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姜煜离婚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床上两个人齐齐一愣。

  程宇喘息着,侧头一看,神色大惊,连忙从芳草萋萋身上翻了下来。

  手忙脚乱穿衣服。

  芳草萋萋一脸酡红,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一侧身,从床下捡了内衣,慢条斯理地穿起来。

  神色冷淡讥诮,一点也没有偷情被抓的羞耻感。

  相反——

  她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看着姜晴咬牙切齿地立在门口,越发得意。

  “你怎么来了?”

  程宇穿好衣服,连拖鞋也没穿,光着脚,就到了姜晴跟前。

  他的确爱过姜晴,两个人也有过颇为愉快的短暂时光,甚至,他都有过娶姜晴为妻的念头,只可惜意外太多,姜晴给他带来的冲击,完全消磨了最开始并不稳定的感情。

  眼下——

  对上姜晴,他更多的是恼怒,而不是羞愧和懊悔。

  “我怎么来了?”姜晴冷笑一声,突然大吼道,“我怎么不能来?我怀着你的孩子,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和这个贱人上床,啊,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她看着程宇,简直要气疯了。

  自从那天在酒店以后,芳草萋萋在网上一直抹黑她。

  她心情不佳,懒得管,可偶尔上微博,各种和私信质疑辱骂简直要气死她。

  可是呢?

  程宇竟然还和这贱人在一起鬼混!

  “谁是贱人!”耳边一道女声讥诮道,“我看你还是没有弄清楚是不是?你知道网上那些读者现在怎么说你呢?白莲花,圣母婊,什么难听的都有!你还得意个什么劲,凭什么高高在上!生了孩子就要滚去监狱了……”

  “你说什么?!”姜晴直接打断她,厉声道,“程宇!”

  芳草萋萋并不知道她和姜衿的那件事,肯定是程宇告诉她的。

  为什么?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凭什么?!

  “你别激动!”程宇看见她都觉得头疼,抬手就将她往外扶,一脸烦躁地劝道,“我就无意中说了两句,也没什么,芳草她又不是外人。”

  “她不是外人?”姜晴呵呵笑一声,“她不是外人?”

  “啪!”

  她抬手甩了程宇一个响亮的耳光。

  程宇猝不及防,捂着脸看她,咬咬牙。

  芳草萋萋穿好了衣服,眼见他被打,直接扑过来朝着姜晴又是一巴掌。

  冷笑道:“这是还给你的!”

  话音落地,反手又扇了她一巴掌,气愤填膺道:“这是替程宇还给你的!”

  她力道极大,姜晴差点被打懵了。

  勉强站稳,不敢置信地看了程宇一眼,怒火中烧,直接伸手朝芳草萋萋得意洋洋的脸蛋抓过去。

  芳草萋萋扯着她胳膊甩到一边。

  变故就在一瞬间发生,等她回过神来,姜晴直直扑到了床角,紧接着,发出“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很快,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红了垂落的被子。

  芳草萋萋大惊,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程宇回过神来,不敢置信地看她一眼,连忙俯身下去,抱起了姜晴。

  “肚子痛,”姜晴一张脸瞬间惨白了,看着他同样汗水满布的一张脸,喘气道,“孩子,孩子……”

  程宇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芳草萋萋也吓傻了,踉跄后退一步,慌乱道:“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叫救护车!”

  程宇抱着姜晴,朝她大吼一声。

  芳草萋萋吓了一跳,连忙扑到床上去找手机了。

  ——

  姜家,书房。

  姜煜沉着脸坐在沙发上,久久没说话。

  低头抽了一根烟。

  楚玉英看着他,又疑惑又忐忑,还有点难以言喻的慌乱。

  从刚才进大厅之后,姜煜脸色就不对劲。

  眼见她问候都不吭声,只脸色铁青地说了句,“你和我上来一趟。”

  眼下——

  两个人进书房好久了,他还是不吭声。

  莫非——

  知道了她的那些事?

  楚玉英念及此,更是不敢主动开口。

  姜煜将手中的烟头重重地摁灭在烟灰缸里,抬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直接道:“说吧,当年是怎么回事?”

