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爱在云端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几人刚准备用晚饭。

  餐桌上汤汤水水俱是滚烫。

  楚玉英一只手拍进了鱼汤里,妆容得体的一张脸也砸在了瓷碟边,愣了一秒,整个人失声尖叫起来。

  “妈!”

  姜皓吓了一跳,连忙扑过去扶她。

  姜煜也愣了一下,看着她狼狈不堪的一张脸,气得说不出话来。

  姜晴呆站着,看一眼忙前忙后的姜皓,又看看面色铁青的姜煜,再看看神色讥诮的晏少卿,只觉得窒息,一层层恐慌从心里漫上来,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如雨下哀求道:“爸,您不要赶我出姜家,都是我的错,妈妈她也是为了我才一气之下扇了姜衿巴掌的,下手重了些,肯定不是故意的,您别生气,别生气好吗?”

  “哼!”姜煜恼怒地哼了一声。

  没接话茬。

  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活了大半辈子,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一来气姜晴,竟然能生出谋害姜衿的歹毒心思,二来气楚玉英,竟能对他们可怜的女儿做出这等残暴的事情来,三来,气晏少卿,他一个晚辈,竟能如此屡屡质问他?

  还俨然成了姜衿的代言人?!

  他对姜衿的确愧疚怜惜深重,可这愧疚,却不至于让他毁了这个家。

  只觉得累。

  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第一次有这样不堪忍受的感觉。

  他可以为了姜衿将姜晴逐出家门,也可以为了她训诫楚玉英,可——

  也仅止于此了。

  晏少卿屡屡施压于他,所期许的,却肯定不止于此。

  姜煜想通了这一遭,便没有再看他,直接垂眸看向姜衿,温声道:“是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在家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委屈,姜晴的事情你想如何就如何,爸爸一个字也没有。可……”

  “爸。”姜衿突然开口打断他了。

  姜煜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我都明白。”姜衿看着他,露出一个理解却勉强的笑意,抿唇道,“是我闹得这个家鸡犬不宁,我先搬出去住一段时间吧。”

  “爸爸不是这个意思!”

  “我也明白。”姜衿看着他,淡声道,“可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

  姜晴握了楚玉英的把柄,只要她不愿意,肯定总有办法留在姜家,楚玉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又是官太太,自然不可能被姜煜逐出家门,更何况,还有姜皓呢。

  他念高三,正是学业最关键的时候,却屡屡因为这些糟心事分散心神。

  她唯一觉得愧对的,其实就是姜皓而已。

  他太善良,以至于显得自己都过分地寡情薄意了。

  不说其他人,她总得为这个弟弟着想。

  再者——

  退一万步讲,楚玉英也是她妈。

  姜衿看着她烫红的一只手和半边脸,神色黯然,仰头朝晏少卿道:“那我去收拾东西了。”

  “姐!”

  姜皓突然扭头唤了她一声。

  英气浓黑的眉毛拧得紧紧的,一脸为难。

  “我就是出去住一段时间,又不是不回来了。”姜衿朝他一笑,转身上楼了。

  其实也没多少东西收拾。

  很快,她就拉了一个小皮箱下来。

  大厅里几个人都站着看她,不发一言。

  姜衿朝姜煜点点头,正要和晏少卿离开,愣神的姜煜才突然回过神来,道:“等一下。”

  姜衿倏然止步。

  姜煜快走两步到她跟前,探询道:“让爸爸看看你耳朵。”

  “没事了已经。”姜衿一笑,“我已经在四院看过了,晏哥哥说一月时间就会好。”

  “……”

  姜煜见她神色坚持,静了一小下,叹口气。

  又道:“实在不想回家,你就在学校里住一阵子。等明天上班了我让小宋帮你看看,选个小区,买套公寓给你……”

  姜煜看了晏少卿一眼,握着她胳膊走到一边去,柔声哄劝道:“爸爸知道你喜欢少卿,可晏家那环境,你得好好考虑考虑,眼下还小,不要太过专注于感情,学业为主,明白吗?”

