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你还有我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姜衿下意识搂紧他脖子。

  错愕地看他一眼,小声道:“晏哥哥。”

  两个人刚走到院子里,银白皎洁的月光笼着晏少卿的脸,越发显得他眉目清冽、姿容卓绝,他低着头,目光深深地看了姜衿一眼,而后,迈着坚定的步子,继续走起来。

  一言不发,抱着她的胳膊却紧绷有力。

  姜衿窝在他怀里,心跳突然就加快了,砰砰砰,好像要从喉咙口跳出来。

  晏少卿抱着她一路到房间。

  也没有开灯,一俯身,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直起身站在床边看她。

  冬夜清透白亮的月光映着落地窗,室内太安静,窗外寒夜漫漫,风吹青竹的声音都能很清晰地传到两人耳边。

  姜衿抿着唇看他,只觉窒息。

  晏少卿立在床边,她仰视,越发觉得他修长挺拔、高挑非常。

  压力很大。

  晏少卿也没说话,修长白皙的手指落在了黑色大衣的纽扣上,当着她的面,一颗一颗,慢慢解开了自己的大衣,手一拢,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去。

  紧接着,又像解大衣一样,解开了西装外套的纽扣。

  又扔到不远处沙发上去。

  衣服落过去,发出“啪”的一声闷响。

  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看着姜衿,修长白皙的手指又继续,脱了里面的黑色马甲。

  到最后——

  只剩下衬衣和长裤了。

  “晏哥哥。”

  姜衿觉得这过程简直像凌迟。

  她一颗心都在油锅里滚了一遍,火热、滚烫、难以忍受。

  看着他,声音轻轻地柔声唤了一句。

  “小不点。”

  晏少卿站在床边,似乎是深呼吸了一下,俯身脱了她鞋子,扶着她站起来。

  姜衿脱了鞋子站床上,就比他稍微高了一些。

  晏少卿握了她柔软的小手,牵引着,放到了自己皮带扣上去,声音低沉道:“帮我脱。”

  姜衿狠狠愣一下。

  手指摸着他皮带,颤抖着,也不知是激动的,还是觉得怕。

  晏少卿下巴微抬,薄唇落在她还带着凉意的脖颈肌肤上,吮吸了一下,极尽温柔地吻起来。

  姜衿大脑经历了短暂的空白,整个人又觉得热了。

  晏少卿脱了她套在外面的长羽绒服。

  两个人去参加晚宴,她里面就穿了一件修身的小裙子。

  晏少卿从她光裸的脖颈一直吻,俯身往下……

  姜衿踩在床上,却觉得她好像踩在棉花上一般,根本站也站不稳。

  手指去解他皮带,半天没解开。

  晏少卿一只手揽着她后腰,一只手伸过去,帮着她抽了皮带,又牵引她手指,落到了衬衫纽扣上。

  衬衫轻飘飘落地了。

  两个人不知怎么就倒在了床上。

  晏少卿倾身压着姜衿,光裸的胸膛结实紧绷,不若他的手指般,四季冰凉,而是温热的,散发着蓬勃的力道,迎面而来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瞬间将她席卷了。

  姜衿吞吞口水,神色痴迷的看着他,粉唇迎了过去。

  房间里温度逐渐攀升着。

  很快,两个人的轻喘声高高低低漾了出来。

  晏少卿一只手掀了被子一角,抱着她滚了进去。

  正要吻,手机铃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两个人齐齐愣一下。

  姜衿哑声道:“好像是我手机。”

  晏少卿缓了一口气,翻身平躺在床上,低声道:“接吧。”

  这么晚来电,大多是有事的。

  姜衿看他一眼,只觉得他染着浅红的一张脸非同一般的清俊魅惑,还带着一点难得一见的*味道,纠结了一下,还是爬到床边,将羽绒服从地毯上捡起来,看了眼手机。

  来电显示:爸爸。

  她愣一下,深呼吸一口,抱着被子坐起身接听了。

  “衿衿。”那头姜煜的声音带着点严肃,唤了她一声。

  “爸。”姜衿轻声道,“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你在哪呢?”姜煜直接问。

  “……”姜衿一愣,下意识撒谎道,“就在我住的地方啊。”

  “少卿呢?”

