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时尚教母 有奖猜题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晏少卿微微愣了一下。修长白皙的一只手任由他握紧,微笑着,不动声色。好像根本未曾察觉出他的敌意一般。阎寒却没占到什么便宜,审视他一眼,一小会而已,率先放开了他的手。抬步就座。【灵斗少女漫画/】。他身后握着手包的云舒松了一口气,紧跟着坐在他左侧。还有点尴尬。阎寒坐到了姜衿的身边去。微微侧身,垂眸看她一眼,声音温和,笑着征询道:“耳朵怎么样了?”姜衿看着他,微愣。这一下——已经就坐的几个人都觉得不对劲了。顾启云已经认出了阎寒,惊讶不已,实在想不通这两人怎么会有牵扯,看上去还挺亲近。楚婧宜当然晓得阎寒看重姜衿,她也诧异,主要不清楚,阎寒是什么身份,怎么从他们的教官摇身一变,成了西装笔挺的云京贵胄了,还一副和姜衿十分相熟的样子。这两人,莫非军训后还一直有往来?楚乔和堂哥楚江一起来,抬眸看一眼晏少卿的脸色,沉默着抿了一口酒。心情最复杂的莫过于晏少卿了。一来——他大概从阎寒的女伴云舒猜到了阎寒云家人的身份,却不明白他和姜衿为何相识。二来——两人看上去关系匪浅。三来——这人知道姜衿的耳朵受伤,并且对自己怀有敌意。算怎么回事?晏少卿垂眸看姜衿一眼。姜衿也恰好看他,低声道:“阎先生以前是我们的军训教官。”竟是没有回答阎寒的问题,直接先紧着他了。阎寒也不介意,玩味地勾勾唇。顾启云突然云淡风轻地笑一声,朝着晏少卿道:“表哥,既然姜小姐和婧宜是舍友,就让坐一起好了,也方便讲话。”话音落地,不等晏少卿答应,他率先和楚婧宜换了位置。姜衿也主动起身,和晏少卿换了位置。如此一来——晏少卿坐到了姜衿的左边去,紧挨着阎寒。阎寒的目光落在他搭在桌面的一只手上,盯着看。晏少卿手指修长白皙,线条流畅,微曲着拿东西,都好似没有骨节一般,漂亮好看极了,就像电视节目里乐队指挥家的手,随时随地,都能将人的眼球吸引过去。真女气……阎寒想到刚才握他手的感觉,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男人嘛。手掌不应该是宽厚粗粝,带着硬茧,握起来干燥温热,才对么?姜衿这找了个什么男人?!一只手,冰凉凉好像没有温度,肤质细白,偏偏力道还大,每个手指都铁棍似的,他用力握,仍是纹丝不动。真是怪胎!阎寒胡乱想着,又突然想起刚才顾启云的称呼了。能被他称一声表哥的,眼下又出现在这种地方,也就晏家那一位神秘低调的老三了。母亲顾湘当年名动云京,却红颜早逝。父亲晏平阳是晏家同辈里唯一从商的,和他那位父亲有的一拼,老婆一去,隔年就给儿子娶了个后妈进门。要是他没记错,那后妈云若岚,也就比晏少卿大了十几岁而已。这样的变故下,哪个孩子没有点心理阴影?听说当年的晏少卿患了重度抑郁症,被晏老爷子送出国,治疗休养了?所以——这人莫不是有心理障碍,才对姜衿动手?姜衿到底看上他什么了?一副好皮囊?阎寒一张脸面无表情,拧着眉沉思,严肃端正得好像一座雕塑,坐在他手边的云舒都倍感压力。她是云家这一辈唯一的女孩,却并非亲生。当年云家二夫人先天不孕,和丈夫一起收养了她。收养之后,没到三年两人就意外死亡了,她却成了云家人,从云家老二的独女,成了云家老三被迫养育的小女儿,从小受到哥哥云昊的欺负,自然而然地,养成了温良软弱的性子。大学毕业就在云天集团里上班,却因为内向文静,疏于交际。这次是被父母硬塞给阎寒的。目的……云舒微微抬眸,小心翼翼地看了晏少卿一眼。只觉得他看上去实在冰冷疏离。第一时间生了退却之心。紧了紧手包,只觉得自己十分没出息,看一眼阎寒,小声道:“堂哥,我去一下洗手间。”“嗯。”阎寒看了她一眼。云舒站起身,朝边上的楚乔歉意一笑,退后两步,转身走了。——嘉宾陆续进场。耳边说话声、浅笑声连续不断。姜衿坐在位子上,看看左边的阎寒和晏少卿,又看看右边的楚婧宜,实在抑郁。