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是爱意吗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星期一下午。

  住院部楼下,花园里。

  晏少卿坐在长椅上,微微眯着眼睛,感受春日暖融融的阳光。

  有风,轻缓温柔地拂过鬓角,好像女孩的手,柔软,带着点暖意,他眯着眼睛,只觉得闲坐一会都好似一种享受,安静美妙极了。

  太出神,以至于边上坐下一个人都未曾察觉。

  楚乔抱着一沓文件夹,咬唇看着他,半晌,硬邦邦道:“晏少卿。”

  晏少卿睁开眼眸,侧头看她一眼。

  眼神淡漠,好像完全忘了前天两个人还一起召开发布会的事情。

  “满意了吧?”楚乔看他一眼,深深吸一口气,语调僵硬地自嘲道,“以后终于不用再见到我了。”

  晏少卿没说话,嗤笑一声。

  楚乔更觉怒火中烧。

  当天回到家,她委屈还无处抒发,直接就挨了父亲一巴掌。

  怎么说她来着?

  丢尽了楚家的脸面,不知廉耻。

  呵呵。

  从小将自己捧在掌心里的父亲,竟然也会有那般疾言厉色的一面,她简直从未想过。

  眼前这男人多狠啊,给了她最大的欣喜和希望,一转身,在那样的场合下,给了让她措手不及的一击,这下好了,成为全国网友冷嘲热讽的笑柄了。

  家里待不下去,电话手机电脑都不敢触碰。

  甚至——

  医院里也待不下去。

  她已经成了四院众所周知的笑话。

  收拾点东西,先请假后辞职,再也不用出现在这人眼前了。

  可——

  晏少卿竟然还吝啬到一句话都不愿说。

  楚乔只觉得悲凉,呵呵笑一声,淡淡道:“我好像才第一天认识你。”

  “是吗?”晏少卿没看她,突然道。

  “我到眼下这一步,很开心吧?”

  晏少卿不说话。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从来都不认识你。”楚乔眼眶里的泪水突然掉下来,咬牙道。

  “我也是。”晏少卿淡淡道。

  “你!”楚乔猛地一下站起来,看着他还想说话。

  晏少卿抬眸看她一眼,唇角耸动,“抱歉,挡到我的太阳了。”

  “……”

  楚乔神色定定看他一眼,紧咬下唇,走了。

  晏少卿舒了一口气。

  端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半晌,从口袋里拿了烟盒出来,点着一根,低头沉默着抽起来。

  ——

  下午阳光不错。

  姜衿被护工阿姨推下来,一眼就看见他了。

  神色微愣。

  晏医生……竟然也抽烟吗?

  那么温柔耐心,干净和气的人,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还穿着白大褂呢,感觉起来,有点不注意形象。

  尤其——

  他明明置身于暖融融的阳光下,看上去,却一点也未曾沾染到阳光的暖意,而是显得……落寞又孤单。

  “啊。”姜衿突然轻呼一声,抬手捂了一下心口。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护工阿姨连忙侧身问了一句。

  姜衿轻喘了一声,一只手抵着额头,小声道:“没事,就突然……心口痛了一下。”

  也不知怎的,就觉得非常难受了。

  护工阿姨看着她,柔声道:“要不还是回去休息算了?”

  “不用。”姜衿舒了一口气,看着晏少卿的方向,柔声笑道:“麻烦您推我去晏医生那边吧。”

  “……”护工阿姨愣一下,笑笑道,“好。”

  话音落地,推着她往晏少卿跟前去。

  “晏医生。”轮椅停在长椅边上,姜衿轻声唤了一句。

  晏少卿一愣,回头看见她。

  没说话,起身将手里半根烟摁灭在不远处垃圾筒上了。

  抬步坐回去,笑着发问道:“怎么下来了?”

