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我是阎寒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姜衿抿唇看着他,发愣了。

  半晌,声音轻轻道:“她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晏少卿意外一笑,盯着她眼睛,慢慢道:“没有我想的那么糟?那刚才算怎么回事?你这么晚还不睡,难道不是被外面的动静闹的没法睡?”

  “……”

  姜衿说不出话来了。

  的确,她因为孟佳妩闹出来的动静一直没睡。

  可——

  确实没有晏少卿想得那么夸张。

  她穿着睡衣,蹙着柳眉站在他身前,纠结了半天,又觉得孟佳妩主动献身的举动,好像已经足够令晏少卿反感了。

  那她也主动献身了啊?

  还和他发生了那般亲密的关系。

  晏哥哥心里,是不是也像反感孟佳妩一样地反感她了?

  还是说——

  他下意识地,就以为自己是受到了孟佳妩的影响?

  姜衿心神百转,半天也没有想明白,又突然担心起孟佳妩,索性仰头道:“我先去看看他们俩;都市之大侠养成系统。”

  晏少卿:“……”

  敢情他说了半天,这丫头根本没上心?

  姜衿从他身侧走过,出了卧室。

  晏少卿转身紧跟上去,一把握住她手腕,蹙眉道:“你就这样下去?”

  “他们下楼了?”姜衿一愣。

  “嗯。”晏少卿点点头,看一眼半开的房门,淡声道,“外面零下五度,你打个电话问问行了。”

  “哦。”姜衿看一眼地板上的被子,想一下,决定先打个电话给江卓宁。

  ——

  此时,楼下。

  江卓宁出了电梯就直接往下去门口走。

  心情奇差。

  羽绒服拉链没拉,鞋子有点松,唇角还流着血,怎么看怎么狼狈。

  只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丢脸的时候。

  江家是书香门第,他父母年龄相差整十岁,两个人年轻时又以事业为重,人到中年才要了他这么一个孩子,也因此,他既是独生子,也勉强算得上老来子了。

  母亲卓娅过了年五十多,父亲已过花甲。

  他自出生起,就得到比同龄人更多的疼爱,同时,也得到了更严苛的教导。

  江家家教甚严。

  男女相处方面,他向来非常慎重。

  青春期男孩喜欢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凑一起讲几个荤段子,议论一下班上哪个女生肤白貌美,他从来不感兴趣。

  学习好、相貌好、家世好,本身又清冷内敛,他从小都是女生追逐的对象。

  学校里那些男生,对上他也向来客气礼貌,从不逾矩。

  他是当真没见过孟佳妩这样的女生。

  一次一次刷新他底线。

  一次一次,激怒他、挑衅他、逼迫他。

  事到如今,他已经退无可退了。

  他入学后就对姜衿有好感。

  姜衿相貌清纯白净,性格倔强,笑起来却显得极为乖巧可人,是和他母亲一般,小鸟依人的女孩。

  他喜欢姜衿,讨厌孟佳妩。

  这件事一开始清楚明白,在他的认知里,应该永远不会变,这就是他的审美。

  可——

  不知何时起,慢慢就变了。

  他对姜衿的好感淡了些,对孟佳妩的感情越发复杂,又爱又恨、又气又怒,她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激怒他,偏偏,很多时候,又能让他莫名其妙有点心疼。

  那点复杂的爱意加深了,他试图和她在一起;官之计。

  愿意迁就愿意包容,一起出门开始以男朋友的身份自处。

  结账付钱、提重东西、吃饭逛街都以她的意愿为主,尊重,并且尽可能满足她。

  还要怎么样?

  这已经是他目前的极限了,他可以因为她的要求,考完试推迟两天回家,甚至,可以在孟佳妩不高兴的时候,当众给她一个亲密的吻。

  却绝对无法接受刚才那样。

  怎么能?

  他怎么可能在姜衿家的客厅里,和孟佳妩发生那样的关系?!