  “啊?”

  姜煜略微停顿一下,道:“他晚上带你赴宴的事情我知道了,宴会结束那么晚,我不放心你。”

  “哦。”姜衿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晏哥哥已经回去了。”

  “这样?”

  “……”姜衿没说话。

  姜煜略略一想,笑道:“那行。我没有什么事,就看看你安全到家了没。”

  “哦。”姜衿轻松一笑,“我已经准备睡觉了,爸爸再见。”

  “早点休息。”姜煜挂了电话。

  姜衿松了一口气。

  侧身将手机放在床头了。

  晏少卿抬手扯了她手腕,拉进怀里,吻了起来。

  两个人还没继续几分钟,姜衿的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晏少卿没松开她。

  姜衿也没管。

  手机一直响,在安静的夜里声音尤其大。

  晏少卿叹一声,松开她。

  姜衿窘迫不已,又爬过去,拿了手机看一眼。

  来电显示:乔远。

  她一愣,扭头看晏少卿一眼,倏然为难起来,不晓得该不该接听。

  乔远其实甚少在晚上打电话给她。

  他最喜欢的是突然袭击。

  想见面了,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姜衿略微想一想,接听了。

  小声道:“喂?”

  乔远松了一口气,直接发问道:“你在哪?”

  “……”姜衿一愣,“在家。”

  “哦。”乔远一时安静。

  姜衿一点好心情也没了,压低声音抑郁道:“你这么晚打电话干嘛?”

  “我以为你跟晏少卿……”

  他话未说完,姜衿直接挂断电话,关机了。

  握着手机看了眼晏少卿。

  勉强笑一下,侧身放了手机,主动爬到他怀里去。

  接连被打断两次,晏少卿原本的那些躁动、紧迫、不满慢慢舒散,抱着她吻,也没有先前那么激烈,更显柔情款款。

  结果——

  这柔情还没能持续两分钟,他的电话又响了。

  也和先前乔远的电话一样,连续不断地响,根本不带停的。

  晏少卿远远看着沙发上的大衣,一瞬间,简直抑郁得想骂脏话了。

  还是没能抵过手机的魔音。

  掀了被子下床,掏了手机接通,回到床上。

  这一通电话是晏平阳打来的,眼见他一接通,就直接唤了声,“少卿。”

  “爸。”晏少卿声音淡淡。

  晏平阳在宴会上其实已经看到他,因为太忙,没来得及说话而已,憋着气就开口道:“你和姜衿那丫头是怎么回事?”

  晏少卿答,“如你所见。”

  “……”晏平阳狠狠愣一下,诧异道,“你看上她了?”

  “我爱上她了。”晏少卿直言不讳,“预备娶她为妻,主意已定。”

  “你!”晏平阳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姜家那女儿比他儿子小了近八岁,流落在外那么多年染了一身臭毛病不说,就那脾气,又硬又倔,简直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能当一个好老婆照顾体贴他家少卿吗?

  尤其前面还在晏家闹成那样,他是一百个不满意。

  晏平阳正想说教,电话里已经传来晏少卿冷淡的一声,“我已经准备休息了,再没什么事先这样。”

  “哎!”

  晏平阳话未说完,晏少卿直接挂了电话。

  握着手机,手指一紧。

  侧头看一眼神色懵懂安静的姜衿,正想搂她入怀。

  手机又响了。

  来电显示:顾启云。

  晏少卿看着手机静了一小会,揽着姜衿靠在床头,指尖摩挲着她光裸的香肩。

  接通电话了。

  顾启云也是挂念着他带走姜衿的事情,靠在床头抽完一根烟,就想打电话问问进展了。

  一接通,又是一句,“表哥,你在哪呢?”

