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亲生母亲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

  姜衿抬眸看看晏少卿,又看看顾启云,迟疑道:“咬人么?”

  丞相看起来不怒自威啊。

  怕怕的。

  “哈哈。”顾启云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狗头,声音散漫道,“来,宝贝,给新主人敬个礼。”

  姜衿:“……”

  她有点囧,边上几人倏然笑起来。

  晏少卿好整以暇。

  丞相扭头看了顾启云一眼,端坐在地,板着脸竖起了前爪子。

  神色很严肃,高深莫测。

  姜衿嘿嘿笑一声,窝在晏少卿怀里嘀咕道:“唔,我觉得它像一头大狮子。”

  “哈。”晏少卿看着她撒娇的小样子,总算松了一口气。

  果然——

  女孩子对动物都有种天生的喜爱。

  这丫头自然也是不例外的,眉眼间蕴含着意外的惊喜。

  晏少卿伸手揉揉她软软的头发,柔声道:“丞相跟着启云两年了,很聪明,而且性情温顺,相处几天你肯定喜欢它,不咬人,不用怕。”

  “嗯。”姜衿乖巧地点点头。

  看着顾启云道:“我能摸它一下吗?”

  顾启云抿唇角笑一下,一本正经,“尽管摸。”

  姜衿弯弯唇,走近两步,咬着唇,小手伸出去,小心地放在了丞相轻盈尖瘦的脑袋上。

  毛好软,蓬松顺滑。

  她一愣,丞相一屈腿,直接趴在地板上了。

  姜衿吓一跳,撇嘴看着它,又忍不住笑起来。

  蹲下去轻唤道:“丞相?”

  丞相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伸出左前爪,主动示好。

  姜衿简直受宠若惊了。

  连忙伸手出去,握住它的手。

  一人一狗,进行了友好的眼神交流。

  很快——

  姜衿就喜欢上它了。

  她其实不喜欢闹来闹去,看见人就摇尾巴乱转、任何人叫一声都屁颠颠跑起来的狗。

  感觉太随便,一点都没有狗狗的忠诚矜持。

  丞相这样礼貌温和的,刚刚好。

  眼见她喜欢,顾启云自然也安心了,抬眸叮咛了赵钦几句,让他和小邓交流一下,给自己的爱犬弄个安乐窝。

  吩咐完,还是有点不放心。

  蹲下身去,一脸认真地看着丞相。

  还没开口,丞相就主动伸出前爪让他握住,严肃的一张脸好像都显得温情脉脉。

  姜衿觉得自己花了眼。

  再看,顾启云已经指着她,朝丞相交代道:“这姑娘,你的新主人,以后乖乖听话,还有那……”

  他伸手指了指接过狗粮的小邓,“饿了就找他。”

  姜衿有点呆,忍不住发问道:“他能听懂你说话吗?”

  “丞相很聪明,你不吭声都懂得看脸色,平时和它多交流,带哪去都指定给你长脸,”顾启云略微想想,“眼下你叫名字肯定是没问题的,它不会随便攻击人,别给它弄项圈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衣服穿……”

  “……”姜衿认真地点点头。

  “好了,我今天也得早早上班,先走了。”顾启云站起身来。

  “我送你。”

  晏少卿和姜衿一起,送他出去。

  丞相跟着几人。

  很乖,优雅端方地走在姜衿右手边。

  姜衿看一眼它的体型毛发,还是觉得它好像一头大狮子。

  威武又贵气。

  忍不住开心地笑了笑,一抬眸,就看到顾启云朝他们挥挥手,朝丞相抛了一个飞吻,转身离开了。

  丞相蹲在姜衿边上,用目光送他走。

  看上去还有点……感伤?

  姜衿倏然心软。

  蹲下身一脸温柔地看着它,摸摸它蓬松的毛,安慰道:“乖啦,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丞相看她一眼,抖两下身子站起来。

  一扭头,迈着优雅闲适的步子,转身回屋了。

  姜衿:“……”

  这么傲娇?

