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是姜衿吗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酒店二楼。

  姜晴、程宇和芳草萋萋等在大厅里。

  边上——

  宁锦绣的小助理柔儿作陪。

  柔儿是宁锦绣从国外带回的黑人女孩,个性活泼,颇得宁锦绣喜欢。

  姜晴在宁宅住了几天,自然晓得。

  此刻——

  眼见她低头玩手机,姜晴没好气咳了一声,发话道:“柔儿,你去帮我朋友拿点水果吧。”

  柔儿:“……”

  半晌,垂眸看了眼茶几上的果盘,疑惑道:“那不是有吗?”

  姜晴浅浅一笑,“口里没味,我想吃点酸的,你去四楼宴会厅拿点橙子下来。”

  “……”柔儿愣一下,点头道,“好吧。”

  转身上楼去了。

  眼见她拐个弯去了电梯口,姜晴收回视线,无奈道:“我妈就是性子太随和了些,这些助理一个个就好像解闷的似的,从早到晚抱着手机玩,一点也没有当助理的自觉性。”

  芳草萋萋看着她笑笑道:“那姑娘看上去最多二十岁吧,怎么就当了你妈的助理了?”

  “谁知道?”姜晴抑郁道,“说是黑人吧,起了个中文名,说是助理吧,一天也不务正业,洋不洋土不土的。我妈还挺喜欢,带出带进的……”

  “哈哈。”芳草萋萋配合地笑两声,看了姜晴一眼。

  姜晴穿着一件宽松的灰白撞色裙,神色懒散地坐在沙发上,裹着一件橘红色毛领斗篷大衣,妆容精致,头发还特地做了造型,整个人显得贵气逼人,比以往又漂亮了几分。

  就好像,一位颐指气使、矜持优雅的公主。

  完全和她拉开了距离。

  尤其——

  她瞒着自己和程宇交往,连孩子都有了。

  也不避着了。

  芳草萋萋看着她,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都忍不住握了握,脸上却一直保持着勉强的笑意。

  只觉得自惭形秽。

  以前姜晴是市长千金,她都觉得还好。

  毕竟——

  一直以来的姜晴都显得随和,并不怎么摆小姐架子。

  也就在她的那么妹妹姜衿回来以后,生日宴会上,第一次让她丢脸。

  可谁知——

  她明知自己喜欢程宇,还偷偷和程宇交往了。

  不是绿茶婊是什么?

  竟然还有脸让自己来参加这个宴会,说白了,不就是想要在她跟前自我标榜、耀武扬威吗?

  芳草萋萋咬着下唇想一通,气闷不已。

  又不得不按捺着一腔怒意。

  她倒是想看看,眼下她突然被这么大一个馅饼砸中,能和程宇好到什么时候去。

  哼。

  芳草萋萋探身在茶几上捏了片西瓜,咬一口,透心凉。

  程宇坐在她边上,半天没说话。

  姜晴眼下这个身份,实在太出乎他意料了,别说姜晴,他都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他都已经知道宁锦绣尚且未婚,也就是说,姜晴就是她唯一的女儿嘛,自然也是公司唯一的继承人,他娶了姜晴,想想也是风光无限的一件事。

  纵然他并非贪婪无度之辈,有个这种身份的老婆也算有面子。

  程宇抬眸看了姜晴一眼,疑惑道:“你妈呢?刚才下去了就没上来,时间都快到了。”

  “应该是去拿亲子鉴定报告单了。”姜晴一笑,解释道,“鉴定结果今天出来。”

  “才出来?”芳草萋萋笑道,“怎么结果还没出来,就要举行记者招待会呢,万一再出现什么差错怎么办?”

  “你说什么啊?”姜晴挑眉看她一眼,“这能出现什么差错?当年孤儿院院长亲自捡的我,又是她办的抱养手续,肯定没什么可怀疑的啊,鉴定就是走个程序而已。”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就顺口一说。”

  “哪来的那么多万一呢。”姜晴微微笑了一下。

  从生日宴开始,芳草萋萋就不怎么给她好脸色了,偶尔见个面,都有点阴阳怪气的。

  为了安抚她,她没少委屈哄劝。

  甚至——

  和程宇交往了,也都小心避免让她知道。

  眼下——

  总算可以不再顾及她了。

  宁锦绣那么有钱,她哪里还需要写小说呢,吃喝玩乐当个大小姐就好。

  未来的日子简直不要太美妙。

  姜晴正得意洋洋地想着,余光里,突然出现了宁锦绣和Amy的身影,她一愣,连忙站起身来。

  拢了拢斗篷大衣,仪态万方地走了几步,笑着到了宁锦绣面前,看一眼她手中的鉴定报告,征询道:“妈,时间马上就到了,可以开始了吧。”

  “……”宁锦绣拧眉看她一眼,目光冷淡。

  姜晴一愣。

  尚未回过神来,就听她淡淡道:“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姜晴脸色一变,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勉强道:“妈,您说什么呢?”