  姜衿就在房间里,一门之隔而已,他们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等于完全暴露给她。

  别说姜衿了。

  其实里面是任何一个人他都无法忍受。

  孟佳妩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激怒践踏了他的底线。

  尤其她还说出那些让他难堪耻辱的话来。

  他是男人,特地情境下当然有感觉有反应,可如果因为有感觉有反应就必须发泄,那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虚伪?

  呵呵,去他妈的虚伪。

  他就是虚伪了。

  江卓宁边走边想,越想越愤怒,浑身血液都翻滚逆流,绷着脸,紧紧握着拳,他甚至都不觉冷,只希望快一点离开,更希望自此以后,再也不被孟佳妩骚扰。

  他简直有病!

  犯了病,才会鬼使神差地答应和她在一起!

  江卓宁恨恨地想着,正出神,耳边突然传来气急败坏一声,“江卓宁!”

  孟佳妩跟着他下楼了?

  这念头刚才脑海里浮现出,他越发加快脚步。

  孟佳妩踩着拖鞋,很快,跑步到了他身前,拦住他。

  江卓宁狠狠愣一下。

  孟佳妩连一件外套都没披,就穿着薄如纸片一件吊带蕾丝睡裙,就跑了下来。

  “你疯了!”江卓宁简直被气死。

  “到底我发疯还是你发疯,你不想做就算了,不做还不行吗?大半夜跑什么跑,这算个什么事啊,有必要上纲上线闹分手吗?”孟佳妩仰头看着他,也许是因为冷,牙齿打颤,整个人都剧烈抖动着。

  “我现在不想和你吵,你快点回去。我今晚住外面,不上去了。”江卓宁骨子里有男人非常负责担当的一面,眼见她冻得发抖,天大的怒气也压抑住,沉声说了一句。

  “我不回去,除非你和我上去。”孟佳妩执拗。

  “我说了我不上去!”

  “你去哪我去哪!”

  “孟佳妩,你适可而止!”江卓宁深吸一口气,咬咬牙。

  “我不会和你分手;超级阴阳眼!”孟佳妩铁青着脸看他,一字一顿,重复道,“江卓宁,我不会和你分手。这件事你休想……”

  江卓宁眼眸深深地看着她,风雨欲来。

  孟佳妩美眸一眯,突然笑起来,“想分手可以,和我做。”

  “……”江卓宁简直被她气傻了。

  孟佳妩哼笑一声,看着他,挑衅道:“敢吗?你和我做,也许做了我就烦你了,当然可以分手,现在不行。”

  她话音落地,突然踮着脚勾住他脖子,在他耳边呵气如兰道:“江卓宁,你是第一次吧?你的第一次不给我,我凭什么要便宜给其他女生呢。”

  江卓宁扯着她手腕,直接将她摔了出去。

  孟佳妩猝不及防,踉跄一下,重重地摔在凹凸不平的地砖上。

  一只手撑着地面要起身,半晌,愣是没起来。

  光裸嫩白的小腿上蹭破一大片,很快,溢出血迹来。

  江卓宁狠狠愣一下。

  止步不前了。

  他气火攻心,想给她点教训不假,却绝对没有想她受伤的意思。

  他骨子里正派强势,看见女孩受伤,总是歉疚的。

  再多的理直气壮,都成了理亏。

  一阵冷风吹来,江卓宁心里的怒火消散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半晌,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声,俯身抱她,低声道:“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孟佳妩看着他,手臂从他羽绒服外套里塞进去,抱着他温热的背,还觉得不够,索性伸进他毛衣里面去,整个人尽可能地缩在他怀里,委屈道:“好冷。”

  江卓宁真真切切感觉到她手臂传来的凉意,身体绷直,抱着她就往小区外面走。

  “去哪?”孟佳妩话音刚落,江卓宁的手机就响了。

  “是姜衿。”她掏出来,看了一眼。

  “你接,就说我们去住酒店了,让她早点休息,不用等了。”江卓宁言简意赅。

  他有自己的骄傲。

  两个人眼下这样子,如何能上去?

