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姜晴受辱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已经到了晚上八点。

  夜里冷,逗留在外面的学生都显得少了很多。

  姜衿在辅导员办公室签了到,慢吞吞地往宿舍方向走。

  硬生生用了平时两倍的时间。

  路过男生宿舍楼的时候,意外地撞见了拎着手提袋来回踱步的童桐。

  姜衿愣一下,笑着唤道:“童桐。”

  “哎。”童桐条件反射应一声,看见她,小跑两步到了跟前,“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哎,这脸怎么了?”

  “路上遇到点事,被人不小心扇了一巴掌。”

  “这样?”童桐凑近在她脸上看了看,“你怎么这么倒霉啊,哪个不长眼睛的,真是的,看上去指印还在呢?疼不疼啊,有没有看过伤?”

  “在附近医院开了点药,就来晚了。”姜衿将手上的塑料袋给她看。

  “那就好。”童桐松了一口气。

  “你在这里干嘛,不冷啊?”姜衿问她。

  “我……”童桐神色微愣,拿起手提袋给她晃了晃,解释道,“给社团学长的围巾织好了,我过来送给他,正等着呢。”

  “要我等你吗?”

  “不用了,你先回吧,这么冷。”童桐伸手在她胳膊上拍了拍。

  “那好。”姜衿笑了笑,先走一步。

  快到拐角的时候,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童桐正在和一个高高瘦瘦的陌生男生说话,将手里的围巾递了过去。

  男生一脸喜悦。

  她怔怔看着,竟是莫名其妙地舒了一口气。

  只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

  暗恋一个人的滋味她再清楚不过了。

  尤其是这种经年累月的暗恋。

  她喜欢晏少卿,只见过那一面,就心心念念,多年不忘。

  童桐呢?

  她和江卓宁同校四年之久,却都不曾表白。

  为了他复读一年。

  按着童桐平素活泼单纯的性子,能安静到这种程度地喜欢一个人,可见用情至深。

  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尤其——

  孟佳妩就和她同班,还在同一个宿舍,相邻床,两个人的种种进展都事无巨细地袒露在她面前。

  她竟然能无动于衷。

  这要是放在自己身上,估计得疯了。

  姜衿胡思乱想着,一只手在右边耳朵上轻轻摸了摸,进宿舍了。

  出乎意料的——

  孟佳妩竟然在,抿着唇坐在椅子上织围巾。

  姜衿一笑,“你这不会是第一条吧?还没织好,眼看着就圣诞节了。”

  “谁知道它这么难搞啊!”孟佳妩没好气看她一眼,抱怨道,“本来都快好了,结果有个地方织错了,江卓宁那么龟毛的人,肯定嫌弃不肯围,我就拆了一点。”

  “哈哈。”姜衿忍不住打趣道,“难得你也有这么一天。”

  “什么叫我也有这么一天?”孟佳妩没好气。

  “按着你的性格,应该是织了半天也没织好,直接把毛线挂在他脖子上啊,”姜衿笑笑道,“对了,还得说一句,我给你挂的,不挂也得挂。”

  “噗。”孟佳妩没好气,直接拿手里的长签戳了她一下。

  一仰头,就看见她脸上的指印了。

  神色一愣,沉声道:“你这脸蛋又怎么回事?”

  “没事,被人扇一巴掌。”

  “我草,谁啊,有本事扇到你?”

  孟佳妩直接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扔在桌面上,转身跟着姜衿到了她椅子边。

  “我妈。”姜衿取了背包,连同手里的塑料袋一起放上桌。

  “你妈?”孟佳妩一愣,看着她半晌,迟疑道,“难道是因为你那个白莲花的姐姐?怎么回事?要你撤诉啊?”

  “嗯。”姜衿淡声道。

  “你答应了?”

  “我要是答应能突然就挨一巴掌吗?”姜衿看她一眼,慢条斯理道,“我没答应。和她吵了两句,突然就挨了一巴掌,主要当时没什么防备。”

  “你这是个什么妈啊。”孟佳妩简直暴躁了。

  “不说她了。”姜衿笑了笑,伸手将自己背包里织好的一条围巾拿出来,询问道,“你觉得我这条围巾怎么样?”