  “我说了我不是你妈!”宁锦绣声音突然提高一度,将手里的鉴定报告直接拍到她怀里,冷淡道,“你自己看,我们没有亲缘关系……”

  姜晴一愣,下意识拿过了鉴定单。

  程宇和芳草萋萋也愣了。

  第一时间,抬眸看向了姜晴。

  姜晴的目光落在鉴定结果上,许久,抬眸肯定道:“一定是误会,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宁锦绣:“……”

  眼见她不出声,姜晴又错愕地看了Amy一眼,“是不是你?一定是你在中间搞的鬼吧,不希望我被妈妈认回去,这样你就是她身边第一红人,对不对?”

  “……”

  Amy神色古怪地看她一眼,懒得搭理。

  和她有个屁的关系。

  为了慎重起见,姜晴是和宁锦绣一起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

  整个过程她全程陪同没错,可也就仅此而已。

  这人有被害妄想症吧?

  眼见她不吭声,姜晴又连忙看向宁锦绣,“一定是Amy搞的鬼,妈,您不是说这事情都有孤儿院院长亲口证实吗?我被谎报了两岁,生日什么完全对得上。”

  宁锦绣沉默想想,开口道:“明天我们再去一趟医院,今天这记者招待会却是不能举行了。”

  举行了,就等于昭告天下。

  她原本不喜欢姜晴,也是硬逼着自己举办记者招待会,早点确定关系,努力扭转心意。

  可眼下——

  事情不确定,哪怕有万分之一的不确定性,她也必须中止。

  宁锦绣看着姜晴,斩钉截铁道:“你先回去吧。不回去也行。既然来了,招呼你朋友参加一下宴会,我们明天再去一趟医院,重新做个鉴定。”

  “妈妈!”姜晴着急不已。

  “就这么说定了!”

  姜晴:“……”

  宁锦绣抬眸扫视一眼,又问,“柔儿那丫头呢?”

  “哦,去四楼取水果了。”芳草萋萋回过神来,解释道。

  宁锦绣点点头,朝着Amy道:“你去会议室,安抚一下记者情绪,我去四楼先找一下宁先生。”

  “好的,董事长。”Amy直接应一声,扭头去会议室。

  宁锦绣也扭头朝电梯口走了。

  竟是再没有人理会呆若木鸡的姜晴了。

  姜晴抬眸看看宁锦绣的背影,再看看Amy的背影,一时间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笑话。

  “我就说嘛,这种事还是慎重一些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芳草萋萋看着姜晴惨白的脸色,忍不住笑起来,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风凉话。

  程宇看她一眼,都觉得尴尬。

  姜晴一转身,抬手直接一巴掌,扇在芳草萋萋脸上。

  芳草萋萋都有点懵了,反应过来低咒一声,就要扑过去打她。

  程宇一把握住她手腕,烦躁道:“行了行了,她怀着身孕呢,别动手!”

  “你瞎了眼吗的?”芳草萋萋一只手捂着脸,突然道。

  程宇一愣。

  芳草萋萋冷笑道:“你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心机婊?”

  话音落地,她又扭头冷眼看着姜晴,咬咬牙,一字一顿道:“你给我等着。”

  甩开程宇的手,芳草萋萋直接走了。

  姜晴站在原地,面色铁青,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程宇叹一口气,抑郁道:“走吧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都这个样子了,还参加什么宴会?

  丢死人了。

  ——

  宁锦绣乘电梯到了四楼。

  打电话给宁锦城。

  简单说了两句,挂了电话,顺势坐在手边的沙发上等,整理思绪。

  鉴定报告今天出来,她觉得肯定没什么问题,又一直被姜晴催问,索性也就将记者招待会确定在了今天下午,邀请了圈子里往来的少许朋友参加宴会。

  等同于把姜晴介绍给大家认识。

  哪能想到——

  会出现这样让人百思不解的意外事情呢。

  “怎么了?”宁锦城匆匆出来,坐到她身侧,问了一句。

  “结果不对。”宁锦绣开门见山道,“鉴定结果出来了,我和姜晴没有亲缘关系,她不是我女儿。”

  “啊?”