  孟佳妩在他怀里打着电话,他便直接抱着她出小区。

  已经到凌晨一点。

  冷风刺骨。

  别说人了,路上连俩车都没有。

  江卓宁抱着孟佳妩走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去了最近的一家快捷酒店。

  ——

  酒店大厅里。

  值班的前台小姐昏昏欲睡。

  江卓宁到了跟前,连唤两声,“你好,房间还有吗?”

  “哦!”前台小姐一睁眼,看到英俊年轻过分的一张脸,恍惚笑道,“有……有的。”

  江卓宁抬眼扫一下墙壁上挂着的房间价目单,淡声说,“一个标间;十八种武器之飞天爪。”

  “含押金给五百。”

  “嗯。”江卓宁低头看一眼怀里的孟佳妩,“我后面裤兜里,取一下钱包。”

  孟佳妩伸手过去了。

  江卓宁忍耐道:“右边。”

  孟佳妩换了一只手,掏了钱包,拿了五张递给酒店前台。

  前台小姐多看她两眼,很快低头,在电脑上录入了入住信息,递了房卡过来。

  孟佳妩伸手接了,将钱包重新塞回去。

  江卓宁抱着她,走到电梯口。

  直接上四楼。

  出了电梯,一片寂静。

  长长的走廊上铺着厚实的地毯,踩上去一点声音都没有。

  两个人进了>

  江卓宁抬脚关了门,孟佳妩插了房卡,明亮的灯光便笼罩了整个房间。

  孟佳妩往江卓宁怀里缩了一下。

  江卓宁看她一眼,没说话,抱着她放到了几步开外的单人沙发上。

  转身就走。

  “……”孟佳妩一愣,忙不迭道,“你去哪?”

  江卓宁停了步子,深呼吸一口,侧身道:“拧个毛巾,给你清理一下伤口。”

  “哦。”孟佳妩倏然笑起来,放松了。

  江卓宁抿着薄唇,目光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伸手在自己眉心里揉了揉,去了洗手间。

  没一会——

  水声戛然而止,他出来了。

  捏着毛巾半蹲在孟佳妩跟前,一只手扶着她受伤的小腿,动作轻轻地擦拭着,依旧抿着唇,面无表情,看上去冷淡极了。

  “喂。”

  “……”

  “喂!”

  孟佳妩连着唤了两声,他总算抬眸看她一眼。

  “别生气了啊。”孟佳妩一只手摇着他肩膀,下一句还没出口,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江卓宁深吸一口气,起身找了空调遥控器,将温度直接调到二十六度。

  拿着毛巾又去洗手间了。

  这次拧了个热毛巾,将她小腿和两只手擦干净。

  一切处理完之后,他坐到孟佳妩不远处另一个沙发上,发呆。

  他着急上来,直接要了标间,前台小姐也困,很随意地给两人开了一个大床房。

  一张床,怎么睡?

  折腾了一整天,他其实身心俱疲,还是为难了。

  房间里温度慢慢上去;亡灵之城。

  孟佳妩看他一眼,起身到了他跟前去,半蹲着趴在他腿面上,仰头道:“刚才是我不好,就当我错了行吗?你不想做就不做,别因为这个再生气了好吗?”

  “小妩。”江卓宁也没推开她,就那样低着头看她,轻声道:“分手好吗?”

  “……”孟佳妩狠狠愣一下。

  看着他清俊平静一张脸,突然就有点慌张了。

  她习惯了逼迫他,咬伤他,挑衅他,每每看见他情绪不平,总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好像获得了重视一般。

  江卓宁平时都连名带姓的叫她。

  只有一次,两个人圣诞节在雪地里亲吻,他温柔轻缓地唤过一声,“小妩。”

  可眼下——

  他这样唤她了,竟是想……分手?

