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我回来了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亲们晚安么么。乐-文-

  ------题外话------

  宁锦绣看着笑一下,柔声征询道:“怎么忘了?阎总现在可是你未婚夫。”

  她脑子有点不够用,想事情总是费力的。

  应该叫阎总吗?

  不叫教官?

  “诶?”姜衿一脸疑惑。

  宁锦绣也看着,眼见阎寒还想开口,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开口打断他,笑看姜衿一眼,柔声嗔怪道:“这孩子,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教官教官地叫着?”

  晏少卿看着两人说话,依旧沉默。

  阎寒松口气,勾唇而笑。

  姜衿肩膀轻微挪动了一下,看着他笑了笑。

  “还好,谢谢教官。”

  眼下见她醒,自然意外,提着花篮就到了床前,笑着道:“总算是醒了,感觉怎么样?”

  姜衿都是沉睡状态。

  阎寒来过几次。

  正想发问,不经意间一抬眸,就看到拎着花篮进来的阎寒了。

  眼见两人都突然不说话了,姜衿有些疑惑。

  晏少卿下意识看了宁锦绣一眼,宁锦绣也看着他,眸光里难掩诧异。

  不认识他,却记得宁锦绣?

  怎么会?

  清醒过来,这丫头……不认识他了?

  无论如何,他也没想过这种可能。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原本准备好的柔情安慰全然无用了。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

  眼见晏少卿不说话,又补充道:“谢谢啊,这段时间让您费心了。”

  神色感激。

  “哦。”姜衿点点头,弯着眼睛看过来,浅笑道,“你好,晏医生。”

  宁锦绣突然回过神来,笑着道:“是。是你主治医生,姓晏,河清海晏的晏。”

  根本没来得及说话。

  晏少卿看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沉默不语地站在原地。

  她睁着眼,语调轻柔,神色试探。

  姜衿还有点不好意思,看了晏少卿一眼,抿着唇角笑笑,又朝向宁锦绣,小声道:“我知道这个医生哥哥经常来看我,他是我主治医生吧?”

  眼下看着她一脸懵懂地朝自己问话,却是狠狠愣了下,迟疑道:“你说什么?”

  眼见姜衿醒来没问晏少卿,她也根本不曾主动提起。

  因而——

  原本就打算姜衿醒了之后,劝说两人分手。

  这些天也没有和他说上两句话。

  宁锦绣对晏少卿有意见。

  “身上困。”姜衿扁着嘴角笑了笑,看一眼边上的宁锦绣,轻声征询道,“妈,这位医生怎么称呼呀?”

  走到病床跟前去,柔声道:“感觉怎么样?”

  晏少卿看着她,抿了下唇角。

  姜衿躺在床上,一抬眸就看见他,扯了扯唇角,露出轻柔虚弱一个笑。

  晏少卿在门外站了小会工夫,听到里面传来宁锦绣的轻笑声,缓了一口气,抬步而入。

  “嗯。”女护士松口气走了。

  晏少卿愣一下,“知道了,我去看看。”

  快到门口,又一个护士快步出来,看见他一愣,旋即笑道:“晏医生,正要去门诊找您呢?您女朋友清醒了。昨天下午就能说话认人了,秦教授刚已经看过了。”

  “嗯。”晏少卿点点头,继续往姜衿住的病房走。

  刚到四楼,迎面而来的两个护士看见他,连忙笑着道:“晏医生好。”

  前往住院部。

  二十六日中午,晏少卿下班出了门诊楼。

  周末回了一趟家。

  ——

  眼眸越来越清明,小孩一样。

  姜衿有时睡着,有时醒着,看着他的模样还有点呆。

  一天去几次,每次站在边上看一眼。

  宁锦绣连带着请来的一个高级护工没日没夜地照顾着,他有心上前,却也没办法时刻守着姜衿。

  睁了眼,人却没清醒。

  姜衿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了两天两夜,第三天上午转到了特护病房。

  晏少卿度过了此生最漫长的两周。

  这一夜开始。

  ——

  他竟然,一无所知。

  他一无所知。

  在他不在的这短短一个月里,那丫头又经历了多少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姜衿不是楚玉英的亲生女儿?

  他回来了,两个人见了面,事情却往他无法把控的方向发展了。

  可眼下——

  想起她的时候,四肢百骸都绷得痛。

  他的想念,应该是并不比那丫头少的,感觉并不好受。

  时时刻刻、分分秒秒。

  他是那般深切地体会到想念一个人的滋味。

  何尝是她在受苦呢?

