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还没演够?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姜衿有点苦恼。

  自从她和晏少卿意外触碰之后,两人见面的机会突然就少了。

  算算日子,整整一周,都没单独相处。

  哎!

  她有气无力地叹一声,抱着平板电脑,靠在床上,玩了两局切水果,还是无聊。

  今天是周末。

  晏少卿他……应该没上班吧。

  真生气了?

  以往他即便不上班,周末也会来医院里转一转,陪她说说话的,这下倒好,人给气走了,也没人陪她聊天了。

  姜衿无比忧伤。

  半晌——

  放下平板电脑,拿了手机出来。

  想着给晏少卿打一个电话吧,又觉得她自己根本没犯错。

  干嘛打电话给他?!

  不打了,她用手机看了一会当日新闻。

  看完了,还是无聊,不经意间点到了贴吧页面。

  姜衿抿着唇角想了想,搜索了一条问题“怎么让男人主动给你表白?”

  页面里出现了五花八门的答案。

  一楼:让他喜欢你,他就会主动给你表白咯。

  姜衿:这不废话吗?

  二楼:问题的关键,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姜衿:……

  三楼:角色扮演,制服诱惑!

  姜衿:……诱惑个鬼,晏少卿那样的男人,是能接受制服诱惑的人吗?!

  四楼:你是想让我给你表白嘛!

  姜衿:神经病。

  五楼:不理他。

  呃?

  姜衿一愣,心里觉得这好像就是自己眼下的真实状况,可问题关键是,晏少卿也不理她了呀。

  烦闷,她索性抿着唇又重新输入一条,“男朋友很傲娇怎么办?”

  页面里又出现五花八门的答案。

  一楼:抢前排!

  二楼:打死他!

  三楼:冷冷他!

  四楼:拍死他!

  五楼:用小皮鞭抽他!

  六楼:那你就比他还傲娇!

  七楼:把他掰弯!

  八楼:呃,什么是傲娇呢?

  姜衿长叹一口气,只觉得根本没一个靠谱答案。

  网友多半是凑热闹的!

  她也不胡乱提问了,抿唇想了想,很认真地输入一条,“男人吃醋的表现。”

  页面里出现了一个心理情绪方面的分析贴。

  一,说话尖酸刻薄不留情面。

  晏少卿好像有。

  二,表现出强烈的占有欲。

  这个晏少卿真没有,他听见自己说阎寒都没什么所谓。

  三,有意识地避免与你照面。

  这个有,简直不能再明显!

  四,经常会假装事不关己。

  假装?装?呃,晏少卿漠不关心的样子到底是不是装的?!

  五,突然表现得特别好说话。

  绝对没有,她深深地觉得,晏少卿越来越难说话了!

  六,故意在你面前谈笑风生。

  也没有,晏少卿是这么浮夸的人吗,太幼稚了!

  七,出现极端肢体冲突行为。

  这个,好像也没有。

  姜衿默默想着,看着七个条件,从头到尾又比较了一遍。

  两个符合,四个没有,一个不清楚。

  所以——

  晏少卿到底有没有吃醋呢?

  啊!

  简直烦死了!

  姜衿倏然炸毛了,关了手机塞到枕头下面去。

  又开始玩俄罗斯方块去了。

  垒了一会方块,大约上午十一点,孟佳妩和江卓宁来医院看她了。

  姜衿一愣,笑了笑,将平板电脑放到边上去,朝两人道:“你们可算来看我了。”

  “哈,感觉怎么样?”孟佳妩拉了椅子坐在床边,发问。

  姜衿撇撇嘴,“就这样。”

  “什么时候出院啊,这都快住了两个月吧。”孟佳妩的目光落在她脑袋上,还觉得有点好玩,抬眸道,“我摸摸光头来。”

  “去你的。”姜衿没好气哼一声。

  孟佳妩哈哈一笑,朝向江卓宁道:“你觉得姜衿这小光头可爱吗?圆的跟灯泡似的。”

  “……”江卓宁看她一眼,无奈道,“怎么说话呢你。”

  “我就开个玩笑。”

  姜衿闷声道:“开吧开吧,不理你了。”

  “真生气了啊?”孟佳妩一愣,打趣道,“你以前不这么小气的。”

  “哼。”姜衿挑眉瞪她一眼,一本正经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病人嘛,情绪都比较脆弱。”

  孟佳妩:“好没脸。”

  姜衿咬唇看她一眼,慢吞吞道:“你知道我和阎寒怎么在一起的吗?”

