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丞相驾到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晏程明神色一愣。

  不敢置信地看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道:“你疯了?!”

  “我没疯。”晏真真咬咬唇,气闷道,“我清醒得很。哥,你就帮帮我吧。今天是个好机会啊,要是不把握,眼看着就过年了,他们的关系得被更多人认可了。”

  “……”

  晏程明简直想不通自个这妹妹在想些什么,迟疑半天,闷声道:“不行!你想过后果没?”

  晏真真静了小会,“能有什么后果?”

  晏程明:“……”

  是啊,能有什么后果?

  最多少卿不愿意,她闹了个没脸,离开晏家。

  这种事肯定没人声张,她失败了,也不至于损失什么。

  可若是成了呢?

  若是她当真和少卿发生了关系,老爷子极力撮合两人成婚,少卿那样的性子,会如何?

  和姜衿肯定得断绝关系。

  指不定——

  自己这妹妹,也就得偿所愿了呢?

  “哥!”

  眼见他出神,晏真真抱着他的胳膊,更是使劲摇了两下,请求。

  晏程明看着她迫切的目光,半晌,叹一声,低声道:“我就劝他陪着老爷子喝两杯,后面的事情你不要强求,无论他醉没醉,成没成,这事情只此一次。”

  “谢谢哥,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嗯。”

  “那我先回房间了。”

  晏真真笑一声,转身回房了。

  走到半路,又突然停下,先去主楼后面的玻璃花房。

  剪了几支浅色月季带回房间。

  ——

  十二点半,餐厅。

  晏管家扶着老爷子坐下。

  其余一众人先后落座,准备用餐。

  晏平春等人都在,晏少卿和姜衿自然也没有靠前,选了两个位置挨着坐。

  眼见姜衿坐下,晏清绮顺势坐到她手边去。

  对面的云若岚一愣,只以为她要针对姜衿做出什么离谱事,心里担忧烦恼不已,抬眼狠狠剜了她一下,眼神警告道:“给我安分点。”

  晏清绮撇撇嘴,朝姜衿笑道:“衿衿姐,我们喝橙汁吧?”

  “……”姜衿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晏清绮不等她开口,主动拿了手边的大玻璃杯,给她倒满了橙汁。

  勤快客气,对面的云若岚都吓了一跳。

  姜衿也愣了一下,抿唇道:“谢谢。”

  “应该的。”晏清绮笑了笑,侧过身,给自己右边的晏少瑄和晏仲亭也倒了橙汁,掩饰了一下心虚。

  老爷子招呼着众人开动了。

  晏少卿和左侧的沈乔说了两句话。

  姜衿低头正吃饭,边上的晏清绮突然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姜衿右耳听力不好,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晏清绮抿抿唇,又看了一眼对面的云若岚,紧蹙眉,索性掏了手机出来,在短信对话框输入,“衿衿姐,你和乔远是很好的朋友吗?”

  乔远?

  姜衿更疑惑了。

  晏清绮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姜衿一愣,点点头,“嗯。”

  晏清绮神色骤然轻松,删除了先前那些字,又输入,“我想认识他,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他的联系方式?”

  想认识?

  姜衿玩味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

  晏清绮喜欢上乔远了?

  一点预兆也无。

  她胡乱想想,拿过了晏清绮的手机,输入道:“我得先问问他。”

  晏清绮一愣。

  姜衿低下头,继续吃饭了。

  她和乔远认识多年,自然晓得他性情。

  那人对女生没什么耐心,惹毛了对女生动手都是家常便饭。

  她怎么能直接将联系方式给晏清绮呢?

  且不说她能不能追上乔远,单是这事情闹出来,云若岚和晏平阳那边指定得怪罪于她。

  其实不止他们俩,老爷子和晏少卿都明显对乔、孟两家人毫无好感。

  她和晏清绮关系又不好,没必要惹这等麻烦。

  姜衿一脸淡然。

  晏清绮看着她愣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搞笑了。

  这人至于这么小气吗?

  她都和晏少卿在一起了,等于将来要当她嫂子的,她又是倒饮料又是赔笑,想要个乔远的联系方式而已,这么难?

  竟是一点脸面都不给她吗?