  好吧,她也不介意,挽着晏少卿的胳膊,笑着往里走。

  晏少卿的目光落在她两只手上,好几次,硬生生忍了推开她手的冲动。

  ——

  很快到八点。

  他简单收拾了点东西。

  小邓带着丞相去熟悉新环境。

  刘伯开车,带着姜衿,一起送他去医院。

  地震突如其来,秦宁省受灾严重,邻近省份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一天过去,震中那边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主要沁安县城地处山区,入冬以来又一直是雨雪天气,临近年关遭遇几十年难遇的地震,完全让人措手不及,一丝一毫的防备都没有。

  姜衿一下车,耳边都是来往人群议论地震的谈话声。

  星期一。

  医院里人满为患。

  刘伯没上去,她跟着晏少卿一路到了脑外科。

  看见了拎着小皮箱的楚乔。

  一愣,小声问晏少卿,“楚医生也跟你一起去吗?”

  女人的第六感非常准。

  几次见面,她能很明显地感觉到,楚乔对晏少卿有意图。

  要不然,怎么会在已经见过她之后,还同意和晏少卿相亲这样的事情呢?

  姜衿抿着唇,一时间警惕起来。

  晏少卿有点明白她心情,揽着她肩头的一只手紧了紧,柔声道:“乖,别胡思乱想。”

  “哦。”姜衿仰头笑了笑。

  事有轻重缓急,她怎么能在这种时候给晏少卿添乱呢。

  楚乔自然也看见他们。

  走到近前,笑着朝姜衿打趣道:“舍不得晏医生呀,放心吧,我帮你好好看着他。”

  边上有其他几个医生护士。

  姜衿抿唇一笑。

  晏少卿看了楚乔一眼,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忍了不悦。

  很快到了十点半。

  参与救援的医生们要在门诊楼外面集合了。

  姜衿跟着晏少卿又出去。

  十来个医生俱是羽绒服套白大褂,站着闲聊,神色间都挺严肃。

  晏少卿最年轻,身高腿长,站在一群中年男人之中,高挑挺拔,实在显得鹤立鸡群。

  姜衿一股子自豪感油然而生。

  左右看两眼,觉得自己更崇拜仰慕他了。

  说话的医生们也注意到她,愣一下,笑着问晏少卿,“这姑娘就是小晏的女朋友?这么漂亮,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姜衿愣一下,弯着唇羞涩道:“大家好。”

  问话的医生已经四五十岁了,她也不晓得怎么称呼更合适,索性一次性问完了。

  说话的医生哈哈一笑,打趣道:“年轻人谈恋爱就是这样,难分难舍的,别担心哈,医生嘛,出差救人很正常。”

  “嗯。”姜衿点点头,“麻烦您们多多关照晏哥哥。”

  众人也一愣,更是齐齐笑起来。

  姜衿有点摸不着头脑,也不晓得是不是说错话了,睁着漆黑透亮的眼睛,咬唇看了晏少卿一眼。

  晏少卿也笑了,揉揉她头发,将她搂到了自己怀里去。

  姜衿缩缩脖子笑一下,乖乖的,不说话了。

  领队的院主任很快出来,点了一下人数,站边上又打了两个电话。

  准备出发了。

  姜衿握着晏少卿的手,极为不舍。

  晏少卿看着她勉强笑着的小样子,一只手拢了她头发,低头在她脸颊上吻一下,安慰道:“别担心,很快回来的。”

  “你照顾好自己啊。”

  “我知道。”晏少卿看着她,神色爱怜。

  一抬眸,倏然愣了。

  不远处医院大门口,突然竖起一道红彤彤的横幅来,横幅上清清楚楚印着一行白色大字,“四院医生晏真真臭不要脸当小三!”

  晏真真?

  晏少卿眉头一蹙,半天还没回过神来。

  这名字,难不成是?