她晓得阎寒云家接班人的身份,在这里遇见他也不觉得意外,可谁曾想,他一见面就表示出和她非常相熟的态度来,她根本没有一丝防备,眼下人多眼杂,都没办法和晏少卿解释。姜衿有点无奈。偏偏和楚婧宜的关系也素来一般。楚婧宜也一向高傲冷淡,此刻坐姿端正,很矜持。轻叹一声,姜衿朝晏少卿道:“晏哥哥,我也去一下洗手间。”“嗯。”晏少卿看她一眼,“要我陪你过去吗?”“不用的。”姜衿笑了笑。起身走了。问了两个服务生,才找对洗手间方向。刚进了隔间,便听到一阵高跟鞋走动的声音。也不知是不是阎寒的女伴?她正想着,被外面传来的“啊”一声尖叫吓了一大跳。紧紧蹙了眉。意外地听到了一道陌生古怪的男音,“怎么,见到晏家老三了么?”晏家老三?晏哥哥?姜衿一愣,索性也暂时没出去了。外面——云舒被突然推靠在冰冷坚硬的墙面上,看着眼前似乎喝了酒的男人,大惊失色。云昊昨天就没回家,也根本没听说要来这个宴会。怎么突然就跑来了?还不知在哪里喝了酒,一来就莫名其妙地欺负她……嘴里阴阳怪气地说着话。云舒一只手扣紧手包护着自己白皙的胸口,一只手抵着冰冷的墙,蹙着眉将他往外推,没好气道:“你醉了。”“我没醉。”云昊眯着眼看她,又问,“你见到晏家老三了吗?觉得他怎么样?”“晏公子应该是带了女朋友过来。”云舒力气小,实在推不动他,索性答话。“有女朋友?”云昊皱眉想想,突然一笑。看上去醉得不轻的样子。云舒扶着他手臂往出推,还没让他站稳,一个醉醺醺的吻突然就迎了上来。云昊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双目微红,急切而紧迫地吻着她,一只手也不安分,落在她腰上,从她纤细的腰身往下,很快游走在她挺翘的臀上。她从来没穿过这样性感修身的裙子,原本已经不自在,此刻被他这样对待,整个人都觉得屈辱无比。这人把她当什么了?他在外面认识的那些嫩模交际花吗?从小到大都欺负她还觉得不够啊,要跑到宴会上来丢人现眼。云舒气恼不已,正想说话,一张口,云昊带着酒气的舌尖就窜到她口中去,缠上她的舌,重重地吮了一下。轰一声。云舒的大脑一片空白了。她从小到大连个恋爱都没谈过,跟男生牵手的经历都没有。眼下却……“云昊!”她直接闭口咬了他舌头,推他一下,气急败坏。云昊有点清醒了,扶着墙壁看她。云舒松了一口气。他却突然唤了声“小舒”,又抱紧她吻起来。云舒又想咬,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刚才痛到扭曲的脸,又有点不忍心了,左右为难之际,云昊突然扯下她一侧的肩带,薄唇直接印在她柔软的胸脯一侧。云舒简直被气疯了,胡乱地将他往外推,眼泪直掉,觉得怕,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云昊从小就喜欢招惹女生,这些年交过的女朋友零零总总加起来,可以组建个不算小的模特公司了。*的手段自是一流的。嘴唇和手指都好像会点火,游走在她身上,她整个人都要烧着了。又惊又怕,偏偏被他欺压着,完全动弹不得。正是无措哭求之际,耳边突然传来“砰”一声响。云昊后脑勺被砸了一下,身子晃一下,直直朝地面趴了过去。云舒惊魂未定,抹抹眼泪,便看到一步开外立着的姜衿了,更是一愣,结巴道:“你……他……”她着急慌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没事。”姜衿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包,还有点抑郁道,“可能是被包里的保温杯砸晕了。”“哦。”云舒松了一口气。姜衿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迟疑道,“那个,你要不先整理一下?”胸贴都露出来了。姜衿有点不自在,话音落地就移开了视线。云舒一愣,低着头,红着脸,手忙脚乱地去整理衣服了。