  其实——

  就当抚慰她这段时间的思念之苦。

  救援归来,他们有一周的休息时间,他原本已经想好了,回一趟家,剩下几天带着姜衿那丫头出去玩一趟。

  回了外面公寓一趟。

  晏少卿一边想着,也暂时没有去住院部了。

  真是傻得无可救药了。

  没求证不是因为信任放心,而是因为……她不想让自己分心而已。

  可恨,姜衿那丫头,竟是一个字也不曾向他透露。

  可恨他竟然一无所知。

  他和楚乔,还能因为什么原因上新闻呢?

  呵呵……

  新闻?

  姜皓的几句话来回浮现在耳边,他随便想想,也能猜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都在抖。

  “留点脸面给自己。”晏少卿一把挥开她的手,转身走了。

  “我有。”楚乔紧紧抿唇。

  “我让你放手!”晏少卿冷厉一声,抬眸对上她视线,声音低哑道,“别跟我提感情,我们之间有这种东西吗?”

  “原谅我行吗?”

  “放手!”晏少卿垂眸看着她动作,忍耐地说了一句。

  楚乔一把扯了他袖子,懊恼解释道:“原谅我好不好?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情不自禁,我……喜欢你,很久了,今天真的是情不自禁,我没想到姜衿会突然进来。”

  “少卿!”

  冷着脸收拾好东西,转身就往外面走。

  晏少卿还是不理她。

  楚乔一愣,走两步到了他跟前,咬着唇,柔声解释道:“对不起啊,我真没想到姜衿会突然进来。”

  晏少卿止了步子,没理她,去一边收拾东西。

  楚乔看见他,连忙站起身来。

  “少卿。”

  他推开门,一眼就看到坐在椅子上发呆的楚乔。

  秦教授已经走了,里面的灯却还亮着。

  一路到了办公室。

  晏少卿给姜煜打了招呼,抬步离开。

  “嗯。”姜皓松一口气。

  晏少卿回过神,抬手拍拍他肩膀,“没事,为难就先不说了。我先去办公室一趟。”

  姜皓蹙着眉,纠结无比,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晏少卿沉默不语。

  姜皓看他一眼,疑惑道:“你不知道啊?”

  “什么新闻?”

  “说来话长了反正。”姜皓支吾道,“你在震区,可能我姐姐没告诉你吧。宁阿姨也是因为你和那个女医生的新闻在生气,你别往心里去。”

  “……”晏少卿神色诧异,“什么?”

  正想着怎么解释,姜皓凑过来扯了晏少卿手腕,侧身开口道:“晏哥哥,宁董事长是我姐姐的亲生母亲。”

  姜煜看着他脸色,很明显,他还不知道宁锦绣是姜衿生母的事情。

  晏少卿这才注意到她,神色一愣。

  “别来了。”宁锦绣突然道,“我不认为你还应该见她。”

  晏少卿略微想想,点头道:“住院的事都安排好了,我先回办公室一趟,等会再过来。”

  边上其他人看一眼姜煜,自然也没人开口说话。

  晏少卿看着他,没说话。

  姜煜也觉得累,摆手道:“事已至此什么也别说了。是衿衿那丫头一直追着你,我都知道。出了这种事也怪不到你身上,又不是你让她过来找你的。”

  可眼下这一刻,面对姜煜,除了抱歉,再也生不出其他任何情绪了。

  他一直觉得姜家容不下姜衿。

  晏少卿面上带着一抹疲倦之色,缓声道:“我很抱歉。”

  姜煜一愣,目光锁着他,没说话了。

  “先观察二十四小时。”

  “衿衿情况怎么样?”姜煜直接问。

  一抬眸看一眼站在边上的姜煜,止了步子,问候道:“姜叔。”

  晏少卿随后才出来。

  秦教授笑着点点头,带着两个人先一步离开了。

  “谢谢您。”几人由衷地说了一句。

  “手术很成功。”秦教授看向近在眼前的姜煜,愣一下,笑着道,“都别太紧张了。”

  几个人心急如焚地围着,急切发问。

  “病人怎么样了?”

  “我姐姐怎么样?”

  “我女儿怎么样?”