  他正想着,视线里又出现一位三十出头,穿着红大衣的高个女人,拿着一个喇叭就突然喊起来,“世风日下,医生道德沦丧,女医生都不要脸地勾引有妇之夫了!”

  正是上午,医院门口人流量非常大。

  她突然对着喇叭嚎了一嗓子,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姜衿都愣了,转头看了一眼。

  目光也落在“晏真真”三个字上,凌乱了。

  “晏真真是咱们医院的?”

  “好像。”

  “好像是中医门诊。”

  “怎么好好地插足别人家庭了?”

  “诶?晏医生你认识她吧,怎么回事这是?”

  “对对,赶紧叫出来解决一下,影响多不好!”

  边上几个中年医生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人就抬眸看晏少卿了。

  晏少卿:“……”

  他根本一无所知好吗?

  带队的院主任也看了他一眼,侧头朝边上的助理说了几句话,快步朝正喊话的女人走了过去。

  医院保安和晏少卿等人自然也很快过去。

  五十出头的院主任到了近前,一脸严肃道:“怎么回事?干什么呢?大白天在医院门口咆哮!保安!”

  “哎呦!”女人看见他,速度更快地到了他跟前,气急败坏道:“你是医生吗?还是医院负责人,我要检举你们医院的女医生晏真真,道德沦丧不配当医生,她……她竟然勾引我老公!”

  女人说着话,拍着大腿干嚎道:“没天理了,医生都做下勾引人的丑事了。”

  院主任:“……”

  晏少卿:“……”

  姜衿:“……”

  众人:“……”

  所有人看着眼前这女人,都觉得有点凌乱。

  女人个子瘦高,皮肤黑,头发做了离子烫,随意地卷着,看上去实在没什么美感。

  脸上还化了妆。

  可即便如此,雀斑也根本没遮住。

  一只手拿喇叭,人来人往的地方就扯着嗓子干嚎,哪里有一点女人味。

  整个就一泼妇。

  这样的女人,能找到多好的男人啊?

  但凡认识晏真真的人,也不觉得她和和这种女人争抢男人啊?

  院主任都觉得她在无理取闹,冷脸挑着眉,不满道:“医院有医院的秩序,您不看病快些离开,别叫嚣着影响医院声誉,信口开河侮辱人这种事,往大了说,是诽谤,知道吗?!”

  话音落地,院主任看一眼时间,朝边上保安使了个眼色。

  保安刚上前——

  那女人却扑通一声,直接坐在地上,拿着喇叭大喊道:“医生和保安一起欺负人咯,我这造了什么孽啊,找了个软蛋窝囊废,被女人一勾引就管不住裤裆了,医院门口怎么了,老娘不舒服,非得在医院门口讨说法了……”

  她边喊边嚎,也根本不顾及边上人越聚越多,人一多,她反而表演上瘾了。

  凑过来的都是男医生,为了避嫌,自然没人敢上前碰她。

  她直接坐倒在地,保安都为难起来了。

  没法往跟前凑。

  一去,那女人手里的喇叭就乱挥一通。

  一边挥,一边叫嚣道:“晏真真呢,让小贱人给我滚出来!老娘不拔了它的皮!”

  语言粗鲁不堪。

  晏少卿一蹙眉,护着姜衿站在边上去了。

  楚乔眼见他根本没有理会的打算,又见几个人束手无策,唇角不自觉勾了一下。

  晏真真在医院里素来名声不错,和她一样,都是单身,平时自然偶尔被拿来比较,尤其,晏真真认识晏少卿呀,还很明显,一心喜欢着晏少卿。

  出了这档子事可真是搞笑了。

  楚乔心神百转,抬步上前,俯身朝女人道:“这位大姐,地上凉。您先起来,有什么事咱们起来再说。”

  “呵……呸!”

  女人直接一口痰唾到她脸上。

  扬声讥诮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瞧瞧这一脸骚狐狸样,指定和那小贱人一个德行,装什么菩萨!”

