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少卿告白 求票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晏清绮踉跄后退一步,差点又摔倒。

  气不打一处来。

  猛地站直了,大声道:“乔远,你给我站住!”

  乔远一愣,倏然止步了。

  转过身,眼睛一眯,上下打量她两眼。

  晏清绮松一口气,扬着下巴走到他跟前去,“给我道歉,你今天必须给我道歉!”

  “我说,”乔远挑眉一笑,“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有病就上医院。”

  居高临下,倨傲散漫。

  竟是根本不问她是谁,也根本不将她放在眼里。

  晏清绮被噎了一下,一张脸都涨得通红,气急败坏道:“你敢这样和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呵。”乔远意味不明地又笑一下,转身就走。

  “我是晏平阳的女儿!”晏清绮看着他的背影高声道,“我爷爷是晏云瀚,你撞我两次,一句道歉都没有就想走,不想在云京混了吗?”

  乔远闻言一愣,再次停下。

  慢慢转过身来,眼眸深深地看着她。

  “怕了吧?”晏清绮唇角勾了一道得意的弧度,走两步到他眼前,抬眸道,“那就赶紧给我道歉,本小姐心情一好,说不定就不和你计较了。”

  “晏平阳的女儿?”乔远突然道。

  “对。”

  “晏云瀚的孙女?”乔远盯着她,又道。

  “是啊,你……”

  她话音未落,乔远突然伸手掐住她下巴,俯身咬牙道:“我他妈这辈子最讨厌姓晏的,明白吗?”

  晏清绮一愣,神色怔怔地看着他。

  “有多远滚多远!”

  乔远冷笑一声,大手在她脸上拍两下,直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晏清绮看着他的背影,一张脸倏然滚烫。

  说不出话来。

  乔远一行人很快出了会所。

  眼见他神色冷峻,边上跟着的一个男人呵呵调笑道:“刚才那小妞,倒好像对四哥有意,胡搅蛮缠的。”

  “我也觉得。”

  另外一个人存心调节气氛,跟着打趣了一声,眼见乔远一点反应都没有,默默噤声了。

  很快到了停车的地方。

  乔远站定,回头道:“我有点事,不用跟着了。”

  “不行啊。”手边一个男人连忙道,“夫人说了,这几天家里不太平,我们得随时保护您的安全。”

  “我说话听不懂啊!”乔远紧紧蹙眉,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这……”

  男人正迟疑,听到乔远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很快掏出来,接听。

  唤道:“姐。”

  “阿远,你在哪呢?”乔晞在那边问了一句。

  “外面,这会有点事,你有话快说。”

  “什么事比我还要重要?”乔晞没好气嗤一声,“你快点过来,我这边有点紧急事找你。”

  “……”乔远一愣,“没空。”

  “没空也得来,我给你半小时时间。”

  “我真有事。”

  “性命攸关吗?”

  乔远伸手在眉头按了按,“姜衿她出了点事,我得去学校看看。”

  “姜衿姜衿姜衿!”乔晞脾气一下子上来,没好气道,“女人重要还是姐姐重要?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没良心的弟弟!你忘了,你初三那年,打架剩下半条命,是谁冒着大雪找到你的,还有啊……”

  “行行行!”乔远不等她说完,直接打断了,“知道你最好了,我现在就过来,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乔晞乐得一笑。

  “你真是我亲姐!”乔远叹了一口气,挂断电话。

  朝身后几人道:“走了。”

  “回孟宅吗?”有人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乔远看他一眼,“这不废话?!”