  “……”楚玉英愣一下,完全没反应过来。

  姜煜看着她,冷笑,“我是问二十年前,昌德大酒店,怎么回事?我一醒来看见你在房间里换衣服?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清二楚地告诉我!”

  楚玉英心里咯噔一声。

  没说话。

  脑子飞快地转着,实在不明白,姜煜怎么会突然这样问。

  “哑巴了?”姜煜紧紧拧着眉。

  楚玉英勉强笑道:“你怎么突然问那么久的事情,过去太久了,我实在没什么印象。”

  “没印象,我们为什么结婚,你不知道?”

  “这个当然知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姜煜啪一声,打火机重重地拍在了茶几上。

  楚玉英吓了一跳,支支吾吾道:“我怎么知道?我醒来我们就睡在一起了,我喝醉了,前面的事都不记得了。”

  姜煜脸色越发阴沉了。

  呵呵。

  当年喝醉的那个是他!

  时至今日,他还清晰地记得,女人在他耳边呵气如兰,妩媚轻笑,“去酒店?”

  她竟然说自己喝醉了?!

  姜煜气急反笑,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步,看着楚玉英,一字一顿道:“当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楚玉英,我说你可真有本事,真有本事,啊!”

  他话音落地,一抬手,将桌上一个青瓷净瓶挥了下去。

  碎片飞溅,楚玉英吓得“啊”一声尖叫。

  混乱过后——

  书房里一片死寂。

  姜煜重重地舒了一口气,眼见她神色闪躲,直接抬步过去,一手掐了她脖颈。

  楚玉英死命地掰着他的手,太害怕,双眼都瞪老大。

  姜煜恨不得掐死她。

  想到被这样一个女人蒙骗了二十多年,满腔怒火都无法下咽。

  他一只手举着楚玉英,几乎将她提起来。

  楚玉英说不出话来,惊吓的泪水都从眼角流出来。

  姜煜手一松。

  “咚”一声闷响,楚玉英跌落在地。

  惊魂未定,仰头看一眼,连忙抓着他裤腿哭诉道:“你在说什么啊?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当年是你要娶我的,我……”

  她话未说完,姜煜抬起一脚将她踢开。

  “时至今日还想隐瞒?”姜煜气急败坏道,“要不是衿衿的身世被揭露出来,我不知道要被你骗到什么时候!”

  楚玉英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姜煜喘了一下,勉强稳稳心神,一字一顿道:“当年和我在酒店共度一夜的女人是宁锦绣,她要找的亲生女儿,不是姜晴,而是衿衿,你们同一日生产,两个孩子在医院抱错了。衿衿是她的孩子,父亲就是我,至于……”

  他语调微顿,咬牙道:“姜晴就是你生的那个孩子。”

  姜煜猛地上前一步,揪着她衣领,一字一顿道:“我问你,姜晴是我的孩子吗?”

  楚玉英一脸木然。

  姜煜冷笑道:“我们新婚夜你就不是处了,这之前,你有男人?”

  “不,没有,没有。”

  “没有?”姜煜一只手扯着她一侧的头发,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眼睛,讥诮道,“处心积虑顶替宁锦绣,你这么阴沉的心思,难道不是刻意婚前破身?”

  “不,不是,不是!”

  楚玉英被他一再质问逼迫,有些濒临崩溃了。

  姜煜看着她惊慌失措一张脸,实在倒胃口,直接放开,站起身,居高临下道:“我现在就差人将姜晴接回来,咱们就看看,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她是不是我的孩子,要不是,后果你自己掂量!”

  他这意思……要离婚吗?

  楚玉英一时害怕起来,哭求道:“别这样,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能离婚,虽然我当时骗了你,可是我们好歹夫妻二十年啊,我为你生养了一儿一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一儿一女?”姜煜嗤笑一声,转身直接开门。

  神色一愣。

  姜衿和姜皓都站在门外,和那条狗一起,神色定定地看着他。

  “谁让你们上来的?”姜煜冷声问。

  姜衿看着他脸色,久久没说话。

  姜皓也看着他,张张嘴,同样说不出话来。

  在他的印象里,父母极少吵架。

  不对。

  应该说从未吵过架。

  也就姜衿回来又离开之后,两个人在书房里闹过一次。

  眼下是第二次。

  却揭露出这样让他震惊的真相。

  姜晴和姜衿,原来……都是他姐姐吗?