  楚乔猝不及防被唾了一脸,整个人都愣了。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她何时受过这种奇耻大辱?!

  往她脸上吐痰?!

  这女人……活腻味了吗?

  身子僵硬立在原地,她整个人都差点气疯了。

  边上一个男医生很快掏了手帕递给她,一脸同情道:“擦擦吧。”

  楚乔低着头,伸手接了手帕。

  女人看着她一阵冷笑,又坐在地上继续哭嚎起来。

  她就是看不惯这种装模作样的女人,装腔作势给谁看呢?

  还不是给边上这堆男医生看?

  贱得慌!

  院主任却是被彻底惹毛了,朝着边上的保安厉声吩咐道:“把他们三个给我请出去,再在这侮辱医院声誉,立马报警!”

  “报警!到底是谁该报警!”女人横眉冷眼地站起来,“晏真真呢,让那小贱人出来和我说话!”

  “走吧走吧!”

  边上两个保安连哄带劝,就将她往外拉。

  正拉扯——

  穿着白大褂的晏真真拨开人群出来了。

  她是院长助理派人上去请的,原本是想提醒她一下。

  可她一向爱面子,怎么能允许有人站在医院门口,拿着喇叭骂自己呢?

  这怎么了得?

  不出半天,整个医院都得知道了。

  她必须出面澄清!

  晏真真抬眸扫一眼头顶的横幅,厉声道:“你干什么呢?!横幅给我放下来!”

  “你是晏真真?”女人抬眸反问一声,不等她回答,直接扑过去,“啪”一声,甩了极响亮一个耳光。

  晏真真顿时被打懵了。

  反应过来,也是火冒三丈,直接甩了女人一耳光。

  女人又揪扯上她头发,气急败坏道:“敢打我?当小三你还有理了?长得一副骚狐狸样子,净做些破坏人家庭的丑事,要脸吗?当个屁的医生!”

  “放手啊你!”晏真真力道也不小,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朝着院主任道:“这女人就一疯子,我不认识她,叫警察吧!”

  “你不认识我?!”女人从地上跳起来,“你认识王大勇吗?!”

  晏真真倏然一愣。

  王……大勇?

  昨天那个保镖?

  她仔细打量一眼那女人,脸色倏然变。

  女人深吸一口气,朝着拿着横幅的两个男人道:“还拿着那东西干什么?就是她!不要脸的贱货,给我打!”

  “干什么干什么呢!”

  边上回过神来的医生和保安都急了,连忙拦着他们三人。

  医院门口乱作一团。

  晏真真站在原地,一抬眸,便看到围观所有人的异样目光。

  轻视、鄙夷、不敢置信、以及,唾弃。

  耳听着一句一句的窃窃议论声,更是觉得难以承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那泼妇还在骂。

  她却好像听不见,原地晃两下,和那三人一起,被保镖和几个男医生拉扯去了保卫科。

  医院门口总算安静了。

  院主任收回视线,没好气道:“别看了别看了,都散了。”

  话音落地,他也觉得颜面扫地,看一眼表,招呼了另外几个医生,一起上车。

  姜衿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晏少卿的手。

  目送他上车。

  晏少卿落下车窗,目光深深地看她一眼。

  心疼不已。

  又推开车门,紧紧拥抱她一下,薄唇凑在她耳边,低声道:“等我回来,就在一起。”

  姜衿心跳漏了一拍。

  她当然明白,他所谓的在一起,是何意。

  抿着唇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晏少卿摸摸她脸蛋,重新上了车。

  很快——

  几辆车消失在她视线里。

  姜衿站在医院门口,很久,直到脸蛋好像都结了冰。

  她总算感觉到冷了。

  风吹来,每一下,都感觉像刀刃。

  心口疼。

  她伸出一只手按着,转了身,低着头,慢慢地走到了先前刘伯停车的地方。

  朝刘伯露出一个极勉强的笑,轻声道:“走吧。”