  “哇!”孟佳妩直接抢过去,诧异道,“这么快就好了?!”

  “嗯,这是第二条。”

  “第二条?那第一条呢?你不会扔了吧?嫌不好看啊?!”

  “也不算不好看。”姜衿勾勾唇,“我弟弟拿去了,非要的。我就把第一条给他了。”

  “哦。”孟佳妩接话道,“我觉得浅烟灰色也挺好看。”

  姜衿拽回围巾在自己手中,展开了问她,“你觉得我这一条,嗯,有没有到售卖水准?”

  “啊。”孟佳妩一愣,笑道,“凑合吧。”

  “凑合?”姜衿自言自语,“凑合就是差一点。”

  “噗,你怎么比江卓宁还龟毛啊,差一点就差一点,你亲手织的,还怕晏少卿拒绝啊。”孟佳妩简直无法理解她。

  姜衿一笑,“不是怕他拒绝,我只是想给他最好的。”

  孟佳妩一愣,撇嘴道,“酸死我了都。”

  姜衿看她一眼,没说话,在包里拿了剩下的一卷毛线,重新开始织。

  她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低着头,眉眼专注,看上去非常耐心,白皙小巧的脸上还镀着一层柔和的光,孟佳妩多看了两眼,只觉得一颗心都安静下来。

  也没回自己位子,靠在床边感慨,“你以后肯定是贤妻良母。”

  “但愿。”姜衿头也没抬,答了两个字。

  孟佳妩觉得无趣了,突然想起点什么,扬声道:“对了,你猜我今天碰见谁了?”

  “阎寒。”姜衿语带试探。

  “噗,你怎么猜到?”孟佳妩简直败给她。

  “我在学校门口见到他了,就想着是不是你也见到了,不然你这么神秘兮兮的。”

  “哦。”孟佳妩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是在学校门口见到的,我是在街上见到的。你知道嘛,原来他是云家大公子啊,啧啧,当初可真是没瞧出来。”

  “云家?”姜衿微微蹙眉。

  阎寒阎寒,很明显姓阎啊,怎么会是云家?

  孟佳妩当然明白她疑惑,一本正经解释道:“当年云天集团董事长,就那个云峰,你知道吧?因为养小三离婚了,阎寒是他前妻的儿子嘛。也不对,他后面也没把小三扶正。反正阎寒就是他儿子,好像不当兵了,回来接手云家生意,西装笔挺前呼后拥的,看上去还挺帅。”

  “这样……”

  姜衿点点头,没后话了。

  这些豪门秘辛什么的,她其实并不感兴趣。

  神色认真地给围巾织好前几行,她自镜子里看见孟佳妩无聊的脸。

  略微想想,开口道:“有个事我还得提醒一下你。”

  “什么?”

  “就童桐。”姜衿把手里的东西先放下,侧身抬眸看着她,一脸认真道,“你以后在她面前少说点江卓宁的事。”

  “为什么?”孟佳妩微愣,不解地看着她。

  “你又不是不知道,童桐喜欢江卓宁啊,女生都是敏感的,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说爱就爱,不爱就不爱,那么潇洒?你在她跟前说江卓宁,等于在她伤口上撒盐啊,她心里能好受吗?”

  “她也没说自己还喜欢江卓宁啊。”

  “暗恋了整整四年,是那么快能放下的呀?”姜衿朝她翻了个白眼。

  “其实我就不明白暗恋这回事,磨磨蹭蹭,拖泥带水的,神烦。”孟佳妩蹙眉看着她,嘀咕道,“喜欢就去追啊,追上了好,追不上就算了,爱情还有中间状态啊?”

