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一定幸福 新年红包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翌日。

  姜衿起得很早,一直等着晏少卿。

  可——

  左等右等,等到基本上没什么耐心了,晏少卿整个上午也没出现。

  她神色倦倦地用了午饭。

  一点多的时候,晏少卿来了。

  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挺大一捧玫瑰花。

  眉眼柔和。

  姜衿抱着平板电脑,正坐在床头玩游戏,眼见他来,反倒扁扁嘴,不说话了。

  “怎么了?”晏少卿一笑,抬步到了床边,柔声道,“嫌我早上没来看你?”

  “你还知道啊。”姜衿抬眸哼了一声。

  晏少卿唇角的笑意越发愉悦了,将玫瑰花递给宁锦绣,继续柔声解释道:“上午太忙了,临下班还开了个会,不是故意的。”

  “真的吗?”姜衿也不玩游戏了,神色微变,话锋一转道,“嘿嘿,我还以为你因为昨晚的事情恼我呢。”

  晏少卿:“……”

  想起昨晚可就没什么好心情了。

  他哼笑一声,拉了椅子坐在姜衿床边,也不接话。

  姜衿抬眸看了眼桌上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蹙眉疑惑道:“怎么,你也不知道我喜欢什么花吗?”

  “我知道。”晏少卿淡淡道。

  姜衿一愣。

  “今天想送玫瑰花给你。”晏少卿直视着她的眼睛,解释了这么一句。

  “算作求爱嘛?”姜衿咧咧唇角。

  “嗯。”晏少卿抬手握了她一只手,一本正经道,“是求爱,从此以后,在一起,怎么样?”

  他语调温和,神色郑重,姜衿又是一愣。

  她原本就是晏少卿的女朋友啊,昨天又为他做那种事,就是和好的意思嘛。

  这人……

  倒是比阎寒浪漫了那么一点点。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姜衿正想着,就听到边上的宁锦绣笑着说了句,“阎寒来了。”

  “嗯,宁董好。”阎寒温声问了一句,目光落在晏少卿和姜衿交握的手上,眼眸一紧。

  昨天的事情他回去想想也明白了。

  姜衿这几日表现那么反常,定然是晓得了自己和晏少卿的事情。

  可——

  应当没有恢复记忆。

  否则,按着她对晏少卿的感情,不至于做到那种程度。

  所以——

  他还有余地,不是吗?

  想通了这一遭,他早上在公司里沉思半天,又决定过来。

  哪知——

  一过来,就看到这样让人心情抑郁的一幕。

  他抿着薄唇站着,宁锦绣自然愧疚的不得了,到他跟前小声道:“我们出去谈。”

  “也好。”阎寒点点头,算作答应。

  两人抬步出了门。

  站在栏杆边上,宁锦绣轻叹一声,沉吟道:“让你充当衿衿未婚夫的事情,是我的不对。当时没有考虑周全,一冲动就说下那样的话了,我道歉。”

  “不用。”阎寒淡声道,“是我一口应下的,与人无尤。”

  “可现在……”

  宁锦绣抬眸看了他一眼。

  阎寒点点头,“您的意思我知道。”

  “那就好。”宁锦绣如释重负。

  阎寒垂眸看着她,突然一笑,“您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没打算就此放弃衿衿。”

  “可这丫头……”宁锦绣听着里面姜衿的轻笑声,为难道,“一心喜欢着晏医生,我这个做妈妈的都……”

  阎寒没说话。

  宁锦绣侧头看着他,半晌,也觉得无话可说。

  这些年专注事业,她对感情的事情一向处理不来,眼下,竟是又做下这么一件后悔莫及的事情。

  宁锦绣先回了病房。

  晏少卿和姜衿说了一会话,正好起身告辞。

  宁锦绣笑道:“还没到上班时间呢。”

  “下午有台手术。”晏少卿淡笑道,“我得先回去准备一下。”

  “这样,”宁锦绣点点头,“那好。”

  “嗯。”

  晏少卿抬步欲走,身后的姜衿提醒道:“晏医生,手术完了记得过来找我呀。”

  “……”晏少卿侧头看她一眼,唇角勾了一下。

  淡淡地“嗯”了一声,转身走了。

  和阎寒擦肩而过。

  阎寒脸色僵了一瞬,到了姜衿床边。

  姜衿看着他,还觉得有些愧疚,小声道:“抱歉了,教官。”

  “没事。”阎寒淡笑道,“是我该对你说抱歉。”

  “我喜欢晏医生。”姜衿看着他,抿抿唇,“虽然现在都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了,我还是喜欢他,喜欢他就好像本能一样,是命中注定的。”

  “命中注定?”阎寒温声一笑,“我从来不信命。”

  姜衿看着他,一时无话。

  阎寒静了一小会,发问道:“右耳怎么样了?”