  “嗯。”姜衿低声应了。

  “还有……”

  姜煜迟疑一下,叮咛道:“谈朋友也要保护好自己,懂吗?”

  姜衿愣神地看他一眼,点点头。

  姜煜是男人,也不好和她说得太深入,眼见她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却仍是不放心,又交代道:“爸爸的意思是,不要轻易和男生出去过夜。”

  “我明白您的意思。”

  “那就好。”姜煜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

  姜衿抿唇一笑,转身走了。

  晏少卿脸色还是冷,朝姜煜一点头,揽着她离开。

  从他第一次过来接姜衿,就对姜家人有偏见,眼下,更是根深蒂固。

  楚玉英、姜晴、姜皓、再到姜煜……

  他们每个人对姜衿的态度他看的清清楚楚,心疼了,就不舍得她再留下来受委屈。

  可——

  这到底是她的家。

  晏少卿胡乱想想,伸手在眉心里揉了揉。

  有点气闷。

  “姐姐!”

  身后传来一声唤,姜皓穿着单衣追了出来。

  姜衿停了步子,回头看见他,蹙着柳眉道:“你跑出来干嘛,还穿这么薄,小心感冒了。”

  屋里有暖气,外面气温却已经低至零度了。

  “我不冷。”姜皓勉强笑笑,神色愧疚地看着她,小声道,“对不起啊,我……”

  “和你没关系。”姜衿心一软,主动抱抱他,轻声道,“这些事都和你没关系。你不用觉得抱歉,知道吗?已经期末了,好好学习才是最主要的。”

  “我知道。”姜皓声音闷闷道,“真得一定要住到外面去吗?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姐,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他不是不讲理,可实在太为难了。

  声音都委屈。

  “嗯。”姜衿伸手拍拍他胳膊,“我都明白的,快点回去吧。”

  “你会原谅妈妈吗?”姜皓又道。

  姜衿看着他,沉默了一小下,还是没说话。

  “那你……”

  姜皓结结巴巴道:“不说这个了,你过年一定要回来好不好?我们都没有一起过过年呢。”

  “快进去吧。”姜衿避开他问题。

  事实上,她也很乱,不知如何是好。

  一次次回来,又一次次离开。

  第一次回来,满怀渴望,第二次回来,满含仇怨。

  眼下那一腔渴望早已经没有了。

  那些愤恨仇怨,似乎也有点无关紧要了。

  姜晴入狱的下场跑不了。

  她却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到了这种水火不容的地步。

  这个家,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

  可若是没有这个家,她要如何和晏少卿走到一起去呢?

  最终——

  她其实还是需要妥协的。

  需要对姜煜妥协,原谅楚玉英。

  需要对晏平阳妥协,让他原谅自己先前年幼无知的逼迫。

  需要对云若岚妥协,先忽视她害死叶芹的事实,很可能还得叫她一声妈。

  这么多,纵然晏少卿无所谓。

  晏爷爷却不可能无所谓的。

  晏家那么多人,连同她自己,也不可能无所谓。

  姜衿一瞬间想到太多。

  以至于——

  握着姜皓手腕的动作都大了许多,让他都觉得疼了。

  “姐。”姜皓小心翼翼地唤了她一声。

  姜衿倏然回神,连忙放开他,笑着道:“快点回去吧。”

  “那我走了。”姜皓小声道。

  “嗯。”

  姜衿推着他转个身,自己也直接转了身,和晏少卿一起离开。

  ——

  明天早上还有课。

  九点多。

  晏少卿的车子停在了她们宿舍楼下。

  姜衿握着安全带回过神来,侧头朝他笑笑道:“我到了。”

  “嗯。”晏少卿拿了她手上的帽子,替她戴在头上,轻轻揉两下,叮咛道,“期末了,回去就早点休息。我后天下午过来接你,一起回家。”

  回家?

  姜衿一愣,看着他抿唇笑了笑,“你要和我过圣诞节呀?”