  没几分钟,里面的医生护士跟着当先一位上了年龄的老教授走了出来。

  已经是晚上九点。

  一众人全部簇拥到了手术室门口。

  姜皓也跟着她起身了。

  “出来了?”宁锦绣自然也看到,连忙站起身,问了一句。

  手术室的灯“啪”一下灭掉了。

  就在此时——

  姜煜收回视线,看着手术室紧闭的门,重重地叹了一声。

  看上去也显得非常紧张。

  姜皓就在她边上,低头搓着手。

  宁锦绣看她一眼,抬步坐到了边上靠椅上去。

  柔儿快走两步扶了宁锦绣,小声安慰道:“您别生气了,姐姐肯定会没事的。”

  他们这关系复杂,边上的宋铭和宁锦城都没办法搭腔。

  姜煜:“……”

  “你倒是心大。”宁锦绣看他一眼,没好气道,“女儿才大一,出去跟男人同居你都能放心,在你那什么才算问题?”

  姜煜看她一眼,声音沉着道:“少卿的医术还是没问题的,别太担心了。”

  “他在里面?”宁锦绣咬牙看他一眼,气得说不出话来。

  “别担心,不是说了吗,晏少卿在里面。”宁锦城一只手扣着她肩膀,低声安抚了一句。

  一转身,撞到了宁锦城怀里去。

  眼看时间过去三个小时,宁锦绣实在稳不住了,抱着胳膊,来回急促地走了几步。

  赶来的姜煜等人心急如焚。

  手术室外。

  ——

  反正很多,远超过她以往跟台的任何一次。

  到最后,护士都不晓得,她给晏少卿擦了多少次额头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晏少卿隔一小会,就会侧头朝她,低声吩咐道:“擦汗。”

  边上的护士感受的尤其深。

  完全没有平时跟着他上手术台的踏实放松。

  看着他,都觉得紧张。

  台上一众人顿时脸色郑重起来。

  灯光照亮了晏少卿白皙的半张脸,他戴着口罩,低头站在姜衿身侧,一只手拿着手术刀,审视半晌,声音低低道:“开始。”

  秦教授紧跟着上去。

  晏少卿话音落地,抬步上了手术台。

  “麻烦您了。”

  秦教授看着他半晌,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妥协又无奈地点了一下头。

  “我可以。”晏少卿对上他眼睛。

  “……”秦教授愣一下,回过神来,目光诧异地看着他,反对道,“这怎么行?”

  “没事。”晏少卿看着他,略想一下,缓声道,“我主刀。”

  秦教授早已经准备好,看着他关切道:“没事吧,别过于担心。”

  让人眩晕。

  第一次觉得灯光刺眼。

  穿了整套无菌衣,低着头戴了手套,进了一号手术间。

  前往换衣间。

  晏少卿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

  “应该的,别太担心了。”麻醉师神色关切回一句,指挥着又推了姜衿出去。

  朝着边上的麻醉师道:“麻烦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晏少卿给姜衿剃好了头发。

  手还有点抖,边上的护士看着他,只觉得他剃头的动作实在太缓慢,又着实太安静,太温柔,她都不敢说话了。

  晏少卿抬手接过,俯下身,神色平静地低了头,给姜衿剃头发。

  递了剃刀给他。

  眼见晏少卿发呆,边上的护士轻唤一声。

  “晏医生。”

  晏少卿和一个护士推着姜衿去了边上的医生休息室。

  秦教授点点头。

  “这……”几个护士齐齐一愣,看一眼秦教授。

  反应过来,目光第一时间落在姜衿柔软的头发上,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都颤了颤,半晌,低声道:“推到医生休息室吧,我给她剃头发,你们先去准备。”

  晏少卿看着他愣一下。

  秦教授也不介意,垂眸看一眼姜衿,愣一下,朝着边上的护士沉声道:“怎么还没剃头?”