  “就那样吧。”姜衿脸色一僵。

  “你的右耳先前就受过伤,这件事你总该记得吧。”

  “嗯。”

  “谁打的?我一直都不知道。”阎寒眸光晦涩地看着她。

  姜衿迟疑一秒,据实相告,“我妈妈。”

  “你妈?”阎寒一愣,下意识看向了宁锦绣。

  宁锦绣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握着电视遥控器的手势都顿了一下。

  “不是现在这个妈妈。”姜衿看着严寒的脸色,解释道。

  阎寒突然反应过来,正恍惚,就听到身侧电视里女主持人字正腔圆的声音,“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今天上午十一时许,白枫山环山公路上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目前已造成九死二十八伤……”

  伤亡人数这么大,病房里三个人齐齐愣了一下,抬眸看去。

  短发的主持人还在继续播报新闻。

  事故起因:一辆黑色路虎行驶中突然起火爆炸,起火原因有待继续调查。

  影响:黑色路虎起火后,波及了前面一辆满载乘客的大巴车,以及,后面一辆加长款商务车。

  伤亡情况:九死二十八伤。黑色路虎中,四人无一生还,身份皆已查证,分别为,宁和集团董事长孟庆和司机陈某、董事长夫人乔晞以及儿子孟明辉……

  姜衿看着新闻画面里一地汽车残骸,狠狠愣了一下。

  孟庆、乔晞、孟明辉……

  是……她知道的那三个人?

  她知道,阎寒和宁锦绣自然也知道,齐齐一愣。

  病房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阎寒低头沉思了一小会,手机就响了。

  他接了个电话,先离开了。

  姜衿也有点懵,半晌,从枕头下掏出手机,却不晓得应该先打给乔远,还是孟佳妩。

  略微想了想,还是先打给乔远了。

  无法接通。

  她连着打了三个,无果,索性又先打给孟佳妩。

  孟佳妩很快接听,喂了一声。

  “你在哪呢?”姜衿试探道。

  “回家路上。”孟佳妩的声音还算镇定,“你是不是看电视了?”

  “嗯。”姜衿应声。

  “不用为我担心。”孟佳妩言简意赅道,“我对老头子也没什么感情,不至于伤心过度。”

  孟庆的孩子零零总总十多个,她不过是其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平时也根本没有获得一丁点的家庭关爱,哪里会难过,老头子也六十好几了,一生呼风唤雨荣华享尽,死了就死了吧。

  孟佳妩想着回去可能见到的热闹场面,唇角忍不住都勾了一下。

  姜衿知道孟家一点事,沉默了一会,咬唇道:“嗯。那我就放心了,你一切小心。”

  嘱咐了她,却是没有挂断电话。

  孟佳妩迟疑道:“还有事?”

  “你要是在家里见到乔远了,让他打个电话给我。”姜衿抿唇道。

  “乔远?”孟佳妩愣一下,突然笑道,“你觉得他还活着?”

  “什么意思?”

  孟佳妩叹一声,“老头子的车祸肯定是人为。他和乔晞带着孟明辉都能死的无迹可寻,剩下的,怎么可能全身而退呢?”

  姜衿静默良久,大脑中竟是一片空白了。

  孟佳妩提醒道:“不过眼下我不晓得他是生是死。我知道的消息是,乔远上午带着孟婉清出去玩了。孟明宣,也就乔晞那个大儿子,上初一,眼下应该在adee国际学校,他上学有私人保镖接送,相对安全一些。不过眼下出现这种事,那几个保镖也就不一定安全了。你要想帮他们,找晏少卿吧,让他想办法接走孟明宣。”

  姜衿握着手机的一只手紧了紧,颤声道:“我知道了。”

  乔远近段时间神出鬼没,两个月来医院看她的时候屈指可数。

  姜衿自然晓得,孟家的关系可能越发紧张了。

  却不曾想——

  这一日来的这么快,乔远他……是生是死呢?

