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非她不要 求月票嗷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病房里。

  姜衿无聊地躺了一会。

  护士来拔了针,宁锦绣便催促她睡觉了。

  姜衿却睡不着。

  脑袋稍微地侧了一下,看着宁锦绣,轻声征询道:“妈,给我做手术的晏医生多大年龄了?”

  “怎么?”宁锦绣微愣,疑惑地看她一眼。

  “我就随便问问。”姜衿笑笑道,“感觉他很年轻呀,都已经是主任医师了,而且还听有的护士叫他晏教授,应该没有三十岁吧,怎么都是教授了?”

  “四院里人才辈出,年轻教授也不是他一个。”宁锦绣避重就轻。

  “都长得像他那么帅吗?”姜衿皱着鼻子,看了宁锦绣一眼,了然道,“看吧,肯定没有。”

  宁锦绣:“……”

  “估计也没有他那么温柔耐心的。”姜衿若有所思,又来一句。

  宁锦绣简直无语了。

  这丫头都失忆了,怎么还满脑子就想着晏少卿呢?

  东拉西扯地说着他的好,听在耳里,都让她觉得于心不忍了。

  宁锦绣坐在床边,一只手握着她的手,一只手帮她轻轻摸着脑袋,柔声询问道:“你喜欢他?”

  “唔。”姜衿愣一下,吐吐舌头道,“也不是,我就是好奇。”

  她睁着漆黑的眼眸看着宁锦绣,小声道:“而且我都和阎寒交往了,还订了婚,怎么能喜欢别的男人呢?是吧,这样对教官是非常不公平的。”

  “嗯。”宁锦绣眼见她蹙着眉说话,眼眶突然就有些发热了,轻声道,“给妈妈说说你们在学校的那些事吧。”

  “诶?”

  “阎寒不是当过你军训教官吗?”宁锦绣一笑,拍着她的手打趣道,“我可知道他当教官的时候就对你另眼相待了,你呢,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哦。”姜衿蹙眉想着,只觉得一片空白。

  半晌,不确定道:“也许是他离开的那一天……”

  “嗯。”宁锦绣看着她,示意她继续。

  姜衿略微想想,仍旧是蹙着眉头道:“就我记得我捧了一大束百合花送给他,他们不能要。哈哈,听说那个规定还是他制定的,不能收学生送的任何东西,包括鲜花的。他就没收,折了一朵花走了,走老远回头对我挥手。”

  “就在那一瞬,喜欢上了?”宁锦绣看着她,还觉得意外。

  慈善晚宴上碰到三个人的纠葛,她自然晓得阎寒喜欢姜衿这丫头。

  她和阎寒有些生意往来,也算了解他为人。

  手段果决、性子刚硬、能负责。

  这种自小经历了父亲出轨伤害母亲,又被母亲养大,成长在军营里的男人,一旦有了心爱的女人,定然会一心一意忠贞到老,尤其是保护自己的女人不受伤害这方面,完全不用担心。

  家庭方面也简单,完全能做了自己的主,不像晏家那么复杂。

  事实上——

  在姜衿没失忆之前,她都有心撮合她和阎寒多加往来。

  只因为她和姜衿的母女关系刚刚建立起来,时机未到而已。

  谁能料到这丫头失忆了。

  下午那样的情况下,她虽然冲动,却也的确做了一个并不怎么后悔的决定。

  以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小心进展。

  却不料——

  姜衿这丫头原本对阎寒也是有好感的。

  算是歪打正着吗?

  宁锦绣欣慰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依偎在她手边的姜衿也苦恼地叹了一声,无奈道:“我也不知道,后面的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就记着我耳朵受伤那一次他带我去医院了,反正送他那一次也没有喜欢他吧,我就是觉得有点伤感,他在军训期间对我帮助很多。”

  “想不起来就算了。”宁锦绣笑了笑,“过去的事情都不重要,我们向前看。”

  “也是。”姜衿皱着鼻子笑起来,脑袋还有点痒,蹭着她手心撒娇。

  宁锦绣看着她,心软得一塌糊涂。

  这丫头其实也就是偶尔执拗,若是真心相待,她其实最心软。

  很快就能原谅来自旁人的伤害。

  也可能是母女天性使然,眼下相处了这些日子,感觉起来好像这样相处了很多年。

  遇到姜衿之前她其实只是有些愧疚。

  知道这丫头是自己的女儿之后,再每每回想,都觉得懊悔羞愧。

  宁锦绣在心里轻叹一声,看着姜衿小猫般眯着眼享受的表情,还是觉得于心不安,抿唇良久,主动道:“晏医生今年二十八,应当是国内脑外科这方面最年轻的医学教授了。”

  “我就说他很棒嘛。”姜衿乐了,非常自豪地笑着道。

  “是很棒,听说医院里许多女医生护士都在追他呢。”

  “诶?”姜衿仰头看着她,好奇道,“那晏医生呢,有被人追上吗?”

