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波折又起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宁锦绣也正打量着她。

  眼前的女孩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穿着浅青色短款羽绒服、牛仔裤,配着略显厚重的雪地靴,帽子、口罩、手套,能御寒的一整套都配齐了,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也就露出小巧可人的一张脸。

  柳叶眉弯如新月,水杏眼漆黑清澈,神色间带着明显的歉意,真诚极了。

  倒像个好孩子。

  宁锦绣再想到她刚才兔子一样地蹦到自己身上,又觉得好笑了。

  柔声道:“我没事,不用紧张。”

  “真没事吗?”姜衿的目光又落到她脚上,讪笑道,“我刚才好像踩了您的脚,真抱歉。”

  女人温和一笑。

  边上捡了东西的年轻女人踩着更高的鞋子,起身看一眼姜衿,伸手扶着宁锦绣,柔声问询道:“董事长没事吧?您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话音落地,又看了姜衿一眼,微微蹙眉。

  “Amy。”宁锦绣轻斥道。

  姜衿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下子波及了两个人,更是不好意思了。

  人家没开口,她都不好意思走。

  犹豫了一小下,征询道:“要不您试着走两步?”

  “哪有那么容易崴到?”宁锦绣一边说着话,一边笑意浅浅地打量着她,越看越喜欢,索性扶着Amy的胳膊走了两步,宽慰道,“你看看,没事吧。别往心里去,也不怪你。”

  “嗯。”姜衿一笑,伸手在右耳上轻轻地揉了两下。

  嗡嗡直响,耳朵还有点烫,不舒服。

  眼看被撞到的两人都没事,开口道:“很抱歉。要是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嗯。”宁锦绣点点头。

  “哼。”她边上的Amy还挺不悦。

  姜衿自觉有愧,也不计较,报以一笑,转身戴了口罩就走。

  熟料——

  刚走两步而已,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等一下。”

  她一愣,侧身回头了。

  宁锦绣笑着道:“这么冷的天,能撞上都算有缘。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陪我喝杯咖啡吧?”

  “诶?”姜衿有点摸不着头脑。

  宁锦绣抬眸看看,指着对面广场一角的咖啡屋道:“就那边,有时间吗?”

  姜衿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目光里出现“旧时光”三个咖色大字。

  略微想了想,点头道:“应该请您的。”

  宁锦绣笑笑,没说话。

  看了边上的Amy一眼,三个人一起往咖啡屋而去。

  选了个靠窗位置坐下。

  姜衿觉得热,取了帽子和手套,连身上的羽绒服都脱掉,一起放在手边沙发上。

  “两杯摩卡,谢谢。”Amy一落座,朝着服务生说了一句。

  姜衿略微想想,笑着道:“给我柠檬红茶吧。”

  话音落地,又询问对面两人,“要吃点东西吗?”

  “不用。”宁锦绣客气拒绝。

  姜衿点点头,朝服务生,“就这些,谢谢。”

  “好的,请稍等。”服务生应声而去。

  姜衿收回视线,看一眼对面的两个人,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不是健谈的人,从未有过这种和陌生人一起喝下午茶的经验,尤其这陌生人还都并非同龄人。

  不仅不是同龄人。

  她不动声色打量一下两人的穿着打扮,觉得她们也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撞上的中年女人气质娴雅,哪怕一直笑着,举手投足却都有一种优雅贵气的感觉,这感觉,她也就面对晏少卿或者宋铭的时候,能很明显的感觉到。

  至于她边上被称为Amy的女人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微卷的长发扎了个高而利落的马尾,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来,化了精致的妆,口红的颜色很重,惹人注目。

  外面穿一件长及膝盖的橘红色毛呢大衣,配了深棕色高筒皮靴,看上去接近职场丽人。

  相比之下,她实在稚嫩得可笑了。

  姜衿蹙眉胡乱想着,对面的女人突然问,“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哦。”姜衿唇角一弯,“姜衿。生姜的姜,青青子衿的衿。”

