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意外之吻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云夫人神色僵硬地站了好一会。

  勉强回神,看一眼云昊,目光又落在云舒身上,咬牙道:“你们在做什么?”

  “妈……”云舒抿着唇就要解释。

  云夫人冷脸看她一眼,硬邦邦道:“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我们云家养你这么多年,到头来是为了让你勾引我儿子的吗?真是没皮没脸!”

  “不是这样的!”云舒神色一变。

  云夫人冷哼一声,没说话。

  云昊薄唇一抿,站起身走过去,就将她往门外推,边推边道:“和小舒没关系,是我过来找她的。”

  “呵。”云夫人站在原地不走,冷笑,“你找她?两个人反锁着门做什么?!你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平时在外面玩也就算了,家里也是你胡闹的地方,幸好是我听见了,这要是你爸,不得打断你的腿!”

  “知道了知道了。”云昊压低声音道,“走走走,我送你回房。”

  “简直鬼迷心窍……”

  云夫人的低咒声渐渐远了些,慢慢消失。

  云舒抱着被子坐起来,眼看着虚掩的房门,紧紧咬了唇。

  这个家真是没办法待了。

  养育之恩大过天。

  她该怎么办?

  坐了半天,云舒下去关了门,心事重重地重新上床。

  强迫入睡。

  ——

  一眨眼到了周末。

  下午三点。

  云舒提着果篮,去医院看姜衿。

  刚走到病房外,就听见里面传出姜衿的轻笑声。

  “唔,好痒!”

  天气渐渐暖和些,姜衿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正接受晏少卿的按摩服务,还有点不自在,手脚都麻麻的,傻乎乎地看着他,忍不住就给喊出声了。

  晏少卿捏着她小腿,眼见她动来动去,抬手在她腿肚上拍了一下,“别动。”

  “感觉麻麻的。”姜衿撇着嘴嘀咕。

  “麻就对了。”晏少卿抬眸看她一眼,叮咛道,“这下不能总躺着了,每天保持一定量的康复锻炼,明白吗?”

  “嗯。”姜衿乖乖点头,“知道了。”

  晏少卿侧头朝边上的护工阿姨说道:“就像我刚才这样,你试试。”

  “好。”护工阿姨点点头,替代了他。

  晏少卿松口气,站在边上看一眼,抬步去洗手间洗手了。

  再回来,就看到了云舒。

  “晏医生好。”云舒笑着问了一声。

  “嗯。”晏少卿对云家人现在都没什么好感,点点头,淡声道,“你陪她说会话,我去一趟办公室。”

  “好。”云舒一笑。

  晏少卿站在床位,居高临下看着姜衿。

  “你去忙吧。”姜衿眯着眼睛笑一下,“云舒姐陪我就行了。”

  “乖乖的。”晏少卿薄唇一抿,转身走了。

  姜衿弯着眼睛目送他出去,眼睛里都蓄着笑意,看上去开心得不得了。

  护工阿姨给她按摩了小会,出去吃饭了。

  姜衿靠在床头,还觉得有点无聊,朝着云舒道:“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呀?阎寒呢?”

  “今天不上班,我没见到他。”云舒淡笑。

  “嗯。”姜衿扁扁嘴,抑郁道,“他都不如晏医生,晏医生每天都在医院里,他一个礼拜就来两三次,每次来电话还是不断的,太讨厌了。”

  “堂哥年前才接手公司,很忙的。”云舒解释道。

  “嗯……”

  姜衿拖着长音寻思了好一会,看着她,突然想起点什么,侧身在枕头下掏出个项链来,摊开手心询问道:“云舒姐,你记得这个项链吧?”

  “天使之翼。”云舒一愣。

  “对哦。”姜衿歪头道,“好像是这个名字。”

  “它……怎么了?”