  “嗯。”宁锦绣笑着道,“他们同科室的一个女医生,就是他女朋友,好像姓楚。”

  “一个科室的医生也可以谈恋爱啊?”

  “我也是听两个小护士说的。”宁锦绣一副并不十分清楚的模样。

  “这样?”姜衿眼珠子转两下,嬉笑道,“那个姓楚的女医生漂亮吗?能追上晏医生,肯定特别漂亮吧?”

  “还好,没有你漂亮。”宁锦绣一笑,抬手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

  姜衿扁着嘴看她一眼,抑郁道:“我都被剃成小光头了,哪里还能算得上漂亮啊。”

  “头发肯定会长出来的。”宁锦绣被她的语气逗乐了,笑笑道,“没长出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妈妈给你准备各种各样的假发先戴一段时间,跟真的没什么区别,等真头发长出来,摘掉就是了。”

  “对哦,还可以这样。”

  “哈哈。”

  宁锦绣拧拧她脸颊,略微想一下,抬手拿了手机,上网搜索了楚乔一张照片,递到姜衿眼前,试探道:“这个就是楚医生。”

  “我看看。”姜衿抬手拿了手机。

  手机屏幕上正是楚乔在震区的那一张照片。

  姜衿狠狠愣一下。

  宁锦绣低着头,小心地观察着她的脸色。

  她拿出这一张照片给姜衿看,纯粹是一时心软犹豫,也是想看看她,到底能不能想起点什么。

  眼见她神色古怪,也就沉默了下来,没有主动开口了。

  半晌——

  姜衿长叹一声,唏嘘道:“原来就是她呀。”

  “嗯?”宁锦绣微微挑眉。

  姜衿将手机还给她,笑笑道:“我就是看了这张照片,才想当记者的。我感觉这张照片拍的很好啊,把她拍的特别漂亮对不对?主要是气质,也能感觉到摄影师的情绪在里面,就显得特别感人了。”

  “……”宁锦绣一愣,“地震的事情你还记得?”

  “嗯啊。”姜衿理所当然地看她一眼。

  宁锦绣看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还记得地震?

  甚至记得楚乔?

  就是将关于晏少卿的所有事绕了过去?

  剔除得干干净净?

  宁锦绣看着她清亮澄澈的眼睛,愣神半晌,只觉得无比心疼,小心翼翼地护着她脑袋在怀里,柔声道:“当记者就当记者,无论你想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快点好起来,健健康康的最重要。”

  “嗯。”姜衿点点头,叹气道,“可我还是记不起自己怎么出的车祸。”

  “不记得也好,”宁锦绣说,“又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

  “是不太高兴。”姜衿蹙眉,无比苦恼,“我一努力想,就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那就别想了。”宁锦绣轻叹一声,摸摸她脸蛋,柔声笑道,“睡觉吧,时间也不早了,脑袋疼要好好休息。”

  “嗯。”姜衿睁大眼睛看她,“你再帮我摸摸伤口那一块,有点痒。”

  “好。”宁锦绣抬手上去,怕她疼,动作无比轻柔。

  姜衿感受着,半晌,忍不住蹙眉道:“还是晏医生摸起来比较舒服,你摸起来没感觉。”

  “他是医生,这方面自然比我强。”宁锦绣声音淡淡。

  “嗯,也对。”姜衿赞同地点点头。

  安静地看着天花板。

  思绪有点乱,又好像很清晰,还有点空。

  好像有些什么挺重要的事情还是没记起来,偏偏想一下,脑海里都是空白。

  是阎寒吧?

  两个人都已经订婚了,肯定发生过许多事情了。

  她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而且——

  下午看见他的时候,虽然高兴,也没有心跳加快的紧张感。

  倒是和晏医生对视的那一下,很紧张。

  姜衿胡乱想着,撇撇嘴,轻叹一声,再收回视线,就看到推门而入的姜煜和姜皓了。

  “爸。”姜衿扯开唇角唤了一声。

  她手术后第三天就醒了过来,可一直没清醒,非常烦躁,偶尔胡言乱语,不能顺畅说话,也不怎么认人,大半时间还都在沉睡,眼下看见熟人,还是有点兴奋的,唇角带着清浅的笑意。

  “醒着呀。”姜煜到了她床边,也觉得安慰,轻声问,“感觉怎么样?”