  “哎。”男人乐颠颠笑起来,连忙替他拉开后座门。

  乔远一猫腰钻了进去。

  莫可奈何。

  姜衿挨了一耳光,迟点去看也是一样的。

  自个这姐姐却不一样,疏忽了那闹脾气就得好久,非得好一顿哄劝不可。

  还是先紧着她算了。

  他蹙眉想想,看了眼时间,也就先没给姜衿打电话了。

  ——

  星期三,上午。

  姜衿请了假,早早到了四院。

  排队挂号。

  楚玉英那一巴掌对她来说太重了,她自然心知肚明。

  尤其太突然。

  那响声一直回荡在耳边,几天也不曾消退,根本没有一丝好转。

  睡觉的时候得左侧卧,她觉得心慌,好几天都没有睡踏实,上课的时候得坐第一排,孟佳妩都有意见,好在临近期末考,被她两句话糊弄了过去。

  胡思乱想着,姜衿伸手将帽子往下扯了点。

  拿了身份证递进窗口,笑笑道:“耳鼻喉科,专家号。”

  “十五。”

  “嗯。”姜衿递了零钱,拿了挂号单,转身去大厅里看科室分布图。

  四楼东南角,C区。

  和晏少卿他们不在一层楼上,应该不至于碰见。

  姜衿松了一口气,乘电梯上楼。

  在楼道里等了足足四十分钟,见到医生。

  好几项检查再做完,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已经将近十一点。

  她捏着诊断单,坐在一楼大厅靠椅上发呆。

  低着头,看着多出的那一项“耳神经中度损伤”,半天回不过神来。

  捏着单子的一只手忍不住发抖。

  半晌,她面无表情地将诊断单对折起来,再对折,折成小小一块,连同手上买好的一大堆药,塞进了背包里。

  站起身,又将帽子往下扯了点,连额头、耳朵都遮住,只留下小小一张脸。

  紧了紧手中的手提袋,乘电梯上三楼了。

  很快到了晏少卿办公室外面。

  人还挺多,拿着CT片、各种化验单出出进进,办公室门一直半开着。

  她也没进去,靠在墙壁上,往里看着晏少卿。

  晏少卿一直侧着身,眼睛大部分时间盯在电脑上,薄唇微动,面色淡淡地说着话,看上去非常专注认真。

  姜衿痴恋般看着他的脸,目光又下移,落在了他的衣服上。

  他外面穿着白大褂,干净洁白,微微刺眼。

  她看着看着,都觉得眼睛疼了,低下头去,抬手揉了揉眼睛。

  再抬头,就对上晏少卿意外的目光。

  晏少卿明显愣一下,对桌边坐着的男人说了句什么,站起身,抬步就走了出来。

  很快到她跟前,疑惑道:“怎么过来也不说一声?没课吗?”

  “早上后几节没课。”姜衿仰头笑笑,“我就把给你的圣诞礼物送来啦,接下来两周要考试,很忙的,我都没时间见你了。”

  她说话间将拎着的手提袋递了过去。

  晏少卿伸手接了,垂眸看一眼,笑笑道:“围巾呀?”

  “嗯。”姜衿抿抿唇,“我织的。”

  晏少卿一愣,神色明显诧异,伸手捏捏她脸蛋,“怎么你还会织围巾?”

  “刚学的,织的也不好看。”姜衿弯着眼睛笑了笑,又不由自主伸手,将毛线帽的右侧往下拉了拉。

  晏少卿这才注意到她戴了一顶柔软的米白色毛线帽。

  看上去,一张脸越发小了些。

  忍不住一笑,柔声道:“这几天冷了些,过几天有雪,穿厚点,考试时候别感冒了。”

  “嗯。”姜衿点点头,目光仍是落在他手里的袋子上,仰头要求道,“你围上围巾吧,我看看好不好看。”

  “现在?”晏少卿一愣,“马上下班了,下班了围,顺便带你一起吃饭。”

  “我现在就要走了。”姜衿蹙眉道,“下午还有课,没时间和你一起吃饭了。”

  “……”晏少卿疑惑地看她一眼。

  半晌,也没多想,低头将围巾从手提袋里拿了出来。

  没注意——

  一张挂号单从他那一面轻飘飘地落地了。

  姜衿看病的时候,顺手将自己拿的那一张塞到了手提袋里去。

  “怎么样?”晏少卿一只手将围巾在脖子上绕了一圈,浅笑着问姜衿。

  “嗯。”姜衿偏头打量他一眼,心满意足地笑了笑,“真好看,其实你不管怎么样都好看的。”

  “就没见过你这么甜的嘴。”晏少卿都乐了,抬手在她嘴角轻轻捏了一下,原本习惯性要揉揉她头发,看见她帽子又愣了,转而在她肩膀上拍了拍。

  “那我就走了。”姜衿眯起眼睛笑道,“你还没给我圣诞礼物呢,我要复习也没时间见你了,和明年的一起给吧。”

  “……”

  晏少卿无奈地勾勾唇,“好。”

  “那我走了。”姜衿抿抿唇,抬起一只手朝他摇两下。

  “晏医生!”

