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床单贵吗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身后一双手无声地捕捉了她。

  姜衿心尖一颤。

  晏少卿贴着她光裸的背,将她整个人揽到自己怀里。

  耳鬓厮磨,缱绻缠绵。

  “晏哥哥。”

  姜衿没回头,仍旧看着落地窗外冰冷一片的景色,声音小小地唤了他一声。

  只觉得室内非常温暖。

  好像春天。

  若是在瓶子里插上一朵花,也许一晚上就开放了。

  “醒了?”

  晏少卿薄唇吻着她柔软的头发,两只手从她后面环过来,将她两只小手抓在手中,来回摩挲着她手指。

  姜衿又想到昨晚那一瞬间。

  晏少卿迸发的时候,她五个手指都被烫着了。

  简直……

  她胡思乱想着,整个人窝在晏少卿怀里,都觉得非常不自在。

  男欢女爱是这么一回事啊。

  她想着想着又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又突然觉得不对,看着窗外一根青竹突然被积雪压断,狠狠愣了。

  头也不敢回,小声道:“晏哥哥,我们昨晚……成了吗?”

  身后静了一小会。

  晏少卿的呼吸声都重了些,低声道:“你觉得呢?”

  没成啊……

  姜衿抿抿唇,还觉得有点遗憾,偏偏又有点后怕,不说话了。

  晏少卿发出极为愉悦的一声低笑。

  扳过她肩膀,目光深深地看她一眼,薄唇又落在她额头,从额头往下,温柔地流连了好一会。

  抱紧她。

  哑着声音耳语道:“来日方长。”

  “唔。”

  姜衿被他吻得有点晕,脖子下面都痒得不得了,一伸手,将那个咯人的小东西揪了出来;重生之后宫荣华路。

  蹙眉看了一眼。

  避孕套?

  她整个人都傻了,直接松了手。

  **小包装掉在了她脸上。

  晏少卿一愣,拇指和食指将那东西夹起来,看一眼,目光又落到姜衿脸上。

  姜衿羞愤欲死,一转身,将整张脸都埋进了柔软的枕头里。

  晏少卿都无奈了。

  一探身,先将小包装扔到床头柜上去。

  哭笑不得地垂眸看姜衿。

  半晌,揽了她,声音低低道:“怎么这会知道害羞了?”

  “嗯……嗯……”姜衿顾左右而言他,“雪还没停呢?现在几点了?”

  “还早,七点半。”

  “你早上没有去跑步啊?”

  “嗯。”

  一问一答之后,姜衿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晏少卿的大手在她身上游走了一圈,临了,一本正经道:“嗯,还是太瘦了,以后多吃点。”

  “哦。”姜衿乖乖答应。

  晏少卿用被子裹紧了她,一侧身,先起床了。

  姜衿用余光看见他流畅而紧实的脊背,吞了吞口水,往被子里又缩了一寸。

  脸色一变。

  鸵鸟一样彻底不敢说话了。

  哎……

  要是大姨妈弄到了晏哥哥的被子上,他会不会抓狂?

  ——

  晏少卿从衣帽间再回来。

  就看到姜衿两只手抓着被子,只留出黑漆漆一双眼睛在外面,忧思深重地看着他。

  活脱脱一副做了错事的样子。

  “怎么了?”

  他站在床尾,垂眸看着她,问了一句。

  “那个,”姜衿将被子往下扯了点,露出莹润浅粉的小嘴,试探道,“晏哥哥,你的床单被罩是不是高级定制的?会不会……嗯,很贵?”

  晏少卿:“……”

  他应该给个什么答案比较好?

  小丫头还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等着呢。

  眼见他不说话,姜衿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意,期期艾艾道:“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你说。”

  “嗯,那你不许生气。”姜衿要求。

  “……”晏少卿伸手在眉心按了按,“不生气;拐个大神来升级。”

  “哦。”姜衿松了一口气,声音轻轻道,“我把那个什么弄到你床单上了。”

  “什么?”晏少卿一愣,再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语调生硬道,“没事。等会换下来,有人清洗的。”

  “……”姜衿也愣了。

  转着眼珠子想想,觉得他可能没明白,硬着头皮又道:“不是那个,是那个……”

  晏少卿:“……”

  到底是哪个?