  “我在家。”晏少卿没好气。

  “那……姜衿那丫头呢?”顾启云语调微扬,试探。

  “有事吗你?”

  “谁规定有事才能打电话啊,我就……”

  他话未说完,晏少卿直接拿开手机,关机了。

  一室安静。

  所有的冲动暧昧也已经烟消云散了。

  晏少卿伸手在眉心里揉了揉,侧头在姜衿嘴角落了一个吻,低声道:“我去洗个澡。”

  “晏哥哥。”姜衿扯了他手腕。

  晏少卿勾唇笑了笑,柔声道:“很晚了,你要困的话早点睡,乖。”

  这意思?

  又不要她了?

  姜衿看着他起身的背影,咬咬唇,“啊”一声,卷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两下。

  简直疯了。

  这些人都是一起约好的要打电话过来吗?

  能不能更讨厌一点!

  她还有点难以形容的不舒服,又烦躁又郁闷,在被子里来回滚了一会,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叹一口气,抱着被子又坐起身来。

  坐了一小会,又觉得无聊。

  重新缩回了被子里。

  胡思乱想。

  其实也不知道想些什么,想着想着就给睡着了。

  ——

  翌日,清晨。

  姜衿迷迷糊糊睁开眼,侧身抱了个空。

  晏少卿早已经起床了。

  她心念一动,打个哈欠,很快地,也就彻底清醒了。

  裹着羽绒服回房间,找了衣服换好。

  出去找晏少卿。

  如她所料想那样,晏少卿在小厨房,已经准备好早餐了。

  眼见她出来,柔声招呼道:“刚好,过来吃饭。”

  “你几点起来的呀?”姜衿端了早餐上桌,抬眸问了一句。

  “六点。”晏少卿笑笑道,“出去跑步了,见你睡得香,也就没叫你。”

  “哦。”姜衿闷闷应一声。

  晏少卿看她一眼,捏着勺子在咖啡里无声地搅动两下,征询道:“爷爷让我带你回家一趟,要去吗?”

  “诶?”姜衿一愣。

  晏少卿解释道:“刚才打电话过来的,着急想见你。你要实在不想去的话就算了,改天再说。”

  “嗯。”姜衿犹豫一下,耸肩道,“没事,反正今天周末嘛。本来就没有什么事的,要是你不觉得麻烦,就带我回去吧,也好久没见过晏爷爷了。”

  晏少卿审视她一眼,“好。”

  “嗯。”姜衿笑了笑,低下头吃早餐了。

  该来的躲不过,早去晚去总归是要去的,逃避也不是办法。

  就和昨天在宴会上见到乔远一般,装聋作哑也许会惹得好几人不悦,不如主动积极地去面对。

  想通了这一遭,姜衿也就坦然了。

  吃过饭,主动要求洗了碗,和晏少卿一起去晏家。

  回到姜家以后,这应当是她第四次去晏家,却是第一次和晏少卿一起回去。

  心情有点复杂。

  胡思乱想着,很快就到了。

  云京的冬天气候干冷,晏老爷子没出来,就在大厅里等着。

  姜衿跟着晏少卿直接去客厅。

  老远就听到一阵笑闹声。

  越走越近,才发现客厅里坐着好些人。

  单说她认识的,有晏老爷子、晏平春、云若岚、艾伦、晏真真、晏清绮、晏少瑄和李婶、刘伯,不认识的,除了几个忙碌的佣人外,还有一个六十出头的女人、一个年轻干练的女人和一个七八岁的小孩。

  姜衿远远看一眼,都觉得头大。

  艾伦最先看见她,一脸惊喜道:“小辣椒。”

  姜衿:“……”

  回过神来,抿着唇看他一眼,索性不理,直接开口问候道:“晏爷爷好,平春姑姑好……”

  晏老爷子哈哈笑一声,不等晏少卿介绍,主动招呼她到边上,朝身侧三人介绍道:“这就是衿丫头,云京大学念书呢。”