整理好衣服又补了妆,再看看趴在地上的云昊,手足无措地看了姜衿一眼。姜衿道:“你是云家人啊?”“嗯。”云舒忙不迭点点头。她刚大学毕业,二十二岁,眼看着姜衿是觉得比她小一些的,却没由来就产生了信任感。毕竟——现在这社会,愿意管闲事的人实在太少了。尤其还是这么弱不禁风一女孩呢。可关键是——这闲事管了该怎么办?砸了云昊,就爸妈那边,她也没什么好果子吃的。云舒咬着唇,一脸为难地看着姜衿,征询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呀?”呃……姜衿看她一眼,有点无语。怎么办?她就是眼看着这人实在被欺负得惨了些,尤其这男人还是个醉鬼。事实上——她哪里知道怎么办呢?可眼前这女孩看上去应该比她大个一两岁,却是一副软弱茫然的样子,好像更不知道怎么办,还很为难。姜衿伸手在眉心里按了按,轻咳了一嗓子,发问道:“你认识他吗?”“嗯,他是我哥。”云舒连忙点点头。“哥?”姜衿一愣,“亲哥啊?”云舒没说话。她也不问了,只觉得这男人口味有够重的,简直禽兽,连自己妹妹都不放过。姜衿蹙着眉略微想一下,又道:“你带手机了吗?”“嗯。”“那你给阎寒打个电话吧,让他过来解决。”“堂哥啊?”云舒皱着眉看她一眼,声音小小道,“我不敢。”姜衿:“……”阎寒会吃人吗?云舒显然看懂她眼神,支支吾吾道:“我和堂哥不熟,这才是第二次见面,而且……他不一定愿意管我的闲事……”自己妹妹不管?阎寒是这种人吗?姜衿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云小姐是怎么个脑回路,沉默了。胡乱想想,又觉得哥哥妹妹这档子事也不能声张啊。索性抬眸道:“那你先打电话吧,接通了我和他说,这怎么样?”“这样,”云舒扁着嘴看她,“那好吧。”到底愿意打电话了。姜衿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她战战兢兢道:“堂……堂哥,姜小姐和你说几句话……”一句话说得磕磕绊绊。姜衿接了手机,直接开口道:“你堂弟在洗手间这边骚扰我,被我用水杯敲晕了,你找个人过来把他送回去吧。”电话那边的阎寒明显沉默了一下,道:“知道了。”姜衿挂了电话,递给云舒。云舒看着她,愣了半晌,小声道:“谢谢啊。”她这样的说词肯定就是阎寒回去以后的说词了,无论如何,爸妈那边总归不会责怪她。至于——云舒看一眼晕乎乎似乎睡着的云昊。觉得他虽然风流,非礼自己妹妹这样的事还是提都不愿意提起的。尤其他从小到大都说自己呆傻笨,这几年又升级到不懂打扮不会穿衣,按着他的喜好,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吻她的这事情呢?哪怕是醉酒状态,估计也不愿意承认的。云舒彻底松了一口气。看着姜衿,只觉着感谢,笑着道:“幸好有你帮我。”“我就是看不惯醉鬼恃强凌弱。”姜衿干笑一声,闷闷道。话音落地,多看她两眼,忍不住发问道:“他刚才说到晏家老三了,是说晏哥哥吗?”“嗯。”云舒话一出口,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连忙解释道,“就是我爸妈知道晏医生今天会到场而已,原本希望我有机会……有机会……”她支支吾吾半晌,话锋一转道:“不过大家都以为晏公子是单身嘛,他今天带了你,以后自然不会有人再想着打他的主意了。我肯定不会的,你放心。”“……”姜衿一愣,只觉得当真第一次见到这么诚实的豪门千金,笑笑道,“嗯。”云舒见她并不介意,也笑了。没几分钟——阎寒带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过来了。快步到了姜衿跟前,上下打量她一眼,目光落在云昊身上。抬脚在他胳膊上踢了两下。扭头朝身后的男人道:“先送他回去。”“是。”高大的男人应一声。蹲下身,握着云昊一只手腕,将他整个人架起来,弄到了外面去。“没事吧?”阎寒问了姜衿一声。