  晏少卿没说话。

  略微笑一下,安慰道:“别有压力,一会交给我,不至于出什么事。”

  知道他心里不好受。

  边上的秦教授在医院里颇有资历,同一科室,自然也见过姜衿的。

  垂眸看着担架上的姜衿。

  “关门!”晏少卿冷着脸吩咐完,深吸一口气。

  楚乔也愣了,难堪地后退一步。

  “滚出去!”晏少卿突然发火,厉声一句,将边上几个人齐齐吓了一跳。

  “少卿我……”

  “我说了不用你。”

  “你连着几天都没休息好。”楚乔看他一眼,紧跟着解释道,“我刚回来也没事,边上看着,好歹帮点忙。”

  “不用你。”晏少卿突然道。

  深吸一口气,看了姜衿一眼,就要进门。

  最后一个护士刚准备关门,穿着白大褂的楚乔急匆匆跑了过来。

  “就这样。”晏少卿话音落地,看一眼赶到的秦教授,和两个护士一起,推着姜衿进手术室。

  “这……”

  晏少卿垂眸想了想,朝边上的护士道:“不等了,家属来了让补签。”

  姜煜等人还没到。

  很快又出来,被推往手术中心。

  姜衿做了头颅ct。

  ——

  晏少卿松了一口气,目光重新落在姜衿脸上,再一句话也不说了。

  “好。”医生看他一眼,掏出手机,落后一步,打电话。

  “应该是脑硬膜外血肿,”晏少卿面无表情又说一句,侧身朝身后跟着的急诊科医生道,“麻烦通知一下手术中心,说一下情况,半小时后手术。”

  “我马上去。”护士点点头,飞快跑了。

  晏少卿俯身推着担架,朝对面另一个护士道:“我们推她去ct室,你去一下脑外科,找一下秦子阳秦教授,让他尽快过来。”

  “哦。”女护士连忙接了手机。

  他抿着唇深呼吸一下,探手从姜衿口袋里掏了手机,解了锁,直接递给边上的护士,吩咐道:“打电话通知家属。”

  得尽快进行开颅手术。

  情况严重。

  脑硬膜外血肿。

  他却好像感觉不到一般,目光胶着在姜衿脸上。

  晏少卿紧跟着,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握成拳,指关节泛着红,蹭破皮,都渗出血迹来。

  第一时间就往医院推。

  小心翼翼地将她抬上了担架。

  有人还认识姜衿,眼见鲜血流了一地,一声惊呼,连忙伸手捂了嘴。

  急诊科的医生护士出来了好几个。

  很快——

  门卫大叔一转身,飞快地朝着急救中心跑去了。

  “去啊!”晏少卿厉声推他一把。

  “哦!”门外大叔探头看一眼躺在地上的姜衿。

  总算是回过神来,喘着气吩咐道:“叫担架,移动担架!”

  晏少卿抬眸看了他一眼。

  看着他,小心道:“晏医生?”

  晏少卿一只手握拳,直接在身侧地面上砸了一下,紧绷的脸色将跑来的门卫大叔吓了一跳。

  冷静!

  晏少卿你冷静,你是医生,冷静。

  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晏少卿叫她一声,眼见她再无反应,整个人都僵硬了,大脑一片空白。

  “姜衿?”

  眼角一滴泪淌了出来,顺着脸颊,滚落了。

  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姜衿侧身瘫在地上,头发下淌出鲜血来,抬眼皮看了他一眼,张张口,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晏少卿挥开身前一个人,屈膝下去,半跪在已经染了鲜血的马路中间。

  周围的世界好像也活了,尖叫刹车声四起,彻底地乱成一团。

  晏少卿大喊一声,飞快地冲了过去。

  “姜衿!”

  他握拳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姜衿突然被撞飞了出去,头发都散开,单薄的身体似乎像轻飘飘一页纸,在空中翻卷一下,落地。

  眼前的画面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

  世界安静了。

  一声巨响伴随着急促刺耳的刹车声落在耳边。

  “砰!”

  晏少卿突然意识到,薄唇一抿,整个人突然呆在了原地。

  她耳朵还没好。

  视线里的姜衿,突然停了步子,扭头朝着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也不知为何——

  他一愣,想张口,偏生又根本不敢说话了。

  一辆车从边上飞快驶来了。

  晏少卿胡乱想想,一抬眸,就看到姜衿已经到了马路中间。

  姜衿这丫头拧起来,可真是有逼疯人的本事。

  医院外人流量非常大,出了大门两边都设有人行天桥的,可同时,因为路中间的防护栏相对低矮,许多怕麻烦的人都会直接冒险横跨防护栏。

  姜衿没停,已经快步到了马路边。

  走得太快,撞上了两个人,他也没管,出了门远远看着姜衿的背影,直接开口喊道:“姜衿,停下!”