  孟佳妩一愣,“呐,你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私密事,我也没多清楚。”

  还撒谎!

  姜衿在心里叹一声,有气无力,“我实在记不起来了,一点都不记得,感觉起来对他非常愧疚。”

  “记不起来就算了,没得心烦。”孟佳妩宽慰一声。

  边上的江卓宁也拉了椅子坐下,一直没说话。

  看着孟佳妩,脸色却没有多好。

  来的路上,孟佳妩就嘱咐了他姜衿选择性失忆的事情,让他不要说漏嘴。

  可——

  好端端的为什么骗人?

  江卓宁实在想不通,眉头紧缩。

  耳边却突然传来姜衿柔和带笑的声音,“你说的也是,想想脑袋就疼。反正他已经是我未婚夫了,我们的感情应该错不了,可能没多久就准备结婚了。”

  “结婚?!”孟佳妩大惊。

  姜衿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对啊,结婚。”

  “大小姐!”孟佳妩神色震惊地看着她,迟疑道,“你这大学还没毕业呢,结哪门子的婚?”

  “大学没毕业怎么了?也不妨碍领个结婚证啊,什么都想不起来感觉好空,我就当找找安全感好了。毕竟阎寒也不错,虽然少了点风趣浪漫吧,大问题却是没有的。”

  “……”孟佳妩都石化了。

  按着她的想法,晏少卿和她朝夕相处啊!

  纵然阎寒暂时成了姜衿的未婚夫,那也不影响他们两人进展感情啊!

  那么深的感情,说忘就忘了?

  说放就放下?

  搞什么呢?!

  孟佳妩看着她理所当然的表情,简直要纠结死了。

  半晌,迟疑道:“你喜欢阎寒吗?”

  “喜欢啊。”姜衿无语道,“我要是不喜欢他,他怎么会成了我未婚夫呢?就算现在不怎么喜欢,以前肯定特别喜欢吧,感情也需要慢慢培养,再次喜欢上他就行了。”

  孟佳妩:“……”

  还可以这样?

  她简直想敲开姜衿脑袋看一看,里面养鱼了吗?

  “婚姻是人生大事,不能儿戏。”江卓宁突然声音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其实不着急。”姜衿撇撇嘴,“可阎寒年纪也不小了,快二十九了吧?古人都说三十而立,不就让成家立业吗?他现在后一项都完成了,也就剩婚姻大事了。”

  “……”孟佳妩一愣,“你怎么这么替他着想?”

  “我是他未婚妻嘛。”姜衿理所当然回答。

  “可……”

  孟佳妩怎么也说不通,头疼欲裂,眉毛都紧紧地皱了起来。

  江卓宁沉着脸,比她更头疼。

  可——

  顾虑颇多,两个人离开时也没说出实情。

  姜衿有点失望,最终也没吭声,靠在床头休息了。

  眼珠子转了转,打定了一个主意。

  ——

  星期二上午。

  阎寒抱着一大捧蔷薇花来看她了。

  正好,宁锦绣和晏少卿都在,正在商谈她的出院事宜。

  姜衿车祸主要伤了脑子,可因为抢救非常及时,后期康复情况也很好,实在没道理一直住在医院里消磨时间了。

  再做个检查,回家休养即可。

  姜衿抿着唇听他们说话,心情实在不好。

  她不想出院。

  出院了就见不到晏少卿了啊。

  只想着这一点,她就浑身难受,极度地不舒服。

  阎寒一进病房,就看到她紧紧蹙眉的样子,愣一下,温声道:“怎么了?”