  “我记得是年前慈善晚会上有的,可我有点想不起来当时什么个情况了。是阎寒给我的吗?”姜衿蹙眉道,“你不是也在吗?给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吧,我想知道。”

  “……”云舒看着项链,安静了好一会。

  姜衿不确定道:“你也忘了呀。”

  云舒勉强一笑,正想说话,手机突然响了。

  “我先接个电话。”

  “嗯。”姜衿点点头。

  安静地靠在床上,等她打完电话。

  云舒简单地说了几句,挂上电话紧锁眉头,叹了一声。

  姜衿看着她,好奇道:“你在找房子吗?”

  “嗯。”云舒点点头,无奈道,“不太好找,不是租金高了,就是地方远了,几天都找不到合适的。”

  “澄华新区?”姜衿又道。

  “嗯啊。”

  “嘿嘿。”姜衿忍不住笑起来,安慰道,“别苦恼了,你可以住我那。就在风琴路那一块,两居室,刚好闲着呢。”

  “风琴路?”云舒一愣。

  “对啊。”姜衿笑着道,“那里距离我们学校不远,年初我爸买的,平时也没住人,我想想,嗯……距离云天集团应该不远吧,打个出租车最多十五分钟,地铁更方便。”

  “远倒是不远。”云舒沉默了一小下,迟疑起来。

  她和姜衿不算熟,也就见了两面而已,眼下又过来,主要是想着应该告诉她实情。

  其实一直都在纠结。

  倒是不曾想,她会这样就帮自己解决一桩难题。

  “小区环境很好的,水电天然气地暖都有,也有家具,拎包就可以入住的。”姜衿不晓得她为难什么,略微想了一下,又热心补充道。

  “我就有点不好意思。”云舒抿唇道,“感觉不太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姜衿蹙眉,“房子闲着也是闲着呢。就算我康复了也大多时间在学校,又没人,你去了就当增添点人气。”

  “……”云舒迟疑半晌,笑笑道,“那我先给你半年房租。”

  姜衿一愣,“不用这么见外,我不缺钱的。”

  “我知道你不缺。”云舒浅笑道,“可该给的还是得给,不然我住着也不踏实……”

  “唔。”姜衿点头道,“那好吧,我一会给你钥匙,你先去看房子,满意的话支付宝转账给我就行啦。”

  “成。”云舒一笑,心里一块石头也落了下来。

  姜衿抬手将项链挂到脖颈上,微微低头道:“那你帮我戴一下项链吧。”

  “嗯。”云舒凑过去帮她戴了项链。

  姜衿指尖捻着项链摩挲了两下,惆怅地看了一眼。

  小声道:“我觉得自己挺对不起阎寒的。”

  “嗯?”云舒一愣。

  “我完全想不起来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姜衿蹙着眉叹气道,“有时候用力想想,还会觉得脑袋疼。我觉得他肯定很失望吧,我这么轻易地就忘记和他有关的好些事了。”

  “你喜欢他吗?”云舒突然道。

  姜衿实话实说,“我不知道,应该喜欢过吧,不然怎么会和他订婚呢。”

  “嗯。”云舒咬咬唇,“也许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诶?”姜衿抬眸,意外地看着她。

  云舒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握了握,看着她的眼睛,试探道:“你真的……不记得晏医生了吗?”

  姜衿一愣。

  云舒深呼吸一下,一字一顿道:“阎寒不是你未婚夫,晏医生……才是,他是你男朋友。”

  “晏……”

  姜衿彻底呆了,好半天,唇齿间才勉强挤出来一个字。

  大脑中又是一片空白了。

  “嗯。”云舒声音清浅,“慈善晚宴那天,你是和他一起去的。我和堂哥一起。天使之翼就是他竞拍给你的,四千六百万。”

  姜衿纤细的手指捏着项链,没说话。

  云舒又道:“晚宴后你和他一起离开的,当时都九点多了。这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你也没印象吗?”

  姜衿呆呆地看着她,傻了一般。

  半晌,迟疑道:“可是为什么都没人告诉我,晏……医生,他也没说。”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云舒也蹙了一下眉,“可是你们以前的确在一起,你和堂哥也没有婚约。”

  “是吗?”