  “怎么办?记者们都等着呢?”

  “没关系?”宁锦城蹙眉道,“哪里出错了,按理说不应该。”

  “我不知道。”宁锦绣有点乱。

  “要不取消记者招待会?”宁锦城看着她,边想边道,“突然取消也不太妥当,这是你回国后第一次举办记者招待会,这样一来影响不太好。”

  “那要怎么?”宁锦绣蹙着柳眉,胡乱想想,突然道,“姜衿那孩子你见了吗?”

  “嗯。”

  “哥。”宁锦绣看着他,征询道,“你觉得我收她做义女怎么样?”

  “……”宁锦城一愣,迟疑了。

  宁锦绣越想,越觉得这想法可行,继续道:“我看那孩子怎么看怎么喜欢,她和家里人关系也不怎么好,要不我们问问她,要是愿意的话,认个干亲,记者招待会以后,我也能帮她撑腰,你都不知道,她在家里过得什么日子,姜晴前几天说了,那丫头右耳都被楚玉英一巴掌打失聪了。”

  “失聪?”

  “可不是,想想都可恨。”

  “可这时间来得及吗?再说了,那丫头身份也不普通,这关系也不能说认就认。”宁锦城谨慎道。

  “我看她和那个家格格不入,”宁锦绣嗤笑道,“这件事只要她愿意,应该就没什么问题。尤其她和我那么合得来,确定一下关系,以后也能多加往来。”

  宁锦城看着她,“你不预备找亲生女儿了吗?”

  宁锦绣微愣,半晌,惆怅道:“我就是真挺喜欢那孩子的。”

  “既然这样。”宁锦城点头道,“那你叫她出来谈谈,其实这丫头我也挺喜欢的。”

  “嗯,我打给电话给她。”

  宁锦绣话音落地,掏了手机打电话。

  宁锦城抬眸看了不远处站着的助理一眼,招了一下手。

  “宁哥。”助理快步上前。

  宁锦城站起身,摊手道:“烟给我。”

  助理连忙掏了香烟打火机,递给他,还不忘叮咛道:“您三天后有活动呢,少抽点,注意身体。”

  “行了。”宁锦城没好气看他一眼,“这还没抽上呢。”

  助理呵呵一笑。

  宁锦城抬步去了窗户边,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烟,微低头,缓慢地吸了一口。

  姜衿一个人出来了。

  目光扫视一眼,笑着到了宁锦绣跟前,“宁姨,什么事啊?”

  宁锦绣看她一眼,笑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来,坐过来说。”

  姜衿一愣,抬步坐过去。

  宁锦绣看她一眼,略微想了一下,念及时间,直接开口道:“你愿意当我干女儿吗?”

  姜衿:“……”

  宁锦绣拉了她的手,笑着道:“第一次见面就挺喜欢你的,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对你这丫头可算越看越喜欢,你要是愿意,我们就将这关系定下来。”

  “为什么呀。”姜衿回过神来,缩缩手道,“您已经认了亲女儿了,怎么……”

  “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姜晴并非我女儿。”宁锦绣正色道,“记者招待会时间马上到,我就想到你了,你意下如何?”

  “……”姜衿一愣,一时无话。

  半晌,笑着抽了自己的手,客气推拒道:“谢谢您抬爱,这事情,我可能帮不了您的。”

  宁锦绣愣一下,意外道:“嗯?”

  姜衿低头笑了笑,抿唇道:“我觉得咱们现在这关系就很轻松了,没必要改变它,而且我和两个妈妈关系都没能处理好,实在不怎么想要第三个妈妈,再者……”

  她语调一顿,柔声道:“您以后肯定能找到女儿的,我也相信您会是一个好妈妈,给她最好的爱。多年不见,一段感情需要小心经营磨合才能融洽,我怎么能跟着添乱呢。”

  “……”宁锦绣一时无话。

  边上——

  抽完烟的宁锦城走了过来。

  姜衿抬手在头发上抓了抓,歉疚道:“那要是再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进去了。”

  宁锦绣勉强一笑,“去吧。”

  “嗯。”姜衿点点头,起身将一侧头发往而后拢了拢,抬步走了。

  宁锦城的视线里——

  一根头发从她指缝里掉出来,轻飘飘落在了沙发上。

  宁锦绣看着姜衿的背影,还在发呆。

  宁锦城俯身捏了那根头发,缠在手指上看一眼,问道:“没答应?”

