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再摸一下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未婚夫?

  房内三人齐齐愣了一下。

  姜衿蹙蹙眉,古怪地看了阎寒一眼,伸手就想抓脑袋,苦恼道:“是吗?”

  “是啊。”宁锦绣一脸意外道,“真忘了?”

  “嗯。”姜衿好奇地看了阎寒一眼,朝着她疑惑道,“不记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记得也没关系,一会让晏医生帮你检查一下吧,可能是记忆力没恢复好,不着急,慢慢地就想起来了。”宁锦绣安慰她一声,扭头朝晏少卿,浅笑道,“还得麻烦您了。”

  晏少卿抿着薄唇没吭声,依旧看着姜衿。

  气氛实在古怪。

  阎寒抬眸看看他过分冷峻的脸色,又看看一脸茫然的姜衿,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

  也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半晌——

  宁锦绣一道说话声打破了病房里的安静。

  她朝向晏少卿说,“晏医生,能麻烦跟我出来一趟吗?聊几句。”

  “嗯。”晏少卿点点头。

  两个人去了病房外。

  走远些,宁锦绣看了晏少卿一眼,郑重道:“我一直都忘了问,衿衿的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来找我,看见楚乔和我在办公室,误会了。”晏少卿声音淡淡,据实相告。

  “就这样?”宁锦绣蹙眉。

  “事情不像她想的那样。”晏少卿也拧了眉。

  “哈。”宁锦绣看着他脸色,突然一笑,“你这么说我也就明白了,无论是她误会了也好,还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也好,总归,伤心了是不是?”

  晏少卿看她一眼,没说话。

  宁锦绣声音柔和道:“可能正因为这样吧,她不记得你了。”

  她说的,晏少卿已经意识到。

  可——

  还是免不了神色一愣。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了紧,心口紧缩。

  “她昨天下午就醒了,认得我,也认得她爸爸和弟弟,甚至连我收养的干女儿也认识。我还一直好奇呢,她怎么都没有开口问起你,原来是忘了。”

  宁锦绣看着晏少卿紧绷的侧脸,也不介意他一直沉默,又恍惚笑道:“你知道我和这孩子是怎么认识的吗?”

  “您请说。”

  “在云京大学新校区那边,我拿着地址去找当年的孤儿院院长,路上正走着,边上的女孩被爆竹声吓了一跳,蹦到我身上,踩了我一脚,我们就意外认识了。”

  “嗯。姜衿右耳听力不太好。”晏少卿声音淡淡。

  “我看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喜欢,主动邀请她去边上咖啡屋坐一会。中途她接了你电话,说是和几个同学一起逛街,挂了电话却根本不着急,我好奇之下多问了一句,你猜她怎么说的?”

  “没约人,不想我担心而已。”晏少卿侧身,看了宁锦绣一眼。

  “是这样。”宁锦绣笑了笑,“我当时觉得这姑娘太懂事了。你说她长得那么漂亮,也才二十岁,按理说正是被男朋友捧在手掌心,宠着惯着,任性胡闹的时候,怎么就这么懂事呢?而且她也有任性胡闹的资本,你说是吗?”

  “是。”

  “可这丫头和你在一起太委屈了。别的事不说,就说你去震中这一次,花边新闻满天飞,你父亲的环宇传媒,愣是一丁点动作都没有,任由事态发展。由此可见,你们晏家,并不看重喜爱衿衿这丫头。”

  “这件事我有责任。”晏少卿坦诚。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宁锦绣一笑,“我知道你各方面条件优秀,品行也没的说。我就是觉得……”

  宁锦绣郑重地看他一眼,“你不适合衿衿。”

  晏少卿看着她,半晌,同样笑笑,“这是您的意思?”