  身后一声喊突然打断了晏少卿的思绪,也忘了刚才想叮咛什么了,点头道:“路上小心。”

  “嗯,我走了。”

  姜衿伸手活动了一下背包带,倒退两步,转身走了。

  她穿着一件白色短款羽绒服,戴着帽子,越发显得单薄瘦小,后面却背了挺大一个双肩包,鼓鼓的,好像很重。

  也没回头。

  晏少卿看着她,莫名其妙的,有点心疼。

  轻轻叹一声,先取了围巾装进袋子里,转身就往办公室走。

  走两步又停下。

  侧身看着刚才落在脚边的挂号单。

  楼道上隔一会就有人打扫,向来干净。

  而且——

  他刚才出来的时候,外面这一块分明是干干净净的。

  那丫头来医院看病了?

  这念头突然闪过,晏少卿一俯身,捡起了地上的挂号单。

  姜衿、耳鼻喉科……

  还是专家号?

  他拎着围巾进了办公室,蹙眉想想,先将等着的两个病人打发了。

  算一下后面应该再没人,起身去四楼。

  马上下班,走廊里人少了些,他捏着挂号单,抬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请进。”

  里面坐诊的老教授一抬眸就愣了,笑笑道:“你这会怎么有空过来了?”

  “有点事麻烦您。”晏少卿浅笑一下,将手里的挂号单递过去,征询道,“这姑娘您有印象吗?上午过来您这就诊的。”

  “哦。”老医生看一眼,点头道,“有印象,早上就来这么一个小姑娘。”

  “穿羽绒服,背个包,戴了个毛线帽?”晏少卿确认一遍。

  “是,没错。”老教授动动鼠标,直接将就诊记录调出来,边看边道,“是外伤性耳鼓膜穿孔,伴有中度耳神经损伤,……我多问了两句,说是被人扇了一巴掌,你说现在这人,哎,真是的,谁对水灵灵一小姑娘下这么重的手,情况还挺严重,很有可能右耳失聪,有幸治好了听力肯定也……”

  老教授正说话,不经意抬眸看见晏少卿的脸色,狠狠愣了一下。

  迟疑道:“那姑娘……你认识?”

  晏少卿捏着挂号单的手指颤了两下,脸上连一丝笑意也挤不出来,半晌,伸手在额头按了按,缓了一口气,回话道:“嗯。是我女朋友。真是麻烦您了,我先走一步。”

  他话音落地,直接转身出了门,身后的老教授半晌没回过神。

  女朋友?

  小晏这都有女朋友了?

  他还想把自己医科大刚毕业的外甥女给人介绍呢!

  ——

  晏少卿捏着那张挂号单,快步下楼。

  云京的冬天素来冷。

  办公室有暖气,外面没有,空气里都是凉意。

  他没穿大衣,西装外套外面就套了一件白大褂,也根本未曾察觉。

  联想到姜衿刚才那副样子,手指都发抖。

  纯粹被气的。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生气心疼,整个人都微微发抖了。

  只恨不得下一刻就追上那丫头。

  她把自己当什么了?

  大老远跑来,对自己的情况只字不提,就为了给他送一条围巾?

  去他妈的围巾!

  他眼下想起来,都觉得那条围巾简直烫手。

  亲手织的?

  自己都那个样子了,竟然还有心思亲手织围巾给她?

  这丫头心是怎么长的,自己都感觉不到痛吗?

