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让我追她 附小剧场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三月三日,下午两点。

  市中心繁华商业区,鼎盛王朝大酒店。

  二楼多功能厅,人满为患。

  “那盆花,往边上放一点,别挡着人了。”楚乔出了大厅,左右看两眼,微微蹙眉,指挥着酒店服务员将挺大一个盆栽往边上搬,声音里带着嫌弃,眼睛里却含着笑意。

  震区相处一个多月,她自觉已经和晏少卿非常亲近了。

  最起码——

  她在晏少卿心里,和别的女人应该是不一样的。

  姜衿算什么呢?

  大学生,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而已。

  连个成熟的女人都算不上。

  晏少卿和她谈恋爱,看上去就像小孩过家家一样,感情能有多深?

  两个人既不算志同道合,也不能朝夕相处,如何长久?

  眼下——

  那么一点小事就让她车祸失忆,宁锦绣又自作主张地给她安了一个未婚夫,晏少卿怎么可能死守这段感情呢?

  他那么冷淡克制的性子……

  楚乔随意想想,还觉得有点好笑,拢了拢身上的米色长风衣。

  亲自下去等他。

  晏少卿说是为了让老爷子安心,和她交往无关感情,其实不就给他自己找个台阶下嘛。

  这世间一见钟情少,日久生情还是多。

  只要她们这关系确定了,何愁他对自己没感情呢?

  人心可都是肉长的。

  楚乔就怀着这样喜悦的心情,坐在了一楼大厅沙发里,等着晏少卿。

  新闻发布会在下午两点半开始。

  为了扩大影响力,除了晏少卿请的那些媒体之外,她还特地以星悦娱乐董事长女儿的身份,多请了好些网络娱记,甚至,有两个影响力挺大的娱乐网站,会对这场新闻发布会进行现场直播。

  如此一来——

  晏少卿就没有一丁点后悔的余地了。

  此外——

  她在昨天上班时候,就将这件事透露给了好些同事,也透露给了姜衿。

  还叮咛她记得准时上网看一下。

  只要她看了,哪怕以后想起来,估计也难以和晏少卿重修旧好。

  呵呵……

  楚乔忍不住一笑,一抬眸,就看到晏少卿了。

  边上还跟着两个年轻男人。

  一个相貌平平。

  另一个……

  楚乔的目光落在男人过分漂亮精致的面容上,狠狠愣了一下。

  方淮?

  晏少卿带他来干什么?

  要是自己没记错,这方淮的职业可是律师,在他们那个圈子里正炙手可热,妥妥的业界新秀。

  带着这点不安,楚乔站起身来,笑着到了三人跟前,柔声朝晏少卿道:“我等你好一会了,这两位是……”

  她好奇地看向了方淮和另外一男人。

  “都是我朋友。”晏少卿浅笑,“一会发布会结束,我们一起吃个饭。”

  “这样?”楚乔倏然高兴了。

  晏少卿的朋友,她当然乐意认识了。

  不再多想,前面带路。

  其实她想挽着晏少卿胳膊进去的,可晏少卿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和方淮说话,相谈甚欢。

  她当然需要有点眼色。

  很快——

  几个人上了二楼,进了多功能厅,台上就坐。

  面对媒体。

  四个椅子,空了左手第一个,楚乔在第二个,晏少卿和方淮次之。

  楚乔星悦娱乐董事长千金的身份众所周知,晏少卿却向来十分低调,媒体记者也基本第一次见他,没见到本人之前,心里还是有点轻视揣测的。

  毕竟,两个人身家背景高下立见。

  这男人要求举办新闻发布会宣告关系,不等于借女人上位嘛。

  星悦娱乐董事长的乘龙快婿,不要太牛逼!

  一个医生哈,不等于一步升天吗?

  不是说被网友喊两声男神,就真以为自己是男神了。

  可眼下——

  见到了本人,所有的轻视揣测却尽数烟消云散。

  这样一个男人,即便没有雄厚的背景家世,也是能轻易俘获女人芳心了。

  他边上的方淮是律师界精英新秀,除了犀利言辞之外,最招人的就是美到雌雄难辨一张脸了,可眼下,他坐在晏少卿边上,丝毫不能抢夺走一分光辉。

  那张脸,反倒突然就显得过于精致秀气,少了些气场。

  “诶?”大厅中间一个记者突然愣了一下,朝向边上一起来的同事发问道,“这男人有点眼熟呀,像不像那一个?”