  “也是她爸爸的意思。”宁锦绣语调一顿,莞尔,“很明显,现在也是衿衿的意思。”

  “我说了那是一个误会。”

  “她爱你爱得太苦了,我知道错不在你,可眼下她既然已经主动选择规避了这段感情,忘了你,我希望你也能尊重她的意愿,就此分手,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这句话落在耳边,晏少卿突然就失神了。

  呵呵……

  他和姜衿已经发展到那种地步了,眼下却被要求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怎么可能接受呢?

  “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不一定愿意接受。”宁锦绣沉吟道,“可是我刚才也已经说了,阎总是她的未婚夫,这段时间,我也会坚持这种说法……”

  “您觉得阎寒比我合适?”晏少卿突然道。

  “选择一个爱你的人,总比选择一个你爱的人,要轻松许多,不是吗?”宁锦绣劝说道,“我亏欠衿衿许多,眼下希望尽可能弥补她的这种心情,希望你能体会。在我的想法里,阎总各方面的确比你适合衿衿,最起码,衿衿不会因为他,患得患失、谨小慎微,沉浸到感情里,连自己都忘了。”

  晏少卿许久没说话。

  宁锦绣想说的也说完了,没进去,陪着他站了一会。

  半晌,晏少卿点头道:“您说的意思我都明白,我想想。”

  “好。”

  宁锦绣话音落地,率先回了病房。

  姜衿正在小声和阎寒说话,求证他们两人有婚约的事情。

  神色懵懂迷惘,小孩子一般。

  眼见两人进来,轻轻地弯了下眼睛,很乖。

  晏少卿没办法看她。

  看一眼都觉得心痛,只能抬眸看了看还有一大半的吊瓶。

  姜衿好奇地看着他,发问道:“晏医生,我不记得自己有婚约的事情了,是怎么回事?过几天会想起来吗?”

  晏少卿的印象里。

  姜衿从未这么坦荡礼貌地和他说过话。

  两个人在晏家第一次见面,他都从她眼睛里看到了痴缠企盼。

  眼下——

  那双清澈黑亮的眼眸里,只剩下一片澄净了。

  他看着姜衿,两只手都插进白大褂口袋里去,笑笑道:“过段时间就想起来了。”

  “真的吗?”姜衿明显松了一口气。

  “嗯。”晏少卿点点头。

  他希望是真的,除此之外,他不知能如何让她知道。

  她曾经那么深切地爱过他。

  因为爱,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男人。

  而不是现在这样,以为自己和阎寒有婚约。

  他的小不点。

  以为她是别人的未婚妻。

  这认知让晏少卿难以接受,站了没多久,他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抬步下楼,想着去花园里散散心。

  熟料——

  刚到一楼,远远地,就看到大跨步而来的乔远了。

  乔远身侧,还跟着一个挺胖的男生。

  姜衿出事以后,他时常前往病房查看,却是第一次,见到乔远。

  “晏少卿!”

  乔远也看见他,快步到他跟前,咬牙唤一声,二话不说,揪着他衣领直接挥了一拳。

  晏少卿不闪不避,没还手,生生挨了。

  白皙俊秀一张脸偏了个角度,鼻血流下来。

  他看也没看乔远一眼,伸手抵住,推开乔远,转身往一楼洗手间而去。

  “嘿!”乔远看着他背影,气急败坏。

  “好了好了,四哥!”小胖连忙扯住他胳膊,安抚道,“这气也出了,咱们还是快点上去看小衿姐吧。”

  乔远年前被乔晞赶去了外地办事,前天才回来。

  没人告诉他,他自然一直不晓得。

  要不是主动给姜衿打了电话,到现在,也仍旧不知道姜衿出事的消息。

  简直气死人。

  他含着一腔抑郁去了四楼。

  很快——

  又一脸阴云地冲下来,

  站在台阶上胡乱看了两眼,瞧见了坐在不远处长椅上的晏少卿。

  晏少卿洗了脸,鼻子也没再流血了。

  白皙俊秀的脸上却有一团青,他似乎也不在意,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看着不远处一棵光秃秃的梧桐树,发呆。

  二月底,云京依旧冷。

  楼下花园里基本上没几个人。

  乔远看着他,只觉得他简直像神经病。

  大跨步上前,一脸郁闷道:“姜衿那丫头是怎么回事?怎么凭空冒出个未婚夫来?”