  “我看太阳很好,就麻烦阿姨推我下来了,晒晒太阳,补钙。”姜衿弯弯唇笑一下。

  “嗯。”晏少卿点点头,“太阳是不错。”

  话音落地,就沉默了。

  这样的一面被姜衿突然看到,他心里有点不自在,还有点难堪和尴尬。

  姜衿抿唇看他一眼,试探道:“晏医生心情不好吗?”

  “没事。”晏少卿朝她一笑。

  “没事呀?”姜衿鼓鼓腮帮子,慢吞吞道:“第一次见你抽烟呢?肯定是心情不好,难不成是因为女朋友呀?她还没有原谅你嘛?”

  “暂时离开了。”晏少卿淡声道。

  “唔。”姜衿抿抿唇,无奈道:“难怪你抽烟呢。”

  晏少卿抿抿唇角。

  姜衿舒了一口气,喟叹道:“可是抽烟有害健康,尤其你还是医生呢?还是尽量别抽了吧。而且你都已经解释过了,那个姐姐不要你可是她的损失呢!”

  她扁着嘴说话,神色还有点气呼呼的。

  晏少卿定睛看着她,突然就笑了。

  挪了一步,坐到长椅边上去,煞有其事道:“你说的没错,是她的损失。”

  “恩恩。”姜衿也高兴起来,转着眼珠子想一下,感觉自己应该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索性抑郁道:“我头疼,晏医生帮我摸摸。”

  “来。”晏少卿淡笑一下,抬手摸上她脑袋。

  动作轻柔地朝着一个方向摩挲。

  姜衿眯着眼睛感受,玉白的小脸笼在阳光下,看上去很惬意,好像晒太阳的小猫。

  两个人距离很近,咫尺之间。

  晏少卿低垂眼眸,甚至能一根根数清她轻颤的睫毛。

  呼吸重了些,尽数喷在她纤薄的肌肤上。

  姜衿觉得痒,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抬手上去,想要揉一揉脸蛋。

  手指从晏少卿的唇上擦过了。

  整个人就愣了。

  连忙笑道:“好了,已经不痒了。”

  “嗯。”晏少卿停了动作,唇一抿,离开她点距离。

  姜衿低着头,极力克制着汹涌的情绪。

  刚才那一瞬,心脏差点跳出来了。

  脸蛋都觉得烫。

  晏医生这样的男人,其实不能距离太近吧?

  姜衿总觉得他有一种魔力。

  他的气息,能让她下意识就想要亲近靠拢,他那一双看上去黑亮幽深的眼眸,更好像漩涡一般,她都不敢怎么看,一看,好像就要掉进去似的。

  怎么可以这样呢?

  姜衿胡思乱想着,都有点想要逃跑了。

  突然又想起点什么,侧头唤了边上的护工阿姨一声。

  “怎么了?要上去吗?”

  “等会吧。”姜衿笑了笑,看着她侧脸,轻声道:“这附近就有个轻工市场嘛,卖什么的都有。您去帮我买点东西吧,我平时可以打发时间。”

  “要什么?”

  “就……折纸那些吧,折纸鹤或者星星的,再买几个玻璃瓶子,我闲了可以玩玩。”

  “折纸?”护工阿姨蹙眉想想,道,“那行,我过去看看。”

  “麻烦您了。”姜衿笑着道。

  “也就几步路的事。”护工阿姨点点头,看向晏少卿。

  还未说话,晏少卿已经意会,点头道:“你忙你的,这里有我。”

  “好。”护工阿姨笑一下,抬步走了。

  姜衿靠在轮椅上,晒了会太阳。

  晏少卿静静地看着她,半晌,突然道:“姜衿。”

  “诶?”姜衿一愣。

  晏少卿淡笑一声,询问道:“会唱生日歌吗?”

  “会呀。”姜衿点点头。

  “唱给我听。”晏少卿看着她,扯扯唇角,“今天是我的生日。”

  “……”姜衿一愣,“你生日啊?”