  姜衿啊姜衿,简直气死他了。

  晏少卿觉得心里有一团火滚滚燃烧着,他想亲手捏碎她,看看她到底会不会觉得疼。

  太紧迫太焦心。

  他一路走到医院门口,才突然反应过来,姜衿已经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

  他凭着两条腿,怎么可能追的上?

  晏少卿立在冰冷的空气里,深深呼吸一下,转身又往自己办公室走。

  车钥匙和钱包都在上面。

  一边走,一边将手里的挂号单攥紧再攥紧,揉成了小小一团,塞进口袋里。

  碰到手机了。

  他直接拿出手机,给姜衿拨了过去。

  “晏哥哥。”姜衿在电话里笑着唤了一声。

  还笑?

  晏少卿紧紧拧着眉,脸色简直不能更难看,沉声道:“你到哪了?”

  “啊?”

  “啊什么?问你现在人在哪?”

  “已经走了呀,”姜衿声音轻柔道,“我已经坐上出租车了,走了好一会了,你下班了吧?不用找我吃饭。”

  “出租车走哪了?”晏少卿又问。

  姜衿一愣,没吭声。

  半晌,声音轻松道:“走到柳桐路了。”

  “柳桐路?”晏少卿蹙眉想想,直接道,“让司机掉个头,回来。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啊?”

  “我说让司机掉个头……”

  晏少卿正说话,突然一愣,声音冷硬道:“你到底在哪?”

  姜衿又没吭声了。

  “姜衿!”晏少卿握着手机的一只手猛地攥紧,步子也停了,连名带姓唤一句,耐着性子道,“我再问你一遍,就现在,此时此刻,你在哪?”

  电话里传来姜衿浅浅的呼吸声,“我在十字路口地铁站。”

  地铁站?

  晏少卿转身朝医院大门口看一眼,直接命令道:“原地等着,我现在过来。”

  “晏……”

  姜衿还没来得及再说话,晏少卿直接挂断了。

  她拿下手机,愣了许久。

  也有点想不通,晏少卿突然间怎么了。

  隔着电话,她能听到他压抑的怒气,可刚才还好好的啊,她离开的时候还一切正常。

  她原本想坐车回学校的。

  可其实又不想回去。

  就和每次一样,她看到晏少卿,总想赖在他身边,一直陪着他,哪怕什么也不做,都觉得踏实又开心。

  可她不敢。

  她一个耳朵听不见了。

  晏哥哥要是察觉了怎么办?

  会不会不要她?

  如果不会不要她,肯定会心疼生气愤怒吧?

  无论哪一样,她也不希望。

  不希望他嫌弃不要她,也不希望他一次又一次因为她动怒心疼。

  他烦恼,她会比他更烦恼。

  他生气,她看着他生气,也会烦恼不舍。

  不想让他知道,可是也不想就这么见一面就离开他,她顺着医院门口一直走,走啊走啊,就走到地铁站了。

  很冷,冰冷的风吹在脸上跟刀子一样。

  她就坐在地铁入口处的台阶上,不知如何是好了。

  反正也没事,坐一会就坐一会吧,这一坐,就坐了十几分钟。

  边上人来人往,她接受了许多行人目光。

  却也毫无感觉。

  看上去就好像一座陷入思考的雕像。

  晏少卿的电话打断了她的发呆,姜衿低着头,咬唇想了半晌,突然狠狠愣了一下。

  连忙将背包取下来,拉链扯到最大,伸手进去掏。

  来来回回翻了两遍,整个人都石化了。

  她进去看病,医生将她那一张挂号单还回来,她顺手就塞袋子里了。

  那袋子……

  袋子里装着围巾,一起给晏少卿了。

  他知道了?

  这样想着,姜衿整个人都被吓了一条,直接站起身,背包“啪”一声落在地上,药瓶药盒都滚了一地。

  声音惊动了她,她一愣,又连忙蹲下身去捡东西。

  正捡着,眼前出现了一只脚。

  黑皮鞋锃亮泛光,一丝灰尘也没有,再往上,就是黑色西装裤和一片白色。

  姜衿握着药瓶的手指紧了紧,没抬头,飞快地将所有东西装了回去,拉上拉链,提起背包起身了。

  晏少卿面无表情,垂眸审视着她。

  姜衿咬咬唇,迟疑道:“晏哥哥……”

  “你今天来医院干什么的?”晏少卿冷声问。

  “给你送围巾的。”

  “姜衿!”晏少卿声音陡然严厉一分,“你今天来医院到底干什么?”