  话音落地,又朝着姜衿一一介绍道:“这是少卿的大伯母,你叫伯母就好,这位是少卿的大嫂,沈乔,也是你们学校新闻专业毕业的,算是你学姐呢,还有这小鬼头,晏仲亭,少卿的大侄子。”

  姜衿仔细听着,朝三人一笑,一一问候了一遍。

  晏老爷子膝下两儿一女,老大晏平川已经去世,妻子郁薇年过花甲,爱清静,平时甚少留在晏宅。

  眼下学生到了寒假,凑巧儿媳妇沈乔休假回来,也就跟着带晏仲亭回了家。

  郁家子孙多从政,郁薇作为晏家的长房长媳,气场自然是不小,六十多岁仍是非常健朗,身形瘦高,听了老爷子的话客气起身笑着夸了姜衿两句,气度上,愣是将边上的云若岚比了下去。

  感觉很奇怪,站在郁薇边上的云若岚,有种夹着尾巴做人的感觉。

  脸上的笑意都十足乖顺。

  她家世一般,又是奉子成婚,还是后妈,在晏家的地位其实一直不算高。

  比不上逝去的顾湘,比不过漂泊半辈子才回来的晏平春,也别说已经退休的郁薇,就连郁薇的两个儿媳妇,沈乔和苏皖都根本比不过。

  平时众人都不在,她尚且有些话语权。

  逢年过节,众人齐聚一堂,她的存在感立刻就小了下去。

  和老爷子的态度有关,和才情能力也有关。

  晏平春跟着丈夫足迹遍布全球,见多识广,郁薇先前在政府任职,儿媳妇沈乔和苏皖都是名校毕业,一个是华夏第一频道驻外记者,一个是外交部高级翻译,私底下,是不怎么看得起怀着身孕进家门的云若岚。

  相应的——

  各个都偏疼晏少卿,不怎么待见晏清绮和晏少瑄姐弟俩。

  等郁薇说完话,沈乔就笑着朝姜衿道:“刚才艾伦正说起你呢,倒是不曾想,这长得比他形容的还要漂亮些。”

  “沈……姐姐过奖了。”

  姜衿没法随着晏少卿叫出大嫂这称呼来,笑容里就带着两分羞涩。

  边上站着的晏仲亭仰头看她一眼,礼貌道:“姜姐姐好。”

  小少年白净挺拔,比晏少瑄小一辈,年龄上也小了一岁多,看上去却内秀懂事,非常招人喜欢。

  姜衿一笑,正要应声,边上站着的晏少卿突然道:“叫阿姨。”

  姜衿:“……”

  沈乔最先反应过来,揉着自己儿子的脑袋笑起来,“可不是,应该叫阿姨才对。”

  晏少卿和自个这儿子是叔侄关系,女朋友怎么能被称为姐姐呢。

  晏仲亭也愣了。

  上下看一眼姜衿,有点不情愿道:“唔,阿姨好。”

  这姐姐看上去就比他大了十岁嘛,为什么要和小叔叔谈恋爱,小叔叔好像都快三十了呢……

  晏仲亭抑郁地想了想,端坐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去了。

  “坐下,都坐下。”

  老爷子一发话,原本站起来的一众人也都各自落座了。

  晏少卿在茶几下拿了个软凳,正要让姜衿也坐下,抬手握了个空。

  老爷子太高兴,握着姜衿胳膊,让她坐自己手边了,也没管他,直接又笑呵呵发问道:“昨天晚上在哪休息的?早上吃过饭了没?放假几天了呀?”