  可他的父母其实毫无感情,妈妈是骗子,爸爸当年要娶的那个人,是宁董事长。

  姜衿她——

  是爸爸和宁董事长的女儿?

  好混乱,为什么能这么混乱啊……

  姜衿的吃惊不少于他。

  姜煜说出的真相太令人意外了,尤其,宁锦绣才是她妈妈。

  她一直在找的女儿,就是她?

  姜衿咬唇看着姜煜,姜煜也神色复杂地看着她,正准备说话,书房里他手机突然响起来。

  姜煜一愣,转身去接了。

  没听两句,脸色就变了几变,随后,沉声道:“知道了,我们马上过来。”

  垂眸看一眼楚玉英,面无表情道:“起来,去医院。”

  “啊?”楚玉英一愣。

  “姜晴流产了。”姜煜话音落地,直接转身出去,路过姜衿和姜皓边上,淡声道:“很晚了,你们两个就待在家里,明白吗?”

  “嗯。”

  姜皓木木地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玉英忙不迭起身,追着姜煜下楼去。

  他们身后——

  姜衿抬眸看了姜皓一眼,伸手握握他胳膊,哄劝道:“别多想。”

  “姐姐,你说爸妈会离婚吗?”姜皓突然问。

  问完了,又自顾自苦笑道:“我忘了,她不是你妈妈。”

  姜衿无言以对。

  她太震惊,也需要时间,好好理一下思绪。

  “我先回房了。”

  姜皓话音落地,转身离开。

  姜衿看着他背影,只觉得,她从未见过这么丧气的姜皓。

  伸手拍拍丞相的脑袋,她声音淡淡道:“丞相,我们也回房吧。”

  丞相仰着脸看她,一转身,晃着蓬松柔软的大尾巴,闲庭信步般,优雅地走到前面去。

  姜衿一愣,抬步跟上。

  ——

  楚玉英和姜煜一夜未归。

  第二天一早,姜煜一通电话,姜皓和姜衿一起到了医院。

  做亲子鉴定。

  姜衿签了名字,侧头看了姜皓一眼。

  姜皓拿着笔,看着笔下的两份亲缘关系鉴定同意书,清隽白皙的一只手,微微发抖。

  只觉得无比耻辱。

  他从小顺风顺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时刻。

  对着薄薄两页纸,如此痛苦。

  自己的爸爸在怀疑什么,在判断什么,他能不清楚吗?

  他觉得妈妈不可信。

  连带着,对这个家所有人都产生了怀疑。

  不仅要鉴定血缘关系,还要加急出结果,要在最短时间,毁掉这个家吗?

  姜皓握着笔,胡思乱想。

  “算了。”姜衿一把夺掉他的笔,抿唇道,“不愿意就别签了。”

  姜皓看她一眼,紧咬着浅白的下唇,半晌,沉默着从她手里抽了笔,侧身刷刷地写了名字。

  转过身,坐到了墙边长椅上。

  发呆。

  姜衿看他一眼,也抬步坐到他边上,跟着发呆。

  好半天过去。

  姜衿抬手拍了一下姜皓的胳膊,轻声道:“走吧,这结果最快也得三天出来。”

  姜皓“嗯”一声,起身走了。

  姜衿给姜煜打了声招呼,连忙跟着他离开。

  一起回家。

  医院门口拦了辆出租车,两人还是沉默。

  姜衿坐久了觉得困,微微侧了身子,靠着车窗打盹。

  姜皓看她一眼,拿出手机,发短信给今朝有酒。

  【师父,在吗?】

  自从两个人交换了手机号码,也不怎么在QQ上联系了。

  他高三,平时很忙,其实也没有时间像以前那样,经常打扰今朝有酒。

  乔远接到短信,还有点意外。

  想半天,回复他。

  【在。】

  【我挺烦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姜皓抑郁道。

  【怎么?】

  【家里出了一点事。】

  ……

  你来我往地聊了好一会,说了心事,姜皓心情好一些,挂了电话。

  乔远握着手机,若有所思。

  他在孟家。

  乔晞将茶杯递给端坐在椅子上的孟庆,侧头就瞧见他神色凝重,轻笑一声,打趣道:“你这是怎么了?莫非姜衿那丫头又出了什么事?”