  还是她大学教官?

  搞笑了。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搞笑的事情吗?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晏少卿一只手抵着鼻子,侧头瞧他一眼,没说话。

  “问你话呢?”

  乔远觉得这人简直不像他认识的晏少卿了,走一步直接坐在他边上,挑眉道:“姜衿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又和阎寒扯上关系了?”

  晏少卿还是不理他。

  “晏少卿!”乔远气急败坏,“你丫的聋了还是哑了?”

  晏少卿揉着耳朵看他一眼,“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乔远:“……”

  半晌,眼见晏少卿一垂眸又不吭声,乔远无奈叹一声,催促道,“当我求你了行吗?晏大医生,晏大教授,晏公子,你好歹吭一声,姜衿那丫头到底怎么回事?”

  “……”晏少卿看他一眼,淡声道,“选择性失忆了。”

  “什么?”

  “忘了我。”晏少卿侧头不看他,自顾自道,“选择性忘了和我相关的一些事,宁董事长顺势骗了她,谎称阎寒是她未婚夫,就这样。”

  “我去!”乔远愣一下,直接蹦起来。

  这样的好事,怎么就轮不到他头上?!

  一转身,他又想上楼了。

  飞快地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下,扭头看看晏少卿,重新坐到了他边上。

  他上去能干什么?

  宁锦绣说阎寒是她未婚夫,总不可能再说他也是姜衿的未婚夫。

  而且——

  姜衿那丫头,忘了晏少卿?

  这简直是值得弹冠相庆的一件事。

  从她和晏少卿在一起之后,自己一直想的,不就是这样。

  只糟心地出了个阎寒而已。

  可——

  无论如何,阎寒总比晏少卿好啊。

  姜衿对阎寒又没有感情,订婚了又如何,总归还是记得自己的,十年感情在那,他也是能和阎寒争上一争的。

  只要对手不是晏少卿,他妈的是谁都行!

  乔远这样想着,也就放下心来。

  坐在晏少卿边上,还有点高兴,朝着小胖要了火,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吞云吐雾。

  晏少卿不是干净讲究吗?

  不是有洁癖吗?

  不是最讨厌别人抽烟堕落吗?

  他就坐在他边上,存心恶心恶心他,出口以前的恶气也好。

  乔远手指夹着烟,低头狠狠吸了口,就突然听到边上的晏少卿开口道:“姜衿以前的事情,能讲点给我听吗?”

  “嗯?”乔远一愣。

  “姜衿以前的事情,讲点给我听,什么都行。”晏少卿重复道。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乔远挑挑眉。

  晏少卿看他一眼,收回视线,声音淡淡,“你可以不讲。”

  乔远:“……”

  讲啊,他为什么不讲?!

  抿着薄唇想一下,乔远侧头,将自己脖颈上的蔷薇花指给晏少卿看,“这里原本是一个牙印。”

  晏少卿一愣,“继续。”

  “姜衿咬的。”乔远吐一口烟圈,“也就她十几岁的时候,我有一次气急了,想要,那丫头也气急了,简直好像属狗的一样,朝着我脖子就是一口,牙印太深了,好几年都还在。”

  然后他就给那里纹了一朵蔷薇花。

  晏少卿自然想到了,蹙蹙眉,没发表意见。

  乔远略微想一下,继续道:“她写武侠小说,你应该知道吧,笔名就那个今朝有酒……”

  “嗯。”晏少卿点点头。

  乔远又道:“她妈妈,我是说养母,性子挺软弱,当年刚到那一片,没少被欺负。我认识姜衿的那会她才十一岁……”

  “等等。”晏少卿突然打断他,发问道,“她小时候见过我的事情,你知道吗?”