  “嗯。”云舒肯定地点点头。

  姜衿抿着唇,不说话了,或者说,不知道说什么好。

  晏医生是她男朋友?

  他说的那个女朋友,就是她吗?

  二十岁,年纪小不懂事?

  又是这个世界上最乖巧可爱的女孩?

  可是他为什么不说呢?

  不但不说,还跟着周围所有人一起瞒着她,欺骗她?

  姜衿有点崩溃了。

  直到云舒离开,她仍旧觉得不可思议,靠坐在床头,一直发呆。

  晏少卿临下班过来看她,一进病房,就瞧见她神色复杂、无比纠结的模样,愣一下,走两步到了近前,笑着道:“这是怎么了?发什么呆呢?”

  姜衿抬眸看他一眼。

  晏少卿穿着白大褂站在距离她很近的地方,语带关切,眉眼温柔。

  难怪他这么关心自己呢?

  原来……

  姜衿抿唇想想,觉得心痛,咬唇道:“我头痛,晏医生帮我摸摸吧。”

  “怎么还痛?”晏少卿顺势坐到床边。

  姜衿淡笑,“想阎寒想的。”

  晏少卿:“……”

  姜衿抬眸看他一眼,继续道:“就我脖子上这个项链嘛。好像是他送给我的,可是我想不起来细节了,而且怎么都想不起来,一直想着,头就痛了。”

  “那就别想了。”晏少卿薄唇一抿,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脑袋。

  姜衿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攥了攥,扁着嘴笑笑道:“也是,不去想,头就不会痛了嘛。”

  “嗯。”晏少卿扯扯唇角。

  姜衿咬唇看着他近在咫尺一张脸,气闷不已。

  不说话了。

  晏少卿也没说话。

  病房里的气氛突然间就显得让人窒息了。

  姜衿觉得,她险些喘不过气来。

  想不通,也无法理解。

  宁锦绣骗她,她也恼,阎寒骗她,她也恼,姜煜、姜皓、孟佳妩,所有人来了都不吭声,瞒着她,她自然也恼,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像晏少卿这样,让她恼怒了。

  她是病人,他是医生,两个人朝夕相处一个月。

  他不说。

  宁锦绣和阎寒合力瞒着她,他沉默。

  甚至——

  每次阎寒出现,都可以在他面前,以未婚夫的身份,堂而皇之地带走她。

  他还是不说。

  为什么呢?

  他怎么可以这样?

  任由别的人合伙欺瞒她,任由别的男人亲近她,任由事态滑稽又可笑的一直发展。

  这世上,有这样的男朋友吗?

  任由她错,却眼睁睁地看着她一错再错,一味地对她好,却不给她最想要的。

  如果她想不起来呢?

  她有未婚夫,也以为他有女朋友,难道,他就要看着她康复出院后,和别的男人结婚领证才开心吗?他这样,是因为……他其实真得无所谓吗?

  姜衿胡思乱想着,脸上的表情自然变了又变。

  晏少卿很快察觉,轻声发问道:“怎么了?想什么呢?”

  “想我为什么会失忆。”姜衿抿抿唇,“和阎寒的好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好奇怪,感觉起来应该都是快乐的事情,可是竟然会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晏少卿抿着唇角,没说话。

  只觉得今天的姜衿有些奇怪。

  两个人平时相处,她几乎从来不提起阎寒的。

  可眼下——

  一开口就提起他。

  晏少卿也有点气闷了,淡声道:“想不起来就算了,别给自己有压力。”

  “晏医生这么觉得吗?”姜衿古怪地笑一下,“想不起来的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不记得就不记得了。”

  “向前看。”晏少卿言简意赅。

  “向前看?”姜衿低声重复了一句,声音微哑。

  前面……是阎寒啊!

  他这意思,是希望她投入阎寒的怀抱吗?