  “姜衿?”女人笑笑,“这姓氏倒不常见。”

  “嗯。”姜衿点点头。

  眼见她实在含蓄,宁锦绣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姓宁,宁静的宁,你叫我宁姨就行。我有个女儿,也像你这么大,没在一起好多年了,刚才心念一起想和你坐坐,别介意。”

  “嗯。”姜衿有点放松下来,看着她微笑道,“您看上去挺年轻的,我还以为最多四十呢。”

  服务生将咖啡送上来。

  宁锦绣略略一笑,“四十好几了。”

  姜衿用红茶暖暖手,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晏少卿。

  她朝着两人抱歉一笑,接通,柔声唤了句,“晏哥哥。”

  “家里收拾好了吗?”晏少卿发问。

  “哪里有这么快啊。”姜衿笑笑道,“感觉起来怎么也得收拾好几天呀,很多东西要买。”

  “嗯,你找了几个同学?买东西方便吗?”

  “三个。”姜衿道,“我们就在小区附近的超市里买点东西,她们帮我提回去布置,没什么不方便的。”

  “嗯,那好。我等会有台手术,得三四个小时,下班了再过来看你。”

  “好。”

  “有什么事先发短信给我。”晏少卿叮咛一声,略微想想,还补充了一句,“有急事的话可以先找启云,他的电话号码我上次存到你手机了,看见了没?”

  “嗯。”姜衿乖乖应了,挂了电话。

  宁锦绣笑看她一眼,“男朋友?”

  “嗯。”姜衿收了手机,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

  “这么早就谈男朋友呀,”宁锦绣看着她染着绯红的一张脸,打趣道,“父母知道吗?”

  “都知道。”姜衿抿抿唇,据实已告。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对眼前这中年女人很有好感。

  虽说是第一次见,两人各方面也完全不搭,被问起什么了,她也挺愿意诚实回答的。

  听了她的答案,宁锦绣却沉默了一小会,捏着勺子在咖啡杯里慢慢搅动着,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半晌,朝着边上的Amy发问道,“宁先生走哪了?”

  “助手先前打了电话过来,说半小时到。”Amy神色恭敬。

  “嗯。”宁锦绣点点头,看向姜衿,“真是打扰你了,陪我无所事事坐了这么一会。”

  “没事的,我下午也没什么事。”

  “刚才电话里不是说要买东西?还约了人。”

  “没。”姜衿一笑,“我就是怕他担心我,才那么说的。”

  “……”宁锦绣愣一下,朝Amy道,“现在这样懂事的小姑娘可真是少见,小柔那丫头,交个男朋友,不折腾死人就不错了,还天天变着花样折腾人。”

  “可不是。”Amy也难得笑起来,应和道,“我那个表妹也是,男朋友都得随叫随到才行。”

  姜衿没说话,咬着唇羞涩地笑了笑。

  宁锦绣看着她,只觉得这丫头当真是个脸皮薄的,都不忍打趣了。

  温暖的室内喝了咖啡,Amy先前对她的责备也烟消云散了。

  三个人又随意地聊了几句。

  起身离开。

  姜衿原本要付钱的,可在两人的坚持下愣是作罢。

  Amy去结账。

  她和宁锦绣先出了咖啡屋。

  低着头戴了手套,就听到爽朗激动一声,“锦绣。”

  “哥。”

  宁锦绣唤一声,态度比之刚才和她说话的时候又亲热随意多了,好像亲人间久别重逢。

  姜衿下意识抬眸看去。

  一愣。

  拥抱在一起的两人松开彼此。

  她看见男人棱角分明那张脸,更是大惊。

  有惊喜,还有点惊吓。

  刚才和宁锦绣拥抱了一下的男人年近五十,是国内影视歌三栖巨星,娱乐圈爆红二十年,眼下仍旧魅力难当的实力派天王影帝,宁锦城。

  宁锦城啊。

  塑造了无数经典荧屏形象,歌曲传唱大街小巷,国内外拿奖到手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那个宁锦城。