  “我明天能下床吗?”姜衿看着他,懊恼道,“我也没有骨折什么的,肯定能走路吧,总是躺着,感觉腿都软了。”

  “这,”姜煜温和一笑,“我又不是医生,这个明天问问医生。”

  “好吧。”

  “嗯。”姜煜点点头,看了宁锦绣一眼。

  很明显,有话要说。

  宁锦绣伸手帮姜衿掖了掖被角,朝姜皓道:“先陪你姐姐说会话。”

  “嗯。”姜皓点点头答应了。

  他对宁锦绣的感情其实挺复杂,倒也算不上讨厌。

  毕竟已经有了是非观。

  那个荒唐的错误是楚玉英当年造成的,他无论如何也怪不到宁锦绣身上,她和自己的爸爸原本应该是一对的。

  尤其——

  姜衿这样突如其来一个车祸,甚至冲淡了他原本的压抑沉闷。

  他太心疼姜衿了。

  楚玉英那样对待她,他清清楚楚地看着,心里也有些怨言。

  反观宁锦绣,虽然当年也做下了抛弃孩子的事情,再次回来,却是一心对姜衿好的。

  她那种身份的人,没日没夜照顾姜衿十几天了。

  尤其她非常温柔,比楚玉英更像一个母亲。

  总归——

  对姜衿来说,宁锦绣显然比楚玉英好了太多倍,似乎也比赵霞好一些。

  虽然他没见过赵霞,可就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宁锦绣和姜衿的相处才是最融洽轻松的。

  骨肉血亲,母女天性,大抵也就是如此了。

  想通了这一遭,面对宁锦绣,他也就没什么芥蒂了,还挺尊重。

  宁锦绣自然也是欣慰的。

  看着他笑了笑,在衣架上取了披肩,和姜煜出了门。

  姜皓坐到了床边,眼看姜衿眉目清明,略微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发问道:“姐姐你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

  “疼啊,”姜衿点点头,“头上挨一刀,能不疼吗?”

  “现在还疼?”姜皓愣了。

  “嗯。”姜衿略微想一想,无奈道,“其实主要是痒,我就老想抓。”

  “那我帮你按按?”姜皓试探地问一句。

  “也好。”姜衿抬手指了指,“就这,你轻点按。”

  “嗯。”姜皓抬手上去。

  怕她疼,动作也是非常轻柔小心,和宁锦绣的动作力度差不多。

  姜衿眯着眼睛感受一会,叹气道:“还是晏医生摸起来最舒服了,你们按着都没什么感觉。”

  姜皓抿着唇看了她一眼。

  他和姜煜来的路上,已经知道姜衿选择性失忆的事情了。

  可眼下——

  听到她神色自然地说起“晏医生”这三个字,还是觉得有点难受。

  却也没打算告诉她真相了。

  毕竟——

  他已经知道宁锦绣和姜煜两人都不喜欢晏少卿的事情了。

  眼下姜衿也忘了。

  肯定是伤了心,不愿意再记起的。

  姜皓轻叹一声,勉强笑道:“人家是医生嘛,手法肯定比我们好一些。”

  “那倒是。”姜衿神秘兮兮道,“还是一个又帅又年轻的医生。”

  “姐姐我记得你以前不花痴呀,再说了,这世界上长得帅的男人多了去了,我看乔远哥就长得非常帅啊,而且他还挺喜欢你的呢,多好,你们还认识那么多年……”

  姜皓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乔远很护着姜衿,没了晏少卿,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呀。

  “乔远?”姜衿愣一下,若有所思道,“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姜衿一笑,无奈道,“反正就是喜欢不起来,嗯,不来电。”

  “……”姜皓愣一下,“好吧。”

  “嘿嘿。”姜衿看着他,咧开唇角笑了笑。

  声音传到外面去。

  宁锦绣和姜煜两个人都听见了。

  抬眸看了姜煜一眼,宁锦绣淡声道:“我觉得她忘记晏少卿是个好事,阎寒人也不错,下午说起来的时候冲动了些,想想倒也不后悔,阎寒会护着她的。”

  “那你也该和我商量一下。”姜煜无奈道,“我身边的宋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宁锦绣看他一眼,蹙眉道:“宋铭?不认识。”

  “我也不了解阎寒。”

  “我看人的眼光没问题的。”宁锦绣拢了拢身上的大披肩,一脸自信。

  姜煜一时无言。

  半晌,沉声道:“但愿吧。”

  宁锦绣看着他脸色,感觉他好像还不太高兴。

  静静站着,也就没说话了。

  她穿得单薄,肩膀上笼了一条大披肩,看上去也不显得多暖和,只让人觉得清冷优雅。

  和以前不一样了。

  年轻时候的宁锦绣,应该挺任性妩媚的。

  姜煜思绪飘飞,胡乱想想,眼见她似乎想进去,连忙淡声道:“等一下。”

  “嗯?”宁锦绣抬眸看他。

  姜煜定定神,一脸认真道:“衿衿的事情,麻烦你多多费心了。我接下来可能没多少时间过来。”

  宁锦绣一愣,“有事?”