  “没事。”乔远收了手机,靠近沙发里。

  神色慵懒。

  孟庆喝了一口茶,看着他脸色,挑眉嗤笑道:“那姑娘还没追到手?”

  乔远看他一眼,没吭声。

  孟庆也不介意,朝乔晞道:“阿远这追女孩的手段还是弱了些。”

  “呵。”乔晞挑眉笑,“你没见过那姑娘,脾气拧着呢,是个软硬不吃的主。”

  “有你拧?”孟庆突然道。

  乔晞没好气剜了他一眼,懒得说话了。

  孟庆哈哈笑一声,声如洪钟,伸手就去扯她手腕。

  乔远余光瞧见,站起身,告辞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晚上过来吃饭。”

  眼见他大跨步离开,乔晞连忙叮咛一声。

  乔远没回答,直接出了大厅。

  “四哥。”

  边上几个男人齐齐唤一声,连忙跟上。

  乔远一垂眸,漫不经心发问道:“上次拿回来的那些照片呢?”

  “哪次?”有人一愣。

  “楚玉英和她外面那个男人。”乔远道。

  “在呢,我都好好收着。”

  乔远点点头,抬步往出走,紧紧蹙着眉,盘算。

  姜皓刚才那些话太让他意外了。

  万万没想到——

  姜衿竟然不是楚玉英的孩子,姜晴才是。

  那——

  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一对母女继续在姜家耀武耀威了。

  姜煜竟然已经动了心思,他必须得再添一把柴,让他这股火烧得更旺些才好。

  至于姜皓的心情,其实完全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乔远伸手在薄唇上摩挲两下,垂眸看向边上紧跟的男人,笑道:“三天之内,将那些照片送到姜市长跟前去,记准了,务必想办法直接送给他本人。”

  “明白,四哥放心。”

  “嗯。”乔远捻捻手指,点点头。

  勾唇一笑。

  ——

  姜晴在医院住了两天。

  元月二十五日,被楚玉英接回了家。

  姜衿和姜皓也在。

  四个人,各忙各的,也不怎么交流,心情都不好。

  等着鉴定结果。

  晚上六点,姜煜面色铁青地回了家,随行的,还有宋铭和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

  三个人到了大厅,先后坐在沙发上。

  楚玉英亲自倒了茶端上。

  姜煜抬眸看她一眼,又看看边上凑巧下来的姜皓,发话道:“上楼去,叫衿衿和姜晴一起下来。”

  姜皓点点头,转身上去。

  没一会——

  叫了姜衿和姜晴一起下来。

  姜晴似乎刚睡醒,头发有点乱,抿着唇,紧跟姜皓,坐到了沙发上。

  她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茫然过,整个世界崩塌了。

  姜皓也是。

  姜衿看上去稍微冷静些,在茶几下拿了软凳,就坐在最边上,方便丞相能自在地蹲坐在她边上。

  宋铭看见丞相,意外笑道:“怎么养狗了?”

  “晏哥哥给我的。”姜衿看他一眼,淡淡地笑了一下。

  宋铭蹙了眉。

  想着最近网上喧嚣尘上的那些言论,不吭声了。

  仔细审视了姜衿两眼,突然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丫头,晏少卿和楚乔被当做一对的事情,难不成她不清楚,还是说,分明知道,却佯装什么也不知道?

  宋铭淡淡想着,边上的姜煜直接开口道:“陈律师。”

  戴眼镜的律师应一声,将手边几份亲子鉴定报告单全部放在了茶几上。

  同时——

  将一份起草好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楚玉英跟前。

  楚玉英狠狠愣一下。

  姜煜淡声道:“皓皓归我抚养,姜晴你带走,看一下协议书,没问题就签字。”

  “离婚?”楚玉英脸色难看到极点,“我不同意。”

  根本看也不看一眼协议书。

  她边上——

  拆开了亲子鉴定单的姜晴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不敢置信地看向楚玉英。

  她竟然不是姜煜的女儿吗?

  却是楚玉英的女儿。

  那——

  她的父亲呢?