  她纵然从不追星,突然见到这样的人物,也是激动万分的。

  很小的时候,还花痴一样的看着电视里飞来飞去的他,流过口水呢。

  姜衿简直呆了。

  宁锦绣一回头就看到眼冒桃心的她。

  也愣了。

  这丫头,刚才还挺腼腆内秀的,话少,礼貌又安静。

  眼下这——

  宁锦绣倏然笑了,朝着边上的宁锦城努努嘴,“哈,这丫头看见你眼睛都直了,还不赶紧给人签个名。”

  宁锦城这才注意到姜衿,神色一愣。

  又仔细看两眼多年未见的妹妹,笑着征询道:“这位是?”

  “刚认识的小姑娘。”宁锦绣笑了笑。

  “哦。”宁锦城了然,转而看姜衿,笑着问询,“小美女,有幸合个影吗?”

  他说话声音温暖醇厚,好像酒,还是最馥郁馨香的那一种,经由时光沉淀,越发令人心醉。

  姜衿只听着,都有点傻了,忙不迭点头道:“好啊,谢谢宁天王。”

  “哈哈。”周围几个人都倏然喷笑,一脸善意地看着她。

  姜衿还有点小激动,拿出手机,踮着脚,试图将两个人的上半身都拍进画面里。

  “还是我来好了。”宁锦城伸手拿了她手机,主动下蹲一些,俯就她身高,连着拍了好几张,笑笑道,“好了,给。”

  “谢谢您。”姜衿拿着手机,如获至宝。

  睁着亮晶晶一双眸子,贪婪地看了他两眼,又看看边上笑着的宁锦绣,羞涩道:“谢谢宁姨。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宁天王,今天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呢。”

  “哈哈,不客气。”宁锦绣含笑回了句。

  宁锦城神色愣一下,更是十足绅士地笑道:“宁某深感荣幸。”

  宁锦绣笑推他,看着姜衿道:“那我们走了,有缘再会。”

  “嗯。”姜衿笑着摆摆手,“再见。”

  “拜拜。”Amy露出一个笑,也转身走了。

  眼看着宁锦城搂着宁锦绣上了车,姜衿心里都觉得一阵暖。

  宁锦城连续多年蝉联国内知名度最高男明星、华夏观众最喜爱的男演员、华夏听众最喜爱的男歌手等等奖项,人气从来居高不下,实力是一部分,品性更是一方面。

  他是娱乐圈零绯闻天王巨星,未婚,出道多年一条负面消息都没有。

  据传——

  家境优越、背景雄厚。

  没想到,私底下如此的平易近人、温和随性。

  姜衿装了手机,戴上口罩,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忍不住弯了弯,脚步轻松地朝超市方向去。

  ——

  宁锦城兄妹二人上了车。

  外后视镜里看了姜衿一眼,宁锦城笑笑道:“刚见面看见那姑娘,还吓我一跳。”

  “怎么?”宁锦绣解了大衣扣子,放松地靠在座位上,侧头征询,“难不成你也觉得她和我有点像?”

  “不是有点像。”宁锦城稍微想一下,“那姑娘那张脸,和你年轻的时候,少说也有六分相似了。怎么,刚才都没有顺便打听打听?”

  “问了。”宁锦绣叹一声,“有父母呢,男朋友都谈了。”

  “有父母?”宁锦城微愣,若有所思,“也是。你这才回国几天,哪可能说找到就找到,更别提在街上碰见了,这几率接近于零。”

  “谁说不是呢。”宁锦绣唉声叹气。

  “这会知道后悔了?”宁锦城看她一眼,没好气道,“当时怎么就能狠得下心来?好好一个孩子,说不要就不要了。依我看找不到还好,若是找到了,那孩子认不认你还两说。”

  “哥。”宁锦绣气闷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当时那状况……”

  她声音里带着倔强和委屈,宁锦城面色沉沉地看她一眼,半晌,缓声道:“孤儿院当年那个院长呢?还没找到?”