  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地蹦出来,根本都不给姜衿回答的时间。

  姜衿张张口,求助地看了他一眼。

  晏少卿索性抬步过去,解围道:“您这要问话也给她点回答时间,别吓着她了,这丫头胆子小。”

  他说着话,扶着姜衿肩膀,将她往边上挪了一下。

  和老爷子保持了一点距离。

  老爷子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听力也不如以前,说话声音大。

  姜衿这右边耳朵刚好转,却也没办法恢复到完好如初的样子,不能承受太大声音,耳朵里有杂音不说,还会灼烫难受,他自然得小心照顾着。

  旁人却不清楚,只觉得他太宝贝这丫头了。

  郁薇和沈乔都挺意外,下意识对看一眼,笑而不语。

  老爷子最高兴,一掌拍在晏少卿手背上,却是没好气来了句,“交往了也不知道给我说一声,让爷爷整天在家里着急上火的,简直可恨。”

  晏少卿心情也不错,赔笑道:“嗯,让您担心了,都是我的错。”

  他声音罕见的耐心纵容,脸上的笑意也深,勾着唇,脸颊一侧甚至都出现了一个极浅的酒窝,姜衿不经意看见,神色微怔,心里突然暖洋洋的。

  她见过晏少卿很温柔的样子,却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模样。

  看上去很孝顺,像一个大孩子似的。

  莫名其妙的——

  姜衿就产生了一种冲动。

  很想抱抱他,再亲亲他,像一个真正称职的妻子那般,温柔呵护他。

  话说回来——

  从两个人交往开始,好像一直是晏哥哥在照顾她。

  哪怕偶尔发火,也是因为关心在意她,事实上,她一有事,他总是毫不迟疑地护着她,在别的人那里,给她争取最大的权益,将她纳入他臂弯之下。

  她胡思乱想着,心里倏然感动,面对老爷子的问题,都越发乖巧认真了。

  老爷子乐得合不拢嘴,边上众人围着,自然也配合着笑。

  其乐融融。

  最起码,看上去是其乐融融的。

  午饭前——

  老爷子总算觉得累了。

  被晏管家扶着去房间里休息。

  姜衿也松了一口气,跟着晏少卿去他房间里转悠。

  晏少卿住在主楼后面一栋独立的小洋楼里。

  冬天花木稀疏,三层小楼立在稀薄的天光里,看上去颇有点遗世独立的味道,姜衿怔怔看着,眼见晏少卿抬步上了台阶,突然就有些说不出的心疼。

  这感觉来的突然,她停了步子,看着晏少卿的背影发呆了。

  晏少卿上了台阶,才发现她没有跟上,转头看一眼,笑道:“发什么愣呢?”

  “哦。”姜衿回过神来,快步跑到他身边,抱紧他胳膊,仰头笑道:“这栋小洋楼很特别呢?看上去特别典雅大方。”

  晏少卿听着她说话,愣一下,勾唇道:“嗯,这栋楼是我妈设计监工建造的。”

  “……”姜衿一愣,自然晓得他说的是亲生母亲了。

  讪讪道:“对不起呀,晏哥哥。”

  她从姜煜那里听说了一些,又从李婶那里听说了一些,基本知道晏少卿母亲的事情。

  据说风华绝代,非常招晏老爷子喜欢。

  据说才情卓著,绘画、诗歌、音乐、建筑许多方面都颇有造诣,名动云京。

  据说是顾老爷子最宠爱看重的宝贝女儿。

  只可惜红颜薄命,带着晏少卿出去的时候出了车祸,一死一伤。

  当时晏哥哥还不到十岁,想想也知道受了多大创伤。

  姜衿心口一阵紧缩,疼痛难当,双手环过他的腰,紧紧地抱住了他,似乎这样,可以给他一点力量,作为迟到的安慰。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半晌,一只手覆上她头发,轻轻揉了两下,笑着道:“怎么了这是?别想太多,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我早已经没事了。”

  姜衿抱着他不撒手。

  她想起了姜煜说过的几句话。

  因为重度抑郁症被晏老爷子送出国去,又因为他母亲的事情学了医,还是脑外科,性格大变。

  这样连他人生轨迹都彻底改变的事情,过去再多年,也不会忘却吧。

  他只是不提起了而已。

  怎么可能忘?