  纵然两个人开始的方式令人跌破眼镜,可当面说出分手是第一次。

  “不要。”孟佳妩看着他,摇头道,“我不分手。”

  “你觉得我们合适吗?”江卓宁好像和她讲道理一般,不急不缓,耐心道,“没有人谈恋爱是我们这样子的。真累。你都不觉得累吗?我实在不想……”

  他后面的那些话尚未出口,孟佳妩突然起身,吻住了他。

  她积极主动太多次,可从来没有这样,小心翼翼地试探地吻过他。

  舌尖一点点往进探,温柔又缠绵。

  江卓宁一只手按在她肩膀上,原本想推开她的,不知怎的,又突然觉得舍不得了,那只手生生停在她肩膀上。

  孟佳妩两只手搂着他的腰,顺势坐到他怀里去,安静地吻了一会,慢慢离开,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道:“你也是喜欢的。江卓宁,你也是喜欢的,不是吗?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感觉的,别分手好吗?我不想听。”

  她不想听,也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话。

  在以往,只有她干脆利落甩别人的份,分手这样的话,永远只有她说的。

  江卓宁却说了。

  她第一次觉得怕。

  她其实没有遇到过像他这么好的男生。

  干净英俊、感情一片空白,宝贵的第一次,竟然还在。

  尤其——

  她已经那样主动了,他竟然还能坐怀不乱。

  哪里有这样的男生呢?

  现在这样的社会里,哪里还能找到像他这样清净自制的男生呢。

  孟佳妩抱着他脖子,心情复杂地蹭了蹭,将自己一张脸埋进去,不知怎地,就落了泪。

  那些泪水顺着江卓宁的脖子流下去,沾染在他肌肤上,江卓宁很快感觉到,抱着她微微颤抖的肩膀,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不要分手好吗?”孟佳妩哽咽一声,在他耳边呢喃道。

  江卓宁张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喉头还有些堵,半晌,眼眸微闭,低声道:“小妩,我们……”

  “不许不要我;聊斋游记。”孟佳妩不等他说话,又道。

  江卓宁扣着她肩膀的手指紧了紧,扶着她离开自己怀抱,看着她眼睛,出声道:“你说……这世界上哪里有你这么强买强卖、不讲道理的人……”

  “我爱你。”孟佳妩又堵了他的嘴。

  江卓宁一怔,侧身将她推靠在沙发上,重重地吻了起来。

  房内十分安静,他闭着眼睛吻上去,孟佳妩也闭了眼睛,泪水掉下来,一直流到两个人嘴角去。

  咸咸涩涩的,微烫。

  江卓宁吻了很久,终于放开她,看着她微肿的嘴唇。

  要求道:“刚才的事情,以后别做了,行吗?”

  “我以为你肯定想要的。”孟佳妩看着他,委屈道,“你脸皮那么薄,我以为你就是不乐意开口。”

  “……”江卓宁看她一眼,突然道,“你很了解男人?”

  孟佳妩一愣,看着他,倏然沉默。

  甚至有些无措。

  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在江卓宁开口之前,每每在一起,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她的过去……

  那样脏污混乱的过去,她竟然完全未曾想过。

  江卓宁这样的人,肯定会介意吧。

  “我……”孟佳妩张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江卓宁侧过头,深呼吸一下,又转过头,看着她,一脸认真道:“过去就过去了,多说无益。我想说的是,我是我,你过去认识的那些男人不是我,你既然选择了我,就应该知道,我和那些人都是不一样的。”

  孟佳妩看着他,咬咬唇。

  江卓宁伸手捧着她的脸,继续道:“换一种方式,和我相爱,能做到吗?”

  “……”孟佳妩有点傻,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迟疑道,“相爱?”