  晏少卿都无语了,加快脚步,紧追上去。

  真是……

  姜衿出现在一辆进门的越野车后面,正飞快地往出走。

  这下看见了。

  晏少卿定定神,又仔细看。

  脑海里又回想着刚才那一瞬,才突然反应过来,那丫头好像把头发扎起来了。

  站在台阶上扫视一圈,没看到姜衿。

  晏少卿只想着,都抑郁难平,又着急,脚步飞快,没一会,就追下去,一路到了门诊大楼外。

  指不定怎么难过呢。

  刚才那一幕被她看见,肯定是误会了。

  姜衿对他的心意那么重,心思又非常敏感,眼下他已经非常清楚了。

  他一愣,直接抬步,下楼梯去追。

  楼道上已经没人了。

  没听她解释,晏少卿直接追了出去。

  楚乔也愣了一下,话未出口,被晏少卿一把推开了。

  “我……”

  姜衿下意识后退一步,一只手捂着心口喘了一下,扭过头,转身飞快跑了。

  看上去,就好像……要亲吻?

  还有肢体接触。

  一个坐一个站,一个扬着下巴,一个俯下身去。

  他和楚乔实在太近了。

  紧紧咬着唇,傻了一般地看着晏少卿。

  飞快地松开了门把手。

  姜衿一个字刚出口,雀跃的笑容就僵在了唇角,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狠狠愣一下。

  “晏……”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四目相对。

  睡着的晏少卿突然睁眼,一把握住她胳膊。

  熟料——

  楚乔看着他略显疲惫的清俊面容,心动难耐,咬咬唇,俯身过去,慢慢地凑近他脸颊,想亲吻。

  晏少卿认真的时候,足以令任何女人痴迷了。

  认真的男人最迷人。

  不是说吗?

  他工作专注严谨、处事沉稳果断,在他身边看着,她竟是觉得震区救灾那样辛苦的工作,也是一种享受。

  两个人在震区相处一个多月,越是了解晏少卿,她越是无法自拔了。

  抿唇看着晏少卿。

  楚乔随意想想,觉得还有些搞笑。

  男主角却不知道。

  那么多人都祝福他们在一起。

  晏平阳那边原本不怎么喜欢姜衿,不约而同地,两家都等于推波助澜了。

  新闻上的事情她当然知晓,第一次和家里打电话就知道了,不但没让父母干预舆论,还又一次表明了她对晏少卿的心思。

  眼见他好像睡着,心跳都快了。

  晏少卿这样毫无防备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见。

  略微想了想,又小心地关上门,轻手轻脚地走到了他边上去。

  进了门,眼见他休息,一愣。

  楚乔原本想和他说一下一会开会的事情。

  室内很安静,他太困,以至于,连楚乔推开门进来也都根本没察觉。

  索性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小憩一会。

  一个多月都没怎么休息好,是个铁人也有点吃不消的。

  想着想着,他就有点困了。

  到底一会是先回去医院外面的公寓洗个澡,还是直接回去依云首府见姜衿。

  还有点纠结。

  放了东西,坐在椅子上休息。

  晏少卿也没有多想,和打招呼的几个人点点头,直接进了办公室。

  一会还有个会要开。

  比平时欣喜些,也有点古怪。

  再回来,科室里一众人看着他们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他和楚乔离开了一个多月。

  晏少卿挂了电话,站在原地松口气,唇角一勾,继续往办公室走。

  “没什么事先这样,手机没电了。”

  顾启云:“……”

  晏少卿愣一下,淡淡道,“需要你提醒吗?”

  顾启云轻松一笑,戏谑道:“没怎么,这么久没见,不该好好安抚一下小姑娘的思念之苦啊?”

  他跟着添什么乱,反正人都回来了,自己这表哥一向沉稳庄重,偶尔受点刺激也好。

  有点刺激,这感情才有爆发力嘛。

  人家小两口久别胜新婚。

  又突然不想说了。

  眼下——

  打了两次电话,担心他分神牵挂,又忍了一直没说。

  震中救援又不是轻松事,消息闭塞,想来也不知道他和楚乔被人议论的事情,他才想着打电话提醒他一下的。

  晏少卿那人工作一向专注,看起来又冷淡,不怎么喜欢和人聊天八卦。

  话音出口,又突然停下了。

  “怎么了?”顾启云笑一声,准备将他和楚乔被胡乱凑对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晏少卿一愣,“姜衿?她怎么了?”