  晏清绮抿着唇,气呼呼地装了手机。

  隔了一个位子,晏少卿捏起了手边的小酒杯,准备要陪着晏老爷子喝两口。

  岂料——

  几个人杯子刚举起来,“啪”的一声脆响落在众人耳边。

  姜衿一回头,近在眼前的李婶整个人晃了晃。

  她一愣,目光刚落到碎了一地的瓷片上,耳边不知谁喊了一声,“是地震!”

  喊声响起的同时——

  众人头顶的水晶灯都发出一阵脆响,连带着,不远处多宝阁上的东西,和近处餐桌上的东西都砰砰作响。

  好几件瓷器落地,大厅里乱作了一团。

  晏少卿直接起身,握了姜衿手腕,又朝愣神的几个孩子道:“快往院里跑!”

  晏少瑄“哇”一声哭起来,边上的晏仲亭扯着他往出跑了。

  很快——

  大厅里所有人都一时间跑到了院子里去。

  老爷子重重地咳了两声,晏管家帮着他拍后背,一边拍,一边朝身侧的晏程明道:“快去四下看看,后面楼里还有没有人,喊两声,让大伙都出来。”

  “哎!”晏程明应一声,招呼了惊魂未定两个佣人,转身去了后面楼。

  姜衿有点晕,扶着晏少卿的手勉强站稳,眼看着周围的景物慢慢地、归于平静。

  这过程,差不多持续了一分钟左右。

  云京历史上都没怎么发生过地震,一众人勉强从刚才的震感里回过神来,晏平春道:“没事了。吓人一跳,爸,您怎么样?”

  “我没事。”晏老爷子抬眸看众人一眼,关切道,“都有没有事?”

  “吓死我了!”晏少瑄趴在云若岚怀里,又哭出声来。

  沈乔侧头看他一眼,在晏仲亭头上摸了摸,笑道:“没事了,别怕。”

  “妈妈我不怕。”晏仲亭仰头道。

  “嗯。”沈乔垂眸含笑。

  身后的云若岚没好气地捂了自己儿子的嘴,轻斥道:“别哭了,看看仲亭,比你还小一岁呢,多勇敢。”

  晏少瑄委屈哽咽一声,抽泣着。

  姜衿听着他的声音,也总算回过神来,舒了一口气,躲到晏少卿怀里,小声道:“晏哥哥。”

  “没事了。”晏少卿揽着她肩膀,旋即掏出手机来。

  没信号。

  他边上的艾伦也看一眼手机,重新装了回去。

  一众人在院子里又等了几分钟,也没有回餐厅,老爷子被扶着坐在了椅子上。

  过了一小会——

  眼看实在没什么动静了。

  几个男人回了大厅,带出来一个消息。

  和云京市间隔两个省份的秦宁省某县城发生了里氏8级大地震,连带着,全国三分之一省份都有不同程度震感。

  众人吓了一跳。

  沈乔是记者,朋友最多,第一时间去打电话了。

  很快——

  其他人的电话也接二连三响起来。

  市区内出了好几起重大交通事故,晏少卿连饭也没吃,得去加班了。

  姜衿看他一眼,征询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晏少卿略微想想,柔声安抚,“应该会忙很久,你去了多无聊,要不等在家里,我晚上再过来接你。”

  “我不打扰你。”姜衿抿抿唇,一脸期待。

  刚才经历过那样的一瞬间,这种时候,她怎么舍得离开晏少卿呢。

  晏少卿看着她,正沉思,边上的艾伦扑过来,搭着姜衿肩膀道:“小辣椒你跟我,我们去街上拍照怎么样?医院里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姜衿:“……”

  晏少卿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略一思量,赞同道:“要不你跟着艾伦去街上,我下了班再找你们?”

  这丫头目光痴缠地看着他,他一颗心都软得一塌糊涂。

  姜衿晓得他为难,想一下,点点头。

  晏少卿时间紧迫,他们两人也不吃饭了,和老爷子告了别,三个人一起出门。

  身后——

  晏真真看着三人快步而出的背影,紧紧咬了一下唇。

  沉默着吃完饭,回房去。

  人算不如天算。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下定决心以后,晏少卿临时外出了。

  一脸郁闷地坐在床边,晏真真深呼吸了一口。

  烦闷不已,将自己丢在了床上。

  面朝天花板。

  全然忘了——

  她调配好的香料,已经随着花香,慢慢挥发了。

  楼下——

  晏程明眼见她吃完饭就没影了,心里还有点说不出的担心。

  公司里好些艺人都在外地出活动,地震后,自然事务繁忙,应接不暇。

  他一连接了好几个电话,实在没时间去找晏真真了。

  一边往出走,一边打电话。

  连着打了三个电话,那边也是无人接听。

  自然更担心了。

  胡乱想想,一抬眸,眼看着周围几个佣人都忙着收拾大厅,索性抬手叫了门口站着的一个保镖。

  “晏先生,您说。”保镖快步到了跟前,唤他一声。

  “嗯。”晏程明装了手机,发话道,“你去后面帮我找一下真真,就说让尽快回个电话给我。”