  “嗯。”江卓宁倾身搂紧她,在她妩媚的长发上落了一个吻。

  “你爱我了?”孟佳妩还是不敢置信,轻声问。

  “爱。”江卓宁这下反而再不迟疑了,声音低低地笑着道,“你都为我要死要活了,我能不为你负责吗?把我逼到这种程度,除了你,也真是再没谁了。”

  孟佳妩在他怀里,破涕为笑。

  江卓宁抱着她起身,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伸手替她拉了被子,柔声道:“睡觉吧,很晚了。”

  眼见他要走,孟佳妩直接拉住他,温柔撒娇道:“我想和你睡。”

  江卓宁一愣。

  她又连忙解释道:“只睡觉,不做别的,行吗?这床这么大,我们俩一起睡也完全可以的。”

  江卓宁立在床边略微想了一下;官场混江龙。

  去了另一边,脱了外面的衣服,掀开被子躺进去。

  刚躺下,手机又响了。

  是姜衿。

  他起身接通,声音低缓地“喂”了一声。

  “你们已经在酒店了吗?没事吧,孟佳妩呢?”姜衿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没事。”江卓宁略略一笑,“她和我在一起,不用担心,这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姜衿迟疑一下,“她的衣服和包都在我家。”

  “嗯,我明天上午过去取。”江卓宁道。

  “那好。”

  姜衿松了一口气,挂了电话。

  握着手机,侧头干笑着看了晏少卿一眼。

  晏少卿已经洗漱完,穿着姜衿准备好的睡衣,靠在床头蹙眉看她。

  “他们……”

  “晏哥哥。”

  不等他开口,姜衿直接打断他,拿着手机道:“你猜我今天在街上碰见谁了?”

  “……”晏少卿无语地看了她一眼。

  当然明白她刻意转移话题,主要是不想说起孟佳妩的事情。

  略微想一下,捧场道:“碰见谁了?”

  “宁锦城啊。”姜衿直接坐起来,盘着腿看他,“就那个既会演戏又能唱歌,眼下还自己开了工作室当导演的那个宁锦城啊,你知道吗?天王巨星,在国内人气很高的。”

  姜衿小时候不仅看书,也时常窝在租书屋里看电视。

  谈起儿时的偶像,自是眉飞色舞。

  晏少卿微愣。

  他似乎从未见过姜衿这般神采飞扬的样子,眉眼弯弯,蓄满笑意,开心得不得了。

  他虽然一向醉心工作,消息却没有闭塞到那种程度。

  当然知道宁锦城是谁。

  可——

  那不是个男人吗?

  五十多岁了,年龄接近他的两倍。

  姜衿这个年龄,喜欢他那么老的男演员?

  晏少卿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姜衿眼见他不说话,索性将手机里照片调出来,凑到他跟前道:“就他嘛。我从小就特别喜欢他,今天在街上见到了,他还很亲切地和我合了两张影呢,你看,还特地蹲下身照顾我身高,人真好。”

  晏少卿:“……”

  他就不好吗?

  别人和她拍张照而已,这丫头就乐成这样?

  简直了。

  晏少卿移开视线,心情还有点抑郁;部族。

  姜衿却明显未曾察觉,或者说,她有意和晏少卿聊天,就为了让他忘掉孟佳妩的事情。

  有些人在心虚的时候喜欢不停讲话,来掩饰自己的紧张,很明显,姜衿就恰好属于这个类别的。

  拿着手机对着晏少卿,喋喋不休。

  晏少卿不看也得看,对着宁锦城那张脸多看了几眼,神色微愣,疑惑地看了姜衿一眼。

  他是突然觉得照片里这两人说不出的和谐。

  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

  可两个对着镜头微笑的人,纵然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一老一少,哪里还是挺古怪,让他下意识将手机拿到他手中,抿着唇仔细地看了两眼。

  才发现——

  姜衿笑起来的样子,和宁锦城笑起来的样子挺像。

  眼睛微微眯了一条缝,唇角上翘一个柔和的弧度,让人觉得亲切柔和。

  晏少卿蹙着眉,将手机还给姜衿。

  淡声道:“宁锦城有五十多了吧,你怎么喜欢年龄这么大的明星?”