语调温和,比以往不知道平易近人了多少倍。边上的云舒看着他脸色,只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尴尬不已。“我没事。”姜衿仰头看他一眼,回答道。阎寒俯下身,一只手直接拢了她右侧的头发,“耳朵好了吗?”“没事了。”姜衿不自在地退后一步,看一眼边上的云舒,抿唇道:“麻烦云姐姐在外面等一下我。”她得和云舒一起回去,却有几句话必须对阎寒说。云舒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连忙抬步出去。姜衿仰头看着阎寒,略微想了想,才谨慎开口道:“晏哥哥就是我男朋友,我不希望他不高兴。你,嗯,你在他面前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表现出和我很熟悉的样子……”她其实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可偏偏,她就是敏感地感觉到,阎寒有故意激怒晏少卿的意图。又不得不说。阎寒看着她,好一会,嗤笑道:“你就那么怕他?”“不是怕。”姜衿抿抿唇,正色道,“是爱。我爱他,不希望因为我让他不高兴。”阎寒眼眸一眯,俯身看着她,“小丫头,你知道什么是爱吗?”“……”姜衿一愣,“我当然知道。”“你不知道。”阎寒哼笑,“你对他是盲目迷恋和崇拜。”“不是。”“不是吗?”阎寒看着他,“不是盲目迷恋和崇拜,难道真是你自以为是的爱情吗?他多大你多大,他要是感觉到我的敌意自然会接招,需要你出面吗?”他声音略高,话里的意思也明了,姜衿一时愣了。接招?接什么招?他干嘛要晏哥哥接招?她神色警惕地看着阎寒,半晌没说话,微微咬唇。阎寒也看着她,突然伸手扣住她下巴,声音低沉道:“小丫头,小心翼翼不像你。”他认识的姜衿,分明是倔强凌厉的,锋芒尖锐,不服输,脾气和茅坑里的石头差不多,又臭又硬。应该是面对任何人都不卑不亢的。应该是看上去柔弱,实则却无比坚韧的。怎么能害怕一个男人呢?她应该在男人的掌心里,肆意怒放才对,而不是小心翼翼、俯首帖耳。姜衿这丫头,应该是骄傲张狂一只小野猫,遇到一个忠贞不渝的男人,被宠着被惯着,横行云京,而不是像眼下这般,藏起锋芒和棱角,做一个温顺无害的小绵羊。他其实很清楚,这丫头陷得太深了。盲目的爱情最能改变一个人,她一脚踩进去,便弥足深陷、不可自拔。可——他不愿意了。他不乐意看到这样的姜衿,看到了,就得手段强硬地干涉她。阎寒手上力道大,姜衿猝不及防被钳制,心里怒气一上来,直接偏过头去。一只手揉了揉脸颊,淡声道:“我怎么样是我的事,我愿意为他做到哪一步也是我的事,不劳烦旁人操心。教官,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阎寒握拳看着她,咬咬牙,气得说不出话来。姜衿却不再理他。抬步出门,朝等着的云舒开口道:“云姐姐,走吧。”“哦。”云舒连忙跟上她。姜衿走了几步,看一眼她如释重负的样子,轻声道:“谢谢你等我。”“不客气。”云舒笑笑道,“你是为了帮我啊,我本来就应该等你的。不过话说回来……”她惊魂未定地回头看了一眼,支吾道:“以后你和堂哥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小心点说话吧,他当过兵,真被惹生气了,打你一拳你都受不了的。”姜衿哈哈一笑,“你想太多了,他不可能对女生出手,不用怕。”“诶?”云舒愣一下。“真的。”姜衿简直被她的样子逗笑,一本正经道,“他看上去挺凶的。其实就是一只纸老虎,不用怕。”云舒:“……”他们云家的接班人是纸老虎么?开什么玩笑呀。她心里自然是不愿意承认的,可姜衿到底帮了她,也就不反驳了。两个人聊着天回到了座位上。姜衿一落座,晏少卿就开口征询道:“怎么去这么久?”“和云姐姐走路上多说了几句,就慢了。”姜衿朝他一笑,抱着他胳膊,小声道,“晏哥哥一个人觉得无聊吗?”