  他一张脸冷峻又严厉,高挺端正的鼻子还有些红,单穿着西装,外面就套了件单薄的白大褂,立在人来人往的地铁入口处,修长笔挺,整个人都和周围格格不入。

  姜衿抿唇看着他,不说话了。

  晏少卿直接伸手过去,要拿下她帽子。

  姜衿连忙抬手上去,紧紧按住,固执地不让他碰。

  “松手!”晏少卿盯着她眼睛。

  “我不,”姜衿不为所动,更紧地按住帽子,惨白着脸道,“你别动我帽子。”

  “我让你松手!”

  “我让你不要碰我帽子!”

  “姜衿!”

  “晏哥哥!”姜衿突然崩溃了,眼眶里泪水一瞬间掉下来,哭求道,“别动别动,你不许碰我的帽子,不许碰!”

  晏少卿捏着帽子的手指突然就僵了。

  目光深深地看她一眼,一把将她整个人都搂到自己怀里了。

  姜衿也猛地抱紧他,一只手在他背上胡乱地砸了两下,呜呜地哭出声来。

  晏少卿微微仰头,听着她的声音,心都碎了。

  手臂收紧,将她抱得紧了些,更紧一些,好像这样,便能压抑住他心口涌起的阵阵痛意。

  傻丫头。

  他一直都知道她傻,却从来没发现,她就能傻到这种地步。

  在担心什么?

  怕他嫌弃不要她?

  还是不想他因此而担心焦虑?

  可能瞒住一辈子吗?

  怎么可能?

  这丫头心里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

  晏少卿侧过脸,用脸颊在她帽子上摩挲了两下。

  拍拍她肩膀,扶着她站直了。

  姜衿神色怔怔地看着他,紧紧抿着唇,眼眶通红,戴着帽子,就有点像兔子了。

  晏少卿伸手将她脸上的泪痕抹干净,柔声哄道:“不看就不看,跟我先回去好不好?”

  “你……”姜衿怔怔地看着他,迟疑道,“你是知道了吗?”

  “嗯。”晏少卿也缓缓心绪,用尽量平和自然的语气道,“知道了。出了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道我得多生气?你都没想过,你将我置于何地了?”

  “我……”

  晏少卿冰凉的大手捧着她的脸,低头看着她眼睛,一脸认真道:“我是你男人,就是你的靠山,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不然你预备怎么办?”

  他手掌虽冷,说出的话却带着浓浓的暖意。

  姜衿神色怔怔地看着他,一撇嘴,又有点想哭了。

  “没事。”晏少卿揉揉她脸蛋,扯出一个笑容,安抚道,“什么事都有我。”

  “医生说我右边耳朵要聋了。”姜衿看着他,突然道。

  晏少卿一愣,沉声道:“不会。”

  “真的会聋的。”姜衿站在原地不走,仰头看着他,一脸茫然道,“耳朵里都是嗡嗡声,我好像都听不见别人说话了,怎么办啊?”

  “你怕吗?”晏少卿也不走了,一脸认真地问她。

  “不怕,我还有一边能听见。”姜衿蹙眉想想,嘀咕道,“可这样我就更配不上你了。”

  晏少卿心尖一颤,突然将她拦腰横抱起来。

  姜衿吓了一跳,又尴尬又窘迫,一把揪了他衣领,就想往下跳。

  晏少卿收紧了手臂,一只手勾着她背包,边走边道:“我已经说了,配不配的上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我说配得上,就配得上。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姑娘比你更能配得上我了,以后这样没出息的话不许说了。”

  “……”姜衿缩在他怀里,看一眼边上指指点点的行人,为难道,“你先放我下来吧。”