  “嗯。”宁锦绣笑笑道,“这孩子好像对母亲这个角色很反感,说她实在不想要第三个妈妈。”

  “可以理解。”宁锦城安慰她,“这孩子和姜晴不一样,看上去纤弱文静的,其实骨子里有一股倔劲,也挺坦率,很明显,也不怎么贪图富贵。”

  “我还是有些意外。”宁锦绣叹了一口气。

  姜衿连自己的家事都能毫无保留地告诉她,她一直觉得,两个人算得上亲近了。

  却不料——

  谈到这事,她反倒显得疏离了。

  “认下柔儿吧。”宁锦城突然道。

  “诶?”宁锦绣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别动,”宁锦城抬手到她头顶,伸手捏了她一根半白的头发下来,看一眼,解释道,“柔儿那丫头跟你十年了,反正也无父无母,认个干女儿正好。”

  “……”宁锦绣微愣,“我倒是没想过。”

  “去吧。”宁锦城拍拍她胳膊,“叫上她,应付一下记者会是正事。”

  “那行。”

  宁锦绣点点头,起身走了。

  想着姜衿刚才的话,还觉得有点难受。

  眼见她离去——

  宁锦城将手里两根头发拿着对比了一下。

  他很早就发现,姜衿和宁锦绣,不光长相相似,就连发质,都相像。

  早些年自个这妹妹总抱怨——

  头发太软,根本不好打理,做个造型都烦人得要死。

  姜衿这孩子的头发也是一样的。

  颜色不算黑,接近浅褐色,看上去柔柔软软的,就像小丫头的头发,老让人产生摸一下的冲动。

  况且——

  这整个云京市,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能有几个呢?

  验一下也就顺便的事。

  宁锦城随意想想,便掏出手机来,打电话给一个相熟的医院主任了。

  再三沟通以后,约了明天一早在医院里见面。

  ——

  姜衿的确对母亲这一角色有阴影。

  无论是赵霞,还是楚玉英,她其实心里都存有怨念。

  只——

  平时不怎么表现出来而已。

  也因此——

  宴会过后,她便将宁锦绣的话抛诸脑后了。

  晏少卿不在,她的寒假过得非常清闲,基本上将精力投放到学摄影这件事情上。

  跟着艾伦往南山上都跑了两次。

  似乎——

  让自己忙碌起来,也可以缓解一下对晏少卿的担心和思念。

  姜晴一直再没回家。

  她并非宁锦绣亲生女儿的事情,姜衿也缄口不言,并没有告诉给姜煜和姜皓知道,每天早出晚归,忙忙碌碌,眨眼间,一周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

  ——

  元月二十二日,周一。

  午饭后,宁锦绣在办公室小憩。

  被两下敲门声惊醒。

  坐起身,她伸手在眉心按了按,疲倦道:“进。”

  “董事长。”

  Amy推门而入,将手中新取回的亲子鉴定报告单递给她。

  眼见她神色疲倦,征询道:“需要咖啡吗?”

  “嗯,谢谢。”

  宁锦绣捂着嘴打一个哈欠,深呼吸一下,将到手的鉴定单拆开。

  垂眸一看,放在了茶几上。

  “我已经仔细问过吴院长了。”Amy端着咖啡过来,疑惑道,“她说自己不可能记错,姜晴就是您当年放在孤儿院门口那孩子,八月二十三的生日,孤儿院也只有她一个人是那一天。”

  “可这DNA也做不得假。”宁锦绣紧紧拧着眉。

  “真是……”

  Amy话音未落,宁锦绣突然看着门口愣一下,意外道:“哥,你怎么来了?”

  “自然是有事找你。”宁锦城很快走到她跟前,一侧身坐在沙发上,宁锦绣才发现,他手里也拿着一个纸质文件袋。

  “怎么?”宁锦绣正色看他一眼,疑惑不解。

  “给您泡大红袍?”Amy到近前,笑着问宁锦城。

  “有劳了。”宁锦城点点头,看一眼手里的文件袋,挑眉问宁锦绣,“你老实告诉我,当年和你发生关系的那个男人,是不是……姜市长?”

  “……”宁锦绣一愣,“怎么这么问?”