  刘伯看她一眼,点点头,发动了车子。

  后视镜里看见她脸色,温声安慰道:“少卿身手不错,身体也一向康健,别担心了。这救援听上去辛苦,其实也没多久,最多一个月,肯定回来。”

  “嗯。”姜衿应一声,笑了笑。

  整个人蜷在后座里,目光朝向窗外,发呆了。

  一路无话。

  两个人回到家正好是饭点。

  心事重重地吃过饭,姜衿去卧室里睡了一觉。

  下午四点醒来。

  一抬眸,对上丞相严肃板正的一张脸。

  吓了一跳。

  她睡觉的时候没关门。

  丞相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就蹲在她床边地板上,一直看着她。

  姜衿也看它。

  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

  半晌,她扑哧一声,忍不住笑起来。

  侧身朝丞相张开双手。

  丞相抖两下身子站起来,两只前爪子搭在她床沿,黑黑的鼻头就往她跟前凑。

  姜衿被它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

  倾身抱住它脑袋,侧脸在它蓬松柔软的毛发上蹭两下,柔声道:“丞相先生,我们去跑步吧。”

  丞相不吭声。

  她又抱着它脑袋,侧身看它一眼,疑惑道:“你是先生吗?”

  顾启云带它来,她还不晓得丞相是公的还是母的呢。

  丞相看着她,仍旧是一脸的高深莫测。

  姜衿无语地摸摸它耳朵,嘀咕道:“你是不是就只有这么一个表情啊?”

  丞相被摸了耳朵,脑袋一抖,从她怀里退出去,蹲在一步开外了。

  “哈哈。”姜衿愣一下,看着它,乐得不得了。

  从床上爬起来。

  穿了衣服,带着丞相出门了。

  ——

  外面气温在零下。

  夕阳暖黄,笼着人,却没什么暖意。

  姜衿穿了一件黑色短款羽绒服,配了牛仔裤,没戴口罩,一张小脸就愈发娇俏白嫩了。

  带着丞相,沿着晏少卿平时跑步的路线慢慢走。

  心里一片荒芜。

  胡思乱想,担心着晏少卿。

  晏少卿上飞机以后,彻底没消息了。

  虽然只有几个小时而已,却已经让她觉得十分难熬。

  想的太出神,都完全没留意到,自己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马路中间去。

  “汪汪!”

  丞相突然叫唤两声,将她吓了一跳。

  姜衿一愣,丞相定定地看了她一眼,轻晃着蓬松的大尾巴,一本正经地走到了边上去。

  走两步,还停下转头看她一眼,就等她跟上。

  姜衿一笑,正要蹦过去,耳边突然传来一道鸣笛声。

  她一回头,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停在边上,车窗缓缓下落,露出宁锦绣意外含笑的一张脸。

  “宁董事长。”

  “好巧。”宁锦绣笑看她一眼,诧异道,“你也住这?”

  “……”

  姜衿犹豫一下,摇头道,“没有,我男朋友住这里。”

  “那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宁锦绣探询地看了她一眼,问话的声音非常温柔。

  刚才不经意间从外后视镜里看到她背影,几乎第一时间,她就觉得大抵是姜衿了,也不知怎的,觉得心疼不已,忍不住就让司机停车了。

  “嗯。”姜衿看着她,笑笑道,“晏哥哥去灾区救援了,我出来散步。”

  “……”

  宁锦绣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男朋友去灾区救援了,这丫头都不回家?

  要知道——

  救援肯定不是一两天时间而已。

  这丫头不是有家吗?

  宁锦绣心神百转,再看过去,就发现姜衿手边突然出现一条大狗,紧挨着她,神色警惕戒备地看着自己,严阵以待。

  吓人一跳。

  宁锦绣缓缓心神,开口邀请道:“我家就在前面,要不过去坐坐?外面这么冷,还是别散步了。”

  “……”姜衿迟疑道,“会不会打扰您?”