  “不应该吗?”

  “嗯。应该。”姜衿解了安全带,倾身过去抱住他脖子,鼻尖抵着他鼻尖,柔声道,“晏哥哥,谢谢你。”

  “傻丫头。”晏少卿轻轻地搂着她,“你的东西我就先带回去了。”

  “……”姜衿迟疑着看了他一眼。

  “怎么?”

  “没事。”姜衿笑着松开他,“那我先回宿舍了。”

  “去吧。”晏少卿点点头。

  姜衿侧身开了车门,下车,站在外面朝着他挥挥手。

  晏少卿落下车窗,催促道:“快点上去。”

  “嗯。”姜衿莞尔。

  一转身,紧了紧背包,走了。

  走了有一会,习惯性停了步子,回头看。

  神色微愣。

  晏少卿还没走,车窗也没有升上去,他不知何时下了车,就站在光秃秃的梧桐树边,目送她。

  一股暖意就突然间涌上心头。

  姜衿抬起手,远远地朝着他挥了挥。

  晏少卿又抬手赶她。

  姜衿一笑,整个人都突然轻松了,转身上楼去。

  还没到宿舍,楼梯口撞上孟佳妩了。

  “可算回来了。”

  孟佳妩停了步子,看着她一笑,直接开口道:“走吧,出去买东西。”

  “现在?”

  “对啊。”孟佳妩挽着她就转身,抱怨道,“这不马上圣诞吗?学院里突然要评什么温馨宿舍,班上还得给每个人发苹果,杨阳知道你不在,刚才打电话给我了,我还叫了江卓宁呢,咱们一起去学校外面的超市转转。”

  “干嘛跑那么远?”

  “这时间,校内超市人满为患啊。”孟佳妩一本正经。

  “哈,想和江卓宁多待会吧。”

  “……”孟佳妩白她一眼,“被你识破了。”

  “走吧。”

  姜衿笑了笑,和她一起又出了宿舍。

  ——

  很快到了男生宿舍楼下。

  江卓宁和杨阳已经下了楼,等在那。

  杨阳穿一件黑色羽绒服,江卓宁却穿了一件白色羽绒服,还围着孟佳妩织的那条围巾,脸色有点古怪,好像有一丝无奈,还有那么一点点不自在。

  “我眼光真不错。”孟佳妩盯着江卓宁看一眼,扭头朝姜衿,正想说话,神色突然愣了。

  “怎么了?”姜衿不解。

  “你,”孟佳妩微微蹙眉,撇嘴道,“你们两个穿得像情侣装。”

  江卓宁身上的白色羽绒服是她送的,也是她再三强调,江卓宁必须得穿在身上。

  可——

  她没想到姜衿也穿白色呀。

  杨阳是黑色,她是红色,四个人这么出去,他们俩怎么看都像一对。

  尤其江卓宁清冷卓然,姜衿又冰清玉洁。

  特别像金童玉女。

  她其实不想介意,那也不是她孟佳妩的性格。

  可——

  军训时,江卓宁在众目睽睽之下维护姜衿。

  整个新闻传播学院,所有人都知道,江卓宁最开始喜欢姜衿的。

  眼下江卓宁虽然是她男朋友了,可偏偏,她如何追到他,全院乃至全校学生都知道。

  她不舒服。

  孟佳妩脸色有点不好看,站在原地不走了。

  姜衿也愣了,一脸无奈道:“你这胡思乱想什么呢?”

  “要不,”孟佳妩突然转身,朝江卓宁道,“你上去换一件衣服穿吧,我不想你和姜衿穿一样的。”

  “……”江卓宁神色微变,“不换。”

  他说话坚决,神色也是一贯清冷淡漠的样子,孟佳妩顿时就不高兴了,拧眉道:“换件衣服而已啊,你们宿舍就在二楼,没几分钟就下来了。”

  姜衿眼见她当真,神色就有点尴尬了。

  杨阳也是,看着两人说话,一愣一愣的。

  江卓宁自然更尴尬。

  他从来不戴围巾,因为她要求,已经戴围巾了,还穿了她规定的衣服。

  可眼下——

  好端端又被要求换衣服?