  “也不光喜欢他呀,就是最喜欢他而已。”姜衿又报了几个当红小生的名字,最后喟叹道,“还是宁锦城塑造的那些经典形象比较难以超越嘛。他以前演武侠剧,就那个《剑客行》,你看过吗?他就是男主角啊,总是一身白衣,后面背把剑,飞来飞去的,看上去别提多风流潇洒了,我……唔……”

  姜衿话音未落,喋喋不休的小嘴被晏少卿堵住了。

  晏少卿一只手捧着她的脸,低头吻着她,有力的一只手便揽了她的腰,将她直接拖到自己怀里去。

  他过了生日二十八,又不是十八岁。

  这么多年感情是一片空白,甚至,前面许多年,他的生活都枯燥乏味到了无生趣。

  很少有*。

  眼下有了这丫头,心里沉睡已久的猛兽便慢慢苏醒了,心情还时常不受他控制。

  好像才进入青春期。

  上班的间隙时常想到她,一想到,还没完没了。

  她柔软蓬松的头发,白瓷般细腻匀净的脸蛋,时常略带迷惘的眼睛,柔软粉嫩的嘴唇,纤细小巧的手脚,以及,一切的一切,浑身上下每一处,他闭着眼睛都能清晰回想。

  想起来还有点后悔。

  家里那一次他实在过于冲动了,也着实孟浪了些。

  竟然会在灯光下,吻遍她全身。

  晏少卿胡思乱想着,喉结滚动,呼吸重了些,姜衿都有点晕乎了。

  承受着他突如其来一个吻,急促呼吸着,小胸脯都起伏着,慢慢燥热起来。

  傻乎乎呢喃道:“晏哥哥……”

  晏少卿被她这一声唤回心神,慢慢放开了她。

  揽着她肩膀,靠在床头。

  “晏哥哥,”姜衿乖得不得了,脸颊贴在他颈窝里,小巧的手指把玩着他一只手,痴迷道,“你的手指好漂亮;三界独尊。”

  漂亮?

  晏少卿眉头皱了皱。

  姜衿仍是笑,“是不是医生的手都像你的手一样好看?”

  “……”晏少卿无法回答她。

  他从来没有注意过别人的手指,好吗?

  也就这丫头怪毛病一箩筐。

  喜欢穿着他衬衫睡觉,没事就喜欢摸着他的手指把玩。

  晏少卿想着想着,心情突然愉悦起来,又觉得,姜衿这些毛病其实都无伤大雅。

  就像他……

  他好像从小就记着她的脚,握着她脚丫的那种感觉,甚至算的上悸动膜拜,眼下又喜欢她头发,觉得这丫头的头发当真是柔软得不可思议。

  心念一转,他握着她手指递到唇边吻一下,低声道:“小不点。”

  “嗯?”

  “把头发留长吧。”晏少卿揉着她头发笑,“留长我看看。”

  “晏哥哥喜欢女生长头发吗?”姜衿微愣,好奇问。

  “也不是。”晏少卿修长白皙的手指从她发间穿行而过,握住最后那些柔软的发梢,笑着道,“就想看看你长头发的样子。”

  “嗯。”姜衿抱着他胳膊蹭了蹭,“那就从明天开始留……”

  话音落地,又摇摇头,一本正经道:“不,还是从现在就开始留好了,这一分钟开始,怎么样呀?”

  她扬起小脸看着晏少卿,漆黑的眼眸亮光闪闪。

  “嗯。”晏少卿屈起手指,在她鼻梁上亲昵地刮了一下。

  姜衿看着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鼻子,傻笑道:“鼻子都软了。”

  “傻。”

  “唔。”姜衿舔着嘴唇笑了笑,嘀咕道,“本来就是呀,每次你碰过亲过了,我都不舍得洗。”

  不舍得洗?

  晏少卿突然又想到些什么,微微沉默了一下,揽着她道:“快睡吧,很晚了。”

  “明天是星期六,你还要上班吗?”

  “不用。”晏少卿笑道,“陪你睡懒觉怎么样?”