  “不放。”晏少卿面不改色。

  “很多人都在看我们。”姜衿整张脸都烧红了。

  晏少卿依旧面不改色,“让他们看。”

  “……”姜衿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的一张脸,吞吞舌头,说不出话来了。

  晏少卿将她一路抱到了办公室。

  从门卫大叔到科室医生护士,看见的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刚下班,许多双眼睛都朝着他办公室看了过去。

  “啪”一声,那扇门就从里面关上了。

  ——

  姜衿瘦瘦小小的。

  没什么重量。

  晏少卿抱了一路,也根本不觉得累。

  却到底松一口气,关了门,一撒手将她放了下来。

  姜衿骤然落地,按着心口喘了一下。

  还没来得及抬头,晏少卿冰凉的薄唇就覆了上来,直接压住了她的。

  舌尖长驱直入,找到她,和她温软的小舌翻搅在一起。

  他太高,姜衿被迫踮着脚,有点呼吸不畅。

  晏少卿一俯身,一只手顺势撑在侧边墙壁上,一只手按着她的肩,将她整个人朝门板压了过去。

  门板发出沉闷一声响,她的帽子都被直接蹭掉了。

  晏少卿的吻带着点迫切,她应接不暇,分了心又很快回了神,双手紧紧地揽住他的腰,仰起头来,慌乱无措地回吻着他,浑身血液都有点沸腾躁动了。

  室内很安静,只有两个人亲吻发出的一系列声响。

  暧昧又热烈。

  姜衿都有点忘了身处何地。

  时间过去很久,晏少卿才慢慢地松开她,舌尖退回,和她缠绵地勾缠了一会,又轻舔她唇角,最后停在她唇上。

  无声地印了一个吻。

  他才放开她,肩膀依旧抵着她,没起身,柔声道:“我爱你。”

  姜衿一愣,这一瞬间,全身血液都停止流动了。

  她仰头,一双眼眸定定地看着他,很茫然,里面写满了不敢置信,纯澈得令人心碎。

  晏少卿心软得一塌糊涂,抬手捧着她的脸,削薄的唇角勾了浅浅一个笑,呢喃道:“傻了吗?”

  “没有。”姜衿木木道,“我还想再听一遍。”

  “我说,”晏少卿薄唇凑到她耳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低柔而纵容的语气,缓缓地,一字一顿道,“我、爱、你。用我余生全部的时间、热情和精力,可好?”

  “晏哥哥。”姜衿又哭又笑,重重地撞在他胸膛上,紧紧地抱住了他。

  晏少卿更紧地回抱她,抬手揉着她颤抖而单薄的肩膀,笑着道:“我轻易不许诺的,也从来不发誓,为你破例了。承诺这以后,无论你痴傻呆愣,还是贫寒困苦,都不离不弃,照顾你疼爱你,所以呢……”

  他扳着姜衿的身子站直了,看着她的眼睛,一本正经道:“聋了也罢,盲了也好,哑了也行,我既已认定,就不会变。心放进肚子里面去,就把我当成你生命的另一半,不隐瞒不怀疑,能做到吗?”

  “晏哥哥。”姜衿委屈地喊着,又想扑进他怀里去了。

  晏少卿抬手制止她,“先回答我。”

  “嗯。”姜衿还是扑进他怀里去,紧紧抱着他,声音轻颤道,“能做到,我一定好好努力。”

  “……”晏少卿一愣,竟被她话里的稚气逗得哭笑不得了。

  没好气道:“傻子。”

  “唔。”姜衿在他怀里吸了吸鼻子。

  晏少卿伸手去拉她。

  她突然瓮声瓮气道:“我说一件事啊,你不许生气。”

  “嗯?”