  她正胡思乱想,一沓照片突然“啪”一声,落在了眼前的茶几上。

  中年律师淡声道:“姜夫人,您在这件事上属于过错方,闹上法庭也占不到丝毫便宜的。”

  姜晴的目光定定地落在照片上。

  楚玉英一张脸因为激情微微扭曲,和她相拥纠缠的男人,黝黑结实,却粗鄙不堪,两个人,清晰地出现在每一张照片上,亲密关系毫无疑问。

  好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姜晴急促喘息着,看着楚玉英,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已经判刑了。

  就指望着姜煜帮她活动活动,开脱罪责。

  眼下——

  就连这最后一丝希望,都没了吗?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这样呢!

  姜晴紧紧地捏着那一张报告单,感受着客厅里窒息的氛围,竟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楚玉英也愣了。

  第一时间看向姜晴。

  只有姜晴调查过她,这件事只有姜晴知道。

  自己这女儿,想干什么?!

  “签字!”姜煜明显没了耐心,声色俱厉一声,将楚玉英吓了一大跳。

  楚玉英攥着手看了他一眼。

  目光落到那些照片上,半晌,伸手拿了离婚协议书,沉默着,一页一页,看起来。

  大厅里安静到窒息。

  姜皓看一眼面色阴沉的姜煜,又看看低头不语的楚玉英,再看看神色冷淡的姜衿,最后看看茫然无措地姜晴,突然,再也无法忍受,猛地站起身来。

  抬步就往大厅外面去。

  “姜皓!”

  姜衿和姜煜齐齐唤一声,眼睁睁看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姜煜紧紧拧了眉。

  姜衿直接起身,朝着姜煜道:“爸,我去看看他。”

  姜煜一脸疲惫,抬手挥了挥。

  姜衿松口气,追出去。

  她穿了一件薄毛衣,走到外面才觉得冷,又飞快地折回去,拿了她和姜皓的外套,出去找人。

  丞相跟着她。

  姜衿走到门口,看它一眼,柔声道:“我得出去一趟,你就在家里,乖乖的哈。”

  “汪!”丞相不依。

  姜衿无奈一笑,蹲下身抱它一下,揉揉它脑袋。

  丞相站在原地,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姜衿抱着它脑袋转个方向,指了指大厅那边。

  丞相不动了。

  安顿好它,姜衿也松了一口气,一边往外走,一边拿出手机,给姜皓打电话。

  一连三个,无人接听。

  她只觉无奈,只得沿着家门口一直走,继续打电话。

  ——

  姜皓到了酒吧。

  他学业优异,平时从未来过这种地方。

  出门上了出租车,也就让司机带着他往最近的酒吧走。

  只觉心烦。

  爸爸还是爸爸,妈妈也还是妈妈。

  可是——

  那个家,却不能称之为一个家了。

  爸妈在一起源于一场欺骗,他原本希望能补救,楚玉英的婚内出轨,又将他的希望打落谷底。

  怎么办?

  他是当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面对姜煜,怎么面对楚玉英,甚至,怎么面对姜晴和姜衿。

  她们都和自己有血缘关系。

  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一个同母异父的姐姐,却弄到眼下那般水火不容的地步。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姜皓胡乱地想着,好几杯酒直接下肚了。

  很快,就醉了。

  ——

  乔远进了酒吧。

  第一眼就看见歪倒在吧台的他。

  愣一下,抬步过去。

  推推他肩膀,蹙眉道:“姜皓?姜皓!”

  “师父。”姜皓迷糊糊抬眼看见他,跳下椅子,一个踉跄扑进他怀里。

  乔远将他抱个满怀,发问道:“你怎么来这种地方了?”

  “爸妈离婚了。”

  乔远:“……”

  离婚?

  倒是他乐见其成的一件事。

  乔远也不问了,一只手揽着他,朝边上跟着的小胖道:“我带他去包厢,你给姜衿打电话,让过来接人。”

  “好嘞。”小胖应一声,转身出去。

  乔远揽着姜皓去包厢了。

  他没多少耐性,进了包厢,直接一撒手,扔了姜皓在沙发上。

  他自己坐在边上抽烟。

  姜皓扭着身子从沙发上爬起来,就看见他在手边吞云吐雾。

  棱角锐利的侧脸,俊美极了。

  “师父!”