  “你以为呢?”姜衿没好气道,“反正每个人都不一样,她又不是你,你以后注意点。”

  “呃,谈个恋爱还要顾及别人心情啊?”孟佳妩看着她,勾唇笑道,“我觉得你这说法一点儿也不对。我不但不能藏着掖着,我还得在她跟前秀恩爱,天天秀,这样才能打消她对江卓宁的觊觎之心嘛。”

  “……”姜衿竟无言以对。

  “话说回来,就她那样,也根本和江卓宁不搭配啊。就算没有我,江卓宁至少也喜欢你这样的,哪能看的上她那样……”

  孟佳妩话音未落,宿舍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李敏在最前,王绫和楚婧宜随后,童桐在最末,一起进了宿舍。

  眼见她们两人都在,几人俱是笑着打了个招呼。

  各自回了位置。

  孟佳妩瞥了楚婧宜两眼,朝姜衿抬抬下巴,意味深长。

  姜衿自然明白她所为何意。

  楚婧宜在网上走红之后接了几个小广告,有了些名气,眼下已经进了模特圈。

  穿着打扮日趋精致,比开学那会又提升好几个档次,无论何时看上去,都自有一股优雅清高的气质,显得迷人极了,好像能随时参加一场时装走秀。

  孟佳妩一直觉得她装,从来都看不上眼。

  “行了行了,快去织围巾。”姜衿推她一把,打趣道,“但愿到了圣诞节江卓宁有的围。”

  “我去,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

  孟佳妩没好气推了她一把,转身去自己位置了。

  她安静下来,整个宿舍也没人说话了。

  很快到了晚上十点半。

  姜衿收了织到一半的围巾,去水房稍微洗漱了一下。

  回来爬上床。

  右边耳朵还是疼的,她朝左边侧躺着,面对着眼前白净的一块墙壁,脑海里又是一片空白了。

  世界里一片嗡嗡声。

  床下的李敏和王绫应该还在聊天的。

  可——

  她一个字也听不见。

  姜衿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正上床的孟佳妩吓了一跳,看着她有点呆的脸色,无语道:“怎么突然坐起来啊,吓死人了。”

  “想起一点事。”姜衿朝着她笑笑。

  背靠墙壁坐着,垂眸看着下面说话的王绫,一动不动。

  半晌,抱紧了身前柔软的被子。

  从枕头下摸了手机出来。

  握在手里发呆。

  “怎么了你。”孟佳妩爬上床还拿着织到一半的围巾,用长签戳了戳她的胳膊。

  “没怎么,我就觉得这会睡觉太早了。”姜衿一笑。

  “哈,是想下去和你的晏医生打电话吧?”孟佳妩看着她手里的手机,努努嘴,一副“我还不明白你”的样子。

  姜衿没说话,手机却突然响了。

  来电显示:教官。

  她按了接听,将手机覆到了左边耳朵上。

  “还没睡?”阎寒开门见山,问道。

  “嗯,正要睡。”

  “耳朵怎么样?我觉得下午那医院不行,明天带你去四院耳鼻喉科好好检查一下。”

  “不用了,我自己去。”姜衿直接道,“明天课挺重要的,我现在也没什么感觉,等过两天自己去,你不用担心了。”

  “你自己去?”阎寒冷哼一声,“我看你根本就没上心。”

  姜衿一愣,慢吞吞道:“我不至于拿自己健康开玩笑,医生也说了,过个两三天去做检查的。”

  “那行吧。”阎寒也不知是不是生气,直接道,“早点休息。”

  “嗯。”姜衿挂了电话。

  刚松了一口气,手机又一次响起来。

  是姜皓。

  她看着手机愣神良久,才按了接听,用左边耳朵听。

  “姐,你去医院了吗?”姜皓也开门见山问了句,太着急,不等她回答,又道,“怎么样啊?有没有事?”

  “没事。”姜衿蹙蹙眉,“你怎么还没休息?”

  “我睡不着。”

  “真没事。”姜衿笑笑道,“快睡吧,明天还得上课呢,我也要睡了。”

  “嗯。”姜皓迟疑道,“那我不打扰你了。”

  “晚安。”

  姜衿挂了电话。

  犹豫半晌,还是没联系晏少卿,将手机重新塞回了枕头下。

  宿舍门一声响,楚婧宜洗漱回来了。

  姜衿看着她关门,又看着她走回自己位置,忍不住又伸手在右边耳朵上碰了一下,除了疼,没有其他感觉。

  她微微一低头,就听到王绫语带笑意道:“婧宜,你不会真得不喜欢顾总吧?”