  还当着姜衿和不怎么熟悉的一个男生。

  脸面何存?

  他好看的眉微蹙,看着孟佳妩,无奈道:“别闹行吗?”

  “你就换一件啊!”孟佳妩话已经出口,尤其也当着姜衿和杨阳的面,只觉得断没有反悔妥协的道理。

  江卓宁已经喜欢她了呀。

  她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愿意迁就她的。

  而不是她一厢情愿地追着他跑。

  “我说了不换。”江卓宁一脸不悦地看着她,很明显,不为所动。

  边上的杨阳眼看情形不对,连忙笑着朝孟佳妩道:“不换就不换嘛。这个有什么可生气的,就你们这关系全校学生都知道,哪个会误会呀,别想多了。”

  “你知道什么!”孟佳妩对旁的人向来没什么好脸色。

  “呃!”杨阳无语地看了姜衿一眼。

  姜衿看看他,又看看愠怒的江卓宁,正想着怎么说话不至于让孟佳妩发飙。

  孟佳妩就突然发飙了。

  推搡着江卓宁转身,倔强道:“我不管,反正你今天换也得换,不换也得……”

  她最后一个字尚未出口,江卓宁突然俯身封了她的口。

  孟佳妩倏然噤声了。

  汗……

  杨阳伸手在额头揉了揉,和姜衿面面相觑。

  江卓宁没有怎么吻,很快就松开她站直了身子。

  孟佳妩站在原地,有点傻。

  “走吧。”江卓宁直接牵了她的手,走在前面去。

  “噗。”

  杨阳和姜衿没忍住都笑了。

  很快——

  四个人到了校外超市。

  主要是买苹果。

  杨阳和江卓宁各提了一个篮子,按着需求数量选了些。

  姜衿和孟佳妩则选了些毛绒玩具、贴纸之类的小东西,回去装饰宿舍。

  十点刚过,一起去结账。

  姜衿的目光落在身侧好几排四方四正的盒子上。

  发着呆。

  孟佳妩不经意看她一眼,附耳道:“想买啊。”

  “嗯。”姜衿一本正经。

  “噗。”孟佳妩没料到她回答的这么直接,倏然喷笑了。

  姜衿看她一眼,有点脸红道:“你带他们先出去,我去里面挑瓶饮料。”

  “你当真啊?”孟佳妩有点不可思议。

  可不是——

  在她一直以来的认知里,姜衿不是这种人。

  她和晏少卿的关系里,她明显是挺被动的那一个。

  而且——

  她比晏少卿小八岁!

  这种事,肯定得晏少卿主动啊。

  孟佳妩诧异极了。

  神色定定地看了姜衿一眼,竟是在她脸上看到了类似于义无反顾的那样一种表情。

  有点超乎想象。

  她正出神,姜衿已经转身走了。

  孟佳妩也就按着她要求的那样,先叫了江卓宁和杨阳一起出去。

  自然是她和江卓宁在前面,杨阳在最后。

  提着苹果,他想着等姜衿,一回头,就看见姜衿顺手在收银台旁边的货架上拿了盒东西。

  避孕套?

  杨阳手里的一袋子苹果差点直接落地。

  下意识抓紧,他飞快地转过身去。

  一张脸都红透了。

  直到姜衿若无其事走到了几人边上,他脸上的温度也没降下来。

  侧头看姜衿一眼,她也有点脸红。

  杨阳的目光落在她裸露在外的细长脖颈上,心情还有点复杂,面上却保持着一贯挺开朗的那种笑,发问道:“你买了什么呀?”

  “买了罐美年达。”姜衿朝他笑笑。

  杨阳附和道:“宿舍里暖气太旺了,是得多备点喝的。”

  “嗯。”姜衿淡淡一笑。

  杨阳看着她,突然就想起有过一面之缘的晏少卿了。

  那样优秀的男人,姜衿对上他,也是像平时这般冷淡少言吗?