  就像赵霞的自杀,总会在不经意的瞬间,就被她记起。

  姜衿在他怀里抬起头来,下巴就抵在他胸膛上,一脸认真道:“晏哥哥,你还有我呢,我这一辈子都会好好好好爱你的。”

  她眼眸痴缠,一字一顿说话,小学生一般认真。

  晏少卿愣了一下。

  略带冰冷的指尖碰上她脸颊。

  姜衿一侧头,在他手指上轻轻吻了一下,歪头一笑。

  她的笑容实在温柔,像一个体贴入微的妻子,动作却调皮,孩子气十足。

  晏少卿忍不住就笑了,微微俯身,凑过去,薄唇落在她唇角,“嗯”了一声,动作轻柔地吻了起来。

  姜衿踮着脚,两只手环着他腰身,顺从地回吻他。

  两个人在安静的走廊上,十分忘我。

  晏清绮就站在楼外台阶上,远远看着,脸上一红,下意识扭过头去。

  却没走。

  心绪平静了一下,又探头偷偷看起来。

  她是出来找姜衿的。

  因为乔远。

  在姜家第一次见到乔远,她总会突然地就想起乔远来。

  他长得那么帅,站在灯光下,整个人都好像镀了一层光,英俊挺拔,神色间带着点风流不羁的邪气,让她看一眼都心动不已,心驰神往。

  云若岚拿话教训她。

  她当然听见了,可转瞬就抛诸脑后了。

  孟家人怎么了,乔家人又怎么了,这世界上的黑白,就永远那么清楚明白吗?

  乔远那样的男人,要是真的正经规矩了,也就不是他了。

  这世界上总有一种男人,对另外一种女孩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好像晏少卿之于姜衿,江卓宁之于孟佳妩,乔远之于晏清绮……

  一旦碰上了,总是万劫不复。

  却不自知。

  晏清绮看着里面亲吻的晏少卿和姜衿,第一次发现,自己这素来严厉冷漠的异母哥哥,会那般温柔缱绻,而素来张牙舞爪的姜衿,会那般乖巧听话。

  爱情,会改变人的,不是吗?

  能将晏少卿改变成这番让她不敢置信的样子,肯定也能改变乔远的。

  她胡乱地想着,完全忘了自己当初挖苦姜衿来自东辛庄的鄙夷轻视,也完全忘了,乔远在会所里对她的不屑一顾。

  她喜欢上乔远了。

  或者说,爱上乔远了。

  她知道姜衿和乔远相识多年,而且关系不错。

  只要她向姜衿示好道歉了,从她那里肯定能得到乔远一些信息的。

  无论是联系方式还是兴趣爱好,她都迫切地想要知道。

  她坐立不安,就怀着这样的心情找了出来,哪知,就看到了这样让她脸红心跳的一幕。

  晏清绮一只手按着胸口,暂时下了台阶,先往大厅走,顺带平复心情。

  一张脸红霞遍染。

  太出神,和迎面而来的晏真真碰了个正着。

  “怎么了这是?”晏真真扶着她胳膊站稳,好奇地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晏清绮古怪地笑了一下,眼见晏真真眸光审视,一心虚,脱口道,“就是看见少卿哥和姜衿在那边接吻了,大白天的,真替他们脸红。”

  晏真真:“……”

  眼见她没说话,晏清绮又支吾道:“你没事的话我先进去了。”

  “嗯。”晏真真下意识点点头。

  走几步,站在台阶下往里看,紧紧咬唇。

  只一瞬,就飞快地收回视线。

  不想看了。

  很明显,晏少卿和姜衿的感情越来越深了,眼下,竟是已经获得了老爷子的认可。

  郁薇和沈乔回来了,云若岚坐在那,屁都不敢放一个。

  她该怎么办?