  “好的。”保镖应一声,转身进了大厅。

  院子里问了一个园丁,才循着路线上楼,找到了晏真真的房间。

  敲了几下门,毫无反应。

  抬步而入。

  很快,看到了平躺在床上的晏真真。

  愣一下。

  晏真真穿着衣服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看上去着实古怪了些。

  保镖站在原地想了想,这才闻到房间里浓郁的香气。

  实在太香了。

  一时间,想到了晏真真好像是中医专业?

  在房间里弄什么这是?

  “真真小姐?”他客气地唤一声,慢慢走近,俯身去查看晏真真的情况。

  晏真真面色酡红,呼吸喷在他脸上,滚烫火热。

  保镖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着她愣一下,喉结滚动着,手忙脚乱就要起身,一急之下,被晏真真一条腿绊了一下,直直趴在了她的身上。

  晏真真从不曾用过这种香,房间里躺一会,晕晕沉沉,不省人事。

  此刻感觉到身上的重量,整个人都燥动起来。

  一只手伸过去搂了男人的脖子,轻喘道:“少卿……”

  男人一愣,还有什么不明白。

  只以为她在房间里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香料,幻想着和人家三少爷痴缠呢。

  要不然,怎么他都有点晕。

  晏家的保镖素质自是不错,他也就刚进房间,还有点清醒意识,要退出去完全来得及。

  可——

  怎么舍得呢?

  他老婆先天不孕,又是个母老虎,毫无情趣可言。

  晏真真就不一样了。

  工作体面,相貌姣好,身材窈窕不说,主要皮肤好,平时性子也挺傲,见了他们也是很少搭话。

  谁能想——

  私底下有这么放浪形骸的一面呢?

  在卧室里燃香幻想那种事,既风骚又浪漫。

  他是听了晏程明的吩咐上来的,一点错处也没有,受了她燃香蛊惑,做点什么事,也在情理之中。

  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儿,不要是傻子!

  保镖脑子飞快地转着,浑身血液翻涌,一低头,就重重地吻在了晏真真的脖子上。

  晏真真发出*蚀骨一声低吟。

  一只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主动往他怀里钻。

  有生之年,保镖也不曾有过如此享受。

  很快——

  两个人*相对,纠缠撕扯着,在柔软的大床上滚作一团。

  晏真真是第一次。

  这意外的发现更是让亢奋状态的保镖如获至宝,抱着她,半个小时就要了两次。

  过程中——

  晏真真手机响了好几次,两个人都根本没听到。

  闹出的动静太大,房门口和楼下聚了好几个人,两个人也都未曾察觉。

  晏程明急匆匆折回来。

  老远就看到楼下好几个园丁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紧接着——

  听到了男人极酣畅一声嘶吼。

  吓了一跳。

  他身后,晏管家和云若岚都被佣人急匆匆叫来了。

  眼见他去而复返,晏管家愣一下,道:“真真在房里做什么?”

  声音那么大,以至于佣人都跑去叫他了。

  话音刚落地,他就听到晏真真撕心裂肺一声喊,痛苦、嘶哑、又欢愉到极致。

  “畜生!”

  晏管家咬咬牙,脸色铁青地快步上楼了。

  晏程明额头都冒了汗,紧跟着他和云若岚,也急匆匆上楼了。

  房间门口还围着几个做清洁的阿姨,眼见能做主的三人上来,连忙退到了边上去。

  房间里的声音清晰传出。

  是个人都晓得里面正在做什么事。

  大白天,这真真是傻了不成,竟在家里做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来。

  晏管家气得鼻子都冒烟了。

  偏偏——

  根本不敢开门。

  大手重重地在门上拍两下,气急败坏道:“真真!真真!真真!”