  姜衿伸手在头发上抓了抓,捂着额头道:“例假来了。”

  晏少卿一瞬间的表情简直精彩。

  回过神来,迟疑道:“你带着东西没?”

  “嗯。”姜衿犹豫着伸出一根手指来,“带了一个,在我包里。”

  “我去拿。”

  晏少卿转身走了。

  姜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抱着被子等他。

  晏少卿很快回来,拎着她的包,叮嘱道:“你先用上,我一会出去给你买。”

  “哦。”姜衿点点头。

  晏少卿又转身,去了外面沙发上坐着。

  姜衿感觉没有错,掀了被子看一眼都觉得头大,拿了东西,裹着衬衫去了洗手间。

  磨磨蹭蹭好一会才回来。

  晏少卿已经拿了她的衣服放在床边。

  姜衿依次穿上。

  坐在床边发呆,不晓得是不是应该替晏少卿揭了床单被罩。

  正想着,晏少卿已经拿了一套进来。

  抬眸看她一眼,笑道:“换下来去洗就行了,做什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姜衿干巴巴笑了一下。

  晏少卿俯身扯了被角,指挥着她先换了被罩。

  又换了床单枕套。

  将几件揉成一团,直接抱去清洗了。

  姜衿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

  关系没公开。

  偌大的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床单上蹭了点血迹,晏少卿自然不可能扔在那让别人洗。

  给脏污的地方倒了点洗衣液,他甚至还用温水搓了两下,才将床单被罩一起扔洗衣机里。

  姜衿安静地看着他,心情还有点复杂。

  他一双手那么漂亮啊。

  在她看来,应该是自小十指不沾阳春水才对。

  可现在——

  却因为她,亲力亲为,搓洗床单;宿世卿颜。

  姜衿抿着唇,忍不住流露出一个浅淡而柔和的笑意来。

  晏少卿仔细洗手好几遍。

  转过身来,看着她道:“好了,你先去洗漱,完了过来小餐厅吃早饭。”

  “嗯。”

  姜衿看他一眼,听话极了。

  折回卧室去,没一会,洗漱完毕,去了餐厅。

  家里有地暖,她穿了件米白色毛衣,配着牛仔裤,一点儿也不觉得冷。

  晏少卿穿的更薄些。

  一件款式再简单不过的灰色圆领薄毛衫,搭配着黑色长裤,背对她,面向料理台而站,越发显得身姿修长挺拔,专注的侧脸清俊如画。

  吐司切了薄片在盘子里,他正全神贯注煎培根。

  姜衿第一次发现,看别人准备早餐都是一种享受,让她身心愉悦。

  不过——

  她是女人,晏少卿是男人。

  准备早餐这种事,不该都是由女人做才对吗?

  姜衿默默地红了脸。

  有点囧。

  转念一想,觉得也不能怪她啊。

  晏少卿早上多半都是面包、煎蛋、咖啡这些,和她完全不搭。

  她从小到大的早餐,基本都是包子、油条……

  习惯有差异。

  她蹙眉想着,却完全没发现,自从在一起之后,她的习惯,早已经因为晏少卿而改变了。

  连个过渡阶段都没有。

  “怎么了?”晏少卿将两个盘子端过来,眼见她蹙眉发呆,征询道,“是不是觉得不舒服?会痛吗?”

  “一点点。”姜衿回神,笑笑道。

  她体质弱一些,其实很多时候会觉得痛,但也没有到不可忍受的地步。

  晏少卿都这么关切询问,怎么还会觉得痛呢?