  “嗯。”

  “唔。”

  姜衿叹一声,突然就同情起他了。

  过生日女朋友都不在身边,不原谅他,难怪晏医生心情不好,连烟都抽上了。

  真是的。

  她唇角绽开一抹笑,爽快道:“好吧。那我唱给你听。”

  晏少卿笑了笑。

  姜衿还有点紧张,伸手在喉咙处揉了揉,轻咳了两声,一本正经的样子。

  晏少卿看着她,突然就忍俊不禁了。

  “别笑呀。”姜衿郁闷地看他一眼,嘀咕道:“我从来没有给别人唱过生日歌呢。你还笑,再笑我就不给你唱了啊,哼哼。”

  “唱吧,我等着呢。”晏少卿勾勾唇。

  “嗯,来了。”姜衿点点头,歪头笑看着他,轻声道:“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很快唱完,看着晏少卿,又愣了。

  晏少卿神色定定地看着她,目光很深,又要将她吸进去了。

  姜衿下意识摸摸脑袋,咬唇道:“我唱完了。”

  “谢谢。”晏少卿道。

  “呐,不客气。”姜衿在他的目光下渐渐脸红了,搁在脑袋上的小手又不由自主移到耳朵上,蹙着眉轻轻揉了好几下。

  “耳朵疼?”晏少卿轻声道。

  “里面痒。”姜衿看着他,突然就有点生受不住了,柳眉紧蹙道,“这几天总是觉得痒。”

  车祸后她右耳基本已经听不见了,晏少卿自然知道。

  此刻眼见她难受,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握了好几下,克制道:“别揉了。我去拿几个棉签,过来帮你清理一下耳孔。”

  “嗯。”姜衿点点头。

  “乖乖等在这。”晏少卿嘱咐一声。

  “知道啦。”姜衿点点头,安心地等着他。

  晏少卿抬步离开,很快,去而复返。

  将她的轮椅稍微挪动一下,让她右耳朝着自己的方向。

  一只手捏着她耳朵,一只手拿了棉签,小心翼翼地帮她清理着耳孔,顺带柔声道:“疼就说一声。”

  “唔。”

  “疼了?”晏少卿动作停一下。

  “没有。”姜衿笑笑,“你不是说疼了就说一声么,我答应你呢。”

  晏少卿抿唇一笑。

  端坐着,微微垂眸,神色专注地帮她清理着耳孔。

  ——

  阎寒远远就看到这一幕。

  神色一怔,停下了。

  后面跟着的云舒差点撞上他的背,连忙也停了下来。

  抬眸看去,也愣了。

  侧过头,小心翼翼地看了阎寒一眼,试探道:“姜衿她……”

  不是说选择性失忆了吗?

  怎么突然又和晏少卿这般亲密了?

  阎寒收了思绪,跨着大步,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很快——

  到了两人近前。

  姜衿最先看见他,愣了一下,说话不方便,只唇角扯出个浅浅的笑意来,挺乖。

  阎寒便第一时间知道,她没有恢复记忆。

  等晏少卿停下动作,就微微俯身看着她,询问道:“怎么了?耳朵不舒服?”

  “嗯啊,”姜衿点点头,“晏医生帮我清理了一下,好多了。”

  话音落地,抬眸看向云舒,意外笑道:“云姐姐来了呀。”

  “你还记得我?”云舒意外一问,还有点惊喜,小心地看了阎寒一眼。

  “对啊,我们在年前慈善晚宴上见过嘛。”姜衿一本正经道:“那晚我还和教官……唔,阎寒吵架了好像,反正我有点印象,记得你呢。”

  “记错了。”阎寒虎着脸道,“我怎么会和你吵架?”

  “没有吗?”姜衿蹙眉道,“就是吵架了啊,在洗手间里面……”

  姜衿看着他,突然又觉得脑海里一团乱麻了。

  有些理不清。

  索性也不去想了,撇嘴道:“就是吵架了,你不要因为我想不起来,就欺负我。”

  云舒:“……”

  阎寒一愣,笑笑道:“好,不欺负你,都是我的错,我认错怎么样?”