  “嗯。”乔远应一声,看着晏少卿的脸色,又说了。

  慢慢地,越讲越多。

  两个人在花园里坐了近一个小时。

  乔远住了口,不讲了。

  身子往后,靠在椅子上,突然道:“不说了,其实也没几件愉快的事情。”

  晏少卿看着他侧脸,沉默了。

  的确——

  乔远的回忆里,没几件顺心事。

  无论是赵霞、姜衿,还是姜衿和他,都没几件顺心事。

  整个青少年时期,都算得上动荡。

  晏少卿从未想过,当年那个咧嘴嬉笑的小丫头,会度过这样动荡不安的十几年。

  他也靠在了椅子上。

  半晌,又端坐起来,侧头看了乔远一眼,征询道:“还有烟吗?”

  乔远一愣,挑着眉,神色古怪道:“你要抽?”

  “有就给我一根。”晏少卿淡淡道。

  乔远垂眸想想,掏出烟盒,拿了一根给他,划一下打火机,凑到他指间的香烟下,亲自给他点着了。

  心情还有些复杂,索性偏头看向边上去。

  耳边传来重重两声咳嗽。

  他一愣,忍不住蹙眉道:“不行就别抽了,我这烟呛人,一般人都抽不惯。”

  晏少卿没说话,也没咳嗽了,低着头抽完了整根烟。

  乔远看着他,又觉得烦了,突然起身道:“我屁股后面还有一堆事,先走了。”

  “嗯。”

  “小胖。”乔远叫了远处椅子上玩手机的小胖,扭头走了。

  冷气入肺,晏少卿又重重咳了两声。

  站起身,抬步上楼。

  没走几步,又远远看见了大跨步下来的阎寒。

  阎寒在病房里待了将近两小时。

  念及此——

  晏少卿脸上的冷意更重了两分。

  两个人擦肩而过。

  阎寒突然停了步子,开口唤了他一声。

  晏少卿也停下,转过头,侧身看他,冷峻的一张脸,一丝表情也无。

  阎寒微挑眉,询问道:“宁董事长的要求,你答应了?”

  晏少卿看着他,没回答,用同样的语气发问道:“你呢?顺水推舟,应下她的建议了?”

  “没错。”阎寒点点头。

  “嗯。”晏少卿笑一声,“好好对她。”

  阎寒也笑了,看着他,审视良久,一言不发,冷着脸走了。

  晏少卿这男人,和他想得差不多。

  寡淡凉薄。

  姜衿那丫头忘了他,正好。

  ——

  阎寒一路出了医院。

  想着刚才最后和宁锦绣说的那些话,开车前往云京大学。

  他眼下刚刚掌管了云家,也的确需要一桩婚姻。

  他愿意娶姜衿。

  却没有想过宁锦绣说得那么多利益问题。

  只是单纯地,愿意而已。

  也因此——

  刚才宁锦绣突然开口,他一言未发,沉默着,许可了她不经商议就抛出的这么一个橄榄枝。

  他想要娶了那丫头,疼她宠她,这念头,从未有一刻,如此强烈。

  可——

  有许多后续问题需要处理。

  阎寒开着车,微微蹙眉,想了一路。

  快到云京大学的时候,问云昊要了孟佳妩的手机号码。

  打电话约了她在校门口见一面。

  没一会——

  他开车到了校门口,远远地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等待的孟佳妩。

  孟佳妩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

  直接发问道:“姜衿怎么样了?”

  开学也有十天时间了,姜衿一直未到,她自然知道了她出事的消息,前几天才和江卓宁去医院里看过,姜衿没醒。

  刚才在电话里听见阎寒说从医院里过来,自然着急。

  阎寒看了她一眼,答话道:“已经清醒了。”

  “清醒了?”孟佳妩忍不住笑一声,叹气道,“可算醒了。”

  “嗯。”阎寒一只手握紧了方向盘,侧头看她一眼,郑重道,“有个事情,我得给你说一声。”

  “说吧。”孟佳妩点点头。

  “姜衿醒了,可记忆力出现了一点问题,她……”

  阎寒语调一顿,“忘记晏少卿了。”

  “啊?”孟佳妩自然大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迟疑道,“忘了谁?”