  他们相识十年,她自然也明白,乔晞对他意味着什么。

  乔远一向桀骜难驯,少年时期尤其是,每次见面,不是这里带着伤,就是那里缝了针。

  他热衷飙车、打架等一系列刺激的生活方式。

  那些习惯,也根本未曾为她收敛过。

  可——

  他为了乔晞,在二十一那年,放弃了飙车。

  小胖曾告诉她,那样一个圈子里,有这样一句传闻,乔四是乔晞的心头肉。

  事实上——

  乔晞这个姐姐,也是被她弟弟视若生命的。

  眼下她在一场爆炸中四分五裂了,乔远他……不得发疯吗?

  姜衿只想想,都有点窒息。

  她也从未想过,这一生会有这么一刻,让她意识到,乔远之于她,那般重要。

  “衿衿?”

  宁锦绣连唤了两声,都不见她有丝毫反应,自然担心了,连忙唤她一声。

  姜衿抬眸看向她,缓口气道:“妈,你去帮我问一问,晏哥哥上手术台了吗?”

  宁锦绣愣一下,点点头去了。

  没一会就回来了。

  晏少卿没跟着。

  姜衿自然也就明白了,反复回想着孟佳妩的话。

  六神无主。

  晏少卿不在,她除了晏少卿,还能找谁呢?

  一个既会鼎力帮忙、值得信任,又能抵制住孟家势力的人选。

  脑海里好像有一个,偏偏,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姜衿蹙着眉看向宁锦绣,询问了一通。

  宁锦绣愣了小会,若有所思道:“可以找一下顾氏集团总裁,顾启云,他是晏医生的表弟,嗯,先前在慈善晚会上,还拍了一个蜜酱鸡腿给孟家那个小小姐……”

  顾家和晏家同属于京城六大豪门,并且,向来关系亲厚。

  对上孟家,自然是不足为惧的。

  可——

  这种事,也不一定愿意帮忙的吧?

  姜衿胡思乱想着,脑海里关于顾启云的印象也含糊,好像听过,又好像不认识。

  正蹙眉,神色突然愣了一下。

  她想起自己手机通讯录里,有一个“顾大哥”。

  先前她的手机一直在宁锦绣那里,晓得她失忆,宁锦绣当天就删掉了晏少卿的号码,其他人的电话,却是没怎么管的。

  姜衿犹豫着翻出了顾启云的号码,拨打。

  “姜衿?”顾启云接通后直呼其名了,疑惑笑道,“想起来了?”

  他已经知晓了姜衿选择性失忆的事情。

  姜衿一愣,只觉得他声音还挺熟悉,自然晓得正是顾启云无疑了,也没说自己的事情,开门见山道:“顾大哥,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

  “哦?你说。”顾启云依旧笑着。

  姜衿道:“孟家出事了你知道吗?孟夫人是我一个朋友的姐姐,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下我这个朋友,怕他有意外。”

  “乔远?”顾启云反问。

  姜衿一愣,“是。”

  顾启云那边静了一小会,温声道:“我已经让人在找了。”

  他是想到了小丫头孟婉清,犹豫再三,让人帮着打探一下孟婉清的情况。

  也就得知她被乔远带出去玩了。

  正找着呢。

  姜衿听到,免不了愣一下,“谢谢。”

  “举手之劳。”顾启云笑着应了一声。

  “嗯。”姜衿勉强一笑,犹豫着没有挂断电话。

  “还有事?”顾启云温声问询。

  姜衿咬咬唇,“嗯”了一声。

  “有事就说,和我不用客气。”顾启云轻柔一笑。

  姜衿想着先前孟佳妩的话,继续道:“孟夫人的大儿子,孟明宣,在adee国际学校上初一,可能不安全。嗯,顾大哥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想办法接他出来?”