  “哼。”姜衿扁扁嘴。

  阎寒哈哈一笑,朝着晏少卿道:“打扰你了。我先推她上去。”

  晏少卿缓一口气,“好。”

  “再会。”阎寒推了姜衿的轮椅,转身走了。

  “晏医生再见。”姜衿扭头看晏少卿一眼,摇摇手说了一句。

  晏少卿看着三人离开,捏紧了手中的棉签棒。

  慈善晚宴?

  那一晚,她就忘得这么彻底吗?

  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每一个瞬间,每一个细节,她肌肤的温度,火热的呼吸,还有那颤抖紧绷的小身子,软而媚的声音……

  原来这世间真有一种感觉,好像凌迟。

  晏少卿低头一笑,走两步,将手里的棉签棒扔进垃圾桶里。

  转身往门诊走。

  ——

  姜衿被阎寒推着到了病房。

  莫名其妙地,感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只觉得自己以后不能再接近晏少卿了,实在太危险。

  他的气息太让人沉醉了。

  好像罂粟。

  她每次近一点,都想更近一点,每次看见他,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尤其,随着越来越多的接触,她已经明显地感觉到,她自己的不正常。

  心跳那么快,也就在他跟前才会有。

  是……爱意吗?

  只这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就移情别恋了?

  太对不起阎寒了。

  姜衿胡乱想着,阎寒一只手已经放到了她单薄的背上,作势要将她从轮椅上抱出来。

  自从她清醒以后,阎寒倒是经常来。

  可她基本都在床上,两个人从来不曾这么亲密过。

  姜衿不适应极了,仰头看他一眼,突然道:“等一下。”

  “怎么?”阎寒直起身来。

  姜衿抿着唇,不好意思地笑一下,“我想上洗手间,让云姐姐扶我一下吧。”

  话音落地,她朝着云舒伸出手去。

  云舒顺势扶了她。

  两个人进了洗手间,很快又出来,云舒自然扶着她上床去了。

  “谢谢。”姜衿看着云舒,明显松了一口气。

  “不客气。”云舒笑着回了一句,下意识扭头朝阎寒看过去,就看到照顾姜衿的护工阿姨进门了,提着一个挺精美的礼品袋。

  “是要这些吗?”护工阿姨到了床边,将袋子递给她。

  姜衿接过看一眼,笑笑道:“没错,谢谢阿姨。”

  “客气什么。”护工阿姨笑了笑。

  姜衿靠在床上,把折纸统统拿出来,左右看两眼,又无奈道:“我好像忘了怎么折了。”

  以前在高中的时候,学校有女生折过,她无聊跟着学了一次而已。

  车祸后原本记性不好,突然就想不起来了。

  “做那些干嘛?”阎寒垂眸看她一眼,挑眉道,“忘了就算了。有时间好好休息,赶紧养好伤才要紧。”

  “无聊啊。”姜衿扁着嘴看他。

  阎寒顺势坐到床边,看着她小孩一样负气的表情,抬手在她脑袋上摸了一下。

  “唔。”姜衿抬眸看他一眼,嘀咕道,“轻点啦。”

  阎寒一笑,正准备说话,手机就响了。

  他起身去外面接。

  姜衿看他出去,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抿唇看着手里的折纸,若有所思。

  “要我教你吗?”云舒突然道。

  “云舒姐你会?”姜衿意外地问了一句。

  “嗯。千纸鹤和幸运星都会,你想学哪一个?”

  “千纸鹤吧。”姜衿歪头一笑,不等云舒说话,突然又改口道,“算了,还是幸运星好了。”

  “不变了啊?”