“有点。”晏少卿被她乖巧的样子逗乐了,低头揉揉她头发,突然愣了一下。小丫头脸颊一侧有点红,看上去不明显,他却分辨得出。应该是指印……晏少卿眉头紧蹙一下,余光里阎寒也回来了。他心念微动,却仍是不动声色,好像未曾察觉一般,扶着姜衿坐直了,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姜衿傻笑着,揉了揉脸颊。正揉着,便接受到身侧过分炙热的一道目光。余光一扫,便看到了乔远不悦的脸色。微微闭了一下眼睛。颇觉无奈。这个圈子其实也就这么大,这样的场合,该到的总会到……她胡乱想着,也不知道哪根筋突然就动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直接转过身去,笑了一下,大大方方打招呼道:“乔远,乔晞姐,真巧。”她不闪不避,主动开口招呼,乔远都愣了一下。不知怎的,突然就想笑了。乔晞也有点意外,看着她还没说话,手里牵着的孟婉清就蹦了出去,笑着道:“衿衿姐姐,我们又见面啦。”“宝贝乖。”姜衿俯身和她抱了个满怀。孟婉清活泼的不得了,抓着她的手臂就爬到她怀里去,扭头朝乔晞道:“妈妈妈妈,我要和衿衿姐姐坐一起,你和小舅舅一起坐吧。”“没良心的小东西。”乔晞笑骂一声,拍拍乔远手臂,坐到另一边位子上去。孟庆这几年甚少出门,她在外,自然代表着孟庆,虽然年轻,辈分却是一点不低的,自然另有位子。乔远看了姜衿一眼,勾勾唇,也侧身走了。他其实挺容易满足。姜衿对他笑,主动打招呼,温柔和气的说话,或者出了事第一时间联系他,凡此种种,但凡做了,都能让他在一瞬间觉得心满意足,不舍得让她有一丁点为难。刚才看见晏少卿,他以为这丫头指定得避着他了。却想错了。姜衿一个笑,他心情顿时非常好,前面的乔晞心情也好,爬到她怀里的孟婉清更是开心了。她开心了,却有人不开心了。孟婉清爬的时候,动作太大,一脚蹬到了楚婧宜的裙子上,楚婧宜察觉到都晚了,乳白色的礼服裙上落了半个小孩鞋印。却没办法发作,不动声色地剜了孟婉清一眼。孟婉清背后又没长眼睛,哪里知道自己惹了人家不开心呢。她从姜衿怀里爬起来,一抬眸,就对上晏少卿清俊白皙的一张脸了,愣半晌,鼓着粉嘟嘟的腮帮子,瞪着眼睛道:“唔,这个好凶的叔叔也在!”晏少卿抿着薄唇看了她一眼。孟婉清不甘示弱,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老半天。姜衿忍不住笑了,小声朝晏少卿道:“晏哥哥,你别吓到她了。”晏少卿:“……”他是洪水猛兽吗?孟婉清眼见他半天不说话,无聊地弯弯唇,嘀咕道:“叔叔你今天怎么不说话了?”“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晏少卿突然道。“噗。”隔了两个位子的顾启云一直看着几人,忍不住喷笑道,“我说你这人真不会聊天啊。”孟婉清扭头就看见他,睁着大大的眼睛,咧嘴道:“帅帅的叔叔你也在!”“嗯。”顾启云看着她,弯弯唇角。孟婉清抿着唇看了他半天,突然扭头问姜衿道:“衿衿姐姐,我想和帅叔叔一起坐,好嘛?”姜衿:“……”她抬眸看了眼顾启云。顾启云漂亮的桃花眼眯了一下,朝她张开手臂道:“来吧。”他在商场上有笑面狐狸的称号,合作过的人都说他简直不像顾家人,狡猾得很,平时也爱玩,被曝光的女朋友少说也有一打,却因为从未有过什么不雅绯闻,倒也让顾家一众长辈莫可奈何。时间长了,也就由着他去。除了女人之外,他的另一个显著特点就是热衷慈善。很大方,在圈子里名声极好,也获得过许多媒体人的高度评价。总归——他是个非常有亲和力的英俊男人,最起码表面是这样。当然招小女孩喜欢了。孟婉清没下地,直接被姜衿递了过去,楚婧宜在她屁股上扶了一把,她就落到了顾启云的怀里。咯咯笑了一声,开心就写在脸上,旁若无人。顾启云用叉子叉了蛋糕上的草莓喂她,眯着眼睛笑,“张嘴。”孟婉清大口含住,歪头靠在他怀里。简直自来熟。满桌子人看着他们,都有点忍俊不禁。