  “眼泪鼻涕好像蹭在你衣服上了。”姜衿声音小小的哼唧了一声。

  晏少卿:“……”

  半晌,无可奈何道:“不生气。”

  “哦。”姜衿这才撒了手,从他怀里仰起头来,看着他傻笑。

  “别看了。”晏少卿好笑地揉揉她头上,声音低低道,“你这样子就好像再索吻。”

  姜衿一张脸倏地红了,作势离开他怀抱。

  晏少卿愉悦地笑了一声,就将她拉扯了回去。

  掌心扣在她头发上揉了两下,偏到一边,就去碰她的耳朵了。

  姜衿瑟缩一下,头顶就传来晏少卿低低沉沉一声,“听话,我看看。”

  姜衿咬咬唇,也就不动了。

  晏少卿拨了她头发,凑过去仔细地看了看,停在她耳侧的那只手微微蜷两下,柔声问道:“今天抹药了吗?”

  “还没。”

  “来,坐过来。”

  晏少卿握着她手腕,将她安置在自己桌边的椅子上,他也顺势坐下,侧身在抽屉里拿了盒棉签出来。

  又抬手拿了姜衿的包,把那些药一股脑掏出来。

  连同检查单等等,一起往过看。

  他看东西思考的时候也专注,很安静。

  姜衿就坐在他手边,也不打扰。

  一颗心却安定了下来。

  晏少卿在她耳边说了那么美的情话,她现在想起来,整个人还有点晕乎乎的,好像在云端里。

  “这个药就别吃了。”

  半晌,晏少卿从袋子里捡出两瓶药,顺手扔到拉开的抽屉里,淡声道:“消炎的吃那么多也没用。”

  “……”姜衿探头看一眼,“那个药还挺贵的。”

  “我知道。”晏少卿再无后话。

  姜衿略微想想,也就不再问了,闷闷地又哼了一声。

  “耳朵过来。”晏少卿还低头看着滴液的说明书,头也没抬发话。

  姜衿连忙侧身凑过去。

  晏少卿一抬头,神色微愣,无语了,“右边耳朵。”

  姜衿也愣了,连忙转个身换了方向。

  晏少卿按着她肩膀,又在抽屉里拿了小小一个手电筒,拧亮了,帮她小心清理了一下。

  按着医嘱先点了两滴滴液。

  收拾好东西仍是觉得呼吸不畅,一边穿大衣一边道:“李教授还不错,你先吃两天药,下周一我再帮你换个人看看,鼓膜穿孔不是什么大事,也就一个月时间,就能恢复。”

  “可是神经损伤呢?”姜衿声音很低。

  晏少卿一只手扣纽扣,侧身摸摸她脸蛋,柔声道:“那个恢复起来慢,可能影响以后听力,却也不至于就聋了。”

  “真的吗?”姜衿十分信赖他,一时高兴起来。

  “嗯。”晏少卿肯定地应了一声,走一步,俯身捡了她帽子。

  给她戴上,却也松,就不至于掉下来而已。

  叮咛道:“冬天冷,这帽子戴了也就别摘了,小心感冒。耳朵里面要小心清理。”

  “嗯。”姜衿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笑。

  晏少卿心绪难平,脸上却始终保持着温和沉着的浅笑,牵了她的手,先带她出去吃饭。

  ——

  下午两点,两人回到医院。

  拿了药和围巾,晏少卿也没有上班了。

  牵着她又离开。

  姜衿一直跟着他,小尾巴似的。

  她受伤的事自己没说,晏少卿也没问,先开车去市中心,在商场里替她看了好些衣服。

  就和闲来逛街一样。

  两个人逛到五点多,喝了下午茶,才重新开车上路。

  姜衿握着方向盘,沉思良久,歪头问他,“晏哥哥,我们这是去哪儿呢?”

  晏少卿侧头看她一眼,“我在等你告诉我。”

  “……”姜衿一愣。

  “扇你巴掌的那个人,是谁?”

  “那个……”

  姜衿看着他,有点受不了他带着点逼问和谴责的目光,低下头去。

  晏少卿神色定定地审视着她,嗤笑一声,扭头淡淡道:“这么为难?看来是楚玉英了。”

  姜衿意外地看他一眼,没说话。

  “为什么?”晏少卿又问,“难不成是因为姜晴?”