  “哪一个?”

  “就上次,年初慈善晚宴那一次,被压下那张照片,十六号先生,拍走天使之翼那一个?”

  “……”摆弄相机的女记者安静一小下,抬眸看去。

  半晌,忍不住轻呼道:“是他。”

  “姓晏啊,四千多万拍一条项链,啧啧,会不会是?”

  “云京姓晏的,也就……”

  两个人低声说着话,不等发布会开始,已经找准了今天这件事的报道方向。

  与此同时——

  前排的记者已经开始问话了。

  ——

  医院病房里,抱着宁锦绣给的平板电脑,姜衿撇着嘴。

  原来晏医生骗她了啊……

  说好的没有女朋友呢?

  还让她相信他,哼哼,什么人呀?

  转个眼就和楚医生宣布关系了,还是用了这么一种唯恐人不知道的方式。

  好不要脸!

  哼!

  姜衿气闷地想着,皱着眉头的表情都让宁锦绣意外了。

  笑着问她,“怎么了?看个视频还闹情绪?”

  “晏医生骗人嘛。”姜衿一只手扶着平板,抑郁道,“他前两天告诉我楚医生不是他女朋友,可你看看,一转眼连新闻发布会都开上了,好讨厌哦。”

  “……”

  宁锦绣愣一下,抬步到了她跟前,“我看看。”

  “喏。”姜衿把平板电脑转个方向,“你看你看,这么多记者!”

  宁锦绣看一眼屏幕,沉了脸。

  晏少卿这人干什么呢?

  自己女儿还躺在医院呢,他竟然和楚乔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交往关系?!

  简直岂有此理!

  转院!

  她明天必须转院了。

  让姜衿离这个人渣远一点!

  亏得她这几天还担忧着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过分了些。

  眼下看来——

  哪里是她过分了?!

  和晏少卿这种行为比起来,她简直太仁慈良善了。

  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男人。

  女朋友在医院里躺着呢,他和导致女朋友车祸的罪魁祸首在一起了?

  真是岂有此理!

  那个女人,哪一点比得上她们家衿衿?

  宁锦绣越想越气,心里一股火越烧越旺,崩溃极了。

  “妈?”姜衿小声唤她一句,神色古怪道,“你怎么了?看上去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哎呀,那是晏医生的私事嘛,人家不想对我承认也很正常,我都不气,算了算了,别生气了哈。”

  宁锦绣:“!”

  瞧瞧这丫头,都这会了,还帮着晏少卿!

  简直……

  宁锦绣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的心情。

  目光紧盯着电子屏,一眨不眨。

  姜衿转着眼珠子看她一眼,实在不明白她为何如此生气,也不问了。

  同样看着电子屏。

  ——

  发布会现场。

  女记者笑着道:“只看照片都觉得两位特别登对呢,眼下见了真人,又发现照片还没有真人好看。哈哈,方便说一下你们的感情历程嘛,从相识到确定关系,相信许多网友都非常好奇呢。”

  楚乔抿着唇角轻笑了一声,侧头看向晏少卿。

  晏少卿神色淡淡,没有说话的打算。

  女记者都愣了一下,圆场道:“女士优先吧,楚小姐先来。”

  “嗯。”楚乔笑了笑,对着话筒,轻声道,“我对少卿算是一见钟情了。”

  “哇哦。”前排几位记者配合着轻呼一声。

  楚乔羞涩一笑,“少卿对待工作非常严谨认真,有一种远超于同龄人的成熟沉稳,非常让人着迷。不都说吗?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我觉得他认真工作的样子都足以征服我。”

  “晏医生看上去的确比较沉稳严谨。”女记者点点头,笑着看了晏少卿一眼,“晏医生你呢?”

  晏少卿看她一眼,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晏少卿起身去边上打电话了。

  楚乔看一眼他背影,抿唇道:“他比较忙。”

  女记者理解一笑,索性发问道:“这么说,是你追的晏医生咯。”

  “嗯。”

  “楚小姐怎么看待女追男这件事?”

  “感觉起来每一对都是不一样的吧,少卿这种男人性子冷淡,其实不喜欢太过热情主动的女孩,志同道合很重要,慢慢地,百炼钢也会化为绕指柔嘛。”

  “是这样。”女记者点点头,又问,“这次沁安地震,楚医生是四院救援队唯一的女医生呢。怎么会有去震中的勇气?”