  “嗯。”楚婧宜放了东西,淡声道,“我对那种花花公子没什么兴趣。”

  “可他不是一般的花花公子啊!”王绫语调夸张道,“就他那种身价,全云京也没有几个吧,尤其他未婚啊,长得还那么好,完全是高富帅里面的高富帅!”

  “那又怎么样?”楚婧宜反问一声,上了床。

  王绫被噎了一句,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

  她临床的李敏却若有所思道:“你说的哪个顾总?”

  “还能有哪个顾总?”王绫道,“不就顾氏集团那个顾启云嘛,说是什么云京四少之首……”

  “啊!”李敏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他在追婧宜?”

  “看着是有那么个意思,主动邀请婧宜吃饭啊,咱这位大美女还愣是不答应!”王绫语调喟叹,侧头瞥了楚婧宜一眼,自是无比艳羡。

  “天呐。”李敏震惊不已,倒吸一口气。

  同样看了看楚婧宜,偏偏,从她脸上也看不出任何情绪。

  只觉得宿舍里几个人都成仙了。

  除了王绫和孟佳妩,姜衿、楚婧宜和童桐都属于让人看不明白类型的。

  主要情绪太不外露了。

  姜衿惯常没什么表情,童桐惯常面带笑意,楚婧宜多半时候就是一座冰山。

  李敏也懒得八卦了,躺下睡觉。

  姜衿看了眼楚婧宜,神色微愣,枕头下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掏出来一看。

  发件人显示:孟佳妩。

  【你说顾启云是不是眼瞎了?】

  姜衿一笑,回复:【男人的喜好和女人的喜好自是不一样。】

  【我看他就是眼瞎了。】

  孟佳妩又回复了一条,美艳的脸上都满布鄙夷。

  姜衿没回复了。

  想着下午楚玉英和姜晴的事情。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姜晴出事住院,楚玉英可是根本连任何表示也没有。

  就算姜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说动了楚玉英,两个人也不该是这样的状态。

  完全颠倒了。

  不该是姜晴哭求着楚玉英,端茶递水,才能获得楚玉英的撑腰,再次回到姜家吗?

  可眼下——

  楚玉英端茶递水,伺候着姜晴。

  姜晴得意洋洋。

  她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经意间——

  姜衿又想到了下午她挨的那一巴掌。

  楚玉英突然怒火中烧,几乎用了全部力道扇她一巴掌,就因为她说了那一句话而已。

  所以——

  楚玉英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把柄,落在了姜晴手中?

  姜衿这样想着,就突然恍然大悟了。

  一定是这样。

  楚玉英没工作,爱打牌,平时在外面的花销非常大,难道欠了姜晴钱?

  可眼下这种时候,这事情还严重不到她伺候姜晴的地步。

  到底怎么回事呢?

  她胡乱想想,竟是觉得睡意全无。

  却没有丝毫头绪。

  半晌,拿出手机来,指尖轻轻地摩挲着光滑冰凉的屏幕。

  又过了好一会,沿着通讯录,找到了乔远的号码。

  姜晴和楚玉英背后的事情她必须了解,可按照她眼下的能力,明显有点茫然。

  私家侦探都轻易不敢找,主要不了解,不放心。

  晏少卿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阎寒可能愿意帮她,可两人还根本没有熟悉到那种地步,宋铭的手段应该也能查到,可毕竟是家里事,她不能找到宋铭身上。

  算来算去,似乎就只剩下乔远了。

  姜衿看着屏幕上他的名字,安静了许久,最终,发送了一条信息。

  【睡了吗?】

  再简单不过的三个字,却让乔远整个人都第一时间笑开了。

  【没有,有事找我?】

  【嗯。】

  【有事就说,犹豫个什么劲!】乔远言语里还带着一丝不满。

  【你认识类似于私家侦探这样的人不?】

  【你想做什么?人很多。】

  【我觉得我妈有点不对劲,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在外面出了什么事了?比如欠高利贷之类的,顺便再查查姜晴,是不是拿到她什么把柄了,她们两人最近都不太对劲。】