  “是吗?”

  宁锦绣唇角一抿,“是他。”

  “我就知道。”宁锦城舒一口气,抬手将文件袋晃了晃,“孩子我找到了。”

  “啊?”宁锦绣狠狠愣一下。

  宁锦城暂时没有将鉴定单拿出来,目光深沉地看着宁锦绣。

  宁锦绣疑惑地看着他,半晌,张张口,小心试探道:“是……是姜衿吗?”

  宁锦城笑了笑。

  神色间带着一抹唏嘘喟叹。

  “真是她?”宁锦绣嗓音都变了,一抬手,拿了他手里的文件袋,直接拆开。

  目光下移,一行字跃入眼帘。

  “符合遗传规律,亲权概率大于0、9999。”

  她和姜衿。

  那孩子,就是她女儿啊。

  宁锦绣愣了愣,鉴定单轻飘飘落到了地毯上。

  她垂眸看着,突然哽咽一声,双手捂了脸,深深地低下头去。

  Amy小心地将茶杯放到了宁锦城眼前的茶几上。

  宁锦城没喝,端坐在沙发上,垂眸看着宁锦绣,半晌,声音缓缓道:“姜衿那孩子走丢过,再回去应当也是验了DNA的,估摸着应该是鉴定了她和姜市长的亲子关系。至于到底怎么回事,我觉得也就一种可能了。”

  宁锦城略微思索一下,继续道:“这孩子和姜晴同年同月同日生,也许你和姜夫人当年恰好在同一医院生产,一出生就抱错了。那孩子被抱回了姜家,你抱了人家孩子,放在孤儿院了。所以,姜衿是你和姜市长的孩子,至于姜晴,应该是姜市长和姜夫人的亲生女儿才对。”

  “她是早产儿,一出生就在保温箱里待了几天。”宁锦绣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

  看着宁锦城,轻声道:“哥,我怎么办?”

  她心里有强烈的直觉,姜衿那孩子,知晓了这件事,并不一定愿意认她。

  怎么办?

  宁锦绣突然觉得怕了。

  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感觉,也从来不曾有这样一刻,她深深觉得,原来自己是一个母亲。

  她的女儿都已经那么大了啊。

  那么漂亮秀气,那么乖巧善良,和她年轻的时候一样,有点倔。

  可是——

  她二十年就经历了那么多事,自己不在身边。

  差点被凌辱迫害,她竟然还想着让罪犯和她化干戈为玉帛。

  第一次见面,她被一道爆竹声惊到,兔子一样地就跳到了自己身上。

  原来——

  是因为右耳失聪了么?

  这都算什么事啊!

  宁锦绣搓着手,六神无主。

  宁锦城看她一眼,叹气道:“约姜市长见一面吧。”

  宁锦绣听到他说话,才觉得如梦初醒,点点头,朝着身侧同样受惊的Amy道:“帮我约见姜市长,嗯,就在今天下午见一面,越快越好。”

  “好的,董事长。”

  Amy应一声,出去打电话了。

  ——

  下午六点。

  姜煜开车到了古洛茶楼。

  一进门,就看到宁锦绣的私人助理>

  Amy已经在一楼等了他好半天,眼见他到了,快步上前,轻声浅笑道:“姜市长好。”

  “嗯。”姜煜点点头,“带路吧。”

  “我们董事长在二楼包厢,您这边请。”Amy已经知晓这位姜市长和自家董事长的往事了,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心情还挺复杂,有些唏嘘。

  两人在电话里只说到关于认错姜晴的事情,姜煜还有点烦,一路面无表情到了包厢。

  “您请进。”

  Amy推开门,请了他进去,自己很自觉站到了外面。

  姜煜看一眼身后关上的门,微微蹙眉,再转身,就看到端坐在茶几前的宁锦绣了。

  她头发在脑后松松挽起,室内热,便没有穿大衣,一件月白色修身旗袍勾勒出保养得宜的窈窕身形,微微侧身,坐得很低,皓腕微抬,正提着小巧的紫茶壶,泡了一杯茶。

  行云流水的两个动作之后,将小巧的一只茶杯递出来,微笑道:“您请。”

  姜煜微笑一下,“宁董事长对茶道有研究?”

  “班门弄斧而已。”

  姜煜沉默一下,抬步坐到了手边的单人沙发上。

  端起茶杯喝了口,开门见山道:“是亲子鉴定出了问题?”