  “没怎么。”姜衿懒洋洋。

  “那怎么看上去不太开心?”阎寒侧身坐到了她边上。

  姜衿抬眸看他一眼,笑眯眯道:“你都没来啊,你昨天也没来,我当然不开心了。”

  她说话嗓音柔和,软软的,不满地撒着娇。

  自然极度取悦阎寒了。

  忍不住笑一声,安抚道:“这不马上要出院了吗?出院以后我可以带你到处走走,散散心,怎么样?”

  “她这样子,在家休养比较好。”晏少卿淡声插话道,“出院一个月还是别到处走了。”

  阎寒一愣,也不反驳,只朝姜衿道:“那就每天去家里看你,陪你散步。”

  “说话算数。”

  “嗯。”

  姜衿一笑,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刚硬面孔,突然道:“那我们先领了结婚证吧。”

  “……”

  病房里瞬间安静了。

  令人窒息。

  宁锦绣最先反应过来,蹙眉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领结婚证啊。”姜衿不满地扁扁嘴,“反正我们都已经订婚了啊,早晚得结婚的。什么时候领证都一样,眼下我住院快两个月,算是度过了人生一场大难吧,有个喜事冲冲晦气也挺好的。”

  “呸呸呸!”宁锦绣没好气白了她一眼。

  姜衿不理她,也不看面色冷峻至极的晏少卿,只认真地看着阎寒,征询道:“你愿意吗?”

  阎寒看着她,有点傻了。

  幸福这么突然就来了,他简直反应不过来。

  半晌,一字一顿道:“你确定?”

  姜衿神色怔怔地看着他眼睛。

  边上——

  晏少卿差点窒息了。

  你确定?

  要是没记错,那一晚,他也曾经问出这样一句话。

  姜衿是怎么回答的?

  小脸通红,浑身滚烫,柔软的小手搂上他脖子,用她光裸的身子贴近他。

  眼下——

  她预备怎么回答阎寒?

  晏少卿薄唇抿了一道凌厉的弧度,站在原地,等着。

  姜衿抬眸瞟了他一眼,正巧对上他冷意迫人的视线,咬咬唇,斩钉截铁道:“我确定,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上午怎么样?”

  “衿衿!”宁锦绣忍不住轻斥道。

  “好。”阎寒点点头,“那就明天上午,我来接你。”

  话音落地,他才扭头看向宁锦绣,抱歉道:“宁董放心,我会一辈子把她当成宝。”

  “可……”宁锦绣忍不住看了晏少卿一眼。

  晏少卿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猛地攥紧了,没说话,扭头出门去。

  气死你吧!

  姜衿看着他的背影,眼眶里的泪水差点迸出来。

  连忙低下头去。

  心乱如麻。

  怎么办?

  她已经把晏少卿逼到这种地步了,他还是打算……沉默到底?

  太过分了,她该怎么办?

  难不成——真要嫁给阎寒吗?

  姜衿气闷不已。

  ——

  晏少卿自然也气闷。

  简直快炸了。

  一路到了办公室,冷峻的一张脸,让开口和他打招呼的人都齐齐噤声了。

  眼看着——

  他黑着脸坐到了椅子上。

  肩膀都在抖。

  气得?

  谁有这么大本事啊,能将他气成这个样子,比楚乔那一次都强多了。

  没一会——

  给姜衿换药的护士回来了,很自觉地远离他。

  大家也都明白了,大抵和那小姑娘有关。

  还挺唏嘘。

  毕竟——

  以前姜衿在他们科室出现过几次,看上去乖巧柔顺的,别提多依恋晏少卿了,可现在呢?

  平白无故多了个未婚夫,能不让晏少卿郁闷吗?

  偏偏他原本就挺闷的,遇上这情况,还愣是一个字都不说。

  简直……该!

  晏少卿气得没吃午饭。

  先前给姜衿换药的小护士给他带了饭回来,看见他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忍心,小声唤道:“晏医生?”