  “嗯,今天这个地址也不对,不知道搬去哪了。”

  “那就先别找了。”宁锦城叹息道,“二十年都过去了,也不在乎这几天工夫,年后再说。”

  宁锦绣看他一眼,没再说话了。

  她当年芳心错付,看上了那么一个假仁假义之徒。

  眼见他和别的女人滚上床,竟然还会觉得生不如死,去外面参加私人聚会,妄图买醉。

  结果呢?

  那个假面舞会上,她越喝越清醒,她的那个舞伴却是烂醉如泥。

  两个人最后就去酒店开了房。

  春风一度。

  她总算看见那个男人相貌,还觉得不错。

  那男人倒好,最后一刻,在她耳边喊出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想起来当真是一场闹剧。

  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她后来莫名其妙怀了孕。

  偏偏她从小都瘦,例假也不准,怀了三个月都根本不知道。

  最后不想要的时候,突然就不舍得了。

  打定主意当个单亲妈妈带着孩子长大,又撞上前男友和那个小贱人的婚礼。

  她伤心过度,患了严重抑郁症。

  落荒而逃了。

  临走前,将孩子丢在了一个孤儿院门口。

  毕竟太年轻,自尊自负,那样大的事,连家人都一直瞒着。

  眼下二十年过去,这孩子,倒好像一个心结一样,一直留在她心里,想起来都觉得疼。

  宁锦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前面的Amy转头看她一眼,征询道:“董事长,和云天集团负责人碰面的事情不能再拖了,我帮您安排在明天上午十点半,行吗?”

  宁锦绣回过神来,揉着眉心点头,“行吧,你先安排。”

  “好的。”Amy总算松了一口气。

  ——

  姜衿慢悠悠走到超市。

  孟佳妩正巧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她摘了帽子、手套、口罩,全部装包里,接了电话。

  孟佳妩在那头气急败坏地喊,“姜衿,你在哪呢?不说了我下午回来帮你搬东西吗!”

  声音很大,简直能震破耳膜。

  姜衿连忙将手机拿远些,解释道:“没多少东西,我都已经搬完了。不是怕影响你和江卓宁恩爱嘛。”

  “我都没法说你。”孟佳妩郁闷问,“现在在哪呢?”

  “超市。”

  “哪个超市啊?”

  “嗯,风琴路和启宁大道十字路口这,有个好又多,你知道吗?”姜衿蹙眉想想,报了地址。

  “知道。”孟佳妩直接笑道,“那我和江卓宁现在就过来,今晚就住你那。”

  “啊?”

  “啊什么呀。”孟佳妩哼唧道,“这不马上就分开吗?我想和他去住酒店,亲热一晚嘛。他那么龟毛,愣是不愿意,没办法呀,我就带他来给你帮忙,到时候太晚了自然就不用回去了。”

  “呃……”

  “我是不是很聪明?”孟佳妩哈哈笑道,“快给我的机智点赞。”

  姜衿:“……”

  “那就先这样。”听着她不说话,孟佳妩直接道,“我现在就和他一起过来。对了,你那边床单被子都有吧?”

  “有。”

  “Ok。”

  姜衿挂了电话,伸手在自己眉心揉了揉。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想半天,愣是没想起自己在咖啡屋接了晏少卿电话的事情,蹙着眉,直接先逛超市了。

  没一会——

  孟佳妩和江卓宁一起过来。

  垂眸朝她的手推车里看了一眼,孟佳妩又去了食品区,买了一大堆零食放进去。

  姜衿看她一眼,无语道:“你也选点有营养的东西嘛。”

  “油盐酱醋、锅碗瓢盆……”孟佳妩念念有词,“姜衿同学,你是要提前过上家庭主妇的生活吗?”