  “想着可以陪他,就觉得震中也不可怕。”楚乔笑了笑。

  女记者也笑笑,晏少卿打了电话又回来。

  侧身坐在椅子上,朝前排正提问的记者道:“继续吧。”

  “请问晏医生,刚才楚小姐说她对你是一见钟情,那么您呢?对她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晏少卿薄唇一抿,“都不是。”

  “哦?”场内记者齐齐愣了一下,气氛明显活跃了。

  有人问:“那您对楚小姐是怎么样一种感情呢?”

  “毫无感情。”晏少卿冷静地抛出四个字,不等记者们回过神来,直接强调道,“我对她毫无感情。”

  “……”

  整个大厅都陷入一片死寂。

  当然——

  看着直播的姜衿和诸多网友也齐齐一愣。

  “毫无感情是什么意思?”

  “您是说您不喜欢楚小姐吗?”

  “听说这场发布会就是为了确定你们的恋爱关系!”

  “晏医生,解释一下吧。”

  一瞬间寂静之后,整个大厅都突然炸开了锅,被邀请来的一众记者七嘴八舌发问了。

  晏少卿一低头,对着话筒道:“毫无感情的意思,就是不喜欢、不欣赏、不心动、不爱。这场发布会,与其说是为了确定我们的关系,不如说是为了澄清我们的关系。在沁安地震期间,我们的工作照片获得关注度,网友们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自以为是将我们看做一对,并且大肆宣扬传播,给我的生活造成了极大困扰!纵然眼下新闻热度稍退,困扰都依旧在。因此,有了这场原本不该存在的新闻发布会。”

  “……”

  他脸色冷峻、目光锐利,连说话声音,都严厉冰冷,一瞬间就让所有人失声了。

  谁见过这样的男人啊?

  澄清就澄清,你别严肃得好像训导主任啊!

  每一个念过书的孩子都会有阴影的!

  而且——

  澄清就澄清,没人不让你澄清,也不至于这样打脸吧?

  人家姑娘好歹是星悦娱乐董事长的千金,一腔爱意得不到回报也就算了,不至于遭受这种羞辱吧?

  坐在他边上,楚乔整个人已经懵了。

  震惊的看着晏少卿,简直都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要和她交往是假的?

  要娶她是假的?

  要和她在新闻发布会上确定关系也是假的?

  晏少卿他……竟然说谎?

  他这样的人,工作严谨认真、沉稳持重、一丝不苟,平时看起来纵然清冷淡漠难以亲近,那也绝对不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在这种场合,羞辱女人的男人啊?

  根本不像他……

  纵然清清楚楚地听见他说话,近在咫尺地看着他的脸,楚乔仍旧是不愿相信的。

  晏少卿却没看她,侧脸清冷,好像结了一层冰霜。

  发布会还进行着网络直播。

  场内的记者随意想想,也知道事情闹大了。

  这下——

  这两人不想红都不可能了!

  能怎么办呢?

  继续问呗,这发布会可是男女双方共同举办的,与人无尤。

  记者们安静了一会,前排最开始问话的记者看一眼楚乔的脸色,愤愤不平,朝着晏少卿,讥诮道:“既然是一场误会,晏医生想要澄清的心情大家都可以理解。可……实在不至于用这样的方式吧?关系是澄清了,却给女方一点脸面都不留,实在有些不够绅士呢?您有没有为楚小姐想过呢?她是无辜的!”

  “我对她毫无感情,为何要替她着想?”晏少卿淡淡一笑,反问。

  记者一噎,“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

  “哦?”晏少卿反问道,“那打着喜欢的旗号,对别人带来的伤害呢?”

  “您这话又是何意?”另外一个记者插话道。

  “无风不起浪。”晏少卿语调缓和些,解释道,“这样一个八卦新闻,能发展到眼下这一步,自然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这背后一只手,就是星悦娱乐。要了解相关证据,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淮安律师事务所认证微博,自然明白。眼下这里有几段录音,来自几个娱乐网站的新闻编辑,大家也可以听一下。”

  晏少卿话音刚落,侧头看了方淮一眼。

  方淮看了下手边的助手,淡声道:“可以放了。”

  “好的。”助手应一声,先后播放了好几段录音。

  每一段,都是承诺尽可能炒热两个人的绯闻,挂头条,给版面,刷热度。

  同时——

  也有记者已经用手机登录微博了。

  看完后,脸上的表情实在相当精彩。

  也不是没见过女人倒贴。

  关键,很少见到女人这般劳心劳力地上赶着倒贴啊!