  乔远那边安静了好一会,手机上蹦出一条:【怎么?她们在家里合伙欺负你了?】

  【也不是,你帮我查查上面这个。】

  【知道了,包在我身上。】

  乔远最后一条短信过来,手机突然又响了。

  宿舍里其他人都睡了,姜衿直接接听,声音小小地喂了一声。

  “没事吧你?”乔远直接问。

  “没事。”姜衿小声道,“就我短信里说的事,为难吗?”

  乔远安静了一小会,电话里传来他的呼吸声,似乎还有打火机响动的声音。

  半晌,姜衿听见他说,“你应该知道,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眉头都不会眨一下。有必要和我这么客气吗?”

  “谢谢。”姜衿笑了笑。

  “姜衿。”乔远连名带姓地唤了她一声,不等她说话,又道,“你都不觉得,姓晏的根本就不适合你。你瞧瞧你在他跟前那个样子,轻松吗?何必呢?”

  “……”姜衿不吭声。

  “得,”乔远哼笑一声,“随你吧。不过你自己也该好好想想,遇到事为什么从来不找他。”

  “……”姜衿仍是没说话。

  “早点睡吧。”乔远语气缓了缓,“事情我让人尽快去查,有了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

  “好。”姜衿应一声,挂了电话。

  乔远看着手机屏幕上“通话结束”四个字,一低头,重重吸了一口烟。

  只觉得胸腔里憋着一团火。

  正郁闷,床头另一只手机突然也响了。

  乔远伸手拿到眼前,一条短信蹦了出来。

  姜皓:【师父睡了吗?】

  乔远神色微愣,蹙眉回复:【你不是高三吗?明天不上课?还没睡。】

  【睡不着。】

  【哥,你和我姐姐是很多年的朋友吗?】

  下午姜衿肿起的脸颊看上去实在触目惊心,姜皓想起来都觉得难受,给姜衿打过电话也觉得不妥,思来想去,就想到上午见过面的乔远了。

  其实也想找晏少卿来着,可他手机里根本没有人家的联系方式。

  只好找乔远了。

  怕他不耐烦,问话里还含着试探。

  【嗯。】

  乔远回复了简短的一个字。

  【那……你明天能不能去学校看看她情况?】

  乔远一愣,【她怎么了?】

  【和我妈吵架了,被扇了一巴掌,脸都肿了,很严重。】

  乔远被指间的烟烫了一下,直接侧身,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身给姜皓打电话。

  一接通,直接开口道:“怎么回事?”

  姜皓听到他声音突然就有点紧张了,回话道:“就因为我大姐的事情,我妈让她撤诉,她不肯,我妈就发火了,一激动就扇了她一巴掌吧,下手重了些。”

  乔远一蹙眉,“什么撤诉?又是怎么回事?”

  “……”姜皓一愣,迟疑道,“师父你不知道啊?”

  “嗯。”

  “就……”

  姜皓眼睛一闭,一五一十交代了。

  他原本和师父就是无话不谈的嘛,虽然眼下见了面,觉得现实里的师父有点距离,还是习惯性有问必答。

  乔远骨节分明的一只手紧握手机,手背上青筋暴跳。

  半晌,淡声道:“我知道了,我明天去学校看她。”

  “谢谢师父。”姜皓松了一口气,笑着道,“最好带她去医院看一下啊,今天下午那会医院都下班了,肯定没能好好做检查,检查结果你告诉我一声行吗?”

  “嗯。”乔远话音落地,挂了电话。

  浑身上下都不对劲了。

  只想想姜衿可能出现的状况,都无比心疼。

  轮J她?

  这世上还有人敢这么欺负她?

  晏少卿是死人吗?!

  转身将手里的电话直接扔到床上去,他来回走了两步,一腔怒意仍是无处抒发,直接出了门。

  站在楼梯口,咬牙大喊道:“来人!”