  “……”姜衿撇撇嘴,“这些都必不可少呀。”

  “你不会真打算一直就住那?”孟佳妩将手推车给了江卓宁,扯着她边走边道,“凭什么啊,你错哪了?要走也是你那个白莲花姐姐走才对,你这好端端住出来算怎么回事啊?”

  “姜皓今年高考呢。”姜衿淡声道,“我得为他想想。”

  “啧,真是好姐姐啊。”

  “能别阴阳怪气的嘛。”姜衿推推她,“知道你为我抱不平,我没事,一个人住着才清闲,还可以写小说。”

  “嗯?”孟佳妩略微想想,笑着道,“你说的也对。要不我也在你们那小区买个公寓得了,以后和你住一起,当邻居怎么样?哎,说真的,你们那还有空房吗?”

  “……”姜衿一愣,“你当真啊?”

  “对啊。”孟佳妩越想越美好,憧憬道,“你看哈,大学还有三年半呢?我总不可能一有需要就去你那里嘛,买个公寓多方便,我和江卓宁可以天天约会了,过上神仙眷侣一样的二人世界。”

  姜衿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蹙眉道:“什么叫‘一有需要’?”

  “咳咳。”孟佳妩难得红了脸,“能不能别问的那么直白?”

  姜衿:“……”

  半晌,闷声嘀咕道:“你能不能别说那么直白啊?”

  孟佳妩气急败坏地推了她一下。

  转身去挽江卓宁,仰头征询道:“我们一会吃什么?”

  “你们想吃什么?”江卓宁淡声问。

  “嗯,必胜客,这附近有吗?”孟佳妩扬眉。

  “没。”姜衿遗憾地摇摇头,“麦当劳倒好像有一个。”

  “那就麦叔叔吧。”孟佳妩笑了笑,又扭头,看着江卓宁发问道,“行吗?”

  “嗯,随你。”江卓宁淡淡道。

  “嘿嘿,知道你最好啦。”孟佳妩跳起来,在他脸颊落了响亮一个吻,惹得边上人齐齐侧目。

  江卓宁猝不及防被偷袭,耳根又悄悄红了。

  姜衿看他一眼,笑而不语。

  ——

  从超市里出来,三个人提了四个超大购物袋。

  江卓宁提了两个最重的,孟佳妩和姜衿各提一个,也不算轻。

  买的东西太多。

  晚上外面冷,气温到了零下,麦当劳里更是人满为患,连个空位都难找。

  三个人商议过后,决定买了带回家吃。

  姜衿和孟佳妩在外面等着,江卓宁进去排队。

  足有二十分钟才出来。

  三个人又提着东西,加快脚步,往花半里小区方向走。

  到家后,都有点累瘫了。

  姜衿脱了外套,有气无力地靠在沙发上,揉着冻得通红的两只手。

  孟佳妩进了门就四下转了转,转完了,也脱了外套扔在沙发上,一脸笑意道:“看上去还挺不错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偶尔住一下足够了。”

  “不饿吗?”江卓宁洗了手,拿出一个汉堡朝她道,“先吃饭,完了再说其他,也不看看都几点了。”

  孟佳妩扯过姜衿手腕看一眼,“还没到十点呢。”

  “……”江卓宁无语道,“这几天宿舍十一点关门。”

  孟佳妩咬一口汉堡,蹭到他边上去,“我们晚上不回去了好不好?”

  江卓宁一愣,“不回去?”

  “对啊,”孟佳妩嘟着唇委屈道,“你不是明天下午的飞机嘛。我想和你多待会,好吧。”

  江卓宁对上她满含渴望的目光,神色怔怔。

  半晌,侧头朝姜衿道:“方便吗?我们一起留下?”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一个人还会觉得怕。”姜衿笑了笑。

  江卓宁点点头,“那就打扰了。麻烦你一会多拿条被子给我,晚上我睡沙发。”

  孟佳妩:“……”

  姜衿:“……”

  两个人对看一眼,孟佳妩越发抑郁了,朝江卓宁道:“你这什么意思啊?和我一个房间会委屈你啊,干嘛睡沙发?”