  肯定不会了。

  他觉得姜衿一定非常爱那个男人。

  要不然——

  像她脸皮这么薄的女孩,怎么可能主动买那种东西呢?

  杨阳心事重重地叹了一声。

  姜衿却完全没注意到他的不同寻常。

  想着心事,一路也没说话,就回到了宿舍。

  孟佳妩没几分钟也回来。

  拉了自己椅子,一脸兴奋地坐在她边上,好奇道:“你这是准备献身嘛?”

  “嗯啊。”姜衿摆弄着新买的装饰品,淡声回应。

  “我去,你这反应不对劲啊。”孟佳妩抑郁地看她一眼,“你是不是回炉重造了一通?怎么今天这么古怪?说起这种事怎么也不该是这种样子啊,受什么刺激了?”

  “没,”姜衿侧头看她一眼,“我就是想给他。”

  “你想给?”孟佳妩瞪大了眼睛,“难不成晏少卿还没要?”

  “嗯。”姜衿点点头。

  “这什么男人啊!”孟佳妩撇撇嘴,明显觉得诧异。

  毕竟嘛。

  晏少卿二十八岁,不是十八岁。

  一个二十八岁还清心寡欲的男人,早该绝种了吧?

  她古怪地看了姜衿一眼,神秘兮兮道:“那个,姓晏的不会是不行吧?”

  姜衿朝她翻了个白眼。

  “咳咳。”孟佳妩乐呵呵道,“我就随便说说。”

  “疼吗?”姜衿突然问。

  “什么?”孟佳妩一愣,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咋舌道,“你说你这么瘦瘦小小的,他那么高高大大的,你觉得呢?我是觉得你们俩型号肯定不怎么匹配哈。”

  “……”姜衿无语地看她一眼。

  脸红了。

  索性拿了牙刷去洗漱。

  再回来——

  孟佳妩已经爬上床看电脑了。

  她倒水喝了药,拿了滴耳液,也上了床。

  等到熄灯后才滴了药。

  平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漏进来的一点光亮,发着呆。

  满脑子都是晏少卿。

  想给他。

  除了这样,她不知道能够怎样让两个人更亲密了。

  她渴望和晏少卿肌肤相亲。

  他呢?

  晏哥哥到底想不想?

  姜衿想了好久,也没有得出答案,觉得困,迷迷糊糊睡着了。

  ——

  学校里待了两天。

  很快,到了星期五下午。

  大雪纷纷。

  云京今年的第一场雪,昨天夜里就开始下了。

  到了早上,一睁眼,整座学校都是银装素裹的,好像冰雪王国。

  外面冷,越发显得宿舍里暖烘烘的。

  姜衿坐在桌前,收拾东西。

  脑海里一直浮现着乔远昨天电话里说的那些。

  他临时去外省办事,没能来看姜衿,姜皓知道他忙,也就没有再将家里的闹剧告诉他。

  他主要说了楚玉英和姜晴的事情。

  姜衿震惊不已。

  她料想到了姜晴可能掌握了楚玉英某些把柄,却没料到,楚玉英会做下这样足以自我毁灭的错事。

  姜煜看上去温和沉稳。

  可——

  再沉稳平和,他也是一个男人。

  还是一个有着优越社会地位、惯常发号施令的男人。

  怎么可能容忍自己老婆出轨呢?

  出轨对象还那般不堪。

  简直相当于无法磨灭的耻辱印记了。

  要是知道了,他会怎么办?

  楚玉英会怎么办?

  作为他们的孩子,她和姜皓又该怎么办?

  何去何从?

  姜衿心里很乱。

  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只觉得所有事情竟好像一团乱麻。

  她不能说的。

  一旦说了,姜家就等于毁掉了。

  就算真的要说,也绝不能是现在这样的时候。

  她其实无所谓。

  这样的打击,姜皓那样的个性,怎么可能接受得了呢?