  “不会。”宁锦绣笑笑道,“宁锦城先生也在。”

  姜衿一愣,抿唇道:“那就打扰您了。”

  宁锦绣推开车门,披着大衣下了车,朝开车的中年男人道:“老王,你先开车回去,我和这丫头走着回来。”

  “好的,董事长。”

  司机应一声,开车走了。

  丞相抖抖身子,站在了姜衿前面,一脸严肃地看着下车的宁锦绣。

  宁锦绣穿着高跟鞋,看着它警惕护主的样子,忍不住笑一声,朝姜衿道:“这狗训练的真好。”

  “丞相。”姜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唤一声。

  丞相扭头看了她一眼。

  姜衿伸手在它脑袋上摸一下,安抚。

  丞相绷着脸退到了边上去。

  宁锦绣笑一声,和姜衿顺着人行道往回走。

  侧头看她一眼,柔声笑道:“这么小就出来和男朋友同居了?家里人知道吗?”

  “不知道。”姜衿咬咬唇,耸肩笑了笑。

  “那你放假都不回家?”

  “嗯。”姜衿看着她一脸关切神色,犹豫了一小下,抿唇道,“其实和家里关系不怎么好,回去了不太方便。”

  “怎么会?”宁锦绣诧异一笑,“我可是很少见你这么懂事的姑娘家。”

  “……”姜衿笑了笑,没说话。

  宁锦绣心里疑惑却越发重了,追问道:“不方便说呀?”

  “也不是。”姜衿侧头看了丞相一眼,言简意赅道,“我小时候走丢过,才回家半年,回去的时候和爸妈后来收养的女孩关系不太好,妈妈也不怎么喜欢我……”

  “走丢过?”

  “嗯,丢了十七年吧。”

  “你父母都没有找你吗?又收养一个妹妹?”

  “我被养母藏起来了,他们可能一开始没找到,就收养了一个姐姐。”

  “这样?”宁锦绣只觉得诧异,若有所思道,“亲生女儿好不容易回去了,妈妈还不喜欢?你这妈妈也真是……”

  姜衿又没说话了。

  “爸爸呢?”宁锦绣看着她寡淡的侧脸,越发关切了。

  “他还好。”姜衿咬咬唇,也不知是不是心事闷了太久,鬼使神差道,“只是后来姐姐找了人想轮j我,没得逞,我要求立案起诉了,她被判了四年刑,又因为有孕在身缓期了两年,一直住在家里,我就住不下去了……”

  “……”宁锦绣不敢置信地看了她一眼。

  姜衿迟疑道:“您觉得我过分了吗?”

  “你做的很对。”宁锦绣没好气道,“这样歹毒的心肠,判多久都不为过。只是,你那个姐姐,怎么对你这么深恨意?”

  “可能觉得我抢了她东西。”姜衿声音淡淡。

  宁锦绣没好气地叹一声,“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世界上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姜衿淡淡一笑,没说话了。

  宁锦绣看着她冻得有点青的脸蛋,心里怜惜更深了,转移了话题,和她随意聊着天,一路往家里走。

  其实的也没多远,很快就到了。

  两个人在厅门口换了鞋,姜衿迟疑了一小下,问询道:“丞相跟进去,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宁锦绣笑起来,“进吧,没事。”

  “嗯。”姜衿蹲下身,一只手在丞相脑袋上揉了揉,叮咛道,“乖乖的哈,跟着我别乱跑。”

  “哈哈。”宁锦绣也就觉得这一会的她看上去多了点孩子气,忍不住笑了笑,抬步往客厅里走,再一回头,姜衿突然停了步子,红着脸站在原地发呆了。

  宁锦绣顺着她视线看一眼。

  宁锦城穿着一套深蓝色睡衣,从楼梯上走下来了。

  自然看到了姜衿,意外一笑,温声道:“小姑娘,又见面了。”

  “您好。”姜衿看着他,还有点拘束。

  “别把气氛搞这么严肃。”宁锦城哈哈笑一声,“随便坐吧,家里也没什么人,不用紧张。”