  “晏少卿。”

  “怎么可能啊。”孟佳妩笑笑,“她忘了谁,也不可能忘了晏少卿吧。”

  “呵。”阎寒笑一声,没说话。

  孟佳妩看着他脸色,半晌,咬唇道:“姜衿她……真得忘记晏少卿了?”

  “没错。”

  “……”孟佳妩一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可能呢?

  姜衿那么爱晏少卿。

  她那样的女生,会为了一个男人,主动在超市里买避孕套,怎么可能呢?

  不合情理。

  “晏少卿回京那一天,和新闻里那个女医生在办公室里,也不知道姜衿看见什么,误会了,也就出了车祸。”阎寒哼一声,沉声道,“事情就这样。”

  他想起来都觉得郁闷。

  晏少卿的父亲是环宇集团董事长,想要让这种新闻消停,动动手指的事情。

  可事实上呢?

  从照片出现以后,这新闻炒了将近一个月,还越炒越热。

  姜衿那丫头陷得那么深,可想而知,每一天都在承受着怎样的煎熬。

  何苦呢?

  晏少卿连自己的家人都搞不定,姜衿嫁给他,除了委曲求全,哪有什么幸福可言呢?

  阎寒胡乱想想,一张脸越发冷峻了。

  孟佳妩自然也明白。

  看着他脸色,很快就想明白了,迟疑道:“那,你找我是为了……”

  “瞒着她。”阎寒看着她,开门见山道,“无论是现在,还是姜衿康复入学以后,她和晏少卿的事情,我希望你守口如瓶,当然,抹掉一个人出现过的痕迹并不容易。可按照姜衿的性子,也不会大张旗鼓地谈恋爱,所以……”

  阎寒一脸郑重道:“我希望你帮忙。”

  孟佳妩一愣,“帮忙。”

  “没错。”阎寒看她一眼,索性实话实说,“宁董事长得知她选择性失忆,告诉她,我是她未婚夫。”

  “……”孟佳妩倏然石化了。

  阎寒……是姜衿的未婚夫?

  开什么玩笑啊!

  可——

  阎寒神色郑重,根本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孟佳妩干笑两声,“你喜欢姜衿啊?”

  “嗯。”

  “要,”孟佳妩越发迟疑了,“要听从宁董事长的建议,娶她?”

  “是。”阎寒道。

  “可……万一她后面想起来怎么办?”孟佳妩简直头疼,“你们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阎寒沉默了一小会。

  淡笑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她能忘了晏少卿,已经说明了问题,晏少卿让她觉得痛苦,我会尽可能给她最好的,等她想起来那一日,再说其他。”

  “您还挺冲动的。”孟佳妩唏嘘道。

  阎寒笑一声。

  他的确冲动了,可下午在医院里那一刻,他看着姜衿纯澈如孩童般的眼睛,便无法按捺这股冲动了。

  他朝着孟佳妩一笑,“这个忙,能帮吗?”

  “我想想。”孟佳妩为难了。

  按着她和姜衿的关系,原本不应该瞒着姜衿的才是。

  她明白爱情的滋味,那种疯狂和炙热,虽然好似烈火焚心,却也能让人获得极致愉悦。

  她有什么权利,替姜衿做出选择呢?