顾启云抱着她,也觉得好玩,打趣道:“小丫头还挺重的。”“唔,那你还给我吃奶油蛋糕,这样我就更胖了,以后肯定都找不到男朋友哇。”“噗。”顾启云更乐了,“你才多大,谁教你这些的?”“乔小姐。”“诶?”“乔小姐就是乔晞,我妈妈。”孟婉清一本正经。顾启云哈哈笑一声。看着她粉嘟嘟的脸,突然想到些什么,诱哄道:“还没告诉叔叔呢?你多大了?”“过了年就六岁。”孟婉清拿着叉子,自己又叉了一颗葡萄吃。顾启云却一时安静,看着她没说话。六岁?他怎么和这小丫头说话,感觉她顶多也就三岁,六岁的孩子是这样嘛?他虽然没有过孩子,却也有常识。六岁的小女孩应该规矩安静了,哪有她这样,动不动往人怀里爬,一脸稚气说话的,尤其现在的孩子还都早熟。顾启云随意想想,握着她小手道:“那你告诉叔叔,你上几年级了?”“唔。”孟婉清歪头道,“我没有上学。”“怎么连学也不上?”顾启云微微蹙眉,多问了一句。“嗯,孟老爸说学校里老师都教的不好。”孟婉清转着眼珠子说一句,抿唇看着他,眼见他一时出神,突然小声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啦,帅叔叔你想不想知道?”“嗯?”顾启云眉眼含笑,看上去有点好奇。“那我就偷偷告诉你一个人。”孟婉清也不吃蛋糕了,抱着他脖子,整个人跪在他怀里,小嘴贴着他耳朵,声音小小地嘀咕道,“医生伯伯给孟老爸说我有多动症,在学校里没办法好好念书的。”“……”顾启云愣一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小丫头一双眼睛睁老大,黑溜溜的眼珠儿葡萄似的对着他,一脸天真。多动症?顾启云有所耳闻,知道大抵也就是儿童注意力难集中,行为情绪障碍之类的症状。倒是从未想过——这丫头总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原来是因为这个。“帅叔叔?”眼见他不说话,孟婉清歪头皱眉唤他一声。顾启云伸手揉了揉她头发,柔声笑道:“我姓顾,以后就叫我顾叔叔。”“哪个顾?”“就是看的意思。”“诶?”“顾盼神飞,”顾启云笑着拧拧她的脸,“就是像你这样,睁着大眼睛,东瞅瞅西看看,非常高兴飞扬的样子。”“哈哈。”孟婉清用脸蹭蹭他手臂,一个劲撒起娇来。“叔叔教你写。”顾启云抱着她转个身,坐到自己腿上,大手握着她小手,在桌上写起字来。温柔耐心的样子,简直让周围一众人跌破眼镜。晏少卿都意外地多看了两眼。别人不了解,自己这一位表弟,他可比谁都了解。看上去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事实上,对待家人之外的其他人,他是最缺乏耐心了。眼下——竟是能这样去对待一个孩子?还是孟家人?除了晏少卿之外,最难接受的自然是楚婧宜了。她和顾启云在各种场合接触了好些次,这是第一次应下他的邀请,当了他女伴,来陪着一起参加晚宴来了。谁曾想——顾启云和她没说上几句话,目光全给这屁大点的丫头了。尤其还是一个看上去咋咋呼呼,根本一点教养都没有、活泼到过分的一个小屁孩。动来动去的,多动症啊。她忍不住在心里猛翻了好几个白眼,气急败坏,平缓了一下呼吸,又忍不住侧头朝顾启云看了过去。老实说,他长得实在好看。和晏少卿是表兄弟,相貌也基本上不相上下。若是非要说个区别的话——晏少卿面部线条更锐利,气质高冷,整个人看上去略显淡漠,显露出一种让人顶礼膜拜的高贵清雅来,顾启云则不同,他有一种雅俗共赏的优雅风度。比如说——晏少卿这样的人,一眼看是便是不凡的,他去了平凡的地方,便总显得格格不入,卓然与众人之外。顾启云这样的人,一眼看去也是不凡的,可他出入任何地方却都并不违和,那些平凡的地方,对上晏少卿,总显得寒酸低贱,对上顾启云,却会蓬荜生辉。晏少卿让人心向往之,顾启云却能让女人产生错觉,好像很容易,你就能获得他的心。其实不是。一段时间接触下来以后,她已经发现,顾启云很多时候都显得漫不经心。