  她侧身坐到了椅子上。

  规规矩矩地开始吃早餐了。

  却没有像晏少卿那样,一板一眼地用着刀叉。

  而是直接拿筷子夹起来吃。

  晏少卿也不管她,不时看一眼,还觉得她歪着头的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也真是……

  他握着叉子,不经意想到昨夜那些画面。

  耳根微红,低了头。

  只觉得是时候了。

  他应该将这丫头带回去,正式地介绍给老爷子才对;男神暖妻萌萌哒。

  ——

  姜衿度过了挺愉快一个周末。

  她在例假期。

  晏少卿什么也不让她做,算得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白天的时候晏少卿在书房里看书学习,她也跟着,就在距离他很近的地方,复习一下考试重点。

  休息的时候晏少卿喝咖啡。

  准备热牛奶给她。

  晚上两个人相拥而眠,缠绵亲吻,享受寂静的夜。

  岁月静好。

  她赖在他身边,似乎可以抛却所有烦忧。

  只可惜——

  无所事事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哎。

  姜衿抱着胳膊趴在桌上,出神地想了一会,忍不住叹息。

  肩膀被人突然拍了一下。

  孟佳妩已经转身去了自己位置,一边取围巾一边道:“怎么样?献身成功了吗?”

  “没有。”姜衿悠悠地说了一句。

  孟佳妩愣一下,凑近,神秘兮兮道:“怎么?晏少卿真得不行啊?!”

  “去你的。”

  “啧啧。”孟佳妩看她一眼,若有所思道,“不是他的问题,那就是你的问题,临阵退缩了?”

  “也不是。”姜衿反驳。

  “那?”孟佳妩绕着她来回走两步,一脸狐疑。

  姜衿叹一声,无奈据实相告,“太疼了,我没想到那么,总归,后来……就没做了。”

  “……”

  孟佳妩石化了一秒,哈哈大笑道:“被我说准了吧,型号不匹配。”

  姜衿无语地看了她一眼。

  孟佳妩眯起美眸扫两眼,问她,“她们几个人呢?怎么都不在?”

  明天开始期末考试。

  按理说——

  眼下该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复习情景才对。

  “嗯,”姜衿扳着椅子背转个身,微微蹙眉道,“李敏还没来,童桐不知道。楚婧宜和王绫应该是下去弄缩印了。”

  “小抄啊?”孟佳妩呵呵笑两声。

  姜衿耸耸肩,“你不是知道吗?她们俩这学期出勤率也就那样,考试成绩自然得看重些。”

  “倒也是。”孟佳妩若有所思点点头,朝她道:“那你给王绫打个电话。”

  “干嘛?”

  “让多带几份缩印回来啊,有福同享;冷傲太子的灵契师。”

  “……”姜衿竟无言以对。

  半晌,撇嘴道:“不要。她们也没主动分享的意思,我不要,你要的话自己打电话好了。”

  “好衿衿。”孟佳妩看着她,倏然撅嘴撒娇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懒得和她们说话,尤其那缩印是楚婧宜弄来的吧,我怎么开口?还是你要……”

  “我不用。”姜衿看她一眼,“一学期就学了那么点东西,没什么好抄的。”

  “你不用我用啊。”孟佳妩推着她肩膀道,“你就给咱们宿舍每人要一份不就好了,多大个事呀。”

  “……”

  姜衿被她摇得没办法了,无奈点点头。

  打电话给王绫,让多带四份缩印好的复习重点回来。

  ——

  晚上,八点。

  宿舍里所有人都在。

  除了姜衿和童桐,其他四人都在努力准备小抄。

  姜衿爬**,和晏少卿发短信的间隙,也默默地看了一会。

  楚婧宜的缩印内容是邻班一个学生总结归纳的复习重点,看上去还挺多,她却觉得不一定能用上。

  大概看了会,也就放在了边上。

  孟佳妩爬**看她一眼,小声嘀咕道:“咱们俩应该距离不远,明天记得帮我。”

  姜衿看着她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平时看你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怎么到了考试这么胆战心惊的,怕挂科啊?”