  “孟明宣?”顾启云明显一愣,笑起来,“你这样帮着乔远,我表哥知道吗?晏少卿。”

  “……”姜衿沉默一下,“晏哥哥在手术室。”

  “想起来了?”顾启云突然又问。

  “没。”

  “这样……”顾启云那边安静了颇长一会,答复道,“行,我让人想办法接他出来。”

  “谢谢。”

  “不客气。”

  顾启云话音落地,挂了电话。

  她只是有些关心孟婉清而已,乔远是生是死,其实和他没多大关系。

  可——

  眼下孟婉清和乔远在一起,他关心了孟婉清,其实就等于关心了乔远,已经插手了,也就不在乎多照应一个孟明宣了。

  孟庆年过花甲,手底下死忠手下应该也不少的。

  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可应该也有大部分人,会依照他平时表现出来的意愿,照顾扶持这孟家未来的小接班人,孟明宣,更或许,也有人,会借着维护他的名义,侵蚀孟家。

  这世上哪有那么绝对的事情。

  有人苦心孤诣想杀死他,肯定也有人,竭尽全力要护着他。

  顾启云沉思小会,直接抬步出了办公室。

  ——

  下午三点半。

  病房里。

  姜衿接到了顾启云的电话,得知了孟明宣失踪的消息。

  “班主任说,孟明宣课间突发急性肠胃炎,被家里保镖接走了。”顾启云在电话里说。

  “回孟家了?”姜衿一愣。

  “不知道。”孟启云声音里也有点无奈。

  孟庆和乔晞出事的消息一出来,孟宅已经乱成一团了,到底是谁接走了孟明宣,根本无迹可寻。

  姜衿也无能无力了。

  勉强笑一声,轻声道:“那好吧,谢谢顾大哥了。”

  “没事。”顾启云淡声道,“事已至此,你也别多想了。我多安排点人手找一下乔远和孟婉清,一有消息就会通知你的。”

  “好。”姜衿笑着应了一声。

  顾启云挂了电话。

  宁锦绣在一旁安慰道:“别太担心了。我看孟家那小丫头娇憨水灵的,肯定是有福之人。”

  “妈妈还学过看相啊?”姜衿说话有点阴阳怪气。

  本来——

  想到乔远,总能想起赵霞的。

  想到赵霞和东辛庄,再忆起过往桩桩件件,她的心情就不可能好了。

  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乔远相护,她和赵霞这么多年不可能平平安安度过。

  可——

  乔远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威慑力。

  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乔晞嫁得好,他又颇得姐姐疼惜,无人敢惹。

  算来算去,总归是她欠了人家。

  姜衿有些烦躁。

  脑袋又疼了,抬手就想拍。

  宁锦绣连忙拦着她的手,柔声道:“别胡思乱想,就算生妈妈的气,你也该相信顾启云的实力,找人不成问题的。”

  “真的吗?”姜衿一愣。

  “放心吧。”宁锦绣朝她笑了笑。

  “嗯。”姜衿抿抿唇,若有所思。

  ——

  晏少卿这个手术进行了很久。

  下午两点多开始,到了晚上八点,也一直没出来。

  顾启云那边也没消息。

  姜衿一直等着,只觉得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

  八点半。

  姜衿在床上坐不住了,在房间里来回走步。

  突然间,听到了门外急促的脚步声。

  一扭头,就看到门口站着的乔远。

  三月天,他穿着t恤牛仔裤,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皮衣,没拉拉链,单手抱孟婉清,看上去狼狈又安静。

  安静是因为眼神,狼狈是……

  姜衿的目光落在他垂落的那只手臂上,咬咬唇没说话。

  皮衣的半截衣袖都被人剪掉了,里面的t恤也是,露出了肌肉紧实的半截手臂,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白色的纱布不知何时又染红了一片,有点触目惊心。

  “你胳膊怎么了?”姜衿看着他,轻声问询。

  “没事。”乔远扯动唇角,似乎想笑,半天没笑出来,抱着孟婉清坐到了椅子上。

  这一天从早到晚,实在惊险。

  饶是他从小到大就在这样一个圈子里,想起来也难免出神。

  实在太累了。

  乔远坐在椅子上,舒了一口气,这才低头,轻声唤道:“小丫头,可以抬头啦。”

  姜衿看着他,只觉得,连她,似乎也从未见过乔远这般温柔的样子。

  可——

  孟婉清埋头在他胸口,没动。

  乔远又小声哄了好几次,怀里的孟婉清总算动了。

  从他怀里抬起头,咬着粉嘟嘟的唇看着他。

  姜衿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狠狠愣了一下。

  孟婉清一张脸上,溅了好些血渍。

  “你身上还有伤啊?”姜衿回过神来,连忙去抱孟婉清,熟料,孟婉清两只胳膊紧紧地缠在乔远的脖子上,怎么也不肯撒手。

  乔远侧头哄了她两下,朝姜衿道:“没有,都是胳膊上的血。”