  “你这总算是回来了。”顾启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开口道,“回来了就可以好好安抚安抚你那小丫头了。”

  “嗯,刚到医院。”

  “回来啦?”顾启云笑着问。

  他边走边接,声音淡淡地“喂”了一声。

  是顾启云。

  走两步,电话又来了。

  晏少卿和几个一起归来的医生暂时分别,回办公室去。

  医院里。

  ——

  舒口气,靠在座位上看街景了。

  抿唇一笑。

  拿出手机,对着屏幕左右看了看。

  姜衿扎起了头发。

  变化这么明显,晏哥哥肯定会眼前一亮啊。

  姜衿拿着一根小皮筋,翻来覆去纠结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将头发扎起来。

  扎起来头发就到脑后去了,还不能第一时间让他看见哩。

  可——

  扎起来不成问题。

  发梢已经扫到脖颈上了。

  眼下——

  在他说过以后,她一毫米都没舍得剪。

  晏少卿喜欢她头发,说过了,希望她能把头发留长,给他看。

  上了车,这才想起发型的问题。

  就怀着这样的心情,姜衿拦了辆出租车。

  所有好事情坏事情,开心的不开心的,统统都显得不那样重要了,和他回来的消息相比,一切都不值一提,他回来,这个好消息,就足以冲淡她所有的忧伤愁思。

  眼下他回来了。

  总归——

  他都没放在心上的事情,自己干嘛要放在心上呢。

  知道了,他也完全不在意。

  更或许——

  哪怕他一直没提起,也可能是根本不知道。

  晏哥哥说过的,不隐瞒不怀疑,他怎么可能和楚乔有事呢?

  嗯,也见鬼去吧。

  楚乔……

  楚玉英和姜晴都见鬼去吧,姜煜姜皓宁锦绣都被她抛诸脑后了。

  想到很快就能看到晏少卿,实在是太高兴太兴奋了。

  她太高兴了。

  姜衿自然不知道。

  客厅里宁锦绣气得够呛。

  一脸严肃地看着她欢快的背影,扭个头,慢吞吞往回走。

  她一路跑出门,丞相追到了大门口,眼见她头都不回,忧伤地停了下来。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哈哈……

  回来了,就在一起。

  回来,在一起。

  晏哥哥说了呀,回来就在一起。

  姜衿胡乱想想,乐了,抱着外套一转身就跑了。

  哈哈。

  也不是不一定回来,是一定不回来。

  其实——

  “就是不一定回来啊。”姜衿远远看着她,抿唇道,“我肯定陪晏哥哥吃晚饭啊,我都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了,有很多很多话想对他说呢,反正就是不一定回来。”

  “……”宁锦绣一愣,“什么叫不一定回来?”

  姜衿脚步顿一下,扭头道:“不用等我了,我晚上不一定回来。”

  宁锦绣看一眼她的背影,柔声叮咛道:“早点回来,七点吃晚饭。”

  话音落地,她脚步轻快地走了。

  反正距离医院还远着呢,路上好好想想。

  她垂眸看看蹲在沙发边的丞相,撇嘴道:“算了,我还是不问你们了。我走了。”

  这都什么回答啊?!

  姜衿:“……”

  “我也觉得姐姐怎么样都很好看啦。”柔儿撅撅嘴,苦思冥想了一下,打个响指道,“要不这样?你不是有帽子吗?戴帽子出去好了,就不用做选择了,还可以保暖。”

  姜衿只好看向柔儿了,努嘴道:“怎么样?到底要不要把头发扎起来?”

  看自己孩子,总是最漂亮最顺眼的。

  亲生母亲就是这样的吗?

  姜衿:“……”

  “怎么样都好看。”宁锦绣温柔一笑。

  她索性不理天王舅舅了,看着宁锦绣道:“妈,你觉得呢?”

  男人就是一点也不细心。

  姜衿:“……”

  宁锦城抬眸瞟一眼,“嗯,有什么区别吗?”

  姜衿抱着外套出来了,一只手拢着头发道:“你们说,我这头发是扎起来好看,还是不扎好看?”

  宁锦城看着她,也叹了一声。

  “没有,现在还不太合适。”宁锦绣叹口气。

  “这些事?”宁锦城低声询问道,“你和那丫头说了吗?”