  何必呢?

  看着紧咬唇瓣的楚乔,有的记者还有点同情。

  再次开口道:“纵然楚小姐和星悦娱乐有这些不太恰当的行为,可出发点也是好的……”

  “恕我无法苟同。”晏少卿直接打断她,沉声道,“我有女朋友,楚医生本人也一清二楚。这样的行为,对我女朋友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同样,对我们的感情也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

  “啊?!”记者们倏然吃惊了。

  晏少卿目光环视一周,脸上的表情可以算得上沉痛了,缓声道:“我出差归来以后,女朋友因为这些绯闻产生误会,生气不理我了。我虽已努力挽回,眼下仍是收效甚微。不得已,才有了这场发布会。一来,是为了澄清此事,二来,我已将此事委托给方律师,希望星悦娱乐出面道歉,并且赔偿我应得的精神损失费。”

  “精神损失费?”前排的记者不敢置信地看他一眼。

  这男人,看上去,不差钱啊!

  为了这么一点事,开口管星悦娱乐要精神损失费?!

  “对。”晏少卿非常严肃,“我说了这件事给我造成很大困扰,眼下连续失眠多日,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再发展下去,有可能神经衰弱,还不严重吗?”

  “呃。”一众记者竟无言以对。

  半晌,有人又突然八卦道:“您澄清此事,并且要求,额,星悦娱乐赔偿精神损失费,是为了女朋友?可以这么理解吗?”

  “是。”晏少卿一本正经。

  大厅里诸多记者忍不住窃窃私语,有人好奇道:“晏医生方便说说你女朋友吗?”

  “她是这世界上最可爱乖巧的女孩。”晏少卿没笑,整张脸的表情却变了,不再是一开始持续到现在的严肃冷淡,而是不自觉流露出一抹温柔来。

  不像训导主任了,像一个柔情款款的年轻男人。

  瞬间正常。

  前后左右的记者们对看两眼,竟然都觉得十分无语,女记者们还觉得嫉妒。

  哪个女孩这么有福气啊?

  被这样一个男人如此相待,甚至为了她,公然羞辱星悦娱乐董事长千金,公然挑衅星悦娱乐。

  简直……上辈子拯救了外太空吧?

  记者们齐齐失语了。

  看着直播的网友们沸腾了。

  楚乔坐在晏少卿边上,石化了很久。

  得知出事的星悦娱乐董事长连摔了两个杯子,咬牙恨上了晏平阳。

  不恨不行啊!

  晏少卿做出这样的举动,让他们整个楚家蒙羞!

  他们这女儿,以后不得成为圈子里的笑柄吗?

  作为他父亲,晏平阳怎么可能不知情?

  简直岂有此理!

  同样的——

  环宇董事长办公室里,得知消息的晏平阳也气急败坏地摔了两个杯子,差点气出了心脏病。

  很好?

  他才反应过来,晏少卿前两天临走时那句话是何意。

  根本是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了。

  简直岂有此理!

  开个新闻发布会连他的身份都不愿意公开,把人家楚家女儿架在火堆上羞辱吗?

  这下——

  他们两家的关系还不得急转直下!

  精神损失费?!

  他一本正经坐在那,怎么就好意思说出口?!

  他缺那点钱?

  还不是为了羞辱楚家,顺带着,毫无所谓地将他这个父亲摆了一道?

  那楚家人能善罢甘休吗?

  以后不得在各种场合和他打擂台了?!

  晏平阳气得头顶简直要冒烟。

  直接打电话给晏少卿。

  此时——

  新闻发布会已经结束。

  晏少卿看也没看楚乔一眼,和方淮以及他助手三人出了酒店。

  方淮和助手开辆车。

  他独自开一辆,三个人前往医院。

  晏平阳连续打了两个电话他都没接,直到第三个,才塞上耳机,按了接听。

  “少卿!”电话里传来晏平阳气急败坏一声吼。

  晏少卿直接摘了耳机,手机开免提,语调淡淡道:“有事吗?”

  “你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发布会!”晏平阳咬牙切齿地说了三个字。

  “哦。”晏少卿淡声道,“没事。”

  晏平阳:“……”

  半晌,压低声音道:“你简直要气死我是不是?有这样给老子树敌的儿子么?!”