  “你以为呢?”孟佳妩没好气翻白眼道,“挂科三门以上就可能留级啊,太丢脸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出勤率也就那么点,平时都跟了江卓宁晃悠了。”

  姜衿抿唇笑笑,“知道啦。”

  “那行,明天我自己先写,实在不行了叫你。”

  “嗯。”

  姜衿应一声,手边的电话突然就响了。

  她看着屏幕愣一下。

  坐起身,笑着唤了声,“宋大哥。”

  “干嘛着呢?”宋铭温润如玉的声线传到耳边。

  姜衿一本正经道:“复习呢?”

  “期末考试?”

  “嗯,明天开始考。”

  “明天?”宋铭一愣,若有所思道,“下午接到你爸电话了,说是在学校附近看个公寓给你。我这里恰好知道一个挺不错的小区,准备等你有空跟去看看呢。”

  “公寓?”姜衿愣一下,推辞道,“不用的。”

  宋铭一笑,“要不要这事情不归我管,你别和我商量。”

  姜衿:“……”

  “你们什么时候考完?”宋铭又问。

  姜衿略微想想,回话道,“我们总共九门,要连着考九天的;承包帝国男神。”

  “没时间?”

  “也不是。”姜衿解释,“每一门就考一个半小时,都在早上,十点以后也就没事了。”

  “这样?”宋铭略微想想,直接道,“那就明天吧。这房子是我朋友要转手的,精装新房,两室两厅,出了你们学校过两个红绿灯就到,花半里小区,知道吗?”

  “嗯。”

  “人家挺着急的,我明天中午来接你过去。”宋铭直接道。

  他声音温和,语调也平缓,可不知为何,一句句话说出来,姜衿愣是有点无法反驳。

  沉默了一小下,点头道:“那好吧。”

  “就这么说定了。”宋铭叮咛道,“我明天过来打你电话,要考试就早点休息。”

  “我知道。”

  “晚安。”宋铭笑笑。

  “宋大哥晚安。”

  姜衿话音落地,拿下手机挂了电话。

  坐在床上发呆。

  其他几个人都安安静静备考,她却没有临时抱佛脚的习惯。

  下床洗漱完,回来对着镜子点了滴耳液。

  爬**睡觉。

  ——

  翌日,清晨。

  七点五十分开始考试。

  宿舍里一众人七点起床,提前五分钟到考场。

  监考老师两位,学院里一个老教授和看上去挺严肃一个年轻男生。

  估摸着是研究生。

  辅导员和院系里两位主任巡考,看上去还挺严。

  姜衿随意想想,也并不以为然,拿到试卷先从前到后大概浏览了一遍,直接倒回去,开始答题。

  题目挺多,前面的选择填空题就占了足足四十分。

  接下来又有二十分的名词解释。

  论述题仅有四十分比例。

  楚婧宜拿回的那张小抄上,却都是长篇大论的论述题。

  姜衿边填边想,微微侧头,看了右侧隔了一段距离的孟佳妩一眼。

  孟佳妩的小抄就在手心里,已经奋笔疾书了。

  姜衿忍不住笑笑,外面传来的铃声将她吓了一大跳,她伸手在耳朵上捂了一下,突然就觉得有点烦躁,低下头,勉强静下心来,开始答题了。

  耳朵里一直嗡嗡响,她心情不佳,自然写得慢了些。

  中途前面好几个学生都起身走了。

  她抬手腕看一眼时间,又侧头看看孟佳妩,神色微微愣了一下。

  孟佳妩不知何时已经走了;[综漫]学霸,友乎?。

  姜衿伸手揉了揉眉头,自顾自又开始答题了。

  写得慢,也就走的晚。

  交了考卷出教室,才发现孟佳妩并没有等她,又是一愣。

  想想时间,觉得她应该是觉得冷,先走了。

  姜衿背着包直接回宿舍。

  也就孟佳妩在。

  看上去,脸色似乎不怎么好?

  姜衿关了门,微笑一下,“你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啊?”孟佳妩浏览着网页,头也没回地问了一句,隐含讥诮。

  “……”姜衿一愣,“我真不知道啊,你也没告诉我,又没等我。”

  “我没告诉你?”孟佳妩突然转过身来,眯着美眸,勾唇道,“我在考场上喊了你好几次,你倒好,埋着头就顾写自己的,压根不搭理我,楚婧宜和王绫都看了笑话。”

  “没听见你叫我。”姜衿愣一下,不确定起来,回话道。

  “我声音那么大,监考老师都看我好几眼,你没听见?”孟佳妩哼一声,没好气道,“骗谁啊,你是聋子吗!?”