  姜皓仰着头,打着酒嗝,唤了他一声。

  乔远侧头看他一眼,没吭声。

  这种小屁孩,父母离个婚就要死要活的,如果不是姜衿,他才懒得搭理呢。

  姜皓却想搭理他。

  一只手揪着他肩膀坐起来,晕乎乎道:“我要怎么办啊?”

  “凉拌。”

  乔远没好气说一声,就去推他手。

  姜皓不依,反而一个劲往他怀里凑,两个人推搡间,也不知怎地,姜皓抱着他脖子扑过去,用自己带着酒气的唇,准确无误地贴上了乔远的薄唇。

  乔远:“操!”

  那是他妈的他的初吻!

  变故太突然,乔远一只手还夹着烟,整个人都愣了。

  包厢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眼见这一幕,小胖和姜衿也呆了。

  姜衿猜到姜皓这性子可能会去酒吧解闷,也就要求出租车司机来离家最近的酒吧了。

  却是没想到——

  在外面恰好碰见小胖,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

  乔远也看见她了。

  一把推开姜皓站起身,开口道:“你来了。”

  话音落地,耳朵都觉得烫。

  姜衿蹙眉看着他,没好气道:“你干嘛啊你!他是我弟弟!”

  “我当然知道是你弟弟,不是你弟弟我不带他进来!”乔远也没好气说一句,说完了,看着姜衿的脸色,更觉得抑郁。

  他很正常好吗?

  怎么这一句话出去,就这么怪呢?!

  姜衿抿着唇,不理他了。

  抬步到姜皓跟前,扶着他起身,柔声道:“姜皓?”

  我去!

  这丫头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乔远简直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十足抑郁地看着她。

  姜皓彻底醉了,不省人事。

  姜衿连着唤了好几声,他也没醒来,让姜衿十分无语郁闷。

  “这小子第一次喝酒吧。”乔远嗤笑一声,指挥小胖,“别站着呀,你把他扶起来。”

  靠在姜衿肩膀上什么的,怎么不美死他?!

  小胖连忙应一声,笑笑道:“小衿姐,我来。”

  姜衿看他一眼,松开了姜皓。

  小胖扶着姜皓站起来,问两人,“接下来怎么办啊?”

  姜衿抿唇想一下,“去酒店吧。”

  “嗯。”乔远看着她一笑,“就去酒店。”

  小胖架着姜皓往出走。

  乔远和姜衿落在后面,听到她给姜煜打了电话,说晚上不回去,忍不住勾唇笑一下。

  姜衿装了电话,看见他脸色,低头不吭声了。

  ——

  晚上九点。

  四个人到了酒吧附近一家酒店。

  开了两个标间。

  进了房间门,小胖撒手扔了姜皓在床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姜皓转个身,抱着被子就睡了。

  姜衿俯身过去,抬手在他额头上碰了碰,感觉起来也没有发烧,放心了。

  乔远垂眸看着她。

  只觉得这样面露关心的她,实在是太温柔了。

  还很难得。

  似乎——

  姜衿从来不曾这样温柔地对待过他。

  他们两人在一起,姜衿总是有一些抗拒和警惕的。

  乔远轻叹一声。

  转身拿了电视遥控器,开了电视。

  沁安地震发生半个多月了。

  电视里地震的消息不如一开始那般铺天盖地都是,也还是许多。

  甚至——

  某些台的娱乐新闻都出来了。

  主持人一脸正经,报道着沁安地震期间出现的那些八卦事情。

  哪个明星捐款少了惹众怒,哪个明星在地震期间还嫖娼被捕入狱,哪个明星在地震期间首发爱心专辑……

  到最后——

  画面里出现了晏少卿和楚乔的照片。

  “沁安地震以后,这张新闻图片引起网友热议,照片里的女医生被许多网友称赞为华夏最美女医生,而她身边的男医生更是被许多网友奉为华夏医学界第一男神,这样登对的两个人……”

  “啪!”

  不等主持人说完,姜衿直接拿遥控关了电视。

  乔远看她一眼,嗤笑道:“这个都不敢看,你到底有多在意那个姓晏的?!”