  而且——

  她又想到晏少卿了。

  想到他,竟是觉得更无法面对这一切了。

  姜衿看着窗外,深深叹气。

  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转身接通,唤了声,“晏哥哥。”

  “收拾好了吗?”

  “嗯。”姜衿直接背了包,边走边道,“你是在宿舍楼下吗?我现在就下来。”

  “好,小心点。”晏少卿叮咛一声,挂了电话。

  姜衿下了楼,朝着晏少卿惯常停车的地方去。

  学校里路面几乎都被清扫过,可天气太冷,雪水很快结了冰。

  路很滑。

  姜衿背着包,小心翼翼地走了好一会才到。

  松口气上了车。

  “冷吗?”晏少卿笑看她一眼,伸手在她通红的鼻子上拧了一小下。

  姜衿抿着唇往后缩了一下,可怜兮兮道:“疼。”

  “怎么也不戴一个口罩?”

  “着急下来,就忘了。”姜衿小声说了一句。

  晏少卿无奈道:“安全带系上,走了。”

  “直接回家吗?”

  “嗯?”晏少卿探询地看她一眼,“你还想做什么?”

  “唔,不做什么。”

  “那就回家。”晏少卿浅浅一笑,“雪这么大,回去晚上了总归不安全。”

  “嗯。”姜衿点点头,抱着包缩在位子上,不说话了。

  晏少卿这样的人,应该没兴趣过什么圣诞节吧?

  她随意想想,将节日抛诸脑后了。

  晏少卿看她一眼,发动了车子离开学校。

  正好是晚高峰。

  又恰逢大雪和节日,两个人在路上走了整整两个多小时,快九点才到家。

  姜衿靠在副驾驶上,已经睡着了。

  晏少卿先下车,绕过去帮她解了安全带,轻轻地拍了两下她的脸。

  “晏哥哥?”

  “到了。”晏少卿抬手将她扶下车。

  让她在边上等了两分钟,他先行放下车,带着她回家。

  这一片很安静,姜衿当真有点困。

  被晏少卿牵着往里走,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过了走廊,还没到客厅,晏少卿突然停下步子,看她一眼,笑笑道:“闭上眼睛,准备了一个礼物给你。”

  “啊?”姜衿倏然愣了。

  晏少卿索性到了她伸手,小心地捂了她眼睛,扶着她往里走。

  慢慢地,姜衿闻到了一阵花香。

  馥郁清新、沁人心脾。

  鲜花吗?

  她正胡思乱想着,晏少卿开了灯,顺便放下了捂着她眼睛的那只手。

  姜衿抬眸而去,愣在了当下。

  水晶灯光芒闪耀,偌大的客厅成了蔷薇花的海洋。

  她算不清到底有多少,总归目之所及都是粉白蔷薇,间或点缀些耀目的红色,浪漫温馨,好像童话世界。

  正中央一棵圣诞树。

  不是节日里商场门口那种超大号假松树,而是确确实实,一棵树。

  看上去至少三米多高的一棵松树。

  苍翠欲滴。

  细长的灯线环绕了一圈,闪闪发光。

  光亮里——

  那些装饰用的小星星好像在朝着她眨眼睛,五颜六色的小礼盒也好像在朝她招手。

  姜衿这才反应过来,满大厅的鲜花都是真的。

  只是——

  这个时候还有蔷薇吗?

  她疑惑地抬眸看向了晏少卿,想问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失语了。

  她的晏哥哥,就立在她眼前。

  触手可及的地方。

  对她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一个他,已经完全可以满足她对未来人生的所有期许了。

  姜衿伸手抱住了他。

  晏少卿一笑,抬手摸着她头发,柔声道:“喜欢吗?”

  “嗯。”姜衿胡乱地点点头。

  “跟我来。”

  晏少卿牵着她的手,走到大厅正中央去,抬眸道:“给你的礼物就在树顶那个圣诞帽里。”

  那么高?