  晏真真在刚才的喊叫之后终于清醒了。

  混沌茫然,正看着凌乱的床褥和眼前一脸餍足的男人发呆。

  然后——

  发出撕心裂肺一声尖叫。

  “砰”一声,着急上火的晏管家扭了门,一脚踢开了。

  快步而入。

  云若岚和一脸懊恼的晏程明自然紧跟着他。

  看清室内,云若岚又是一声尖叫。

  房间里气味实在暧昧腻人,晏程明紧蹙着眉,连忙走几步,将几个窗户尽数打开,冷风灌进来。

  他尚未转身,就听到晏管家咆哮道:“你们在做什么!”

  晏真真彻底清醒了,抱着被子瑟瑟发抖。

  保镖也清醒了,手忙脚乱套上两件衣服,咽着唾沫解释道:“我……我也不知道,晏先生让我进来找一下真真小姐,我就进来了,房间里很香,我看真真小姐躺在床上有点古怪,就……我也不记得是怎么回事了……”

  云若岚这方面经验丰富,站了两分钟就觉得不对,捂着鼻子道:“真真在房间里放了什么,这么香?!”

  晏管家都气息不稳,一张脸越变越黑,瞥一眼晏真真,又看着穿好衣服的保镖,沉声道:“你跟我出来。”

  “是。”保镖忙不迭应声,跟了出去。

  晏程明看一眼床上的晏真真,重重叹息一声,握拳跟了出去。

  晏真真傻了一般坐在床上。

  清醒了,才觉得身上一阵撕裂的痛。

  看着被单上点点血迹,又能清楚地知道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第一次,竟然是和一个五大三粗的保镖吗?

  **香怎么那么厉害?

  她也没用过,整个人都觉得如遭重击。

  断断续续地,听到外面传来晏管家的说话声,一个“娶”字更是吓呆了她。

  晏真真手忙脚乱套了衣服,飞快下床,腿一软,直直跪倒在地。

  门外——

  晏管家脸色铁青地看着保镖。

  事情闹成这样,除了让晏真真结婚,才能平息一下影响。

  老爷子那里他还得想着怎么说。

  “我……”保镖低头站着,搓手道,“不是我不愿意娶真真小姐,可……我得先离婚才行,我已经结婚了的,而且我老婆为人比较凶悍,我……这事情我也是不得已……”

  晏管家:“……”

  晏程明:“……”

  云若岚受了一天气,此刻总算有了地方出,不敢置信道:“你有老婆?”

  “是。”保镖为难地应了一声。

  边上远远站着的几个佣人阿姨都指指点点议论起来。

  紧接着——

  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崩溃的哭声。

  伴随着花瓶落地的声响。

  ——

  下午六点。

  晏少卿出了手术室。

  还没休息几分钟,又赶时间去会议室参加了个紧急会议。

  再出来,晚上七点半了。

  脸色略凝重。

  他是脑外科骨干,学历高、年限短、医术精。

  尤其,既是单身,又通晓好几门外语,被医院指定作为脑外科代表之一,组建成107沁安地震医疗救援队,于明天中午,和医院里其他同仁乘专机出发,赶赴震中。

  回想着会议内容,晏少卿舒了一口气,怀着心事往办公室走。

  “晏医生。”身后一道女声突然传来。

  楚乔快步到了他边上,柔声道:“我一转头你人都不见了。”

  “嗯,着急回家。”晏少卿淡淡道。

  “舍不得小女朋友吧。”楚乔看他一眼,宽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嘛,回去好好安慰一下,她肯定会支持的。”

  “嗯,那丫头是比较缠人。”晏少卿想到姜衿素来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

  眼睛都弯了,无比温柔。

  楚乔看着他,也笑了笑,抿着唇不吭声了。

  去震中非同儿戏,专机载人量也有限,原本是不怎么考虑女医生的。

  所需科室各自抽调男医生一名,组建医疗队。

  她是主动请缨,强烈要求之后,被批准和晏少卿作为脑外科代表,一起成为医疗队成员。

  既紧张,又激动。

  对她来说,这实在是靠近晏少卿的一个机会,而且千载难逢。

  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

  楚乔走在他身侧,也不在意他的冷淡,告了别,先一步去换衣服准备下班了。

  和她相比——

  晏少卿速度就慢了许多。

  换衣服的过程中,他一直想着如何向姜衿开口。

  今天地震那会,那丫头都有点被吓到。

  若是听到他要去震中的消息,会不会担心害怕,伤心落泪?