  “四哥。”

  孟家那边最近有几个人颇不安分,形势动荡,乔晞和孟庆出门都是保镖簇拥,他这边也一样,夜里睡个觉必是有人守着的,此刻听见他声音,忙不迭就往上跑,急忙唤了一声。

  “准备一下,明天给我弄两个人。”乔远直接发话。

  “您说。”

  “姜市长那个夫人,还有他们家那个养女。”

  “啊?”男人一愣,赔笑道,“四哥您这是哪一出?自古民不与官斗呢?孟爷近些年都低调得很,咱干嘛去惹人家市长夫人?不值当。”

  乔远垂眸睨他一眼,“废什么话!”

  “呃。”男人讪笑两声。

  边上另一个凑上来的笑笑道:“两个女人而已,四哥说弄咱就弄,市长夫人怎么了?那些夫人要脸面,最好对付不过了。”

  “嗯。”乔远点点头,“办得漂亮点。”

  “您放心。”男人呵呵一笑。

  乔远一转身,迈着大长腿,直接回了房间。

  ——

  翌日,上午十点。

  楚玉英和姜晴在家里用了早餐。

  一起出门。

  开车前往市中心一家高级会所,做美容。

  星期一人不多,两人将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坐电梯上楼。

  一方空间里十分沉默。

  楚玉英侧头看看姜晴面色冷淡的脸,小心翼翼笑着道:“妈妈前几天认识的这个按摩师很不错,你不是说最近肩膀疼嘛,一会让她好好给你按按……”

  “嗯。”姜晴淡淡一笑,神色讥诮。

  楚玉英就有点尴尬了,呵呵笑两声,也不说话了。

  叮一声,电梯开了。

  姜晴率先往出走,楚玉英紧跟着,还没走到美容中心,后方突然出现四个男人将两人夹在了中间。

  刀尖刺破衣料的声音直接传到耳边。

  两人同时一愣,还来不及喊,就听到警告意味十足的一声,“最好别动。”

  “你们……”楚玉英话音未落,胳膊上又是一痛,男人推着她,直接进了手边一扇门,前面的姜晴随后被撕扯了进来。

  黑暗突如其来,楚玉英整个人都愣了,气急败坏大喊道:“好大的胆子,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是谁,敢在这种地方对我下手,不要命了吗?”

  “呵呵。”黑暗里传来一声轻佻的笑。

  刺眼的灯光突然就亮了。

  “乔……远?”楚玉英一愣,神色诧异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乔远跟着乔晞来了姜衿和姜晴的生日宴会,时间才过去不久,她自然有点印象。

  既是熟人,又对姜衿有意,自是不足为惧。

  楚玉英倏然间放松了,上下打量他一眼,紧紧拧眉道:“你想干嘛?有什么事不能光明长大地说?非得用这种不入流的方式将我们胁迫到包厢里来?”

  “看来姜夫人记性不错,我还挺荣幸。”乔远勾唇笑笑,并不回答她问题。

  楚玉英却实在反感他的笑,一脸厌恶道:“你到底要做什么?有事快说!我还忙着,没时间和你在这里闲话。”

  “做什么?”乔远反问一声,狭长的眼眸眯了眯,饶有兴味地落到了姜晴身上。

  他眼睛长得十分好看,目光里含了许多*裸的意味,姜晴再熟悉不过,一对上就有些愣神了。

  瑟缩着往后退了一步,抿唇道:“你要做什么?”

  “你觉着呢?”乔远伸手捏紧她下巴。

  “我怀孕着呢。”

  “啧。”乔远在她脸上拧了一把,收回手,似笑非笑道,“看上去够贱的。”

  姜晴一愣,脸上倏然浮现出类似于屈辱的表情。

  乔远却懒得看了,朝着边上几个男人道:“带进去轮了。”

  室内静了一秒,一个看上去贼眉鼠眼的男人迟疑道:“这女人说她怀着身孕呢……”

  “哦,”乔远看他一眼,答非所问道,“觉得她长得怎么样?”