  “嗯。”姜煜点点头,“我可能被调职离京。”

  “调职?”宁锦绣狠狠愣一下,回过神来,意外地看着他,“为什么?”

  姜煜神色没什么波澜,“正常变动。”

  宁锦绣蹙着柳眉,审视他一眼,半晌,迟疑道:“莫非是因为家里这些事?你被调查了?”

  “那倒没有,无须担心。”姜煜一副不愿多言的样子。

  “升了还是降了?”宁锦绣换个方式问。

  “结果还没下来,难说。”

  “一点风声都没有吗?”宁锦绣显然对他模棱两可的答案不怎么满意,也不进去了,静下心来追问。

  姜煜垂眸看她一眼,淡声道,“你很关心?”

  宁锦绣:“……”

  她是关心他吗?

  她主要是关心她女儿好吗?

  眼下姜煜在这种位子上,她自然不可能昭告天下认回亲生女儿了。

  毕竟——

  他们这关系实在太乱了,要说清,就得事无巨细。

  可——

  这种事,怎么能昭告天下呢?

  没得惹人笑话。

  姜衿只能是姜煜的亲生女儿,姜煜出了事,不得连累到她吗?

  她如何能不担心?!

  宁锦绣一双柳眉越蹙越紧,看着姜煜,不说话。

  姜煜扯动唇角淡笑一下,声音温和道:“说了没什么事,不用担心。去秦宁省的可能性比较大。”

  “秦宁省?”

  这不是刚地震了吗?

  在这种关头上出现人事调动?

  “嗯,那边震后救灾出现了点纰漏……”

  “这样?”宁锦绣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试探道:“一把手?”

  “对。”

  “哦。”宁锦绣应了声,抿唇思量。

  从云京到秦宁,其实算得上远调了,权限上,还有点降职的意思,却的确不严重。

  毕竟——

  灾后重建,做得好了,算得上大功。

  下一次再有变动,肯定也就一步高升了。

  没什么可担心的。

  想通了这一遭,宁锦绣也就放心了,笑笑道:“放心吧,有我呢,我会好好照顾衿衿的。”

  “谢谢。”姜煜点点头。

  宁锦绣微愣,淡声道:“不用客气,那也是我的孩子。”

  提到这个,两个人难免尴尬了。

  宁锦绣侧头看向一边。

  姜煜多看了她两眼,半晌,突然道:“你当年怎么不打招呼就走了?”

  “什么?”宁锦绣微愣。

  等反应过来,神色还有点不自然,也不回答,话锋一转道:“嗯,平春是谁?”

  “……”姜煜一时没明白。

  “是个女人名字吧?”宁锦绣又问。

  姜煜一愣,迟疑了一小下,还是实话实说,“少卿的姑姑,晏平春,你怎么……”

  话说半截,他突然沉默了。

  宁锦绣淡淡一笑,“我就随便问问。”

  姜煜点点头,也不解释。

  宁锦绣侧头看一眼病房,听到姜皓和姜衿的说话声,略微想想道:“那姜皓呢?这孩子怎么安排?高三正是关键时候,可不能因为家里这点事,影响了孩子学业。”

  “这事情已经商量过了,他准备出国留学,高考完就走。”

  “出国去?”宁锦绣颇感意外。

  “嗯。”姜煜似乎轻叹一声,开口道,“他自己要求的,我觉得也合适。”

  “出去散散心也好,又能开阔眼界。”宁锦绣轻声道。

  姜煜点点头,“嗯”了一声。

  两个人一时无话。

  ——

  翌日,上午。

  十点刚过,晏少卿到了病房里。

  姜衿还没醒,睡得安稳。

  护工阿姨在边上坐着,电视开的很小声,看节目。

  晏少卿看她一眼,发问道:“家属呢?”

  “刚才接了个电话,出去了。”

  “哦。”晏少卿点点头,算作了解,抬步到了床边,拉了张椅子坐下,看着姜衿。

  小丫头睡着了很乖,微微翘着唇角,好像还做了好梦。

  让他心安。

  姜衿住院这十几天,他晚上一直失眠,感觉起来,好像怎么也睡不着了,早上却很精神,五六点就能非常清醒,穿戴收拾好到医院,每天都非常早。

  “晏医生?”

  姜衿没一会醒来,眼见他出神,轻唤了一声。

  晏少卿看着她,柔和一笑。

  姜衿乐了,就保持歪着脑袋的姿势,看着他征询道:“你是来陪我说话的吗?太早啦。”

  “十点了,哪里早?”