  他简直有点无法想象。

  尤其——

  她眼下和姜家的关系是那个样子。

  他走了,如何放心?

  姜煜买的那个小区安全各方面是不错,可让她一个女孩子住着,也不妥。

  他一去,时间可长可短。

  万一过年还没能回来,要让她一个人过年么?

  晏少卿胡思乱想,无法忍受。

  面无表情,心事重重地出门下楼,先开车往回走。

  开的慢,一直想事情。

  老爷子年纪大了,他出差是常事,索性也先瞒着他好了。

  姜衿一个人还是别住花半里的好。

  他戴上耳机,打电话去晏家大宅,让刘伯、李婶和小邓收拾东西,晚上就去依云首府。

  嗯……

  就让那丫头住那边好了。

  最起码有三个人照应着,他能放心些。

  又怕她一个人无聊。

  姜衿不是他,也就刚满二十岁,心性上还是个孩子呢。

  那么依赖人。

  晏少卿随意想想,觉得心疼,又觉得就那么将她留在家里,她实在孤单极了。

  一只手紧握着方向盘,重重地叹了一声。

  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如此这般地,体会到何为牵肠挂肚。

  这滋味实在难受。

  他反复想了好一会,神色突然愣了一下。

  心念一动。

  低头翻了一下通讯录,找出了顾启云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顾启云没接。

  还生气着呢。

  就因为昨晚被他挂断电话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晏少卿却根本没想到,以为他在忙,也暂时没打第二个过去。

  半分钟后——

  顾启云给他回电话过来,没好气地“喂”了一声。

  “启云,”晏少卿开门见山,“有个事情麻烦你一下。”

  “……”顾启云一愣,无语道,“我说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道个歉啊?”

  晏少卿一愣,没吭声,半晌,慢条斯理道:“如果你说昨晚打电话的事情,我觉得你给我道歉比较合适。”

  “……”顾启云沉默一下,突然喷笑道,“打扰你好事了?”

  晏少卿轻嗤一声。

  “呀,这真是我的错!”顾启云倏然乐了,“什么事,说吧。”

  “我明天上午出发去沁安,你……”

  他话未说完,顾启云整个声音都变了,反问道:“你去哪?”

  “沁安。”晏少卿简短道。

  “震中?”顾启云仍是不敢置信,语调古怪道,“医院让去的?老爷子知道吗?”

  “没打算告诉他。”晏少卿话锋一转,直接开口,“我打电话给你是为了姜衿的事情,我不太放心她,你帮我带条狗过来,陪她解闷。”

  “狗?”顾启云声音更奇怪了。

  要知道,自己这表哥是医生啊,怪毛病一大堆。

  尤其对居住环境很讲究。

  挑剔又干净。

  别说养狗了,一向连接近一下都不情愿。

  这会?

  顾启云随意想想,只觉得,姜衿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直接道:“行吧,什么时候要?”

  “明天一早送到依云首府来。”晏少卿略微想想,继续道,“八点之前。”

  “呃,要求?”

  “体型大一些,能护人,性情温顺点,听话,毛发浅一点……”晏少卿边想边说,正说着,突然蹙了一下眉,直接改口道,“就我上次见那个就不错。”

  “丞相?”

  “嗯?”晏少卿不解。

  “你说的是我那条苏格兰牧羊犬?”顾启云提醒了一下。

  晏少卿略微想想,“没错,它就挺好。”

  电话那头的顾启云简直泪流满面,纠结半晌,咬牙道:“好吧,我明天早上亲自给你送过来。”

  “谢了。”晏少卿笑一下。

  顾启云苦哈哈道:“不敢当。”

  “那就先这样,我开车呢。”

  “好。”

  晏少卿挂了电话,一只手在方向盘上敲了敲,松了一口气。

  没一会——

  路上接了姜衿和艾伦,三个人吃了晚饭。

  艾伦性格外向热情,姜衿看上去也心情不错,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

  ——

  晚上十点多。

  晏少卿和姜衿回到了依云首府。

  客厅里亮着灯。

  刘伯等了好一会,眼见两人回来,笑着打了招呼,和晏少卿说了几句话,转身回房去。

  姜衿跟着晏少卿,也直接回了卧室。

  洗漱完又到了十一点。

  姜衿习惯性穿了晏少卿的衬衫,也没征求他同意了,直接上了他的床,整个人趴在床上,光溜溜两条腿高高翘起,手肘撑着,查看下午拍得那些照片。

  晏少卿从洗手间里出来就看见她极为不雅的样子。

  嘴角抿一下,俯身从她手里拿了相机,关掉,放在了不远处的桌上去。

  姜衿蹦起来看着他,扁嘴道:“我要给你看照片的。”