  太可恶了。

  纵然她觉得愧对阎寒,还是一直忍不住为他心动,被他吸引。

  可——

  他竟然让自己向前看。

  姜衿一只手捂着心口,轻喘了一下,咬唇慢慢道:“嗯。好吧,向前看就向前看,只要我重新喜欢上阎寒,就行了嘛。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不提了。我妈说能忘记的,都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呢。”

  晏少卿动作一顿,收了手。

  定睛审视着她。

  姜衿迎上他目光,眼眸明亮,像一汪清水。

  “头还疼吗?”晏少卿淡声问。

  “不疼了。”姜衿笑笑道,“你是不是要下班了呀?”

  “嗯。”

  “再见。”

  晏少卿一愣,正想再说点什么,就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了。

  宁锦绣回来了,边上还跟着姜煜和宋铭两个人。

  “爸、妈、宋大哥。”姜衿笑着打了招呼。

  晏少卿也开口问了好。

  宁锦绣和姜煜对着他笑了笑,谢过之后,到了姜衿床边,发问道:“感觉怎么样?”

  “还好。”姜衿看了宁锦绣一眼,又看了看姜煜,目光最后落到宋铭身上,浅笑发问道,“宋大哥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你。”宋铭眼眸微弯,温和一笑。

  姜衿“哦”一声,和他说起话来。

  脸上带着乖巧的笑意。

  晏少卿抿着唇角看她两眼,朝向宁锦绣道:“你们陪着她,我先下班了。”

  “好。”宁锦绣点点头,眉眼柔和。

  姜煜也点点头,神色温和。

  姜衿没注意到他。

  晏少卿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抬步直接出门了。

  无比抑郁。

  简直……想捏死姜衿的心都有了。

  这丫头动手术以后,伤口最开始愈合那段时间,整个人就显得很暴躁,喜欢乱动,没清醒,胡言乱语了好几天,简直折腾坏了宁锦绣和护工。

  可——

  清醒以后一直是非常乖巧柔顺的。

  哪有今天这样的?

  三句话不离阎寒,难不成,当真就这么喜欢上他了?

  他答应了宁锦绣不提先前的事情,主要是因为,连他自己也觉得,先前姜衿的心思太重了。

  与之相比——

  他宁愿现在这样的她,重新爱上他。

  他有这样的自信,也一直能感觉到,小丫头那颗心在向他靠拢了。

  只等着时机得当,再说不迟。

  或者——

  一直先不说,等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她可能也就想起来。

  他有自己的骄傲和坚持。

  不愿意在姜衿毫无印象的情况下,将那么重的感情,强硬地灌输给她。

  可现在呢?

  晏少卿胡乱想想,气闷又烦躁。

  他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情绪,好像怎么都不对,瞻前顾后,一件事想上好多遍,仍旧是觉得怎么都不行。

  姜衿这丫头,简直要气死他了。

  晏少卿一边往医院外面走,忍不住就去口袋里摸烟了。

  口袋里空空如也。

  他才想起来,自从被姜衿看到劝说以后,他已经直接戒掉不抽了。

  >

  晏少卿沉着脸出了医院。

  ——

  病房里。

  姜衿气走了他,心情也实在不好。

  不想说话,神色倦倦地靠在床头,和宋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晏少卿走的时候脸色有点冷。

  是介意了吧?

  介意她没有和他说再见,还是介意她和宋铭聊天?

  是不是吃醋了?

  他那样的人,到底会不会因为她吃醋呢?

  想一想,她还觉得心疼。

  再一想,又觉得他根本是活该。

  谁让他什么都不说呢?

  可——

  他到底有没有生气啊?

  哎呀,简直烦死了!

  姜衿猛地闭上了眼睛,索性也不想了,坐着发呆。

  宋铭看着她脸色变了又变,忍不住笑笑道:“怎么了这是?”