  “唔。”姜衿扁扁嘴角,漆黑的眼眸还眨了一下,理所当然道,“我是病人嘛,当然需要好好休息了。一般都十点多才醒来的,对了,你几点过来的?”

  “刚来。”

  “那还好。”姜衿点点头,“没有等我很久。”

  她说话的语调比以往慢了些,一句接一句,很小的事情也得说出来。

  边说边想。

  思考的时候总是微微蹙着秀气的柳眉,看上去天真娇憨。

  晏少卿看着她,目光可以算的上贪婪了,纵然清淡克制,也是一眨不眨的。

  姜衿被他盯得有点紧张了,羞涩笑道:“嘿嘿,我早上还没洗脸呢。”

  “要洗吗?”护工阿姨一直注意着她的动静,连忙起身,走两步到了床边,笑着发问。

  “嗯……”姜衿蹙眉想着,半晌,看了晏少卿一眼,一脸期待道,“对了。晏医生,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呢。我可以下床吗?一直躺着,腿都软了。”

  晏少卿轻笑道:“洗了脸我推你下去,做个CT。”

  “好。”姜衿倏然高兴起来。

  看看护工阿姨,又看看他,抿着唇轻声道:“我洗脸呀,还得穿衣服。”

  晏少卿微微愣一下。

  反应过来,才明白这是让他回避一下的意思。

  突然就有点窒息了。

  “晏医生?”姜衿见他出神,又唤一声。

  “嗯。你先收拾一下。”晏少卿话音落地,笑了笑,起身出门了。

  楼道上还有凉风,吹拂在他脸上,冰冷冷的,感觉起来,好像结了一层寒凉的清霜。

  穿衣服?

  呵,其实也就穿一件长外套而已。

  却是需要他回避了。

  过去哪里有这样的时候呢?

  这丫头总是主动要求上他床,钻进他被窝就觉得心满意足,甚至……

  晏少卿猛地闭了一下眼睛,不忍再想了。

  静静地站在外面。

  直到里面传来姜衿唤他的声音,才重新进去,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坐到了轮椅上。

  “不等妈妈了吗?”姜衿抬眸问他。

  “不等了。”晏少卿笑着答,“我直接推你过去就行,已经十一点了,再晚该下班了。”

  “那好。”姜衿笑着点点头。

  不知怎地,她就是觉得晏医生非常亲切熟悉,看见他就觉得开心。

  也喜欢和他相处,说说话都行。

  难道是因为他是自己主治医生,所以很有安全感?

  姜衿胡乱想着,晏少卿推着她往下走,也没怎么说话,很快就做了CT出来。

  路过门诊大厅的时候,姜衿不经意一抬眸,就在公告栏里看见晏少卿的照片了。地震救灾回来,他和楚乔都被评了先进个人,在光荣榜里。

  两张照片一样大小,一样高度,看上去,很匹配。

  姜衿看着照片,微微仰着头,朝晏少卿笑笑道:“楚医生是你女朋友嘛,看上去和你好登对。”

  “……”

  晏少卿愣一下,也看了眼照片,薄唇紧抿。

  姜衿一脸疑惑,看着他脸色,觉得他是不是生气了?

  毕竟两个人也不算很熟。

  她太八卦了。

  晏医生脾气再好,应该也不喜欢陌生人随意打探他*吧?

  姜衿眨眨眼笑一下,可怜兮兮道:“对不起啊。”

  “……”

  晏少卿还是不言语,推着她往住院部而去。

  姜衿头都大了,双手合十看着他,声音软软地求饶道:“晏医生,医生哥哥,拜托拜托,我不是故意八卦你的,就是有点好奇……”

  晏少卿突然停了下来,目光深深地看她一眼。

  姜衿苦笑一下。

  晏少卿顺势半蹲在她轮椅边,温柔地笑了笑,“我没有生气,她不是我女朋友。”

  “不是呀?”姜衿愣一下,“可好像大家都说你们是一对。”

  “嗯。”晏少卿看着她,依旧十足温柔耐心道,“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大家?”

  “……”

  姜衿神色怔怔地看他一眼。

  半晌,下意识点点头,抿唇道:“相信你。”

  晏医生这么温柔的人,对女朋友肯定特别好,怎么会不承认她的身份呢?