  “嗯。”宁锦绣点点头,略微想一下,也不浪费时间,侧身将沙发上一个文件袋递给他,笑笑道,“您看看这个。”

  姜煜接过,拿出鉴定单看了眼。

  “符合遗传规律,亲权概率大于0、9999。”

  他一愣,朝着宁锦绣疑惑道:“这不是……”

  话未说完,目光落到一处,整个人狠狠愣一下。

  姜衿?

  宁锦绣和姜衿……

  怎么回事?

  他一只手捏着鉴定单,半晌才回神,神色震颤地看着宁锦绣。

  慢慢地,脸色又变了几变。

  “当年我怀了孩子,没舍得流掉,在青阳路交大一附院生产了,是夏天,八月二十三日,孩子是早产儿,生下后在保温箱里待了好几天。”

  宁锦绣看着姜煜,一字一顿,将颇长一句话说完了。

  “那个女人,是你?”姜煜看着她,想了许久,一句话,似乎也说得艰难。

  “您和姜衿做了亲子鉴定吗?”宁锦绣并未正面回答他。

  姜煜神色定定地看着她的脸,半晌,突然古怪地笑了一下,“原来这才是你,和我想象中差不多。”

  “……”宁锦绣一愣。

  姜煜重新端起手边的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

  心情复杂,又震怒。

  那是他第一次,年轻的女人戴着半张狐狸面具,一直没有取下来。

  他也戴着面具,是半张国王面具。

  同样——

  一直未取,跳完舞,闷声喝酒。

  晏平春违逆了老爷子的意思,在国外和一个摄影师私定终身。

  他苦闷不已,只想醉一场。

  当时还没怎么喝过酒,很快就醉了,稀里糊涂,就揽着人去了酒店。

  两个人隔着面具亲吻,戴着面具做。

  直到沉沉睡去,他都没能看清楚她的脸。

  却一直记着那种感觉。

  她肌肤锦缎一样滑,触手生温,出了汗,便好像一尾鱼,滑溜溜的,随时都能从他身下溜不见。

  他是第一次,无比兴奋。

  后来——

  醒过来就娶了床边穿衣服的楚玉英。

  却再也没有过那种冲动。

  姜煜一只手捏紧了茶杯,慢慢地,放在了茶几上,淡声开口道:“玉英的孩子也是早产儿,交大一附院,八月二十三日,出生后,在保温箱里待了几天。”

  “那就没错了。”宁锦绣点点头,抿唇道,“应该是护士搞错了,所以……”

  她看着姜煜,慢慢道:“姜晴是您和夫人的亲生女儿,衿衿她,是我的孩子,我想认回她。”

  姜煜看她一眼,“衿衿也是我女儿,这没错。”

  宁锦绣:“……”

  姜煜没看她,抬手勾了公道杯,给自己添了茶。

  慢慢喝。

  脸上没什么表情。

  宁锦绣着实有点看不明白他,半晌,低头泡茶,轻声开口道:“您夫人不喜欢衿衿,这情况我知道。她伸手打了衿衿,导致她右耳失聪,这我也知道。姜晴对她做的事情,我也知道。我觉得……”

  宁锦绣停下动作,看着姜煜,眸光坚定道:“那孩子她实在不适合住在姜家了。眼下真相既然已经明了,我们该让孩子各归各位的……”

  “孩子大了,自己也有主意。”姜煜打断她说话,放下杯子,淡声道,“衿衿这孩子性子也倔,就算知道真相,也不一定愿意跟着你走。”

  姜煜声音一顿,“毕竟你曾经抛弃她。”

  “那是姜晴。”

  “等于是姜衿。”

  宁锦绣说不出话来了。

  姜煜抬手腕看一眼时间,起身道:“先这样吧,这事情我回去再想想,到底要不要对孩子说,怎么说,都得慎重。”

  他居高临下,垂眸看着宁锦绣,提醒道:“衿衿那丫头承受的变故太多了,我觉得不要操之过急的好。”

  宁锦绣:“……”

  能不急吗?

  她着急死了已经。

  看着他严肃神色,宁锦绣只得妥协道:“我明白。”

  话音落地,又突然道:“姜晴还在我家,她对衿衿做下那样的事情,我是断不能容的,回去之后就会让她离开,方便的话,您可以差人接一下她。”

  “嗯。”姜煜点点头,“先这样。”

  话音落地,他转身开了房间门,跨步离开了。

  “董事长?”