  “宋大哥,你以前认识晏医生吗?”姜衿问。

  想想啊,宋铭是她爸爸的助手,晏少卿是她男朋友,那么,就算不熟,最起码也可能知道一点吧?

  她一脸期待地看着宋铭。

  宋铭微微一笑,“见过面,不怎么熟悉,怎么了?”

  “你觉得晏医生是个怎么样的人?”

  “哈。”宋铭淡淡一笑,边想边道,“嗯,挺清净自持的一个人吧。”

  “就这样?”姜衿不满。

  “说了我和他不怎么熟悉。”宋铭耸耸肩,试探道,“怎么了?想说什么?”

  “没什么。”姜衿叹口气,“我就觉得他那人太讨厌了。”

  “讨厌?”宋铭一愣。

  “对啊,讨厌!”姜衿咬牙道,“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他那么讨厌的人,有时候很温柔耐心,可有时候又好像不近人情,忽冷忽热,而且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生气,有时候感觉好像生气了,他也不表现出来,看起来和没事人一样。是不是很讨厌?”

  “嗯。”宋铭若有所思,“听你这么说……是挺讨厌的。”

  姜衿:“!”

  宋大哥为什么也不反驳她?

  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她只是觉得……

  好吧,其实她也不清楚,她到底想表达什么?

  可——

  宋大哥到底知不知道她和晏医生以前的关系呢?

  她又有点糊涂了。

  一团乱麻。

  宋铭看着她,眼见她一张脸神色变了又变,轻叹一声,话锋一转道:“估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你了,好好照顾自己。出了院也不能大意……”

  “什么意思?”姜衿一愣,“你要去哪?”

  “秦宁省。”宋铭笑笑道。

  “秦宁省?就刚地震那个地方啊?”

  “对。”宋铭点头道,“调职了,你爸也是,我们一起过去,后天就出发。”

  “哦。”

  姜衿听宁锦绣提起过,愣了一瞬,就了然了。

  抿唇看向宋铭,笑着道:“在外地就不比在云京了,尤其那边又刚地震过,你们去了得多注意点呢。”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宋铭忍不住笑了笑。

  “嘿嘿,一路顺风。”姜衿弯弯唇。

  宋铭抿唇看她一眼,“谢谢。”

  ——

  晚上八点。

  宋铭和姜煜一起,离开了医院。

  宁锦绣送了两人出去,再折回病房,看上去还有点闷。

  “妈。”姜衿唤她一声。

  宁锦绣抬眸一笑,坐到她边上,柔声道:“怎么了?”

  姜衿看她一眼,半晌,咬咬唇,“我想喝水。”

  “我去倒。”宁锦绣点点头,转身去倒水了。

  姜衿看着她忙来忙去的身影,心里有点闷,偏偏,原本已经在唇边的那些话,又不想问了。

  为什么骗我?

  为什么说阎寒是我未婚夫?

  为什么要对我的感情横加干涉?

  为什么……这么自私?

  问题很多。

  偏偏——

  想着这些日子种种,她又一个字都问不出来了。

  还能问什么呢?

  大抵是她觉得,阎寒比晏少卿更适合她,或者说,她喜欢阎寒,超过了喜欢晏少卿,就按着自己的心意,将阎寒塞给她了。

  和赵霞……一模一样的。

  当年想要孩子的时候,就在商场门口抱走她了。

  后来自己生病了,便觉得她还是回到亲生父母身边比较好。

  没有经由她同意,先拿着她的头发,让姜煜做了亲子鉴定,直接来接她。

  再后来——

  她分明已经表示不回姜家了。

  还是她,觉得自己回姜家当一个千金小姐比较好,夜半自杀。

  当妈的,总是如此。

  按着自己的心意和想法,把自认为最好的一切,给孩子。

  却很少去考虑,孩子喜不喜欢。

  可——

  这件事里面最最可笑的,不是宁锦绣这个妈妈,而是晏医生这个男朋友。

  他怎么就……这么配合呢?