  “嗯哪。”姜衿开心得不得了,飞快地缩进他怀里,两条手臂紧紧地抱了他的腰。

  晏少卿揽着她肩膀,静了一小会,低声征询道:“你明天没事吧?”

  “嗯,要收拾屋子呀,不过也等于没事。”

  “我带你去参加个慈善晚宴。”晏少卿道。

  “诶?”

  “时间在明天晚上了,要去吗?”

  “我……”姜衿犹豫了一小会,小声道,“那就去吧;末世基地降临。”

  “嗯。”晏少卿笑一下,略微想想,半晌,若有所思发问道,“你不想去晏家,是因为我父母?”

  “晏哥哥,我……”姜衿原本已经迷糊了,听到他这样的话又陡然清醒过来,坐起身,一脸紧张地看着他,试图解释。

  却对上晏少卿洞若观火的目光。

  不说话了。

  “躺下。”晏少卿揽着她重新躺好,一只手揽着她肩膀,温声道,“我都明白。不想去暂时就不去好了,别有心理压力。我不会因此不悦,可你……”

  他扳着姜衿的胳膊,看着她眼睛,一本正经道:“以后什么事都可以对我说,别放在心里,明白吗?”

  “嗯。”姜衿连忙点头。

  晏少卿抱紧了她,徐徐叹息。

  其实说了等于没说。

  这丫头心思敏感,又喜欢藏事,习惯由来已久,自然不是一朝一夕能改的。

  他挑明了,只是希望减轻她心理压力。

  慢慢来吧。

  ——

  翌日,上午。

  姜衿迷迷糊糊醒来,已经是十点半。

  整个人蜷缩在晏少卿怀里。

  晏少卿不知何时已经醒了,眉目清明地看着她。

  “几点了?”姜衿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皱着鼻子,含糊其辞地问。

  “十点多。”晏少卿笑笑道,“饿不饿?”

  “嗯。”

  “我去准备早餐。”晏少卿捏捏她脸蛋,“要不再睡一小会?”

  “不用。”姜衿握住他手腕,仰起头道,“还是我去准备早餐吧,怎么样?”

  “你会做饭?”晏少卿一愣。

  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嗯,算是会吧。”姜衿笑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好做的呀,我昨天在超市买了好些面包,还有鸡蛋之类的,就……”

  “煮两个荷包蛋,我们吃面包怎么样?”

  “……”晏少卿笑了笑,“行吧。”

  “嗯。”姜衿俯身在他唇角落了一个吻,准备起身。

  熟料——

  晏少卿突然扯了她手腕,侧身压住她,凑上去给了她一个绵长温柔的吻。

  姜衿晕乎乎再起身,整张脸都红了。

  支支吾吾道:“那我起床了。”

  晏少卿唇角勾了勾,“嗯。”

  姜衿穿着睡衣,抱了衣服去次卧里换。

  刚换好,门铃就响了;末世生死游戏。

  想着应该是江卓宁,她连忙出去,对讲机里应了声,开了门。

  江卓宁很快上来,看着她绯红的一张脸,微愣。

  旋即笑笑道:“我取一下孟佳妩的东西。”

  姜衿跟着他去次卧,红着脸收拾了自己刚换下的睡衣,还有点不好意思,征询道:“那你们一会还过来吗?早饭吃了没?”

  “不过来了。”江卓宁笑笑道,“回学校取一下东西,我准备回家。”

  “这样?”姜衿点点头。

  又跟着他送到门口,叮咛道:“那你路上小心。”

  “好。”

  “唔,对了,”眼见他转身走,姜衿又连忙道,“新年快乐。”

  江卓宁浅笑着看她,“新年快乐。”

  “开学再见了。”

  “开学见。”