  “……”

  姜衿神色怔怔看她一眼,不说话了。

  也不搭理她。

  抬步走到自己位置去。

  孟佳妩却有点气不过,一甩手站起身来,继续道:“不想帮我你就早点说啊,昨晚答应的好好的,怎么到了考场就变了?”

  姜衿看她一眼,还是没说话。

  “简直错看你了,装聋作哑的本事还挺少见。”

  “你说够了没?”姜衿啪一声放下包,僵着脸冷声问。

  她明显动了怒,孟佳妩都被惊了一下,反应过来更是愤愤难平,上下打量她一眼,同样冷声道:“你这算什么朋友?”

  姜衿看着她疾言厉色一张脸,简直有点被气懵了。

  半晌,冷笑道:“我就是聋子,满意了吧?麻烦您这健康人以后离我远一点。”

  “你!”孟佳妩哼一声,转身坐回椅子上,生气去了。

  姜衿也气得不轻,再不理她。

  坐在桌前看了一会书,被宋铭一个电话叫了出去。

  孟佳妩更生气了。

  坐也坐不住,甚至都不想去找江卓宁解闷了。

  一个人在宿舍来来回回走了好一会,一抬脚,踢偏了姜衿的椅子。

  气呼呼爬**去。

  扯了被子翻个身就想睡觉。

  不经意间——

  目光落到了姜衿的床上;玩转都市不成仙。

  枕头边有一个小药瓶,看上去像眼药水。

  她鬼使神差探身过去,伸手拿起来看了两眼。

  滴耳液?

  孟佳妩狠狠愣一下。

  紧紧蹙眉,拿着药瓶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又去摸手机了。

  网页上搜一下,坐在床上发着呆。

  一句一句,慢慢回想着姜衿刚才那些话。

  到最后——

  简直恨不得抬手抽自己一巴掌。

  ——

  她在宿舍悔不当初。

  姜衿自然是根本不知道的。

  她气恼不已,学校门口见上宋铭都没什么好脸色。

  面无表情地坐进了车里,看他一眼,有气无力地唤了声,“宋大哥。”

  “怎么了这是?”宋铭笑了笑,发动车子,侧头打趣道,“没考好呀,你看上去不太高兴。”

  “也不是没考好。”姜衿抑郁道,“和舍友拌了几句嘴。”

  “关系不错?”

  “你怎么知道?”姜衿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宋铭云淡风轻地笑了笑,“都在你脸上写着呢,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好吧。”姜衿抿抿唇,无奈道,“就她本来想要我说答案的,结果考场叫我的时候我没听见,她就认为我是故意的,说了几句话我不怎么爱听。”

  “就这?”宋铭哭笑不得。

  “嗯。”姜衿闷闷道,“我的确没听见。”

  “也不怪你。”宋铭笑笑道,“别想了,朝夕相处有摩擦难免的,过去了也就那样。”

  “好吧。”姜衿扭头看他一眼,“我们现在就去看房子吗?”

  “你没吃早饭?”宋铭放缓了车速,问她。

  “吃过饼干了。”姜衿道,“那就直接去看房子吧。”

  “小区环境安全都不错,我给你说那个房子是两居室,十三楼,九十平,精装修新房,水电地暖天然气也都到位了,拎包就可以入住的那种,你觉得怎么样?”