  姜衿只想想都觉得痛。

  宁锦绣递了茶杯,她便捧在手里,慢慢地喝起来。

  一杯水,很久喝完了。

  宁锦绣接过去,还意外了一下,笑道:“真渴了呀,下午没喝水?”

  “嗯。”姜衿有气无力应了一声。

  “怎么了?”宁锦绣看着她,迟疑道,“看上去情绪不佳的样子,不开心啊?”

  “你说爱情是什么呢?”姜衿突然道。

  宁锦绣愣了一下,没说话。

  “你和……我爸之间,有爱情吗?”姜衿抿唇看着她,又问。

  宁锦绣笑一声,“应该是没有的,当年是一场意外。”

  “原来我是意外来的。”姜衿意兴阑珊。

  “生妈妈的气吗?”宁锦绣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句。

  “我没有力气生气。”姜衿抬眸看她一眼,抿唇想想,扁嘴道,“我睡觉了,你给阎寒发个短信吧。就说让他明天来看我。”

  “明天?”宁锦绣一笑,“明天是周一,肯定有的忙。”

  “工作重要还是未婚妻重要啊?”姜衿咬唇看着她,抑郁道,“反正我明天要见到他。”

  “怎么?”宁锦绣更意外了,“为什么突然想见他?”

  “你就当我想他了吧。”姜衿淡声道。

  宁锦绣:“……”

  想阎寒?

  这还是她第一次,从姜衿口里听到这样的话呢。

  一般来说,都是晏医生如何如何。

  宁锦绣愣了小半会,点头笑道:“知道了,我一会发个短信告诉他。”

  “嗯。”姜衿躺进被子里,“再让他买束花给我。”

  宁锦绣:“……”

  她觉得姜衿不寻常了,也就先不发短信,笑着问她,“怎么还有要求了?”

  姜衿蹙蹙眉,嘀咕道:“每次来都拿水果,我觉得他那个人一点情趣都没有,一点都不浪漫,他又不买,我只能主动要求他了。”

  “……”宁锦绣微愣,“这样?”

  “对啊。”姜衿索性又坐起来,一本正经道,“你看呀,首先,他不爱笑吧,反正不笑的时候比笑得时候多,其次,他年龄大吧,大了我八岁,太占我便宜了,最后,他年龄大一点刻板一点就算了,他还不浪漫,你说他这么既不风趣又不浪漫的人,我为什么就和他在一起了,我觉得他还不如宋铭大哥呢。”

  “宋铭?”宁锦绣的心情简直复杂到了极点。

  “是啊。”姜衿煞有其事道,“宋大哥比他白,长得还比他帅,阎寒气质太冷硬了,不如他。而且宋大哥还比他小了有一岁吧,主要看上去显得年轻,再说了,宋大哥多风趣幽默呀,最爱笑了,女孩子都喜欢宋大哥这样的才对。”

  宁锦绣:“……”

  姜衿总结道:“反正我就觉得吃亏了!而且我现在还是个病人,阎寒这个未婚夫当得不及格,他都不如一个陌生人对我好呢。你就看晏医生吧,人家就是我的主治医生而已,无亲无故的,都对我那么好,他还不如一个医生呢?反正就是不合格!”

  宁锦绣有点凌乱了,陷入思索。

  半晌,点头道:“我一会给他发短信。”

  “嗯。”姜衿说了好些话,伸手摸摸脑袋,扁嘴道,“那我睡了。”

  “睡吧。”宁锦绣爱怜地看着她。

  是呀,她怎么就没想到姜衿说的这些问题呢?

  阎寒那样的人,的确没什么生活情趣。

  更别提小女孩需要的浪漫了。

  哎!

  宁锦绣郁闷极了。

  ——

  翌日,上午。

  阎寒九点半到了病房。

  西装笔挺,手里捧着挺大一束玫瑰花。

  姜衿已经醒了。

  懒懒地靠坐在病床上,抱着平板电脑玩游戏消磨时间。

  一抬眸就看见他,笑着道:“你来了?”