  晏少卿淡淡笑起来,语调平缓,“也很少有你这样对儿子置之不理的父亲。”

  “我说了姜衿的事情我不同意!”

  “我没有征求你同意!”

  “反了天了!”晏平阳重重喘两下,“你不是三岁孩子!”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晏少卿说。

  “……”晏平阳气得无法言语。

  自己这儿子回国工作一年了,平时和他关系淡,最起码的尊重礼貌还都在,也很少违逆他意思。

  可眼下——

  晏平阳又喘一声,就听到那边的晏少卿突然道:“爸。”

  晏平阳没吭声。

  晏少卿语调极淡,“您的私生活我从不过问,同样的,我的私生活也希望您别横加干涉。您不愿意姜衿,就像我当年不喜欢云若岚一样,可这么年来,我还叫她一声妈。彼此尊重吧,就这样。”

  话音落地,他直接挂了电话。

  ——

  下午五点。

  三人到了四院。

  适逢周六,门诊大楼外,往来人群比平日少了许多。

  很顺利找了车位停好。

  晏少卿率先下了车,站在花坛边等着方淮。

  “在住院部?”方淮到了近前,看他一眼,笑着打趣道,“我还真挺好奇的,这世界上最可爱乖巧的女孩是什么样?”

  “见了就知道了。”晏少卿淡笑一声。

  “看见你为了澄清新闻下这么大心思,小姑娘肯定特别感动。”方淮又笑。

  晏少卿愣一下,“不会。”

  “诶?”

  “她选择性失忆,已经忘记我了。”晏少卿边走边道。

  方淮:“……”

  忘了他,什么意思?

  方淮跟着他快走两步,不确定道:“你是说,那姑娘醒来不记得你了?”

  “是。”

  “你可以说呀。”方淮诧异。

  “她父母那边不怎么喜欢我,给她捏造了一个未婚夫。”

  “那你就认了?”方淮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别介啊,一个误会而已,说清楚就好了。”

  “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晏少卿侧头看他一眼,正色道,“一会见了面就当我的朋友就好,别多言。这件事我自有主意。”

  “……”方淮愣一下,“好吧。”

  “嗯。”晏少卿点点头。

  很快——

  两个人到了病房。

  姜衿醒着,正靠在床头发呆。

  不经意抬眸就看见他,笑眯眯歪头道:“晏医生来了呀。”

  “嗯。”晏少卿笑一声,侧头看方淮一眼,介绍道,“这个是我朋友,方淮。”

  “方大哥好。”

  “你好。”方淮眯着眼睛打量她一眼,眼瞅着她漆黑的眼眸清亮澄澈如孩童,脸上的笑意却绚烂美丽像山花,第一时间认可了晏少卿的说法。

  这姑娘,的确可爱乖巧得紧。

  方淮一笑,再抬眸,就看到边上洗手间出来的宁锦绣了。

  意外极了。

  宁锦绣弯着眼睛一笑,“你们好。”

  “您好。”方淮十分客气。

  公司董事长,他自然是早有耳闻的,倒是不曾想,她竟然是晏少卿女朋友的母亲呢。

  也难怪——

  对晏少卿这样的,都不算热络。

  “嗯。”宁锦绣浅笑着应一声,扭头朝姜衿道,“让这位哥哥陪你说会话,妈妈和晏医生出去聊几句,好吗?”

  “去吧去吧。”姜衿眨着眼笑两下。

  “有劳了。”宁锦绣朝着方淮笑一下,抬步跟晏少卿出去了。

  方淮拉了把椅子坐下,笑着问姜衿,“感觉怎么样?伤口还会不会疼?”

  “痒痒的。”姜衿撇撇嘴,看上去很无奈。

  “少卿给你开刀的?”

  “是呀,是晏医生。”姜衿皱着鼻子,努努嘴道,“晏医生人超好的!”

  “哈哈,这还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夸他呢?怎么个好法?”

  “非常温柔呀,又特别爱笑,笑起来还很迷人,又耐心,每天都来看我好几次,陪我说话,还不嫌我烦。”姜衿扁扁嘴,无奈道,“我太无聊了,要养脑袋,都不能看书,话很多的,而且还多半都是废话。”

  “哈哈。”方淮被她多变的表情都逗笑了。

  “方大哥觉得我很好笑啊。”姜衿不乐意地看了他一眼,咬唇道,“晏医生就从来不像你这么笑的,好像我很能惹人笑似的。”

  “你喜欢他呀?”方淮试探。

  “唔。”姜衿蹙蹙眉,嘀咕道,“晏医生这么好的人,肯定很招人喜欢嘛。”

  “一般人会觉得他很严厉。”

  “严厉?”姜衿蹙眉想想,若有所思道,“下午在发布会上好像的确挺严厉的。可是那也不能怪他呀,他女朋友都不理他了,他当然会生气了。是吧?”