  可——

  开口的这个人是阎寒。

  一来,他已经是云家掌权人了,二来,自己还欠他一份人情。

  若是没有他,上一次云昊的事情,很可能会毁掉她和江卓宁并不稳固的感情。

  “很为难?”阎寒突然道。

  “我只是觉得这样对姜衿不公平。”

  “这是她潜意识的选择。”

  “可?”孟佳妩看他一眼,抿唇道,“这样好像有些自私了。”

  “哦?”严寒突然一笑,“我倒是第一次发现,这个词还能从你口中说出来。”

  阎寒审视着她,问道:“孟佳妩,感情本来就是自私的,我以为这个道理没有谁比你更明白。”

  孟佳妩愣了愣。

  的确,感情本来就是自私的。

  争取了才有希望,不争取连开始的希望都没有。

  这道理,她再明白不过了。

  孟佳妩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看着窗外道:“行。这件事我应下了,我知道怎么做。”

  “谢谢。”阎寒由衷道。

  孟佳妩笑了笑,“不敢当。”

  阎寒也没有再说话。

  等孟佳妩下了车,一发动,直接离开了。

  ——

  医院里。

  晏少卿准备下班了。

  心里牵挂着姜衿,索性再去病房里看一眼。

  宁锦绣不在,陪同的一个护工拖了地,在清理洗手间。

  姜衿的病床升起了一些,她靠着,也没睡,两只眼睛盯着滴答滴答的吊瓶,微微蹙着眉,看上去还有点呆,眼见他来,弯着眼睛轻轻笑了下,“晏医生还没下班呀?”

  “嗯。”晏少卿露出个浅笑,回答道,“准备下班了,过来看你一眼。”

  “嘻嘻。”姜衿歪头道,“我真荣幸。”

  她头上还缠着纱布,额头以上都被包裹着,越发显得脸小了。

  晏少卿想起那曾经缠在他指尖的柔软发丝,难免恍惚,盯着她额头看。

  姜衿一愣,抬手在自己头上轻轻碰了一下,发问道:“好像成小光头了,是不是很难看?”

  她蹙眉说着话,又突然想到晏少卿是她主治医师,眼睛都睁大了一些,抿着嘴角道:“我听妈妈说现在有那种不用剃头也可以进行的开颅手术嘛,我是女孩子,医生哥哥怎么也不替我想一想,就直接把我头发剃光了,唔……”

  她蹙眉看他,委屈和责怪都写在脸上。

  晏少卿还觉得有点好笑,拉了椅子顺势坐下,解释道:“也是为了手术安全考虑,剃头更好一些。”

  “头发长起来很慢的啊。”姜衿完全不能理解。

  本来就是嘛。

  可以不剃小光头,自己却被剃光头了。

  这放在哪个女孩子,也会觉得接受不了的啊。

  “嗯。”晏少卿看着她,也不辩驳,好脾气道,“我的错,考虑不周。”

  “唔。”眼见他认错,姜衿又觉得不好意思了,扯扯唇角,小声道,“也不是。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我知道。”晏少卿一笑。

  姜衿看着他,这才发现他鼻梁边上青了一块,意外道:“你脸上怎么了啊?”

  “嗯?”晏少卿微愣。

  姜衿用眼神示意一下,疑惑道:“好像被人打了一拳。”

  晏少卿抬手摸了摸,微微蹙眉,淡声解释道:“没事。遇到一个不讲理的病人家属,不小心挨了一拳。”

  “谁这么讨厌啊。”姜衿鼓着腮帮子嘀咕。

  晏少卿看着她十足丰富的面部表情,只觉得无比心安。

  姜衿见他发呆,又问,“还疼吗?”

  她尚且在病中,脑袋肯定不舒服的,说话便显得非常小心轻柔。

  声音软软的,能抚慰人。

  晏少卿怎么还会觉得疼呢?

  甚至觉得——

  这一拳还挨得挺值得。

  他看着姜衿,抿着唇角笑一下,“不疼。”

  “哦。”姜衿看上去放心些,似乎觉得无聊,又看一眼吊瓶,再看他,又问,“我感觉我躺了好久了。嗯,晏医生,你会不会觉得我……话很多?”

  “还好。”晏少卿笑着道。

  “还好?”姜衿扁扁唇,“还好就是话还有点多的意思,你别觉得我烦呀,我就是太无聊了,没人陪我说话。”

  “不会,我这不陪你说话着吗?”