  “什么事?”晏少卿头也没抬。

  “呃。”小护士顿时紧张了,抿抿唇,迟疑道,“就……姜衿的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就别说了。”

  “……”护士欲哭无泪。

  晏少卿侧头看她一眼,眼见她好一会也没走,缓口气,淡声道:“说吧。”

  “就刚才,”小护士轻声提醒道,“你离开以后,我看她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

  “……”晏少卿一愣。

  小护士笑笑道:“也许在试探你呢。女孩子的心思都比较复杂嘛,我觉得,嗯,她是不是喜欢上你了?故意说要领结婚证的事情,想看看你什么反应呢……”

  “喜欢我?”晏少卿一愣,还是有点糊涂。

  小护士促狭地看着他。

  晏少卿蹙着眉,突然有点明白了。

  点点头,一本正经道:“嗯。我知道了。”

  “那您好好想想吧。”小护士笑一下,抬步走了。

  晏少卿坐在椅子上,蹙着眉,认认真真地回想起来。

  姜衿最近有变化,他感觉得到。

  变化一:在他跟前一点都不乖,每次去,他都得生一肚子气。

  变化二:在宁锦绣跟前也不怎么乖,好几次,都没有听她的话,就像今天。

  变化三:在阎寒面前,很乖。

  最起码,他看到的,已经有这么三点变化了。

  难道——

  记忆已经恢复了,在闹脾气?

  也不对。

  那丫头若是恢复了记忆,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最起码,对他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可——

  没恢复记忆,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难不成——

  晏少卿脑海里一个想法浮现出来,整个人突然就愣了。

  那丫头,一定是知道了。

  就算知道的不彻底,也应该知道,她受到了一群人的欺骗,在闹脾气了。

  所以——

  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了?

  毕竟她先前来过医院,知道他们两人在一起的人也不少,总有人过来看她,也不可能各个都一直守口如瓶的。

  姜衿在试探他。

  晏少卿很快就确定了这个想法。

  还有些哭笑不得。

  站起身,又往姜衿病房而去,唇角勾了极浅一个弧度。

  ——

  姜衿和宁锦绣在病房里。

  宁锦绣坐在椅子上看时装杂志,姜衿在发呆。

  眼见他进来,两个人都齐齐愣了一下,姜衿蹙眉道:“晏医生有什么好事呢?这么高兴。”

  “嗯。”晏少卿一本正经道,“你这不快出院了吗?为你高兴。”

  姜衿:“……”

  高兴个鬼,她一点都不高兴!

  宁锦绣看着两人对话,只觉得头疼。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人就不对盘了。

  每次说话都火药味十足。

  这样看来,晏少卿当真是不如阎寒的,最起码,阎寒会让着这丫头啊。

  晏少卿不行。

  近来说话淡漠刻薄得很。

  虽然不乏被姜衿激怒的成分,可,他这好歹二十八了呀,不是八岁,也不是十八岁,和二十岁一个小姑娘较什么劲呢?

  忒小气了。

  宁锦绣心情不怎么好,叹一声,去外面透气了。

  晏少卿顺势坐在姜衿床边了,看着她,抿着薄唇一笑,“马上出院的感觉怎么样?”

  “!”

  姜衿咬唇看他一眼。

  晏少卿又道:“回去以后好好休息,感觉休息好了再去学校,去了之后也别累着,落下的功课慢慢补,急不得。”

  姜衿还是没说话,目光紧紧地盯着他。

  半晌,僵硬道:“我明天和阎寒领结婚证了,晏医生都不恭喜我吗?”

  晏少卿洞若观火地看着她,“恭喜。”

  姜衿一瞬间的表情简直精彩。

  清亮的眼眸里,怒火升腾。

  晏少卿定睛看她一眼,站起身,笑笑道:“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姜衿:“……”

  她还没能说出什么话,晏少卿已经转身走了。

  唇角还带着极浅的一抹笑。

  宁锦绣眼见他离去,转身回了房间,却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大跳。

  姜衿她……哭了?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怎么个情况?!