  “没错。”方淮一脸赞同地点点头。

  “就是嘛。可见晏医生很喜欢他女朋友呀!”姜衿笑得眯了一下眼睛。

  方淮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姜衿一只手轻轻地摸着自己头上的纱布,若有所思道:“可是我觉得他女朋友太不懂事了。晏医生去救援了嘛,很辛苦的。她怎么都不体谅一下,就因为八卦新闻就怀疑他呢,还不理人,哎!”

  “……”

  方淮一愣,更是说不出话来了。

  ——

  晏少卿和宁锦绣到了外面。

  静了一小会。

  宁锦绣首先开口道:“下午的新闻发布会我和衿衿一起看了。你这种做法,干脆利落地杜绝了谣言是没错,可说到底,惹了晏董事长生气吧?”

  “是。”晏少卿直言不讳。

  “怎么要闹到这种地步?”宁锦绣不解。

  在她的印象里,晏少卿为人沉稳持重,不像这般冲动且不留情面的人。

  都在一个圈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

  他如此行事,晏家和楚家的关系都得僵化尴尬了。

  “为了让您看到我的诚意。”

  “……”宁锦绣一愣。

  晏少卿继续道:“我去震中救援,对这些新闻的确一无所知,但凡知道,我都不可能让姜衿受到这样的委屈。就像您所说的,她对我过分迁就,很多事情,我没有发现,她便一直埋在心里,怎么也不会说。就说被楚玉英扇巴掌那一次,她右耳受了伤,还在大早上送来一个亲手做的围巾给我,撒谎说马上要考试,一段时间不能和我见面。如果不是我意外看到挂号单,可能也永远不知道这件事,她会一直瞒着,默默忍受,可能还随时担心被我发现。当然,说这些不是为了向您炫耀她对我的爱,而是想告诉您,她对我的好,一点一滴,我都心中有数。她对我的态度,我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上,从未轻视忽略过。我已经在尽力去护着她爱着她,并非您所想象的那样,一味接受她对我的好,却仗着这些好,肆意伤害轻贱她的心意。”

  两人其实没见过几面,交流自然有限。

  宁锦绣所看见的,感受到的,的确过于片面了些。

  看到了晏少卿在这段关系里的强势和主导地位,也看到了姜衿对他的迁就和过分深重的爱意。

  可——

  她没看到晏少卿的付出。

  唯一的一次,也就在那场慈善晚宴上了。

  他拍了天使之翼给姜衿,可事实上,并没有给她留下好印象。

  也因此——

  得知姜衿出车祸,她恼怒得过分了,对姜衿有多心疼,对晏少卿就有多排斥。

  再加上晏家的生活环境,自然不愿意姜衿和他交往。

  可眼下——

  就如晏少卿所说的,他表现出了诚意。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的举动最起码能达到五项效果。

  其一,直接果决地杜绝了绯闻;其二,最大程度地丢了楚乔的脸面,她几乎可以确定,楚乔接下来就会离开四院,找地方避避风头;其三,给晏平阳表明了他的态度;其四,让楚家人怨上了晏平阳,坚决了断了和晏家结亲的念头;其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告诉了所有人,自己有女朋友,并且表明了维护喜爱的态度,这样一来,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就不会再有人对他生出想法了。

  毕竟——

  还有谁想要步楚乔这样的后尘呢?