  姜衿笑看他一眼,“我对居住条件没什么要求,能睡就行了。”

  宋铭看着她,愣了一下。

  他从小生活优越,家教森严,有固定的朋友圈子。

  倒的确是第一次见到姜衿这样的女孩。

  分明是漂亮干净的,身上却总带着一股子类似于杂草的韧劲。

  看多了,就让人心疼。

  宋铭微微一笑,侧过头,专心开车了。

  没一会——

  两人到了花半里小区;我们和世界画风不一样。

  宋铭没钥匙,是他朋友的姐姐领着两人看房。

  女人四十岁左右,身材微胖,看上去却显得温和端庄,还挺健谈。

  在小区门口等到两人,领着一边往里走一边打趣宋铭,“阿健说你还挺着急的,这不,大清早就让我去他们公司取钥匙了,咱们这小区环境治安都不错,距离云京大学也近,住起来也方便,你女朋友住在这完全可以放心。”

  姜衿一愣,连忙笑着道,“我不是……”

  “您说得对。”宋铭却笑着接话道,“我也是觉得这地方距离近一些。”

  话音落地,朝姜衿使了个眼色。

  姜衿微愣,疑惑地看他一眼,心神百转。

  难不成——

  说成是他女朋友,可以便宜?

  姜衿闭口不言了。

  眼见她噤声,宋铭满意了,神色轻松地和女人聊着天。

  姜衿默默跟着走。

  只觉得宋大哥简直太会聊天了。

  分明没结婚,却能和人家就孩子的教育问题说上小半天。

  进了电梯,两个人又扯到这两年房价上。

  从房价聊到云京近几年的经济发展。

  不知怎地,最后又说到最近新闻上一个长生不老西红柿的事情上。

  大抵是——

  某女士在菜市场买了个西红柿,回去放了七十几天没坏。

  吵了还能吃。

  蔬菜防腐剂的问题十分让家庭主妇们困扰。

  姜衿一路听着,只还觉得很轻松。

  宋铭就有这样的本事,和他在一起,好像永远不会尴尬冷场。

  让接触到的每个人都如沐春风。

  走出电梯的时候,领路的女人看了姜衿一眼,笑道:“前段时间我还和阿健说起你呢,准备将邻居家那姑娘给你介绍,那姑娘长得也好,一毕业就在银行里当经理了。阿健说你看不上,我还纳闷呢。今天见了这小姑娘,可算明白原因了。”

  “哈。”宋铭笑了笑,一脸真诚道,“麻烦您还帮我留意,我这都受宠若惊了。”

  女人笑呵呵地用钥匙开了门。

  宋铭让了她进去,又侧身让姜衿进去,不动声色地打量起来。

  的确是新房。

  墙壁都雪白干净,一丝痕迹都没有。

  格局规整的两居室,进了门依次是洗手间、置物柜和厨房。

  客厅连着阳台,敞亮通透。

  手边紧挨着两个房间,一大一小,俱是干净整洁,家具全新,却没有住人的迹象;渡长安。

  现代简约的装修风格,黑白色为主调,大方不过时。

  女孩子喜欢温馨点的,倒也有挺大的布置空间可以随意施展。

  宋铭还算满意。

  没发表意见,笑着问姜衿道:“你觉得怎么样?”

  “还好啊。”

  姜衿四下看了看,也没挑出一丁点问题来。

  “家具都是全新的。”女人看了他们一眼,笑着道,“你们能留下自然最好,不想要也没关系。这房子虽然新,可家里水电地暖天然气都到位了,眼下是没住人,住了人这木地板肯定暖烘烘的,光脚走都没事。”

  “嗯,阿健眼光一向都不错的,大学时就出了名的干净挑剔。”宋铭勾唇一笑。

  女人又乐呵呵和他聊了几句,详细说了点其他情况。

  姜衿一直听着,不发表意见了。

  ——

  半个多小时过去。

  两人在小区门口和女人告别。

  上了车,宋铭笑问她,“你觉得怎么样?还满意吗?”

  “嗯。”姜衿点点头,“挺好的。”

  “没意见?”

  “没。”

  宋铭一只手有节奏地敲了两下方向盘,又问,“家具呢?要不要?”

  “留着吧,”姜衿一笑,“也都挺好看的,我不怎么懂家装,宋大哥你觉得呢?”