  “妈!”姜衿咬牙唤了她一声,一字一顿道,“让柔儿去家里,找吴妈要一下我的户口本,我要和阎寒领结婚证。”

  “你说真的?要不再考虑一下?”宁锦绣迟疑。

  “我考虑的很好了。”姜衿捂着心口喘了一口气,咬唇道,“现在立刻马上,我现在就要和阎寒领结婚证,等不到明天了,你给阎寒打电话吧。”

  宁锦绣:“……”

  半晌,一脸郑重道:“婚姻大事不能儿戏。”

  “我没有儿戏。”姜衿看着她,一字一顿道,“我要和阎寒领结婚证,就现在!我们先前已经订婚了,不是吗?领证是迟早的事,我现在就要领。”

  “别冲动。”

  “我没有冲动。”姜衿深呼吸一下,笑道,“我就觉得这样是最好的。”

  “衿衿!”

  “打电话!”

  “你听妈妈说。”

  “打电话。”

  “……”

  半晌,宁锦绣叹气道:“你想好了?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嗯。”姜衿应声。

  宁锦绣目光深深地看她一眼,转身去外面,打电话了。

  ——

  三点半。

  柔儿和Amy一起,带着户口本来了。

  姜衿已经穿好了衣服,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自己在洗手间看了看,觉得还是有点怪,索性又在棒球帽外戴了上衣外套的帽子,遮挡着脖子后面。

  出来朝Amy道:“走吧。”

  为了节省时间,阎寒直接在民政局等着她。

  Amy侧头看了宁锦绣一眼,眼见她没说话,点点头,跟着她出去了。

  三个人下楼出了住院部,Amy取了车,往民政局而去。

  ——

  病房里。

  宁锦绣蹙眉坐着。

  新里一团乱麻,还有点忐忑,给姜煜打了一个电话。

  姜煜正开会,感觉到手机震动,原本正要直接摁掉,看见是她,愣了一下。

  抬眸朝会议室众人道:“你们继续。”

  他起身去外面接电话了。

  “姜煜。”宁锦绣见他接听,直呼其名。

  姜煜微微蹙眉。

  他比晏平春小一些,可比宁锦绣大了将近十岁,尤其宁锦绣又显年轻,直呼他名字,总感觉有些古怪。

  姜煜收回心神,应声道:“怎么了?”

  “你在忙?”

  “不忙。”

  “我有个事情对你说一下。”宁锦绣呼吸一下,“姜衿那丫头,和阎寒领结婚证去了。”

  “什么!”姜煜狠狠愣一下。

  他每隔几日都会和姜衿通电话关心她的近况,自然晓得,那丫头对阎寒没什么感情的,顶多也就喜欢而已,甚至,他都已经因为宁锦绣的冲动,训了她好几次。

  眼下倒好,两个人怎么就领结婚证去了。

  宁锦绣听着他声音严厉,不知怎地,在电话那头就哽咽了。

  姜煜一愣,声音放低些,劝慰道:“怎么哭上了?怎么回事?慢慢说。”

  “就……”宁锦绣抽了张纸巾抹一下眼泪,断断续续地将这一天的事情告诉给他了,临了,迟疑道,“我觉得还是和晏医生有关系,我当时在外面,也不知道两个人进来说什么了。”

  “你这人,”姜煜无奈道,“要我说什么好?”

  “现在怎么办?”

  姜煜沉默一小下,握着手机的手指都紧了紧,沉声道:“去找晏少卿,他能把衿衿追回来。”

  那丫头在气头上,万一真领了证怎么办?

  没感情结什么婚啊?

  最起码不能现在结!

  阎寒那人他还没了解清楚呢?

  宋铭已然太远了。

  真是……便宜晏少卿了!