  “不是委屈我,是委屈你。”江卓宁看她一眼,淡声道。

  “我不觉得委屈。”孟佳妩看一眼姜衿,“你不许拿被子给他。”

  姜衿:“……”

  “吃完了吗?”江卓宁直接看一眼孟佳妩,“完了我们现在就回去,时间还来得及。”

  “我说了不回去。”孟佳妩气急败坏。

  “那我自己回。”江卓宁说话间站起身来。

  “……”孟佳妩一愣,腾一声跟着起身,神色抑郁地看一眼姜衿,紧走两步追上他,小声道,“干吗啊你,就留一晚上,至于这样么?又在姜衿面前给我难堪啊?”

  江卓宁垂眸看她,神色淡淡,一言不发。

  孟佳妩也倔强地看着他。

  半晌,无奈妥协道:“好吧好吧,睡沙发就睡沙发。外面那么冷,这都什么时候了,别回去了。”

  话音落地,硬推着他回到了沙发上。

  姜衿已经吃好了,起身笑笑道:“我去拿被子过来。”

  “谢谢。”

  江卓宁看她一眼,等她离开,朝着孟佳妩道:“以后争吵别带上姜衿行么?我们是我们,她是她,本不该混为一谈。”

  “嗯。”孟佳妩晓得先前的话惹了他生气,闷闷应了一声。

  她相信姜衿,当然,也相信江卓宁。

  可很多次吵嘴还是不自觉要提到姜衿,刺激一下江卓宁。

  一开始,江卓宁也妥协顺从她几次,可后来,似乎察觉出她拿姜衿当利器了。

  的确——

  但凡她扯到姜衿,江卓宁都会顾忌她心情,甚至容忍她的无理取闹。

  他其实细心又温柔。

  可——

  又严守底线,有一定的脾气和骄傲。

  江卓宁就是这么难搞又捉摸不透的人,很容易牵动她喜怒哀乐。

  孟佳妩郁闷极了,先去卫生间洗漱冲澡。

  姜衿这套公寓是两室两厅两卫,她住主卧,带着卫生间,自然也很方便,洗漱完就直接在房间里收拾了一会东西,上了床,准备睡觉了。

  江卓宁住客厅,她来来回回当然不方便,买来的东西也都随意放着,准备明天再整理。

  还没睡着,收到一条短信。

  孟佳妩——

  【一会听到什么动静,你都别出来。】

  姜衿一愣——

  【你想干嘛?】

  孟佳妩——

  【还能想干嘛呀?】

  姜衿——

  【江卓宁那性子,算了,我不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孟佳妩——

  【晚安。】

  【晚安。】

  姜衿叹口气,将手机放到床头去,强迫入睡。

  ——

  次卧里。

  孟佳妩对着镜子撩了一下长发,深吸一口气,拉开了房门。

  立在昏暗里,看向江卓宁。

  江卓宁还没睡,自然听到了她开门的声音,一抬眸,就看到越来越近的她。

  孟佳妩披散着波浪卷的长发,光脚踩着拖鞋,浑身上下似乎就穿了件蕾丝边的吊带睡裙,裙子轻薄,低胸,长度也就到大腿,穿在她身上……

  基本等于没穿。

  孟佳妩身材太好,他一直都知道。

  此刻却是第一次,深深切切地体会到,何为世间尤物。

  缓慢走来的女孩,就好像夜色里的妖精,轻而易举地,便能取人精魄。

  江卓宁被子里一只手紧了紧,看着她,坐起身来。

  孟佳妩笑着到了他跟前,还没凑近,就听到极为冷淡嫌恶的一声,“你做什么?”