  “嗯。”姜衿弯着唇角笑一下。

  跟着宁锦绣,坐到了沙发上去,被招呼着吃水果。

  宁锦绣脱了大衣,露出里面柔软的浅色针织衫,坐在她边上,越发显得气质娴雅。

  似乎怕她无聊,又笑道:“喝茶吗?我泡茶给你喝。”

  姜衿一愣,“不用的。”

  宁锦绣摆摆手道:“都说了别拘束,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你就当捧个场好了,室内暖,先脱了外套,一会出去再穿。”

  姜衿看着她笑意浅浅的面容,点头脱了外套。

  她穿一件米色薄毛衣,坐在宁锦绣边上,羞涩笑着,看上去分外乖巧。

  侧脸实在像。

  宁锦城站在不远处看两眼,越发疑惑。

  抬步坐到了侧边的单人沙发上,好奇道:“小姑娘多大了?”

  “二十。”姜衿道。

  “二十?”宁锦城反问一声,又道,“几月生日?”

  “……”

  姜衿觉得他好像查户口,愣一下,“八月二十三日。”

  “啪”一声闷响,宁锦绣手里的小茶杯掉在了茶盘上,意外地看她一眼,发问道:“八月二十三?”

  “嗯。”姜衿看看两人,一脸不解。

  “没事。”宁锦绣连忙将茶杯拨正了,笑笑道,“和我女儿一天生日,还挺意外的。”

  姜衿点点头,突然才察觉从没见过她女儿,迟疑道:“您女儿?”

  “小时候走丢了,一直没找到。”宁锦绣撒了一个谎。

  姜衿抱歉一笑。

  宁锦绣也不说话了,若有所思。

  动作流畅地泡了茶,又让佣人准备了点小饼干过来,邀请姜衿品尝。

  姜衿中午没什么胃口,坐了一会,不知不觉吃了好些。

  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一只手在肚子上揉了揉,看着宁锦绣羞涩地笑了一下。

  她眉眼纤秀,一张脸又小,穿着浅色毛衣,越发显得乖巧可人,白净稚嫩,笑起来带着点楚楚可怜的感觉,怎么看,都是非常招人心疼的。

  宁锦绣眉眼含笑地看她一眼,柔声道:“这就饱了?”

  “嗯。”姜衿点头道,“不能吃了,一会回去还得吃晚饭的,不然李婶要生气了。”

  “晚饭在这里用也可以。”宁锦城突然道。

  “不了。”姜衿拿出手机看一眼,才发现不知不觉就到了六点半,连忙起身道,“谢谢宁董事长和天王招待我,得回去了,一会天都黑了。”

  “还叫董事长呢?”宁锦绣嗔怪着看她一眼。

  姜衿改口道:“宁姨。”

  “这才对。”宁锦绣笑起来,揽着她肩膀往门外送,还有点依依不舍。

  姜衿穿了衣服换上鞋,和两人笑着告别,领着丞相走了。

  宁锦绣看着她走了好一会,才收回视线,舒一口气,朝着宁锦城道:“哥,这丫头怪让人心疼的。”

  “诶?”

  宁锦绣转身往里走,三两句说了姜衿的事情。

  宁锦城很快蹙了眉。

  侧头看见他身侧,宁锦绣若有所思道:“我还挺喜欢这丫头的。找人的事要是实在没消息,我想收她当个干女儿,你觉得怎么样?”

  “干女儿?”宁锦城略一沉思,缓声道,“我还是觉得这丫头和你像,年龄和生日也都对的上,要不查查她身世?指不定是被父母收养的也难说。”

  “我不是说了吗?”宁锦绣看他一眼,“她不是收养的,小时候还走丢过,你忘了?”