  姜煜非常生气,却也根本毫无办法了。

  宁锦绣握着手机愣一会,挂断,整个人太乱,都忘了打电话给Amy,抬步就出了病房。

  没走两步,就看到迎面而来的晏少卿了。

  晏少卿也是有点晕。

  毕竟——

  他已经被姜衿气了一个多礼拜了。

  刚弄明白事情,到了病房,就突然想着气气她,出口气,教教乖。

  刚气完吧,他又有点心软,连忙离开了。

  走到办公室已经心疼了,偏偏,又被通知去会议室开了个临时会议,再出来,都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自然想着尽快向姜衿解释了。

  一看见宁锦绣,就停下步子,要开口。

  谁料,宁锦绣先他开口道:“姜衿不在,和阎寒去领结婚证了。”

  晏少卿:“……”

  他脸色简直不能更难看了。

  宁锦绣也生气,看着他,不再主动说话。

  晏少卿转个身就走了。

  没走几步,突然就跑起来了。

  宁锦绣还从没见他跑过,愣了好一会,叹口气,转身往病房走。

  给Amy发了一个短信。

  总算是放下心来,又觉得自己这件事实在错的离谱,整个人都抑郁起来。

  ——

  四点半。

  姜衿和Amy、柔儿到了民政局门口。

  阎寒已经等着了。

  助理开着车,他也没坐,就穿着笔挺的西装,站在外面。

  眼见姜衿下车,快步到了她跟前,笑了笑。

  没说话。

  姜衿也仰头冲他一笑。

  心里却滋生了深深的悔意。

  乱得不得了。

  眼下到底该怎么办,踏出这一步,可能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可——

  晏少卿那样的态度,让她都已经没办法好好呼吸了。

  “走吧。”阎寒伸手揽了她的肩膀,两个人一起往民政局里面走。

  这一日不是什么特殊日子。

  也快下班了,民政局里面都没有什么人。

  两个人进了大厅,阎寒询问了一句,工作人员提醒道:“复印件和照片都带着没?”

  “没带。”

  “先去照相吧,照完相复印一下身份证和户口本,再填表。”

  “好。”阎寒应一声。

  两个人又去拍了照片,复印了证件。

  拿了表,分开填。

  姜衿握着笔,只觉得手里的笔能有千斤重,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照片。

  拍照自然是不能戴帽子的。

  她头发也没长出来。

  光光的。

  刚才那拍照的工作人员表情都十分古怪,带着怜悯,估计以为她得了绝症,命不久矣了,看着阎寒,那目光还非常喟叹钦佩。

  阎寒他……自然是不错的。

  哪怕顺势应下宁锦绣的提议,撒谎欺瞒了她。

  也是因为爱。

  她却不爱,既然不爱,怎么能祸害他呢?

  姜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下笔,抬眼看向了阎寒。

  “怎么了?”阎寒话音刚落,侧前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握了姜衿手腕,就往外面走。

  “晏少卿!”阎寒倏然站起身来。

  晏少卿没理他,直接扯了姜衿一把,将她扯到自己怀里去。

  他走得急,还穿着医生的白大褂,一脸怒气,站在这样的地方,就显得有些古怪了。

  尤其——

  被他扯着的姜衿,还是光头呢,单薄得就像一张纸。

  办公室里工作人员都齐齐愣了。

  晏少卿垂眸看了姜衿一眼,抿着唇,揽紧她,抬步就往外面走。

  阎寒伸手拦住他。

  晏少卿抬手挥过去。

  阎寒一愣,换了动作就去扣他手腕。

  晏少卿出了掌。

  很快的工夫,两个人手上就过了好几招,阎寒抬手去拉扯晏少卿怀里的姜衿了。

  姜衿还在发呆,根本没回过神来。

  被阎寒拉扯一下,晏少卿顿时就怒了,抬脚朝阎寒腿弯勾过去。

  “不能打架!”边上的工作人员突然回过神来,连忙喊道,“有什么问题去外面解决,里面不允许喧哗吵闹!”

  晏少卿猛地握紧了阎寒一只手腕,低头问姜衿,“还结吗?”

  姜衿嘴唇颤动一下,“不结了。”

  晏少卿直接甩手,长臂一揽,抬手替她拉上外套帽子,护着她大跨步出去了。

  阎寒有点难以回神。

  不结了?