  “就星星吧?”姜衿笑了笑,拿了两个瓶子过来,分配道,“你折的放在这个里面,我折的就放在这个里面好了。”

  “这么麻烦?”云舒愣一下。

  “嗯。”姜衿低着头,小声道,“我折好的送给晏医生,他今天生日呢。”

  “晏医生?”云舒试探。

  “对啊,他平时很照顾我的,我应该送一个生日礼物吧。”姜衿抿唇看着她,一脸期待。

  很明显——

  希望她给出一个肯定答复。

  云舒浅笑一下,“来,我教你。”

  “好。”姜衿松一口气,抿着唇,跟着她认真地学起来。

  ——

  五点多。

  云舒和阎寒一起离开了。

  姜衿又折了几个,总算停了下来。

  拿着手里的玻璃瓶摇了摇,眼见里面五颜六色的星星翻滚晃荡,心情不错。

  晏少卿下班前来看她。

  走到病房外,就听到她小声地哼着歌。

  一愣,转念就觉得应该是阎寒下午过来的缘故,心情顿时就跌到谷底。

  抿着唇进去。

  “晏医生。”姜衿看见他就乐了,笑眯眯道,“你来的正好,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给我?”晏少卿一愣。

  “对啊。”姜衿拿着玻璃瓶递过去,笑笑道:“我亲手折的,幸运星,送给你啦。希望你未来的每一天都顺顺利利,心情愉快。”

  晏少卿抬手接了玻璃瓶,拿在手中看了两眼。

  目光落到其中一个星星上面,笑笑道:“第一次见到这么难看的幸运星。”

  姜衿:“……”

  半晌,瞪眼道:“不想要就算了,还给我。”

  “送出去的东西还能收回吗?”晏少卿勾勾唇,浅笑道,“我收下了。”

  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姜衿翻着白眼看他一下,没好气道:“那些才不难看呢?喏,这些才叫难看。”

  她掀开被子一角,将手边刚才淘汰的小堆星星给晏少卿看。

  晏少卿愣一下,笑道:“谢了。”

  “这还差不多。”姜衿这才觉得满意,看着他,笑道,“你马上要下班了呀,是不是?”

  “嗯。”

  “回家吗?还是和朋友出去聚会呀?”

  晏少卿看她一眼,拉了椅子坐在她床边,笑道,“不告诉你。”

  姜衿:“……”

  晏医生为什么突然这么讨厌?

  姜衿看着他,扁扁嘴,索性也不说话了。

  “我回家。”晏少卿一笑。

  “不理你了。”

  “生气了?”晏少卿看着她,用那种极度温柔宠溺的声音道,“怎么这么小气?刚才逗你的。”

  “我才不小气。”姜衿往被子里缩了一截,扁扁嘴。

  “嗯,我小气怎么样?”晏少卿忍俊不禁,柔声哄她,“是我不好。”

  “你对你女朋友也这么温柔吗?”姜衿突然道。

  晏少卿笑笑,不说话了。

  姜衿伸手在脑袋上摸了摸,若有所思道:“你对我一个病人都这么温柔,对女朋友肯定更好吧,她怎么还会误会你?又因为小小一个误会就离开你呢。”

  “她年纪小不懂事。”

  “年纪小?”姜衿一愣,好奇道,“多大啊?”

  “和你一样,二十岁。”

  “二十岁?”姜衿意外极了,上下打量着他,促狭道,“原来晏医生喜欢小姑娘。”

  晏少卿:“……”

  “女孩子都要哄着的嘛。”姜衿劝他,“多哄哄就好了。”

  “嗯。”晏少卿应了下来。

  姜衿抿唇看着他,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有点难受。

  说不清为什么难受,好像有点嫉妒。

  被晏医生珍视疼惜的那个女孩,应该很幸福吧?

  可偏偏——

  她还不好好珍惜。

  姜衿胡思乱想着,觉得忧伤。

  ——

  下午七点。

  阎寒送云舒到了家门口。

  司机停下车,闭目养神的阎寒也就睁开了眼睛。

  云舒正好看着他,愣神过后,鼓起勇气开口道:“堂哥,我有事想和你说。”

  “嗯?”阎寒尾音上挑。

  “就姜衿,你不觉得她太惹人心疼了吗?”云舒观察着他的神色,斟酌开口道,“大家都瞒着她,欺骗她,我觉得这实在不太好。”

  “这是我的事。”阎寒语句简短。

  “我知道这事情不该我过问。”云舒一笑,“可我还是觉得你们对她太不公平了。难道你们都没想过,她要是突然想起来,知道真相怎么办?她肯定会崩溃的。”

  阎寒定睛看她一眼,淡声道:“知道不该你过问就好。”

  云舒被噎了一下。

  阎寒收回视线,发话道:“下车吧。”

  云舒看着他,紧紧抿唇,半晌,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了。

  开了车门下车。

  神色闷闷地往家里走。

  胡思乱想。

  她就在云天集团上班,阎寒接手后,将她调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今天看见她,就动了带她看姜衿的心思。

  肯定也是为了试探吧?