  “时间晚了。”晏少卿淡声说一句,张开手臂朝她道,“过来。”

  “唔。”姜衿还有点糊涂,乖乖过去抱住了他。

  晏少卿抱着她去了洗手间,抬抬下巴道:“洗手。”

  姜衿:“……”

  顺从地洗完了,才反应过来,他是觉得自己摸了相机脏了手。

  晏少卿抱着她回了床上。

  一掀被子,姜衿就翻个身滚到边上去,眼见他躺下,又挽着他胳膊凑上去,乖巧得不得了,仰着脸哼唧道:“晏哥哥。”

  “嗯。”晏少卿伸手摸摸她的脸。

  姜衿任由他摸着,脸蛋还主动往他手心里蹭,小猫一样撒着娇。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半晌没说话。

  姜衿自然察觉到他反常,咬着唇看他一眼,主动凑过去,吻上他唇角。

  晏少卿迎上她。

  拥着她躺进被子里,给了她极温柔缠绵一个吻。

  到最后——

  姜衿一只手揪着他衣服,气喘吁吁。

  小身子也轻微地扭动了两下,声音绵软道:“晏哥哥。”

  晏少卿抱紧她在怀里,薄唇凑到她耳边,声音低柔道:“丫头,有个事情和你说。”

  “嗯。”姜衿轻哼一声,声音水儿一样媚。

  “我……”晏少卿停顿一小下,轻松地笑了声,道,“我明天中午去沁安出差……”

  姜衿愣一下,瞬间清醒了。

  沁安?

  秦宁沁安?

  那里……

  她下意识抬眸,迟疑道:“……震中?”

  “嗯。”晏少卿回了一个字,垂眸看着她眼睛。

  姜衿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半晌,张张嘴,愣是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

  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当然晓得那里现在有多危险,不舍得他。

  可同时——

  根本说不出阻止挽留的话来。

  他是医生,这种时候,对灾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无论是医院的指派,还是医生的天职,他都根本没有退缩的余地。

  姜衿咬咬唇,埋头进他怀里,“嗯”了一声。

  晏少卿一愣。

  着实没想到,她就这样简单的一个字。

  心里的担忧淡了些,他低头在姜衿额头落了一个吻,安抚道:“地震已经过去了,那里现在其实也没有多危险,医院一起去的同事也能彼此照应,你别担心。”

  “嗯。”姜衿又闷闷地应了一声,音调里却带了点哭腔。

  晏少卿伸手抬起她下巴,沉默着又吻上去。

  姜衿回吻他,急切紧迫,一瞬间,似乎就带了不顾一切的热情。

  晏少卿有点承受不住。

  姜衿胡乱地吻着他下巴,温热柔软的小手就要顺着他的睡衣衣摆往里伸。

  晏少卿一愣,一把抓了她的手。

  姜衿仰起脸看着他,眼眸炙热,一字一顿道,“晏哥哥,我要。”

  晏少卿呼吸一紧,喉结滚动,声音低哑,“不行。”

  无论如何,不能是今天。

  他对自己有信心,不认为这一趟会有何危险,可,即便如此,仍是不行的。

  他不能排除那仅有的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要是他出事,他最希望的,是怀里这傻丫头,彻底地忘记他,干干净净,别留痕迹。

  他所想,姜衿自然是明白的。

  只觉得难受。

  眼睛都疼了,紧紧地揪着他衣服,小声乞求道:“给我吧,晏哥哥,求求你了……”

  晏少卿从来没有这么为难过。

  她在怀里,原本已经是考验自制力的一件事。

  更何况——

  她如此这般地,乞求这件事。

  两个人的手,在被子里,进行着沉默的较量。

  最终——

  晏少卿将她五根手指一根根压弯,蜷进手心里,他大掌裹着她小手,成拳状。

  姜衿沉默着看他,一扁嘴,眼泪就掉了下来。

  晏少卿低头过去,吻掉她所有眼泪,柔声哄道:“傻丫头,别胡思乱想,我肯定平安回来。”

  “你说的。”姜衿委屈道,“那就一定要做到。”