  “嗯。”阎寒扯动唇角笑一下,将手里的玫瑰花递给宁锦绣,拉了椅子坐到她窗边去,温声道,“早上公司都没去,捧着花过来给你道歉了。”

  “哼。”姜衿看他一眼,扁扁嘴。

  “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阎寒继续解释道,“以后隔一天就来陪你。”

  “隔一天?”姜衿柳眉一蹙,突然道,“你平时看情感访谈节目吗?”

  “嗯,没看过。”阎寒老实道。

  “难怪呢。”姜衿叹口气,边想边道,“上一期节目,女嘉宾是个孕妇,怀孕了,每次上厕所都要她老公陪着蹲呢,她老公可胖了,一蹲就是四十分钟。上上一期,女嘉宾是个大学生,男朋友回家晚了,晚上就不许睡觉,乖乖地站在床边看她睡觉,一站就是一晚上。还有上上上一期,女嘉宾也是个大学生,男朋友每天早上给她买早餐,一周五天不重样,她还不满意呢!”

  阎寒:“……”

  姜衿扁嘴看着他,嘀咕道:“我现在可是个病人!作为一个病床上女大学生的未婚夫,你的表现都及格不了。”

  阎寒:“……”

  “还有啊。”姜衿的目光落在玫瑰花上,继续道,“我不喜欢玫瑰!你都不知道,可见你以前从没送过花给我。难怪我不记得后面那些事情呢,肯定都没几件开心事,哎!”

  阎寒:“……”

  半晌,好脾气地问她,“那你喜欢什么花?”

  “蔷薇。”

  “成。”阎寒点点头,“下次就送蔷薇花给你。”

  姜衿古怪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不问我喜欢什么颜色?”

  阎寒一愣,半晌,又道:“什么颜色?”

  姜衿稍微想了一下,“什么颜色都喜欢。”

  阎寒:“……”

  这丫头纯粹逗自己玩呢吧?

  边上的宁锦绣眼看着两人互动,好气又好笑。

  的确——

  阎寒和这丫头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两人兴趣爱好不同,估摸着,生活习惯也是大相径庭的。

  她倒是忽视了?

  眼下,怎么办才好?

  宁锦绣正想着,一抬眸,就看到晏少卿进了病房。

  在外面就听见阎寒的说话声,晏少卿进门来,脸上的表情便十分冷淡了。

  看了姜衿一眼,朝宁锦绣道:“一会推姜衿下去做个头颅CT。”

  “嗯。”宁锦绣点点头。

  话音刚落,就听到姜衿对阎寒说,“一会你推我下去拍片吧。”

  “行。”阎寒爽快地应了一声。

  姜衿歪头想了一下,继续道:“拍了CT之后,你再陪我晒会太阳,晒了太阳,还要陪我做康复训练,晏医生说,现在每一天都要抽出时间做康复训练的……”

  她正说着,抬眸向晏少卿求证,“晏医生你说是不是?”

  晏少卿抿着薄唇看她,一言不发。

  眼见他不说话,姜衿愣了一下,疑惑道:“要不然……还是按摩比较好?”

  她看着阎寒,征询道:“那要不你下午帮我按摩一下小腿吧,不会不要紧,晏医生可以教你的。”

  “对吧?”她笑着朝晏少卿眨眨眼。

  晏少卿沉着脸看她一眼,转个身,直接出去了。

  姜衿:“……”

  她又将这人气走了啊?