  “做……你,”孟佳妩轻佻一笑,“行吗?”

  “孟佳妩。”江卓宁深吸一口气,咬牙道,“你给我回房去。”

  “……”孟佳妩愣一下,眯着美眸看他。

  神色间带着一丝不敢置信,还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慢慢道:“江卓宁,你说真的啊?”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回房去。”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我们这都好了几个月了,你都不想啊?”

  “想什么?”

  “和我做……爱。”孟佳妩盯着他,直白道。

  江卓宁倒吸一口气,别开视线不看她,轻声道:“别闹了,回房去。给你自己留点脸面。”

  孟佳妩狠狠愣一下。

  脸色变了又变,终于非常难看了,咬牙道:“你觉得我不要脸?”

  “这些事不应该你主动。”江卓宁冷着脸。

  “……”

  孟佳妩一时语塞,没忍住,低咒道,“他妈的这事是该男人主动啊!可你根本不动,你不是男人啊?”

  江卓宁抿了抿薄唇,忍耐道:“我再说一遍,进去。”

  “我不!”

  孟佳妩倔强一声,直接扑过去,两条胳膊紧紧地缠了他脖子,索吻。

  江卓宁气急败坏地推了她一把,嘴唇上狠狠痛一下。

  孟佳妩又一次毫不客气地咬伤他,咬完了也不停下,一只手扯了被子,整个人直接坐在他腿上,压着他就往沙发上倒。

  被她强吻不是一次两次。

  甚至——

  两个人之间种种的一切,就是因为一个强吻开始的。

  可这一刻,江卓宁实在气疯了。

  所有的风度礼貌都突然消失不见,他只觉得,自己从来不曾这样暴躁过。

  孟佳妩吻着他的唇,高耸的胸脯就压着他胸膛,一只手伸下去扯着他皮带,迫切主动的姿态,简直像饿狼。

  这世界上,还有这样不知羞耻的女生吗?

  尤其——

  眼下在别人家,姜衿就在里面。

  她亲吻还要发出声音来。

  江卓宁从来不曾这样难堪羞耻过,念及以往种种,更是觉得这感觉不堪忍受。

  一把握住孟佳妩作乱的手,咬牙切齿道:“你干嘛,你给我停下。”

  “干你!”孟佳妩咬着他耳朵,毫不相让道,“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我们好这么长时间了,我就不信你不想,装什么装?!”

  污言秽语入耳,江卓宁气得手指都发抖,半晌说不出话来。

  孟佳妩不知怎么就扯开他皮带……

  愣神过后,笑道:“嘴上说不想,身体别提多诚实了,江卓宁,你这人怎么这么虚伪啊?”

  江卓宁也愣了。

  恼怒不已,白皙清俊一张脸气得涨红,一把推开她站起身来,手指颤抖着,动作飞快地扣皮带。

  孟佳妩简直被他气死了。

  你说这人,没反应也就罢了,明明有反应啊!

  反应还那么……

  装什么啊?!

  江卓宁到底在别扭什么!

  孟佳妩也站起来,又去拉扯他皮带。

  这次却没能得逞了。

  江卓宁紧紧握着她手指,力道之大,简直能将她捏碎。

  “孟佳妩!”他咬着牙,一字一顿道,“我再说一次,松手。”

  “我不。”

  “很好。”江卓宁一把扯开她扔到沙发上,俯身捞起自己的羽绒服,抬步往出走。

  “你给我站住!”孟佳妩起身喊一句,眼见他不停,直接小跑着挤到他身前去,张开胳膊质问道,“马上十二点了,你这什么意思?”

  “让开。”江卓宁声音冷冽。

  “我偏不。”孟佳妩狠狠咬了一下唇,气恼不已道,“你到底别扭个什么劲?”

  “我不想和你说话。”江卓宁抬手道,“正好放假,都好好静静,你觉得咱们这关系有意思吗?”

  “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认为的那个意思!”