  “还行吧。”三五个男人发出一阵笑。

  “那不就得了?”乔远微微挑眉,“难道不晓得怀了孕的女人也能伺候人么?还能伺候的你欲仙欲死。”

  “嘿嘿。您说得对。”

  临时找来的几个人都是东辛庄一带的地痞,听了他的话自然是明白,这意思,就暗示怎么着也不过分了,各个喜笑颜开,有人直接伸手拉姜晴了。

  姜晴被他的话有点吓傻了,两只腿直哆嗦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捂了嘴抱到了里面去。

  听着里面倏然传来的粗噶笑意,乔远微一蹙眉,朝着边上另一个男人道:“进去看着点,孩子别弄掉了。”

  “明白。”

  “拍点照片留着欣赏。”乔远又嘱咐一句。

  “四哥放心。”

  男人应一声,转身跟去了里间。

  外面就剩下乔远和三个高大男人,齐齐看着楚玉英。

  里面房间就连着外面,很快,就传来姜晴的尖叫哭喊声和衣物撕扯的声音。

  楚玉英脸色变了又变,勉强站稳。

  却没说话。

  从昨天到今天,她恨不得让姜晴去死。

  姜晴威胁她的那副嘴脸可当真让她恨得牙痒痒,尤其眼下拿了她的把柄,根本软硬不吃,她一肚子怒火正是无处抒发呢!

  以至于——

  哪怕心里有一丁点的于心不忍,都很快被她压了下去。

  “养了十七年的女儿被人这么糟蹋,姜夫人就无动于衷?您可真是心大。”乔远绕着她转了两圈,都觉得不可思议,讥诮又好奇地发问。

  “你是替姜衿出气吧?一报还一报,我没什么可说的。”楚玉英冷脸道。

  “一报还一报?”乔远将她一句话在唇齿间回味一通,发问道,“那您觉得您甩耳光的事情怎么算?”

  “我是她妈。”楚玉英抬眸看他一眼,倏然发火道,“教训教训她怎么了?轮得到你质问我!”

  “我还真懒得和人废话!”

  乔远话音落地,响亮的一巴掌直接抽了过去。

  楚玉英猝不及防,捂着脸刚扬起头,乔远反手又是一巴掌。

  响声听的人心颤。

  楚玉英两边脸颊很快肿了起来。

  不敢置信地瞪着他,却偏偏不敢出声。

  主要姜晴在里面。

  她一喊,没人听见不说,要是真有人冲进来,今天这件事势必传扬出去。

  单单她看着姜晴受辱这一条,就得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尤其——

  姜晴手里还拿着她的把柄。

  那些照片足以毁了她眼下的一切。

  她自然不能任由那些照片流露出去,她得有东西制衡姜晴才行。

  乔远这样,倒是有点帮到她。

  楚玉英生生受了两巴掌。

  乔远却没完,转身指了指身侧一个男人,漫不经心道:“出去找点冰,回来替她消肿。”

  “我这就去。”男人应声出去。

  乔远垂眸审视楚玉英两眼,左右开弓又是两巴掌。

  这下——

  楚玉英直接被扇倒在地了。

  男人的力道和女人的力道存在先天差距,乔远又是个从来不懂怜惜为何物的,这世上,除了姜衿,其他女人在他眼里也就和男人无异,从来没什么区别对待的说法。

  扇了四巴掌他还觉得不够,一垂眸,索性整个人半蹲下去。

  鞋尖就停在楚玉英的脸边。

  楚玉英唇角已经流了血。

  整个世界都是嗡嗡的响声,她反应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抖抖索索问,“你都不知道我是谁吗?这样对我,你是不想在云京混了吗?”

  乔远冷笑一声,掏出自己电话扔给她,抬抬下巴道:“手机给你,敢报案吗?”