  姜衿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嗯”了一声。

  “知道了。”

  晏少卿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些,冷着脸,再没说话了。

  一个半小时后——

  两个人回到了姜家,下车往里走。

  姜衿被他牵着手,不知怎的,还觉得有点紧张。

  却只能亦步亦趋。

  ——

  姜家,餐厅里。

  姜煜和姜皓才到家,楚玉英张罗着吃晚饭。

  姜晴自然在。

  姜煜看她一眼,没说话,阴沉着脸坐在了座位上。

  自从看见她回来,就一直是这状态了。

  他打定主意让姜晴远离姜衿,可耐不住楚玉英当着几个下人流泪苦求。

  像话吗?

  烦不胜烦,只能一甩手上楼了。

  姜晴也就顺势留了下来。

  却完完全全被他隔绝在视线之外了,看都不看一眼。

  处境自然尴尬。

  姜晴紧紧抿着唇,攥着筷子,其实也没什么胃口。

  半晌,实在受不了餐桌上沉默到窒息的气氛,起身道:“爸、妈,你们先吃吧,我不舒服,吃不下。”

  楚玉英抬眸看她一眼,没说话。

  姜煜和姜皓也没说话。

  姜晴更尴尬了,转身欲走,刚出了餐厅,就看到晏少卿和姜衿进门了。

  脚步一顿。

  晏少卿自然也看见她,神色一冷,揽着姜衿,很快到了她跟前。

  “晏哥哥来了。”姜皓最先发现,意外地唤了一声,直接起身,两步到了姜衿边上,声音小小道:“姐姐,你没事了吧?”

  他打电话问了乔远,可乔远说他有点事出门一趟,明天才回来,回来了才能去看姜衿。

  他自然着急了。

  牵挂着姜衿的情况,学业又紧张,莫可奈何。

  此刻看见姜衿,自然是高兴的。

  姜衿抬眸看他一眼,低声道:“还好。”

  “你……”

  姜皓还想再说点什么,晏少卿突然拍了拍姜衿的肩膀,垂眸道:“你先回房收拾东西。”

  “嗯?”姜衿疑惑又意外。

  “平时必须要用的,都带走。”晏少卿直接道。

  姜衿愣了一下。

  边上几个人也愣了,姜煜拧着眉到了他跟前,沉声道:“少卿,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上次说过了,姜家容不下她,这个家她不要也罢。”晏少卿声音沉着,一脸严肃,看着他,竟是连一句客气的敬语都没有了。

  姜煜一愣,简直气闷到极致。

  扭头看一眼姜晴,硬生生将那股子怒火压下去,语气缓和道:“姜晴这件事我的立场也不会变,过几天按照程序照办就行。”

  “呵。”晏少卿冷笑一声,“看来您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姜煜明显愣了一下。

  “知道您夫人是怎么对待她亲生女儿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姜煜侧头看了楚玉英一眼,蹙眉道,“你做什么了?”

  “晏哥哥……”

  姜衿深呼吸一下,扯了扯晏少卿的胳膊。

  晏少卿不为所动,从大衣口袋里掏了诊断单出来,一只手拨平了停在姜煜眼前,声音冷得掉冰渣,“一巴掌打的她右耳要失聪了,这么大的事,您都不知道?算得上父亲吗?”

  他话音出口,几个人俱是狠狠一愣,下意识朝姜衿看了过去。

  “姐姐……”

  姜煜唤一声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楚玉英更是大惊失色,正颤着嘴唇想要说话,姜煜突然转身,“啪”的一声,将她直接扇得背过身去,扑通一声,趴在了餐桌上。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 ̄3)(ε ̄*)

  早上起来看到评论区一个亲说今天是她的生日,希望阿锦多更新一点。抱歉哈,阿锦看见时候已经晚了,没能多写,但是今天的内容绝对会让你生日快乐嘛。哈哈,祝【豆沙包0109】这位亲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万事如意,么么哒。

  晏哥哥虽然知道的晚,但是作为阿锦的男主,肯定不会让亲们失望啦,~\(≧▽≦)/~啦啦啦

  他处事正派,自然有自己的解决方式。

  继续求月票哈,求票求票求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都不许存到月底去,太伤人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98:少卿告白 求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