  “八卦新闻而已,没什么好看的。”姜衿淡声道。

  “是吗?我倒觉得无风不起浪。”

  “你想太多了。”

  姜衿话音落地,扭头看一眼边上的小胖,催促道:“你们回房吧,我要睡了。”

  “……”乔远一愣,“你睡这?”

  “难不成呢?”

  “好吧。”乔远看一眼已经陷入沉睡状态的姜皓,点头道,“没什么。”

  “嗯。”姜衿抿抿唇。

  小胖抬步走了,乔远看她一眼,心情复杂,也走了。

  这丫头对晏少卿实在太维护,眼下,他竟是一点辙都没有。

  姜衿送两人到了房门口。

  乔远回头看她一眼,一只手撑在门框上,垂眸认真道:“姜衿。”

  “嗯?”

  “能不要他吗?”乔远道。

  “不能。”姜衿看着他,低头道,“我做不到。”

  乔远哼笑一声,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早点睡,晚安。”

  “晚安。”

  姜衿关了门。

  抬步往房间里走。

  鬼使神差地,又重新打开了电视。

  刚才那条新闻早已经过去了,电视里在播放广告。

  她突然就觉得空落落。

  坐在床边发呆。

  正胡思乱想,手机铃声响了,吓她一跳。

  姜衿拿出手机看一眼。

  晏哥哥?

  两个人这些天统共也就打过一个电话,姜衿看着手机,突然就高兴起来。

  连忙接通,唤了声,“晏哥哥。”

  “嗯,在干吗?”

  晏少卿的声音,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姜衿听一声,眼泪就突然掉了下来,连忙抬手抹掉,笑着道:“没干嘛,正准备睡觉呢。”

  她声音有点怪,晏少卿那边沉默了一小下,柔声道:“想我了没?”

  姜衿握着手机的一只手都紧紧的,“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啊。”

  晏少卿轻笑了一声。

  姜衿咬咬唇,试探道:“这都半个月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呢?”

  “估计再有十多天……”

  晏少卿话未说完,那边突然传过来一句,“少卿。”

  楚乔的声音。

  紧接着声音就远了,晏少卿也没说话,似乎在那边和楚乔交流了两句。

  姜衿用左耳都不能听得很清楚,咬着唇沉默。

  很快——

  晏少卿低声道:“还得去忙一会,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嗯。”姜衿小声道,“那你注意身体。”

  “知道。”晏少卿笑了笑。

  挂了电话。

  姜衿拿下手机,看一眼屏幕上显示的通话结束,咬着唇哽咽了一声。

  她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

  姜煜和楚玉英离婚了。

  姜晴流产了。

  姜皓很伤心,都跑去酒吧喝酒买醉了。

  丞相很乖,会保护她。

  原来楚玉英不是她妈妈,宁锦绣才是她生母。

  可是怎么办,她并不想认。

  还有楚乔……

  所有人都说他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祝福期待他们在一起。

  她想当记者,更用心地学摄影了。

  很多很多……

  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那么忙,哪有时间听她絮絮叨叨地说起这些琐碎烦人的事情呢?

  他在救死扶伤,辛苦工作。

  她什么也不做,还嫉妒。

  可是——

  她真得很嫉妒啊,无论怎么说服自己,都嫉妒。

  姜衿坐在床边,眼眶里的泪水吧嗒一声落下来,砸在手背上。

  她又觉得自己非常没出息。

  咬咬唇。

  脱了外套,放下手机,关了灯,强迫自己什么也不去想,尽快入睡。

  她其实失眠好几天了。

  在家里的时候,每天有丞相陪着解闷,还能说说话。

  哪怕它听不懂。

  眼下一个人在酒店里,想睡着,都成了很困难的一件事。

  闭着眼睛,她后半夜才沉沉睡过去。

  ——

  翌日,上午。

  姜皓揉着眉心,宿醉起来。

  一眼就看到姜衿,她坐在自己床边发着呆。

  “姐。”姜皓迟疑地唤一声,坐起身来。

  “醒了?”姜衿扭头看他一眼,松口气,笑着问,“脑袋还疼吗?”

