晨更就给票的,记得兑现呀,给了票让阿锦好好虐渣渣,咳咳。【今天必须顶个锅盖了,我好忐忑】

  给一个答案:【江卓宁和孟佳妩结局h,最后在一起。】

  然后,今天妹纸们脑补的太多了,阿锦看着都累啊,话说回来,阿锦觉得这本书各种情节应该没人能猜到,所以都别猜了,跟着阿锦安心走就行了,么么。君子聚义堂豪门暖媳

  ———————————————————————————————

  096:阎寒误会【求月票】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96:阎寒误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