  “你想和我分手?”孟佳妩不敢置信。

  “我们不合适。”江卓宁伸手碰了碰流血的嘴唇,淡声道,“你的这些作风我实在无法认同,也懒得和你吵了,太累。你爱找谁找谁,别在我身上再浪费时间了。”

  “……”孟佳妩神色怔怔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江卓宁抬手将她推到一边去,直接往出走。

  孟佳妩一愣,连忙伸手握住他手腕。

  “放手。”

  “不放。”孟佳妩眼眶里涌动的泪水突然落下来,执拗道,“你休想让我放手。”

  江卓宁一低头,直接强势掰开她手腕。

  快走两步,开了门。

  没抬头就往出走,撞到了晏少卿的怀里去。

  两人俱是一愣。

  “抱歉了。”江卓宁错开他,直接去电梯口。

  晏少卿紧紧蹙着眉,站在原地还没回过神来,屋里又突然追出来一个人,再次撞上他胳膊。

  孟佳妩只穿一件吊带睡裙,仰头看他一眼,没说话,飞快地追去了电梯口。

  晏少卿伸手按着眉头,简直凌乱了。

  抬步进门。

  按了灯,看到木地板上一条被子耷拉着。

  眉头蹙得更紧,他抬步到了主卧,敲门道:“姜衿。”

  姜衿还没睡,耳朵还没好,两个人的对话原本压低了声音,她断断续续听了一半,似乎听到开门声,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去看看两人。

  就被晏少卿敲门的动静吓了一跳。

  连忙过去看了门,整个人都愣了,一脸尴尬道:“晏哥哥,你怎么来了?”

  尤其——

  这会都十二点多了。

  “我怎么来了?”晏少卿简直被气笑了,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反问道,“你们半夜不睡觉,在搞什么?”

  “啊?”姜衿一愣。

  反应过来他肯定在说江卓宁和孟佳妩,竟有点没法回答。

  “那两个到底怎么回事?”晏少卿又道。

  英挺的一双眉越蹙越紧,简直能拧成毛毛虫了。

  他见过这两人两次,印象都还不错,也认可他们是姜衿的朋友,并且心怀感谢。

  可——

  刚才所见,完全推翻了他先前的印象。

  前两次见到,江卓宁清俊挺拔,一副好学生的样子,孟佳妩扎着头发,开朗健谈,他也觉得不错,还认为姜衿应该和他们多交流往来,好好相处。

  可刚才那算怎么回事?

  男生气急败坏,嘴角还破着,鲜血直流。

  女生?

  他想起孟佳妩,已经没有一点好感了。

  妩媚的波浪卷长发、黑色蕾丝吊带睡裙,那女孩成熟得过分了。

  怎么就和姜衿关系不错了?

  难不成?

  晏少卿突然想起姜衿这几次的积极主动,脸色越变越黑,最终,看着她,有些迟疑发问道:“我没记错的话,刚才那女孩叫……孟佳妩?姓孟?你对她家里情况知道多少?”

  姜衿脸色微变,咬咬唇,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她是孟庆的女儿?”晏少卿垂眸审视她,突然道。

  “……”姜衿愣一下,小声道,“嗯,她……她……”

  “孟家人?”晏少卿似乎还有点不乐意相信,三个字反复念了两遍,沉声道,“既是孟家人,以后尽量别往来了。”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凌晨更新啦,说好投票的小天使们,别忘记哈,啵一个。

  另,锦园正版群今天对《暖媳》读者开放,阿锦起床后,发放《爱在云端》第一版福利。

  亲们踊跃加群哈。

  步骤:先进入验证群【】,把已更新V章订阅截图给管理员,然后进正版群,么么哒。

  再,已经在锦园的妹纸们就别加验证群啦,阿锦就一个正版群哦。

  最后当然是继续求月票,卖萌打滚求票,O(∩_∩)O<"><"><;">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01:波折又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