  “也对哦。”姜衿倏然一笑,眨着眼睛看他,“那你能经常来陪我说话嘛?”

  晏少卿微愣,神色定定地看着她。

  “我忘了,你工作肯定很忙的。”

  “好。”晏少卿突然道。

  姜衿忍不住笑起来,正想再说什么,突然紧紧蹙了眉,空闲的一只手就往头上抓。

  “怎么了?”晏少卿连忙按住她的手。

  “头疼。”姜衿皱着小脸,突然就痛苦起来,可怜巴巴道,“伤口疼,又疼又痒,怎么办啊。”

  “没事没事。”晏少卿松了一口气,“很正常,我帮你摸摸。”

  “嗯。”姜衿乖乖地拿下手。

  晏少卿伸手过去,隔着纱布,十分轻柔地摸着她脑袋。

  他是医生,手法肯定比一般人好一些。

  姜衿皱着鼻子感受着,没一会,还觉得享受,微微眯着眼睛,像一只假寐的小猫。

  眼见她渐渐安静了,晏少卿松了手。

  还没坐下,姜衿又睁开眼睛,看着他,小声要求道:“再摸一下,好舒服的。”

  晏少卿:“……”

  姜衿觉得他是不是不情愿,无奈道:“好吧,不摸了。其实也不疼了。”

  晏少卿忍不住轻笑一声。

  垂眸对上她眼睛。

  姜衿也正看着他,四目相对,神色就有些迷惘了。

  觉得紧张,一颗心砰砰砰跳起来。

  两个人近在咫尺,她觉得晏少卿长得实在帅,这么年轻,都已经当医生了,还是她主刀医生,好了不起哦。

  尤其——

  长得这么帅,性格还这么好,又非常温柔。

  被他照顾的病人简直太幸福了。

  姜衿看着他,有点口干舌燥,还有点慌,忍不住舔了舔干涩的唇。

  晏少卿的目光就落在她浅粉的唇上。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忍不住蜷了蜷,按捺着突如其来的渴望。

  宁锦绣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神色一愣,连忙咳了两声,快步到床边,笑着道:“晏医生怎么还没下班?”

  “嗯。”晏少卿站直了身子,看着她淡声道,“过来看看姜衿。”

  “费心了。”宁锦绣客气道。

  晏少卿神色淡淡地笑了笑,“应该的。”

  躺着的姜衿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地说着话,心里还有点抑郁,小声问,“妈,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呀。”

  “……”宁锦绣无语地看她一眼。

  硬生生,从她的语调里听出了一丝丝嫌弃的意思。

  心里敲响了警钟。

  看了晏少卿一眼,笑着道:“还有点事情要问呢,我们出去说?”

  “好。”晏少卿看了姜衿一眼,点点头。

  姜衿有些沮丧,扁着嘴,有气无力道:“晏医生再见了,记得明天要来陪我说话呀。”

  宁锦绣:“……”

  这才几分钟,两个人又熟悉起来了。

  她心情实在不好,抬步去了外面,看着晏少卿,开门见山道:“躺了十几天,衿衿这丫头有些好动了,话很多,你忙工作,别拿她那些话当真。”

  晏少卿笑而不语。

  宁锦绣想着刚才看见的那一幕,只觉得头疼。

  感觉晏少卿好像姜衿的命中劫数。

  两个人相处的感觉,怎么看,都觉得暧昧柔和,好像下一刻就要生出感情来。

  她当然要阻止了。

  心念一起,宁锦绣索性发问道:“眼下她这种情况,转院方便吗?”

  晏少卿终于回神了,看着她,意外道:“转院?”

  “是,转院。”宁锦绣点点头,解释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阎寒也算是答应了这门婚事,我想着应该给衿衿转院,这样才好重新开始。”

  “您怕她想起我?”晏少卿微微蹙眉。

  “是。”宁锦绣也直言不讳。

  “我不同意。”晏少卿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微微握了一下,淡声道,“转院的事情我不同意,看着她康复我才放心。”

  “你已经答应了不是吗?”