  楚玉英一愣神,不吭声了。

  “挨上两巴掌和毁了姜家相比,姜夫人自有权衡,不是吗?”乔远一勾唇,慢条斯理的捡了自己手机装回去。

  楚玉英简直被他一副无赖样气死,一只手撑着胳膊起身,咬牙愤恨道:“就你这样的,还想娶姜衿吗?你做梦!有我楚玉英在一天,这事情你就休想。”

  “呵呵。”乔远看着她笑,不说话了。

  他是想要那丫头,从他十七岁开始,这念头就扎根在他的心里了。

  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

  他花了九年时间,终于靠近了他的蔷薇花,可到头来,被别人直接采撷了。

  尤其——

  她在晏少卿面前,连保护自己的那些刺也不要了。

  那些花茎上的刺,没有刺到晏少卿,却反而狠狠地再刺了他一次。

  饶是如此,他却还是觉得不甘。

  知道她受伤就心疼,看不见她就心慌,得不到她始终心痒,无时无刻,都期待准备她回头。

  乔远舒了一口气,也不理楚玉英了,抬步走到沙发边坐下,叼了一根烟。

  边上有人第一时间替他点着了。

  他眯着眼睛慢慢抽。

  姜晴痛苦哀求又扭曲变调的声音落在耳边,他完全置若罔闻。

  满脑子都是姜衿。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那么多画面突如其来,放电影般在他微眯的眼眸里闪过,他才清醒的认识到,原来,他所仰仗的,只有这些年那些回忆。

  那丫头不爱他,他似乎第一次正视这个问题。

  乔远一个接一个,差不多抽了半包烟,里面的声音才慢慢停了。

  没几分钟——

  几个男人心满意足地出来了,一脸谄笑。

  “嘴巴闭紧了,”乔远自缭绕烟雾里抬起头,淡声道,“上了她的消息传出去,下场就自己掂量。”

  “当然,当然。”

  “小的明白。”

  “谢谢远哥。”

  几个男人连忙七嘴八舌表决心了。

  “滚吧。”乔远挥挥手。

  有人开了门,几个男人忙不迭快步出了去。

  乔远俯身摁灭烟头,抬步到了里面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姜晴。

  衣服都在床下四散着。

  她头发蓬乱,一身污迹,身子痉挛着,脸上却呈现出类似于死而复生的一种虚无表情。

  从小浸淫在这种场合里,男人女人最丑陋的一面他都见得多了,孟庆手下那些人,从他二十岁开始就各种送女人,可是他却从来不敢碰一下。

  他心里害怕,自己碰了,姜衿就永远不可能要他了。

  乔远对上姜晴慢慢转过来的目光,一种类似于羞耻、渴慕、愤怒又茫然的目光。

  “真他妈够贱的。”

  乔远回过神,咬牙说一声,转身出去。

  看一眼外面守着的几个男人,发话道:“走了。”

  “是。”

  几个人连忙应了,也不管姜晴和楚玉英了,紧跟在他后面,直接出去。

  乔远冷着脸穿过长长的走廊。

  不知怎的,耳朵有些烫,他伸手过去,低头捻了捻耳垂。

  一不注意——

  侧边包厢里突然出来的女孩撞进他怀里。

  乔远一蹙眉,条件反射扣紧她肩膀,一把推了出去。

  女孩“啊”一声踉跄倒地,气急败坏地抬起头来,看见他一张脸,愣了。

  乔远?

  晏清绮咬着唇瞪他。

  一只手扶了墙站起身来,愤愤指责道:“你这人怎么回事?不小心撞一下至于吗?你给我道歉!”

  乔远冷笑一声,抬步就走。

  “你给我站住!”晏清绮一把扯住他衣袖。

  “放手!”乔远一张脸骤然阴沉。

  晏清绮一愣,还有点怕,偏偏扯着他的那只手就是不松开,执拗道:“你给我道歉!”

  乔远不耐烦地看了边上几个男人一眼。

  最当先一个直接握了晏清绮胳膊,将她甩到边上去。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

  不造说什么啊,阿锦用的个人热点连接电脑传文,感觉不敢多说,~(>_<>

  家里网断了四天了,修理的人迟迟不来,好悲伤。

  接下来还用热点回评,目测大几百兆要跑光了,求安慰。

  快用月票来安慰一下阿锦的小心灵,O(∩_∩)O哈哈~说到最后还是求票,没办法,阿锦好像患上求月票综合征了,停不下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97:姜晴受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