  晏真真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握着,脸色难看得不得了,蹙着眉回大厅去,一进门,就在楼梯拐角看到自己父亲了。

  晏管家也愣了一下,沉声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晏真真抿抿唇,抬步又出去。

  晏管家抬眸四下扫一眼,蹙眉发问道:“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吗?不舒服就回房休息,家里有客人,你就表现出这样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吗?”

  晏真真看着他,一脸不满。

  自己这父亲就这样,事事以晏家为首,就差为晏老爷子做牛做马了。

  心里何曾关心过她这个女儿?

  念及往事,晏真真倏然不满了,咬唇看他一眼,委屈道:“叫我出来就因为我脸色难看?爸,您怎么都不问一下我为什么脸色难看?”

  晏管家似乎也没想到她会出口反驳质问,愣了一小下,叹气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少卿。”

  “……”晏真真狠狠愣一下,“您知道?”

  “我自己的女儿,我能不知道吗?”晏管家看着她,语重心长道,“可知道归知道,你和少卿根本没可能的。但凡少卿对你有一星半点的意思,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我也给老爷子提一提,可事实它不是这样,少卿的心思不在你身上,那就说什么都不顶事,你的心思趁早收一收,别让老爷子看出来了,我都难做人。”

  “他对我没意思?”晏真真拧着眉,自言自语道,“不是这样的,爸。他只是暂时没意识到而已。我们太熟悉了,他才没想过爱情这回事,只是一直没意识到而已。”

  “……”晏管家古怪地看她一眼,斥责道,“什么没意识?你这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少卿是二十八岁,不是八岁,也不是十八岁,他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晏真真一时语塞,委屈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行了。眼下姜小姐都到家里了,按着少卿那性子,这件事木已成舟。你就别想了,要不,”晏管家语调一顿,“你年纪也不小了,找个机会我给老爷子提一下,你搬出去住,以后和少卿少见面……”

  “我不。”不等他说完,晏真真直接打断他。

  “……”晏管家看着她,明显动了气,恼怒道,“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爸!”

  “我还忙着呢。”晏管家蹙眉道,“你自己好好想想。”

  话音落地,晏管家直接抬步去厨房了。

  晏真真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又气又急,恼怒不已。

  自己这爸爸也是个执拗性子。

  眼下——

  他说了让自己搬出晏宅,肯定很快就会向老爷子提起的。

  怎么可以呢?

  搬出去,她哪里还有机会再和晏少卿见面。

  医院里工作忙,晏少卿那人,自己也根本很难约出去,也就在家里有机会经常见面而已。

  怎么能出去住呢?

  况且——

  他和姜衿这才哪跟哪啊?

  怎么就木已成舟了呢?

  她怎么甘心?

  晏真真胡思乱想着,目光虚空,整个人突然愣一下,安静了。

  她想到了云若岚。

  老爷子当初那么喜欢顾湘,晏平阳也特别痴迷于她,甚至,整个晏家上下,所有人都喜欢她。

  最后怎么样了呢?

  顾湘出车祸也就一年时间,云若岚就凭借着有孕之身,成功嫁入晏家了。

  老爷子的理由就一个——

  不能让晏家的孩子流落在外,名不正,言不顺。

  他多喜欢晏少卿啊,当时的晏少卿也才八岁多,因为车祸的事情性情大变,一句话都不愿意说,饶是如此,老爷子都面对云若岚的身孕让了步。

  他在这一方面如此固守传统,当年那种情况下,云若岚都可以进门。

  现在——

  她当然也可以了。

  姜衿根本没办法和顾湘比,当年的云若岚,更是没可能和自己比。

  至于晏少卿——

  他那样骄傲冷淡的性子,若是做出了背叛姜衿的事情,还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呢?

  只要自己能顺利生下孩子,总有一天,能获取他原谅的。

  晏真真站在大厅外台阶上,想得太出神,以至于晏程明到了近前都没发现。

  被他突然出现的脸吓了一大跳。

  “哥!”她没好气唤一声,惊魂未定。

  “想什么呢你?”晏程明看着她一笑,发问道。

  “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晏程明蹙眉看着她,“我从后面叫了你两声,都没见你理我,这叫没想什么?”