  太过分了。

  云舒咬唇愤愤想着,一路到了大厅。

  “小姐回来了。”厅门口正打扫的阿姨笑着问了一句。

  “嗯。”云舒点头应一声,笑了笑,抬步继续走。

  一抬眸就看到沙发上坐着几个人。

  最扎眼的就是云昊了。

  嗯,还有一个看上去妩媚娇美的女人。

  云舒抬步过去,笑着道:“妈,哥,我回来了。”

  “嗯,一会下来吃饭。”云夫人对她算不上特别喜爱,碍着有客人,浅笑着说了一句。

  “知道了,我先上去洗漱一下。”云舒点点头,转身上楼了。

  她穿着职业套裙,云昊的目光跟随而去,风流的眼眸眯了眯,闪过些复杂情绪,朝着边上的女人道:“你陪着我妈聊聊天,我回房取个东西。”

  “嗯。”女人笑着应了一声。

  云昊点点头,站起身,抬步朝楼梯口走去。

  云舒进门扔了包,直接扑进柔软的大床里,绞着手指纠结。

  她看得出来,姜衿喜欢晏少卿。

  哪怕失忆忘了他,应该还是不由自主地就喜欢上晏少卿了。

  阎寒他们的做法实在过分了。

  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尚且在病中的女孩呢?

  要是姜衿知道了,肯定痛苦万分。

  她应该把实情告知给她的。

  可——

  她实在有点怕阎寒,毕竟她和姜衿也不熟,眼下还在阎寒手下工作呢。

  哎!

  云舒苦恼地叹一声,下意识翘起双腿来。

  云昊推开门就看到这一幕,愣了愣,关了门进来。

  云舒听见响动,吓了一跳,连忙转身。

  看见他,神色一愣。

  “叹什么气呢?”云昊挑着眉问了一声,抬步走来,直接坐到了她床边。

  云舒蹙眉看他一眼,“你怎么上来了?”

  “不能吗?”云昊勾唇一笑,“这是我家,我当然想去哪就去哪,不需要像任何人报备。”

  实际上——

  他眼见云舒眉头紧缩,有点担心。

  只是一张嘴实在欠。

  云舒没理他,直接从床上起身,去了换衣间。

  拿了两件衣服出来,淡声道:“那你就在这待着吧,我不奉陪了,先洗个澡。”

  云昊目光锁着她,没吭声。

  视线里——

  云舒已经进了洗手间,一声脆响,从里面反锁了门。

  “切。”云昊抑郁地翻了个白眼,觉得无趣,抬步就想出门了。

  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他一愣,又不想走了,索性坐到了梳妆台前。

  云舒不怎么爱打扮,东西实在不算多,他反正无聊,将所有东西拿在手里,依次端详了一遍。

  有点看不上眼。

  这都什么牌子啊,他听都没听过。

  太寒碜了!

  云舒花了二十分钟洗了一个澡,将头发吹到半干,穿着干净衣服出了来。

  上面一件浅米色薄毛衣,下面一条黑裤子,实在普通。

  衬着她素淡的一张脸,不能再俭朴。

  云昊蹙眉看着她,哼笑道:“你穿成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家里小保姆呢。”

  云舒一愣,没理他。

  “我说话听不见啊?”云昊没好气道。

  “听见了。”云舒看他一眼,慢条斯理道,“家里又没有陌生人,就你带的那位小姐,也已经知道我不是保姆了,不会有人弄错。”

  云昊冷哼道:“十几年都没长进,这世上除了你也是再没谁了。”

  “你专门上来给我挑刺的啊?”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云舒先前在阎寒那里生了一肚子气,洗个澡刚放松些,又对上他冷言冷语,没忍住就咬着唇反驳了一句。

  “呦!”云昊意外一笑,“生气了?”