  “嗯,那就留着。”宋铭唇角一勾。

  姜衿安静下来,再没说什么话。

  快到学校的时候,宋铭侧头看她一眼,又道:“那就这么定下来。走了手续我再过来给你钥匙,随时可以住。”

  “不着急。”姜衿看着他笑笑。

  宋铭微愣,薄唇轻抿了一下,状若随意道:“怎么?你这放假了还有其他安排?”

  “……”姜衿看着他,脸蛋微红,“也不是。我先和晏哥哥住几天。”

  宋铭:“……”

  姜衿看他脸色微变,迟疑道:“是我爸让你问我的吗?”

  “不是。”

  “哦。”姜衿若有所思道,“我还以为是他让你问我的呢?他好像不怎么喜欢我跟晏哥哥在一起。”

  宋铭轻笑了一声,似乎认可了她的话。

  姜衿微微蹙了眉,脑海里有什么思绪突然飞过,极难捕捉。

  街上有鸣笛声,她耳朵又疼,伸手轻捂着。

  宋铭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停了车,发问道:“吃个饭再回去?”

  “先不吃了;[系统]国士无双。”姜衿解下安全带,“我有点不舒服,想回宿舍休息,等会吃饭好了。”

  大姨妈还来着呢。

  她的确不怎么舒服。

  宋铭没反驳,点点头笑了一下。

  姜衿看着他,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想问什么,忙道:“宋大哥,我想问你点事。”

  “嗯?说吧。”

  “就我那个好朋友的案子,你还记着吗?”

  宋铭略微想了一下,“记着呢,有什么问题吗?”

  “你见过那三个罪犯吗?有没有觉得他们有什么异样?”姜衿蹙眉想着,觉得还是不能说的太明显,宋铭太聪明,自己要是说得深入了,难保引起他联想和猜测。

  岂料——

  宋铭温声解释道:“那三个人我没见到。”

  “你也和我爸一样日理万机的。”姜衿闷声道。

  也突然才反应过来,宋铭是市长助理的身份,自己似乎麻烦人家太多了。

  还有点不好意思。

  她伸手在头发上抓了抓,抱歉道:“我好像总给你添麻烦。”

  “不麻烦。”

  宋铭笑一下,看着她洁净如花瓣一张脸,盘旋在心里那个问题总算问出来。

  他看着姜衿,轻声道:“你和你那个晏哥哥,最近怎么样?放假要住一起?嗯……看来是发展不错的意思。”

  他说话挺直白,姜衿下意识看他,突然就脸红了。

  半晌,抿着唇点点头。

  宋铭看着她漫到耳根的红晕,还有什么不明白,笑笑道:“挺好的。”

  “那我先走了。”姜衿对他说。

  “嗯,小心点。”宋铭点点头,眼见她侧身下车。

  坐在车里没动。

  等她走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

  一只手握着方向盘,略微想想,侧身在车里翻了一包烟出来。

  落下半扇车窗,给自己点了一根。

  大雪在昨天刚停,凛冽寒风吹在脸上刀刃似的,很快,他就从微微抑郁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摁灭烟,开车走了。

  ——

  姜衿戴着帽子口罩手套。

  慢吞吞回了宿舍。

  孟佳妩还在。

  眼见她进门,就大大方方地道了歉,一本正经地做了个自我批评。

  姜衿还想着叶芹的事情,也素来知道她性子,其实已经不放在心上,两个人很快和好,也没出去吃饭,窝在宿舍里叫了外卖,继续复习。

  九天考试很快过去;星际宠物店[重生]。

  考完第一天,姜晴的案子就开庭了。

  一审判了她四年有期徒刑,缓期两年执行。

  庭上看着她一瞬间惨淡下去的神色,姜衿心里一颗石头总算落地。

  却并不怎么开心。

  她还想着楚玉英的事情,忍着没告诉姜煜。

  自然——

  放假了也不想回姜家。

  触景生情,也想着叶芹的事情。

  拒绝了晏少卿接她去依云首府小住的提议。

  想清净几天,理理思绪。

  晏少卿就走在她身侧,看着她略带凝重的一张脸,微微意外。

  这——

  已经是这丫头第二次拒绝他了。

  前两天老爷子过九十七岁寿辰,他想着趁机会带她回晏家,将两人的关系确定下来,姜衿拒绝了。

  理由是第二天要考试,得好好复习。

  眼下呢?