  晏少卿堵了他后面的路,也就表明了,他对姜衿足够的重视和忠诚。

  就像他所说的,诚意。

  这样的诚意摆在面前,尤其他又是自己女儿一心一意爱着的人,宁锦绣自然犹豫动容了。

  事实上——

  她原本并非冥顽不化的人。

  她自己的感情这些年都没有归宿,她怎么可能希望女儿步她后尘呢。

  欺骗了姜衿,她是感到愧疚的。

  可每每想到晏少卿带给她的痛苦,能让这孩子选择规避有关于他的所有回忆,她又会一次次坚定信念,相信自己的决定和判断。

  这是在她不怎么了解晏少卿,却相对比较了解阎寒的情况下。

  这之前,她没有和晏少卿深谈过。

  宁锦绣陷入了沉思。

  晏少卿自然明白她动容,事实上,他也完全理解宁锦绣迫切地想要照顾和补偿女儿的心意。

  他其实乐于见到。

  这小丫头才二十岁,前面十几年,一直跟着赵霞吃苦受累,后面回了姜家,又因为楚玉英委曲求全。

  两个母亲太不堪,以至于她在自己面前极力隐藏。

  赵霞的身份,楚玉英对她的态度,让她羞耻自卑,纵然被扇耳光,也不愿意多说一句。

  她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理解中的那么一点自尊。

  其实没必要,可是她着实不了解。

  宁锦绣对她很好。

  得知她出事,第一时间赶到,放下公司所有事,像个真正的母亲那样,照顾陪伴她,叫她宝贝儿,扶着她上厕所,又喂她喝水,每每喂水,都会自己用小杯子尝一下温度。

  已经无微不至了,和楚玉英完全不一样。

  最起码——

  楚玉英会因为姜衿和自己交往与否,而改变态度,却从来不考虑自己对姜衿好不好。

  宁锦绣考虑了,并且还尽可能想给姜衿更好的。

  就这一点,已经算个真正的母亲了。

  他完全理解。

  他八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姜衿,老爷子已经表明了联姻的意思,顾湘却还是会私底下反复问他,到底喜不喜欢那个小丫头,喜欢的话,可是要共同度过一辈子的……

  哪个母亲,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

  只是有可能偶尔用错方式。

  可她们一旦明白了对女儿最有利的选择,又会第一时间迟疑纠正原本错误的想法。

  这,就是亲生母亲了。

  晏少卿比宁锦绣高很多,此刻看着她蹙眉思索的样子,再听到里面姜衿轻松的笑声,还觉得有点欣慰,静静地等着她的答案。

  宁锦绣想了很久,才抬眸看他,发问道:“选择性失忆,有可能一辈子吗?”

  晏少卿一愣。

  “有可能一辈子想不起来,也有可能明天就想起来,对吗?”宁锦绣淡笑一声,慢慢道,“有时候,忘记便好像一个新的开始,站在我的立场上,我觉得现在的衿衿很快乐可爱,思想轻松,思维迟缓了些,想事情都得慢慢来,可也正因为这样,才像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了,你觉得呢?”

  “我不否认,她比以前轻松。”晏少卿一句话说得很慢。

  “所以我还是不希望你将过去强塞给她,但相应的,我不会阻止她见你,如何?”

  “阎寒呢?”晏少卿淡笑道,“您不预备纠正这个谎言了。”

  “的确。”宁锦绣点点头,“阎寒喜欢她,也有能力护她爱她,姜衿那丫头对阎寒也并不排斥,在眼下这种情况下,我不排除她也许喜欢上阎寒的可能性,我的女儿,我自然希望她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宁锦绣正色道:“这样呢?你还能保证自己对姜衿的心意吗?或者说,眼下这种不公平竞争的情况下,你还要重新争取衿衿的感情吗?”

  “谢谢您,给了我追求您女儿的机会。”晏少卿淡淡一笑。

  “不客气。”宁锦绣提醒道,“应允你的这件事,我明天也会告知阎寒,毕竟事情因我而起,眼下这种状况,我也不能隐瞒他。”

  “这是您的自由。”晏少卿点头道,“我没意见。”

  “那就好。”宁锦绣道。

  ------题外话------

  呼呼,有小天使说今天过小年,阿锦应该早更庆祝,然后,阿锦又凌晨给更新了……

  谢谢亲爱的们今天的月票支持呀,上个月月票奖励大管家已经在统计中,这个月福利依旧,亲爱的们有票票了记得随时投给阿锦呀,让阿锦打了鸡血一样地持续奋斗……

  爱你们,小年快乐么么哒。

  小剧场:

  阿锦:哎,真是不容易啊,喜大普奔,晏哥哥终于获得丈母娘的认可了,丈母娘还越看越顺眼,真是棒棒哒。

  晏少卿:我努力的结果,你得意什么劲?

  阿锦:那你倒是得意啊?

  晏少卿:我老婆都成了别人的未婚妻了,头顶一片绿,我应该得意么?

  阿锦:咳咳。

  晏少卿:走开,哥哥暂时不想看见你。

  阿锦:好吧,没肉了。

  晏少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14:让我追她 附小剧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