  江卓宁笑着点点头,一转身,去等电梯了。

  姜衿关了门回去,将客厅稍微收拾了一下,煮了荷包蛋,和晏少卿一起用早餐。

  云京的冬天冷。

  两个人都不算爱热闹的人。

  吃过饭一直在家。

  姜衿收拾东西,晏少卿帮着她检查了一下水电天然气,扔了几次垃圾,很快到了下午。

  慈善晚宴下午六点开始。

  三点多,晏少卿带着姜衿出门,取了礼服做了造型,带着她前往举办晚宴的金晟世纪大酒店。

  提前十五分钟到场,签到处登记完,两个人被礼仪小姐引到了会场就坐。

  人满为患。

  姜衿抬眸扫视一周,只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时间还没到,整个宴会厅却已经是衣香鬓影,一片热闹景象,让人应接不暇。

  她第一次接触这种场面,还有点紧张。

  晏少卿替她拿了饮料甜点放在跟前,柔声道:“就当我带你来吃个饭,一会结束了我们就走,别紧张。”

  “嗯。”姜衿点点头。

  身侧传来笑意满满的一声,“表哥。”

  她一回头,就看到春风满面的顾启云越走越近,愣了一下。

  顾启云臂弯里牵着的女伴……楚婧宜?

  眼下不放假了吗?

  她还没回?

  楚婧宜看见晏少卿原本就愣了,侧头再看见她,更是吃惊,眼睛都微微睁大了些。

  顾启云自然是一愣,半晌,迟疑发笑道:“你们都是云京大学的,莫非……认识?”

  “嗯;锁师。”姜衿笑笑道,“同班同学兼舍友。”

  “这么巧?”顾启云说话间已经坐下,拿起手边的高脚杯转了一下。

  晏少卿看着他蹙蹙眉,低声道:“你的新女朋友?家里人知道了吗?”

  “……”顾启云勾着唇角看他一眼,压低声音道,“算不上女朋友,也就女伴。又不是结婚对象,搞那么正式干嘛?”

  他语调带着一贯的漫不经心,不怎么正经。

  晏少卿略略一笑,索性不理他了。

  低头和姜衿说了两句话。

  神色温柔。

  环亚牵头举办的慈善晚宴,老爷子千叮咛万嘱咐他必须到场,想想也知道什么意思。

  无非是希望他多点机会交际,尽快定下来。

  就连同桌嘉宾,都是有讲究的。

  晏少卿一只手摩挲着手里的酒杯,正想着,就听到身后又是温柔亲切的一声,“少卿。”

  是楚乔。

  他转身站起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还没坐下,就对上一道略含审视的目光。

  抬眸看了过去。

  两步开外的男人和他年龄相当,一张脸,刀削斧琢一般棱角锐利,长眉浓黑,鼻梁高挺,越发显得那双眼眸幽深起来,笔挺的黑色西装勾勒出挺括的肩,紧实的腰,以及过分修长有力的两条腿。

  站着不说话,锋芒内敛,却有点气势迫人。

  哪一家的?

  晏少卿垂眸正想,觉得陌生。

  却看到他突然勾唇一笑,朝着自己身侧道:“姜衿。”

  “阎……先生。”姜衿倏然起身,笑着打招呼,神色间还带着点……尊敬?

  晏少卿确定自己没看错,短暂地愣神之后,抬眸又扫了他一眼。

  阎寒走到他身前来。

  眼眸微眯,笑着伸出手,“我是阎寒,姜衿这丫头的……”

  他语调微微顿了一下,“朋友。”

  “哦?”晏少卿微微挑眉,没迟疑,客气地伸手过去,“幸会,倒没听她说起过。”

  阎寒笑而不语,握上他的手,微微用力。

  ------题外话------

  呼呼,亲们早安么么哒。

  再说一遍,《暖媳》正版群开放啦,想看福利的亲,加入书友群,提供已发布章节订阅截图给管理,进入正版群哈,么么。

  少卿和阎先生终于见面啦,吼吼。

  这么激动的时刻,必须求月票打鸡血呀,~\(≧▽≦)/~

  月底了都,有月票的妹纸们都别攥着啦,记得给阿锦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02:我是阎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