  姜衿简短的三个字,有点让他无法接受。

  ——

  晏少卿护着姜衿出了大厅。

  Amy和柔儿连忙跟上。

  很快——

  几个人就到了民政局外面停车的地方。

  姜衿总算回神了,一把甩了晏少卿的手,离开他怀抱。

  晏少卿太高了,她得仰着头看他。

  四目相对。

  姜衿看见他淡漠克制一张脸。

  突然就觉得委屈,握拳挥过去,一下一下,用力地砸着他的胸膛。

  晏少卿纹丝不动。

  姜衿更恼了,眼泪从眼眶里迸出来,紧咬下唇,拳头也握得更紧,不说话,一下一下地砸着他胸膛,又砸了好几下,情绪险些崩溃,低咒道:“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讨厌死了!谁让你来的,讨厌你,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说到最后,她有点泣不成声了。

  晏少卿喉结耸动一下,向来淡漠的眼眶也泛红了,一把握紧她手腕。

  姜衿气急败坏,又直接抬脚踢他。

  “好了。”晏少卿一把扯她入怀,一只手扣上她后脑勺,哑声道,“别气了。”

  “我……”

  姜衿话音未落,一个疾风骤雨般的亲吻便直接袭来。

  晏少卿灵活的舌尖窜进去,吮吸侵占她,纠缠追逐她,不再给她一丁点出声的机会。

  大庭广众之下,Amy和柔儿还在边上看着。

  姜衿傻了一秒,整个人便像一条小鱼儿,在他怀里活蹦乱跳。

  晏少卿险些揽不住她,双脚不知被踩了多少下,双腿也不知道被踢了多少下,脊背,也不知道被她砸了多少下,又气闷又好笑,索性更紧地将她禁锢在怀中,深吻着,怎么也不肯放开。

  姜衿跟着他,一会晕乎乎沉醉,一会清醒了又往出蹦,到最后,都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羞恼气愤不已,对眼前这男人简直又爱又恨,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牙关一闭,她用力咬了一下晏少卿的唇。

  很快——

  血腥味就蔓延在两个人唇齿之间了。

  晏少卿终于放开她。

  抿着薄唇看她。

  他唇形优美好看,很薄,平时总抿着,便显得有些寡淡凉薄。

  此刻沾了血,却有种动人心魄的靡丽。

  姜衿也愣了。

  她只是气急了,不是故意咬他,此刻扁着嘴,半天也就嘟囔出一句,“活该,谁让你强迫我的!凭什么啊!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不经我同意就……吻我!那是我的初吻!”

  “噗!”晏少卿忍不住就笑了,“初吻?还没演够?!”

  “我演……”姜衿又咬唇了,迟疑地看着他,“演什么了?”

  晏少卿微微抿唇,俯身凑近她耳朵,低声道:“你初夜都已经给我了。”

  姜衿:“……”

  初夜?

  初夜!

  她的……初夜?!

  给晏少卿了,那他还把自己推给阎寒?!

  姜衿火气简直从脚心往上冒了,又想扑过去打他了。

  晏少卿一把将她抱满怀,隔着帽子揉揉她脑袋,柔声笑道:“好了好了。哄你的,还在,你初夜还在……”

  姜衿在他怀里,脸色变了几变,半晌,将整张脸都埋进他臂弯里去了。

  咬着唇不吭声。

  好像羞于见人似的。

  不过——

  总算是彻底安静下来了。

  晏少卿松了一口气,朝着边上的Amy道:“你们先回吧,一会我带她回去。”

  “嗯,那好。”Amy一句话都没有,直接点点头。

  想着刚才这两人的一系列举动,还觉得有些好笑,忍俊不禁。

  柔儿还想说点什么话,被她直接拉走了。

  晏少卿收回视线,垂眸看一眼乖乖靠在怀里的小人儿,只觉得一颗心都被充满了,下意识收紧手臂,紧紧地抱着她,好像要将她嵌入骨血中。

  两个人在民政局门口,一直抱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阎寒都走了。

  他们也根本都没有发现。

  终于——

  太阳都慢慢没了,春日下午的凉风吹了过来。

  民政局下班了。

  最后一对登记结婚的年轻男女也出来了。

  晏少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扶着姜衿从他怀里出来,抬眸看见走到近前的两个人,就愣了。

  “方淮?”