  他说不是,那就肯定不是了。

  “那不就成了?”晏少卿一笑,推着她继续走,边走边道:“有时候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相,很多时候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相,真相是需要用心感受的……”

  “嗯。”姜衿头有点疼,倦倦地点了一下头。

  晏少卿推她回了病房。

  宁锦绣也不知去了哪,暂时还不在。

  他又陪着姜衿说了一会话,眼见她睡着,才算松了一口气。

  出门回办公室。

  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姜衿刚才的那番话。

  眉头紧蹙。

  他从震中回来十几天了,可因为姜衿出事的原因,一直不在状态,眼下上班几天了,又很忙,一来二去,虽然心知肚明,却也根本没有去主动关注他和楚乔先前的新闻。

  刚才姜衿的话突然提醒他了。

  晏少卿进了办公室,抿着唇,开电脑浏览网页。

  地震过去一个多月,相关新闻自然没有最开始那么热,可也算余温未散。

  微博上还有许多地震中涌出来的感人照片,被许多网友转发保存,分门别类地进行点评。

  楚乔那张照片是代表,楚乔和他,也仍旧被各种揣摩配对。

  晏少卿抿唇看着,越看越沉默。

  姜衿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看见晏真真找他吃饭都会嫉妒吃醋,小心翼翼地追问,心思敏感,爱他成痴,可整整一个月时间,看着这些照片,看着这些说他和楚乔天造地设的言论,愣是一句也没问。

  怎么能忍呢?

  她应该每一天都非常煎熬,想象着,揣测着,好像惊弓之鸟。

  难怪了,看见那一幕,会扭头就跑。

  一味逃避。

  真是……

  晏少卿抑郁地说不出话来,心里愤怒的情绪竟是也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表达了。

  第一时间想到晏平阳。

  他的父亲,在明知他认定姜衿的情况下,对这些新闻置若罔闻?

  推波助澜了吗?

  他有没有在后面推波助澜?

  这样想着,他根本坐不住了,抬手腕看一眼时间,关了电脑,直接出办公室,开了车,就往环宇集团大楼而去。

  顾湘去世以后,这么多年,他回国次数屈指可数。

  没有去过环宇集团。

  楼下的保安和前台都不认识他,将他拦在了打卡机外面。

  晏少卿定神看了跟过来的前台小姐一眼,缓缓心神,忍耐道:“我找晏董事长。”

  “有预约吗?”前台小姐见他穿着得体气质不凡,礼貌发问。

  “没有。”

  “没有预约的话……”

  前台小姐话未说完,晏少卿转身去边上打了一个电话。

  没几分钟——

  晏平阳的贴身特助亲自下来,看见他十足热络道:“三少,你怎么来了?”

  “带路吧。”晏少卿淡淡道。

  “是,这边请。”

  特助先生礼貌地将他迎了进去,转过身,狠狠瞪了一脸茫然的保安一眼,保安欲哭无泪。

  晏少卿和特助进了专属电梯。

  很快——

  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晏平阳看见他自然是意外的,从转椅上起身,笑着问,“少卿,你怎么来了?”

  他和顾湘唯一的儿子,他自然十分看重。

  云若岚、晏清绮和晏少瑄加起来,都不足他十分之一的。

  可——

  这么多年其实疏于照顾他。

  晏平阳的心里,对自己的长子,非常愧疚。

  “有事找您。”晏少卿一路上来,心里的怒火慢慢下去,温声道。

  “先坐吧。”晏平阳抬眼看向不远处的沙发,示意他坐过去。

  晏少卿点点头,抬步坐下。

  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女秘书进了来,笑着征询道:“您喝点什么?”

  晏少卿抬眸看她一眼,尚未回答,神色一愣。

  视线里的女人看上去很年轻,应该不到三十岁,剪裁合度的黑色职业套裙包裹着窈窕身形,柔柔浅笑,模样……竟是和自己过世的母亲有几分相似。

  顾湘去世的时候,也就三十多岁。

  晏少卿九岁。

  记忆里便永远印刻着自己母亲三十多岁的笑脸。

  看着不远处的女秘书,他有些出神了。

  晏平阳侧头看一眼,淡声吩咐道:“给少卿准备咖啡。”

  “好的,董事长。”秘书应一声,转身走了。

  窈窕多姿、形容风流。

  晏少卿回味着晏平阳刚才简短的吩咐,一时间,心情竟是越发复杂了。

  少卿?

  真是好笑了。

  自己从未来过这,自己的父亲当着一个外人,竟是也能这样随性地开口吩咐,反观这问话的女人,也是毫不意外,甚至,一丝丝好奇也无。

  晏少卿抿唇坐在沙发上,周遭气息都冷了几分。

  晏平阳看他一眼,顺势坐到了边上的单人沙发里,开口询问道:“什么事?下午没工作?”

  “有关我和楚乔的新闻,您知晓吗?”晏少卿开门见山。

  晏平阳愣一下,点点头,“知道。”

  “有没有推波助澜?”