  “所以衿衿这感情我不乐意。”宁锦绣蹙着柳眉道,“哪怕是晏家,让我女儿嫁过去受委屈,我也是不干的。”

  “你说得对。”宁锦城点点头。

  宁锦绣又道:“你不是说了吗?那楚乔是楚家的女儿。一个环宇传媒,一个星悦娱乐,这都娱乐圈两大巨头了,能注意不到自己孩子的新闻,任由其发展,肯定是乐见其成的。”

  “……”宁锦城微愣。

  “我就知道你这么说。”宁锦绣抬步坐到沙发上,哼笑道,“无风不起浪,没人推波助澜,那种新闻能有几天热度?”

  宁锦城呵呵笑道,“那些消息怎么能当真。”

  “优秀怎么了?这世界上优秀的男人多了去了,我怎么就不喜欢他,地震救援去都能惹出那么多新闻来。”宁锦绣瞥他一眼,没好气道。

  “晏少卿的确优秀。”宁锦城若有所思。

  宁锦绣看着她的背影,半晌,低低叹一声,“这丫头真是让人没法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小姑娘谈恋爱谈成这样的,有点疯魔了。就我当年,那也根本不至于……”

  简直不要太开心。

  走两步就蹦起来,一步一步,兔子一样蹦远了。

  话音落地,就转身上楼,换衣服去了。

  姜衿扁着唇看她一眼,抑郁道:“不理你们了,我出去一趟。”

  宁锦城和柔儿齐齐大笑起来。

  “哈哈……”

  “不是一般的狗?”宁锦绣忍不住勾唇,“宝贝儿,那它也还是狗呀。”

  “丞相不是一般的狗。”姜衿反驳。

  “啧啧啧,这孩子傻了。”宁锦绣亲自端着果盘出来,放在茶几上,朝宁锦城道,“天天和狗说话呢,除了她,也真是再没谁了。”

  姜衿抑郁道:“怎么你都没反应?”

  丞相正看电视,扭头看她一眼,爪子搭在了沙发上,趴着。

  姜衿装了手机,一把抱住边上丞相的脑袋,笑笑道:“丞相丞相,晏哥哥回来了。”

  “呃。”柔儿不满地撇撇嘴。

  “哈。”沙发上看杂志的宁锦城都笑起来,朝着柔儿努嘴道,“看看人家这样子,才叫恋爱中的女孩。”

  “我男朋友。”姜衿轻快一笑。

  边上的柔儿瞧见了,一脸好奇道:“姐姐?谁打的电话呀,瞧把你乐的。”

  姜衿握着手机,傻笑了一下。

  接到晏少卿的电话,她实在意外又激动,脑子空白,不会说话。

  已经四天了。

  正月初三开始,她就过来宁宅了。

  所以——

  愿意叫妈了。

  时间长了,她也就心软了。

  宁锦绣隔三差五就打电话给她,两个人也算见了好几面。

  姜煜和楚玉英离婚后,姜家就剩下他们三个人。

  她在宁宅。

  手机握在手里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她的确在依云首府没错,可是她没在晏少卿那边。

  姜衿晕乎乎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嗯。”

  晏少卿一笑,“那我一会直接回来,乖乖等着。”

  “我在依云首府。”姜衿道。

  晏少卿听着她略带急促的呼吸声,心软得不得了,柔声道:“怎么?开心得都不会说话了?你在哪呢?”

  姜衿又是一阵沉默。

  “嗯。”晏少卿忍不住低声笑一下,“现在,已经在医院了。一会处理完事情去找你。”

  姜衿迟疑道:“回……回来了,现在吗?”

  电话里出现了颇长的一阵沉默。

  “……”

  晏少卿抿抿唇,握着手机的手指都紧了紧,低声道:“小不点,我回来了。”

  很快,电话里传来姜衿柔软的声音。

  “晏哥哥?”

  这想法出现在脑海里,晏少卿都忍不住勾勾唇。

  那丫头等了这么久,若是知道他回来,不得高兴疯了?

  掏出手机,心情都罕见地紧张起来。

  以至于——

  一月未见,他实在想念得紧。

  话音落地,掏了手机走到边上去,给姜衿打电话。

  “嗯。”晏少卿点点头,“我打个电话。”

  “少卿。”楚乔到了他边上,看一眼他平和面色,打趣道:“怎么,一个月没回来,想念了?”

  晏少卿下了车,眼看着极为熟悉的场景,才觉得放松,舒口气笑了一下。

  医院已经开始上班,门诊大楼外,人来人往。

  新年刚过。

  ——

  下午两点,晏少卿一众人平安抵京。

  为期一个多月的救援工作结束。

  二月十二日。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11:我回来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