  “哦。”姜衿舒了一口气。

  “小舅舅,我要回家去找乔小姐和孟老爸,不想在医院里。”孟婉清突然出声了。

  乔远抱着她,安静了好一会,淡声道:“不回去了。你今晚和衿衿姐姐待在医院里。”

  “我不要。”

  “孟婉清。”乔远突然连名带姓唤她,淡声道,“乔晞和孟庆都死了。”

  “……”

  病房里一瞬寂静。

  顾启云都无言了,扭头看向门外。

  孟婉清不说话了,半晌,呆呆道:“哦。你说了。孟明辉他也死了。”

  姜衿听着两人对话,只觉得难受。

  乔远将孟婉清放下了,看着她黑亮通透一双大眼睛,严肃道:“我现在出去找孟明宣,你和衿衿姐姐待在医院里,听她的话,明白吗?”

  孟婉清咬咬唇,看了姜衿一眼。

  姜衿蹲下身去,试探道:“来,姐姐抱。”

  孟婉清走两步,伸出肉呼呼两条胳膊,抱紧了她。

  姜衿松了一口气,抱着她坐到了病床上。

  乔远站起身来,也同样松一口气,看着姜衿,抿唇道:“我把婉清交给你了。”

  “好。”姜衿点点头。

  “在我回来之前,拜托一直照顾她,就当……”

  乔远语气顿一下,慢慢道:“就当我这些年一直照顾你的回报。”

  姜衿一愣,咬着唇看他。

  半晌,仍旧道:“好。”

  “要是我之后都没能回来。”乔远又道,“还是麻烦你好好照顾她,就当做我欠你的,下辈子做牛做马来还。”

  这句话极重了,姜衿看着他没说话。

  乔远一笑,“把她交给别人我都不放心。”

  “我知道。”姜衿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我答应你,会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照顾的。”

  “我知道你会。”乔远点点头,从牛仔裤里取出钱包里,放在床边,“里面有三张银行卡,密码都是你生日……”

  “我不要。”姜衿气急败坏说了一句。

  “不是给你的。”乔远抿抿唇,“都是给婉清的。”

  话音落地,他神色定定地看了姜衿一眼,俯身将她和孟婉清紧紧抱住。

  顾启云愣一下,神色复杂地走到门外去了。

  宁锦绣也紧跟着出去了。

  病房里。

  姜衿重重地哽咽一声,眼泪都从眼眶里崩出来。

  乔远没说话,粗重的呼吸声喷在她纤薄的脖颈上,慢慢道:“除了你,这世上没人能让我信赖。丫头,请像我以往护着你一样,护好她。”

  “我会的。”

  “嗯。”乔远微微闭了一下眼睛,声音微哑,“无论是跟阎寒,还是跟晏少卿,一定……要幸福。”

  姜衿咬咬唇,“嗯。”

  乔远直起身,松开她,转而一只手捧着她的脸。

  目光落在她浅粉的唇上。

  良久——

  低声道:“我走了。”

  “小舅舅。”孟婉清低低呜咽了一声。

  “乖。”乔远捧着她的脸亲一下,“以后要听衿衿姐姐的话。”

  “知道了。”

  “婉清最乖了。”

  乔远话音落地,转个身,出了病房。

  路过顾启云边上,脚步一顿,轻声道:“谢谢了。”

  “不客气,也没帮到你什么。”

  乔远笑一下,走两步朝着等待的几个保镖道:“走吧。”

  话音落地,他跨着大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顾启云看着他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声。

  要是他没记错,乔晞的这个弟弟,应该也就二十六岁吧,平时被乔晞和孟庆捧上了天,在孟家都一向横着走。

  可眼下——

  一天之内,乔晞孟庆和孟明辉都惨死而去,乔家更是不知被谁大白天血洗一通,眼下,剩下的孟明宣,也都不知所踪了。

  他这样出去,也真是……

  哎。

  顾启云收回视线,转身回了病房。

  ------题外话------

  更新晚了,字数还有少,呼呼。阿锦尽力了,亲们谅解。

  然后,今天就是除夕了,祝愿所有亲新春愉快,新的一年,幸福康健。

  发个小红包:

  1、今天之内在留言区冒泡的正版亲,统一奖励88个币币作为新春红包。

  2、今晚八点,阿锦会在两个正版群发红包的哈,加群的妹纸别忘记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19:一定幸福 新年红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