  “没有。”晏平阳大抵猜测到他想问什么,实话实说道,“网上你们的新闻和我没关系。”

  “可您置之不理。”

  晏平阳笑一声,“一点八卦新闻而已,又没影响你名誉,没什么可理会的。再者,楚乔能和你一起去震区,可见工作能力也挺优秀,又是楚家女儿,我觉得你们也算般配。”

  “我有姜衿了。”

  “姜衿那丫头我看不上。”晏平阳微微蹙眉。

  晏少卿定神看着他,笑了笑,神色郑重道:“爸,我非她不要。”

  “……”晏平阳一愣,没说话。

  晏少卿又道:“她和我原本有婚约,在一起理所应当,中间发生这么多事情都是意外,不足一提。眼下我认定她是妻子,您未来的儿媳妇,网上的新闻已经影响到我们,我希望……”

  晏少卿语调一顿,“您出手干预一下,让这新闻消失无踪。”

  “这个?”晏平阳意外道,“我觉得并无必要。”

  晏少卿看着他没说话。

  晏平阳又道:“八卦新闻嘛,大家看看也就过去了,没人当真的。再说了,姜衿那丫头眼下已经忘了你,你何必再介怀此事,依我看就此分手,楚乔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您知道姜衿的事情了?”

  “你是我儿子,哪有父亲不向着儿子的。”晏平阳话锋一转。

  “所以,您决定不予理会,您确定?”晏少卿看着他,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淡淡问。

  “我觉得楚乔……”

  “很好。”晏少卿一笑,直接起身,抬步走了。

  和迎面而来的女秘书差点碰上。

  他脚步一顿,错开她,面无表情地走出了办公室。

  很快——

  就下楼出了门,直接上车。

  一只手紧握着方向盘,仍是觉得心绪难平。

  他在环宇集团股份不少,可即便回国,也从未想过插手集团事务。

  资产那边,一向是老爷子的人帮着打理。

  也因此——

  他和晏平阳关系很淡。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对顾湘念念难忘,对晏平阳当年很快再娶的事情非常介怀。

  云若岚,只比他大了十几岁而已。

  后妈……

  晏少卿靠在座位上,想着刚才晏平阳的那番话,心里最后一点顾虑也没有了。

  想了想,拿出手机翻找了一个号码。

  方淮。

  他在国外求学期间过从甚密的一个朋友,年前刚回国,和合伙人一起,成立了淮安律师事务所,已经打了两个官司,大获全胜,在行业里名声大噪。

  “少卿?”电话那边传来挺意外的一道男声,带着笑意。

  “嗯。”晏少卿也淡淡笑了声,发问道,“最近怎么样?忙吗?”

  “忙啊,焦头烂额了都。”方淮抱怨了一句,话锋一转,问他,“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这都有点让我受宠若惊了。”

  “有点事情麻烦你。”

  “有事麻烦我?”方淮一愣,低笑道,“能找上我估计没什么好事了,说吧。”

  晏少卿略微想了想,说了几句话。

  方淮一愣,不可思议道:“你这?”

  话未说完,又恶趣味地笑了笑,保证道:“行。算不上什么大事,到时候叫我一声就行。”

  “好,有时间见个面。”晏少卿挂了电话。

  抿唇思量一下,又拨给顾启云了。

  顾启云已经知道了姜衿的事情,悔得肠子都青了,眼见他打电话,自然是第一时间接通了,发问道:“姜衿那丫头清醒了没?情况怎么样?”

  “清醒了。”晏少卿声音淡淡。

  顾启云长舒一口气,“清醒了就好。”

  “嗯。”晏少卿沉吟一下,缓声道,“有个事情,借你的手帮我调查一下。”

  “……”顾启云沉默一小下,迟疑道,“你和楚乔的新闻?”

  “没错。”晏少卿言简意赅道,“能炒那么久肯定有人刻意为之。水军也罢,记者也好,什么时候开始,怎么推波助澜,谁授意,谁参与,事无巨细,查一下,尽快告诉我。”

  “你要做什么?”顾启云一愣。

  自己这表哥向来醉心工作,除了医学,好像对其他都没什么兴趣。

  眼下这新闻热度都退了,怎么反而在意起来了?

  顾启云略微想想,疑惑道:“衿衿那丫头,没事吧?”

  “没事。”

  “这事情其实很清楚,授意的最可能是楚家,就你那同事,星悦娱乐……”

  “我要证据。”晏少卿强调。

  “行吧,明白了,我尽快。”顾启云也没再问,利落地应了下来。

  晏少卿挂了电话。

  冷着脸,舒了一口气,开车回医院。

  ——

  下午三点多。

  晏少卿到了办公室。

  偌大的空间,也就恰好只有楚乔一个人。

  眼见他进来,楚乔神色一愣,上前柔声道:“少卿。”

  晏少卿没说话,抬步到了自己位子去。

  楚乔眼见他脸色没有前几日那么冷峻了,舒了一口气,亦步亦趋,柔声道:“别生气了好吗?姜衿的事情我的确有不对的地方,可我也确实不是故意的。眼下她也醒了,原谅我好吗?”