  “我真……”

  晏真真懊恼不已,正想反驳,突然又安静了下来。

  马上过年了。

  过年的时候姜煜和楚玉英肯定会过来。

  老爷子再做主提起晏少卿和姜衿的事情,也许就板上钉钉了。

  尤其过年家里所有人都会回来,若是都认可了他们的关系,自然更是不妙。

  她得尽快做下决定才行。

  择日不如撞日。

  今天其实算一个好机会了。

  她正好在受孕期,晏少卿也难得回来,家里人挺多,姜衿都在。

  而且——

  她还正好有东西刚到手。

  需要一个契机。

  她陡然抬眸看向了晏程明,突然道:“哥,有个事情要你帮忙。”

  “……”晏程明有点跟不上她节奏,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你说。”

  “中午吃饭的时候和少卿喝点酒,白的。”

  晏程明审视她一眼,“你想做什么?”

  每个人都有弱点,晏少卿自然也有的,他从小在国外,年初才回来,陪老爷子喝过两次酒,两次都被人扶着回了房间。

  这一方面,他酒量不怎么好。

  却也不夸张。

  喝了酒大抵是觉得晕,需要回房间里休息一会而已。

  因为这事,还被堂兄晏少英等人取笑了一通。

  晏家人都知道。

  今天人多,老爷子吃饭的时候肯定有兴致,喝点酒是免不了的。

  晏程明只需跟着劝点酒就行。

  晏真真越是想,越觉得这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也可能是最能心想事成的时机,算得上天时地利人和了。

  她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握着,看向晏程明,一本正经道:“哥,我没求过你什么事。这一次就当我求你,就这一次,帮帮我,你什么也不用做,劝着少卿陪老爷子喝两杯就行。”

  “你到底要做什么?”

  晏程明大学毕业以后就在环宇集团上班,算是娱乐公司中高层了,对某些事比旁人还敏感几分。

  第一时间,就察觉了晏真真的意图。

  气急败坏。

  他们虽然姓了晏,可实际上并非晏家人,和晏少卿的身世差距更是云泥之别。

  他当然明白。

  哪怕晏老爷子厚待他们,他们也不该恃宠而骄,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

  可自己这妹妹从小跟着他,小时候就和晏少卿一起长大,年初晏少卿回国后更是一头栽进去,眼下竟好像魔怔了一般,她想干嘛,效仿云若岚当年的样子,逼婚吗?

  “就是你想的那样。”晏真真直白道,“哥,帮我。”

  “少卿不是平阳叔。”晏程明冷着脸看她一眼。

  晏平阳是老爷子中年得子,爱的不得了,从小顺风顺水,成长在温室里,当年追求顾湘的时候也算尽心尽力,顾湘一死,却颇为消沉了一段时间,当然极容易被人钻空子。

  晏少卿不一样。

  当年出了那样的事,他抑郁症严重到失语,却能扛过来,还学了医。

  心性被自己父亲坚定多了。

  怎么可能喝点酒,就做下糊涂事呢?

  更何况他还有武术护身。

  自是不妥。

  晏程明仔细想想,脸色更是无比严肃起来,试图阻止自己这妹妹犯下蠢事。

  晏真真咬咬唇,看着他犹豫半晌,凑过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她学中医,有收集香料的癖好。

  眼下——

  手里有极好的催情香。

  ------题外话------

  马上月底啦,亲们手里还有攥着月票哒,别忘记投给阿锦哈。

  月票月票,月底清零的,不投也是一种浪费嘛。

  话说,昨天有妹纸说,晏哥哥那么爱衿衿的脚,请求晏哥哥送给衿衿一条脚链,然后然后,她还要客串领养这条链子,亲爱的,你这样真的好嘛,阿锦喝水着都喷了……

  本文领养榜下月初开始,O(∩_∩)O哈哈~到时候亲们关注题外话和公告就行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05:你还有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