  Amy看一眼站起身发呆的宁锦绣,关切地询问了一声。

  “我没事。”宁锦绣朝她摆摆手,脸色古怪,退后一步坐到了沙发上。

  她离开云京二十年,一直未婚。

  当然也交往过两个男朋友,最终都因为忙于事业,分崩离析。

  对男人早都没什么念想了。

  这才有了找回亲生女儿的强烈愿望。

  可谁知——

  孩子找到了,这孩子的父亲都跟着找到了。

  姜煜看上去显年轻,似乎还不到五十岁的样子,举手投足尽显沉稳温和,说话做事也不动声色,可偏偏,一两句话就能让她哑口无言,这种来自男人的压迫感,也真是好久都没有过了。

  “原来这才是你,和我想象中差不多。”

  刚才这句话突然又浮现在脑海中,宁锦绣穿了大衣,绷着脸出了门。

  ——

  晚上八点。

  她和Amy回到依云首府。

  一进客厅,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姜晴。

  因为第二次鉴定结果没出来,姜晴这几天也仍是住在这。

  宁锦绣看着她的侧脸,气不打一处来。

  许是她的目光太犀利,姜晴很快转过身来,看见她,笑着站起身来,“妈,你回来了。”

  宁锦绣快走两步到她身前,侧身指着出门的方向,冷声道:“给你十分钟时间,收拾东西离开我家。”

  “妈!”

  “我不是你妈!”

  宁锦绣平日的优雅风度都突然消失,看着她厉声道:“我和你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你不是我女儿,我也不是你妈……”

  她话音落地,对上姜晴一脸茫然神色,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抬手将散落在脸颊上的头发拢到耳后,索性直接道:“你不是我的女儿,衿衿才是我的女儿。当年你和她在医院抱错了,不出意外,你就是楚玉英的亲生女儿!你们母女俩是怎么对待我的孩子的,我一清二楚,你现在赖着不走,是等我将你扫地出门吗?”

  “楚玉英?”姜晴看着她,不敢置信道,“我怎么会是楚玉英的女儿呢?”

  “哼。”

  宁锦绣没好气地哼一声,转身道:“老王,把她给我轰出去。”

  “明白。”中年男人应一声,抬手扯着姜晴的手腕,就将她往门外拉扯。

  姜晴实在太震惊了。

  任由他扯到了门外去。

  再反应过来,Amy连她的皮箱都扔了出来。

  姜晴神色怔怔地看一眼,自嘲地笑了笑,也没提箱子,转身就走了。

  她是楚玉英的女儿?

  她是楚玉英的女儿!

  哈哈,她竟然是楚玉英的女儿!

  怎么可能呢?

  她怎么可能是楚玉英的女儿呢?

  有哪个母亲,眼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被人凌辱而视若无睹的道理?

  她哪怕没有父母,也不想成为楚玉英的女儿。

  姜晴失魂落魄地走着,快疯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不觉,就走出了依云首府,到了公路上,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大姐,去哪?”

  开出租车的年轻小伙第一眼瞥见她微微凸出的小腹,随口问了一句。

  姜晴头也不抬,报了一个地址。

  她突然想念程宇了。

  这世上,要是非有一个人还和她有联系,应该就是程宇了。

  他真心地爱过自己,他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她想见他一面,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见,也不知道见了以后想说什么,总归,在这一刻,她想见程宇一面。

  一小时后——

  出租车驶到了程宇住的小区楼下。

  姜晴下了车,远远地,看见卧室窗户亮着灯,抬步上电梯。

  出了电梯到门口,正想敲门,抬手碰上去,却发现防盗门根本没关住,一推就开了。

  鞋架边倒着一双女士皮靴。

  姜晴狠狠愣一下。

  “程宇……”女人的喘息声突然从卧室里传了出来,清晰地落在她耳边。

  是……芳草萋萋吗?

  姜晴大脑中突然一片空白,抬步往卧室走,站在门口,看到了两句交缠在被子上的身体,光溜溜的,扭曲勾缠在一起,浑然忘我,两个人,都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程宇?”姜晴站在门口,冷笑着唤了一声。

  ------题外话------

  呼呼,这么晚了不造还有木有审核大大上班。

  亲们早安晚安。

  提醒一下,月底月票要清零的哦,小天使们都在个人中心看一下,有月票别浪费哈,投给阿锦么么哒。爱泥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09:是姜衿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