  他下意识唤了一声,很意外。

  方淮也愣了,抬眸看着他,古怪地笑了笑。

  他边上——

  云舒低着头,将属于自己的那一个结婚证装进包里去。

  另一个,好端端地在方淮手里拿着呢。

  这两人,结婚了?

  晏少卿诧异不已,不动声色地审视了两人一眼,却没开口。

  姜衿却没忍住,意外道:“云舒姐?!”

  “你们……认识?”方淮也诧异了,看了姜衿一眼,又垂眸看向手边素净平淡的小女人,挑了挑秀丽的眉。

  他一张脸实在精致漂亮,又白皙,简直……让身为女人的她,都要自惭形秽了。

  云舒索性移开视线,点点头,抿唇道:“认识。”

  “你们结婚了啊?”姜衿后知后觉,看着两人,不可思议地说了一句。

  方淮是律师,晏少卿的朋友,去医院看过她一次,她自然认识。

  可——

  怎么也不觉得,他和云舒气场相配啊。

  不说其他,单单是他那样漂亮到雌雄难辨的一张脸,都很难找到女朋友吧?

  方淮有一张既能让女人想入非非,又能让男人想入非非的精致面容,气质虽然偏阴柔,一双眼眸却极其锐利,让人很难小觑他,或者说,轻视他。

  姜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在想,这样的男人,没几个女人能驾驭吧?

  就算有,也该是倾国倾城、貌若天仙的绝色美女。

  怎么样——

  也不会是眼前素净平淡的云舒吧。

  云舒的相貌并不出挑,穿着打扮也是,非常规矩,看上去只能算清秀了。

  倒不是说她看低云舒,只,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了些。

  方淮自然明白她的诧异,也不解释,浅笑道:“想不到在这种地方都能碰到,这么巧,那就一起吃个饭吧。”

  “方先生……”云舒突然唤了他一声。

  这称呼……怎么还这么古怪?

  情侣之间,有人这么生疏客气嘛?

  姜衿抿抿唇,好奇得很。

  方淮也愣了一下,看着云舒,笑笑道:“这么称呼太见怪了,叫我方淮就行。”

  这话说的,好像叫方淮就不见外了。

  姜衿在心里嘀咕了一声。

  晏少卿只看着她神色变来变去,就晓得她心里不知道涌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猜测,伸手揽紧她胳膊,不动声色地扣紧,提醒了她一下。

  姜衿回过神来,也就不多话了,显得很乖。

  晏少卿满意了,问她,“饿不饿?”

  “饿。”姜衿一个字,言简意赅。

  方淮忍不住笑一下,朝着云舒道:“这丫头都饿了,得照顾病人不是?一起吃个饭?完了我送你回去,如何?”

  云舒抿着唇略微想了想,“那好吧。”

  ------题外话------

  今天很早去街道,给小姑子买了一个苹果六。

  赶回家就码字了。

  男票晚上回来,说小姑子和他在家大吵了一架,指责阿锦不关心公婆。

  结婚到现在一月,因为更新压力,我又与世隔绝了。

  写网文一年多,每小时一千字,我写了三百多万,出版一套书,太紧迫,都没时间和男票吵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别人眼中冷淡沉默、视财如命的人,但其实真不是。

  很委屈,好像我的付出,除了你们也没人看到。

  说起来又可笑,我的确忘了日期,一直以为,还有一个多星期才过年呢,觉得自己实在错的离谱,预备明天回家请罪。

  然后,【明早九点】发公告,说【本文领养事宜】,亲们想领养记得关注。

  最后,谢谢亲们今天的月票了,很开心,爱你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17:还没演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