  晏少卿略微想想,开口道:“你一个人住在外面,我不放心。”

  姜衿收回思绪,看着他笑笑,“那有什么不放心的呀,我一个人可以的。而且房子钥匙刚给我,算是我平生第一个私人小窝了,我想好好打扫布置一下。”

  “这样?”晏少卿垂眸审视着她。

  “嗯。”姜衿下意识拢拢头发,仰头道,“你不用担心的。刚好放假了,也有同学帮我一起收拾。等我布置好了再叫你过来参观,怎么样?”

  “不要我帮忙?”

  “嗯,你去了我同学得紧张了。”姜衿两只手抱着他胳膊,小声撒娇道,“而且都是女生嘛。我才不想他们看见你犯花痴呢?得藏起来。”

  晏少卿垂眸看她,忍不住笑笑,开口道:“那行吧。年底了,我这段时间基本在医院那边,有事情打我电话。”

  “嗯。”姜衿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

  ——

  送走了晏少卿。

  背着包先回宿舍收拾东西。

  到了下午,带着点衣服用品自己去了花半里小区。

  也没叫别人。

  年关将至,学生一放假肯定归心似箭的。

  孟佳妩之类谈着恋爱的,也得抓紧时间再亲密亲密,接下来忍受一段时间的分别呢。

  她怎么好意思打扰人家。

  再者——

  她原本也是挺享受安静的一个人。

  放了东西,眼见时间还早,她又背着一个小包出门了。

  准备去附近的超市里转一圈;天才狂妃。

  姜衿出了小区,沿着街边的人行道慢悠悠踱着步。

  冬天冷,尤其她也非常怕冷,穿了一件青色羽绒服,配着牛仔裤和雪地靴,帽子、口罩、手套都戴着,只露出两只漆黑清亮的眼睛在外面,算得上全副武装了。

  一边走,一边想着晏少卿。

  元旦的时候晏老爷子过生辰,姜煜和楚玉英都去了,她却没去。

  倒不是不想去。

  只是——

  她还没做好面对云若岚和晏平阳的准备。

  在以前是无所谓的。

  她只当他们两人是长辈,客气礼貌就行。

  可眼下有了先前晏家那一遭,她有点没办法面对晏平阳了,更何况云若岚。

  偏偏——

  那两人都是晏少卿的父母。

  她得亲近。

  就算不亲近,也得积极主动地去攀谈。

  哎。

  姜衿胡乱想想,耳边突然传来“啪”的一声炮竹响,她受了惊,条件反射往边上蹦了一步。

  撞到了一个人。

  回过神来,连忙侧身去看,摘了口罩一脸抱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夫人,您没事吧?”

  “这孩子。”

  被撞到的女人看上去大约四十岁……

  有四十岁吗?

  姜衿看着她,只觉得她看上去非常年轻,可一双杏眼却温柔平和,是那种历经世事后的通透清明,以至于,她一时间无法从外表推测她真实年龄了。

  尤其她穿着打扮非常讲究。

  大冬天还穿着高跟鞋,外面一件毛领的烟灰色修身大衣,大衣长及小腿,露出了里面衣服下摆来。

  应该是一件长及脚踝的素色旗袍。

  这么冷的天……

  姜衿咂咂舌,想想都觉得冷,抬眸对上她目光。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

  (*^__^*)嘻嘻……明天锦园正版群对《暖媳》读者开放,发放《爱在云端》第一版福利。

  亲们踊跃加群哈。

  步骤:先进入验证群,明天更新后把已更新v章订阅截图给管理员,然后进正版群,切记,明天更新后再发哈,么么哒。

  再,已经在锦园的妹纸们就别加验证群啦,阿锦就一个正版群哦。

  最后当然是继续求月票,卖萌打滚求票,o(n_n)o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00:床单贵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