  “唔。”姜皓蹙眉道,“还有点。”

  话音落地,抬眸环视一周,疑惑道:“我们在外面?那我师父呢,昨晚看见他了。”

  “嗯。”姜衿咬咬唇,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低声道:“乔远不是你师父。”

  “什么?”

  “今朝有酒,是我。”姜衿一咬牙,直接道,“无论是写小说那个今朝有酒,还是你在游戏里认识的今朝有酒,其实都是我,和乔远没什么关系的。”

  姜皓:“……”

  “对不起,瞒了你这么久。”姜衿语带歉意。

  姜皓半天没能回过神来,看着她,半晌,突然笑道:“姐姐,你拿我当什么呢?”

  姜衿抿着唇不说话。

  “你肯定觉得我特别傻逼是不是!”姜皓掀了被子,看着她一脸挫败道,“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特别傻逼!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呢,啊?!”

  “不是。”姜衿摇摇头。

  “我看你就是!”姜皓气急败坏,下了床,鞋都忘了穿,直接往出走。

  “姜皓!”姜衿连忙起身唤一声。

  姜皓不理她。

  姜衿快走两步,从后面扯了他胳膊,直接侧身抱紧他的腰。

  她个子比姜皓低一些。

  人又瘦,埋头在他怀里,更显小。

  姜皓身子一震,垂眸看着她,突然就觉得心软了。

  委屈地扁着嘴,不吭声。

  “对不起。”姜衿抱着他,声音低低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无论怎么样,别学坏好吗?爸妈的事情我们管不着,不要拿他们的错误惩罚你自己,行吗?我是你姐姐,无论我们是不是一个妈,这件事也改不了的。我们那么有缘分,见面之前就能在网上认识,虽然见了面总吵架拌嘴,彼此讨厌,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你在高三这么关键,不要为这些事分神好吗?跟我回家吧。”

  她抬起头,紧咬唇看着姜皓。

  其实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开解人,可她清楚,姜皓是最心软不过的。

  “其实我不是怪你。”姜皓小声道。

  和姜衿有什么关系呢?

  算上宁锦绣,她其实已经有三个妈妈了。

  可——

  根本没有一个尽到做母亲的责任。

  导致她从小过得那么苦。

  他不是怪她啊。

  事实上——

  他也不知道他在别扭什么。

  “我知道。”姜衿紧紧地抱着他,轻声道,“回家好吗?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

  “姐姐。”姜皓苦笑一声,“那都不像一个家了。”

  “……”

  姜衿一愣,抱着他突然就不说话了。

  是啊。

  那样的一个家,哪里有一点幸福家庭的样子呢。

  姜衿慢慢地、松开了手。

  舒口气,抬步往阳台方向去。

  姜皓站在原地,看着她单薄的背影。

  又觉得心疼不已。

  一冲动,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姐姐!”

  姜衿停了步子。

  姜皓快走两步到她身边去,一把揽她入怀,抿抿唇,一只手扣紧她单薄的肩膀,颤声道:“别伤心,别伤心好吗?是我不好,又让你失望难过了。”

  姜衿笑一声,“也没有。”

  姜皓更紧地抱住她,俊俏的下巴抵在她肩头,咬唇道:“我会当一个好弟弟的,以后都听你的话,那个家不成样子了,我和你一起努力,有我呢,你以后一直都有我。”

  “好。”姜衿用力地抱了他一下,笑笑道。

  ------题外话------

  呼呼,亲们晚安。

  今天很贴心有木有,神马都没卡,夜猫子们安心睡觉吧。

  今天看到好多票票呀,谢谢亲爱的们如此支持阿锦,非常开心,么么哒,感谢鞠躬。(*^__^*)……

  然后,推荐一个朋友文。

  格子虫《律师老公宠妻上瘾》,链接:http://。/

  简介:

  他是鼎鼎大名的精英律师,成功人士,钻石单身贵族;

  她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菜鸟一枚,无家世无事业。

  这两个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貌似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却因特殊的缘分而牵扯在了一起。

  那一天,

  他的初恋女友结婚,她的现任男友劈腿。

  然后,同一家酒店,两个同时醉倒的男女。

  从此,竟成了夫妻,一对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存在的新婚夫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10:姜煜离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