  “没。”

  云舒往脸上拍了乳霜,她才懒得和云昊生气,不然早都气死了。

  她现在对他,早已经免疫了。

  云昊看着她的背影,还想说点什么,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敲门声,“小姐,可以吃晚饭了。”

  “就来。”云舒应一声,抬手将头发理了理,直接出门去。

  云昊哼一声,慢吞吞跟了出去。

  ——

  餐厅里。

  晚饭进行到一半,云夫人看了云舒一眼,突然道:“这周末的时间留出来。”

  “知道了,妈妈。”云舒笑着应了一声。

  边上正吃饭的云昊动作一顿,倏然没有食欲了。

  这人能不这么听话吗?

  连原因都不问!

  云夫人却笑了笑,主动道:“还记得上次见过面的刘公子吗?”

  “哪一个刘公子?”云舒疑惑了。

  和她相亲的男人多了去了,姓刘的,少说也有两三个吧?

  “恒乐地产董事长的独子。”云夫人笑着提醒道,“上上个礼拜见过面吧?人家说对你很有好感,打了两次电话你都没接……”

  “哦。”云舒若有所思,“我忘了存他号码,不怎么接听陌生人电话。”

  “这样?”云夫人愣一下,继续道,“过去了就算了。周末再见个面,彼此多了解了解,我觉得那孩子还不错,性子也活络,和你刚好互补。”

  “性子活络?”云昊突然冷笑道,“他和我一样花。”

  饭桌上气氛突然僵了。

  云夫人没好气看他一眼,“你还有脸说!”

  云昊撇撇嘴。

  云舒好像没听到两个人对话一般,点点头,声音清浅道:“我知道了,我周末见一下他。”

  云夫人笑一下,瞪了云昊一眼。

  云昊一张脸彻底冷了。

  没一会——

  几人吃完晚饭。

  送了女朋友出门,云昊折回来,目光环视一周,没看到云舒的身影。

  脸色僵硬地上了楼。

  直接走到云舒房间去,敲了两下门。

  “谁?”

  “我。”

  云舒自然分辨的出他声音,愣一下,淡声道:“我睡了。”

  “开门。”

  “我说了我睡了。”

  “开不开门?”

  “不开。”

  “……”

  云昊气闷地一咬牙,也不叫门了,转身去了旁边房间。

  翻阳台到了她房间。

  云舒阳台门没关,冷不丁瞧见他出现,吓了一大跳,连忙扯了衣服又往身上穿。

  她觉得困,的确已经准备休息了。

  云昊也愣了。

  目光却紧盯着她换衣服的动作,有点呆,眼睛都不眨。

  云舒穿衣服算保守,夏天最热的时候,也从来不穿背心短裙之类的清凉衣服,可他惯常流连花丛,早已经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自然晓得,她身材其实不错。

  却从未看到过……只穿了内衣和内裤的她。

  “转过去啊。”云舒手忙脚乱穿半天,奈何被他看着,怎么也套不上去,气急败坏地喊了一声。

  “小舒。”云昊突然道。

  目光开始落在她身上,紧盯着她颤抖的胸脯。

  “我让你转过去!”云舒被他看着,眼泪突然就掉下来,直接将毛衣扔到他身上,胡乱扯开被子钻了进去,抖着肩膀哭起来。

  云昊两只手接了毛衣,只觉得清香扑鼻。

  也分不清,到底是洗衣液的味道,还是云舒身上的香味了。

  “你能不能出去!”云舒在被子里哭了两声,又觉得生气,闷声发问。

  “我就想和你说说话。”云昊以往也经常见她哭,主要是小时候,他经常惹她哭,却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突然就觉得心疼了,好言好语地哄了一句。

  “我不想和你说话。”云舒道。

  “那姓刘的不是什么好人。”云昊抬步到了床边,直接坐下,冷声道,“他上个月还玩死了一个嫩模了,他老子好不容易才摆平,你可别再和他见面了。”

  “你对我说没用。”云舒气闷。

  “不对你说对谁说?”云昊抬手扯她被子,“你和他不见面不就得了。”

  “可能吗?”