  “她醒了?”晏少卿看她一眼,呵呵笑道,“的确是醒了。”

  楚乔:“……”

  她当然知道姜衿选择性失忆的事情了。

  也留了心眼,知道宁锦绣并不喜欢晏少卿,刻意为难他的事情。

  心里还抱着期待。

  姜衿忘了正好,晏少卿……总会慢慢放下的。

  楚乔小心地看了他一眼,继续柔声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可既然这样了,总得接受不是。姜衿忘了你,心里肯定是有怨恨和排斥的,连带着,她家人也对你没什么好态度,我就是觉得你太委屈了,何必让自己委屈呢?”

  晏少卿看她一眼,没说话。

  “少卿……”

  “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晏少卿突然开口打断她。

  楚乔狠狠愣一下。

  晏少卿没看她,声音淡淡道:“老爷子今年身体不太好,唯一的心愿也就是我安定下来。眼下姜衿那样,自然是不行的。时间来不及了,我需要找个孙媳妇给他,你愿意吗?他见过你,还挺喜欢。”

  “……”楚乔彻底懵了。

  惊喜来得太突然,她简直不敢相信。

  “愿意吗?”晏少卿又道,“我和宁董事长约定,姜衿出院前不能恢复记忆的话,我们就彻底分手。你要是愿意了,多等两个月,指不定我会娶你,无关感情。”

  无关感情?

  楚乔当然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觉得屈辱,却还是忍不住激动。

  晏少卿看她一眼,继续淡声道:“以你的条件,这样是委屈了一些。作为弥补,我们一起办一个新闻发布会,确定关系,你觉得……怎么样?”

  “新闻发布会?”楚乔抿唇看着他,“那宁董事长那边?”

  晏少卿冷淡一笑,“她都给女儿找未婚夫了,我自然有权利找一个女朋友。”

  他在生气?

  楚乔意识到这一点,脸上的笑意都有点遮掩不住了。

  是呀,晏少卿这么骄傲的人,怎么能允许自己的感情被这样干涉和侮辱呢?

  宁锦绣自私地给姜衿安了一个未婚夫,肯定触及他底线了。

  这口气,是个男人都咽不下去吧。

  更何况晏少卿呢?

  在他和姜衿的关系里,原本就是他握有主动权,姜衿追着他跑而已。

  姜衿出车祸也是和他无关的。

  偏偏——

  姜家所有人都将矛头对准了他。

  还有那个宁锦绣和姜煜,凭什么呢?

  自己的关系都不清不楚的。

  呵。

  楚乔抿唇想着,又看了晏少卿一眼,试探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召开新闻发布会呢?”

  “答应了?”晏少卿看着她确认。

  “嗯。”楚乔一笑。

  “我在想一下,明天确定时间。”晏少卿道。

  “那行。”楚乔只以为他还犹豫,也不想站在他眼前惹他烦,识相地笑笑道,“我先去一下门诊。”

  “嗯。”

  晏少卿应一声,眼见她抬步出去,一张脸结了冰霜一样冷。

  与此同时——

  楚乔到了外面,边走边打电话。

  也没提她和晏少卿的事情,接通了就问道:“爸,姜市长的事情怎么样了?”

  “还没消息。”

  “还没消息?”楚乔一愣,紧紧蹙眉。

  姜衿分明管宁锦绣叫妈妈,又管姜煜叫爸爸,怎么可能没消息呢?

  多大的作风问题啊?

  指不定两个人纠缠苟且多少年呢!

  “是没消息,应该在调查阶段,你别担心,有事的话肯定得落马。”

  “那行吧。”楚乔勉强道,“我还上班着,先挂了。”

  “嗯。”电话那头楚父应了一声。

  楚乔挂了电话,下楼梯,往门诊楼走。

  边走边想,好一会,还是觉得姜衿的身世实在不正常,姜煜问题这么大,怎么可能还安安稳稳地继续坐在市长的位置上呢。

  倒台也就时间问题。

  ------题外话------

  呼呼,亚历山大,阿锦真是被逼的……

  然后,又晚上更新了,还是特别肥的一万二,手残党奋战一整天的成果,诚意求月票么么哒。

  月初的票票太珍贵了,阿锦也是挺拼的。

  一月的成绩灰常灰常满意,谢谢各位小天使大力支持,二月要过年的,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奋战求票,争取尽量加油保持万更,求支持!

  这张信息量很大呀,多余的也不说了,相信阿锦相信晏哥哥,群么么。

  二月奋战走起,嗷嗷嗷……<"><"><;">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13:非她不要 求月票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