  不过——

  气走了,她心情也没见得有多好。

  姜衿无聊地撇撇嘴。

  看着她生动的表情,阎寒却是觉得心情不错。

  在此之前——

  他从来不曾察觉,原来一个女孩,能够这样让人百看不厌。

  他印象里的姜衿,有点倔有点直有点拧,身上带着一股劲,让人欣赏,很意外的,他又在那段时间发现她另外的一面,少女情怀总是诗,看上去可爱又惹人心疼。

  原本没想过占据她的。

  可——

  眼下越相处,越是打心眼里疼爱她。

  生命中有了这么一个小丫头,总会显得生机盎然,不会无趣了。

  正好。

  ——

  阎寒一直待到下午才离开。

  姜衿折腾了一天,也累了,偏偏不想睡。

  上午一次,下午一次,这一天,她将晏少卿气走了两次。

  而且——

  每次只需要三两句话而已。

  想起来还有点郁闷。

  宁锦绣下午不在,阎寒走后,也就护工阿姨陪着她。

  姜衿抬眸看她一眼,唤了声,“阿姨。”

  “怎么了?”

  “我想去楼下花园了,晒晒太阳。”

  “现在吗?”护工阿姨抬眸朝向外面看一眼,“太阳没有刚才那一会好了。”

  “不要紧。”姜衿笑道,“这几天又不冷。”

  “那我推你下去。”

  “嗯。”

  姜衿点点头,扶着床边下去,被护工阿姨扶到了轮椅上。

  到了楼下花园里。

  夕阳不错,暖黄的光芒笼罩着,给住院楼都镀了一层金色,看上去,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味道。

  姜衿眯着眼睛看,一道挺拔清俊的身影就出现在视线里。

  逆光站着,容貌如画。

  晏医生……

  姜衿睁开眼睛,看着他笑起来,“晏医生也来晒太阳?”

  “嗯。”晏少卿抬步坐到了不远处长椅上。

  姜衿滑着轮椅过去,抿着唇看他一眼,索性小心地站起身来。

  晏少卿连忙扶她。

  “谢谢啦。”姜衿毫不客气地揪着他袖子,稳稳坐在长椅上,身子后靠,舒了一口气。

  “不谢。”晏少卿推开她的手。

  姜衿撇撇嘴,嘀咕道:“抓一下衣服又不会怎么样。”

  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不吭声。

  姜衿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没一会,好奇询问道:“你和女朋友和好了没有?”

  晏少卿:“……”

  半晌,沉声道:“没有。”

  “这样啊。”姜衿颇感遗憾地点点头,寻思道,“估计也是你不够浪漫的缘故。我昨晚让我妈给阎寒发了个短信,他今天就捧着玫瑰花来了。虽然我不喜欢玫瑰吧,看见了还是挺高兴的,要不你也送花给她试试?女孩子嘛,看见鲜花总是喜欢的,肯定就原谅你了。”

  晏少卿:“不劳你费心。”

  姜衿一愣,瓮声瓮气道:“那好吧。”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晏少卿非常头疼。

  姜衿突然表现出对他不在意,他许多话更是没法说出口了。

  姜衿也头疼。

  气到了晏少卿,她其实算不上开心。

  有点心疼。

  尤其眼下这样坐在他边上,感受着他的气息,她得忍着心里的冲动,才能不靠近他。

  半晌——

  姜衿到底忍不住了,凑到他跟前,轻声唤道:“晏医生啊……”

  晏少卿直接扭头看她。

  愣了。

  姜衿离得太近。

  他一低头,薄唇就蹭在了她的唇角。

  柔软、温热。

  记忆里的所有感受,突然就汹涌而至了。

  晏少卿喉结耸动一下,侧过头去,声音僵硬道:“抱歉。”

  “嗯。”姜衿傻乎乎应一声。

  舔舔嘴唇,心狂跳。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攥紧些,再攥紧些,大脑晕乎乎,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对劲了。

  她和晏医生……以前有过亲吻吗?

  发展到哪一步?

  是不是也如刚才那样,亲密地触碰过……

  ------题外话------

  好些妹纸说,攒着票就是不给阿锦,就那么任性。

  阿锦真是哭晕在厕所了。

  好忧伤。

  然后,盯着票票数了一天,发现就三十票,追文妹纸的N分之一……

  心碎成渣了。

  ~(>_<)~<"><"><;">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16:意外之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