  “……”宁锦城一愣,又道,“指不定一出生就收养了,父母要是没说,这孩子可能就不知道呢?你刚才也说了,她妈妈不怎么喜欢她,要是亲生父母,总没有看重养女,忽视亲女儿的道理吧。”

  宁锦绣一愣,一时无话了。

  可不是?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脸上倏然浮现笑意,她快步到了客厅,正想拿手机,手机先一步响起来。

  “amy,”宁锦绣唤一声,直接道,“我这里有件事,你帮我查查。”

  “董事长,我有小姐的事情正想和您说呢。”amy的语调里也带着明显的轻松笑意。

  宁锦绣一愣,“那你先说。”

  “孤儿院的院长找到了,说是小姐两岁多的时候被人收养了,”amy声音柔和道,“收养的人我都打听到了,养父叫姜煜,养母叫楚玉英,身份还不一般呢。姜煜是云京市市长……”

  “姓姜?”宁锦绣愣一下,“难不成就是姜衿那孩子,咱们前些天见过……”

  “说是叫姜晴。”amy更正道,“我已经先找人问了一下,姜市长的确有两个女儿,咱们见过的那姑娘应该是亲生女儿,另一个收养的女儿才是小姐。”

  “……”宁锦绣眉头紧蹙,“姜晴?她不是大姜衿两岁?”

  “您怎么知道?”amy愣一下,“不过打听到的是这样的,我特地问了下院长,说是当年姜家想收养个稍微懂事的孩子,她怕小姐年龄小不合适,多报了两岁。”

  宁锦绣:“……”

  半晌,低声道:“行了,我知道了。”

  “要安排您和小姐尽快见面吗?”amy问。

  “……”宁锦绣愣半晌,应声道,“嗯。安排我和姜家人见面。”

  “好的。”

  宁锦绣舒了一口气,挂掉电话。

  “怎么了这是?”宁锦城听了个云里雾里。

  “孩子找到了。”宁锦绣看他一眼,古怪道,“说是姜衿的那个姐姐,姜晴。”

  宁锦城一愣。

  半晌,迟疑道:“判了四年刑那个?”

  宁锦绣抿着唇,脸色难看地点点头,扔了手机,坐到沙发上去。

  宁锦城脸色也变了。

  同样,心事重重地坐到了沙发上去。

  半天没说话。

  隔了许久,才抬眸看她一眼,无奈道:“事已至此,要不先见了面再说。孩子长成那样,你这个当妈的责任最大,要不是你当年扔了她,她至于被人收养吗?”

  “这感觉真是糟透了。”宁锦绣道。

  宁锦城一只手搭在沙发上,叹气道:“amy约了什么时候,我陪你一起去。”

  “还不知道呢。”

  “难道你不想见?”

  “哥。”宁锦绣看他一眼,突然道,“我有点怕。”

  “怕她怪你?”

  “我也不知道。”宁锦绣伸手在自己眉头重重揉了两下,叹气道,“可能吧,我感觉很奇怪,有点排斥见面,心情……嗯,很复杂,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不该是这样。”

  “事已至此,想什么也没用。”宁锦城起身道,“我让人准备晚餐,你先坐着休息会。”

  宁锦绣靠在了沙发上,神色倦怠。

  与此同时——

  姜煜神色复杂地回了家。

  放了包洗了手,直接去餐厅吃晚饭。

  坐下后,下意识抬眸过去,多看了姜晴几眼。

  姜晴小腹微凸,为了掩盖,穿着很宽松一件毛衣,察觉到他视线,浑身不自在起来,抬眸道:“爸,您……有事吗?”

  “嗯。”姜煜索性放了筷子,沉声道,“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姜晴抿抿唇。

  姜煜略微想一下,平缓语调道:“你亲生母亲找你了。”

  “啊?”正吃饭的三人齐齐一愣。

  姜煜直接道:“是公司现任董事长宁锦绣,提出见你一面。”

  ------题外话------

  亲们早安么么哒。(* ̄3)(e ̄*)

  阿锦眼睛里长了个东西,话不多说了,相信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07:亲生母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