  “是。”晏少卿道,“我答应不在她跟前提起过去,不过……”

  他语调一顿,“有一个附加条件。”

  宁锦绣愣了一下。

  “我需要看着她康复。”晏少卿言简意赅。

  宁锦绣:“……”

  看着她康复?

  要是看着看着,两个人就看出感情来了呢?

  “我知道您担心什么。”晏少卿看着她,一脸郑重道,“如果我不说,她也能想起,证明她逃避这段感情的心意并不坚定,她爱着我,而且我也爱她,相爱的两个人,原本应该在一起的,不是吗?”

  宁锦绣:“……”

  她突然觉得有些头大了。

  晏少卿这人,比之同龄人还要沉稳持重。

  哪里像一个晚辈?

  偏偏——

  她已经强人所难了,怎么能继续得寸进尺呢?

  宁锦绣点点头,看着他一脸郑重道:“那行,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也就像你所说的,如果到出院她还没能想起你,我希望你们的事情能彻底成为过去。”

  晏少卿沉默良久,低声道:“好。”

  “那我先进去了。”

  宁锦绣话音落地,转身进了门。

  晏少卿站在外面,也暂时没有走,很安静,听着里面姜衿的轻笑声。

  听着听着又觉得难受,有点无法承担。

  眼下这样一个姜衿,虽然受了苦,整个人却显得轻松自在,说话都随意直白,眼眸清澈澄净,依旧乖巧,最主要的,性子比以前柔和活泼了些。

  他能说什么呢?

  作为被刻意忘记的那一个,许多话,他都无法出口。

  晏少卿抬步慢慢往出走。

  夜幕降临,医院外,街道上灯光都全部亮起来。

  他只觉得空。

  好像置身于一片荒野中。

  遥远的地方传来女孩柔软的说话声。

  其实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一直走,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看上去极度冷淡,周围的空气都因为他清冷了几分。

  好一会,他才停了步子,发现自己早已经走过了小区门口。

  晏少卿低头自嘲地笑了一下。

  转个身,又往回走。

  路过小区门口还在营业的便利店。

  晏少卿站在外面略微想了想,抬步进去,低头看一眼展柜,朝着老板道:“一包烟。”

  “什么牌子?”

  “随便。”

  他以前不抽烟,对香烟品牌从未留意。

  事实上——

  他也无所谓什么牌子,什么牌子都好,是烟就行了。

  便利店老板却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伸手进了展柜,询问道:“要多钱的?”

  “随便。”

  “九十五块。”便利店老板在角落里拿了一盒给他。

  “嗯。”晏少卿取了钱递过去,声音淡漠,“再拿个打火机。”

  老板随手递了一个给他。

  晏少卿抬手接过,也没看,转身直接出了门。

  没了姜衿。

  感觉实在太空了。

  他总得找点什么容易上瘾的东西,补上心里那个无声的窟窿。

  香烟,正好。

  ------题外话------

  嗯,亲们早安么么哒。

  昨天更新后,才发现原来每天晚上熬夜看文的妹纸那么多,很过意不去,所以以后肯定不在晚上更新了,早上九点二十之前更新,亲们早上起来再看。

  关于失忆梗的事,评论区说了很多,也就不在这里说了,总之,阿锦认为这是很必要的一个梗,有的亲说狗血,但是阿锦觉得也算经典耐用的一个梗吧,不然大家都用。

  反正老梗新梗,写好了就是好梗,阿锦不保证每一个亲都喜欢满意,但是会尽努力写到自认为最好。

  今天有很多亲出来安慰支持阿锦,也有很多开始吐槽最后想通赞同的,都很感谢,理解万岁,么么哒。

  最后一天啦,别忘了清理月票。

  顺带着给二月一日求个票,虽然有亲说不给票了,嗯,阿锦还是要求票,这是一项荣誉嘛,理解么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12:再摸一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