  “嗯。”晏少卿看着她,松了手,转而扣着她后脑勺,将她揽到了怀里去,抱紧了。

  姜衿也紧紧抱上他,两只手都用到,很大力,好像要将自己的胳膊给折断了。

  两个人相拥而眠。

  半夜里,都醒来好几次。

  每每醒来,都会下意识亲吻在一起,又慢慢睡着。

  眷恋痴缠。

  ——

  翌日,姜衿很早醒来。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拿了手机看一眼时间。

  六点四十五分。

  想着刚刚过去的混乱一夜,她坐起身,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是觉得难受。

  她实在不舍得晏少卿。

  晏少卿洗涮完出来,就看见她坐在床上发呆。

  柔声道:“怎么不多睡一会?”

  “我想和你一起去医院。”姜衿话音落地,起身下床,跑去洗手间洗漱,根本不给他迟疑拒绝的时间。

  晏少卿低头想想,朝她道:“选个厚点的外套,早上温度低。”

  姜衿含糊地应了一声。

  晏少卿拿了外套,先去餐厅吃饭了。

  刘伯已经将他出差的消息告诉给其他两人,李婶早早起床,做了早餐,眼见他出来,连忙张罗着开始吃饭,边布置边道:“今年这么冷,秦宁那边肯定更冷的,御寒的衣服多带两件。”

  “嗯,我知道。”晏少卿点点头。

  刘伯看他一眼,又抬眸朝卧室方向远远看去,试探道:“那丫头还睡着呢?”

  “起了,在洗漱。”晏少卿简短地答了一句,抬起头来,看看刘伯,又看看边上的李婶和小邓,一脸郑重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们照顾她了。”

  “说这些做什么,怪见外的。”李婶看他一眼,嗔怪道,“你就放心好了,李婶负责把她养的白白胖胖,回来让你检验。”

  晏少卿:“……”

  姜衿刚到餐厅,就听到白白胖胖四个字,脸红道:“您说什么呢?”

  “哈哈。”李婶存心逗她,打趣道,“说两句就脸红,还是第一次碰到像你脸皮这么薄的丫头。”

  “……”姜衿看她一眼,索性不说话了。

  坐到了椅子上。

  也不动,看着晏少卿吃饭。

  晏少卿抬眸对上她视线,笑笑道:“大早上起来就发呆。”

  姜衿一笑,低头开始吃饭。

  只觉得还有千言万语想说,偏偏一句话又都说不出口。

  安静地吃完了饭。

  刚起身,不知何时出去的刘伯带着顾启云进来了。

  还有赵钦和……一条狗?

  狗的体型很大,粗看一眼,少说也在半米以上,毛发黄白色为主,端坐在地上看她,表情严肃,长而密的毛发显出柔软光亮的质感,轮廓清晰、体态优雅,看上去,好像一位严谨的贵族。

  姜衿略微想想,也认出是苏格兰牧羊犬了。

  只是——

  顾启云大清早带一条狗过来干嘛?

  她微微蹙着眉,仰头疑惑地看向晏少卿。

  晏少卿笑了笑,揽着她肩膀,招呼了顾启云一声,一起去大厅。

  “走了,丞相。”

  顾启云抬手招呼一声,原本端坐着的大狗站起来,迈着优雅闲适的步子,跟在了他后面。

  脖子上连个项圈都没有。

  简直乖得像个人。

  姜衿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见到这种狗,好奇地多看了两眼。

  又怕被它咬到,一脸警惕。

  大狗也看着她,表情严肃,同样很警惕。

  顾启云和晏少卿说了两句话,一扭头,就看见这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的样子,忍不住笑道:“这就对上眼了?是不是都省了我作介绍?”

  “……”姜衿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顾启云唇角一勾,笑笑道:“这是我爱犬,丞相。忍痛割爱给你了,好好对它。”

  “丞相?”姜衿一脸诧异。

  晏少卿笑着捏捏她脸蛋,“嗯,丞相是它名字。怕你在家里无聊,我让启云送过来给你解闷的。”

  姜衿脸一红,“我没有养过狗。”

  “小邓养。”晏少卿笑笑道,“你还喜欢吗?”

  姜衿抿着唇,认真地打量起大狗来。

  丞相看着她,一脸严肃。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哒。(* ̄3)(e ̄*)

  这几天好冷呀,小天使们注意防寒保暖,不要冻病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06:丞相驾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