  “怎么不……”

  云昊话音落地,突然想到他更年期的妈妈,有点无奈了。

  他玩归玩,对待父母还是挺孝顺的。

  “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你答应我别和他见面。”

  “不答应。”

  “我这好好和你说话呢!”云昊倏然怒了,火气上来。

  “我也在好好和你说话。”云舒抱紧被子看着他,“这事情我做不了主,妈妈安排的人,我能不见吗?没有刘公子,还有张公子李公子,我知道谁好谁不好?”

  “……”云昊定定地看她一眼。

  云舒咬咬唇,不看他了。

  “要不,”云昊看着她,试探道,“你跟我。”

  “什么?”云舒狠狠愣一下。

  “跟我。”心里徘徊多日的想法总算说出口,云昊有点冲动了,看着她一字一顿道,“小舒,和我在一起。”

  云舒傻乎乎看他一眼,“神经病!”

  云昊:“……”

  “你赶紧出去,我……”

  云舒接下来一句话尚未出口,两片唇便被人突然堵住了。

  云昊隔着被子抱紧她,灵活的舌尖在第一时间窜进去,寻找纠缠住她的。

  “唔。”云舒大惊,喊叫声都被他尽数吸了进去,差点没办法呼吸,身上的男人还不知足,两手伸进被子里,抱住了她的肩膀。

  云舒简直气疯了,两只手胡乱地拍打着他的肩,就将他往外推。

  云昊自然是不依的。

  他酒量不错,偶尔喝醉,醉了再清醒,却也记事。

  自然记得云舒的滋味了。

  和自己以往接触过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她简直青涩单纯的不像话,很容易就挑起他的怜惜和冲动。

  眼下温香软玉在怀,怎么舍得放开呢。

  云昊的一只手,甚至从她光裸的肩头滑了下去。

  “嗷!”

  一声痛呼,他整个人都傻了,连忙放开她坐起身来。

  云舒咬了他舌头。

  “属狗的啊你!”云昊一句话都说不利索,捂着嘴看她,没好气喊了一声。

  “你赶紧出去,再不出去我叫人了!”

  “……”云昊一愣,反而忍不住笑了,“你叫谁?尽管叫!”

  云舒定睛看他一眼,“无耻!”

  “啧,都学会骂人了?”云昊依旧捂着嘴,看着她的酡红的一张脸,心里的躁动还是没下去,俯身就想抱一抱她。

  云舒卷着被子坐起来,气急败坏地看着他。

  两个人正对峙,门锁突然响动两声,紧接着,房间门被人从外面直接推开了。

  云夫人走两步看着两人,脸上的表情实在算得上精彩了。

  “妈,你怎么进来了?”

  “妈……”

  云昊和云舒齐齐唤了一声。

  前者诧异慌乱。

  后者忐忑不安。

  ------题外话------

  ╮(╯▽╰)╭评论区好像改版了。

  阿锦觉得好忧伤,感觉评论区完全不是阿锦的天下了,好不习惯呀,嘤嘤嘤。

  然后,感谢小天使们支持,本月已经在月票榜上啦,感谢感谢,大家和阿锦继续努力,么么哒。

  不过顺带提醒下,有了随时给阿锦就行,不要订些不看的文投票来浪费币币,这纯粹是不理智消费啊,都乖乖的,有了给阿锦就行,没有了别有压力,安心看文就好。只要尊重阿锦劳动成果,支持订阅,阿锦就是爱你的,么么哒。(* ̄3)(ε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15:是爱意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