  姜衿神色古怪地看他一眼。

  晏少卿伸手拿了边上一根挑礼物的长竿递给她。

  姜衿伸手接过。

  他便用自己两只手,裹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将红艳艳的圣诞帽取了下来。

  姜衿伸手进去,一直探到最里面,勾出一条项链来。

  细长精致的铂金链子底端,悬着一颗轻巧的空心五角星,星星的五个角上,嵌着看上去一模一样的玫瑰色碎钻,在明亮的灯光下闪耀夺目。

  整片灯光下只有他们两个人,很安静。

  晏少卿摘了她的毛线帽,俯身将项链替她戴上,又将红色圣诞帽戴在她头上。

  看着她笑了笑。

  “谢谢。”姜衿反而有点窘迫了,小声道,“我就送了条围巾给你。”

  她也是从来不曾过过圣诞节。

  以前在学校,同学朋友间顶多也就送个苹果贺卡什么的。

  再大点,也就毛绒玩具。

  晏清绮说起过,晏少卿买东西都鲜少去商场,她纵然想买,也觉得可能倾尽所有买的东西,都拿不出手。

  相当纠结。

  此刻面对他,却是觉得后悔了。

  还有点小尴尬。

  晏少卿却浅浅一笑,“那就行了。”

  姜衿仰头看着他,一时突然想到自己准备的另一个礼物,红了脸。

  对啊。

  她准备将自己送给晏少卿来着。

  心里怀了这样一个想法,她便心不在焉了。

  就连用餐和洗澡过程中,也几次晃神。

  总算是熬到了十一点半。

  在自己房间里换上了晏少卿的白衬衣,她呆坐了好一会,攥着一个烫手的小包装,去了晏少卿房间。

  浴室里传来水声。

  他还在洗澡。

  姜衿把手里的东西压在床单下,侧身躺着了。

  晏少卿很快出来,看见她愣了一下,也觉得习以为常了。

  这丫头一旦来了,从来都得缠着他睡。

  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柔声问:“耳朵滴过药了没?”

  “嗯。”姜衿抱着被子坐起来,应了声。

  晏少卿站在原地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事了,关了大灯,留了床头一盏,掀开被子躺上床。

  姜衿蜷到了他怀里,突然小声道:“晏哥哥,我们能不能换一下?”

  “嗯?”

  “我怕压到这边耳朵。”姜衿嘀咕了一声。

  其实疼倒已经不算特别疼了,主要她有点心理阴影。

  晏少卿一愣,刚应了一声。

  姜衿便爬到了他身上,突然停下了。

  细长的胳膊缠住了他的腰。

  “怎么了?”晏少卿晓得她心理脆弱,也没多想,柔声问了一句。

  “我……”姜衿支吾了一小下,突然仰起头,下巴抵在他胸膛上,一脸认真道,“晏哥哥,我想把自己送给你。”

  “……”晏少卿浑身血液突然凝固了。

  半晌,脸色微变,轻斥道:“成天到晚胡思乱想。”

  说话间就将她往下推。

  姜衿抱着他不撒手,执拗道:“你就不想要吗?”

  晏少卿一怔,“你才多大!”

  “二十了。”姜衿声音闷闷。

  “你这年龄合该学业为主。”

  “我没有荒废学习。”

  “那也不……”

  晏少卿突然没了声,瞪大眼睛看着姜衿近在咫尺的一张脸。

  她头发上还带着花果香,柔柔软软的,扑在他脸上,小巧的脸蛋是温热的,舌尖……却滚烫。

  他怎么舍得推她出去?