他亲和随意的笑容好像伪装。那层面具之下,他对女人是特别缺少耐心的。三两次邀请她,邀请不到也就过去了,如果不是她一直创造机会见面,也许今天根本不会坐在这。正因为认识到这一点,她才下定决心答应了做他今天的女伴。选了最适合自己的服装首饰,化了极为得体的妆,原本打定主意要艳惊四座的。此刻——却觉得一切都朝着反方向而去了。这样的地方她也是第一次来。她平时认为挺不错的那些模特儿,在这里就是个端茶递水的礼仪小姐。她平时视作目标的那些偶像明星,在这里也就是个表演节目的艺人,等同于热场的点缀。真正有地位的那些人大多不显山不露水。她和顾启云一路走来,的确迎接了不少人的目光。女人在看她,明显是嫉妒艳羡,男人们,却大多忽视她,和顾启云热情攀谈。她以为自己是国色天香一朵花,事实上,只是顾启云衣襟上一块点缀。她从来没有如此刻这般,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有几斤几两,也从来不曾如今晚这般,迫切地想要获得一个男人的心,她想要得到顾启云,想要他为自己神魂颠倒、死心塌地。她想要一步登天,成为这个男人身边的那个女人。唯一的、最后的女人。楚婧宜心神百转,看着顾启云温柔含笑的侧脸,在心里郑重地做了一个决定。与此同时——慈善拍卖晚宴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了。她刚回过神来,就听到晚宴主持人声音爽朗地介绍着一些参与竞拍的重要嘉宾。听到一个名字,愣了一下。宁锦绣?现任掌舵人,宁锦绣?楚婧宜两只脚已经踏进了模特圈,自然知道驰名国际的品牌几经动荡,眼下的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是一名华人,几年前消息一出震惊国内外时尚圈。要知道,品牌创建将近百年,名下产品繁多,每一种却都闻名遐迩、蜚声中外。为其代言的都是国际巨星,拥有一件时尚单品,更是许多年轻女孩心中永不破灭的梦想。品牌创始人,更是公认的时尚教母、世纪传奇。她出身贫寒,却眼光独到、触觉敏锐,据说她一生未婚,疾病缠身,可她却偏偏顽强地活到了一百一十六岁,陪着她创立的品牌走过无数风风雨雨,十年前才撒手而归。现任掌舵人宁锦绣也是十多年前才进入众人视线的。有人说她是的忘年交,也有人说她被收为义女,倾囊相授近十年,更有人说,她是和一个华籍男子流落在外、失散多年的私生女……众说纷纭、不一而足。唯一铁板钉钉的是,去世前,将自己名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财富转赠予她,让她成为了这个时尚帝国的新任掌舵人。事实上——她的眼光也的确没错。十年而已,宁锦绣已经成为这个圈子竞相传颂的新传奇。她的出身、来历、国籍、机遇,等等等等,都在口口相传之后,越发引人关注、令人唏嘘艳羡。眼下——她竟然回国了?------题外话------亲们早安,么么哒。(*^__^*)……先来求一下月票,话说粑粑一直说阿锦求月票不够含蓄,建议阿锦天天换着花样卖萌求票,但是阿锦的萌就那么一点点呀,卖完了就木有了,所以还是少卖萌,认真求票,嗯。【正经脸】然后,最近一直说着不剧透的阿锦今天要剧透啦,虽然这个剧透小天使们不一定感兴趣,还是可以参与一下,四分之一的几率,说不定就中币币了呢。问题:顾启云的真命天女是哪位?A、楚婧宜。B、孟婉清。C、王绫。D、还未出现。答题注意事项:1、单选题。2、每人一次机会。3、可以尽情开脑洞各种猜。4、答对的按账号等级,返还今天看文所需520小说币,】个,】个,】个,么么哒。欢迎亲们踊跃参加,有票的捧个票场,O(∩_∩)O哈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03:时尚教母 有奖猜题》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