  可——

  晏少卿微微闭了一下脸,两只手扣着她肩膀,就往边上推。

  按理说,凭着他的力道,这是轻而易举一件事。

  他推了一下,却怎么也无法继续了。

  姜衿看着他。

  两只手还执拗地揪着他睡衣,睁着湿漉漉染了雾气般一双水眸,执拗又委屈地看着他。

  晏少卿手臂收紧,又将她抱紧入怀。

  姜衿笑了一声,柔若无骨的小手就玩着他衣扣,很快解开了两个。

  然后——

  小手滑了进去。

  晏少卿竟是有点迟钝了,双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

  他从来没想过——

  自己竟是也有这么为难的时候。

  他没办法拒绝她,却又不忍心接受她。

  晏少卿深呼吸了一下。

  还是试图和她讲道理,可是刚一抬眸,心跳都倏然间停止了。

  他心爱的小姑娘,就在他视线里,他的白衬衣,慢慢地、慢慢地从她莹白如玉的肩头滑落了。

  晏少卿听见了“轰”一声。

  沉默地看着她,眼眸颜色都突然加深了。

  从来没有人告诉他,要如何去拒绝,心爱姑娘这般的盛情邀请。

  “你确定?”他试图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低沉暗哑,迷离,又魅惑。

  姜衿抿抿唇,红了脸,搂了他脖子。

  晏少卿一侧身,直接吻住她,“总有一天你要气死我。”

  “唔。”姜衿尽可能温柔地回吻着他,含糊不清地唤着,“晏哥哥……晏哥哥……”

  声声缠绵。

  晏少卿素来冰凉的双手有了温度,小心轻柔地捧着她,就好像心灵手巧的园丁,在侍弄这世间最稚嫩轻盈的那朵花。

  房间里,温度越升越高。

  他额头都出了汗,捧着她一只脚,在那软而嫩的脚心印了一个吻。

  姜衿蜷在床上,轻颤,紧张煎熬,痛苦甜蜜,一下子在云端,一下子在刀尖,浑身血液沸腾滚烫,觉得热,自己好像一座小火山……

  夜,寂静无比。

  她听见了他喉结滚动的声音,眼眶里大颗的泪水突然就涌了出来。

  晏少卿愣了半晌,一咬牙,侧身抱紧她。

  颤着声音道:“没事了没事了。”

  “好了吗?”姜衿好像委屈可怜一只猫,睁着泪眼,凄惶无措地问了一句。

  晏少卿:“……”

  他根本……还没开始呢……

  从来没有这么难熬过,这一刻,他简直想捏碎怀里这小东西了。

  “没有啊?”姜衿脸色变了变,却说不出其他话了。

  太痛了。

  严重地超出了她的想象和承受力。

  她蜷在晏少卿怀里,颤抖平复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道:“那……我们再……”

  “……”

  晏少卿看她一眼,哑声道,“不了。”

  这样多来几次,他非得死了不可。

  “那……”姜衿支支吾吾道,“怎……怎么办啊?”

  “来。”晏少卿微微闭了一下眼睛,伸手过去,在被子里握了她汗津津的小手。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晏少卿清俊紧绷的面容一瞬间迸发出光亮,猛地埋头在姜衿的颈窝里。

  抱紧她,徐徐呼吸。

  姜衿没办法抱他,双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委屈轻唤道:“晏哥哥……”

  “小不点。”

  “我……我……”姜衿着急得说不出话来。

  “别急。”

  晏少卿发出一声极低的笑,似乎愉悦又似乎喟叹,探身在床头扯了好些张纸巾过来,握上她的手,沉默着,动作轻柔。

  姜衿红着脸,连看他都不敢。

  好一会,晏少探身,扔了纸巾在床边的垃圾桶。

  转过来,抱着姜衿好一会。

  柔声哄道:“要去洗手吗?”

  姜衿一愣,低声道,“能不洗吗?”

  晏少卿:“……”

  ——

  翌日,清晨。

  姜衿一醒来,就看到落地窗外雪白一片。

  夜里又下了一夜雪,她在睡意朦胧间,似乎都听见了雪压枯枝的声音。

  积雪厚重,青竹细长,打个弯,又直起来。

  风吹过,雪花簌簌而下。

  那么美。

  她看着看着,不知道又想些什么,脸又红了。

  ------题外话------

  撒花不说了,阿锦此刻是崩溃的,求安慰,~(>_<)~></)~><"><"><;">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099:爱在云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